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下面放草莓小说_两腿之间湿淋淋

分类: 短文
1,745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目光中的渴望也变成了溺爱,话音之中不难听出还有一丝落寞:小亮,你都长大了。

表姑,我都二十多岁了。我有些不明所以。

表姑笑道:可是在我眼中,你一直都是小孩子。

小孩子?

怪不得表姑敢这样进来,原来她并没有将我当成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小孩!

见表姑一脸嬉笑,我瞬间不爽起来,那种渴望肆意蔓延,甚至有冲动直接扑过去,脑海里面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制止了我这种行为

快点擦干净吧,我先回房了。

见表姑要走,我急忙喊道:表姑,你先等一下。

怎么了?

表姑重新转过身,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表姑在转过来的时候居然朝着我的腿看了一眼,还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我脑海里面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旋即说道:表姑,有没有脱毛的东西?

嗯?你怎么问起这个了?

我憨笑说:你也看到了,我下面太旺盛了,有时候拉拉链都会卡到,疼得要死,我想刮干净,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刮。

表姑打趣笑道:不就跟你们男孩子刮胡须一样吗?难道你不会刮胡子吗?

不是,我这不是没有刮过,怕刮破了皮。我鼓足勇气,可怜巴巴问:表姑,你帮我一下可以吗?

表姑看了一眼,还是有些犹豫,眉眼之间写满了渴望:可是这不大好吧?

我哪能不知道表姑已经动摇了,急忙说:表姑,你怕什么呢?刚才你不都说我是小孩子吗?

难道还怕我这个小孩子?

3

第3章

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真拿你这个小屁孩没辙,我拿一下工具。在我激将之下,表姑爽快同意,很快拿着剃须泡和剃毛刀走出房门。

在进入浴室之后,表姑将浴室门关上,一丝不挂的我和表姑就这样共处在狭小的空间里。

过来吧。表姑坐在马桶盖上,好像并没有当回事儿。

女人刮毛是怕毛发潮湿滋生细菌感染,你下面的毛发这么旺盛,看起来多性感,其实光秃秃的也不好看,表姑帮你弄得更加性感吧。

我笑道:表姑,你怎么喜欢怎么来吧。

你这小鬼头。表姑娇嗔白了我一眼,把剃须泡揉搓起泡,朝我被水渍打湿的毛发探了过去。

当表姑柔弱无骨的手贴着我的毛发和玩意擦过的时候,那种感觉让我喘起了粗气,居然没控制住发出了声音

表姑听到我的声音,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即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但从我的角度看下去,表姑的手分明在颤抖。

她虽然没有直接触碰,但在过程中难免会碰到,在心中产生悸动,我本就存了不该有的心思,这样的触碰更是让我控制不住。

整个浴室都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表姑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更是让我激动。

她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神色如常,倒是让我有些佩服了。

好了,现在比刚才还性感了。表姑说完,似乎是在故意挑逗我一样,伸手在玩意上拍了一下。

这样猛烈的刺激,更是让我在这一瞬间有些上头,居然控制不住向前走了一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跟表姑之间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

我心中窃喜,但还是后退两步歉意说:表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什么

表姑耳根通红,手装作无意间抬起,放在我的胸膛之上,手居然无意间碰到了我的东西,脸上潮红更甚。

我看表姑这个样子,就已经知道她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了,只是碍于颜面,不好意思说而已。既然如此,那就交给我吧。

表姑,我能不能借你小裤用一下?

什么?表姑脸颊通红炙热,我的话触动了她的心弦,慌乱捋顺头发,紧张问:你要这个做什么?

