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贺红abo失控07b

分类: 社会事件
329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我父亲是个有本事的人,在我21岁的时候,找个一个只大我四岁的年轻继母。

大概有本事的人大都比较乖张,因为一点小事儿的摩擦,我父亲竟然一锹把把村长他爹打断了脊梁骨,那老东西直接咽气。我父亲从而蹲进了大狱,无期徒刑。 刚进我家不到一年的张美娟就成了我家守活寡的继母。 张美娟并没有跟我父亲领证,所以我以为张美娟从法庭回来之后,会直接收拾包裹走人。 然后让我震惊的是,她竟然没走,而是哭着挽着我的胳膊回了家。 说实话,虽然我李成光活到21岁,但是,这是第一次被跟女人如此亲密的距离接触。尽管隔着衣服,我依然能感觉到张美娟胳膊的柔嫩和皮肉的松软。我喜欢这种接触。 我们家是毗邻乡镇的农村,房子清一色都是那种老式北京平建筑,基本都是一进两开的老三间造型。 张美娟跟我回家之后,就去了她的东边正房,而我还是回到西边偏房待着。其中两间房中间就隔着一个宽阔的走廊和两道门。 整个下午到晚上,张美娟就一直在哭,我在西边偏房听的清清楚楚。我也不好说什么,不管怎么说,她虽然只大我四岁,但是名义上还是我的后妈。差着辈分呢。 这一天也没吃饭,到了晚上亮灯的时候,我发现张美娟那屋没有哭声了,而且,灯也没点着。 我有点慌,这女人,该不会哭的一口气没上来,哭没了气儿吧?这饭也没吃。 顾不了许多,我赶紧从我的西屋蹿到了东屋。 农村的里屋门都是没有门闩的,我开了门,屋子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我按开了墙壁上的电灯开关。 扭头一看,顿时,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只见,火炕上,张美娟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丢在了地上。她自己蜷缩在火炕的被子上,枕着自己的胳膊,居然睡着了。 可是,她的裙子却是被她来回翻滚的彻底跑了光,不但露出两条白嫩的大腿,甚至,连里面的粉红色内裤,我都看的清清楚楚。而且,内裤居然是那种极其窄小的内裤,就跟一根布条一样。 我甚至,都从那粉红内裤的边缘,看到里面旁逸斜出的两撮浓密的黑色毛发 殷红的指甲盖,白嫩的大腿,粉红色的底裤,以及私密处的毛发,女人该露的不该露的,张美君统统全都露了出来。 对于一个大处男的我来说,如此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景象,真是实在让我难以自持。 裤子的兄弟,以最快的速度挺立起来,我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得到。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上去,干了她,干了她 我听到了自己蹦蹦的心跳声,鬼使神差的往前走了两步,使劲儿的咽下一口唾沫。 此时此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眼睛,整个世界里,就只有面前张美娟的两条大腿,那,就是我的全世界 走到了她的跟前,哆嗦着伸出手,触摸到了张美娟那条玉润白滑的小腿上 就这个时候,张美娟如同被猛然电击一样,一下子从迷迷糊糊的沉睡中醒来。啊的一声大叫。 她这一叫,把我也吓了一大跳。蹬蹬退后了几步。惊恐的看着她。 张美娟蜷缩在火炕上,将腿全部收在裙子里:李成光,你干什么? 这一下我也清醒了。我当然不能说我想摸她的腿,于是定定神道:姨,我跟那屋听你哭了大半天了,这天黑了,你没动静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这不就进来了,看你睡着也没盖个被子,就想,想给你盖个被子,你别误会。 我们这都管后妈叫姨或者婶什么的。没人叫妈。除非感情真处到那个地步了。 