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双飞两个极品90后|撑开粉嫩菊蕾

分类: 短文
1,966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我也不能天天过来帮你。我坐在床边,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

小勇,你不愿意帮老师了吗?李欣然赶忙睁开眼睛,怯怯地看着我。

怎么可能不愿意,我恨不得天天过来享受!不过,这种话可不能说出来。

老师,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这种方式经常用,时间长了,对你,对孩子都不好。

闻言,李欣然直接慌了,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她的肌肤白里透红,特别经过我刚才的撩拨,她那红润的脸蛋更加迷人,这一丝慌乱反而让她多了几分楚楚动人的诱惑。

看得我真想直接办了她!

那该怎么办啊!李欣然楚楚可怜的向我求助。

老师你先别慌,我昨晚回去后,特意请教了一位有三十年按摩经验的老前辈,他教了我一套可以刺激穴位推拿手法,经常推拿的话,能直接改善你的身体。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么厉害嘛!李欣然惊喜的说道:小勇,那你快帮我推拿一下。

我一看她竟然真的相信了,心中大喜,故作犹豫的说道:老师,可以是可以,不过推拿的穴道有几处比较特殊,我怕你接受不了。

什么穴道?她美丽的眸子中,透着一丝好奇。

主要是按会阴穴,也就也就是你下面的那个部位,因为刺激力度要足够,我必须要把手伸进去才行

一定要按按那里吗?

李欣然咬了咬性感嘴唇,脸色羞红,犹豫不定。

我一见这事有门,连忙坚定的说:穴位可不是乱按的,不准确的话,不但达不到效果,还可能对身体造成危害,会阴穴是这套手法的重中之重,必须要按。

说完,我感觉一阵脸红,暗骂自己无耻。

只见李欣然脸上有了迟疑,我也没敢催她,趁着机会,贪婪的看着她的娇躯。

过了好半晌,李欣然终于下定决心,脸红红的说:既然这样,那你就按吧!

啊?你同意了?我激动的叫到,有些不敢相信。

嗯,老师相信你!她定定地看了我一会,然后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脸红的仿佛要滴血。

见状,我那还能等得了,颤抖着手就覆上了胸前的穴位。

一开始,我的确是用专业按摩手法在按,给李欣然放松精神,不过,这些穴位产生的作用不仅仅是放松,还能刺激情欲。

李欣然被我按的很舒服,吐气如兰,体温逐渐上升,曼妙的身子水蛇般的扭动,浑身颤抖,像是在强忍着什么,口中轻微的娇喘。

等她习惯沉迷醉在快感之中后,我一双手开始往李欣然下半身探去。

老师,下面我要按会阴穴了,你放松一点。随着手不断下移,在即将达到那关键地带时,我故意提前说了声。

李欣然抿着嘴,满脸潮红,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就仿佛蚊音般。

老师,能把腿分开些吗?你夹这么紧,我找不穴位。

可随着我的动作,李欣然敏感的夹紧了腿,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不过看到她紧张的样子,我耐住了心中的急切,轻声说道。

听到我这话,李欣然咬着的嘴唇又用力了些,像是习惯了一般,没有说话,可还是顺从地将双腿慢慢向两边分开,将那曼妙的神秘之地展现在我眼前。

我双目死死定在那一层薄薄布片覆盖下的位置,喷出的呼吸无比灼热。

李欣然那里已然被浸湿了一小块,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片痕迹。

我颤抖着把手探了过去,顿时,迥然不同的手感差点没让我激动地叫出声。

啊~

李欣然一声格外高亢悠长的呻.吟,让我那里直接起了反应。按摩到了这里,基本上和调情没有什么分别。

用两根手指轻揉慢碾,很快,李欣然那里就一发不可收拾,隔着内裤,都能丝丝滑腻。

不知何时,李欣然一双玉手给自己做起了按摩,旖旎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听得心头火热,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涌向身下某处地方!

老师,别急,我这就给你想要的!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飞快扒掉自己的裤子,俯身就趴在了李欣然身上,紧接着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抵入那神秘之地

看着李欣然一脸媚态,一副任我采撷的样子,我心里简直激动的不行。

不过下一刻,我却陡然生出了一丝逗弄的心思。

我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侵略行为,而是挺起腰身,在她那个地方嬉戏了起来……

只磨刀,不砍柴,这样一来,李欣然是绝对无法把持住的。

果然,当我在她门户前撩拨时,李欣然脸颊潮红,雪白的脖颈上也是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只见她贝齿轻咬下唇,眼中满是情欲,但偶尔间眸里也会有过迷茫,甚至是一丝挣扎。

她的这丝挣扎,应该是来源于我的双手。

因为在我身下不断挑逗的同时,我的手也没有闲着,直接扣住了她身前的两座丰腴。

随着我的动作,她的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

似乎是对我只点火却不灭火的行为有所不满,她身子不断地移动摩挲着,好像是在找准一个合适的方位让我去攻占,让我去开发她潜意识中认为最为惬意的位置。

不过现在的主动权在我的手上,我并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去触及她想要被我攻占的地方。