刚才好舒服,我好难受,想用表姑的小裤

小亮,这样做可是很伤身体的

哎!表姑再次将目光落在了玩意上,呼吸越发粗重。

表姑

以后尽量别这样了,太伤身体了。

在我的祈求下,表姑最终还是妥协,微微起身,将那条红色小裤从睡裙下脱了下来,递给了我。

我按耐不住兴奋,急忙用表姑的小裤将玩意包裹起来,同时抓住表姑准备缩回去的手,紧握住了被小裤包裹的玩意。

表姑突然将我的手拍开,低头轻语:小亮,这样已经是表姑和你的极限了,不要再继续了

本来发生这样的事情在我看来也是顺理成章,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刻居然被拒绝了。

我眉头紧皱,一股失望的感觉油然而生,表姑的手却还是一直在动着,一直让我达到巅峰。

4

第4章

巅峰过后,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等回过神,发现表姑不知何时已经离开,而马桶盖上,还残存着一些斑驳的痕迹

虽然和表姑没有发生实质的接触,但我还是非常满足回到房间。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表姑和表姑父正准备出门,表姑表现的非常自然,就好像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找机会跟表姑在一起,希望能发生一些实质性的接触,但令人失望的是,每一次表姑都会婉言拒绝。

但我们之间就好像是有小秘密一样,表姑每次洗完澡后,都会将小裤留在浴室,让我发泄

本以为我和表姑会止步于此,可一个礼拜之后,我们最终还是打破了这种关系

那晚我睡得正香,隔壁传来的吵架声将我吵醒。

大概意思是因为表姑父不能满足表姑,最后在表姑父的呵斥之下,表姑提出要分开睡,气呼呼来到了客厅。

现在寒冬腊月,晚上更加寒冷,让表姑睡在客厅,第二天肯定会感冒。

不过,这也正好给了我一个升华关系的契机。

我轻步走出房间,看着在客厅瑟瑟发抖的表姑小声说道:表姑,客厅太冷了,要不睡我房间吧

表姑叹息一声,摇头说:小亮,不用了,我坐一会就回房间了。

我失落无比,也不好强求,干笑着回到房间。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寂寞和渴望让我浑身难受。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中出现的就是表姑,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最终还是无法安耐这种需求,本想尝试再邀请表姑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表姑娇羞的声音传来:小亮,你睡了吗?你表姑父把房门反锁了,客厅太冷,晚上我睡你房间吧

表姑,你进来吧。

我激动无比,没想到事情到现在还有这样的反转。

我习惯了裸睡,朝边上挪动准备开灯,表姑紧张说道:小亮,别开灯

表姑已经看过了我的身体,但此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毕竟太过尴尬,我当然表示理解。

我缩回手,表姑关门走了过来,掀开被子后躺在了床上。

表姑身上的香味扑面而来,之前在浴室里面的感觉又回来了。

可她和表姑父吵过架,现在还在气头上,我可不想趁人之危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关切的开口说道:表姑,要是冷就朝我这边靠一点吧。

表姑慢慢挪动过来。

当她冰冷的胳膊和我炙热的身体接触时,表姑打了个哆嗦,急忙收回了胳膊。

我知道表姑还是放不开,便轻声问:表姑,刚才听你和表姑父吵架,他没有办法满足你吗?

哎小亮,自从你表姑父身体出现问题后,我就跟守活寡一样,已经十多年没有表姑说着轻叹起来,止住了后面的话。

我不假思索问:表姑父身体不行,你没有找过其他男人吗?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老了,哪儿有人看得上我。表姑苦笑说:我怎么和你这个小孩子说这些事情呢。

‘小孩子’三个字将我最后的欲火挑逗了起来,我激动说:表姑,那天在浴室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男人。

别说了,我可是你的长辈,想想可以,但是我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表姑,你为什么一直都将我当成孩子?为什么就不能把我当成一个男人,可以满足女人需求的男人呢?

睡觉吧,我不想做出对不起你表姑父的事情。表姑说完便转过了身。

果然,表姑还在在乎着妻子的贞操,我心中苦笑,不想强行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闭眼昏睡过去。

熟睡后,我做了个香艳的美梦。

梦中的女主角当然就是表姑,梦里的我们无比快乐一直到顶峰。

我突然感觉有一点点不对劲,急忙睁开眼睛,居然发现自己的手落在表姑的胸脯上,而她纤细的玉手正抓着我的玩意缓慢活动。

.

在昏暗的夜色下,我清楚的看到,表姑水汪汪的眼中充满了渴望

自从看到表姑的第一眼,这一幕便一直都在我的脑中幻想,今天终于成真,恍惚间让我感觉好像做梦一样。

但是这强烈的快感和触感并不是梦境中所能比拟的,这是我做梦都想的画面,我必须要尽快将表姑开采下来!

