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喷在她深深的乳沟中_老爷破几个丫鬟瓜

分类: 社会事件
1,750 人气 / 0 评论 / 2020-3-24 发布
Author:

帮她穿上衬衫,又把她的头发拨弄两下:这里冷,穿上暖暖身子,上面的东西你别害怕,头发正好能盖住。

李倩乖巧嗯了声,觉得周贵生这个老男人,真的比刘军好太多,周贵生知道怎么给女人快乐,怎么呵护女人,而刘军,只会用蛮力,还没什么感觉,更别提呵护,除了使唤她,还是使唤她。

安置好门板,周贵生终于拉开房门,听到动静,刘军匆匆跑过来,上下打量门板。

周贵生知道他不服气,当着他的面拉了拉门,没有之前的咯吱声,就连门板,也稳定了很多,没有丝毫松动。

户主满脸喜色:老周,要不怎么说你是最好的木匠,瞧这门,装的多好!

周贵生谦虚一笑:客气客气。

户主一拍手:这得好好感谢你,中午一起去饭店吃顿饭,我请!咱哥俩好好喝两杯!

周贵生推辞:不用了吧

户主拉着他的手:都是街坊邻居,客气啥,走走走,现在就去!

人太过热情,周贵生拒绝不了,只好跟着走。

留下刘军和李倩两人面面相觑,刘军板着脸,气的一脚踢在工具上:草!

工具在地板上飞出去老远,吓得李倩大惊失色,她瞪着刘军:你干什么!

跟李倩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脾气,意识到自己失态,刘军赶忙道歉,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对不起

外面响起脚步声,两人同时望过去,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周贵生,他看着他们:愣着干什么,走啊!

刘军没好气说:去哪?

周贵生嫌弃的看他一眼,指了指刘军,一言难尽:还能去哪,吃饭啊!

刘军脸色更难看了,这活儿大多数都是自己干的,周贵生只是修了修门,户主便要请他吃饭,而他,吃饭还得周贵生带着,刘军攒不下这口气,果断拒绝:不用了,我跟倩倩回家做就成,您快去吧,别让户主等急了。

量尺几秒,周贵生叹口气:罢了,罢了!

户主选的饭店挺不错,是镇上最大的饭店,门口还站着两个迎宾小姐,看到他们来,统一低头:欢迎光临。

这甜美的嗓音,很快吸引了周贵生的目光,一眼看到迎宾小姐暴露在空气中的腿,白嫩嫩的,又美又好看。

到位置坐下时,周贵生还觉得口干舌燥。

户主把菜单递到他面前:老周,看看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周贵生哎了声,开始点菜,末了,又要了一瓶白酒。

约摸等了十几分钟,饭菜做好了,服务员把菜端上来。

周贵生注意到上菜服务员,正是站门口的迎宾小姐,女人穿着工作服,事业线鼓鼓的,往下还是那双腿,光滑的很,看的周贵生心痒痒。

热菜放到桌子上,正腾腾冒着白雾,热死熏到服务员那里,为她脸蛋儿蒙上一层雾,很是诱人。

服务员走后,户主拿着筷子招呼:吃,快吃,别客气!

碍于别人在场,周贵生不得不收回目光,接过户主递的筷子:吃!

吃了几口菜后,户主开始叹气,唠起家常:老周,看到那女人没?

周贵生顺着目光看过去,是那位服务员,它点点头:看到了,咋了?

户主说:这女人,命苦啊,嫁了俩男人,都没了!一个人养活孩子,你说命苦不苦!

周贵生一惊,不仅又看了看那女人,瞧那水嫩的脸蛋儿,还有那身材,怎么看都不像生过俩小孩,结过婚的女人。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附和着户主:命苦啊,咱也没办法!

户主再次摇头叹气,开始吃饭,两人到中途,把白酒拆开,小酌几杯。

奈何户主酒量不好,一杯下肚整个人开始飘飘然,没几秒就趴桌子上起不来了。

周贵生喊了他几声,不见回应后放下酒杯,又瞟了眼服务员,慢吞吞站起身子,摇摇晃晃往服务员面前走。

服务员正站在门口,看他走路不稳,赶忙上前扶着:叔儿,你咋了?

叔儿?周贵生皱了皱眉,显然是不满意这个称呼,借着自己喝了酒,尽情撒泼:闺女,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看起来,很老吗?

周贵生酒量好,脑袋里清醒的很,但是装醉酒,可是演的惟妙惟肖,那一脸儿憨样,立马逗笑了服务员。

服务员噗嗤笑出声:不老,不老!

周贵生指着门外,身子往服务员身上压:走!带叔儿去卫生间!

镇上的饭店,哪里有独立卫生间,一般都是家里独立卫生间。

周贵生整个人压着服务员,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的,借着身高优势,周贵生的眼神不时往那里瞄。

周贵生心痒痒,正准备找机会摸一下,只听服务员说:到了!

