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太胖9厘米进不去/娱乐会所秘密小说

分类: 社会事件
1,952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在孙斌可怜兮兮的眼神吓,终于忍不住红着小脸妥协道:那好吧,嫂子帮你把衣服脱了再洗

孙斌眼睛一亮,连忙乖乖站好张开双手:太好了,可以和嫂子一起洗澡了哟!

孙斌的话让何洁恼羞成怒,伸出一只手想要敲打孙斌,可是伸出的手始终悬在半空,最后轻轻的摸了摸孙斌的脑袋。

接着,她从浴盆中站起身,丰满诱人的身材瞬间一览无余。

看得孙斌下腹一紧。

何洁先替他脱去了上衣,那黝黑强壮的身体,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接着帮他脱下裤子时,看见小腹处裹着的纱布时,心理感到一阵心痛,在往下一看,那精神抖擞的地方,让她呼吸略微急促。

嫂子,我这里涨的好难受!观察到她的反应,孙斌挺了挺腰身,特意在何洁面前晃了晃。

何洁看着他那个东西,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白嫩的大腿躁动的扭了扭。

但她还是忍住了心中的痒意,咬咬牙把他按到澡盆里:嫂子先给你洗个澡,待会儿就不难受了!

孙斌知道这事急不得,得循序渐进,便安分了下来。

澡盆子本来就窄,两人挤在一块肌肤相触,气氛十分暧昧。

何洁深呼吸了口气,她从来没和丈夫以外的人这么近距离赤身相对过,更别说光着身子帮男人洗澡了

难言的羞耻下,她心跳越来越快,不敢再多看孙斌那里,拿起沐浴乳胡乱往他身上涂抹打出泡沫。

她这边努力克制,孙斌却又用天真的语气说出挑逗的话语:嫂子,你的手好软啊,摸的我好舒服!

小斌,你安静点,少说两句。何洁闻言不由害臊,手上动作颤了颤。

真的很舒服嘛,小斌也想帮嫂子洗澡,替嫂子摸摸,嫂子就能和小斌一样舒服了!孙斌咽了咽口水,顺势也挤了点沐浴露找借口上下其手。

看着孙斌即将伸来的手,理智明明告诉何洁应该拒绝的,可是她却情不自禁有些期待。

孙斌迅速把沐浴露搓出泡,接着便把大手覆盖在她的身体前面,然后双手逐渐下滑。

经过那对白皙滑腻的山峰时,两人不禁同时动情:啊

嫂子这里又大又软,小斌好喜欢这里。孙斌边说边抚摸着掌心的浑圆。

嗯小斌,你别摸了,嫂子难受何洁忍受不了他的挑逗,早就难受得不行,双腿忍不住摩擦起来,双手也不禁往下游走。

感受到嫂子指尖触碰自己皮肤,从敏感处划过时酥麻瘙痒的快感,孙斌身体就好像冒了团火般越来越燥热,忍不住把她的手一把拉到自己肿胀处按住。

他可怜兮兮的苦着脸看着她:嫂子,我也好难受,这里涨的痛,嫂子像上次一样帮我好不好!

何洁此时只想让这痛苦煎熬的洗澡快点结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红着脸用细嫩的小手握住了直挺的地方。

孙斌舒服的发出了声音,嫂子,好舒服,小斌就喜欢嫂子这样帮我治病。

虽然上次已经帮他纾解过了,但听这话何洁臊的不行,小声说道:快别胡说了,这不是什么病。

那我为什么一见到嫂子这里就难受?见到嫂子温柔害羞的模样,孙斌不禁心动,借机以傻子的方式说着情话。

何洁听了这话微微一愣。

难道难道小斌对她有男女之情?不可能,他像小孩子一样,怎么会懂这些,说不定只是对她从小到大养成的依赖,而且到了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的正常反应罢了。

这么转念一想,她心中不知为何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手上不由自主用力了些。

嗯哼孙斌情不自禁低吼出声:好爽,嫂子再用点力!

何洁这才回过神,看着孙斌的反应,知道他快释放了,咬牙加快了速度。

孙斌的手上也没闲着,边揉着白兔,耳边响着嫂子的娇吟让他感觉更加刺激。

随着一阵颤抖,他终于释放了出来,急促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

终于好了

何洁好不容易松了气,可没过一会儿,便目瞪口呆的发现那里似乎又有重新复苏的迹象。

嫂子,我还想要!孙斌渴望的看着她。

再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犯错的,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何洁咬着牙,小斌是她丈夫的弟弟,她答应过要好好教导照顾他,而且他的伤势也才刚恢复一点,不能再胡来了!

想到这,何洁站起身从浴盆跨了出去,说道:嫂子已经帮你洗好了,帮你拿干净衣服过来。

她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很快便帮孙斌把衣服拿来,替他擦拭干了身子料理好后,便不再理会孙斌各种软磨硬泡的撒娇,狠下心将他推去房门外。

孙斌望着木门不由傻眼,他没想到都这么撩拨了,嫂子还能忍住。

他不甘心的叫唤:嫂子,小斌一个人怕,嫂子快来陪我睡!

