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开两个花苞 |豪华套房偷拍气质漂亮的美女

分类: 短文
1,023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下面都是战斗正酣,一听到自己媳妇在张寒的身下喊的那叫一个舒服放肆,三虎心里就嫉妒的抓狂。

可是嫉妒归嫉妒,他自己也无可奈何,只能回到床上空流泪,心中似被尖刀反复刺穿,不禁对张德旺的恨意又增加了几分。

同时,他也在心底暗忖,张寒这小子果然是有些本事,第一次就能把自己老婆要的死去活来,要真是勾搭上张德旺的老婆马兰,一定能把马兰搞得神魂颠倒,一旦马兰让张寒这小子迷住,那可就不是给张德旺戴一次绿帽子的事儿了,那得是戴一辈子绿帽子!

一想到这里,三虎心里猛生出一个更加疯狂的念头:一定要稳住张寒,让张寒好好配合自己,光是睡了马兰、给张德旺戴绿帽子还不够,最好是能让张寒把马兰的肚子弄大,让他张德旺给别人养儿子,做一辈子的老乌龟!

不过要稳住张寒,就得让张寒吃够甜头,昨天一晚怕是不够安抚这小子的心,三虎想来想去,决定跟媳妇商量一下,这段时间多跟张寒来上几回,让张寒完全安心。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小子要够了自己媳妇,还不得好好配合自己、加倍复仇?

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没了那方面的能力,媳妇早几年也被拉去上了环,总是不会被张寒搞怀孕。

让他睡一次和让他睡几次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为了报仇也就便宜他了!

当张寒与翠儿还相拥而眠的时候,整宿没怎么合眼的三虎便已经早早起床,给还在睡梦中的儿子二毛做饭。

二毛爬起床来没看见她娘,便自己来到厨房,睡眼惺忪的问三虎:爹,我娘呢?

三虎生怕二毛知道她娘跟张寒睡到了一起,急忙骗他道:你妈早起下地干活了,等会儿吃完饭爸送你去张老师家跟小强玩,爸也得下地干活。

二毛稀里糊涂的点点头,他年纪小,也没多想。

这时候,三虎听见外面有人叫自己:三虎兄弟,三虎兄弟。

三虎急忙从厨房出来,到院子里开门一看,找上门来的,是张老师的媳妇杏儿。

三虎以为杏儿是来找自己媳妇的,急忙问她:杏儿你来找我婆娘吗?她没在家。

不是。杏儿问他:你见张寒了吗?我去他家找他,结果他没在家。

没见啊。三虎装傻充愣。

杏儿嘀咕道:奇怪,他昨儿不是在你家吃完饭走的吗?我刚才去看,他好像压根就没回家。

三虎说:年轻人闲不住,没准一早起去哪溜达了,要不你待会再去看看。

杏儿点点头:那行吧,待会我再去一趟。

说罢,杏儿便扭着那纤细的腰肢与丰腴的屁股走了。

杏儿刚走,三虎便急忙跑到地窖门口悄悄打探。

借着缝隙看进去,三虎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此时此刻,张寒正躺在柔软的草垛上睡的香甜,而自己的媳妇竟然正趴在他身下

三虎震惊不已,想不到,自己的媳妇表面上假正经,骨子里竟然这么放荡!

第5章

三虎虽然震惊无比,但也没有做任何打扰,心痒难耐的看了一会儿,想到自己已经没了男人的能力,心里苦涩的悄然离开。

等带着儿子吃完早饭,三虎便把儿子二毛送到了张海家。

今天张海没去上课,正在家里拿着毛笔在一张红纸上写着什么,三虎也不识字,疑惑地问道,张老师,你这写什么呢?

张海笑着说:这是感谢信,是写给张寒兄弟的,我得跟村长说下,让他在村广播里把我的感谢信播出来。

说着,张海又道:我把你也写上去吧?人家张寒兄弟毕竟也救了你家二毛,你说呢?

