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危险期受孕老师:危险期受孕合集

分类: 社会事件
809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周斌就被弄得邪火焚身,如果不是克制了,早就推倒了!

好热热周斌不禁喘道。

阿斌,你别急哦,嫂子这就让你凉快凉快哦。王妍眼睛一亮,伸出手抓住了周斌宽松的裤头,轻轻往下一拉。

只见裤头里隐藏的恐怖,嘴巴微微张开,贪恋又有点害怕的盯着。

周斌异常难受,抓住自己的底裤,想脱下来。

先不要王妍惊呼一声,到了关键点,她有开始犹豫了。

嫂子,洗澡澡不要脱吗?周斌装的傻里傻气的问。

先洗上面吧王妍还是忍了忍,咬着贝齿,目光依旧停在周斌的那里流连忘返。

她深吸了一口气,意图让自己先冷静下来,随后拿着肥皂给周斌身上涂抹,轻柔的手掌,在胸口,四肢处轻擦起来。

每一次温柔的滑动,都让周斌浑身微颤,嫂子的手可真是嫩滑啊,碰在身上,真舒服呢。

这儿,这儿,还没擦呢。

周斌指着胸口。

王妍愣了愣,俏脸微微一红。别,别着急,嫂子,这就给你洗。

随后,紧张不安的嫩手开始放在了他的胸口,轻轻的覆盖上去。

王妍碰了几下,再也忍不住了,面红耳赤的把玩着,手开始拨弄起来,一股股热浪涌上心头,将自己胸前那对紧紧贴在周斌健壮的后背上挤压。

周斌感觉到无尽的酥痒。

他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嫂子的手法实在是太好了,而且那对硕大的按摩更是舒服无比,周斌不禁羡慕起自己大哥,要是自己有这么极品的老婆,该多享受啊。

阿斌,你咋啦?怎么突然叫出声音了?是不舒服吗?王妍轻问。

周斌傻乎乎的摇头,你洗我上面,可是我下面难难受

可能因为脏,所以难受,别急,待会儿我就给你洗。王妍颤抖道。

搓完胸膛后,她抓起水瓢。打了一勺水泼在了周斌身上。

哗啦啦

一阵热水从上而下,周斌的底裤很快就湿了,湿透的裤子直接黏在上面,更明显了!

王妍更惊呆,恍惚中,她有些意乱情迷,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夹了夹,意图将周斌身上最后一层包裹给拉下。

哗!

恐怖跳了出来,王妍匆忙一瞥,羞的眼珠子浑圆。

周斌紧盯着嫂子这一张俏脸,虽难受,但也不想催促,担心吓到了她。

王妍心跳不已,微微低下头,也不敢对视,装模作样的拿着毛巾擦拭着周斌的小腿。

等她表情越来越从容的时候,突然微微站起身,伸出手覆盖住,快速的涂抹肥皂!

擦拭的时候,手在颤抖,跟犯错的小孩一样。

周斌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感觉身子轻飘飘的,舒畅到了极点。

场面顿时变得有点沉默。

稍倾,王妍动作幅度更大了。

周斌惊呼一声,只感觉一阵微疼,被夹着,涨得有点难受。

他故意傻乎乎道:嫂子,我这儿,这儿咋越来越大了啊

王妍听到周斌问出这么傻的话,防备更放低了,噗呲笑出了声音:是啊,阿斌,这是为什么呢?

第六章

周斌脑瓜一想,两眼金光,是不是跟上次你喂宝宝,被蚊子咬了一样啊?

王妍扑通乱跳,嗯,对呢。

那不行,我得去找村医周斌假装的很着急,要走的样子。

王妍一下就慌乱了。

自己刚上了头,反正自己现在干啥,这个傻子小叔都不懂,胆气就更大了。

别啊,这点小病找医生干嘛?你上次帮了嫂子,嫂子这次也帮你啊

噢。那就快点吧。

周斌心底早已激动不已,但还是强压着,装傻道。

好。

王妍颤抖着抓住,再揉捏了一阵:上次你用嘴巴帮我,这次换嫂子帮你,好不好?

