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使劲里面痒_别的男人做完我又做

分类: 社会事件
748 人气 / 0 评论 / 2020-3-20 发布
Author:

还没死?!

顾不得浑身的疼痛,宁浩艰难睁开眼,心头是难以抑制的震惊。脑海中盘旋着另外一股信息,赫然是属于另外一个叫宁浩的人,心头顿时豁然开朗,原来在机缘巧合下,占据这个宁浩的身体,重生了!这让他在狂喜之余,对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心生感激。放心去吧,既然得你身体之恩,那么你的未了心愿,往后的日子,本尊自然会帮你完成!宁浩是谁?

玄界六道至强者,被人称为玄魔天尊,若不是渡劫时遭遇小人暗算,导致失败重生,他必然进入属于神的境界。现在修为全无,只余一颗魔丹,悬浮在识海中,原本的血黑色,变成紫红色,少了些杀戮狂暴,多了些高贵神秘。醒了?走吧。冰冷的女声耳边响起,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宁浩转头看去,一个满脸冰霜的美女,满脸淡漠的瞥了他一眼。脑海中有记忆,她是王婉薇,属于之前那个宁浩,只不过二人前不久刚刚离婚。虽然离婚了,但迫于某种原因不得不继续居住在一个屋檐下。对两人相处模式,宁浩是心知肚明,当即默不作声的站起来。王婉薇冷哼一声,径直走出病房。出了医院,二人打车,直奔二环内的榕城印象,宁浩的家就在那里。一进门,破旧的沙发,老旧的电视机,连冰箱都是那种老式单开门,跟外面环境可是天差地别。能把日子过成这样,宁浩也算是个人才,不过这可怨不得别人,家里但凡值点钱的,都被前身拿去变卖了,而换来的钱也被他挥霍一空,这也是王婉薇跟他离婚的原因之一。三室一厅,朝阳主卧归王婉薇,宁浩住在另一侧的客房,这当然不是自愿的,只是这具身体的前任没有半点本事,都要靠老婆养着,哪里有反抗的余地。抹了把头上的虚汗,宁浩回房间躺下,他现在需要尽快的恢复实力。也不知睡了多久,宁浩幽幽醒来,确切的说是被饿醒。居然会饿!凡人的身体还真是够弱。宁浩随口吐槽,翻身下床,直奔厨房而去,空空如也的灶台,空空如也的冰箱。家里没有吃的,宁浩首先想的就是找王婉薇借点钱,以后赚了钱还她就是。一推王婉薇的房门,门居然是锁着的,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宁浩出身的宁家,在本市也算是大户,可惜宁浩只是宁家宁华凡的私生子,但一直以来宁华凡并不曾亏待他。只是他自己好吃懒做不学无术,一次次的让宁华凡失望,加上宁家内部的纠纷矛盾,最终只能给他找个媳妇安家,彻底放养了。婚后,宁浩少了父亲的约束,败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后,连老婆的那点工资都惦记上,以至于王婉薇防他跟防小偷似的。眼看在家是解决不了吃饭问题,宁浩决定出去转转,不管怎么样先填饱肚子再说。很快,宁浩发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他现在感觉不到丝毫灵气波动,难道说这里从未有人修炼过?宁浩满心疑虑,身体传来的饥饿感,让他很快摒弃了这个念头,现在没有什么比找吃的重要.走了几步,宁浩猛然收住脚步,他尽管身体还没有恢复,但五感却远超常人。在一股浓郁的酸臭味中,隐隐有些他熟悉的东西。灵气?!是灵气!虽然薄弱的可怜,但是却让宁浩有了希望。很快他就在花坛里找到一株小草,它正被一个泡菜坛子压在下面,好像随时都会凋零。羌草?!这里天地灵气近乎于无,却有着羌草,让宁浩十分意外,在玄魔大陆,羌草是一种十分普通的灵草,它根部发达,含有稀薄灵气,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以前,宁浩根本看不上羌草,可现在他灵气尽失,含有微薄灵气的羌草根对于他来说就显得弥足珍贵。不过可惜的是,只有一株。这种草根味苦性凉,不怎么好吃,可偏偏只有嚼碎了才有利于吸收灵气,现在也顾不得味道,当即塞入口中慢慢咀嚼起来,感受着羌草根中灵气缓缓融合进身体之中。灵气入体,宁浩顿觉头脑清明,饥饿的感觉也随之消失。再看脑海中那颗魔丹,此时也正被一丝略微的灵气环绕,散发出淡淡荧光。这不是小王家里那个吗?怎么在这里挖野草啊。一个中年女子声音传来,很明显她口中的小王就是王婉薇。这就是小王的前夫啊,听说混账的要命,现在还赖着小王呢。就是,这个王八蛋可把小王祸害的不轻,他在干什么?不会是傻了吧?傻了?死了才好呢,像他这样的人活着就是个祸害!宁浩正因为身体里有了灵气欢愉,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为众多大妈议论的对象。