好呀!这是应该的,除了请他吃饭喝酒,我都不知道还能怎么感谢张寒兄弟,还是你们有文化的人会想办法!这主意不错,让村里都知道人家张寒兄弟做了好人好事。

三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老子为了感谢他,可是把自己婆娘都送给他了,你张老师家里守着杏儿这么个大美人,要不也送给张寒睡一睡吧,这样咱俩也算找个平衡。

张海哪知道三虎在想什么,笑着说:就是嘛!像张寒兄弟这种舍己救人的高尚品德,我们应该大力弘扬,不但要在村里的广播里播,我还要建议村长到镇里文化站去宣传,要让人家知道我们灵水村的新风貌。

在张海家聊了几分钟,三虎惦记着媳妇翠儿和张寒还在地窖里,就找了个理由回家了,到了家里,他先将门拴上,生怕有人突然进来,然后打开柴房的门,再反锁上。

熟睡中的张寒并不知道,已经被自己征服了身心的翠儿嫂子,竟然趁着自己熟睡,偷偷触碰自己的身下,而且是好半天了。

翠儿原本是想趁这个机会把张寒叫醒,好能在出去之前再跟他共赴春宵一次,但没想到张寒这小子睡的死死地,虽然身体反应强烈,但一直没有醒过来。

翠儿猜出张寒昨天刚成为真正的男人,身体必然有些操劳过度,因为心疼他的身体,翠儿便也放弃了那个羞羞的念头,钻进他的怀中继续与他相拥而眠,美美的睡了一个回笼觉。

等三虎打开地窖入口往里看的时候,只见张寒与翠儿光溜溜地相拥在一起,翠儿那白腿还死死的压着张寒的腰,场面那叫一个暧昧。

三虎心里一阵嫉妒,但一想到一切都是因张德旺所赐,他反倒对张寒倒没有任何的恨意。

媳妇,张寒兄弟,你们该起来了。三虎在上面轻声地喊道。

三虎这一喊,不但翠儿清醒过来了,连张寒也醒了,两人相继睁开眼睛,见三虎在上面看着他们俩,两人又一看彼此都一丝不挂的,忙抓起衣服将身体盖住了,翠儿俏脸通红,抱歉地说道,老公,对不起,我

三虎哥,对不起!张寒也觉得,睡了人家的媳妇,自己应该说句抱歉。

呵呵,没事,你们赶紧起来吧!要不然等下让人发现了就不好了,张寒兄弟,特别是你,杏儿刚才上你家找你去了,说张老师让你中午就在他家吃饭,你等下得编个理由,告诉杏儿昨晚上哪里去了。我先出去,你们赶紧穿衣服起来吧!

说着,三虎转身离开了入口处,到了门口将门关上了,自己到客厅里等着他们俩。

翠儿昨晚和张寒缠绵时候那喊的一个酣畅淋漓,可是今早再看张寒,反倒是羞涩了起来,一直低着头默默穿衣、不敢看张寒,也不跟他说话。

两人穿好衣服后,翠儿刚要爬上梯子,便被张寒从后面抱住了,张寒鼻子里呼出的气息还很急促而粗重,嫂子,今晚我还想要,我等下去求三虎哥,就说我还没学会,让你再教我几次!

翠儿一脸为难的说道:张寒兄弟,嫂子也想继续跟你但是不知道你三虎哥能不能答应

张寒立刻说:我去跟三虎哥说,一定得让他答应,反正他没那个能力,总不能一直不让嫂子你被滋润啊!

翠儿俏脸一红,嘤咛说道:那那你跟他好好说说,如果他答应的话,嫂子晚上还给你

嗯,我知道了,不过嫂子,我想告诉你,我现在就想要你了,不信你碰一下,感觉一下,说着,张寒身子前凑,将自己的身子触碰到翠儿的腰部位置。

张寒这一触碰,立刻让翠儿想到昨晚欲仙欲死的舒服感,一下子腿都有些发软,嗯啊一声,急忙嗔道:死张寒别现在肯定不行,你放开嫂子,找机会嫂子再给你!

翠儿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忙挣脱掉了张寒的手,向上爬去。

张寒也不好再坚持,只能跟在她身子后面爬上了楼梯。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柴房,来到了客厅里。

此时,三虎已经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三双眼睛对视了一下,翠儿和张寒都不好意思与三虎直接对视。

三虎倒是看得很开,笑道:媳妇,看样子你昨晚跟我张寒兄弟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这我就放心了,媳妇,你先去洗漱吧,饭我已经给你们做好了,我跟张寒兄弟说几句话。

翠儿明白三虎想和张寒说些男人之间的话,她一个女人家在场多有不便,其实,她本来就觉得很尴尬,正好想找机会回避三人在一起的场景,就痛快地上厨房洗漱去了。

翠儿一走,三虎忙对有些尴尬的张寒说道:来,张寒兄弟,你坐下,三虎哥想跟你好好聊聊,待会儿你就得上张老师家吃饭去了

张寒不好意思地坐在了三虎的对面:三虎哥,昨晚谢谢你!

