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 我 要喷了*快,用力,忍不住了,好深

分类: 短文
1,414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认命的闭上眼睛,不过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惨叫,那个瘦高个竟然被人一拳打在地上。

瘦高个咒骂一声,剩下几个混混放开唐媛媛就冲了上去,他们没想到这个小巷子这时候还有人。

唐媛媛泪眼婆娑的瘫坐在地上,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咬着牙浑身颤抖着。

他娘的,你敢动老子。

瘦高个晕了一会,甩甩有些晕眩的脑袋,掏出刀就冲上去。

乘着混乱给了那人一刀,也不知道伤到哪了。

那人感觉到自己腿上有些刺痛,转身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将瘦高个的刀踢飞出去。

又一个转身,一只手控制一个混混的脑袋,将人往中间一撞,那两个小混混便有些头晕目眩,半靠在墙边。

瘦高个见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拉上自己的兄弟就往外跑。

特么的,你小子给我等着,这仇我一定会报。

唐媛媛蹲在角落擦了擦眼泪看着那道黑影一点点靠近。

竟然是王国强

唐媛媛心里的情绪无比的复杂,不过眼泪一下子就流淌下来了。

好了,小妮子,坏人都被打跑了,没事了。王国强一手放在腿弯处,一手枕在唐媛媛的脖子下,来了一个公主抱。

唐媛媛嘤铃一声,没有拒绝,反而往他怀里又缩了一点。

这几天我都没有看到你从我店门口走过,问了你同学,才知道你一直走这边,可是这边的路太黑,怕你有危险,这几天一直跟在你后面,没想到今天还真出事了,这群天杀的混混!王国强愤愤的说道。

听着王国强的话,唐媛媛心里一暖,睁大眼睛问道:这几天你都一直保护着我吗?

王国强呵呵一笑,点点头。

谢谢强叔。

两人从旅店后门进去的,刚到房间,唐媛媛这才惊讶的发现,强叔受伤了,她手上都沾上血了。

强叔,你受伤了。唐媛媛感觉自责不已,为了保护自己,强叔还流了这么多的血,早知道自己就不那么任性了。

嗨!一点小伤,叔年轻的时候,受过的伤更是海了去了,我去拿些药涂上就没事。

叔,我帮你吧,好歹也让我帮点忙!唐媛媛拿过药盒,开始给他背上的伤口涂上药水。

王国强见她不怎么排斥他,便想着解释她之前看见的事。

媛媛,我知道你心里恨我,觉得是我勾引了你婶婶,可实际上是她勾引我的,一开始我也非常责备自己,我对不起你小叔,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你婶婶在外面不只跟我一个人睡觉,她还跟别人睡觉,她就是嫌弃你小叔,故意恶心你小叔的,其实就算你不说,你小叔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唐媛媛听完震惊不已,原来小叔已经知道了吗?

还好之前那件事没成,如果在小叔知道自己在侄女面前出丑,会更难过吧。

不过既然这样,那强叔就不是坏人,坏人又怎么会救我呢。

唐媛媛想明白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

媛媛你一定要相信我!

王国强转过身来,而她此刻还没有换衣服。

她俏脸一红,然后说道:强叔,你先别动,我先给你涂药。

唐媛媛并没有责备王国强变态,反而更关心他的伤口,一边涂药一边还吹着气,好像这样就能减轻痛苦。

哎呀,强叔,你下面也流了好多血,我看看是在哪里?

唐媛媛不敢轻举妄动,害怕她一个不注意碰到伤口,所以找来剪刀,小心翼翼的剪开王国强的裤子。

这唐媛媛有些犹豫。

王国强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说道:媛媛,这个伤口我也够不着,你要帮帮我,不然光流血我就要流死了。

第六章

唐媛媛犹豫了一下。

她的脸现在好烫,虽然这样不太好,可是强叔是她的救命恩人,只是帮他擦擦药,这没有什么大不了。

强叔,我来帮你吧。

说着,唐媛媛俯下身子。

唐媛媛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虽然有心遮挡,但因为一只手拿着药瓶,一只手拿着棉球,根本没法遮住,只能羞红了脸接受王国强贪婪的直视。

媛媛,你真好看。王国强情不自禁说道。

强叔

唐媛媛害羞不已,她几次小嘴撞在王国强的硬挺上面,现在又听到王国强夸自己好看,她的心里开心得不得了。

整个人好像从脸上开始都烧起来了,而且心里的热流也在涌动,全身都烫的不得了。

王国强发现还有伤口,可是那一刀划在里面了。

于是他可怜兮兮的说道:媛媛,你就帮我到底吧,把所有伤口都涂上药水,不然发炎了,我就完了。

啊,会这么严重吗?

