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虐孕小说_说说你们老公有多大

分类: 社会事件
1,440 人气 / 0 评论 / 2020-3-20 发布
Author:

我不是蓝色闪电的话事人,别人爱怎么说我拦不住。

白晶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再不说什么,直接带了卢畊弘去宏文。

她叫卢畊弘跟她坐一辆车子,路上考了卢畊弘几个问题,见没什么问题,不说话以后,空气就突然暧昧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卢畊弘就想到电梯里的一幕,眼睛老往卢畊弘下方瞄,一看就忍不住夹脚,搞得她自己挺羞涩的。

卢畊弘老想问她为什么要帮伍苇静做那样的事,怕她生气就没说,心里其实也幻想着一些冒犯她的事情。

白晶的身材真的很好,他那晚看的也不少,难免回想,然后起反应。

天祥的策划案其实是帮宏文做的,等于是商业互利合作,卢畊弘表面上挂的是天祥公司职员的名号。

事情很顺利,谈下来后握手告别,坐着白晶的车离开,她突然问卢畊弘说:你住哪?

卢畊弘诧异把地址说了,她让司机送卢畊弘过去,然后叫卢畊弘带她上去看看。

卢畊弘一听就激动得不行,心说,难道她要撇开总裁范跟我滚床单了?正好我恢复了,可以试试自己有多大威力。

谁知进门以后她不着急变身,反而打量起卢畊弘家里的布置,突然问卢畊弘说:你家里的房间出租吗?能不能租一间给我?

卢畊弘都惊呆了,问她说:为什么?你没有地方住吗?

他买的这套房子不大,才八十平方,两室一厅,他自己都嫌小,嫌档次低,没想到白晶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是。我现在是跟家里人一起住,不是很自在,想搬出来。白晶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引得卢畊弘看她裙下的丝袜美腿。

那你可以买一套房子住啊!卢畊弘不信她这样的身份会没钱买房。

白晶摇头说:还是租房子方便,什么时候想搬都可以。

卢畊弘开始浮想联翩,难道她喜欢上我了?想天天给我治病?那未免太便宜我了。

白晶见他不说话,起身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搬过来。说完竟走了,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凌乱。

这妞有病啊,明知道我不行还跟我同居,她是不服气还是咋滴?较真非要治好我的病呢?

其实他是一路跟老板打拼过来的老人,要不是做过那件事,老板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待见他。

胡伟明脸上忽红忽白,突然咬牙问他说:你要怎样才肯去天祥?天祥的白总指定要你过去,你别以为蓝色闪电少了你就不行了,只是那臭女人看我不顺眼而已。

卢畊弘哈哈大笑:你也知道自己长得丑呀?让我过去也行,这案子的提成你得给我。我也不要全部,前期你们还是做了点工作的,我要属于我们组的那份,八成提成,少一毛钱都不行。还有,只要我接手了,你就不能再参与进来,我要全权负责。你问你姐夫吧,他要是答应,我马上去天祥。

胡伟明突然认怂让卢畊弘挺意外的,不过卢畊弘知道他肯定是有目的的,这条件一提,他们俩就算结仇了。

胡伟明听卢畊弘提完条件头发都竖起来了,直接拒绝说:不可能,我那么辛苦才做出来的案子,怎么可能白送给你。

卢畊弘嗤笑道:你确定那是你做的?你自己弄的那玩意儿被人当作坨屎一样扔回来,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胡伟明哑口无言,一跺脚到旁边打电话去了。

他通完电话回来跟卢畊弘说:行了,你去吧,我姐夫答应了。姓卢的,今天这事没完。说完他就走了。

卢畊弘差点没笑死,终于还是逼得他们低头了。

他见到白晶的时候,白晶等得都不耐烦了,瞪他说:你干嘛呢?怎么不接电话?我不是叫你跟我去谈事吗,你叫别人来是什么意思?