三虎摆摆手:哎,张寒兄弟,以后咱们哥俩之间不用这么见外了,只要你知道三虎哥跟你嫂子是真心对你好就行,那个,昨晚你嫂子教会你了吧?

张寒犹豫半晌,不好意思的说:三虎哥,说实话,昨晚我太紧张,到现在都忘完了

三虎本来就准备继续给张寒一点甜头,一听他这么说,当即痛快的说道:一次也是睡,十次八次还是睡,既然你没学会,那就让你嫂子再好好教教你,一直到教会、教好为止!

第6章

张寒一听这话,心里激动坏了,连忙说道:谢谢三虎哥,我一定努力跟嫂子学习

三虎点点头:咱哥俩聊聊正事吧!兄弟,这几天你先跟你嫂子好好学习,我去观察观察那驴日的张德旺会不会去镇上,如果他去镇上了,那咱们哥俩就开始合作,你先把马兰那个浪女人给办了,把马兰那个娘们弄舒服了,她以后说不定还死心塌地地让你睡呢!等你多跟她睡几次,我再找机会对张德旺这个驴日的下手。

三虎哥,为什么还要等多睡几次再下手?张寒觉得三虎好像又有了什么新想法。

三虎笑道:兄弟,刚才我去张老师家,他正在给你写感谢信,说是到时候让张德旺在广播里播出,完了还会去跟张德旺商量着把你救人的先进事迹报告给镇里,让镇里宣传你,这对你可是有好处的,你的名气越大,以后的路也就越好走,将来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嫂子和二毛还要靠你照顾呢!

张寒轻叹一声,微微点了点头,三虎整个人活着就是为了报仇,这时候自己已经没办法劝他了,如果他报不了仇,搞不好哪天就想不开、真寻短见去了。

三虎交代完自己要交代的事情,便对张寒说:我去茅房蹲个坑,你赶紧去张老师家吧!

张寒点点头,眼看三虎进了茅房,他便兴高采烈地跑到了厨房里,见翠儿正撅着丰臀在水缸边刷牙!

眼看翠儿妙曼的腰肢和丰腴的翘臀,想到昨晚的一夜春宵,张寒顿时性起,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她,激动地说道,嫂子,我三虎哥说了,让我再跟你学习几天!今晚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睡,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天天睡那里!嫂子,今晚再给我好吗?昨晚我没还过瘾!

张寒这家伙还处于要数量不要质量的年纪,血气方刚,恢复也快,若不是怕三虎生气,刚才在储藏室他还可以跟翠儿大战三百回合。

翠儿心里欢喜、俏脸绯红,扭过头来,嘴里还全是牙膏泡沫,漱了口水后才娇羞的对张寒说:张寒兄弟,要是总在我家里,你三虎哥能受得了吗?

我三虎哥不会在意的,是他主动让我再跟你多学学本领!张寒边说边用手摸翠儿的大腿并且往上游荡。

死张寒,别弄了,你会要了嫂子的命哦!翠儿被他这么一弄,心底也荡漾起来了,毕竟是三十岁不到的少妇,昨晚被张寒彻底点燃之后,现在在张寒面前简直一点就着!

不,嫂子,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的人、要你的身子!张寒一看翠儿胸前的傲人,立马热血沸腾了起来。

别,死张寒,嫂子迟早会死在你手里,嫂子受不了!翠儿嘴上虽然反抗,但手上却把牙刷扔掉了,没命地搂着张寒的头往自己身前按。

张寒的手迅速地往她的腰间探索,想松开她的腰带,就地解决她,这家伙因为有了三虎的旨意,胆子也大了,觉得翠儿就是他的女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也不分场合了。

两人正要进入实质性的战斗时,就听门外有人喊道,三虎兄弟,感谢信写好了,你跟我一起去村长家吧?