唐媛媛知道这对男子意味着什么,尤其是知道唐伟民不行之后,刘茜的所作所为。

于是哪怕再不情不愿,唐媛媛还是

唐媛媛只看了一眼就不好意思继续看下去,而是强迫自己只关注伤口。

王国强不知觉的一只手伸过去,唐媛媛呼出的气息渐渐变得急促。

强叔,别

媛媛,小叔只是感觉有点痛,所以想转移一下注意力。他强行解释着,但是唐媛媛并没有揭穿他的谎言。

唐媛媛感受着雄厚的男人气息,这个人还是她的救命恩人,一时间唐媛媛的双眼渐渐变得迷离了。

不知不觉,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被王国强脱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玉人,王国强激动得浑身颤抖不已。

而唐媛媛嘴里吐字不清的说道:强叔药擦好了,我要回

她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被一座大山压在下面,她有些难受得无法喘息。

强叔,你不可以

此时的王国强怎么可能放唐媛媛离开,他心里有个声音再告诉他,这次如果不把这个小妮子吃掉,以后就没机会了。

他蛮横的说:别怕,强叔会好好疼你的,会让你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

说着

砰砰砰!小旅店的大门被蛮狠的敲着,随后传来唐伟民的声音,国强,媛媛在不在你这里,国强?

正要开始的王国强一激灵,看了下窗外,时间确实不早了,星星都冒出头了。

也难怪唐伟民找到他这里来,整个学校周围,也就他这一家小旅店。

于是王国强收拾了下衣服,又放下唐媛媛,不甘心的轻声说道:媛媛,你叔叔来接你来了。

叔叔来了?唐媛媛迷离的双眼这时才来了神采,推开门就打算出去,这时却被一只大手给拉住。

强叔,你怎么不让我走?唐媛媛疑惑道。

你就打算这样出去?王国强好笑的看着唐媛媛这一身。

要是这样出去,唐伟民那还不把整个学校给闹翻天才怪,甚至还要把我这个小旅店给拆了。

那怎么办,我又没有别的校服了。唐媛媛着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不想让叔叔说看见她这个样子,甚至连遭遇到小混混也不想和叔叔讲。

叔叔平时就很忙,她不想再给叔叔填麻烦,再加上,她觉得强叔可以保护她,就没必要让叔叔操心了。

我倒有一个主意,但是需要你和我先说好,这样王国强也不想把事情原委直接告诉唐伟民,他这手联合小混混的英雄救美,哄哄唐媛媛还行,真让唐伟民知道了,还不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嗯嗯我听强叔的。唐媛媛点点头。

王国强很诧异,他还以为还需要多做解释,没想到这小妮子一下子就答应了,看来自己在她心里还是留了好印象的。

那你先好好想一想,我去给你叔叔开门,记住别太紧张,别让你叔叔担心。王国强说完从衣柜里重又拿了一套校服给唐媛媛,他这里校服有几套,都是以前的学生落在这里的,反正校服又不分男女,只要型号对了就行,然后就去给唐伟民开门了。

国强,我家媛媛在不在你这里,都这么晚了她还没有回家,我心里担心得不得了。唐伟民在走廊里左右看了看。

唐伟民,不是我说你,你也算是个有钱人了,怎么不知道给媛媛配一部手机,今天他被一群混混拦住要保护费,还好我遇到了,把媛媛接了过来,然后她说要在这里做作业,说家里太吵闹了,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的,你就来了。王国强不仅把自己树立成了三好市民,还狠狠批了一顿唐伟民吝啬,家里不和谐。

唐伟民悻悻的笑了笑,只好说道:在这里就好,那真是感谢你了,国强,那,那我把媛媛接回家吧!