他又喊了几声,眼巴巴望了许久也没等到何洁开门。

看来今晚他是没法得手了,只能期待明白换药的时候,找白玉兰那个尤物泄泄火气了。

回想起白玉兰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和放浪的样子,孙斌不由也开始期待明天的到来。

次日清晨,他就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了。

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嫂子不在,孙斌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

他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嫂子急匆匆从房门里跑出来去开了门。

借着门缝,孙斌看到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

那人是他们村一个土队伍的包工头,叫郭长江。

郭长江这人在村里名声差到不能直视,经常拿自己赚了俩钱要回馈村民们的幌子,去关爱村里的寡妇、寡女,这个关爱肯定没有字面上那么简单。

孙斌记得自己还是傻子的时候,郭长江就经常来他家看望嫂子。

当时以为郭长江好心,现在恢复后才知道他安得不是什么好心。

多亏嫂子坚守妇道,不为利益所动,每次都让郭长江铩羽而归。

何洁一看来人,脸色就黑了下来,连忙退回门里,想关门的时候,门被郭长江一只脚给卡住了。

郭长江哼哼了几声,小洁啊,你这是做什么,我就是来给阿斌送点好吃的,我们之间这么见外做什么?

郭长江的一只手也挤了进来,抓住了何洁的藕臂,在上面揩了两把油,笑得很猥琐,快,把门打开,我们进去说。

老郭,小斌没啥事了,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就先回吧。何洁秀气的眉毛皱的紧,碍于对方的身份,委婉的拒绝了郭长江的好意。

何洁心知肚明,郭长江送礼是假,想得到自己才是真,所以这东西是万万不能收,而且必须尽快把他赶走。

万一被人看到了,就冲郭长江的名声和作为,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何洁的力气没有郭长江的,郭长江的手更放肆了,一双手顺着手臂都快攀上何洁的胸部了。

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朝着自己窜了过来,郭长江朝那身影看去,发现是孙斌后,收敛了一些,笑呵呵道:哟,是小斌啊,你还记得郭叔叔吗?叔叔听说你受伤了,我带了点东西来看看你。

何洁穿了条吊带裙,和郭长江拉扯的时候,那微翘的后挺暴露在空气中。

孙斌看到那何洁那完美的娇躯,愣在了原地,下面又有了点反应。

不过很快,孙斌就回过神来,因为他发现郭长江趁他看呆的时候又在偷油,迅速跑上前,撞进郭长江和何洁之间。

这一撞两人都没有站稳,顺势往后倒了下去。

孙斌迅速充当了人肉坐垫,让何洁摔到自己身上。

何洁也注意到了这点,在郭长江摔得嗷嗷叫爬不起来的时候,迅速从孙斌身上爬起来,将掉在肩膀上的吊带拎上去,小斌,你没事吧?

没事!孙斌傻气地摇了摇头,然后指着自己的那个地方说道,这个很……

话没说完,何洁脸上一阵绯红把孙斌的嘴捂上了,娇斥道:不许胡说!别说话知道吗?

孙斌趁机亲了亲何洁的手心,向何洁眨眨眼。

对于地上缓缓爬起来的郭长江,何洁没好气道:老郭,你没事的话就请回吧,我还要给小斌做饭,就不送了。

何洁不想继续和郭长江继续纠缠,直接朝厨房的地方走去,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被何洁扔在门口的孙斌看都没看郭长江一眼,就想跟上嫂子。

不想却被郭长江一把拉住,本就有点不爽的他,故意倒退踩了郭长江一脚。

哎哟郭长江松开孙斌,抱着自己的脚在那嗷嗷直叫,等痛缓解一点了,指着孙斌骂道,你这傻娃!迟早被人弄死!

孙斌就站在那看着郭长江,一动也不动,一副我就是傻子的模样。

郭长江突然一改骂骂咧咧的态度,好声好气的跟孙斌说道:小斌啊,我家里有好多玩具跟城里的零食,你想不想吃啊?

那种幼稚的东西,他看都不想看一眼。

不过这郭长江突然讨好他,肯定有原因。

不出孙斌所料,郭长江压低声音跟孙斌说道:这样,你晚上把你家里的门开个缝,别关上,我晚上从那个缝里进来,把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带过来,别让你嫂子知道,怎么样?

孙斌摇了摇头,用略微童真的话说道:嫂子说了,小斌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郭长江钻空子道:所以郭叔叔是偷偷给你,你不用告诉给嫂子听。

晚上偷偷进来的叫小偷,你是小偷吗?