周贵生抬头,面前有一排小平房,而他们正站在其中一间屋子前,红色铁门经过岁月的摧残,此时上面刻了不少锈铁。

服务员掏出钥匙,开门,把周贵生扶进去:叔儿,卫生间就在里面,你自个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多谢闺女了。周贵生大笑两声,踉跄着往里走。

房子不是很大,但是五脏俱全,该有的全都有,电视机,桌子,几把椅子,虽然简陋,但也不差。

再往里,有两间房敞开着门,其中一间中间摆放着一张粉色床,床单被褥叠的整整齐齐,而另一间,放着两张小床,天蓝色的床单,旁边是书柜,放着各种玩具模型。

周贵生立马猜到,粉色床是服务员的房间,他心思微动,脚步突然右拐,走进那间房。

正在喝水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赶忙上前拉住他:叔儿,不是这里。

周贵生靠着墙壁,吹胡子瞪眼:什么不是这里!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卫生间!

服务员皱眉:叔儿,真不是这里,这是我房间,卫生间还得往后去呢。

无论服务员怎么说,周贵生都不依,到最后,索性开始装糊涂,握住她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伴儿!你托梦给我了?老伴儿!

服务员顿时傻眼,还未来得及安慰,周贵生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老伴儿啊,你走的这些天,我都在想你

听到周贵生这些话,服务员不禁触景生情,自己那两任丈夫也都离她远去,鼻子猛然发酸,眼泪夺眶而出。

这故事走向,可不是周贵生想要的,他只是想趁机揩油,没料到对方也哭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一会儿,周贵生决定豁出去,把服务员从怀里拉开:闺女,你哭啥?

服务员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擦眼泪:没事,叔儿,我带你去卫生间。

她红着眼眶,鼻尖也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立马激起了周贵生的保护欲,那儿涨得难受。

他握着她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闺女,有啥心事,跟叔儿说说!叔儿给你做主!

本来独自一人养活俩孩子,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而她还是个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如今突然有人安慰,服务员憋在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来,流着眼泪诉苦:叔儿,你不知道,这人活着,太辛苦了,太辛苦

周贵生心里莫名发酸,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闺女,不哭啊,你看我,老伴儿走了那么久,我一个人不也好好的。

服务员嗯了声,慢慢停止哭声:叔儿,对不起,我带你去卫生间。

好嘞!周贵生站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到卫生间后,服务员转身就要出去,手腕却被周贵生拉住,他半睁着眼,含糊不清的说:闺女,我这裤子,咋解不开了呢?

服务员往下看去,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皮带上胡乱摸,难怪会解不开,想到刚才他还在安慰她,服务员决定帮他解皮带。

手指刚触碰到皮带,目光却被下面的隆起吸引到了:啊!

服务员立马撒开手,指着那里:叔儿,你你你

周贵生往下看,低低一笑:我当是啥呢,闺女,你没见过这个?

服务员支支吾吾,这玩意儿她当然见过,只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想到两年前每天晚上,与丈夫做的那档子事,莫名的,浑身难受,那儿更难受。

没了那种生活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周贵生就是抓住了这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服务员说这种话。

周贵生用手掌摸了摸那片隆起:闺女,叔儿这还行吧?

服务员羞红了脸,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大胆,不过,的确行

见她不说话,周贵生又问:妹子,想不想摸摸看?

色到深处,连称呼都变了。

周贵生的话仿佛会蛊惑人心,服务员缓缓伸出手,在他的注视下,往那儿摸。

距离目标还有几厘米时,门外铁门被人推开,咣当一声,有两个小男孩跑进来,脸蛋儿红扑扑的,背着书包:妈!妈!

服务员回过神,赶紧收起手,看向小孩:放学了?

俩小孩齐齐点头,开始滔滔不绝:妈,今天在学校,王老师表扬哥哥了,说哥哥的字写的好看!

服务员揉了揉俩人的头发:真棒!

看到这一幕,周贵生有点不想对服务员下手了,瞧瞧,多不容易。

他叹口气,关上卫生间门,解决完之后才出去。

周贵生晃着身子:闺女,既然你有事,我就不耽搁你了。

刚才的事,到底是发生了,服务员整个人变得很不好,眼睛不敢直视周贵生:呃,好,叔儿再见。

周贵生哎了声,看了眼小孩,离开了。

回到饭店,户主还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起不来。

五十出头的周贵生,身体还很硬朗,扶着户主一点也不含糊。

Tags:
12 + 赞
相关资源:
  •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一张小嘴吃两大巨龙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一张小嘴吃两大巨龙
    2021-7-271
  • 裙子里面是野兽,真实的交换经历 全篇完
    裙子里面是野兽,真实的交换经历 全篇完
    2021-7-263
  • 少妇吞精双飞,3人p真爽
    少妇吞精双飞,3人p真爽
    2021-7-256
  •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2021-7-2418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2021-7-231
  •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2021-7-2216
  •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2021-7-216
  •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2021-7-2010
  •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2021-7-1915
  •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1-7-1815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