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阴超男医生手指进去|咬住胸前的红樱

分类: 短文
804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只是很快就被欲望冲淡了,他将剃胡须的泡沫慢条斯理的涂满了董婉的下身,用刀子一点点把阴毛刮干净,指节有意无意的从小山丘上擦过。

董婉不敢动,洞口不断的收扩,透明的液体顺着沟壑往下淌,老杨暗喜自己捡到了宝,居然这样都能有感觉,真做起来怕是更加放.荡。

老杨吞了口唾沫,恨不得把那蜜液舔干净,然后用自己的东西把董婉深处的花蜜挤出来,他重重的喘息了几声,手指抚弄着待放的花苞。

在她渐入佳境时,忽然觉得上半身有些凉,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她身上的衬衫在扭动时扯开了,风直往两个大白馒头上吹。

发现自己走光了,董婉惊呼了声,刚要用手遮住就听见老杨开了口,刚才给你检查的时候,我发现你是体内积热过多导致的发炎,这热气散不了,你的病还是会复发的。

董婉一听,吓得眼泪直往下滚,害怕的抱着他的手臂,两团软肉全贴在了他身上:伯伯,那要怎么散热?

老杨异常兴奋,他压着声音,故作严肃:所谓积热就是你体内的热气比常人多,伯伯有套按摩手法能够帮你散出热气,只是这按摩需要坦诚相对.

董婉红着脸摇了摇头,低声道:那伯伯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老杨哪里想到她会这么说,暗叹了口气,却并不打算放过这个送上门来的美人,于是他先点点头,而后微微摇首:吃药能治,但治标不治本,复发的几率很大,还有可能变得越发严重,到时候就是我也没办法了,你只能去医院做手术了。

董婉年轻,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当时就被吓得煞白了张小脸,做手术肯定需要不少钱,她家并不富裕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

伯伯,您能给我按摩吗,我没关系的。

美人都这样要求了,老杨焉有不从的道理,他清了清嗓子,端起了医生的架子:小婉啊,伯伯可以答应你,但你也知道中医不如西医效果快,你的情况虽不严重,但这引寒祛热可不是一两天就可以的,至少需要按摩七八次才能痊愈。

董婉低着头死死咬住下唇,迟疑了好一会儿后,她还是点了点头,反正都这样了,一次还是七次又有什么区别:伯伯,您放心治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看到她一副任君采摘的性子,老杨的下半身蠢蠢欲动,把她的衬衫脱了下来,没了衣服遮挡,两个饱满挺拔的馒头呼之欲出。

老杨看得眼睛都直了,难耐的搓了搓手,却不敢急于求成,忍着胀痛的下身,扶着董婉躺回了检查床上,当然抽手时也趁机在她的纤腰上摸了一把。

城里女人的皮肤果然更好,像上等的豆腐似的白皙滑嫩,光是摸着都让他血脉喷张了。

董婉的软肉全在腰上,被老杨这么一碰她觉得像是有股电流从自己身上窜过,舒服得她直哆嗦,肉球跟着上下跳动,肩带滑落了一半,顶上若隐若现的两枚桃粉色小圆点如熟透的樱桃。

老杨色眯眯的盯着,不住的吞口水,想要咬住尝尝是不是甜的。

啊!董婉被他这么一看,慌忙用手挡住了,不料动作太剧烈反将双球挤了出来,她涨红了脸,手忙脚乱的想爬起来,但越慌越乱,一个没坐稳竟把老杨扑倒在地,双球全压在了他脸上。

老杨紧紧抱住她,将自己的脸深埋在双球里,弹性十足的软肉紧贴着他的面颊,舒服得他飘飘欲仙,在董婉挣扎起身时更是装疼哼哼了几声,让她不敢再动。

对此他喜悦不已,动了动头咬住了粉色的果实不断的吸允,空出的手也不着痕迹的从她下面的小山丘上扫过。

董婉觉得又酥又麻,嘴里哼哼着的同时,不耐的扭动着身体,双球把老杨的脸团团包住。

老杨舔了半天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能暂时松开这到嘴的美肉,扶着双脚虚软的董婉躺回检查床上。

董婉还没从刚刚的刺激中缓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老杨,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老杨被她的样子勾得魂都快没了,强压下饿虎扑食的冲动,把手举到董婉面前,专业的道:你的病情比我想得严重啊,这么多粘液,看来我得先给你做阴.道冲洗了,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你一定要忍住。

总算平静下来的董婉本来还疑心他是在占自己便宜,闻言觉得自己真是太可耻了,杨伯伯好心帮她检查,她竟然把对方想得那么龌蹉,愧疚之下,她嗯了声:我会的,伯伯你开始吧。

老杨嘿嘿一笑,从消毒盒里把扩阴器拿了出来,他这些年来也算欣赏了不少的花穴,可那里面的景色,他可从来都没有瞧过,今天有这个好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利用才是。