唐媛媛换好了校服,左右看了看,除了衣服陈旧了一点,不是很认真看是看不出区别的。

唐媛媛看到强叔会心一笑,脸上又升起一片红晕。这个坏蛋肯定看出来了,真是让人难为情。

唐媛媛快速走到唐伟民的身后,后者宠溺的摸摸唐媛媛的脑袋,然后说道:快让叔叔急死了,我差点给你班主任打电话。回去以后,叔叔给你配一部手机吧,你国强叔说的对,安全第一,咱也不差那个钱。

那我不送你们了,媛媛再见!王国强冲媛媛眨了下眼睛,然后就目送二人离开了。

第二天正午,王国强正在午睡,坐在太师椅上正在回味着昨天和唐媛媛的各种美好,没想到这个年纪了还能有如此艳遇,当真是机缘到了,正想着后面怎么下手,太师椅被重重踢了一下,王国强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

艹尼玛的瘪三,爷爷的椅子也是你能踢的,你来这里干嘛?

强哥,昨天的事我和大哥说了,大哥说你给的价太低了,让我再来拿一倍的钱。说话的正是昨天调戏唐媛媛的小混混。

原来昨天正是王国强蓄谋已久,想利用小混混来个英雄救美,让唐媛媛主动上钩,虽然是老套路,但是现在小女生吃这一套。

跟谁说话呢!想跟我讨价还价,你篮子有我大吗?王国强也不是善茬,听这小混混的说法,看来是想拿住自己的把柄,别偷鸡不成还折把米。因此脸色阴沉得可怕。

不过瘦高个这次带来了三个手下,裤子后面都揣着铁棍。

这不是我要的,是我大哥要的,你给还是不给?瘦高个抽出铁棒,横脸朝天!

嘿嘿,我给我给尼玛!

唐媛媛中午一般是不回来的,平时都会在学校里睡午觉,只是今天早上婶婶又和叔叔吵架了,唐媛媛心里有点不安,想回家看看,结果看到家里锅碗瓢盆一地,叔叔和婶婶都不在家里,唐媛媛收拾好了这才准备回学校,只是在路过小旅店时,又忍不住想起昨晚羞羞的事情。

要不要去和强叔打声招呼?毕竟昨晚强叔救了我,而且唐媛媛也想不出别的理由,就是特别想看到强叔,想起被强叔抱在怀里的感觉,唐媛媛就好像被融化了一样,心里无限的甜蜜。

啊呀。

这时,几道惨叫声响起,然后几个人影被踢了出来,在地上哀嚎不已,王国强愤怒的拿着铁棒追了出来,一人身上锤了几下,几人饶命之后,王国强才阴鸷着脸说道:让你们老大安分点,不然我就废了他!

滚!

几人连滚带爬的跑了。

唐媛媛却吓得脸色惨白,眼眶含泪说道:强叔,他们是不是来报复你了,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王国强心想,要是报警了我也得蹲进去,于是安慰道:媛媛,你不要害怕,他们来一次,强叔就揍他们一次,你安心上课去吧,真要是关心强叔,记得常来看看强叔。

唐媛媛俏脸一红,连忙跑开了。

王国强将太师椅翻了过来,重新躺了上去,双眼一闭反而越想越不安,瘦高个这样的瘪三是没有胆量来问自己要钱的,那谁有这个胆量?

王国强的眼前蹦出一个人影侯二,这人之前也是中学里的小混混,以前还跟过自己一段时间,后来被县里的黑社会给收了去当了小弟,于是学校这一块儿,一直都是他的地盘。

王国强已经退隐有几年了,为了满足老父母亲的愿望,这才开起了小旅店,不过,骨子里,他还是那个好勇斗狠的人,既然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一点都不给自己这个曾经的师傅面子,王国强面色一狠,决定主动出击。

哎,国强,有几天没见了,是不是想我了。

王国强听着声音就知道是谁过来了,然后就感觉到一双小手摸到了自己下面,而王国强也不争气的立正听指挥。

咯咯咯,国强,我们进房间里谈吧!

