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又肥硕的熟妇:娇妻冒充妓女的初次体验

分类: 短文
815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抓住那个娃娃,瞪着它的眼睛,大声冲它吼叫道。

如果这个娃娃是遥控的,那它的眼睛里就一定有摄像头,即使李正听不到我在说什么,也一定能从我的口型猜到我的话。

我的一只手抓着娃娃的头发,另外一只抓着它的一只胳臂,用力撕扯着,想要把娃娃撕开,看看李正把手机藏到了什么地方。

因为对李正这种鬼鬼祟祟的行为太过气愤,我手上的力气用得很大,哧地一声,娃娃头顶上的一绺头发竟然直接被我给扯了下来。

反正只是一只娃娃,对扯下它的头发,我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从娃娃的嘴里发出,我吓得一哆嗦,把它扔到了床上,手里还抓着那一绺头发。

你弄痛我了!娃娃躺在床上,眼睛瞪得溜圆,冲我尖声叫道。

那声音就好像小刀子一样向我的耳朵里钻,我只觉得脑子都被他叫得发疼,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一滴冰冷的液体滴在我的耳朵上,我打了一个寒颤,把手收回来,看到那绺头发上,竟然粘着一片头皮一样的东西,上面还有粘稠的鲜红色液体,很像是血!

用另外一只手擦了一下耳朵,拿回到眼前一看,手上也是一片鲜红。

我闻了一下,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真的是血!

娃娃竟然会有头皮,而且还会流血?

你这个坏女人,竟然敢打伤自己的老公!我的头发被你给扯了下来,一定没有原来帅了!晚上我们举行婚礼以后,看我怎么折磨你!

我手里还拿着那绺头发,整个人却是愣在了那里,连呼吸都忘记了,似乎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这个娃娃是李正改装过的,里面装上了手机,他怎么知道我会撕下娃娃的头发,预先录下骂我的那句话?

我还有些侥幸,也许我以为是血液的东西,只是李正涂在上面的红墨水。

可是我再闻了一下,可以确定那真的是血。

而且那头发给我的感觉,也是真的头发,并不是某种丝线。

这一下,我只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僵住了,再也抓不住那绺头发,把它扔到了地上,慌乱地向后退了一下,靠在墙上,抓起枕头便向娃娃扔去,嘴里叫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滚,快滚!

枕头扔到娃娃的身上,竟然被它一下打到了一边,它的两只眼睛里闪着戏谑的眼神,冷冷地冲我笑了一声,然后叫道:我是什么东西?你到晚上就知道了!告诉你,你最好不要想着逃,否则所有人都得死!

说完,它低头咬住了枕头一甩头,撕下了一块布条,反手扎在了自己头上的伤口上。

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我一动也不动地看着那个娃娃的动作,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再先进的玩具娃娃,也不可能会给自己包扎伤口,眼前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把伤口包好以后,那个娃娃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身去,纵身一跳,从门口离开不见了。

我用力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如果不是地上还有一绺头发,面前是一个被撕破的枕头,真的很难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一定是梦!

我在心底告诉自己,然后举起手指放到嘴里狠狠咬了一口,疼得我差点流出眼泪来。

没有醒!

并不是做梦。

怎么办?

我的脑海里飞快地回想了这几天在李正家里的经历,终于相信李正让我走并不是要赶我走,而是想要救我。

不行,我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李正的妈妈说晚上要给我和李正举行订亲仪式,一定是骗我的!

白天跑到田野里又被李正的妈妈追了回来,如果逃走再被她抓回来的话,她一定会把我绑起来的。

我考虑了一下,决定给我妈发个信息,告诉她如果我明天还不回家,就让警察到李正家里来找我。

可是信息编辑好以后,我点了发送,手机竟然显示发送失败,我给我妈打电话,也提示不在服务区。

我知道一切只能靠我自己了,不管怎么我也要试一试,不能在这里等着李家的人来找我。

再次背起自己的背包,我走到后门处,伸手推了一下,门板纹丝不动。

从门缝里向外一看,我不由在心里骂了一句,想不到后门竟然被人从外面钉死了。

我先前根本就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一定是在我睡着的时候他们钉上的那些木条,难道我睡得这么死吗?

我已经意识到一定是李正的妈妈给我送来的那些饭菜不对劲,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了,一咬牙便向前门走去。

吱呀一声,前门顺利被我拉开了,我特意站在门后等了两秒,门外没有什么动静,看来他们以为我还在睡觉,并没有人在外面守着我。

我抬脚便向外面迈去,可是左脚刚跨出去,眼前一红,有什么东西从门上面落了下来,直接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然后身后有人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踉跄向前冲了几步,看到门外竟然停了一顶轿子。

轿子是白色的,从轿杆到轿帘,一直到上面的轿顶,都白得瘆人!

我立足不稳,一下便跌进了轿子里,这里看清自己身上竟然被罩上了一件红袍子!

正文第五章 鬼抬轿

鲜红色的袍子,就好像是用血染成的。

看着自己身上的这身衣服,我想起自己刚才从那个娃娃的头上扯下一绺头发以后,滴下的粘稠液体,忍不住一阵反胃,伸手想要扯下自己身上的袍子,可是趴在轿子里,空间有限使不上劲,而且袍子的料子似乎很好,根本就扯不动。

我挣扎着蹲起来,这才看到袍子上面竟然还锈着金色的图案,好像是凤凰。

这是古代新娘出嫁时才会穿的嫁衣,怎么会穿到我的身上?

