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受内壁抽搐哭_跪趴蹂躏高H

分类: 短文
1,550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明明是那些男人在糠醛厂打工,化学东西把他们的命根子给摧毁了,竟然赖到你们女人的身上,你们不觉得冤枉陈小顺又狠喝了一口酒。

这话当然是刺痛了赵小芳的伤疤,其实她心里也明镜似地知道是男人不行,只是没法印证而已,自从今天看见陈小顺那根出类拔萃的利器,她的心里一直在荡漾着什么,就不无挑衅地说:我的男人是不中用,可是你中用吗你的种子可以给女人种出苗苗来

陈小顺似乎受到某种亵渎一般,一拍胸脯,说道:不能给女人种出苗,那还叫男人吗

这么说,你给哪个女人怀过孩子了赵小芳有点吃惊地看着他。

没有啊,你这话啥意思陈小顺有点窘迫。

既然没有给谁怀过,那你怎么知道你的种子就能出苗呢

这反正我肯定能行陈小顺确实找不出自己能行的证据来。

嘴说行有什么用,要动真格才能验证要不,你先给我种一个试试看能不能出苗赵小芳的眼神儿里充满着挑逗。

陈小顺顿时心里一阵,我去,自己这不是落入这个女人的圈套里了吗他杯子里的酒又干了,问道:姐,你不是让我帮你修电脑的吗怎么又变成种地了

修电脑哦,今晚不能修了,外面还有雷声,不能开机的,这个你都不懂亏你还是修电脑的呢!今晚我们就喝酒赵小芳眼神却瞄到了陈小顺正在蠢蠢欲动的那个地方。

压根我就说晚上不能修电脑,你非得让我晚上来吗,不会就是为了喝酒吧陈小顺似乎预感到她说修电脑只是一个借口吧

你今天在果园子里撒尿侮辱我,这笔账还没算呢!你不会以为没事了吧

姐,你到底想怎么惩罚我

罚你陪我喝酒啊!赵小芳说着哧地笑了。她倒是没忘记给陈小顺夹菜,两个人喝的似乎沉闷的样子,接连喝了几杯,赵小芳面色就更加桃红了。而且,她好像身体无限燥热的样子,竟然去伸手去解小衫领口的扣子。

赵小芳解扣子的动作故意那样的缓慢,白嫩柔软的指尖在那扣子上滑动着,这细微的动作一直在吸引着陈小顺的眼球。上面那两个扣子解开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弹了一下,当然是黑蕾丝胸罩里的两个饱满的大球,明显是颤巍巍的。

女人这个看似无意的动作却是最有效的撩拨,她摆出无视陈小顺痴迷看着的眼神儿,随便就转了话题:小弟,你姐我真的没有许雅丽好看

陈小顺不敢看了,唯恐自己忍不住扑上去,他移开目光,低声说道:你们两个都很美,你更像个女人

本来我就是女人了吗,许雅丽还是黄花闺女赵小芳眼波一闪,问道,你和许雅丽有没有那个呢

哪个陈小顺懵懂地问。

你傻啊就是你们两个有没有睡在一起呢赵小芳问这话时候有点呼吸急促。

陈小顺顿时脸红了,急忙说道:我们还没结婚呢,怎么能有那事儿我们都承诺留到新婚之夜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陈小顺毫不含糊地回答。

那你到现在还是个处男呢

当然是了陈小顺的脸色真的很红。

赵小芳顿时欣喜若狂,从他羞怯的神色看,应该是没沾过女人呢,竟然是一个小生荒子,货真价实的原浆!想着这样的小猛汉她心里就荡漾着,眼神忍不住瞄着他的支起的帐篷,她今天见过那东西了,那是一根又粗又长的棍子,自己享用着肯定是魂飞魄散的感觉