很明显,我跟张美娟没有。估计以后也没有,终究,她才比我大几岁而已。 张美娟稳了稳神,她的眼泡子还是肿的。抹了抹眼睛道:啊,我没事儿了,你出去吧。 尼玛,这女人还够绝情的。 我掉头往回走,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后妈。忽然,张美娟道:我饿了,你给我弄点吃的来。 我闻言无语,合着她这么快就好了。当然这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合着她还真当自己是我妈了不成,居然如此口气跟我说话?让我伺候她? 我看着她,她也盯着我:咋,你爹进去了,你就想造反呐?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叫婶叫姨什么的我不管,反正我还是你的后妈你继母。懂不? 我想顶撞她两句,不过想想算了。说不好明儿天亮我就得给她送回娘家去。今儿老子就看在她是长辈的份上,不跟她一般见识。 我出去煮了两袋泡面,打了两个鸡蛋。端进来的时候,张美娟居然一脸的嫌弃:你就给你姨吃这? 我翻了翻白眼儿:还有鸡蛋呢,别不知足。爱吃不吃。 张美娟哼了一声,翻了我一个白眼,然后从裙子里伸出她的两条大白腿:给姨盛上! 我往她那两条大白腿上瞅了两眼,真白,真嫩 算了,忍她这一时。 面吃完了,我收拾碗筷跟张美娟道:睡觉的时候插上门,明儿我打个车。我爹进去了,没个几十年出不来。所以,你也该回娘家回娘家,该接着嫁人接着嫁人吧。今儿这顿方便面就算咱的散伙饭了。 张美娟冷哼了一声:你想的倒挺周全啊。不过,恐怕不行。 我一愣:咋?难道你还想住这不成?我跟你说张美娟,你虽然名义上是我后妈。可是说白了,你大我几岁啊。咱两这么住,肯定不成。孤男寡女,你我的名声都坏了不说,到时候我找不着媳妇儿你也找不着下家。岂不两下都耽误了。 赶紧的,趁着明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咱老死不相往来。 张美娟一歪脖:我说走不了就走不了。 我顿时一头黑线:我说张美娟我咋就跟你说不通呢 张美娟忽然打断我:我怀孕了! 我顿时愣了第二章 娃娃亲 张美娟见我愣住了,顿时得意起来。两条长腿在床上晃荡着,小脚丫子还来回的摆着,看起来让人很是有欲望。 然后一边晃动着脚丫子一边得意的道:所以成光你明白了,以后哇,对姨我尊敬点。我肚子里可是怀着娃呢。不是你弟就是你妹。以后呢,好好干活,好好伺候你姨我,懂不?你要伺候不好我,那就是对不起你爹,懂不懂啊你? 我没经历过这事儿,有点懵逼,所以只能点点头:好的嘛 张美娟得意的笑着:知道就好,跟你说,以后顿顿得给我做好吃的。方便面是永远不许出现了。你听见没有? 我:啊!知道了嘛。 张美娟翻了翻白眼儿:看你那熊样,去,给你娘你姨我打盆洗脚水来,我要洗脚。 握草,这娘们他嘛的这是打算要熊死我啊 我一瞪眼,张美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咋,不听话啊,要不我去大牢里跟你爹说两句? 我咽了口唾沫:打就打嘛 我恨恨的打来一盆洗脚水,丢在了炕沿下面。张美娟从上面下来,两只脚丫子伸了下来:弯不下腰,你给我洗。 尼玛 我恨恨的看了看她,她居然仰着脖子跟我对视。 得,算啦。反正家里也没别人看,再说了,张美娟的脚丫子又不难看,还挺白嫩的。说说来,还不是老子占便宜。洗就洗,真是的,男子汉大丈夫,上得厅堂,下得洗脚丫子! 张美娟的脚很滑,很嫩,很软,拿在手里捏着,如同揉捏着一块滑嫩的鱼皮冻一样嫩滑。手感非常好。

