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电话控制调教_肠灌折磨小说

分类: 社会事件
985 人气 / 0 评论 / 2020-3-20 发布
Author:

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刘顺叫过来的小妹为什么会是宋苒?

而且看宋苒的样子,不仅没有半点抗拒和不情愿,反而明显有些期待。

如果是因为宋苒刚刚在浴室被自己吸引到,但是怕难堪,想换个身份和自己发生点什么,那他可以理解,也很期待。

但这事不应该瞒着刘顺吗?

师傅,记得小声点,我先回屋了!刘顺看到老刘低头,还以为对方不好意思了,低声说了一句就溜之大吉。

先生,你好,咱们现在就开始?

宋苒小声询问,声音明显与刚刚的不同,声线变的有些粗。

等,等一下

老刘虽然很想开始,但又有点慌,语无伦次的应了一声。

如果刘顺不知道这件事,他肯定就毫不犹豫的开始了。

但是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想不通为什么刘顺会找借口让宋苒跟自己那个,而且还不想让自己知道。

他甚至觉得之前宋苒叫这么大声,根本就是故意的,目的是就是让自己听到受不了,然后刘顺好提出帮他叫小妹的事。

那个

刘老很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如果问了的话,那今天所有的事就穿帮了,说不定这件事也会泡汤。

老板,你是有点紧张吗?宋苒嫣然一笑,语气充满了挑逗。

额,没有,我们开始吧老刘看着她撩人的样子,什么想法都没了。

紧接着,宋苒扯下了老刘的浴袍,两人坦诚相对。

宋苒更是一脸火热的看着老刘,脸上一片绯红。

咕咚!

老刘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

老板,我来咯!

宋苒魅惑的声音再次响起。

老刘心跳开始不断的加速,身体的血液也全部往脑子里冲。

活了几十年,他终于可以体验一把做这种滋味了!

很快,老刘看到宋苒慢慢走到了自己旁边

正在老刘无比期待之际,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还夹杂着一个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小苒,在家吗?我是若澜

宋苒在听到声响后,整个人一惊,原本充斥着情欲的脸,顿时吓得惨白,连忙一个翻身,从老刘的身上下来。

慌乱的把睡衣套在自己身上,整理好后看了看床上还不明情况的老刘,粗着声音抱歉道:对不起啊,老板,你家来人了,我先出去下,等下再来!

说完后,宋苒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只留下身后一脸错愕而又失望的老刘。

宋冉出去后,老刘很快就听到了门外响起的哭泣声,小苒,对不起啊!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是我的姐妹,受了什么委屈只管和我说,不过你这又是怎么了,哭的这么伤心!

听到声响,老刘不自觉的靠在门缝那里,偷偷的看着门外,发现进来的是一个年轻貌美身材阿谀的女人。

老刘没见过那个女人,但是这么晚了,还穿着一身睡衣跑到宋苒家来,不用猜老刘就知道是邻居,看两人一身相同的睡衣,老刘猜测她和宋苒的关系肯定不错。

老刘见女人的侧脸,并没什么惊奇的,可是当老刘在看到正脸的时候,顿时被惊艳了。

那张巴掌脸里汇聚的五官如此的小巧,鼻子小而挺翘,嘴巴如同樱桃一般红润,一双眼睛更是灵动有神。

如果说宋苒是如同玫瑰一般娇艳,那那个女人就是春天里面的白丁香,让人一看就莫名的流连忘返,忍不住想要尝一口。

尤其是那身材,简直就是不可多得的尤物,看上去少说也是D,宋苒最多也不过就是个c,而且远远看去那盈盈一握的细腰,让人忍不住想要掐一把。

老刘虽然识趣的待在房间里,不过见到女邻居丰腴的身材,心里直痒痒,目光不停的流连在两个女人的雪白上。

坐在沙发上和宋苒交谈的女人,正是宋苒多年的老邻居,两个人平日里经常走动情同姐妹,所以她这一受了委屈,就直接跑宋苒这来了。

张若澜比宋苒年长几岁,但是身材风韵丝毫不输宋苒,虽然年过三十,一张脸却保养得跟二十多岁似的,而且还活脱脱的长了一张娃娃脸,

此刻因为抽泣的原因肩膀一耸一耸的,她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肩上已经滑落的肩带以及胸前已经露出一大半的雪白。

宋苒,怎么办?他要为了外面的那个贱女人和我离婚!张若澜痛哭哭诉。

刚坐下来的宋苒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很意外。

但是脸上的情绪依旧还是掩饰不住她的气愤,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你?我都和你说了,这出轨有了一次就会有无数次,你这次一定得听我的,趁现在年轻,赶紧把婚离了吧!