而且,那根东西肯定能造出小人来。

遐想着她感觉身下有些难以制止,但她知道要循序渐进,就转移了思绪,又问:小弟,你感觉许雅丽真的有那么好

是啊,我就喜欢她,不然我怎么能和她订婚呢,其实我父母是喜欢孙丹的!陈小顺又喝了一口酒说道。

我也感觉孙丹要比许雅丽好,虽然孙丹的容貌比许雅丽差了一点点,但孙丹的性格好,我感觉她会比许雅丽要对你更好的!赵小芳突然这样说,审视着他。

喜欢一个人就是鬼迷心窍呗,我就觉得许雅丽好啊陈小顺竟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陈小顺自然是想起今天偷听到的许雅丽要嫁给孟凡诚的消息,还有许雅丽的那个电话,他的心情有点郁闷,酒的进度加快了,一瓶红酒就差不多见底了。

小弟,不喝了,我已经发晕了,哎呦,快扶我赵小芳说着起身,突然感觉天旋地转的,差点摔倒。

我去,这个女人真的喝多了陈小顺没有犹豫,赶紧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蛮腰儿,女人的肌肤像水一般滑腻,又像火一般的温暖。

小弟,姐真的喝多了,站不稳了!赵小芳娇妮妮的说着,绵软的身躯就歪到了陈小顺宽阔的怀里。

这样的接触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生过了,陈小顺已经不拘束了。张开双臂把她娇躯抱了个满怀,而且赵小芳比他矮很多,脑袋正好偎在他的胸口。他居高临下的视野,不偏不倚就看到了她那白花花的胸口。

陈小顺的眼睛顿时直了,虽然是在黑色的胸罩里,但嫩白又挺拔的无限风光还是那样的耀眼。

小弟,快扶我到卧室的床上去!赵小芳在他的怀里像小猫一般拱动着。

陈小顺身心也在躁动着,他扶着她进了里间的卧室。卧室里有一铺半截的火炕,旁边是一张双人床,肯定是夏天要睡床的。

到了床边,赵小芳俯身就躺在床上了。眼神有点迷离,嘴里发出让人心痒的哼哼唧唧的,同时她的手没闲着,把自己小衫的扣子和短裙的腰扣都解开了。

一片嫩白的风光就展现在陈小顺的眼前,她是标准的小蛮腰,陈小顺感觉他两只手就能掐住的样子。或许是没生育过的原因,她的小腹光滑平坦,一丁点斑纹都没有,更没有多余的肉,皮肤细腻白嫩,在灯下反射着诱人的光泽。

而且,肚脐下面粉色内裤的边缘让人联想到下面更旖旎的春色。

陈小顺越发的血脉喷张,下面的帐篷似乎就要顶破了,他眼神都是灼热的。

小顺,今天在果园房子的床底下你不是想要我吗,今晚姐就给你你快点上床啊!赵小芳说着就用手抚弄着他下面的帐篷。

陈小顺已经不能自制了,他急乱地去解自己的裤带

就在这时候,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一看,竟然是许雅丽打来的,他心里一震,他看一眼床上已经半裸的赵小芳,说:我去接个电话。

然后就出了卧室,来到房门口。喂,雅丽啊!

小顺,你在哪里电话里许雅丽问道。

我当然在家里陈小顺一惊,难道她发觉什么了

小顺,我告诉你一声,我软磨硬泡的和父母亲说了半天,他们总算答应你可以欠两万元彩礼,也就是说,你再凑够八万元就能行了,三天的时间,你抓紧吧!说完,许雅丽就把电话挂断了。

陈小顺的心里充满一丝希望,说不定彩礼的事多半是她父母逼迫的。由此,陈小顺这样去推断,只要许雅丽真心的爱着他,就算三天以后自己没有借到钱,许雅丽也不会和自己分手的,只要她态度坚决,她父母又能拿她怎样呢

想到这里,陈小顺倒吸一口冷气,如果今晚自己和赵小芳真的发生了越轨的行为,一旦让许雅丽知道,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陈小顺忍着身下的憋闷,来到客厅的衣服架子上拿起自己的外衣就要一走了之。