张美娟被我洗着脚,显得非常舒服,闭着眼睛舒服的直哼哼。她的裙子下面,露出两条细嫩雪白的长腿,再加上手里捏着她肉软的脚掌,我裤子里的兄弟,很自然的起了反应。 一手捏着她的脚,一脚往上面撩水,我却是在想着,要不要直接把她推倒干了她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我闭着眼睛沉稳了一下自己的心思,这是乱伦啊,大逆不道啊。尼玛她肚子还怀着我爹的娃呢 可是,这脚,这皮肤,真好哇 一回脚洗的愁肠百转,我的兄弟在裤子里已经涨的不成个样子。所以在十几分钟之后,不管张美娟的呵斥与反对,我直接丢给她一条毛巾,急匆匆的结束洗脚活动。 张美娟一边擦着一边还埋怨我,什么不孝乱七八糟的。我觉得,这女人不但打算欺负我,还打算吃定我。她难道是想软硬兼施,外加美人计控制我这家不成? 我家虽然没什么钱,但可是有几十亩水田,一百多平的大瓦房,外加我爹贷款十几万买来的一台504拖拉机。这些东西划拉划拉,三五十万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我觉得,张美娟好像是在打我家家底的主意。 我爹虽然进去了,但是这个家可绝对不能让张美娟说了算。我觉得这女人心机很深 可是说实话我自己还真有点招架不住这女人的招数 一定忍住不能睡她,不然这村子我安身立命的家可能就要完蛋可我自己有点抵挡不了她啊,唉,难受啊别的不说,这娘们要是天天让我给她洗脚,这早晚得洗出事儿来呀 我得找个女人 正胡思乱想着呢,我家房门被敲响了。 我开门一看,居然是本村的田莉莉。 田莉莉比我大半岁,早年间我爹跟他爹开玩笑似的定了娃娃亲。那都是酒后胡言,这年月谁还定娃娃亲。 这妮子从小就光屁股跟我玩,大了上学也黏在一起。后来更大了之后,我长成了1.78米的大个子帅小伙,结果,她没出落,长成了一个黑不溜秋的村姑。 田莉莉充其量也就是个5分的姑娘,加上从小就一块玩,我对她完全无感。可是她却不一样,里里外外黏着我。前年学校毕业回家之后,居然还跟我表白了。 但是我表示,我们还是当哥们好。我对她真是没感觉。虽然,她的一双大腿挺长,奶子也长的很大。但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我一开门,田莉莉笑的满脸阳光:成光,叔进去了,怕你想不开,我来看看你。喏,给你买的你最爱吃的柿饼。 我本能想拒绝她,可是这妮子很明显有备而来。不等我说话,她就轻轻拨开我,身子一偏就进了屋:真没礼貌,姐来看你,也不知道请屋里坐坐,你瞅啥,我脸上有花啊? 得,进来就进来吧。 我发现,现在的女人,要是不要起脸来,脸皮普遍性比男人的脸皮厚多了。 没有拒绝田莉莉进来的原因还有一样就是,我还真就想借田莉莉的人气打压打压张美娟的嚣张。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刚才张美娟把我的火气撩起来了,潜意识里,此时此刻看着田莉莉这一对大奶子和一双看起来就十分健硕的大长腿,我想跟她发生点什么,泄泄火 今儿算是她赶到点上了。哥们正憋着一肚子邪火想发泄呢。 田莉莉穿了一件六分裤,露出一截小腿。别说,她的小腿可比她的脸白皙多了。她来到我的西偏房,大喇喇又自来熟的坐在了沙发上,朝我嘻嘻的笑着:看你精神挺好啊。看来叔进去的事儿,并没怎么影响你啊。状态不错啊。 我没搭理她的话,而是往她身上瞄了几眼。可能是刚才给张美娟洗脚的原因,张美娟的柔软小脚和白皙大腿撩起了我的欲望。 此时此刻看着田莉莉胸前沉甸甸的奶子,还有这双健硕的长腿,我竟然来了感觉。 我走到她跟着,一转身,挨着她的大腿坐下。 我从来没挨着她坐这么近,田莉莉显得有些惊喜,但是也有慌乱:成光你要干啥? 如此近的距离,我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喷的还挺浓,使得我更有点情迷意乱,一把搂住她的脖子:这么晚了你来我家,还问我要干嘛? 我直接往下一附身,就把她压在了宽大的沙发上 唔唔唔 田莉莉哼了几声,但是嘴吧被我亲吻住。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随即,就像是投降了的女兵,四肢一松,闭上眼睛,任君轻薄第三章 招架不住 田莉莉的脸虽然比较长,但是皮肤很滑嫩。虽然眼睛很小,但是嘴唇比较丰满。当然,最主要的,她现在是一个我可以发泄邪火的女人。 把她按在沙发上,我直接就趴在了她的身上。田莉莉嘤咛一声,我上去就叼住了她那两片丰润的嘴唇。 这女人更是直接就把舌头伸到我的嘴里,手臂直接搂住我的脖子,而且,两条健硕的大长腿,直接就扣住我的腰。主动的投怀送抱。 大概这一天,她等了好多年了。显得有点激动。喘气都带着呼呼的声音。 