睁开眼一看,果然是刘茜,王国强其实对这个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不是她投怀送抱,他一点兴趣都提不上来,不过白送的不要白不要,此刻看着刘茜坐在自己腿上自娱自乐,王国强也饶有兴致的看了许久。

跟哥哥说实话,说完了我们就进房间。

什么话,你快说!我快受不了了。刘茜喘着气说道。

你认不认识侯二。王国强知道,刘茜差不多把学校周边的男人都睡遍了,不可能不知道侯二,而说不定,她知道侯二现在在哪里。

哟?吃醋了?放心吧,如果他比你厉害,现在我就是去找他而不是找你了。刘茜媚眼如丝说道。

这话让王国强得到极大的满足,不过仍然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侯二住什么地方?

还不是青石巷里的那个老房子,前两天他说在外面都动了手,把人重伤,回来躲几天。

王国强听到这话眼前一亮,于是抱起刘茜就进了房间,过了两个小时,刘茜累得睡着了,王国强才出了门,手里提着一根铁棍,同时打了几个电话。

对,都来青石巷口集合!

敢威胁我老王,恐怕你侯二还不知道我当年的王字是印在额头上的!王国强开车到了青石巷口,约莫等了十来分钟,陆陆续续来了五个人。

一个个看起来年纪都在三十岁以上,这些都是当年跟着王国强一起混的。

强哥,侯二这臭小子敢搞你,我们进去废了他!

几人气势汹汹,进了青石巷,又穿过几道院墙,来到一处红砖搭设的小四合院。铁门并没有关,王国强进来,就看到一个一道雪白的身影正穿着个人字拖蹲在门口刷牙。

可能是刚刚睡醒,周围也没什么人,这个女人穿得很少。

听到响声,女人才抬起来,不过没有任何的慌张,先是吐掉嘴里的泡沫,然后疑惑的问道:你找谁啊?

王国强看到她的脸,顿时眼前一亮,如果说唐媛媛是那种青春烂漫的类型,那么眼前的女人光是看一眼,就让人把持不住,绝对的尤物。

只是耳朵上订了一排耳钉,抬起的胸口上纹了一条水莽,大概是个C吧。王国强心里猜测道。

问一下,侯银是住在这里吧?我是来找他的。侯银是侯二的大名,王国强也是想了半天才想起来。

找我哥干嘛,他不在这里,出去了。侯青青不耐烦的说道,她知道自己的哥哥在外面是个混混,平时接触的都是三教九流,她已经烦透了看到这些人。

哦,你是侯银的妹妹侯青青吧,我是王国强。王国强突然响起来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当年侯银跟着他混的时候,侯青青还是个小不点,流着鼻涕一直让他抱,没想到一晃眼,居然长这么大的,而且还长成了尤物。

侯青青睁大了眼睛,惊喜道:您是王叔!

说着侯青青就站了起来,王国强眼睛都看直了,侯青青脸颊一红,连忙跑进屋里穿了件裙子这才跑出来。

眼见侯二确实不在屋里,跟着王国强过来的几个人也都把屋子查了一遍。

兄弟几个辛苦了,既然侯二不在这里,大家也都散了吧。王国强一人给了二百,算是出场费,几人也就都走了。

怎么了,王叔,我哥是不是犯什么事了。侯青青穿了一件超短裙出来。

没啥事,找你哥聊下,对了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

王叔,你别站着了,快进来坐吧!侯青青主动拉着王国强的胳膊,紧紧贴在王国强身上,顿时,一股香味进入王国强的鼻子里,让他感到迷醉。

我还要谢谢王叔资助我上大学,而且我都记不清多少次为我挺身而出了,我现在大学毕业了,想先回家看看,然后再确定找工作。侯青青说道,我一直想感谢您呢,正好,这次先让您尝尝我的厨艺。

以前好勇斗狠,王国强确实救过侯青青几次,他家的父母都去的早,侯青青成绩很好,王国强这几年都会给侯青青打些生活费、学费。

忙活了一阵,侯青青端上来一些家常菜,看得出来,侯青青手艺不错。

王国强吃了两口,侯青青则一直紧紧挨着他,就好像是依偎在他怀里。

这时,王国强的电话响了,是唐媛媛打过来的。昨天一回去,唐伟民就给媛媛配了一部新手机。晚上,唐媛媛就把手机号发给王国强了。

媛媛,有什么事吗?