我继续在她那两座山峰的边缘位置揉捏着,但动作却是更加的粗暴和肆无忌惮。

这对李欣然而言,无疑是一种折磨。

但就在这时

叮铃铃~

一阵轻扬铃声响起,伴随着我裤兜里传来的连续震感,立马就让李欣然从这情欲状态中警醒过来。

她连忙穿戴好衣物,一把将我推开,直接逃离了卧室,往客厅跑去。

我强忍住杀人的冲动,从兜里掏出手机,正打算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这个节骨眼上耽误老子的好事。

待看到来电显示,我心头一惊,强行压住下心头的不爽,连忙按了接通,电话那边劈头盖脸就是对我一顿痛骂,张勇,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一天到晚的电话也打不通?

刚刚看了下来电显示,的确有好几通未接来电,所以面对顶头上司的盘问,我难免有些心虚:王经理,抱歉,我今天都在外面处理点事情不过,今天我不是调休吗

好了,我不管你调不调休的,你现在马上给我来会所一趟,兰姐今天可是点了名要见你。

什么?兰姐要见我?我内心震惊的无以复加。

所以你自己掂量着点,十点钟前要是赶不到的话,你明天就不用来了!

电话那头似乎有些不太耐烦,随便吩咐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后,心头却迟迟无法平静下来。

如果说王经理是我的顶头上司的话,那兰姐就是我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她在会所可是实实在在的高层,而且还是手里头持有股份的那种,随便一句话就能够决定我的去留。

而我只不过是会所里一个普普通通混口饭吃的小技师,我不明白像她那样的人物,怎么会突然注意起我!

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经意间抬眼,刚好看到李欣然整理好衣物走进来。

我们彼此对视了一眼,但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一男一女,即便是刚刚经历过干柴烈火,但此刻好像瞬间都变成了陌生人,彼此之间沉默相对,一声不吭。

半晌过后,李欣然回过神来,轻声说道:抱歉,刚刚是我有些冲动了,你别太介意!

她主动来跟我赔不是,这下倒是令我不太好意思了。

我此刻也是一脸的尴尬,然后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没事,呃李老师,这也不能怪你,其实刚才我也有责任的!

李欣然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随后只听她轻轻嗯了一声,便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垂着头又不吭声了。

而李欣然没有开口,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气氛再度沉寂下去,一直干坐在这里,倒是让我有些不自在了。

毕竟再怎么说,李欣然曾经可是我的老师。

方才虽然是借着给她催乳的名头,但这种非正常关系的亲密接触,终归还是冒犯了她。

哪怕她生气,那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我们两个人现在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谁也没有去点破谁。

就这般僵持了好几分钟。

几分钟过后,王经理那边又再次打来了电话,我直接跟李欣然招呼了一声,便借故离开了小区。

毕竟李欣然现在还正在气头上,强行去解释什么反而还会适得其反,先离开让彼此都冷静一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拜别了李欣然,我在小区门口打了辆车,直接赶往帝豪娱乐会所……

帝豪娱乐会所的一楼和二楼是休闲洗浴中心,也是我平时工作上班的地方。

三楼是KTV,四楼是客房,至于五楼是不对外开放的,我以前也从来都没有去过,这还是第一次。

而且,这次如果不是兰姐召见的话,或许我这辈子也不可能有机会去五楼。

一走出电梯口,我发现五楼的设计风格与其它几楼的奢华装横有所不同,显得非常的简朴和单调。

唯一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就是在那条幽长的廊道前,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服像保镖一样的肌肉男。

我刚下电梯,就被这两人拦住了去路。

不过在我表明了来意以后,兴许是兰姐提前打了招呼,其中一个留着寸头的肌肉男直接把我带到了505号房。

他让我先在这里等着,说兰姐现在在处理点事,马上就过来。

等寸头男走后,我打量了一下房间,这才发现,这里面哪里还有半点客房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间奢华的办公室。

就当我在里头坐立不安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走了进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足有七公分高的红色高跟鞋,修长笔直的美腿裹着一双性感无比的黑丝,被一条紧身的皮裤套在下面,时刻都弥漫着一丝神秘的诱惑感。

上半身则是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的蕾丝胸罩露出一丝性感的边纹,连带着她身前的那对波涛也有一大半暴露在空气中,身前的那两抹雪白随着她的步伐,上下颠动个不停,似乎随时都会从衣服里跳出来一样。

我嗓子有些发干,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心里不禁暗暗想到,像这等极品尤物,如果主动发出邀请,估计是个男人都会欲罢不能吧。

这女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只见她迈着轻盈的步子,那妖娆的身姿缓缓扭动,最终直接就坐在了那张老板椅上。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兰姐。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有些惴惴不安。

正当我想开口询问时,一抬眼便见她那性感的红唇微微一张,对我问道:张勇是吧,听王明涛说,你对催乳护理这块很有研究是吗?

她嘴里的王明涛也就是我的经理!