用手在董婉的大腿根部轻重交替的揉捏了几下,董婉的花园门口已经全湿了,他用手指探了探,被轻松的吞进去了半截不说,还在被不断的往里吸。

老杨欣喜异常,他抬眸看了董婉一眼,见她眯着眼睛一脸享受,激动不已,声音都有些沙哑了,你愿意配合真是太好了,我马上给你冲洗。

话音落下,他把器械压在了花园门口,稍微一用力就顺利推了进去。

董婉早就被老杨弄得春心荡漾,但门户开始被撑开时她还是闷哼了声,伯伯,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杨被她的话吓得后背冒出层冷汗,强装镇定的道:你多心了,这是正常反应,你坚持下。

事已至此,董婉也不好让他停下,咬着牙关害羞的别开了脸,您快点,我怕我撑不住。

老杨哎了声,打开手电筒,将器械固定好就看到粉嫩的花肉微微颤抖着,不断分泌出来的花蜜布满花肉。

老杨顿觉口干舌燥,身体某处涨得似要爆炸,急需找个地方钻进去,险些让他没把持住。

喘了几口粗气,他翻出支最粗的针筒,抽了好几管生理盐水打了进去后,拿出打算送给王娟的小礼物塞进去堵住了出口,并打开了开关。

董婉本就被冷冷的液体惊得肌肉收缩,眼下感觉有东西在那里震动,更觉难受,下意识的想挤出去,快成功时,老杨重新把东西推了进去,还假装好心的提醒道:伯伯知道你不舒服,但只有这样才能让药物把你里面清洗干净,你能忍住吗,不能的话.

能,能!唯恐他会把工具从里面取出来,董婉连连颔首。

伯伯相信你,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万一你实在撑不住我会帮你的。老杨半眯着眼睛瞧着她,心想他再好好调教她几次,肯定能把她吃掉。

董婉感激的朝他笑笑,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了那里,凉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种强烈的痒意。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老杨扶着她坐到张坐凳中间被挖空的椅子上,并在下面放了个瓷盆,示意她可以把东西排出来了。

她如获大赦,放松肌肉的瞬间,带着腥味的液体几乎是喷了出来。

我平时都有清洗的,怎么会这样?董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老杨。

老杨心知肚明这是正常现象,董婉白带增多应该只是经期快到了而已,却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错误的清理方式很容易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定期到我这里来做清理。

董婉有些不情愿,杨伯伯虽然一直都在尽心尽力治疗她,但始终是个男人。

老杨引导她看向瓷盆后,继续说道:而且很多人的皮肤变差就是因为身体里堆积了太多毒素,如果能够把毒素清理出去皮肤会越来越好的。

女人都是爱美的,董婉也不例外,她内心挣扎番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老杨本来是准备多欣赏下董婉的身体的,奈何时间不等人,想到很快他的小情人就要来了,他借按摩的借口把她上下摸了个遍后,把人送走了。

从黄昏坐到夜幕低垂,老杨都没有看到王娟的身影,他长叹了口气,心想大概是王娟知道自己骗了她不肯再来了。

他刚失落的锁好门,他心心念念的王娟敲响了诊所的门,他赶紧上前打开门让人进来:小娟你怎么才来,你个女孩子这么晚出门不安全,让伯伯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说着,他火热的视线扫过了王娟的全身,王娟被他看得面颊发烫,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昨天的事情,下面又痒又麻,还有水流了出来。

她夹紧了双腿,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了句完整的话,我没遇见坏人,就是那里这会儿又开始痛了。

老杨见状知道她是有了反应,揽住她的肩膀到沙发上坐下,和蔼的道:不用怕,只要你继续接受伯伯的治疗一定会痊愈的。

王娟推开他,眼神里带着些许防备,杨伯伯帮她治病不假,但也占了她的便宜,杨伯伯,我们不能一错再错。

老杨闻言也不着急,王娟愿意来找他,就说明她对昨天的事情并不怎么排斥,于是他长叹了一声,佯装失落的道:昨天做的时候,我就想到你会讨厌我了,但我也没办法,你的病不想做手术,就只能够那样治疗了,你也知道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孩子,若不是万不得已,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王娟还有些半信半疑,第一次对女生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您说的是真的吗?

老杨一听,心知自己有戏,挤出了几滴眼泪,哽咽道:昨天我本来是想,你要是不同意我说的治疗方式,就先给你两千去做手术,钱没有了还可以再赚,但你的身体出了问题就麻烦了。

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可信,他从抽屉里拿出个信封递给了王娟,里面装的正好是两千元。

王娟实在太单纯了,根本不知道人心险恶一词,听老杨这么说就全信了,杨伯伯,对不起,您明明是为了我好,我居然还这样怀疑你。

老杨瞧见她愧疚的模样,心酸不已,这么善良的孩子,他还真有些于心不忍,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回头路了。

压下心头的情绪,老杨握住她的小手,关切的问了句:你能够相信我,伯伯很高兴,这笔钱你拿去做手术吧。

这种事王娟自然不会同意,她把钱还给老杨,摇了摇头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能拿您的钱,而且我相信您一定会治好我的。

老杨热血翻涌,惊喜又带着几分怀疑的看着她:你真的愿意让我继续为你治病,就算会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情?