我突然想起了娃娃给我说过的一句话,它说等晚上我们举行婚礼以后,它会折磨我。

难道说后面的内容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娃娃?

李正,你在哪里,快点滚出来!

我一边再次用力扯着身上的衣服,一边冲轿子外面大声叫道。

刷地一声,轿帘被人从外面拉开了,李正的妈妈出现在外面,面色如霜冲我低声叫道:你乱叫什么?快点举行完婚礼,你和我们就都解脱了!

说完,她伸手抓住我的肩膀,便把我摁在了轿子里的凳子上。

我想要反抗,可是却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竟然一瞬间消失了,只能像木雕泥塑一样呆呆地坐在轿子里。

我只能无力地念叨着李正的名字,希望他能出现把我救走,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响,他也再也没出现。

李正的妈妈似乎离开了,四周变得一片寂静,除了偶尔传来的风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时间在缓慢流逝,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轿帘里透进来的光越来越暗,最后变成了漆黑一片,应该是天黑了。

然后轿子突然晃了一下,我以为是李正来救我了,惊喜地叫着他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我,然后我便感觉轿子似乎被抬了起来,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

没有脚步声,轿帘随着轿子的晃动不时飘动,从缝隙里看出去,前面两根煞白的轿杆在黑暗中亮得刺眼,根本就看不到有人在抬轿子。

没有人抬轿子,难道说轿子是自己在动?

风声变得越来越大,轿帘飘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发出刷刷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布料,更像是纸。

从缝隙里看出去,轿子似乎是沿着李正家老宅子前面的那条小路向西南方向移动。

借着天边传来的微光,我甚至能看到前方远处的小山包,我记得李正给我讲过,那个山包是乱葬岗,周围十里八乡夭折的小孩子都被扔在那里。

李正给我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不对,似乎有些怕那个小山包。

难道说,这顶轿子要把我抬到那里去?

我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自己的心底升起,瞬间传遍全身,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可是全身还是一动不能动。

李正,我要是被害死了,作鬼也会不放过你的!人家都说,穿着红衣服死的女人会变成厉鬼,你就等着我找你索命吧!

我大声冲外面叫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似乎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惊叫,可是却又戛然而止,听声音似乎是李正,好像被什么人捂住了嘴。

李正,你还是不是男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敢当面告诉我吗?我继续大声叫喊着,可是却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轿子晃晃悠悠,离乱葬岗越来越近,我可以肯定他们是真的要把我送到那里去。

突然轿子猛地向前一冲,就好像抬轿的人绊了一跤一样,我听到一声惊呼,不过随后轿子却又恢复了平衡。

前面明明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刚才这一下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感到纳闷,忘了再骂李正。

鬼影子?

不会真的是鬼在抬轿子吧?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

我的脑海中泛起一个念头,随后却是吓得叫了起来:鬼鬼,你们是不是鬼?

啪地一声脆响,似乎有人的脸上被扇了一巴掌,然后一个飘乎乎不十分真实的声音响了起来:都是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让她发现了吧?

靠,这能怪我吗?我怎么知道是哪个淘气鬼伸脚绊了我一下?怕什么?反正她也跑不了,今天她铁定要嫁给那位了,只要把她抬到地方,我们就算是完成任务了,也不用再受那位的压迫了。

声音明明就在轿子前面响起,可是我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我想起奶奶给我说过的,其实在我们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存在,只是我们活人一般见不到他们罢了。

看来我是真的见鬼了,而且还坐在一顶由鬼抬的轿子上。

不用问,他们要把我抬去的地方,一定也和鬼有关!

难道说,那个娃娃也是鬼?可是为什么它会流血呢?

李正把我带到他们家来,然后让我陪着那个娃娃睡了三天,这一切一定都是他家里人安排好的。

我不知道李正家的人为什么要把我嫁给那个诡异的娃娃,脑袋飞快运转着,要想办法逃走。

突然,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奶奶给我说过的一句话:离呀,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了那东西,一定记得咬破自己的舌尖,把舌尖血吐在这个手镯上,说不定可以救你一命。

说这话,是奶奶把一只脏兮兮的手镯戴到我手腕上的时候。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晚上,奶奶从我们家院子的一角挖出了一个破瓦罐,然后伸手从里面掏出了一根东西,从上面取下了这个手镯。

那根东西看起来就好像一根木棍,当时我问奶奶那是什么,奶奶不以为然地笑道:这是我们老祖宗的骨头。

手腕上被套上了一只从死人骨头上摘下来的手镯,我感到很害怕,可是奶奶说什么也不让我摘下来,还让它能救我的命,时间长了,我都快把这事忘了,现在才又想了起来。

还好,李正的奶奶并没有把我的手镯摘下来,也许她看它灰扑扑的不起眼,根本就在意吧。

只是我现在一动也不能动,即使咬破舌尖也没办法把舌头血吐到手镯上,看来还得等待时机。

Tags:
13 + 赞
相关资源: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