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男朋友把我的腿打开了*折磨男生j作文1000字

分类: 短文
1,693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一脸担心的问道,嫂子,你看,它肿成了这个样子,我现在特别难受,感觉它就像是要炸了一般难受!

这何洁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朝着孙斌看了一眼,没事地,小斌听话,快睡觉,睡着了就好了!

孙斌见何洁哄骗他,他又不是真傻,心里面很不舒服,主要是今天下午的好事被嫂子打断之后,他现在都觉得很难受,要是不发泄出来,估计要难受一晚上了。

嫂子,真的很难受呀,小斌睡不着,不信你看!说完,孙斌就拉着何洁的手朝着自己的宝贝去了。

何洁有心躲闪,但是看到那里后,就迟疑了一下,在触碰到的一瞬间,就被吓了回去,真烫!

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大,这么吓人,小斌肯定难受的很,何洁毕竟是过来人,知道男人难受起来还是很痛苦的。

看着小斌的那副模样,要是万一憋出了什么毛病怎么办呢!

何洁一咬牙,想到孙斌为了自己奋不顾身的样子,自己怎么能够这样子对他呢。于是她闭着眼睛将手颤颤巍巍的升到了孙斌的那个地方。

握住!

放到手里的感觉又特别不一样,她轻轻的动着,孙斌感受着来自嫂子的温柔,不由得心动起来。

嫂子,你的手可真厉害呀,弄得小斌好舒服呀!

听到这样的话,何洁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她害羞的低下了头:小斌,你舒服就好了,不要说话了。

说完她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啊,舒服,嫂子,我忍不住了,好像有东西要出来了!孙斌慌乱的乱叫着。

何洁被吓了一跳。

心里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算是要出来了,可把她累坏了,这都过了有半个多小时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放开它的时候,心里面反倒是有一些不舍,这么大的宝贝,真想好好的感受体验一番。

一涌起这样的念头,连何洁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在心里面暗暗的骂了自己几句,这可是自己的小叔子,怎么能想这样的事情呢!

嫂子,你真厉害,小斌现在真的一点都不难受了!说完他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下面,不信你看,真的消肿了呢!

何洁害羞的不敢看他,心里面却连连叫苦,你可是舒服了,嫂子确是越来越难受了!

一夜未眠,何洁早早的就起来回去收拾了。

乡村的清晨总是很安静,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声声麻雀的叫声。

等到孙斌醒来的时候,嫂子已经做好饭等着他了。

换药了!白玉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同样一夜没睡的还有她。白天经受了孙斌那个大东西的诱惑,一晚上她就想着那个大宝贝,越想心里面越是痒得不行,有没有地方可以得到排解,没有办法,找了一根黄瓜弄了半天还是不得劲,折腾着就天亮了。

赶忙起来收拾就朝着这边过来了。

玉兰,这么早?何洁看到白玉兰的身影,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这么早就换药呢!!

看到何洁也在,白玉兰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早知道就迟点过来了,这个女人真是的,三番五次的坏了她的好事!

那你们先吃饭吧,吃了饭再换药也行,这样,吃了饭你叫我就行!说完白玉兰放下手里的药就准备走。

她打着心里的如意算盘呢,这何洁吃完饭肯定就要收拾着回去了,到时候就剩自己和孙斌这个傻子,那自己想要什么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用了!下一句,何洁就摧毁了她的念头,你现在就换吧,正好饭还热呢,换好了正好吃饭!要不然你还得来回跑,怪累的!

白玉兰嘴角抽了抽,没事,不累,先吃饭吧!

没事,先换吧!

那好吧!讲不过何洁,白玉兰只能悻悻的开始换药。

要不,你看本来白玉兰的意思就是让何洁回避一下,自己换药。

没想到何洁直接说道,没事,我就在这儿吧,我不会影响你的,放心吧!

计划再一次失败,白玉兰心里面狠狠地给何洁急了一笔账。

孙斌看着这两个女人暗中里面掐架,心里面开心的很。

白玉兰换药的时候,那个小眼神一点都不乖,一直左右乱看,手也不安分,趁着何洁一个不留神就朝着孙斌的敏感部位伸去。

孙斌倒也是无所谓,乐得其所。

终于换完药了,白玉兰心想着何洁现在对自己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了,看来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只能找机会再说了。

她临走的时候和何洁说道,这样吧,你们住在这儿也不太方便,我觉得孙斌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完全可以回家养伤,以后到了时间来换药就行了!