许久,见怀里的张若澜没有回应,宋苒只得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她已经知道了张若澜的想法,此刻来找自己,不过就是来找些安慰而已,压根没起离婚的心思。

她轻声叹了口气,好啦,你要是不想离的话,就把她晾着,不要搭理他,先在我家住几天!

这不太方便吧张若澜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毕竟宋苒有老公,自己一个女人住在这里,始终有些不方便。

这有啥不方便的,我让我老公去朋友家借宿几天就行,家里就只剩下他师傅,你跟我睡就行了。

张若澜知道刘顺的师傅是个瞎子,也就没了顾忌,连连点了点头,好,还是若澜对我最好!

此刻,房间里面的老刘心里无比雀跃,张若澜要留在这里,那自己不就是有机会了。

不过,老刘心里还是不禁诽疑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男人,竟然这么不识货,让张若澜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此伤心。

这要是换做自己,肯定把张若澜给宠到天上,怎么会让她受这种委屈?

要是张若澜和她现在的老公离婚了,那自己有机会了,这样的尤物,要是能好好疼,想想老刘就觉得热血沸腾。

很快,宋苒就回房间跟刘顺说了这个事,刘顺没办法,只好出门去了。

老刘想着家里就只要两个女人,心里开始激动起来,往身上套了一个大裤衩,随后装作一副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摸索着开了门。

听到开门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女人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

在看到只穿了一条裤衩出来的老刘后,两人脸上表情各异。

因为上面什么都没穿,所以老刘大裤衩特别明显。

宋苒之前虽然已经见过,但是刚刚在老刘房间里发生的事,已经让她的身体很难受了,此时再看到老刘这副样子,身体更加难受了,眼睛总是忍不住的往老刘身上看。

张若澜就不一样了,见到老刘那里后,一脸的惊讶。

她完全想不到一个看上去五十多的老头,竟然这么有料,看的她根本挪不开眼睛。

老刘看到到张若澜的样子,嘴角微微勾勒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小苒,家里来客人了啊,我出来喝杯水。老刘故意说了一句,然后往饮水机的方向摸去。

宋苒连忙跑过来扶着老刘,师傅,你慢点!

然后她又主动给老刘介绍,师傅,是隔壁邻居若澜来了,她要在这里住几天。

若澜,这是刘顺他师傅,以前跟你说过!

张若澜听到宋苒的话后回过神来,不过眼睛还是忍不住往老刘身上看。

她早就听宋苒说过老刘是个瞎子,所以没什么顾忌。

宋苒给老刘倒了一杯水之后,老刘本来想留下来跟张若澜套套近乎,宋苒却说她们要睡觉了,把老刘扶回了房间。

老刘并未拒绝,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宋苒轻轻地关上了房间的门,看着坐在床上的老刘,带着歉意道:师傅,刚刚我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女的从你房间出去,不好意思,坏了你的好事了,不过她刚刚没好意思出去,正躲在阳台上呢,我帮你叫进来吧。

老刘身体一震,之前宋苒离开的时候说等下再来,他以为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宋苒还惦记这件事,打算再跟他继续呢。

虽然他心里始终想不通刘顺和宋苒两夫妻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他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装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也是第一次,如果可以的话,就帮我叫她进来吧。

行,我等下让她进来宋苒嫣然一笑。

对了,小苒,你那朋友家里是咋回事啊?老刘看到宋苒准备出去,忍不住想多了解一点张若澜的情况。

刚要转身,宋苒听到老刘的话,小声问道:师傅,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你觉得她怎么样?