表姑我好喜欢你,自从看到你第一眼我就想和你这样了

我囔囔诉说着我对表姑的依恋,用自己的身体来表达我对她身体的渴求。

表姑双眸盈满了水光,看起来楚楚动人,更加让我把持不住,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表姑就地正法。

表姑现在还没有完全放开,想要拥有她,就要让她彻底的投入进来。

我直接吻了上去,表姑很自然配合着。

我们情意正浓,虽然我的胸脯上还是能感觉到表姑的抗拒,但这种力道已经越来越小了,正在我想再接再厉的时候,隔壁房门突然打开,表姑父迷糊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婆?

表姑父的呼喊声响起瞬间,我被惊了一下,身体忍不住颤抖,表姑也像是被捉奸一样猛地把我推开。

老婆?

表姑父的声音依旧还在持续,我吓得六神无数,虽然我是这座屋子的主人,可是要让表姑父发现背着他和他老婆做这种事情,他会要杀了我。

表姑更是惊慌失措,不停的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着,让我躺着别吭声,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就自然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假装刚睡醒的样子说:怎么了?

表姑父诧异问:你在小亮房间睡觉?

表姑合上房门,不满说:怎么了?你把房门反锁,难道让我冻死在客厅吗?

没,没什么。我虽然无法看到表姑父的表情,但也能想到,他此刻是一脸的彷徨和紧张。

一个饥渴空虚常年得不到满足的女人,一个精力充沛无处发泄的青年,这两个人三更半夜共处一室,是个人都会胡思乱想。

回房间睡吧表姑父说完后,也没有听到表姑的回应。

我屏息许久,心跳加快,生怕表姑父察觉到了什么。

就在我准备长吁一口气的时候,虚掩的房门,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推开

即将吁出来的那口气被房门又吞了回去,我紧张朝房门看去,昏暗月光下,我发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表姑父。

他黑亮的眼睛在房间内瞄了一眼,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我的心瞬间卡在了嗓子痒,刚才和我表姑相互纠缠,房间内弥漫着一股非常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是个正常男人都闻的出来。

此刻表姑父必然已经嗅到,空气在瞬间仿佛冻结,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最终,我吞咽一口唾沫,低声问:表姑父,怎么了?

没怎么。表姑父似乎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轻叹一声说:小亮,早点休息吧,你表姑给你添麻烦了。

不碍事儿。

表姑父憨笑了一声,将房门关上,隐约间,我听到一缕叹息从门外传入耳中,跟着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关门声。

我半躺在床上呼吸着房间残留内残留的表姑那具成熟女人独有的体香味道,脑中想着的却不是我和表姑的激情,而是表姑父的举动。

他是成年人,房间内那股味道他清楚的知道,更加知道他的老婆已经和我这个精壮青年纠缠在了一起。

但因为他不能满足妻子,即便知道,为了妻子,也只能隐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我虽然没有绿帽情结,但我完全可以体会到表姑父的心情。

他的心一定非常的痛,但是却对这件事情无可奈何,如果将这件事情拆穿,那么他便会成为一个身体和精神都无法满足妻子的男人。

最终,他也只能选择隐忍下来。

胡思乱想下,我昏昏沉沉陷入了沉睡中。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刚刚出门,就看到表姑和表姑父准备出去。

昨晚的事情已经越界,再次看到表姑,我竟然有种尴尬。

但表姑却依旧如同平日那样,对我笑着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眼睛里可以看出她好像再次将我看待成了她眼中的孩子。

我点头回应:表姑,你和表姑父要出去啊?

表姑父抢先说道:马上要过年了,我们在这里打扰了你这么多天,也是时候回去了。早上手机没有抢到机票,一会儿我们去火车站看看有没有火车票。

这样我顿时失望了起来,表姑这一走,想要和她再次见面,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在我失神时,表姑父已经开门,拉着表姑走了出去。

这一天,我脑子非常混乱。我并没有将表姑当成一个工具,在我的眼中,她就如同我的女友,我的妻子一样。

如果没有表姑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以后应该如何是好。

肖亮,观塘府邸16号别墅点名让你送这个快递,赶紧吧!