这怎么能行呢!何洁心里面不放心,万一孙斌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嫂子,你就放心吧,我没事了,你看我都可以下地玩耍了!说完孙斌就佯作要下床出去玩。

何洁一把拉住了他,关切的寻问着,小斌,你真的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吗?

没有了,放心吧,嫂子!

孙斌早就不想待在这里了,这里太压抑了,虽然可以和嫂子共处一室,但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躺在床上装傻子!

玉兰嫂子谢谢你,我先回家了,我以后会乖乖的按时来换药的,你就放心吧!孙斌早就听出了白玉兰话里的意思,装作很乖的样子,许下了承诺。

白玉兰发现的点了点头,只要他来换药,还怕没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白玉兰心情大好,扭着腰肢就朝门外走去,看得孙斌有些血脉偾张!

白玉兰关门的时候还朝着孙斌偷偷抛了个媚眼。

回到家之后,何洁为了照顾孙斌,让他和自己住到了一间房子里面。

虽然现在是住在了一起,但是嫂子好像是故意避免和孙斌亲密接触一样,睡觉的时候也是,她一定要看着孙斌睡着自己才肯睡觉。

夏天的夜晚太过闷热,孙斌又一次被热醒,一睁开眼睛,发现嫂子不在房间里面,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孙斌心里面有些担心,该不会是那个流氓又来骚扰嫂子了吧!

孙斌正想下床去看,就听到阵阵刻意压抑的叫声隐隐约约传来。

不好,嫂子有危险!

孙斌赶忙跳下来床就朝着声音寻去。

嫂子!孙斌一边叫着,一边推开门,就看到嫂子一个人坐在澡盆里面,一只手在身下……

何洁看着孙斌睡着,心里面的渴望始终压不下来,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一个人去洗个澡来缓解一下。

没想到刚洗到一半孙斌就破门而入。

如此曼妙的身躯。

咕噜!孙斌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何洁也被吓了一跳,正准备把衣服拿来遮挡。

孙斌怎么可能会给她机会?

下一秒,只见他直接跳到了澡盆里面,贴着何洁,就开始理直气壮的质问。

嫂子,你真坏,你洗澡都不叫我,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洗澡,我都快热死了,你就知道自己凉快,哼,讨厌鬼!

本来被孙斌一下子看光了去,何洁心里面的火气腾的一下子就上来了,但是听到他幼稚的话语,她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总和一个傻子置气!

可是何洁想到自己刚刚做的事被看见,脸上不由的发烧。

只能默默安慰自己孙斌应该什么都不懂,逐渐平静下来后问道:小斌,大晚上的不睡觉,你跑浴室来干嘛?

孙斌见嫂子用手掩住了前面的春色有些遗憾,解释道:我听见嫂子在叫,我以为上次那个坏蛋又来家里欺负嫂子了,就想跑过来赶走那个坏蛋!

何洁闻言心里一暖,眼神瞬间柔和下来,想到小斌虽然心智不全,却知道关心自己,尤其是上次舍身救了自己,她便不禁感动。

小斌谢谢你,嫂子没事,你回去睡觉吧!

不嘛,嫂子,天太热小斌睡不着,我也想和你一起洗澡!

孙斌像小孩子一样摇晃着何洁的手臂撒起娇来。

不行!孙斌的话让何洁大羞,一边挣开他的手臂一边拒绝。

为什么不行!我不嘛,我就要洗!孙斌不想放弃,立马委屈的扁了扁嘴,不开心的用手拍打起澡盆里的水,一时水花四溅,他身上都被打湿了大半。

尤其是裤子中央那一块布料都已经湿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布料下的某物清晰的轮廓。

何洁目光不自觉凝在那儿,脸上不由浮上粉霞,心中躁动不已。

原本她刚才被孙斌闯进来打断就导致没有满足,此时春闺空虚,见到他那里傲人的尺寸自然难以把持。

孙斌注意到了何洁的视线,便故意假装不小心用下面碰到了她腰间。

何洁身体像被电流划过般感到一阵酥麻,身体又有了反应,在孙斌可怜兮兮的眼神吓,终于忍不住红着小脸妥协道:那好吧,嫂子帮你把衣服脱了再洗

孙斌眼睛一亮,连忙乖乖站好张开双手:太好了,可以和嫂子一起洗澡了哟!