王娟的脸一红,她停顿了一秒羞涩的颔首,既然伯伯那么做是为了替她治病,她又怎么能够嫌弃呢?

您开始吧。

得到了美女的邀请,老杨那里还忍得住,低头咬住了王娟的红唇,跟她唇齿追逐的同时双手也没有闲着,解开她的衣服,揉捏着那对白色大馒头。

毕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王娟很快就有了反应,呻吟了声后,像滩水般无力的靠在老杨怀里,热气全往她脖子上呼。

老杨初尝荤不久,身体亢奋得很,差点就没忍住直接把人扑倒,但正所谓戏要做足才真,加上他很清楚以治病为理由不是长久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王娟体会到这种事情的美妙之处,心甘情愿的跟他做。

他用牙齿咬住被揉捏得红透的果实,不断的拉扯着,王娟觉得有点痛,但更多的是酥麻感,下面被刺激得流出了一滩水,钻心的痒意激得她直掉眼泪,伯伯,你今天怎么按摩这么久,我下面好难受,您能不能快点通阳气给我?

老杨本想再把前戏的时间增长些,没想到王娟这么快就受不了了,事情进展得比他预料中的更加顺利。

别急,伯伯马上就给你阳气。说话间,他的好兄弟顶开了她的花园大门,贯穿到底。

嗯王娟舒服仰着脖子哼哼了几声,整个人挂在了老杨的身上,嘴里不停催促他快点。

老杨卖力的耕耘让王娟非常满意,最后关头,发出了声高亢的尖叫就晕了过去。

穿好裤子,老杨欣赏了番王娟美丽的风景,把洗干净的小礼物放到了她的花园里。

王娟迷迷糊糊醒过来,感觉到身体里的异物,还没想到去取,老杨就把开关放到了她的手里,这是伯伯我专门给你买的,你要是那里涨了就把开关打开,不过这个可不能补充阳气,以后你阳气不足了就来找我,知道了吗?

王娟点点头,整理好衣服,攥着开关离开了诊所。

自那天后,王娟好几天都没有再来,老杨的心像是被猫挠一样,难受得厉害,这天送走了最后位病人后,他就关了诊所去了王娟大学。

一般来这种野鸡大学读书的没多少好人,每到晚上就有不少的小混混揽着个漂亮的大学生走进附近的旅馆。

看得老杨不自觉的感慨年轻真好,想他年轻时也算得上是帅哥一枚,若是他能返老还童,王娟肯定被他迷得死死的。

叹息了声,他迈开步子往前走了几步,他就被个年轻女人抱了满怀,淡雅的香水钻进他的鼻子,撩拨得他心湖激荡,粗糙的大手探上了她的腰,皮肤光滑细腻,很明显是位美人。

正感慨艳福不浅,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跟男人的咒骂声:该死,那个女人跑那里去了,让我逮到她,我一定剥了她的皮。

老杨怀里的女人很明显是几人寻找的对象,在男人说话时,他清楚感觉到怀里的人把自己抱得更紧了,说话还带着些哭腔:求求你救救我。

他虽做不出趁火打劫的事,但也不会放过能占美女便宜的机会,他嘿嘿一笑把女人压在墙上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里。

不过在此时他也不敢乱来,他帮了这个女人,她曝光了,他也别想有好下场,好在那行人只是瞟了他们一眼就离开了。

松开女人,借着有些昏暗的灯光,老杨总算是看清了女人,饶是见过不少美女的他,这会儿也不禁有些出神,漂亮根本无法形容她,或者应该说是妍丽才对,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桃花眼勾人魂魄,红唇娇艳欲滴。

那身材更是好得没话说,老杨目测那两个大白馒头至少也有36d,真是男人看了都想用手去感受下啊!

老杨热血沸腾,搓了搓手温和的看着她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被那些人追呢?

女人被他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可想到对方才救了自己,她不回答有些不合适,就告诉了老杨自己叫林淼,今年刚十七岁,是被人骗到这里来的。

老杨心一软,把人带回了诊所,林淼大概在那种地方受了不少的折磨,洗过澡非要跟老杨一起睡。

那软肉贴在他背上,害得他某个地方涨得像是要炸了似的,脑袋里也有个声音在催促他把林淼给办了。

可想到她的年龄,他就给了自己个耳刮子,他再无耻,也不能对个未成年的孩子下手吧?

长枪高举到天亮,老杨打算挂上歇业的牌子休息一天,多日不见的王娟却来了,他连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迎了上去,小娟你的气色不错,是不是每天都在用我给你的小礼物?

王娟面颊绯红,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谢谢杨伯伯,我也觉得我的情况好转了许多,本来之前就想来感谢你的,但突然要考试,没有时间过来。

Tags:
17 + 赞
相关资源: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