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链木马固定_下面感觉湿哒哒黏糊糊

分类: 短文
1,571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原来自己抓到了孙苗苗那对呼之欲出的大包子!

这时候,老林裤裆里的大家伙,仿佛要冲破裤头。

孙苗苗愣了好半晌,才发现自己的胸器被一双灼热的手罩住,双|腿之间,也被什么硬硬的东西顶住。

更让她震惊的是,那东西很大很热,好像要隔着睡裙和内内直接弄进去一样!

孙苗苗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了,受到这种刺激,身子一下子就软了。

她红着脸娇羞地嗔道:林师傅,你你这是干嘛快起来啊。

老林略有些不舍,装作很慌乱的样子说:对,对不起!没站稳我这就起来。

说完,他才恋恋不舍的从孙苗苗身上爬了起来。

想想刚才自己不但亲到了孙苗苗,还抓了她的大包子,又隔着内内顶了她的腿根,老林越发渴望能和她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

一定要想个法子!要不然这次修好空调后,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孙苗苗的俏脸已经通红一片,像熟透的红苹果,恨不得让人咬上两口。

此刻的她心跳很快,瞬间便起了反应

她的金主年纪很大了,那方面的能力更是弱,那个东西还没老林一半大,根本满足不了她。

孙苗苗很久没有得到过满足了,有时候做梦都想被男人用那个大东西来填充自己。

但是她也只敢做做那种梦,不敢背着金主在外面乱来。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被一个水电工撩拨的春心荡漾。

孙苗苗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忽然好想让刚才那东西进来,好好满足满足自己

想到这里,孙苗苗顿时羞臊难当。

她急忙甩了甩头,把刚才那危险的想法甩到了九霄云外。

老林也怕她看出自己刚才的刻意,急忙道歉:孙小姐,真的是对不起,刚才我是不小心踩空了,你别往心里去

看着焦急的老林,孙苗苗哪还好意思责怪。

因为她也觉得,这一切不过是巧合。

而且,刚才若是直接摔地上,还不知道要摔出多少麻烦事儿来。

不过,孙苗苗想起刚才有个东西在自己那里乱顶,脸色不由一红,心里暗暗惊叹,没想到老林年纪这么大了,那玩意儿竟然还这么猛!

孙苗苗装作平静的说道:没事儿的林师傅,我不怪你,不过您没摔着吧?

老林心里暗自得意,脸上却很正经地说道:我没事,别看我年纪大了,身子硬朗着呢。

孙苗苗红着脸点点头,岔开话题:那空调怎么样了?

老林忙说:你放心,一会儿就好了。

说完,老林便在工具包里找到了备用的保险丝。

正准备把保险丝给换上,老林突然又生一计。

孙苗苗家的空调,用的是10A的保险管,要是我把保险管换成5A的呢?

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烧断吧?

这样一来,那他不就很快又可以上门了吗?

想到这,老林立刻拿了根5A的保险丝装了上去。

装好后,老林对孙苗苗说:好了,孙小姐,你试试看。

孙苗苗急忙拿起遥控器,打开制冷。

只见空调指示灯一亮,风叶缓缓打开,不一会儿,一股清凉的风便吹了出来。

孙苗苗本就被热的受不了了,现在感觉到冷气扑面,顿时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嘤咛。

她兴奋的说:真是太好了!谢谢您林师傅,要不是你,这么热的天,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老林笑了笑说:你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说话的时候,老林还不忘细细欣赏孙苗苗那火|辣的身材,下面又有了反应。

察觉到老林的目光,孙苗苗更加羞涩,不经意地低头一扫,就看到老林那高高鼓起的裤裆,吓的她险些尖叫。

妈呀!这也太大了吧!

要是被他弄一次,岂不是要被搞去半条命?

孙苗苗想起大学时的初恋男友,年轻体壮,那里也没老林的大

被孙苗苗这么盯着,老林这才觉得有些丢脸,急忙问:孙小姐,我能用一下卫生间吗?

孙苗苗急忙说:当然可以,我带您去吧。

说着,她便带着老林去了洗手间。

一进门,老林就隔着裤子握住蠢蠢欲动的大家伙,赶紧消停了吧,万一老子被业主投诉可就完蛋了

然而,老林却瞬间被洗衣机上两件事物给吸引住了目光!