郭长江经常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半夜三更进那些寡妇的家,背地里好多人叫他‘村偷’。

孙斌知道自己这么说,他肯定会发火。

郭长江听了这话,脸上的假笑瞬间就没了,抬脚对着孙斌一踹,狗娘养的傻缺,人话都听不懂,小心哪天跟你爹妈一样,死了都没人给收尸!早知道当初就把你这个兔崽子一起……

说到这他的话戛然而止,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孙斌心里咯噔一下,面上也没有明显表现出来,并且灵活地躲开了,捏了把地上的沙子往郭长江身上撒去,嫌不够还往他的篮子里的水果上撒了点,做了个鬼脸,往家里跑。

大门关上的时候,孙斌脸色突然冷了下来。

孙斌心里一阵狐疑,刚刚郭长江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内情?

或者,跟自己父母的死有关系?

郭长江瞪了孙斌一眼,脸上斥满不悦,但是在望向白玉兰时却又重新挂起色色的笑容。

那只老手更是在白玉兰浑圆的挺翘上拍了一巴掌,那清脆的声音,听着都过瘾。

白玉兰嗔了郭长江一句,讨厌~!

两人打情骂俏,对于孙斌这个傻子的存在视若无睹。

来到大门口时,白玉兰对郭长江说道:这傻子最近几天都会在我这里换药,你不是惦记着何洁那个小骚货吗?估计她那也痒痒着,等你进去替她暖和暖和呢!

郭长江顿时乐不可支,还是你这个小妖精疼人啊!

他不光说,他还在白玉兰下面给撩了一把,直把白玉兰撩的魅声旖旎。

但随后郭长江就说道:不过今天是没机会了,我还得去镇上办点事儿,改天吧!

郭长江走了,时不时的就会回回头,仿佛舍不得白玉兰似的。

而白玉兰也始终站在门口,像是个青楼女似的欢送着郭长江的离去,并期待下次再来。

看到她这副骚浪模样,孙斌心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特么的原本还当白玉兰是个什么好鸟呢,没想到竟然跟郭长江勾搭在一起。

单纯是勾搭也就罢了,竟然还敢算计何洁?

要知道,何洁在孙斌心里那就是绝对的女神,真要亵渎也只能他自己亵渎,别人凭啥?

谁要是敢算计她,孙斌都敢拿铁锹给他铲下脑袋来!

不过白玉兰的脑袋是不用铲了,他准备把白玉兰的那儿给弄个透气。

不是谗吗?今天就让你回归婴儿时代,连路都特么走不了!!!

孙斌心里有怒意,但脸上却没有半点表现出来,依旧傻呵呵的。

当白玉兰关上房门让他脱掉衣服换药的时候,孙斌真是痛快,直接把上下脱了个干净。

白玉兰转过身来一看,我的天呐,虽然上次已经吃过一次了,可这次看着好像更过瘾。

凑上前去,边给孙斌换着药,白玉兰边故意拿大腿在孙斌那里磨蹭着。

尤其是黑色丝袜被扯破的那块地方,更是特意往孙斌那里蹭。

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她更好的感受到那种灼热和滚烫,那种深入灵魂的刺激感。

孙斌,药抹好了啊,你可以走啦!

糊弄着帮孙斌把药换完后,白玉兰就故意说了这么一句,她想逗逗这个很过瘾的傻子。

只是傻子孙斌看起来是真傻,挠着脑袋就要提裤子走人。

白玉兰当时就急了,伸出一手一把将孙斌给推倒在病床上,媚然脸蛋儿上更是斥满娇嗔。

你傻呀你,我让你走你就走,你自己难受不难受,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孙斌装模作样傻乐呵着,我知道我难受,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就不难受了。

白玉兰娇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我看你就是装傻,明明知道上次我给你用嘴巴治病很舒服,会不难受的,你竟然还故意说不知道的,你真是个小坏种。

她说的是装傻,可心里更加相信孙斌是个傻子。

要不是傻子,自己都骚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会真的走呢?

没有撩到孙斌,反倒把自己撩到满肚子火,于是白玉兰也忍不住了,更不想有什么遮掩。

Tags:
11 + 赞
相关资源:
  • 老汉胯下的女学生,含苞待宠 读读
    老汉胯下的女学生,含苞待宠 读读
    2021-6-2517
  • 舔足游戏,儿子睡前会跟我亲密
    舔足游戏,儿子睡前会跟我亲密
    2021-6-242
  • 前女友黑化日常,和朋友做了不该做的事
    前女友黑化日常,和朋友做了不该做的事
    2021-6-2316
  • 野外强奷淑女在线播放,吊大的说一下什么梗
    野外强奷淑女在线播放,吊大的说一下什么梗
    2021-6-223
  • 淑女的欲望,少妇做爰13p
    淑女的欲望,少妇做爰13p
    2021-6-2211
  •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和儿子住单人间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和儿子住单人间
    2021-6-2115
  • 催眠生活,吃她两腿中间的小豆豆
    催眠生活,吃她两腿中间的小豆豆
    2021-6-209
  •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2021-6-1914
  •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2021-6-1814
  •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2021-6-172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