能行吗?周斌故意表现一脸茫然。

王妍俏脸滚烫,樱桃小嘴,滑腻腻,又软又柔,这要是能岂不是要成神仙了?

阿斌,你就好好坐下,剩下的你就交给嫂子吧。王妍温柔道。

说完,王妍端来一张木凳子,周斌乖乖的坐下,将腿缓缓张开。

王妍眼睛迷了一层雾,眼珠子滴水般的清澈,随后半蹲下来,两手一压,朱唇微微张开,埋下了头。

阿斌身子猛地一紧,感觉自己进入一个柔软之地。

这是一种钻心的爽啊。

抬头看着嫂子那张俏脸,羞涩中带了无尽的魅惑,这种体验无与伦比。

王妍埋头辛苦了一阵,顿时红着脸,停下,抬头望着周斌,娇滴滴道:阿斌,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舒舒服周斌装着一脸呆滞的模样。

听了这话,王妍更加坚定起来,继续埋着俏脸。

一阵狂风暴雨即将席卷而来!

又是一阵幸福的折磨

王妍微微抬头,阿斌,现在咋样了?

嫂子,我想尿尿好奇怪哦。周斌两眼一直。

王妍闻言,一抹坏笑,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不想这么快结束,好不容易逮到这么好机会,一定要好好享受。

阿斌,你一定要憋住啊,不然就治疗不好了

知道了,我听你的。周斌乖乖点头。

可能是半蹲的姿势太久,想站起,身子微微发抖,胸前的柔软滚溜的,差点儿摔倒。

周斌简装,赶紧伸出手去扶,故意将手拖在前面,只感觉掌心一阵酥滑,很有分量。

隔着衣服,有甘甜渗出,太美妙了。

周斌轻舔了下发干的唇角,内心焦灼的等待。

王妍回眸,盯着恐怖,心口都融化了,颤抖的说:阿斌,你先不要乱动,嫂子来就好了。

好难受啊,嫂子,你快点啊周斌装的一脸痛楚。

王妍一下就上钩了,突然转过身去,将裙子往下一拉。

修长大腿扎现眼前,再将蕾丝一拉。

周斌望着那美妙微微发愣,她这是要干嘛?

正焦急等待,突然王妍抬起翘臀,微微后退。

一屁股坐了下来

顿时一股温热遍布全身,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几乎让人欲仙欲死。

周斌差点儿一个没忍住叫出口,抬头,看到王妍红润的脸,手不自觉的搂住王妍的腰,依旧装傻充愣的模样:嫂子,我好难受。

等会儿就不难受,乖。王妍哪见过如此恐怖。

虽说周阳也给过鱼水之欢,可远远比不过周斌的感觉,他的硕大就顶在自己的里面,感觉全部被塞满。

王妍靠在周斌的肩上,两个人将身体贴的天衣无缝,低声在周斌的耳边道:今天嫂子给你看病的事情不能告诉外人,知道吗?

周斌眼底闪过一丝笑,他当然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可谁让他现在是个二傻子。

所以含糊不清的点了点头:嫂子,我知道了。

听到了周斌的回答,王妍最后一点理智也被掐灭,两只手抓在周斌的肩膀上,半个身体微微起来,准备开始运动的时候,旁边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听到这个动静,王妍顿时清醒过来,快速的从周斌的身上起来,原本被温热包裹着的地方,如今裸露的暴露在空气中,周斌实在难受的紧。

可是偏偏又不能在嫂子的面前表现出来,红着脸痴傻的笑着:嫂子,我难受。

乖,等会儿嫂子帮你治病。王妍笑着说完,身上只是披了一件格子衬衣,光着腿到了堂屋门口打电话。

来人的正是国外务工的周阳,虽然声音有些老实巴交,不过说老实话,结婚几年,周阳对自己还算不错。

除了那方面不行之外,吃穿从来都不缺,对宝儿也算是尽心尽力。

周斌虽然是个傻子,可好歹也是个男人,况且是周阳的弟弟,想到这儿,王妍的心里闪过一丝愧疚感,语气难得柔和了很多:

孩儿他爸,你啥时候回来?