强叔,来学校看我们表演节目,不说了,我快要上场了。电话里传来唐媛媛好听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听在侯青青的耳朵里却格外的刺耳,居然有些吃醋。

王叔,电话里的是您女朋友还是

哦,是个学生,让我去看演出。王国强说道。

那我也去!侯青青一把抓住王国强的胳膊说道。

侯青青换了一件深V领的衣服,然后又加了一件新潮的牛仔裤,这样可以把她最有优势的展现出来,侯青青也注意到王国强的眼神,果然被自己的优势给吸引住了。

然后又换上了一双水晶高跟凉鞋,脚指甲上涂的都是水色油,再加上她本来就很完美的身材,王国强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果然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侯青青现在才二十二岁,不过一般这个年纪的女生都要男朋友了,王国强也是突然问道:青青,你有男朋友没?

侯青青调皮一笑,说道:王叔,等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我就有男朋友了。

这话的歧义可是很大,王国强嘿嘿一笑,没有搭话,两人手挽手出门,坐的还是王国强开来的车子。

车子是王国强今年买的,十几万块钱,算不上高档货,但是在这个县城是完全够看了,因为开了小旅店再加上快递网点,还是赚了些钱的。

侯青青坐在副驾驶上,一直聊着小时候的事情,然后又聊着上了大学,王国强一次都没去看过她。

很快,车子就在小旅店门口停下来了。

哇,这就是王叔的旅店吧,王叔,你缺不缺助手,我可以来帮你的。侯青青说道。

得了吧,我这小旅店可请不起大学生。王国强摇摇头说道。

王叔,我不要钱的,管饱就行!

两人边说边走,到了校门口就听到学校里面热闹得很,陆陆续续有人进去,平时守门很严格的老头此刻盖着一张报纸闷头睡觉,也不管了。

两人径直进去,来到体育馆门前,才发现聚在这里的人流越来越多了,王国强一手抱在侯青青的腰部,快速穿过人群,在看台上找到了位置。

不过虽然坐下了,但是王国强的手就一直没有放下来,而侯青青扭动了一下腰肢,然后就不反抗了,反而贴在王国强的身上。

从小她就喜欢王叔身上的气味,喜欢被他抱着,尽管她知道周围不少目光都闪烁的看着自己,不过她在学校里经历多了,不知道多少人追求自己,可是在她看来,这些人都是没有内涵的人,只是贪图她好看而已。

媛媛说过,体操表演就在这里,应该马上轮到她了。王国强说道。

今天是这所高中成立三十周年的庆祝仪式,所以组织了学生做活动。很快,就上来了一个学生,这个女生穿着体操服,虽然动作都很好,但是因为长相身材很一般,表演结束的时候,周围全是稀稀拉拉的掌声,然后就是交头接耳的声音。

快看,校花上场了!

这一声喊,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而立刻,一大波人涌了进来,将体育馆里里外外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随着欢呼声,一个俏丽雪白的身影出现了,脚上穿着白色的体操鞋,身上则是一件窄身的连衣体操服。侯青青对比了一下自己的,瘪了下嘴。

随着舞步而律动的身影让现场的人都欢呼不已,唐媛媛俏脸红红的,她已经知道强叔来看她的表演了,身体在转动,她也一直在寻找王国强的身影。

不过,她却看到王国强身旁还坐在另外一个女人,似乎感受到唐媛媛的目光,侯青青主动挺直了胸。

唐媛媛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还会很多才艺,虽然培养这些才艺都要花钱,不过唐伟民很喜欢这个侄女,只要她喜欢,唐伟民都会给她报名。

所以,别看唐媛媛舞步优美,那可是她练习了五六年的成果,不过,能看到强叔喜欢,唐媛媛这才得到满足,仿佛示威一般,唐媛媛又来了一个一字马下腰,让众人大饱眼福。

王国强的眼睛都看直了,没想到这小妮子还会这样的绝技,这要是在床上

王国强越想越兴奋,手上的动作也不自觉的大了一点,侯青青轻呼一声,捉住王国强游移的大手,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