洗衣机上,放着一个女性专用的玩具,和一套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衣裤!

老林顿时瞪大了眼睛,魔怔一般径直走到洗衣机旁,拿起了玩具和内|衣。

孙苗苗竟然用这种东西?

难道她一直得不到满足?

这么想着,老林再度狂热起来。

他忍不住抓着内内用力一嗅,有一丝淡淡的体香与一丝怪怪的味道。

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强的春|药,老林觉得自己的裤裆都快炸了!

恍惚之间,老林仿佛看到了孙苗苗穿着这个的样子,让他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她的幽谷中,狠狠地拥有她!

老林已经无法忍受了,赶紧拉开裤头,释放自己。

随后,他闻着内内的芬芳,开始快速套弄了起来,想象是在孙苗苗体内冲刺。

强烈的爽感,让老林忍不住内心大吼:孙苗苗,看老子不干得你叫爸爸!

但就在这时,在洗手间外的孙苗苗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洗澡时刚换下来的内|衣裤,就放在卫生间里的洗衣机上。

而且,自己洗澡的时候专门用玩具满足了自己一回,玩具也跟内|衣放在了一起,要是被老林看到,那岂不是太尴尬了。

想到这,孙苗苗顿时慌了起来,也忘了敲门,直接就把卫生间的门给推开了

老林听到推门的声音,顿时吓得一个哆嗦,一直没有喷发的大家伙,受到这个刺激,竟然直接喷射出了浓浓的子弹

千钧一发之际,老林也顾不上别的了,赶紧把孙苗苗的内|裤连带着大家伙一起塞进了裤子里。

老林刚做完这些,孙苗苗就直接走了过来,正好这时候老林也拉上了拉链,因此她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孙苗苗扫了一眼洗衣机,见上面的内|衣和玩具还在,不由得松了口气,但冒然推门进来也有些尴尬,便掩饰的说道:林师傅,那个,真不好意思,我忘了还没给您钱呢

老林尴尬的摆了摆手:一根保险丝而已,本来就不值钱的东西,不用给钱了。

孙苗苗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太谢谢你了,林师傅。

老林拍了拍胸膛:不用谢,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就行。

说着,老林生怕孙苗苗发现内|裤丢了,急忙道:空调既然没问题了,那我就先走了,其他业主还等着我干活呢

孙苗苗也觉得羞臊的很,点头道:行,那我送你。

老林不敢耽搁,急忙收拾了自己的工具包,逃一样的离开了孙苗苗的家。

?

老林回到物业,放下工具包,已经下午5点了。

他打了下班卡,才来到厕所,将裤裆的拉链拉开,把那黑色内|裤拿了出来。

看了看自己已经软了,老林长叹一口气,真是委屈兄弟了,不过兄弟放心,终有一日,我会让你成功品尝到孙苗苗的滋味!

一想到孙苗苗这个被富豪包养的金丝雀,老林的下面就忍不住要昂头,对老林来说,要是能搞上她,简直死都值了。

下了班,老林习惯性的来到小区外面一家便利店。

老林一向有买马的习惯,虽然中奖的次数很少,但老林还是乐此不疲,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家便利店的老板娘,长得那叫一个美|艳动人,五官不比孙苗苗这个大美女差多少,虽然年纪大了几岁,但别有一番风味。

老林一直对这个老板娘心痒难耐,憋着劲儿想搞她一次。

但这个老板娘虽然外表瞧着很浪,穿着打扮的也十分大胆,骨子里却是个很保守的人,不管老林怎么勾搭,她都没有透露出过那方面的意思。

因此,一直以来,老林的只能口头上调|戏调|戏她,实质性的便宜却压根没占过

到了便利店后,老林大眼一溜,见店里没人,便张口喊道:老板娘,今天怎么没人啊!