接电话?你给我打过电话?卢畊弘有点懵,他明明记得只见到胡伟明给自己打。

白晶眯眼看向旁边冷汗涔涔的陆胜今,陆胜今忙解释:我真给他打了,可能拨错号码了吧。

哦!真的吗?最好是真的,回头我会找公司的通话记录的。

陆胜今一听就跪了:白总,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说瞎话了。

滚吧!你这副总的职务我可以给你留着,但年终奖没了。说完再不理陆胜今,蔑视卢畊弘说:这案子究竟是你做的,还是那个姓胡的做的?

卢畊弘耸肩说:我不是蓝色闪电的话事人,别人爱怎么说我拦不住。

白晶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再不说什么,直接带了卢畊弘去宏文。

她叫卢畊弘跟她坐一辆车子,路上考了卢畊弘几个问题,见没什么问题,不说话以后,空气就突然暧昧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卢畊弘就想到电梯里的一幕,眼睛老往卢畊弘下方瞄,一看就忍不住夹脚,搞得她自己挺羞涩的。

卢畊弘老想问她为什么要帮伍苇静做那样的事,怕她生气就没说,心里其实也幻想着一些冒犯她的事情。

白晶的身材真的很好,他那晚看的也不少,难免回想,然后起反应。

天祥的策划案其实是帮宏文做的,等于是商业互利合作,卢畊弘表面上挂的是天祥公司职员的名号。

事情很顺利,谈下来后握手告别,坐着白晶的车离开,她突然问卢畊弘说:你住哪?

卢畊弘诧异把地址说了,她让司机送卢畊弘过去,然后叫卢畊弘带她上去看看。

卢畊弘一听就激动得不行,心说,难道她要撇开总裁范跟我滚床单了?正好我恢复了,可以试试自己有多大威力。

谁知进门以后她不着急变身,反而打量起卢畊弘家里的布置,突然问卢畊弘说:你家里的房间出租吗?能不能租一间给我?

卢畊弘都惊呆了,问她说:为什么?你没有地方住吗?

他买的这套房子不大,才八十平方,两室一厅,他自己都嫌小,嫌档次低,没想到白晶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是。我现在是跟家里人一起住,不是很自在,想搬出来。白晶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引得卢畊弘看她裙下的丝袜美腿。

那你可以买一套房子住啊!卢畊弘不信她这样的身份会没钱买房。

白晶摇头说:还是租房子方便,什么时候想搬都可以。

卢畊弘开始浮想联翩,难道她喜欢上我了?想天天给我治病?那未免太便宜我了。

白晶见他不说话,起身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搬过来。说完竟走了,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凌乱。

这妞有病啊,明知道我不行还跟我同居,她是不服气还是咋滴?较真非要治好我的病呢?

卢畊弘一想就浑身燥热,无意间看到伍苇静在偷偷看他,突然心生恶作剧的念头,竟是用脚脱了一只鞋子把脚从底下伸过去,对着伍苇静的方向。

他记得伍苇静穿的是裙子,目标也很明确,嘴上却是很平静的跟徐岱川说:别闹,人家一个白富美,怎么可能看上我这种屌丝,你想多了。今天的接触让卢畊弘知道,白晶其实是天祥大股东的千金,难怪这么年轻就掌权。

徐岱川跟他耍无赖:我不管,一场兄弟,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要不然我们老板不会放过我的。你帮我跟她说说,看她肯不肯让我们金氏接下那项目。我们金氏是很有实力的,不信你让她尽管调查。说着徐岱川不满伍苇静一直不说话,用手肘撞伍苇静一下说:老婆,你敬畊弘一杯,让他帮帮我。

就在这时,卢畊弘的脚碰到她了,吓得她啊的一声叫,眼睛悚然看向卢畊弘,也不知是让卢畊弘吓到,还是徐岱川撞那一下太重了,她差点没跌倒,脸涨得通红,低着头声音小小的跟徐岱川说:我不会喝酒。

卢畊弘见她反应这么大,脚早收回去了,不免有些后怕,要是让徐岱川知道,这架是肯定要打了。

艹!你想什么呢?这我兄弟,我叫你跟他喝酒,你就得跟他喝。不会喝你也得给我喝,要不然我抽你信不信?