刚离开村里,估计要一年多。周阳在那边道,然后王妍听见他打火机的声音,刚要阻止,听见周阳开口道,阿斌怎么样?

他这个弟弟虽然是个智障,可是从小到大,他这个做大哥的也算是尽心尽力的照顾。

如今他不在家,自然要托付给妻子。

王妍听完,想想刚才的事情,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随后勉强笑了笑:阿斌他很好。

就是这几天可能有点感冒,我明天带他去镇上看看。

随后夫妻两人寒暄了几句,然后便挂断电话,外面的热风吹在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凉意,王妍一屁股坐在门沿上,想想自己刚才做的事情,又想想丈夫说的话,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愧疚感。

她怎么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不曾想这一幕被后面的周斌尽数看在眼里,衣服还没穿上的周斌,原本还想着和嫂子好好翻云覆雨,享受鱼水之欢。

不过看看嫂子失魂落魄的样子,周斌也知道今晚没有机会了,所以装傻着喊道:嫂子,我冷。

一句话将王妍的回忆拉了回来,她起身,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眼皮懒得抬起,随手将堂屋的门关上,怅然若失道:快去睡吧。

砰房门关上,周斌的眼恢复了正常,看了眼下身的庞然大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如果不是大哥的电话,他恐怕正在策马奔腾。

妈的。周斌一身咒骂,直挺挺的躺在凉席上,一夜无眠。

次日,天刚刚亮,周斌听见自家院门被打开的声音,一溜烟爬起来,发现嫂子将渠里的水提上来,开了门,正在种玉米。

不同于晚上的风情万种,白天的嫂子看起来很是本分,穿着小碎花的绿色裙子,头发用皮筋随意的固定着。

可能是早上天气凉,她并没有戴草帽,做农活的样子很是熟练。

周斌就这样痴痴的看着,脑袋里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大清早不由得难受起来。

正胡思乱想着,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声音,周斌顾不得多想,随手套了个外套,跑出去,然后就看见嫂子坐在地上,不住的嗯哼。

周斌心里一急,顾不得自己还是个傻子,急忙跑到嫂子的旁边,将嫂子从地上抱起来,声音也是有些急促:嫂子,你没事吧?

我王妍有些愣愣的看着周斌,心里有些疑惑,这还是昨晚那个连衣服都不会解开的小叔子吗?

不等嫂子想完,周斌直接将嫂子抱起来,准备抱进屋的时候,却被王妍止住,摇了摇头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草房:你去里面帮我看看,有没有从我山上采回来的草药。

这些钱为了给周斌看病,家里的钱基本上都花在他的身上,王妍又懂一点点的草药,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小病,基本上自己解决。

周斌点点头,连忙起身往草房走去,不一会儿从里面拿了一堆晒干的药材,王妍为了方便上药,直接掀开裙子,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不同于农村女人的粗糙,周阳尽可能的给她最好的生活,除了不在家的日子,基本上王妍都不用干什么粗活。

现下一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在周斌的眼前晃悠,时不时因为上药的动作,里面的小裤裤若隐若现,周斌觉得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又不受控制的往上冒了起来。

王妍上药,也没注意身边人有什么异样,随后将草药放到边上,拿了手绢细细的包扎好,抬眼看到周斌的不对劲,想想刚才的动作,不由得咳嗽一声:阿斌,怎么了?