一个羌草根下肚,宁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四下张望,希望能再找到一株羌草,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灵气来恢复自身实力。王婉薇回来的时候,宁浩依旧奋战在花坛中,手中捏着四五个羌草根,之所以没当场吃下,就是想积赞多了一次食用,不然微弱的灵气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宁浩?王婉薇怎么也不相信宁浩会在花坛里挖野菜,难道是因为自己早上没给他留饭?早上她确实是故意没留饭菜给宁浩就出门的,若不是迫于无奈,她根本不会跟这个男人沾上关系。可她毕竟不是个心思恶毒的女人,刚到公司就后悔了,虽然二人已经离婚,宁浩也不是什么好人,可他终究是个人,王婉薇做不到完全不在意他的死活。看到宁浩饿到捡草根吃,王婉薇的心底升起愧疚,看向宁浩的目光顿时柔和了些。宁浩正准备换个花坛继续寻找羌草根,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猛然抬头,正好对上王婉薇如水的目光。小薇,你认识那人?王婉薇身后跟着一名男子,小背头,金边眼镜,合体的修身西服,一副成功人士模样。他叫周子琦,是王婉薇的部门经理,同时也是她的追求者。第二章 古怪老者他是我老公,宁浩!王婉薇直截了当,只是隐去了二人已经离婚的事实。周子琦存了什么心思,王婉薇很清楚,她早就想明确拒绝,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或许今天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老公?周子琦眉头皱了皱,之前就听说王婉薇结过婚,他一直以为这只是王婉薇拒绝追求者的托词,没想到她还真的有个老公。不过,眼前这男子一脸衰样,落魄无比。想想自己的身份,周子琦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这个捡野草吃的男人根本不配和自己比,也不配拥有王婉薇!王婉薇不理会周子琦,她现在只想着尽快把宁浩带离这里。没想到她刚移动脚步,周子琦就拽住她的手腕,道:小薇一起吃午饭吧。王婉薇颇为不悦,使劲的挣脱对方,甩了甩手,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婉薇,我很喜欢你,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没想到周子琦还得寸进尺,再次紧紧握住王婉薇的手,说。放开我!王婉薇蹙眉挣扎,无奈周子琦这一次用足了力气,她用了几次劲都没能甩开。啪一块石头落地。周子琦只觉手背一痛,抓着王婉薇的手不自觉的松开。谁特么多管闲事?!给老子站出来!好事被人打断,周子琦愤怒的喊了嗓子,四下里看去。没见有人出声,到见宁浩走过来,周子琦这才反应过来,那块石头是宁浩打过来的,他怒瞪着宁浩,张口便骂:你算是什么东西啪脸上一阵刺痛,周子琦捂着脸,再看眼前的男人,依旧是之前的姿势,身形纹丝不动。你特码敢打我?你有病就去治啪又是一阵疼痛,可周子琦根本就没看见眼前的男人出手。这家伙这么强?周子琦一脸惊惧的看着宁浩。宁浩漠然的扫了眼周子琦,目光落在王婉薇身上,淡淡说道:走吧!王婉薇正诧异的看着宁浩,突听声音微微一愣神,见宁浩已经迈开脚步,她紧走几步跟了上去。追上后,王婉薇这才回过神来,压低了声音道:宁浩,你怎么打人?他可是我经理,你想害我丢掉工作吗?宁浩斜眼看王婉薇,道:哼,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说完,宁浩不再理会王婉薇,快步往前走,没多久就把王婉薇甩在了后面。那种情况下宁浩当然会出手。虽然他跟王婉薇已经离婚,可她毕竟曾经属于宁浩,这具身体还残留着对她的记忆,被人当面挖墙脚,除非是软蛋,不然怎么可能没反应。何况他身为玄天魔尊威严,如何能容忍一个凡人的侵犯。被宁浩怼了一句,王婉薇脚步一顿,什么身份她当然清楚,可是他们已经离婚,他又凭什么管这么宽?王婉薇再抬头想要理论,视线内早已经没有了宁浩的身影。她眉头没来由的皱了起来,感觉宁浩变了不少,可究竟哪里变了,又说不清楚。没跟上宁浩,王婉薇一跺脚,转身往回走,宁浩能打了人就走,可王婉薇不能,她必须回去安抚周子琦,毕竟他是自己的部门领导。甩掉王婉薇后,宁浩期望能再找到几个羌草根,就扩大搜索范围,很快就来到小区外面。小伙子,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练家子,这年头练武之人可少之又少啊。一名老者突然开口,吸引了宁浩的注意力。宁浩抬头看过去,很快就发现这老者刚才在小区就出现过,没想到他居然一路跟到这里。