哟,是老林啊!瞧你这话说得,怎么会没人呢?我不是在这吗?老板娘钱宝清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柜台下面冒出头来。

老板娘,刚才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出去偷|情去了。老林一边说着,一边眼睛扫过钱宝清的身子。

钱宝清今年36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保养的却非常不错。

平日里化妆品买起来毫不吝啬,所以皮肤也是白白嫩|嫩的,而且一双美腿非常的白皙,堪称人间极品,比起稍年轻些的少妇张素芬,也毫不逊色。

老林暗忖,这钱宝清老公去世的早,肯定已经空虚了很多年,身子估计敏|感的不像话,要是自己找个机会,用自己威武雄壮的大家伙弄她一次,说不定她会被自己彻底征服。

听到老林的调侃,钱宝清也不在意,反而笑骂道:去你的,我偷|情,跟谁啊,跟你啊!你敢嘛!

老林嘿嘿一笑道:敢不敢要试试才知道啊!

试试就试试,来啊,现在就来。钱宝清也是个泼辣的主,话一说完故意挺起自己胸|脯,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雄伟。

别,现在还是大白天,你总不能让我来个光天化日吧!

?老林说着,眼珠一转,指着钱宝清胸口裸露的肌肤,继续说道:不过我说老板娘,你也要注意点,穿成也太招眼了,说不定哪个血气方刚的小子就把你给上了。

钱宝清笑骂道:切,好你个老林,越说越不正经了!真要有人敢上,我还巴不得呢?也省的我天天守寡,土都没人松。

说到这,钱宝清话语一转道:老林,今天周三了,明天又开奖了,买几注吗?

买,还是老样子。老林说着,忍不住调侃道:等我中了一等奖,就把你包了,天天让你爽的死去活来。

钱宝清红着脸把老林的票打了出来,说:那我可就祝你中奖了。

老林只当她是在跟自己调侃,也没当回事,一边付了钱,一边说:你等着吧,等我中了奖,你就把店关了、跟我过吧!

钱宝清羞臊地挥了挥手:就知道瞎扯!

老林笑嘻嘻的说:你等着瞧。

说完,拿着号票就出了门。

望着老林走出店门,钱宝清想到老林刚才说的话,老脸一热。

说心里话,老林虽然比自己大了不少,但倒也是个踏踏实实的实在人,说不定以后真能一起搭伙过日子。

当晚,孙苗苗发现自己那套内|衣的内|裤怎么都找不到了。

她也怀疑是不是被老林偷走了,但仔细一想,又觉得老林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可能是自己不小心落哪去了也说不定。

孙苗苗脱光了躺在床上,惬意地吹着空调。

可是,不知不觉,她脑海里又浮现出白天老林的模样,他那里真的是又大又粗,隔着衣服都顶得自己舒服的要命。

真是活见鬼,一个四五十的老头子,那玩意怎么会那么大呢?

自己的金主那玩意小也就算了,连硬都困难,这段时间就没真正满足过她,要是能被老林的那玩意弄一下,肯定爽飞了吧!

这一刻,孙苗苗脑海中突然冒出自己跟老林做那事儿的场景。

幻想着老林的大家伙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她竟然开始浑身发烫,不由自主的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

孙苗苗越想越难受,忍不住脱了裤子,把玩具轻轻的放在敏|感区域,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兴奋。

她忍不住按下了震动模式,在强烈的震动下,身体开始抖动起来,嘴里开始无意识的哼叫起来。

一时间,卧室里只剩下玩具的震动声和孙苗苗动情的吟哦声在回荡

第二天。

老林爬起床就开始去给业主干活,心里一直盼着孙苗苗的电话。

昨天故意把保险丝换成了小电流的,怕是没多久就会烧掉,到时候自己就还能再上门给她维修。

到了中午正热的时候,老林刚回到物业部宿舍吃盒饭,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赶紧打开手机,只见来电显示人正是孙苗苗!

机会来了!

老林开始兴奋起来,急忙按下接听键。

林师傅,我的空调又坏了,您赶紧过来帮我看看吧。电话那头传来孙苗苗娇媚的声音。

老林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说:什么?又坏了?我这就过来!