孙斌的话让何洁恼羞成怒,伸出一只手想要敲打孙斌,可是伸出的手始终悬在半空,最后轻轻的摸了摸孙斌的脑袋。

接着,她从浴盆中站起身,丰满诱人的身材瞬间一览无余。

看得孙斌下腹一紧。

何洁先替他脱去了上衣,那黝黑强壮的身体,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接着帮他脱下裤子时,看见小腹处裹着的纱布时,心理感到一阵心痛,在往下一看,那精神抖擞的地方,让她呼吸略微急促。

嫂子,我这里涨的好难受!观察到她的反应,孙斌挺了挺腰身,特意在何洁面前晃了晃。

何洁看着他那个东西,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白嫩的大腿躁动的扭了扭。

但她还是忍住了心中的痒意,咬咬牙把他按到澡盆里:嫂子先给你洗个澡,待会儿就不难受了!

孙斌知道这事急不得,得循序渐进,便安分了下来。

澡盆子本来就窄,两人挤在一块肌肤相触,气氛十分暧昧。

何洁深呼吸了口气,她从来没和丈夫以外的人这么近距离赤身相对过,更别说光着身子帮男人洗澡了

难言的羞耻下,她心跳越来越快,不敢再多看孙斌那里,拿起沐浴乳胡乱往他身上涂抹打出泡沫。

她这边努力克制,孙斌却又用天真的语气说出挑逗的话语:嫂子,你的手好软啊,摸的我好舒服!

小斌,你安静点,少说两句。何洁闻言不由害臊,手上动作颤了颤。

真的很舒服嘛,小斌也想帮嫂子洗澡,替嫂子摸摸,嫂子就能和小斌一样舒服了!孙斌咽了咽口水,顺势也挤了点沐浴露找借口上下其手。

看着孙斌即将伸来的手,理智明明告诉何洁应该拒绝的,可是她却情不自禁有些期待。

孙斌迅速把沐浴露搓出泡,接着便把大手覆盖在她的身体前面,然后双手逐渐下滑。

经过那对白皙滑腻的山峰时,两人不禁同时动情:啊

嫂子这里又大又软,小斌好喜欢这里。孙斌边说边抚摸着掌心的浑圆。

嗯小斌,你别摸了,嫂子难受何洁忍受不了他的挑逗,早就难受得不行,双腿忍不住摩擦起来,双手也不禁往下游走。

感受到嫂子指尖触碰自己皮肤,从敏感处划过时酥麻瘙痒的快感,孙斌身体就好像冒了团火般越来越燥热,忍不住把她的手一把拉到自己肿胀处按住。

他可怜兮兮的苦着脸看着她:嫂子,我也好难受,这里涨的痛,嫂子像上次一样帮我好不好!

何洁此时只想让这痛苦煎熬的洗澡快点结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红着脸用细嫩的小手握住了直挺的地方。

孙斌舒服的发出了声音,嫂子,好舒服,小斌就喜欢嫂子这样帮我治病。

虽然上次已经帮他纾解过了,但听这话何洁臊的不行,小声说道:快别胡说了,这不是什么病。

那我为什么一见到嫂子这里就难受?见到嫂子温柔害羞的模样,孙斌不禁心动,借机以傻子的方式说着情话。

何洁听了这话微微一愣。

难道难道小斌对她有男女之情?不可能,他像小孩子一样,怎么会懂这些,说不定只是对她从小到大养成的依赖,而且到了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的正常反应罢了。

这么转念一想,她心中不知为何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手上不由自主用力了些。

嗯哼孙斌情不自禁低吼出声:好爽,嫂子再用点力!

何洁这才回过神,看着孙斌的反应,知道他快释放了,咬牙加快了速度。

孙斌的手上也没闲着,边揉着白兔,耳边响着嫂子的娇吟让他感觉更加刺激。

随着一阵颤抖,他终于释放了出来,急促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

终于好了

何洁好不容易松了气,可没过一会儿,便目瞪口呆的发现那里似乎又有重新复苏的迹象。

嫂子,我还想要!孙斌渴望的看着她。

再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犯错的,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何洁咬着牙,小斌是她丈夫的弟弟,她答应过要好好教导照顾他,而且他的伤势也才刚恢复一点,不能再胡来了!

想到这,何洁站起身从浴盆跨了出去,说道:嫂子已经帮你洗好了,帮你拿干净衣服过来。

她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很快便帮孙斌把衣服拿来,替他擦拭干了身子料理好后,便不再理会孙斌各种软磨硬泡的撒娇,狠下心将他推去房门外。

孙斌望着木门不由傻眼,他没想到都这么撩拨了,嫂子还能忍住。

他不甘心的叫唤:嫂子,小斌一个人怕,嫂子快来陪我睡!