然后主动伸上双手。

既然表演结束了,王国强和侯青青也就离开了体育馆,唐媛媛还需要在后台卸妆,然后大概半个小时后,会回到教室。这是唐媛媛主动给王国强发的信息。

这个小妮子越来越会黏人了。

于是趁着还有时间,王国强带着侯青青又看了其他项目,不过每到一个地方,侯青青反而成了亮点,只是在别人眼里,侯青青高冷不让人靠近,但是对着王国强的时候,又是笑靥如花,让人羡慕嫉妒恨。

王叔,你对这个学校很熟悉嘛。

咳咳,那是当然,经常来学校散步!王国强呵呵一笑,他才不会说来这学校就是为了看女学生的。

王叔,我走累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吧!侯青青摇着王国强的手,像个撒娇的小孩子。

那我们去前面的长凳上坐一会儿。

王国强刚坐下,侯青青就坐在他身上了,转身笑嘻嘻说道:王叔,这凳子上有点脏,我还是坐你腿上吧。

说着两只手还环上了王国强的脖子。

这个小妮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王国强心里这样想,手上却很不老实。

侯青青嗯了一声,俏脸红扑扑的,撒娇道:王叔,不要打我,我会很乖的。

这话可是小时候侯青青最爱和王国强说的。

王国强听着,哑然一笑,不过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两人向教师走去。

高三年级的教师在教学楼的最高层,这里一共有五层教学楼,王国强还没有到教室里来过,因此找了半天才找到高三(四)班。

只是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求求你,不要过来了!

王国强一听,正是唐媛媛的声音,于是王国强蓄力两步,一脚把门踹开了!

唐媛媛在结束体操表演后就回到后台开始卸妆,她想着强叔还在教室里等她,于是卸完妆之后就赶紧来教室等强叔,给强叔发信息的时候,其实唐媛媛就已经把妆卸得差不多了。

不知道今天的表演如何,平时在培训班的时候,老师都夸自己悟性好,天赋好,而且身材也非常不错。

想到这里,唐媛媛还是有些得意的,毕竟女孩子都有点虚荣,她知道强叔肯定会很喜欢,其实今天唐伟民也过来看了,只是她更想得到强叔的夸赞,然后再回去和叔叔见面,

等了一会儿,教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唐媛媛心里一喜,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强叔。

不过,来人并不是强叔,而是一个穿着短背心、留着小辫子的人,这人脸上还有一道疤痕,看着唐媛媛的小眼睛充满了邪气。

你就是唐媛媛?我可不是你强叔。那人进门后就关上了窗户,拉上窗帘,又把门反锁上。

你是谁?唐媛媛不断退后,然后被椅子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脚背上立刻青了一片,唐媛媛痛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我是谁都不知道?靠!我罩着你们学校都两年了,这一片都是我说了算,你不知道?这人一步步逼近唐媛媛,心里暗道,王国强的眼光真不错,居然在学校里找到这样的极品。

这老东西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居然还想着老牛吃嫩草。不如让给我算了。

你是混社会的?唐媛媛还是知道一些的,学校里一些不好好学习的小混混经常提到一个人,说是不读书了,跟着这个人混,一样的吃香的喝辣的,唐媛媛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叫什么名字,但是应该就是小混混口里的那个人。

对,我就是混社会的,小妹妹,你这么漂亮,还没有男朋友吧,不如我做你男朋友,这样在学校里就没有人欺负你了。侯二一把抓住唐媛媛的脚背,拉向自己。

唐媛媛一直以来都是三好学生,哪里见识过这样的场景,人都有点吓得傻傻的了,嘴里喊着不要,但是又不敢反抗,这就好像是给了侯二信息。这个小姑娘真好欺负,别说是装出来的哦!