没事。周斌转过头看看别处,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定格在王妍的身上,嫂子,我

阿斌,你是不是有事要说?王妍想想他刚才急匆匆的跑出来的样子,心下不由得一动,如今他全身只穿着一个衬衣,外人只觉得憨傻,王妍却知道,对她这个长久的没有鱼水之欢的少妇来说,有多大的诱惑力。

嫂子,没事。周斌还是刚才的痴笑,没有半点变化,王妍也没有多想,手扶住墙面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一痛,王妍皱了皱眉,还没回过神,周斌已经把她抱了起来。

嫂子,我帮你。周斌痴傻的笑着将王妍抱了进房间去。

王妍看着不远处的大床,原本安定的心,泛起涟漪,不由想起了昨天。

王妍以前只当他是个孩子,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心里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就算周阳再不是个男人,好歹对她也算真心实意,如今她不甘寂寞,跟这个神经病的小叔子搞在一起,若是让外头的人知道,还不定会传出什么闲话。

想到这儿,王妍的脸色冷了几分。

待周斌将她抱进里屋,准备将被子掀开给王妍盖上的时候,王妍抓住周斌的手,声音淡淡,没了以前的柔意:阿斌,我没事,你先回去吧。

那嫂子好好休息。周斌拍了拍手,还是跟原来痴傻的模样一样。

周斌听话的出来,暗地里却是不停地琢磨,明明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变了个人。

王妍听见高浅不一的脚步声,心里的石头才算是落了下来。

本身脚疼,加上心事重重,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身上的碎花裙子褶皱的不成样子,正准备将裙子拉下来,听见后面喘气的声音。

王妍吓得不轻,一个激灵坐起身,然后就看见坐在地上的周斌。

王妍气不打一处来,连带着语气也有些不耐烦:你来干什么?

嫂子,我是给你送药的。像是做错了事情,周斌委屈的起身,小心翼翼的将红花油给了王妍。

其实他到这儿差不多也有一个多小时,本来拿了红花油准备给她涂上,可没想到一进屋就看见王妍沉沉睡着的模样。

原本的裙子不小心掀了上去,背对着自己,诱人的翘臀展现的一览无遗,甚至那美妙地带已有大半暴露在空气中。

最诱人的是,随着王妍的呼吸,胸前的那对饱满的光滑,一抖一抖的呼之欲出。

周斌怎么舍得这么好的机会,就蹲在地上痴痴的看着嫂子,要不是害怕别人进来胡说八道,他早就扑上去了。

王妍看他一脸无辜的模样,想起自己刚才说话的确有点儿过分,便柔和了语气,顺手将周斌拉到炕沿坐下,笑着摸了摸周斌的脑袋:嫂子刚才不是有意凶你的。

没事,嫂子。周斌还是憨傻的模样,拿起王妍的大腿,放在自己大腿上,然后将红花油拿起来,小心翼翼的涂在受伤的地方。

王妍看着不免心动,想想周阳,除了顾家之外真没什么用,连个傻子的体贴都没有。

王妍想想都觉得郁闷,如果周斌这个傻子是周阳就好了。

嫂子,你觉得怎么样?周斌抬头,一双眼无辜的看着王妍。

王妍听到他的声音后,将脚微微抬起动了动,好

Tags:
15 + 赞
相关资源:
  • poronovideos变态极限,和儿子住宾馆然后就儿子需要就从后面做
    poronovideos变态极限,和儿子住宾馆然后就儿子需要就从后面做
    2021-6-1519
  •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2021-6-145
  •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2021-6-133
  •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2021-6-136
  •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2021-6-1218
  •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2021-6-1113
  • 后背体位,黑人粗硬进入过程 视频
    后背体位,黑人粗硬进入过程 视频
    2021-6-1113
  • 两对夫妻旅游住标间互换传教士体位
    两对夫妻旅游住标间互换传教士体位
    2021-6-107
  • 激光脱毛害了我,刺激下面尿喷出来视频
    激光脱毛害了我,刺激下面尿喷出来视频
    2021-6-914
  • 浣肠小说,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浣肠小说,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2021-6-818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