他又喊了几声,眼巴巴望了许久也没等到何洁开门。

看来今晚他是没法得手了,只能期待明白换药的时候,找白玉兰那个尤物泄泄火气了。

回想起白玉兰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和放浪的样子,孙斌不由也开始期待明天的到来。

次日清晨,他就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了。

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嫂子不在,孙斌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

他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嫂子急匆匆从房门里跑出来去开了门。

借着门缝,孙斌看到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

那人是他们村一个土队伍的包工头,叫郭长江。

郭长江这人在村里名声差到不能直视,经常拿自己赚了俩钱要回馈村民们的幌子,去关爱村里的寡妇、寡女,这个关爱肯定没有字面上那么简单。

孙斌记得自己还是傻子的时候,郭长江就经常来他家看望嫂子。

当时以为郭长江好心,现在恢复后才知道他安得不是什么好心。

多亏嫂子坚守妇道,不为利益所动,每次都让郭长江铩羽而归。

何洁一看来人,脸色就黑了下来,连忙退回门里,想关门的时候,门被郭长江一只脚给卡住了。

郭长江哼哼了几声,小洁啊,你这是做什么,我就是来给阿斌送点好吃的,我们之间这么见外做什么?

郭长江的一只手也挤了进来,抓住了何洁的藕臂,在上面揩了两把油,笑得很猥琐,快,把门打开,我们进去说。

老郭,小斌没啥事了,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就先回吧。何洁秀气的眉毛皱的紧,碍于对方的身份,委婉的拒绝了郭长江的好意。

何洁心知肚明,郭长江送礼是假,想得到自己才是真,所以这东西是万万不能收,而且必须尽快把他赶走。

万一被人看到了,就冲郭长江的名声和作为,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何洁的力气没有郭长江的,郭长江的手更放肆了,一双手顺着手臂都快攀上何洁的胸部了。

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朝着自己窜了过来,郭长江朝那身影看去,发现是孙斌后,收敛了一些,笑呵呵道:哟,是小斌啊,你还记得郭叔叔吗?叔叔听说你受伤了,我带了点东西来看看你。

何洁穿了条吊带裙,和郭长江拉扯的时候,那微翘的后挺暴露在空气中。

孙斌看到那何洁那完美的娇躯,愣在了原地,下面又有了点反应。

不过很快,孙斌就回过神来,因为他发现郭长江趁他看呆的时候又在偷油,迅速跑上前,撞进郭长江和何洁之间。

这一撞两人都没有站稳,顺势往后倒了下去。

孙斌迅速充当了人肉坐垫,让何洁摔到自己身上。

何洁也注意到了这点,在郭长江摔得嗷嗷叫爬不起来的时候,迅速从孙斌身上爬起来,将掉在肩膀上的吊带拎上去,小斌,你没事吧?

没事!孙斌傻气地摇了摇头,然后指着自己的那个地方说道,这个很……

话没说完,何洁脸上一阵绯红把孙斌的嘴捂上了,娇斥道:不许胡说!别说话知道吗?

孙斌趁机亲了亲何洁的手心,向何洁眨眨眼。

对于地上缓缓爬起来的郭长江,何洁没好气道:老郭,你没事的话就请回吧,我还要给小斌做饭,就不送了。

何洁不想继续和郭长江继续纠缠,直接朝厨房的地方走去,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被何洁扔在门口的孙斌看都没看郭长江一眼,就想跟上嫂子。

不想却被郭长江一把拉住,本就有点不爽的他,故意倒退踩了郭长江一脚。

哎哟郭长江松开孙斌,抱着自己的脚在那嗷嗷直叫,等痛缓解一点了,指着孙斌骂道,你这傻娃!迟早被人弄死!

孙斌就站在那看着郭长江,一动也不动,一副我就是傻子的模样。

郭长江突然一改骂骂咧咧的态度,好声好气的跟孙斌说道:小斌啊,我家里有好多玩具跟城里的零食,你想不想吃啊?

那种幼稚的东西,他看都不想看一眼。

不过这郭长江突然讨好他,肯定有原因。

不出孙斌所料,郭长江压低声音跟孙斌说道:这样,你晚上把你家里的门开个缝,别关上,我晚上从那个缝里进来,把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带过来,别让你嫂子知道,怎么样?

孙斌摇了摇头,用略微童真的话说道:嫂子说了,小斌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郭长江钻空子道:所以郭叔叔是偷偷给你,你不用告诉给嫂子听。

晚上偷偷进来的叫小偷,你是小偷吗?

Tags:
10 + 赞
相关资源: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