啊?老刘没想到自己弟妹突然问他这个,有些措不及防。不过这点应变能力老刘还是有的。

她啊,嗯……听声音感觉挺好的,人应该比较温柔吧?估计是个大美女。

噗嗤!

宋苒没忍住笑了出来,也觉得没那么尴尬了,打趣道:没想到啊师傅,你竟然还有这手本领,不过你说的也没错,若澜确实漂亮。怎么样,师傅你有没有兴趣追人家?

老刘连忙摆手,小苒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

话没说完就被宋苒打断,这次她的语气不像之前带有调侃,而是颇为认真。

师傅,这我可真没开玩笑,若澜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上门找我了,她那老公现在有了点钱就在外面瞎混。我估计离婚是迟早的了,师傅你真的可以努力一下,说不定就抱得美人归了呢!

听宋苒这么说老刘还真有点心动,刚刚他偷听两女在客厅的谈话就有些发现,现在宋苒挑明了,他还真是有机会的,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疑虑。

小苒,你也知道师傅是个瞎子,而且年纪也有这么大了,人家能看上我吗?

宋苒就知道老刘是在担心这个,开解道:师傅,这都什么时代了,老夫少妻的还少吗,你能让人家幸福,对人家好就行。不过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师傅你自己看着办。

宋苒也是心血来潮了,自己这个关系不错的邻居要是再这么拖下去迟早是个悲剧,自己这个大师傅如果能追上她,那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老刘点了点头,我心里有数了小苒。

行,那我先帮你出去叫那个小妹进来。

宋苒应了一声就出了门。

老刘躺在床上,一直等着宋苒再次装成楼下小姐,来跟他完成之前没完成的事。

可是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人来,他最终还是忍不住,起身开门走出去,装成上厕所,打算看看什么情况。

打开房门的时候,客厅灯已经关了,老刘路过宋苒房门的时候发现缝隙处透出光线,还有隐隐的声音传来。

该不会是被张若澜缠着,不方便来了吧?

嘀咕一声,老刘起了心思,厕所也不上了,蹑手蹑脚的绕到宋苒房间的窗户那里。

窗帘没有拉紧,透过窗户老刘可以清楚的看到两女穿着睡衣靠在床头上,虽然看不到什么,但那起伏的曲线加上偷窥的快感还是让老刘一阵口干舌燥。

张若澜睡裙的吊带都滑落到了一边,雪白的肌肤刺的老刘眼睛生疼。

正在这时,老刘好像听到了她们在说自己,不由得仔细聆听。

小苒,你师傅还真厉害,我可从来没见过那么厉害的。

宋苒笑了,自己刚刚才和刘老刘说过她,现在听张若澜的语气好像对老刘还真有些意思?那自己再加一把火!

想到这里,宋苒狡黠的笑道:怎么,你想去试试?话说你老公应该很久没有碰过你了吧?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趁早啊若澜!

老刘在外面有些愕然,这….这就是闺蜜之间的谈话?还真特么的刺激!

老刘听得有点兴奋,更想听到张若澜接下来的回答,如果她愿意,那自己岂不是稍微撩拨一下,张若澜就到手了?!

可张若澜的动作让老刘有些郁闷,只见她摇了摇头,干笑了一声。

这还是算了,我比较喜欢有情趣一些,通过我的表情能知道我要什么,而且能满足我的!

宋苒侧身看着张若澜,撇嘴道:若澜,你这就是事多,能让你兴奋不就行了,再说你都没和我师傅试过怎么知道他不能满足你?

老刘在外面给自己弟妹点了一个赞!

这丫头说的没错,如果张若澜真的找自己,那他肯定能让她欲死欲仙!

想象着那种场面,老刘吸了吸口水,有些出神。

而张若澜听宋苒这么说脸有些红,伸手掐了下宋苒,哼道:

你还有脸说我,你自己怎么不去试试,你结婚这都多久了还没孩子,说不定你跟他试试就能怀上了呢!