快递站点客服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的思路被拉扯回来,却头大无比。

这个点名让我送快递的客户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名叫韩美妮,虽然长得漂亮,但或许是丈夫常年在外内分泌失调的缘故,她的脾气非常古怪。

因为她的问题件非常的多,而且不好处理,所以我们站点好几次将她拉黑,但韩美妮神通广大,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又重新开启了派送业务。

韩美妮的快递是我们都非常畏惧的,都是猜拳决定谁去派送,今天突然点名道姓的让我送快递,这有点让我想不明白。

心中虽然不大情愿,但避免被投诉,我还是骑着电瓶车赶了过去,而我并不知道,即将等待我的,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韩美妮性感丰满,雍容华贵,因为家境不错,所以脾气也非常火辣,颇有一种御姐的风范。

或许在别人眼中,韩美妮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但我对这种御姐类型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女人,正是表姑。

骑着电动车在寒风中抵达观塘府邸16号别墅门口,我冻得是直打哆嗦,一如既往,我拿着快递摁响了门铃。

等别墅大门打开之后,韩美妮一脸期待出现在我的面前。

距离上次看到韩美妮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这次再次看到她,发现韩美妮竟然变得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

不过她依旧还是那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勾人心魄的眸子盯着我手中的快递,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性感的殷红嘴唇。

其实我对女人并没有太多的形容词汇,韩明亮的身材非常不错,前凸后翘,丰满雍容,现在虽然深冬,但因为别墅内有充足的暖气,可能在做健身的关系,她只穿着一件紧身背心,下面则穿着一条穿短裤。

我只是瞄了一眼,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她没有穿内衣和小裤?

我并非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

说实在的,这一瞬间,我确实对韩美妮的身体有了一些感觉,但因为表姑,我必须要将这种出轨般的感觉压制下来。

虽然表姑还没有全身心的交给我,但我知道,表姑必定会在一切都准备好的情况下,和我放肆的纠缠融合为一体。

韩美妮的脾气非常火辣,我怕触霉头不敢招惹她,把快递递给她就说:韩姐,麻烦你签个字吧。

换做以前,韩美妮会跟我欠了她钱一样从我手中夺走快递,然后重重关门。

可今天有点不大一样,她竟然用那种带有欲望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眼,侧过身说:肖亮是吗?能帮我送进来吗?

我吞咽唾沫,不知道韩美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这外面太过寒冷,而且别墅内非常暖和,既然她这么邀请,我进去暖和一下也没什么。

在我点头后,韩美妮扭动着丰满圆润的臀部一扭一扭朝客厅走去,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关上别墅大门,等来到别墅内部,我这才发现这栋别墅的装修非常的富丽堂皇。

每一寸地面,每一面墙壁,完全是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肖亮,别这么拘束,房间够暖和吧?先把外套脱了吧,不然一会儿出去会感冒的。韩美妮娇滴滴的冲着我说着,指了指沙发后说:你先坐一下,我沏杯热茶让你暖暖身子。

我从未想过泼辣无比的韩美妮竟然会有如此女人的一面,顿时竟不知怎么回事。

就在纳闷时,韩美妮拿着茶杯扭动丰臀来到了不远处的饮水机旁,当轻轻弯腰后,两腿之间对准我这边,里面彻底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的鼻血差点从鼻孔喷涌了出来,却又不敢多看,还记得上一次有一个40多岁的快递员,因为多看了韩美妮一眼,不但被韩美妮大骂臭流氓,甚至还各种投诉,最后将这个快递员被站点开除。

就是这个众人都惧怕的女人,此刻竟然做出如此举动,甚至有种故意的成分,裤子和没有穿一样,里面的什么全部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不知道韩美妮究竟几个意思,虽然内心亢奋,可是一想到韩美妮的泼辣,再想到表姑在我心中的地位,我还是有些望而却步。

韩美妮扭动了两下丰满的翘臀,那条被勾勒明显的缝隙勒的更加清晰。

等茶水沏好后,她莲步款款走了过来。

肖亮,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我极其不自然接在手中,韩美妮趁机在我身上摸了一下。

我的手非常冰冷,而她的手却非常暖和,当手指触碰的时候,一道电流辐弄全身,我急忙将手抽了回来,一脸无奈望着韩美妮却不知说些什么。

韩美妮捂着嘴巴咯咯笑道:这么拘禁干什么?我又不是母老虎,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韩姐,快递我已经交给你了,要是没别的事儿,那我就先回去了。

韩美妮确实是母老虎,和她在一起,我总感觉心跳加快。

这么着急干什么呢?外面冰天雪地的多冷啊,再坐会儿吧,陪姐说说话吧。韩美妮说着坐在我身边,伸手就朝我外套拉链探来一只手:怎么还没有脱外套呢?难道真想感冒吗?