听到兰姐突然对催乳有了兴趣,再结合当下这种特殊的环境,我总觉得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但对于她的这番问话,我还是显得有些拘谨,于是摇摇头说道,很有研究倒是谈不上,只是在小的时候就跟一个老中医学了一些穴位针灸以及推拿的功夫,绝大部分还是可以运用到女性乳房上面来。

不过催乳护理这一块,归根究底还是得对症下药,也不是说有一定研究就可以处理,对一些情况特殊甚至是严重的,搞不好还得借助专业手术才能够彻底根治的。

兰姐听我说的有板有眼,也不再继续保持那副优雅的姿态,连忙又问了一句:那依你看,到底怎样才算是情况比较严重的呢?

这也得分情况来,不过主要也是看病发的时间以及一些病后特征的。

我倒也没怎么隐瞒,直接将自己从老中医那里学来的那套再加上自己总结出的一些一股脑的抖了出来。

一边谈及自己对于催乳护理方面的一些见解,我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了兰姐身前的那两团丰满上……

不过我就是这么随意一看,没想到还真被我看出了一些端倪。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兰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最近应该也是被这方面的问题给困扰着吧。

其实像您这样的情况,病发时间应该还不到一个月,可以采用按摩的手法疏通堵塞的部位,大概按照三天一个疗程就可以处理好了。

不过,您这要是再往后拖上一段时间的话,病情一旦发生了恶化,到时候就真的需要动用一些工具以及手术才能解决了。

听我这么一说,兰姐整个人都愣了片刻,接着,她紧了紧身前的那件白色衬衣,把她身前露在外面的两抹雪白给掩了起来。

与此同时,她那张精致的绝美脸蛋上更是浮现出了一丝讶异之色:这你都看得出来,想必还是有几分本领的,看来王明涛那家伙没有敷衍我!

躺在那张老板椅上,兰姐用手敲了几下桌面,神态有些慵懒的问道:我之前也听一些老顾客反映过,说我们会所里有那么一位技师,在服务的时候,不止一次给她们解决过同样类似的问题,现在看来这个人应该就是你了吧。

兰姐这么一说,我总有种不妙的感觉,难不成她这是准备要向我兴师问罪吗?

毕竟在这个行当混饭吃,那就有这一行的规矩,也就是服务人员对顾客实行的服务必须得在服务项目以内,不得私自增加服务项目。

虽说我那些都是无偿服务,但严格意义上来说,终归还是有些犯忌讳的。

兰姐,我

我刚准备主动承认错误,但兰姐立马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讲话,好了,我这次叫你过来可不是追究这些的,我只是想知道,对于我这种情况,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我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她,似乎是对从她嘴里说出的这句话有些不太敢相信。

在我看来,以兰姐的身份和地位,遇到这样的问题,她不是应该前往那种权威机构,找那些专业的顶级催乳师来处理吗?

怎么又突然找到了我这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头上来了,一时之间,我还真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我一脸懵逼的时候,兰姐又扔了一记重磅炸弹。

张勇是吧,如果这次你能解决好我的问题,那今年我们帝豪唯一的那个金牌技师的名额,我可以试着把你推上去。

我愣了片刻,随后却是一脸的狂喜。

或许金牌技师在你们眼里只是一个头衔,但在帝豪,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成为一名金牌技师,它不仅代表着你可以每个月领取五位数的保底工资,而且金牌技师每天只会替一位客人服务,服务费用至少都是5888起步的。

光算提成,那都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而且金牌技师,在某种程度上,身份和地位比经理还要高。

毕竟帝豪开业这么些年以来,金牌技师的数量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而兰姐刚才既然对我做出了这番承诺,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的一个机会。

所以在兰姐说完没多久,我几乎没怎么犹豫,直接一口应承了下来。

当然,我倒不是很担心治不好兰姐,因为我相信自己的手法绝对能够让兰姐满意。

由于催乳需要准备些工具,我让兰姐在这里稍等片刻,而我则是回到了二楼上班的地方,找到了那个小工具箱。

等我再次折返回来的时候,兰姐已经换好了一件黑色魅惑的套裙出现在我面前。

平时在帝豪见惯了她的高冷霸道范,当她以这种极尽魅惑的形象出现在我眼皮底下的时候,我内心还是忍不住狠狠的颤抖了两下。

看着她那丰腴迷人的诱人身段,我不禁有些痴了。

她见我傻傻站在原地看着她,兰姐突然笑了起来,随后冷不丁地说了一句:好看吗?

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凉气,在意识到自己的窘态后,我干笑了几声,随后便让她躺在床上,直接道:那什么,兰姐,你自己脱一下吧,我先卫生间把这些工具消一遍毒。

等我拿着消完毒的工具回来,看到床上的绝美人儿时,我震惊得差点没把手头上的家伙什给扔出去。

刚才,我只是说让兰姐把她外面的那件黑色套裙给脱掉,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豪放,竟然全都脱掉了。

如今横陈在床上的那尊玉体,活脱脱就是一副毫无半点遮掩的的绝色美人山水图!

两座雪白的山阜,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原

Tags:
11 + 赞
相关资源: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