但他觉得这样的不辞而别太不好了,就来到卧室门口,冲着里面叫道:芳姐,我走了。

他不忍心听到赵小芳失望或者恼怒的声音,就逃难一般急匆匆地出了房门。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但地上还满是积水。陈小顺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回了家。

回到家里,陈小顺还是口干舌燥,全身灼热,最糟糕的还是身下那根棍子在裤子里顶的生疼。他感觉自己要燃烧掉了,要想法浇灭它。

他迫不及待地解开裤带,撸毛毛狗一般把自己的内裤和外裤都扒掉了。他感觉自己的那根东西上的血管都要爆裂了,他使出了五指姑娘

当然,让五指姑娘慰藉他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是赵小芳躺在床上的样子,颤巍巍的奶子,诱人的小蛮腰,光滑细腻的小腹,还有肚脐下内裤粉色的边缘

一泻千里之后,他喘着粗气瘫坐在炕沿上。

提上裤子之后,一切的憋闷躁动都消失了。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拿起手机的时候,却发现微信上有赵小芳发来的信息:胆小鬼,怂包,你怕什么啊就算你睡了我,别人也不会知道的。

想着赵小芳美妙的身躯和可人的情态,陈小顺的身心又动荡起来。但他深吸一口气,把躁动压下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陈小顺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四处借钱,还真别说,还真的借到了两万元,这已经是最大的能量了,再多一分也借不到了。

他决定拿着这两万元去许雅丽的家里,情真意切的恳求一番,说不定就能过关呢。话说回来,就算过不了关,自己也无路可走了,吹就吹吧,自己也好做以后的打算,天涯何处无芳草呢,离开你许雅丽,老子照样活!

第三天早晨,陈小顺起的很早,连早饭都没吃就向许雅丽家走去。

距离许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却发现从许家院子里走出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孩子,虽然离的很远,但陈小顺当然一眼就认出那个女孩子就是自己的女友许雅丽。

女孩手里拎着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她出了家门正沿着村街向东走去。

这大清早的许雅丽去做什么陈小顺的心里充满了好奇,他想知道许雅丽去哪里,便悄悄的离远尾随在后边。

村街上静悄悄的,由于农闲时节,没人起的那么早。陈小顺从东头走到西头也没遇见一个人。

虽然这是伏里的盛夏,白天里的太阳像火一般毒辣,但在早晨的时候还是气温凉爽的,因为早晨的露水会给空间带来湿漉漉的水气。

出了屯子,前面的女孩拐向一条偏僻的土路,这是一条只能走开一辆车的土路,一般也只是秋收的时候走车,这个季节很少有车在这条路上走,所以整个道路上生长着杂草,杂草上的露水晶莹欲滴,人走在上面会被露水打湿的。

这条路是通向野外的,野外是茫茫无际的苞米地,许雅丽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是和谁去约会

陈小顺跟在后面尽量保持一段距离,做到不被女孩发现他。

前面的女孩子走在荒僻的土路上,忍不住回头回脑的看着,但她却没发现后面有人跟踪她。

但此时此刻,在前方不远的苞米地里,确实有个男人正在等着她。这个男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头不高却有点横粗,大脸庞上一双锃亮的小眼睛。

这个男人就是村支书的二儿子孟凡诚。虽然孟凡诚已经托了媒人向许雅丽求婚了,许雅丽家里已经答应他,说等三天后和陈小顺退婚后立刻就和他订婚,但孟凡诚还是心里不落体,每天都想着怎样把许雅丽生米煮成熟饭,他猜想许雅丽也不会反对,至少可以半推半就,只是一直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