她说着就将我的拉链拉扯下来,这动作非常亲昵,让我恍惚间感觉,韩美妮变成了一个温柔体贴知书达理的小女人。

在我还没回过神这到底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韩美妮就已经将我的外套脱了下来,半依在我的身上,用手隔着贴身衣服在我结实的胸膛摸来摸去:肖亮,没想到你的身体竟然这么结实

我被这举动吓了一跳,被一个女人如此抚摸,玩意也不老实的站立起来。

这一瞬间,我终于明白过来,这次美其名曰是来送快递的,但韩美妮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勾引我!

如果没有遇到表姑之前,遇到这种事情我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冲上去,疯狂迎合韩美妮的身体。

但表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无法动摇,只要表姑还在,我就不会和任何女人做出这种苟且之事。

想着我急忙将韩美妮的手拿开,苦笑说道:韩姐,别这样,被人看到不好

怕什么?这是我的别墅,是私人空间,你觉得会有人进来吗?别怕,让姐摸摸我的抵抗根本就没有多大的作用,这女人的手一直在我身上来回游走。

天呐,肖亮,你的好大韩美妮发春般喊了一声,另一只手竟放荡的朝自己短裤里面延伸进去

我的粗气开始喘了起来,虽然也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是不知为何,我竟然无法抗拒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韩美妮伸入短裤内的手开会轻轻搅合起来,娇喘连连问:肖亮,怎么样?姐弄得你舒服吗?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种赤裸裸的诱惑,换做其他男人恐怕早就已经兽血沸腾的扑上去在韩美妮的身上耕耘了。

我三年多未曾和女人有过深入交流,唯一的一次还是昨晚和表姑在床上的纠缠,但因为没有进去,所以不能算是和女人有过深入交流。

此刻我再怎么木讷也明白她的意思了,身体的欲望和道德的约束让我无比挣扎。

我开始喘着粗气,韩美妮更是将伸入短裤内的手拿了出来,两根手指上沾染着滴滴水渍。

我吞咽一口唾沫,整个人跟木头一样杵在原地。

我想都不敢想有朝一日我会和韩美妮会发生如此美妙的事情,但是眼下,这种事情不但发生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恍惚如同做梦的情况之下。

韩美妮紧握玩意轻轻撸动,娇喘问:肖亮,你看姐都这么主动了,你难道就不觉得姐漂亮性感吗?

我口吃发干,舔着嘴唇点头:韩姐,你真漂亮。

韩美妮抛来一个眉眼:那你不表示一下吗?

表示?

我应该怎么表示?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感觉手被韩美妮牵引着来到了她高耸的胸脯上。

韩美妮疯狂娇喘,我的脑子也处于一片空白。

虽然我的心中已经有了表姑的地位,但是表姑马上就要走了,如果不找一个女人来缓解我的相思之情,那我会思念成疾而郁郁寡欢的。

想到我靠着送快递省吃俭用整整一年也存不了多少钱,但只要将韩美妮在床上伺候好,她就可以给我不菲的酬劳,这种交易般的缠绵让全身的热血朝大脑涌了过去。

此刻道德已经被身体的欲望所压制下来,我猛地怒吼一声,抱着韩美妮就站了起来。

韩美妮也迎合着我的动作将丰臀探了过来,就在我的双手即将触碰到短裤的时候,突然间,一缕急促的门铃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这缕铃声如同晨钟暮鼓一样,将我抛之脑后的理性拉扯了回来。