没有多余的前戏,也顾不得了,我直接把她的裤子往下一退,田莉莉哼了一声,主动抬起屁股让我往下脱她的裤子。 又是一阵猛烈的亲吻和抚摸,我的双手将她衣服里那对奶子来来回回捏了十几遍,然后站起来,开始解自己的裤带。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已经不需要什么语言。那都是苍白无力的,这是能动手就别说话的时候。 我刚退下裤子,忽然,门前哐当一声。吓的我一哆嗦,赶紧把裤子提上。 躺在沙发上已经衣衫凌乱的田莉莉更是一声惊叫,胡乱的抓着自己的衣服把自己已经露出的奶子和屁股遮了起来。其实,也没遮住。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穿着裙子,露出半截小白腿,踩着拖鞋的张美娟。 张美娟一进来,就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哎我说李成光,你干嘛呐?这还让不让人睡觉啦。这家伙,吱吱哇哇的,吓的我差点动了胎气。哎呦,这姑娘谁啊?哎呀,裤子都脱啦?哎呀,这不是田家小莉莉嘛,这咋,跟我家成光搞破鞋来啦 我系上裤带:张美娟,你够了啊。干嘛呀你?你有没有点基本的素质啊。怎么说话呢?这是我未婚妻,咋?用你管?你别以为你仗着我后妈的身份就想管我。跟你说张美娟,我认你你是我继母。不认你,你什么都不是。你别跟我这捣乱啊,谁让你擅自进我的房间啊。出去。 张美娟抱着膀子咯咯的笑着:哎唷,火啦?这就火啦。放心,我没阻止你们两上床睡觉,你睡你们的。不用管我,反正我也睡不着,我就看看。 看看? 尼玛这事儿是看的事儿嘛? 这张美娟存心是来跟我搅局啊。这女人是太可恶了。 那边,田莉莉也知道,今天上床这事儿,估计是办不成了。她急慌慌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然后看了我一眼,低着头红着脸夺门而逃。 看着门口抱着膀子一脸无辜样子的张美娟,我恼怒道:张美娟,你是存心破坏我们的事儿是吧?你是不是有点过分呐? 张美娟放下膀子:我就破坏了,怎么着吧。有本事你打我啊,我就是看不惯你李家人乱搞女人,怎的吧?哼! 说着,张美娟哼了一声,转身扭着她的小屁股,往自己的东正房离去。 我真是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气的七窍生烟。奈何她肚子有我爹的孩子,我不能把她怎么样。其实说白了,即便没那个孩子,我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憋了一肚子的邪火,我无奈的睡去。 早晨的时候,我是被一只柔软的女人小手拎着耳朵拎醒的。 我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张美娟在捏着我的耳朵,我赶紧大叫:臭女人,你干啥? 张美娟穿着低胸睡衣,因为是半猫着腰拎我的耳朵,那对白嫩的大奶子,都露出来三分之一了。 不过我的耳朵被她拎的生疼,我只是看了一眼就赶紧移开目光。 张美娟拎着我的耳朵:李成光,你瞅瞅,都几点了?还不起来?起来,吃饭,干活。跟你说,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我,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得靠你这个男人养活,你死了不要紧,你想饿死我们娘两啊? 我发现这个女人是越来越嚣张了。懒得跟她说话,洗了把脸我就来到了饭桌前。 我不仅一愣,饭桌的早餐,还挺丰盛。包子咸菜小米粥咸鸭蛋一应俱全。 张美娟穿着家居睡衣,踩着的人字拖,居然是我的。这女人把凳子朝我挪了挪,一屁股坐到我的身边。然后拿起一个咸鸭蛋当当在桌子上敲碎了壳递给我:男人早餐得吃蛋,补充蛋白质,干起活来才带劲。 我怎么就感觉听着这话这么别扭。微微侧头,看见她那睡衣里露出的三分之一雪白的乳.房,我赶紧回头,一口咬掉三分之一的鸭蛋。 张美娟柔软的小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你慢点,没人跟你抢啊。 