他绞尽脑汁地寻找着这样的机会。

昨天晚上,孟凡诚去许雅丽家偷听,得知许雅丽的爹在二节地连夜浇地,今天早晨许雅丽要去二节地给她爹送饭。

孟凡诚觉得好机会来了,甚至他幻想着这是许雅丽在故意透露这个消息。

今天起早拿着一块塑料布,就等在路边的苞米地里了,这里是去二节地的必经之路。

他观察了一下地形,道路两边都是无边无际的玉米地,这个时节的玉米已经甩出了棒子,绽出了红缨,苞米叶子上的露水像珠子一般悬挂着。

孟凡诚在苞米地里足足等了有一个小时,太阳已经从东方露出面孔了,还没听到外面有人走来脚步声,地上的烟头已经有四五个了。

难道不来了,还是自己错过了孟凡诚终于耐不住了,他起身来到苞米地边上探出头向屯子把边的路张望着。

这一看,他顿时欣喜若狂,就在这条路上,正有一个女孩子的身影走过来,虽然还看不清,但他判断肯定就是许雅丽。

他急忙又缩回到苞米地里,等待着那个女孩的到来。

随着脚步声,那个女孩终于临近了,她穿着一条蓝底白花的连衣裙,裙子却是很短,还不及膝盖。两条修长的腿嫩白光滑,脚下是一双白色旅游鞋,纤细的腰肢配合翘翘的后臀,走路的时候还轻微的左右摇摆。那样姿势是异常的优美。

没错,就是许雅丽。孟凡诚透过苞米棵子看的一清二楚。他的心立刻揪紧了,就像等了很久的猎人终于看到猎物

孟凡诚无限紧张着,他的心乱跳着,就要跳出胸膛一般。但他咬咬牙,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要办了她,自己煮熟了她,她就是我孟凡诚的女人了,她就会毅然决然地和陈小顺分手了

那个女孩终于到了跟前了,孟凡诚像箭一般的射出去。

女孩吓了一跳,竟然把手里的饭盒掉在地上,下意识的后退,惊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他,惊魂未定地叫道:孟凡诚,你怎么在这里

孟凡诚眼睛锃亮地看着她,嬉皮笑脸地说道:我是在这里等你的!

等我等我干啥女孩很吃惊地看着他。

孟凡诚眼珠转动着,说道:当然是我们的事儿了,我有话要和你说,随我进苞米地!

进苞米地干啥女孩惊恐地后退。

看来她是要拒绝,要逃跑绝对不能让他逃掉。孟凡诚二话不说,一猫腰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把女孩抱起来,快步向苞米地深处走去。

孟凡诚,你想干什么,快放下我女孩的两条白腿在蹬动着。

但孟凡诚也不说话,紧紧地抱着女孩,趟着一身的露水继续向苞米地深处走去。他找到一块缺苗的空地上,先是把那块所料布扑在垄沟里,然后就把女孩放在上面,喘着粗气看着她,叫道:雅丽,你做我的女人吧,不要嫁给陈小顺那个穷小子了,我会让你幸福的

尾随在后面的陈小顺顿时惊呆了,前面果然有个男人在等许雅丽,而且他看清那个男人就是孟凡诚。难道许雅丽真的是来和孟凡诚约会的

难道孟凡诚和许雅丽早就有勾搭

陈小顺正在疑惑的时候,那边更震惊的情景又发生了:孟凡诚竟然抱起许雅丽进了苞米地

陈小顺顿时热血沸腾,气冲斗牛,不管怎样,许雅丽目前还是他陈小顺的女友,怎么能容得别的男人把她扛进苞米地啪啪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他的仇家!

陈小顺快步奔向他们进苞米地的地方。

苞米地里,孟凡诚把女孩放倒在苞米地垄沟里的塑料布上,他自己开始解着自己的衣服扣子。

女孩忽地从垄沟里站起身,说道:孟凡诚,我不是许雅丽,我是妹妹许雅梦啊,你好好看看!

许雅梦孟凡诚愣了一下,眼神儿火辣辣地盯着她,在她的全身上下扫视着,然后嘿嘿一笑,说,雅丽,你不要骗我了,你妹妹许雅梦在大连打工呢,怎么会回来你就是许雅丽,你不要想用这样的招数欺骗我雅丽,我喜欢你,我想你想的要发疯了,你就做我的女人吧!

孟凡诚说着就野蛮地扑过来,抱起女孩,又把她压倒在地垄沟里。

女孩一边挣扎着,一边惊慌地叫着:我真的不是许雅丽,我是许雅梦,你放开我!