挂了电话,老林急忙换了一件干净修身的白衬衣,配上黑色长裤,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了十岁。

拾掇一番后,他就拧着工具包,急忙往孙苗苗家赶。

今天的孙苗苗穿着宽大的真丝睡裙,依旧能隐约看见两颗凸起,不过这件睡裙要比上次的厚一些。

没能看到更美丽的风景,老林遗憾地砸吧嘴。

进房后老林直奔卧室,拆下主板,不过他换了根2A的保险管。

心想着,等下次保险丝烧了,自己还有机会继续上门。

只是修好后,孙苗苗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昨天事发突然,没有付钱,今天又麻烦他来一趟,要是再不给钱,就说不过去了,于是便拿起床头柜上的钱包,准备付现金。

可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小包的带子,将藏在被子里的一件东西勾了出来,啪的一声,掉地上,就摔成两半。

哎呀。孙苗苗懊恼地皱眉,看着地上摔成两半的东西,心想这下又得重新买一个了。

老林急忙捡起来,发现正是昨天在洗手间里看到的玩具,没法儿修了,里面的引线都露出来了,断成了两截。

孙苗苗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本想自己捡,谁知道老林的手脚那么快,这么羞人的东西竟然被他抓在手里。

孙小姐,这东西该不会你用的吧!这个可是高档进口货啊。

老林哪能放弃这个调|戏孙苗苗的机会,当下忍不住调侃起来。

讨厌林师傅,你,你快还给我。

孙苗苗正尴尬,听到老林的调笑,更是羞得不行,忍不住跺了下脚,一副小女人的娇嗔姿态。

老林笑了笑,惋惜地啧声:唉!可惜摔坏了,没法儿用了,你说该怎么办?

坏了就再买一个呗。孙苗苗下意识的回答。

只是话一出口,她才发现不妥,脸更红了。

老林却心下一乐,这骚娘们,瘾还挺大,看来真的是饥|渴的不行啊!想要你咋不说啊,老子的宝贝怎么着都比这没有温度的棒子要强!

老林心里这样想,脸上却一本正经。

孙小姐,这东西应该挺贵吧!扔了怪可惜的,要不,我试试看能不能修好?

听老林说会修,孙苗苗顿时眼前一亮。

无数个不眠之夜都是这根玩具陪自己度过,扔了还真是可惜。

但又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孙苗苗只好红着脸,轻轻点头:好吧,那你试试看。

见孙苗苗同意了,老林没了顾忌,开始动起手来。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玩具结合处用的是卡口,还能装回去,只是线断了,得焊接起来,应该就能通电了。

随即,他又查看了一下电路,凭借他的专业知识和过硬的经验,很快便发现,这玩具的控制线分高中低三个档,和风扇的线路差不多。

看到这里,老林灵机一动,憋了个坏心眼。

他索性将中低档的线路全剪了,只留了一个最高的档位,然后又把中低档的线路也并了进去,这样一来,高中低三挡相加的电流,力度绝对大的出奇!

骚娘们,既然你这么喜欢用玩具,就让你一次爽个够!

老林把断线接好后,又将两半玩具按卡口的位置使劲拧上捏紧,玩具就恢复了原貌。

整个过程中,孙苗苗都在偷瞄着认真修理的老林,经过岁月的洗礼,老林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但端正的五官依稀可以看到年轻时的轮廓。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孙苗苗也觉得此时的老林,比包养自己的那个老男人好看多了,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孙小姐,修好了,你试试看能用不?老林抓着玩具开关那头,朝孙苗苗递过去。

孙苗苗一听,顿时羞臊得不行。

心下暗道:林师傅也真是的,这要自己怎么试?难不成要当着你的面试?当然得晚上没人的时候再试啊!

想归想,但她还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接过去的时候,孙苗苗刚好握住玩具的头部位置,老林心里一动,装作无意中碰到了开关,玩具顿时嗡的一下疯狂旋转起来。

完全没有准备的孙苗苗顿时吓了一跳,她根本没想到玩具会突然启动。

强烈的震动感从手心传来,一股电流般酥麻的震感顺速在全身蔓延。

这根玩具孙苗苗用很久了,但还从来没体会过这么强大的力道。

她不知道这个已经被老林改造了,只觉得,这个力度实在是太猛了!