张美娟的手很软,拍在我的肩膀上,我浑身一激灵。我感觉,我裤子里的兄弟,她居然只是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就有了反应。 吃饭的时候,张美娟显得格外的热情,一只跟我夹菜盛粥,那睡衣之外裸露的半截白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碰触我的胳膊。皮肤上,是不是的来个零度接触 我不得不承认,张美娟的皮肤,真滑,真嫩,感觉,真好 这饭在这么吃下去,我估计我控制不住自己会把她按在地板砖上就就地正法。 于是赶紧狼吞虎咽的吃完,逃也似的出了家门。 出口的档口,张美娟销魂的声音还从屋子里飘出来:早点回来吃饭 尼玛,怎么感觉这就是两口子过日子的感觉呢。丈夫出门,妻子叮咛 这张美娟对我可谓是软硬兼施,一个巴掌一个甜枣的对付我,真是有点让人招架不住。真是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大清早的,我就浑身是虚汗的跑到自己水浇稻田地里,拉开了水井的电闸,就躺在稻田地里的窝棚里躺着。 现在稻田里都通上了电,一推电闸,就可以主动放水浇田。要么说现在当农民也不错,轻巧了很多。 躺在窝棚里,我脑海里就出现张美娟的一幕一幕。而且,我惊恐的发现,在我静静的想着她的时候,裤裆里的兄弟会不由自主的挺翘起来。 这可不行 这样,恐怕早晚是要出事儿。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出事儿才怪。 迷迷糊糊的胡思乱想,随后就睡着了。 睡着了之后,稀里糊涂的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跟一个女人亲吻。女人亲着亲着,就爬到了我的身上,很重,压的我有点喘不过气。 一下子就醒了 我睁开眼睛,顿时大惊。 我的胸脯上,田莉莉正趴在上面,一张擦了粉的嫩白的脸,正朝我笑着:看看你,睡的真死 居然不是梦,是她田莉莉? 我一把搂住田莉莉,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田莉莉一声惊呼,小拳头不断的敲打着我:坏蛋,快放开我

Tags:
7 + 赞
相关资源:
  •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2021-6-1914
  •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2021-6-1814
  •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2021-6-172
  • 苍月女战士,撅起屁股叫的再浪一点
    苍月女战士,撅起屁股叫的再浪一点
    2021-6-161
  • poronovideos变态极限,和儿子住宾馆然后就儿子需要就从后面做
    poronovideos变态极限,和儿子住宾馆然后就儿子需要就从后面做
    2021-6-1519
  •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2021-6-145
  •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2021-6-133
  •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2021-6-136
  •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2021-6-1218
  •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2021-6-111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