来人是张海张老师。

张寒赶紧松开了翠儿,翠儿羞得抬手打了他一耳光,但没舍得重打,只是轻轻一摸,嗔怪道:你个死张寒,你真要嫂子的命呀?你明知道嫂子疼你,舍不得拒绝你,可你也要分场合呀?你刚才要是真开始了,让张老师看见还不惹了大祸啊!快躲到门后面去,别让张老师看到你!

张寒虽然被打,但一点也不生气,翠儿刚才这句明知道嫂子疼你,舍不得拒绝你,对张寒有着特别的意义,他笑嘻嘻地跑到了厨房门后面,躲了起来。

这时就听刚从茅房出来的三虎在院子里回应道:好嘞张老师,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说完,三虎先到了厨房里,见翠儿在洗脸,便对她说:我跟张老师去张德旺家,他给张寒兄弟写了封感谢信,要村长在广播里播,然后还要贴出来,还要请张德旺这驴日的送到镇里去宣传。

翠儿说:你也去张德旺家?要不让张老师自己去吧!

翠儿生怕三虎去了张德旺家里,一时冲动干出点什么事来。

三虎摆摆手:张寒兄弟救了咱两家的孩子,只让张老师自己去也不像话,而且这是好事儿,张寒兄弟说不定从这次开始,好运就来了!他这次要是能变成咱们镇里的名人,等我弄死这驴日的张德旺,也许张寒兄弟能做村长呢!

这时候,张海在外面催促道:三虎,你快点呀!

哦,马上来了,媳妇,以后不管怎么样,多跟你在村里的那些姐妹们说些张寒兄弟的好,把他的正面形象树立起来,他真要做村长了,你跟二毛就有福气了,我哪天真的死了,也瞑目了!

三虎说完,扭头便走了出去。

第7章

三虎走后,张寒从门后出来,头顶上都是蜘蛛网,翠儿一瞥笑了,说:死张寒,赶紧刷牙洗脸把头上弄干净吃点东西滚回去,想跟嫂子学习就等晚上再来,你要是再呆在这里,嫂子就要被你害死了,没完没了!

说着,翠儿嗲嗲地将自己的牙刷递给了张寒。:拿着,就用嫂子的牙刷刷你的狗牙,嫌弃不?

张寒接过牙刷,坏笑道,嫂子,我昨晚都吃你好多口水了,你也喝了我不少口水吧?谁嫌弃谁呀?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叫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臭小子,就是会哄嫂子开心,赶紧刷牙去吧!嫂子先到客厅里去,等下有人进来看到你在这里不太好,你也要快点!

翠儿嘱咐完,扭着大屁股蛋子出了厨房。

张寒用翠儿的牙刷和洗脸巾洗漱完毕,溜到客厅里,见翠儿正在吃饭,他见没有自己的,疑惑地问道,嫂子,我的呢?。

翠儿指着她跟三虎的房间说道:臭小子,嫂子舍得饿你呀?诺,你到屋里去吃,别让人看到了,饭菜都在屋里呢!

我说呢!嫂子肯定不舍得我饿肚子,昨晚我可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张寒说着,一脸坏笑的看着翠儿:嫂子,我以后天天使吃奶的劲跟你学习,好不?

翠儿心里一喜,佯骂道:死张寒,你要真这么爱学习,怕是早成大学生了!

嘻嘻,我是大学生!我是嫂子大学的大学生!张寒说完,坏笑着钻进了翠儿的屋内,果然,屋里摆好了一碗饭,里面还夹满了菜,还是嫂子会疼人啊!昨晚没有白辛苦!

张寒吃完饭,翠儿不敢让他在家里久待,两人属于新婚期,粘在一起就想恩爱,特别是张寒,眼睛落在翠儿身上就想尝一尝,翠儿哪里受得了他这种没完没了的挑逗?

张寒从翠儿家的小门里溜走后便回到自己的小窝。

他平时在村子里负责放放电影,赚的不多也就勉强够花,所以他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除了一张床,锅碗瓢盆之外,几乎没有其它物件了,所以,他家从来也不锁门,平时就只是把门掩上。

到家后,他斜躺在自家硬硬的木床,脑子里还是昨晚和翠儿一幕幕激烈的片段,心里不禁感叹:你妹妹的,女人的身体就是好啊!要是翠儿天天可以陪自己睡觉就好了。

张寒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就听到外面有人说笑:杏儿,又来请张寒这个坏小子吃饭了?