孟凡诚也不答话,感受着身下的诱人的身躯,他早已经兽血沸腾了,他伸手把女孩的短裙掀开到腰上去,里面是一个粉色三角内裤,他疯狂的就把小内裤扒到膝盖处了,女孩美妙的春光一览无遗

你放开我救命啊!女孩蹬动着白腿喊叫着。

苞米地外面的陈小顺听到女孩喊救命,他心里一震,难道不是许雅丽情愿的他循着声音钻进苞米地。

陈小顺来到跟前的时候,孟凡诚正把女孩压在身下,女孩下体已经完全赤露了,孟凡诚的裤带已经解开了,正往下褪自己的裤子。

孟凡诚,你给我住手!陈小顺怒吼一声。

孟凡诚顿时吓的一哆嗦,但定睛看清是陈小顺的时候,却挑衅地看着他,说:陈小顺,许雅丽已经答应嫁给我了,她想做什么已经和你无关了,你识趣的还是给老子滚出去!

小顺哥,快救我!女孩像是看到了救星,颤声叫道。

孟凡诚,我数三个数你不住手,我就废了你!陈小顺指着孟凡诚命令道。

孟凡诚不知道是没把陈小顺放在眼里,还是已经浴火难耐了,竟然不以为然,说道:陈小顺,就算她还是你的女朋友,我也要草了再说说着,他竟然褪下自己的裤子,将那根东西掏出来

他身下的女孩顿时一声惊叫,闭上眼睛,嘴里叫着:小顺哥,你快救我!

陈小顺当然忍无可忍,右脚已经运足了力气,带着风声就向孟凡诚的裆部踢过去,只听咔地一声,随之孟凡诚啊地惨叫就从女孩身上滚落下去,身体压倒了几棵玉米。然后双手捂着裆部嗷嗷大叫着在苞米地里打滚儿。

女孩急忙提上内裤,放下裙子,惊魂未定地喘息着。小顺哥,谢谢你救了我不过,你怎么来到这里

陈小顺心里充满着火气,看着她,反问道:许雅丽,你装什么清纯啊是你把孟凡诚约到这里来的吧

女孩忽地从垄沟里站起身,说道:小顺哥,我不是我姐姐,我是雅梦啊,你好好看看!

什么你是许雅梦陈小顺顿时惊呆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女孩。许雅丽是有个双胞胎的妹妹,叫许雅梦,但她在大连上班啊,一年也回来不几次,她怎么会在家他承认,如果姐两个站在一起,他是分不清谁是谁的。

是啊,小顺哥,我是雅梦啊!女孩高高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她水润的眸子里充满着疑惑和期待。

雅梦不是在大连工作吗怎么会在家里陈小顺在察言观色,他怀疑是不是许雅丽在糊弄他

小顺哥,我真的是雅梦,我昨天下午从大连回来的,我请了三天假,回家看看!许雅梦预感到了他的不相信,急促的解释道,马上又说,你可以现在给我姐姐打电话,就知道我是谁了。

这确实是个验证的办法,陈小顺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许雅丽的电话。

手机里嘟嘟的响了好一会,终于听到了许雅丽的声音:喂,你又打电话干什么

陈小顺下意识的看看面前的女孩,她手里没有手机,他又问电话里的许雅丽:你现在哪里

我在县城的姑妈家里,怎么了许雅丽还是很冷的声音。

陈小顺没有回答电话里的许雅丽,把电话挂断了,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女孩,这回他完全相信她是许雅丽的妹妹许雅梦了。姐两个的身材和容貌简直是一模一样的,但仔细观察,他发现,许雅梦的前胸要比她的姐姐还要更汹涌一点,似乎都要把连衣裙的扣子都要撑开,领口显现的深沟更加迷人。

陈小顺那样的色眯眯眼神盯着她,许雅梦的脸色顿时红了,避开他火辣辣的眼神儿,颤声说:小顺哥,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Tags:
14 + 赞
相关资源: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