与你何干!宁浩漠然回应,很快又将注意力转移至花花草草上。老者可不准备这么快放过宁浩,他上前一步拦住宁浩前面,身形矫捷赫然也不是弱者。小伙子,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老夫,你出手快如闪电,若非习武之人,绝没如此速度。老者笑眯眯的看着宁浩,继续说道。对于他的言语,宁浩充耳不闻,他只顾低着头寻找羌草根。见这小子根本不理会自己,老者脸上的笑容收敛,有些不悦:小子,虽说你会两下子,但也不能狂妄自大,要不老夫和你过几招,让你见识见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说完,老者后退两步摆开架势。宁浩蹙眉扫一眼老者,凡夫俗子而已,若是他重生之前,一个眼神就能抹杀无数,哪有时间和他扯淡,径直转身而去。小子休走,看老夫这招如何!老者见宁浩要走,匆忙中打出一拳,隐隐夹着一股劲风,却也远非常人可比,径直朝宁浩的后背而去,宁浩错身一步躲开拳风,反手就是一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蝼蚁般的东西,也敢对本尊出手,恼怒之下宁浩这掌用足十成劲道。老者在宁浩不防备的情况下出拳攻击,已然是不顾脸面、强行出手,如此一来宁浩自然也不会留手。宁浩一掌落在老者腹部,不等他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人就趔趔趄趄的倒退五六米,直接坐倒在地上。再无人拦路,宁浩拍了拍手,抬脚继续往前而去,眼见太阳就要落山,将时间浪费在此等闲杂人身上,是可耻的。老者趴在地上看着宁浩远去,他长长的吐口气,猛地咳嗽了几声,真没想到,此子年纪轻轻,实力就到这种地步,老夫若是能收入门中,则今年的昆山比武我凌虚门大有可为。宁浩又在附近转悠一圈,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倒也没觉得失落,天材地宝又不是遍地的野草,找不见才是正常。眼看时间不早,宁浩径直回家而去。王婉薇早已经等在家里,见宁浩进门,王婉薇轻声咳嗽一声,想要引起宁浩的注意。宁浩却没说话,直接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王婉薇愣愣的看着宁浩,直到看见那扇房门被关上,这才收回目光,略微有些尴尬。眉头紧蹙,宁浩的状态似乎有些奇怪,和之前有很大的区别,现在的他看起来冷漠了不少,好像没有什么能引起他的注意。

Tags:
13 + 赞
相关资源:
  •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2021-7-2418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2021-7-231
  •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2021-7-2216
  •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2021-7-216
  •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2021-7-2010
  •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2021-7-1915
  •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1-7-1815
  • 在车上做,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在车上做,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2021-7-188
  • 嫡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揉豆豆身体一直抖是高潮吗
    嫡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揉豆豆身体一直抖是高潮吗
    2021-7-176
  • 蹂躏者,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蹂躏者,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2021-7-169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