徐岱川举手吓得伍苇静脖子一缩,卢畊弘忙拦住他说:不用了不用了,不喝酒我也帮你,放心。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说的话有用,我跟白总真没什么私交。

卢畊弘心疼坏了,徐岱川一看就是喝高了,哪还有半点平时的风度,甩开卢畊弘的手说:那不行,我老婆可不能不给我兄弟面子,喝,赶紧喝。说着徐岱川竟是把整杯酒灌到了伍苇静的嘴里,见伍苇静酒淋得满身都是,而且不停咳嗽,他哈哈大笑,说:这就对了嘛。畊弘,我谢谢你肯帮忙,这杯我敬你的。说完仰头干了。

卢畊弘想过去给伍苇静拍一下后背,徐岱川在,他又不敢。

终于徐岱川说要撒尿,跑厕所去了,卢畊弘忙抽纸巾给伍苇静擦,小声问她说:你没事吧?

伍苇静脸红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然后嗔他说:你干嘛呢?再乱来信不信信不信

我信我信。卢畊弘叹口气跟她说:你还说你们没问题,你看他是怎么对你的。说着卢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搂进怀里。

伍苇静吓一跳,挣开了说:你别乱来,我老公还在呢!

卢畊弘听着乐了,逗她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话,你是不是就

没有。我不是那意思。伍苇静脸红打断他,再也呆不住了,跑进房躲了起来。

卢畊弘起身要追,结果徐岱川从厕所出来了,见他老婆不在,问卢畊弘说:我老婆呢?

卢畊弘暗叫好险,笑笑说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换衣服吧。

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娘们反了天了。换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吗?你起来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还没喝过瘾呢!

卢畊弘心里一凛,忙说:没,我是想上厕所。说着去了厕所。

他出来的时候见到厅里没人,正纳闷,却听房间里隐隐传出叫骂身。

他担心伍苇静被打,就过去偷听,隐隐听到房里徐岱川在骂:艹!你天天在医院里快活,见到我就没兴趣了是吧?快点帮我,难受死了,我还要出去喝酒呢!

卢畊弘听着又是羡慕又是难过,如果伍苇静是他老婆就好了,他肯定不会像徐岱川这样对自己老婆。

他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没几分钟徐岱川就心满意足的出来了,伍苇静跟在后面,脸上带着异样的嫣红。

再次入席,卢畊弘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徐岱川喝着酒,脚却又伸过去了,挨到伍苇静的脚后,她似乎有了经验,没有惊到,只是缩了下脚就不敢动了,可能是怕她老公看到。

卢畊弘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安慰伍苇静一下,就把脚放在她的脚上,轻轻摩挲。

伍苇静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看他一眼就没别的反应了,只是不时瞄她老公,怕被发现。

卢畊弘告别的时候徐岱川站都站不稳了,大着舌头交代伍苇静说:老老婆,你帮帮我送我兄弟下下去,我不行了。

卢畊弘酒量好,还清醒着呢,忙说不用了。

徐岱川却不由分说的把伍苇静推过来说:赶赶紧的,磨磨蹭蹭的,信信不信我揍你。

卢畊弘跟伍苇静站在电梯里,两人都没说话。

卢畊弘是在酝酿,也怕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把伍苇静气跑。

伍苇静是不好意思,有点警惕的离卢畊弘稍远。

出到外面,卢畊弘忍不住了,问她说:我真没有机会吗?我喜欢你,我不想放弃。

伍苇静被他壁咚,躲都没地方躲,仰头看他,嘴硬的说:我是你嫂子。

嫂个屁。你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上去找姓徐的摊牌?他这算什么男人,这样对自己老婆。说着他突然惊咦一声,掀开伍苇静的衣领说:你这是什么?