宋苒收住了笑容,表情有些不自然,低头掩饰道:你、你不也没有孩子吗,咱俩秃子不说和尚。

我那不一样啊,主要是我不想要,之前每次我都要让他做安全措施的,现在是……想要也要不了了。

说到最后,张若澜有些伤感,两人一时心情不好了起来。

半晌,宋苒才说了句话,别想那么多了若澜,早点休息吧。

说完就伸手关上了灯。

老刘面前的空间暗了下去,这让他有些难受,又是半途哑火了!

没办法,这黑灯瞎火的可没什么看的了,有张若澜在,宋苒今天晚上肯定也不方便来找他了,只得再次蹑手蹑脚的绕回去,上了个厕所回到房间。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感觉刚闭上了眼床头的闹钟就响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老刘关掉闹钟,穿上衣服打开门,摸索着走到了卫生间洗漱。

当做到桌子边的时候饭菜已经端上了来。

老刘没看到宋苒他们俩,只有张若澜。

仿佛是知道老刘内心的想法,张若澜平静道:小苒他们上班去了,一会我也要走,简单做了些早饭,填填肚子吧。

老刘道了声谢,看着张若澜还是昨天的那个睡裙,想象着嘴里的是她那柔滑的肌肤,吃的倒是有滋有味。

刚吃了口东西,有敲门声传来,老刘看到张若澜放下了碗筷起身去开门,于是也没有动弹。

刚扒了一口饭,一声怒吼吓得老刘一个激灵。

张若澜,这个家你还回不回了!

老刘侧头看去,就见大门外一名中年男人正指着张若澜的鼻子大声呵斥。

不用想老刘也知道这个估计就是张若澜的老公了,看对方那肥头大耳的模样,老刘想不出来这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屋内,张若澜平白无故的被呵斥,心里的气也冒了出来。

怎么,和狐狸精胡弄完想起我来了,李天我告诉你,我今天还就不回去,你爱咋咋地!

说完张若澜就要用力的关上门,却被李天一手挡住。

你现在长本事了是吧,我……

话没说完,李天看向张若澜的身后。

因为太用力,门被撑开了一些,客厅中迷茫看向这边的老刘被李天发现。

又看了看面前自己老婆的衣着,一身吊带睡裙,老刘也只是穿了件大裤衩,上身一件背心。

李天猛地用力推开门,张若澜被甩在了地面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天。

你这个婊子,现在还找上男人了啊!说,他是谁!

张若澜满心苦涩,甚至有点绝望,这个男人真的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默默站起身,张若澜指着外面的走廊,滚出去,他是谁跟你没关系。

没关系?呵呵李天冷笑两声,突然就挥出了手。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张若澜刚站起又被打倒在地,坐在地上泪止不住的流。

老刘很是愤怒,可又不能把李天打出去!

于是他站起身摸索着走过去,嘴里问道:怎么了若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妈的!若澜是你叫的吗?给我滚一边去!

李天心中怒火更盛,一把将老刘推翻在地。

张若澜回过了神,发疯似的站起来拉着李天的胳膊,李天你个畜生!不但打我,连瞎子你也下得去手!

可是一个女人就算再怎么疯,还是打不过男人的。

张若澜被李天拽住头发,她眼泪直流,心都感觉要碎了!

拉扯间,张若澜睡裙被撕烂滑落下来,肌肤都暴露了出来。

张若澜抱住胸口哭声道:…..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李天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冷笑着道:离婚的话我随便,你在外面有男人,净身出户现在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

哈哈!张若澜突然笑了,听到这句话她算是彻底死了心,一直以来的一丝幻想消失的无影无踪。

抬起头,张若澜看着李天,原来你一直在等着这个,那就看看到时候谁净身出户!