杏儿那如银领般悦耳的声音传来:是啊!花婶,要是没有人家张寒,我们家小强和二毛就没命了,所以我们两家都应该好好感谢人家,昨晚是三虎家请的,今天轮到我们家了,我早上来了一圈没找见他,看看他这会儿回来没有。

我靠,梦中情人来了啊!杏儿可是全村最漂亮的婆娘,那模样、那身段,了不得啊!

张寒一听到杏儿的声音,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了,他忙装作睡觉,等着杏儿推门进他的家。

杏儿跟花婶聊了几句,等花婶走了之后,杏儿才来到张寒家门口,先是敲了几下门,问了句:张寒,张寒,在家吗?

听着杏儿香唇里飘出来的悦耳动听的声音,张寒的心瞬间狂野了起来。

昨晚他在跟翠儿共浴爱河的时候,脑海里就曾经莫名其妙的浮现过杏儿的倩影,他当时还想,如果身子下面的女人是杏儿,那会不会把自己舒服死呀?因为这灵水村十里八乡的男人,就没有人见过比杏儿更美的女人,这会儿杏儿来自己家了,更让他心里火急火燎,恨不得立马开门把这美娇娘拉进来,吃他娘个满嘴流油。

虽是心里血脉喷张,但张寒依旧故意装睡,没有回应杏儿。

杏儿又唤了一声,见张寒还是没有应答,便终于忍不住推开了门。

闭着眼睛的张寒一听到门开了,就知道杏儿肯定进来了,他瞬间就觉得一股强烈的渴望在体内升腾起来

第8章

杏儿推开门后,见张寒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不禁从头到脚地扫视了一遍张寒,美眸无意中落在了张寒的小腹下那霸道反应之上,只是这一眼,她的脸蹭地就红了。

仅凭这大帐篷,杏儿就知道张寒这坏蛋小子的本钱差不了。

怪不得村里一些小婆娘聊那事的时候,总是悄悄议论张寒的本钱大,这一看还真是!

杏儿一声不吭地盯着张寒,尽管她从没有对张寒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也没想过背叛她家张老师,但最近这很长一段时间,自己跟老公都没有成功过。

前段时间张海病了好几个月,病愈之后这几个月,身体又一直找不到以前的状态,这前后加在一起,杏儿有大半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猛地一见到这威风凛凛的景象,自然心跳加快,心率加速,俏脸绯红。

羞臊之下,杏儿想赶紧离开,生怕张寒醒不来发现她在盯着他看,但又舍不得走,心里感叹,还是年轻人好啊!大白天睡觉都这么虎虎生威的,一个人都反应这么强,那叫一个浪费。

张寒透着眼角的余光发现杏儿的美眸盯着自己下身看,顿时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无意识的引诱竟然成功了。

自己没猜错,杏儿和翠儿一样,都很需要男人,昨天经了翠儿的开蒙,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事儿,看见杏儿现在的模样,就更是按捺不住,心想着要不要现在就找机会,把杏儿按在床上要了她?

看她现在这样子,应该是空虚了很久了,最多也就是装模作样地挣扎几下,不能拿自己怎么着,搞不好自己稍微主动一点,她就从了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张寒色胆包天了,他装作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哟,是杏儿姐呀?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杏儿一见张寒醒了,顿时羞涩起来,眼睛也不好意思再盯着张寒的那部分,含含糊糊的说:张寒兄弟,我刚进来,敲你的门没有声音,就推门进来看看,我们家张老师让我请你过去吃饭,我都来第二趟了,你啥时候回来的?你昨晚没有在家睡觉吗?

张寒撒谎道:我昨晚喝了酒,睡不着,后半夜跑到秀江游泳去了,后来在江边睡着了,刚回来不久

张寒说完便坐了起来,还特意将眼睛往自己下面一瞥,装作发现了什么,忙用手捂住了小腹下面。

杏儿见状,脸蹭地又红了,张寒趁机奉承:杏儿姐,你可真漂亮。

杏儿一下羞涩起来,忙道:别瞎说,快点起来吧!

