怎样分辨女生做的次数多少|和前任在婚礼上遇到

分类: 社会事件
1,104 人气 / 0 评论 / 2020-3-20 发布
Author:

跟着李春花走进卧室里后,刘清则是有些手足无措的坐在了床边,虽然已经可以想象得到等一下会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这一会还是让刘清多少有一些不适应。

倒是李春花,刚刚亲眼目睹了刘清和张晓翠的活春宫之后,心底的那股激动劲都还没平息下来。

感受着自己空荡荡的下身,以及那已经是不停流出来的水分,李春花吞了口唾沫,直接是上前走到了刘清的身前,一伸手,把自己的裤衩给拿了过来。

而后随手一丢,丢在了床边。

刘清,你看我觉得怎么样啊?

李春花挺了挺胸口,对着刘清说道。

刘清这个小道长,她可是已经盯上了很久了,只是奈何,以前一直找不到由头跟刘清接触,没成想,今天刘清却是自己送上了门来。

听着李春花的话,刘清这才是开始仔细的观察起了李春花来。

虽然李春花的老公不怎么顾家,但是到底也是自己老婆,所以他经常会给李春花寄来一些钱和保养品之类的东西,也不让她干活,所以保养得是十分不错的。

本身皮肤就白了,加上那一身修身的白色长裙,更是显得气质极佳。

而且那长裙还是那种半透明的材质,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刘清能够模糊的看清衣服之内的轮廓。

胸罩是粉色的,这倒是没有什么,只不过那高耸异常的胸部让刘清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

而后一转眼,朝着下方看去,直是让刘清的心跳加速了不止一拍。

只见下方空荡荡的,显然刚刚自己手上的裤衩正是李春花脱下去的。

刘清吞了口唾沫,下面直接是搭起了一个小帐篷。

看到刘清那丝毫不掩饰的反应,李春花眉梢不自觉的起了一丝喜意,直接是轻轻一推刘清,直接是让刘清躺倒在了床上。

而后李春花快速的爬上床,一屁股直接是坐在了刘清的脸上!

李春花个人卫生还是做得不错的,所以刘清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但是也能明显的感觉那份湿润已经是透出了长裙了。

刘清用力的拉了一下李春花,直接是一个翻身,反身把李春花给压在了下面。

李春花倒也是个妙人,被压住之后,居然是自己调整了位置,让刘清那帐篷隔着裤子放到了自己的身下。

虽然李春花不胖,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瘦,但是那隐秘的地方,却是异常的肥,直接是让刘清陷了进去。

李春花轻轻的哼了一声,就是这种感觉,她已经渴望了极久了!

李春花媚眼如丝的看着刘清,急速的喘息道:你刚刚才帮了晓翠姐,现在还行么?

闻言,刘清笑了一声,直接是伸手捏着裙摆,向着上方拉了过去:行不行,咱试过才知道!

李春花也是十分配合的笑了一声,也是伸过手,将刘清的裤子往下褪去。

裙子完全掀上去之后,刘清这才是猛然吞了口唾沫。

虽然两人年龄相差不大,但是李春花和张晓翠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

张晓翠是那种微胖的,所以感觉自然也是十分的好。

而李春花则是不同,虽然说瘦,但是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特别是看到下方那已经洪水泛滥的地方之后,刘清更是猛然吞了口唾沫。

一点体毛都没有,白白净净的一片,白中透着粉色,直是让人不由得心生欲念。

感受着刘清的目光,李春花不由得有些紧张,然后轻轻拍了拍刘清的肩膀,略带急促的说道:快点,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看个够!

听着李春花那急促的话语,刘清轻笑了一声,直接是闷声一挺,直直的往那最深处走了去。

听着里面开始响起的阵阵呼吸声,坐在门口的张晓翠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丝笑意。

虽说这事荒唐,但是其实仔细想来,倒也没什么。

反正这些村里的汉子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打着为了家里好的旗帜出门去打工。

但是实际上,有几个男人能忍得住,还不是在外面该怎么玩怎么玩。

甚至于,去年还有几个女人连伙上门来找人!

所以,张晓翠的心底,是没有哪怕一丝的愧疚感的。

时间匆匆而去,特别是这六月,炎热的空气仿似会让人忘记时间一般,一眨眼的时间,太阳就已经是即将落山了。

张晓翠听着里面终于平息下来的声音,她笑了一声,笑眯眯的回家去煮饭了。

而这会,李春花也是如同方才是张晓翠一般,乖巧得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蜷缩在了刘清的怀里。

怎么样,我行不行啊?

到底是没经历过多少房事,所以虽然刘清现在已经发射了,但是还是坚挺如铁。

说着话,他轻轻的在李春花的身体里动了一下。

李春花不由得轻吟了一声,然后拍了拍刘清的胸口,满面春光的说道:行!我的男人怎么会不行呢!

刘清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搂着李春花,眼睛里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以后,我可是你的人了,你要负责啊!

看着刘清没有搭理自己,李春花轻轻的把下面给夹紧了,然后媚声说道。

闻言,刘清看了她一眼,然后苦笑了一声:你可是都和人登记了的,我要怎么对你负责啊?

李春花轻笑了一声,然后伸过手,把下面的东西给拿了出来,也不在意上面那湿滑的感觉,轻轻的套动了起来:就用它负责啊,只要你想,我随时都等着你。

刘清笑了一声,然后起了身子,开始穿起了衣服: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太晚上山不安全,以后想我了,就来叫我。

李春花也是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静静的躺在床上,感受着刚刚那一波波的冲击过后的余韵。

回到道观,刘清吃过晚饭,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整理起了明天准备拿到县里去赶集卖的东西,不过想到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女人,心底却是没来由的一阵畅快感。

相关资源:
  •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2021-7-2418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2021-7-231
  •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2021-7-2216
  •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2021-7-216
  •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2021-7-2010
  •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2021-7-1915
  •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1-7-1815
  • 在车上做,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在车上做,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2021-7-188
  • 嫡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揉豆豆身体一直抖是高潮吗
    嫡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揉豆豆身体一直抖是高潮吗
    2021-7-176
  • 蹂躏者,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蹂躏者,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2021-7-169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