李天只是耸了耸肩,胜局在握的样子,走着瞧呗。

说完,李天就走了,留下满地的狼藉。

老刘艰难的站起身,今天早上这突发情况实在出乎他的意料,怪不得昨天宋苒会和他说张若澜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老刘膝盖上被磨破了层皮,血丝慢慢溢出来,有些疼,但他感觉应该比不上张若澜心痛的万分之一。

若澜,你没事吧?老刘对着空气出声。

张若澜擦了擦眼泪,捡起地上撕烂的睡裙穿在身上,咳了一声,嗯,我没事。

哦,那就好,刚刚的人是?老刘明知故问。

等了十几秒老刘才听到张若澜的回答,是我老公,今天真是让你看笑话了,不好意思。

说着张若澜关上了门,把地面上散落的鞋子重新放回鞋架,扶住了老刘,走吧刘师傅,我扶你到椅子去坐,都是因为我才害的你受伤,对不起。

之前张若澜对老刘没什么感觉,不过因为刚刚的事,或许是愧疚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对老刘倒不那么冷淡了。

呵呵,这点伤不算什么,只是你别太伤心了。老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张若澜,估计就算说的再好她也听不进去。

扶着老刘做到椅子上,张若澜从电视柜里拿出医药箱,她之前经常来宋苒家,什么都清楚。

蹲在老刘身前,张若澜打开医药箱说道:刘师傅,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嗯,好。老刘应了一声,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张若澜的身前。

她的睡裙被撕扯的不成样子,从老刘的角度看去,里面被束缚着的风光一览无余。

真壮观!老刘吞了口唾沫。

膝盖上传来的疼痛被老刘抛到了九霄云外,看着那雪白的一片,老刘身体立马有了感觉!

张若澜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看着那鼓鼓的地方眼中带着诧异,抬头看了看老刘,不明白怎么自己帮他抹个药就这样了?

心想老刘不会看得到她暴露的身体吧?而且近距离感觉老刘那里比昨天看到的更厉害。不过现在的她没有那个心情,想的这些也只是一念而过。

匆忙的抹完药膏,张若澜故作平静道:刘师傅,现在要涂完了,你自己注意一下不要沾水,我去换身衣服上班。

没等老刘应声张若澜就匆匆的收拾一下跑进了宋苒的房间。

老刘心中暗笑,刚刚张若澜的表情他都看在了眼里,有渴望、还有一种想要占为己有的感觉,应该很久没有满足过了。

重新吃着早餐,只见张若澜收拾好了自己,换了一身衣服从房间走出来,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

刘师傅,我上班去了!

好,小心一点。

老刘嘱咐了一句,看着张若澜消失在了视线中。

吃完饭,老刘吧碗筷都收拾了一下,刚坐在沙发上门又被敲响了。

当打开门的时候,老刘看着外面的人有些愣神,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茫然的问道:是小苒吗?

没想到还真是个瞎子啊。李天撇着嘴,推开老刘径直往屋内走,关门,我有事给你说。

老刘有些愤怒,这人也太横了点,就这脾气谁受得了。

关上门,老刘摸索着走到屋里就听李天问道:老瞎子,你和张若澜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老刘冷淡的回答,既然对方看不起他,那他何必给好脸色。

李天用手指叩着桌面,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老刘无话可说,这男的是对自己老婆多没信心?

说话啊!

说什么,我一个瞎子,你觉得张若澜一夜的时间就会和我上床吗?你老婆有这么廉价?

那谁说的准。李天嘟囔了一句,倒也信了几分,想了想继续道:你这么说肯定对她有想法吧?这样吧,你把张若澜给睡了,然后给我拍下来,必须把你的脸也拍到,事成之后我给你十万块怎么样?

老刘刚坐到椅子上,听到李天这话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没想到李天会说出这种话,这简直不是渣男可以形容了,人渣都侮辱这个词!

让人去睡自己老婆,说的还这么理直气壮,老刘还真替张若澜感到悲哀。

行不行给句话!李天有些不耐烦了。

老刘摇摇头直接拒绝,你去找别人吧,我不干!

他虽然对张若澜确实有想法,但李天让他做的有违他的底线,色归色,但不能这么来。

李天愣了下,你说什么?

Tags:
11 + 赞
相关资源:
  •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2021-7-2418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2021-7-231
  •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2021-7-2216
  •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2021-7-216
  •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2021-7-2010
  •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2021-7-1915
  •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1-7-1815
  • 在车上做,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在车上做,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2021-7-188
  • 嫡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揉豆豆身体一直抖是高潮吗
    嫡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揉豆豆身体一直抖是高潮吗
    2021-7-176
  • 蹂躏者,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蹂躏者,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2021-7-169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