求求你,放过我吧!正当唐媛媛眼泪流下来的时候,侯二已经把小姑娘的衣服拨开了一半,一只脚把门踹开了。

然后一只铁拳就在侯二的眼前无限放开,最后惨叫一声,天旋地转的倒在地上。

王国强,你敢动手,你知不知道我是跟谁混的?我只要跟蛇头大哥说一声,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侯二一看是王国强,先天就有点怂了,他出道就是王国强带着的,可以说是半个师傅,一拳一脚都是王国强教出来的。

只是现在跟了别的老大,又是负责学校这块地盘,心里多多少少觉得自己可以独立了,也不怎么把王国强放在眼里。

只是刚才那一下,又让侯二的气势打回了原形。

侯二,我还以为你能有多大的出息,原来也不过如此,当初真是我瞎了眼,带了你。现在别怪我清理门户。王国强是真的生气了,侯二是想踩着自己上位,哪怕自己已经隐退了,居然还不放过自己。

清理门户?我看看你怎么清!侯二从后腰里掏出一把三十公分长的短刀,刀的威力其实比一般的铁棒、短剑的威力更大,真要是几个孔武有力的人遇到拿到武器的人,还是要退让的。

这不是说几招空手接白刃那么简单。

不过王国强也不是一般人混大的,年轻的时候帮派横行,他什么场景没见过,因此见侯二拔出刀来,王国强依然不惧。

哥,你怎么在这里!侯青青一直跟在后面,等到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侯二举着刀对着王国强。

不要你管,你滚一边去。侯二不耐烦的说道。

哥,王叔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拿刀对着人家。侯青青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从来就看不上这个好勇斗狠的哥哥,尤其现在还拿着刀出来,更是对侯二失望到了极点。

什么救命恩人,大家都在道上混,能活下来光靠救有用?这话是彻底否定了两人的过往。

王国强将唐媛媛护在身后,然后缓缓说道:侯二,那你想怎么玩?

简单,你把我兄弟打了,我也要打回来。后天小野湖边,你带上你的人,我带上我的人,咱们在那里一分高下。侯二这就有些欺负人了,他一喊嗓子,不知道多少小混混跟在他后面,而王国强身边已经没有几个弟兄了。

好!王国强丝毫没有退缩,他心里早就拿好了主意。而且,他也算看清楚了,一天不解决掉侯二,后面的事情就没完没了,不可能一辈子当个老鼠,等着别人找上门来。

唐媛媛是他看上的,更是不能让别人染指。

嘿嘿,这可是你答应的,别到时候怂了不去了,就别怪我拆了你的小旅店!侯二贪婪的看了唐媛媛最后一眼,然后冷冷的撇了侯青青一眼,就收起刀离开了。

唐媛媛绷紧了心终于放松了下来,随后抱着王国强坚实的身体就哭了出来。

强叔,我害怕。唐媛媛抽噎着说道,不要打架好不好,那个人可是混社会的!

王国强捏了下唐媛媛的小鼻子,轻快说道:不打不行呀,我可不允许别人欺负最可爱的媛媛。

唐媛媛听完,整个人都埋进王国强的胸膛里,好似要被王国强的体温给融化在了一起,而侯青青则又是委屈又是无奈。

好了,青青,你也别想太多,你哥就是太年轻了!

王叔,我不想回家了,我就在你的旅店住下行不行,我可以帮忙的!侯青青咬咬牙,似乎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随时欢迎!王国强自然乐意,两大美女拥在怀里,这天下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唐媛媛梨花带雨的回到家里,而侯青青简单收拾了下自己的衣服,就搬到王国强这里来了,其实侯青青也没什么可收拾,大部分的东西她是从学校寄了包裹过来的,今天当晚,正好到了王国强这里。

所以只是把包裹一拆,然后把王国强房间的小卧室稍微改装一下,就成了她的房间了。

王国强是想腾出一间房给侯青青的,不过后者并接受,说房间是要租给客人用的,自己可交不起租金,那只能和王国强挤在一个屋里了。

王国强只能表面很不情愿的接受了,其实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王国强也并不是那种特别会管理的人,客人来了登记一下也就入住了,有时间房钱都忘了收,而快递这些东西都是自己拿自己放,难免有时候会有一些错乱。

而侯青青一来,就把一切都整理得妥妥当当,她的专业就是工商管理,处置这些小玩意儿那还不跟玩一样。

王叔,以后这些人入住要交押金,我打算请人把你这房间再修缮一下,加上门禁,反正不是高考快来了嘛,,到时候来住的学生和家长肯定多,咱们再把价格往上提上一倍,就能赚不少,然后还有这些快递,一定要分类好,要拿快递的人一定要报自己名字和手机号,不能让他们随便拿了。侯青青指指点点,像个女管家一样。