杏儿姐,我说的是真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张寒说着,猥琐地指着自己的下半身,眼睛则色迷迷地盯着杏儿傲人的前胸和修长的大腿。

死张寒,不许乱说啊!杏儿被他挑逗得更加脸红了。

不是瞎说,杏儿姐,我在梦里梦到你了,梦到你做我媳妇了,身下就成这个样子了,杏儿姐,这是咋回事呀?

张寒故意装嫩雏,啥也不懂似的,其实,经过翠儿昨晚一个晚上的培训,他对男女间这点事情都完全弄明白了。

杏儿羞涩地说道:你个死张寒,想媳妇了呗,等有机会让杏儿姐给你说个漂亮媳妇,我们村里漂亮媳妇很多的,只要你不好吃懒做,肯定有漂亮媳妇等着你,可不许再惦记杏儿姐了。

那我可做不到,杏儿姐,你是我梦中情人,我每天晚上梦里都有你,在梦里你就是我媳妇,虽然在现实生活里你是张老师的媳妇,可在我梦里,你永远是我媳妇,杏儿姐,我喜欢你!

张寒趁机表态,说的时候,两只眼睛里喷出了两团热辣的火苗。

杏儿心跳加快,急忙说道:死张寒,可不许乱说,你赶紧起床吧!杏儿姐回去了。

说着,杏儿转身就要走,她已经从张寒的眼里看到了一股让她难以拒绝的光芒,这种光芒在老公张海的眼睛里已经黯然失色了,张海在经历了多次失败后,眼里再也燃不起这种熊熊烈焰了,她很害怕自己会沦陷在张寒身上。

别走,杏儿姐,求你了!

张寒见杏儿美眸中有了期待,胆子陡然增大,飞快地跃下了床,将挡在杏儿的面前将门关上了,并且上了拴。

死张寒,你要干嘛?你可不许乱来!

杏儿意识到了张寒的企图,心里不禁有些惊慌,她心里虽然被张寒的本钱撩的直难受,但她最担心的,是万一张寒真一时冲动做出点什么,一旦让人发现,老公张海肯定会跟张寒拼命的,而且也不会再要她了。

张海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对杏儿的占有欲极强,曾经多次跟她说过,她是张海心里的无价之宝,白璧无瑕,他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她,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他疯狂地爱她,决不许她被任何男人碰。

张寒从未这样跟杏儿独处一室,他的心狂野地跳跃着,眼里喷出强烈的火花:杏儿姐,就给我一次,好吗?就一次,我想死你了,我天天晚上梦到你,你就让我梦想成真一回吧!

杏儿边退边劝:不行,张寒,张老师要是知道了,他会杀了你的,我也活不成了!

不会的,张老师本来就不是男人了,杏儿姐,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苦,你就开开心心地做回女人吧!我能满足你的。

张寒说着,猛地扑到了杏儿的身上,将她压倒在了床上。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广播里突然传来了村长张德旺播送张海对张寒写的感谢信,张寒立马被这热情洋溢的感谢信给吸引住了,脑子一愣神的工夫,杏儿便趁机推开了他。

  杏儿娇喘着推搡了他一下,小声骂道:死张寒,你下次再敢欺负杏儿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说着,杏儿拉开门栓就要出去。

  张寒的血性被她最后这句话给激起了,伸手揽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说着:你要是舍得剪就来吧!

  娘嘞,这小腰手感可比翠儿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杏儿怕别人听见,不敢大声喊,只能小声怒斥他:死张寒,快放开我

  不放,杏儿姐,我打心眼里喜欢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不然你刚才干嘛偷看我的裤裆?

  你杏儿这才意识到原来张寒一直都是装睡,自己偷看他的时候,都被他看在眼里了,这让她一下子又羞又急,脱口道:死张寒,你怎么能这么无赖!

  张寒眼看杏儿欲拒还迎,神情纠结,便想更进一步,一鼓作气让她打消估计,没想到正在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张寒老弟在家吗?

Tags:
2 + 赞
相关资源:
  • 三分之一情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
    三分之一情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
    2021-6-193
  • 憋尿学校,又加入一根手指 湿润
    憋尿学校,又加入一根手指 湿润
    2021-6-182
  • 情侣头像一左一右配对,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情侣头像一左一右配对,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2021-6-177
  •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2021-6-162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