我急忙将即将触碰到韩美妮短裤的手收了回来,同时快速提起了裤子,把玩意放入了小裤里面。

刚才的事情我现在还有些恍惚,不过回过神之后,我心中却生出了深深的罪恶感。

我的心里面装着的女人是表姑,但是我却在韩美妮的身上,做出了这种事情,这简直就是对不起表姑,更对不起我自己。

谁啊!韩美妮见我提起了裤子,顿时有些不爽起来,恢复了平时灭绝师太的模样。

如果不是这门铃声,我们俩现在已经结合在了一起,韩美妮对这摁响门铃的人生气我也能理解。

提起短裤后,韩美妮就大步走了过去,猛地将别墅大门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别墅门口。

这个男人应该是小区内的物业,穿着工作服,脸上堆积起来的笑容在韩美妮的愤怒目光下瞬间定格,变成了诧异之色。

我生怕别人误会,急忙将外套拿在手中,着急说:韩姐,东西我已经修理好了,站点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

在男人诧异的目光下,韩美妮准备挽留我,可我生怕男人走后韩美妮对我发动饿虎扑食的进攻,匆忙离开。

当我跨上电动车的时候,就听到韩美妮冷冰冰冲着男人喊道: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家的电路已经检查过了,别再来烦我了,不然我不但要投诉你,而且连你们整个物业都要投诉!

话毕,她无比生气将别墅大门关上。

刚才还如同羊羔一样温柔的韩美妮瞬间再次变成了泼妇,让我有些错愕。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毕竟刚才被想在我身上发现的她,此刻被一个男人打断,必定会恼羞成怒。

我也没有继续停留,匆忙骑车回到站点。

下午的时间就这么在发呆中度过,等下班的时候飘起了鹅毛大雪,回家后表姑正在厨房准备晚饭,而表姑父则在房间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一想到表姑和表姑父马上要离开,我顿时失落起来,这空荡荡的房间,即将又要剩下我一个人。

轻叹一声,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到房间,在经过客卧的时候,表姑父的声音传了出来:小亮,你回来了?

表姑父,回来了。我随口回应,朝厨房瞄了一眼。

表姑扭头也朝我看了一眼,虽然我们俩最晚经历了一段美好,但表姑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尴尬,而是冲着我点了点头喊道:小亮,饭菜马上就好了,等会儿吃饭。

嗯。我点了点头,继续朝房间走去。

表姑父放下了准备装入行李箱的衣物,面色凝重冲着我说:小亮,我们爷俩说会儿话吧。

说话?

我不由紧张起来,昨晚我和表姑的纠缠让房间内涌动着荷尔蒙纠缠的味道,表姑父虽然已经察觉,但并没有当面揭穿。

难不成,在他要临走的时候,要好好找找我的麻烦,兴师问罪一番?

表姑父的表情非常凝重,在搞不明白他究竟怎么回事儿的情况下,我绝对不能率先露出任何胆怯。

深吸一口气,我鼓足了勇气进入了房间内。

表姑父的脸上依旧满是凝重,望着我很长时间说:小亮,早上我和你表姑去买火车票了,可是却没有买到一块儿的。

嗯?我纳闷一声,本以为表姑父要说昨晚的事情,可没想到,竟然说的是车票的事儿。

这和我想的有些不大一样,让我瞬间发懵了起来。

表姑父轻笑一声说道:本来我还以为我们俩能一块儿回去,可没想到这样,也就只能让你表姑继续打扰你几天了。

这话让我再次发懵起来,我压根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寻思着,我犯难问:表姑父,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表姑父解释说:距离过年也没有多少天了,没有同一天的两张车票,所以我就先买了明天晚上的车票,你表姑买到的是四天后的车票,所以她还要打扰你四天。

真的?我终于将这番话的意思捋顺了,也就是说,表姑并不会立刻就离开,更重要的是,表姑父明晚一走,那家中就剩下我和表姑两个人了。

没有了表姑父在家里,那简直就是我和表姑的天下,我们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可是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我急忙摇头说道:表姑父,你别担心,我不麻烦的,其实你们住在这里都可以,反正我一个人住,有你们在,也有个家的感觉。

表姑父直勾勾盯着我,轻声说道:小亮,表姑父和你表姑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分开过,所以表姑父回去之后,你要好好照顾你表姑。

Tags:
19 + 赞
相关资源:
  •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2021-6-162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