不如让你来当家好了,我看你能行!王国强呵呵笑道。

真哒?侯青青心花怒放,然后连忙跑到厨房,哎呀,光顾着和你说话,鸡汤有点糊味了。

晚餐吃完,这是王国强这几年来吃的最舒心的一顿了,平时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都很少动手做饭,也不是自己不会做,只是觉得一个人没必要大张旗鼓。

喝了鸡汤然后又吃了红烧肉,王国强舒服的躺在太师椅上,看着侯青青忙前忙后,说来也奇怪,侯青青这么亲近自己,按自己的本性,早就把她正法了,可是人就在眼前,王国强反而觉得有点别扭,大概是因为从小就抱在手里,给他的感觉更像是亲人吧。

王叔,我先去洗澡了,你不要偷看哦。侯青青裹上浴巾,赤着脚走进洗澡间。

王国强的房间里就一个洗澡间,他现在动也懒得动一下,脑海里全是想着怎么解决侯二,当然不仅仅是侯二。

侯二只是一个小角色,只是一旦动了他,侯二背后的蛇头肯定坐不住,王国强想要过宁静的生活肯定是过不成了,而想要在动了侯二后,不被蛇头吃掉,王国强的脑海里疯狂的运转着。

什么救命恩人,大家都在道上混,能活下来光靠救有用?这话是彻底否定了两人的过往。

王国强将唐媛媛护在身后,然后缓缓说道:侯二,那你想怎么玩?

简单,你把我兄弟打了,我也要打回来。后天小野湖边,你带上你的人,我带上我的人,咱们在那里一分高下。侯二这就有些欺负人了,他一喊嗓子,不知道多少小混混跟在他后面,而王国强身边已经没有几个弟兄了。

好!王国强丝毫没有退缩,他心里早就拿好了主意。而且,他也算看清楚了,一天不解决掉侯二,后面的事情就没完没了,不可能一辈子当个老鼠,等着别人找上门来。

唐媛媛是他看上的,更是不能让别人染指。

嘿嘿,这可是你答应的,别到时候怂了不去了,就别怪我拆了你的小旅店!侯二贪婪的看了唐媛媛最后一眼,然后冷冷的撇了侯青青一眼,就收起刀离开了。

唐媛媛绷紧了心终于放松了下来,随后抱着王国强坚实的身体就哭了出来。

强叔,我害怕。唐媛媛抽噎着说道,不要打架好不好,那个人可是混社会的!

王国强捏了下唐媛媛的小鼻子,轻快说道:不打不行呀,我可不允许别人欺负最可爱的媛媛。

唐媛媛听完,整个人都埋进王国强的胸膛里,好似要被王国强的体温给融化在了一起,而侯青青则又是委屈又是无奈。

Tags:
9 + 赞
相关资源:
  • 老头胯下挣扎的娇妻,狮兽夫用兽身进入
    老头胯下挣扎的娇妻,狮兽夫用兽身进入
    2021-6-258
  • 射在丝腿上,我与爸爸生了孩子
    射在丝腿上,我与爸爸生了孩子
    2021-6-2415
  • 50岁的大肥奶妇女,祖母怀了我的孩子
    50岁的大肥奶妇女,祖母怀了我的孩子
    2021-6-236
  • 巨乳家族催眠,少妇高潮出水10p
    巨乳家族催眠,少妇高潮出水10p
    2021-6-2217
  • 又肉又污的黄文,小时候不懂事跟亲戚搞过
    又肉又污的黄文,小时候不懂事跟亲戚搞过
    2021-6-2117
  • 催眠美女,女人脱了内裤露出p毛
    催眠美女,女人脱了内裤露出p毛
    2021-6-203
  • 三分之一情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
    三分之一情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
    2021-6-193
  • 憋尿学校,又加入一根手指 湿润
    憋尿学校,又加入一根手指 湿润
    2021-6-182
  • 情侣头像一左一右配对,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情侣头像一左一右配对,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2021-6-177
  •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2021-6-162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