伍苇静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听见他问,往自己领口看才知道他在问什么,她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过敏。我碰到酒都会这样,红半天都消退不下来。

卢畊弘看着她雪白的两片却没半点其他想法,只心疼的问她说:痒吗?我帮你挠挠。

他伸手被伍苇静抓住了,他却没有退缩,欺身就亲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软,气息很好闻,卢畊弘有点流连忘返,经过陡然遇袭的震动后,她被强吻,渐渐归于平静,好半天,直到卢畊弘的手往她上面抚她才狠咬卢畊弘的嘴唇推开卢畊弘说:以后不许再对我这样,听到没有?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卢畊弘摸着被咬出血的嘴唇想笑,她这都第几次威胁了,没一次能说到做到。

单看她刚才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肯定是有感觉的,所以卢畊弘很欣慰,撩了下她的头发说:行,我下次吻一定先征得你同意。说着伏身亲了下她的额头说:亲这里不算。在她鼓着腮帮生气时深情的看着她问:徐岱川在房间里逼你干嘛了?以后他要再这样,你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

伍苇静顺利让卢畊弘转移了注意力,她脸红捶卢畊弘说:你怎么这么坏,什么都偷听,也不怕生红眼。

卢畊弘刮她鼻子一下说:偷看才生红眼。下次我想看,你让不让我看?上次我都没看仔细呢!

伍苇静不禁逗,举拳作势要打,卢畊弘哑然一笑,抓着她的粉拳说:好了,不让看就不让看。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除非你想跟我回家。

去死。伍苇静推开他逃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卢畊弘还真有种找到初恋的感觉。

他只谈过一次恋爱,那已经是读书的时候的事了。

回到家,看到白晶在房间里处理公务,门开着并不防他。

看着她睡裙下露出的美腿,卢畊弘又被勾起瘾头了,想到伍苇静被徐岱川强迫,他火气更盛,白晶瞥他一眼,他才收敛一些,坐在厅里抽烟。

白晶闻到烟味皱眉出来,抢走他的烟按灭了说:不是说了家里不能抽烟吗?你喝酒了?

家里规矩越来越多,卢畊弘抬头瞪着白晶,白晶心里一凛,却并不退缩,坚毅跟他对视。

突然想到自己那个刚兴起的念头,想试试看她是不是真是那种喜欢找刺激的女人,卢畊弘想要疯狂的冲动越来越盛,就猛一下扯着她的手把她拉下来了。

白晶啊的一声摔倒在卢畊弘身上,感受着卢畊弘火热的体温,她开始害怕了,挣扎着问卢畊弘说:你想干嘛?

她秀眉一竖,眼睛一瞪,卢畊弘还真吓到了,紧张的说:没没想干嘛。

没想干嘛你拉我是什么意思?白晶问着脸红了。

我我我我卢畊弘紧张坏了,白晶的气场太强了,他有点受不了,支支吾吾的竟是问白晶:你你多少钱一次?

什么意思?白晶不解,起来整理着衣服。

你不是兼职干那个的吗?多少钱一次?

那个?哪个?

卢畊弘拿手指一比划,她气得拿抱枕砸卢畊弘脸上:去死。说着回房,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卢畊弘挠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她活都干了,还不让人说呀?

洗完澡擦头的时候,想起徐岱川的委托,卢畊弘觉得还是尽一下心意比较好,于是敲白晶的门。

门开,白晶冷冷看着他说:干嘛?

卢畊弘一下子就怯了,纳纳说道:没没事。

要走却被白晶喊住了,问他说:你以后去见朋友或者是治病,能不能带着我?

Tags:
12 + 赞
相关资源:
  •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2021-6-1914
  •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2021-6-1814
  •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2021-6-172
  • 苍月女战士,撅起屁股叫的再浪一点
    苍月女战士,撅起屁股叫的再浪一点
    2021-6-161
  • poronovideos变态极限,和儿子住宾馆然后就儿子需要就从后面做
    poronovideos变态极限,和儿子住宾馆然后就儿子需要就从后面做
    2021-6-1519
  •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2021-6-145
  •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2021-6-133
  •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2021-6-136
  •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2021-6-1218
  •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2021-6-111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