要是这东西在自己体内转动

孙苗苗不由自主地幻想着,伴随着玩具带来的震感频率,浑身都颤抖起来。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孙苗苗顿时起了反应,急忙用双手死死抓住,但震动感竟然不断在加强,而且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好快啊孙苗苗面若桃花,忍不住咬唇,发出阵阵呻吟。

孙小姐?你怎么了?老林也没想到被自己改造后的玩具,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孙苗苗的声音听在耳里仿佛仙乐一般,老林感觉裤裆就要被撑爆了,恨不得立马进入孙苗苗的水帘洞好好冷却一下。

就在这时,就听见孙苗苗娇喘吁吁的喊道:林师傅,别愣着啊!我受不了了,这个玩具频率太快了,你快帮我停下

看着孙苗苗摇摇晃晃的身体,老林正想着要怎么做。

听到孙苗苗要自己帮忙,不再犹豫,趁孙苗苗迷离之际,冲上去就紧紧的从后面搂住孙苗苗胸|前的柔软,一边假装惊慌的喊道。

孙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我要怎么帮你。老林借此机会,正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女体香味。

他更加激动地不行,下面直直的顶在孙苗苗的翘臀上

此时的孙苗苗被振动棒弄的身子发软,又被滚烫的大家伙直接顶住,顿时浑身一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老林双手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孙苗苗胸|前的柔软,大家伙也直接滑进了孙苗苗丰满的臀缝之中。

感觉顶住自己那里的巨物突然又胀大了几分,孙苗苗顿时只觉得身体里仿佛有大浪涌来。

原本就泥泞不堪的幽缝小道,一股暖流流过,孙苗苗浑身如筛子般抖动,一阵阵温热的力量喷涌出来,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老林一股邪火正无处发泄,见孙苗苗沉醉的模样,哪还忍得住。

于是他猛地低头,找到那期待已久的樱桃小嘴,重重的就亲了上去,腾出一只魔手,肆无忌惮的在孙苗苗曼妙的身躯上下游走。

孙苗苗整个人沉迷其中,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老林不甘心隔着衣服搔弄,竟然从孙苗苗微微敞开的真丝睡裙领上滑了进去,一把抓住了那抹圆润,开始恣意地抚弄起来。

唔不要孙苗苗浑身虚软,想要挣脱,却又不舍得这种刺激的感受,在那老林的抚弄下,越发意乱情迷了。

老林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跟大美女一亲芳泽,哪里肯就此罢手,抽出手一路往下,捞起睡裙的裙摆,就将手伸了进去。

天啊,他想干什么,摸了胸还要摸那里?不行啊,那里现在都成那样了,被他摸到,那也太羞耻了!

尚存的一丝理智让孙苗苗清醒片刻,急忙将长腿合拢,双手无力地撑开老林,不让他得逞。

老林怎么可能就此罢手,他赶紧将手伸进去,顺势猛力的掰开。

孙苗苗本就浑身绵软,哪里还支持的住,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就被分开了腿,老林趁势将左脚卡了进去,不让她有合拢双|腿的机会。

孙苗苗越发慌乱了,手足无措地想去抓住老林的手。

老林反抓住她的手,被带到了一根热乎乎、硬邦邦的物体上。

原来老林竟然拉下裤链,把那个露出来了。

孙苗苗自然知道是什么,正想抽出手,无奈老林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手,根本抽不出去。

更羞耻的是,老林抓着自己的手握着那个,竟然开始上下律动起来,掌心上那灼人的温度烫的她全身酥麻,瞬间便让她彻底迷醉。

老林忍不住凑到她耳边说:孙小姐,你一直用冷冰冰的玩具,难道不想试一试真的吗?

一股热气吹在耳边,孙苗苗瞬间羞红了脸,两条雪白的大|腿相互摩挲起来。

她的身体已经干涸许久,此刻被老林一举点燃,她迫不及待想尝试被那个进入身体的感觉。

她忍不住将舌头也探入老林嘴里搅动,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加快。

孙苗苗的反应,让老林顿时大喜,一把撩开孙苗苗的裙摆,双手抓住她那那条蕾丝内内,轻轻一扯,露出那让他心驰神往之处

这一刻,老林再也按捺不住,脱掉自己的裤子、举着那个,就朝孙苗苗那里猛得冲了进去!

别别在这儿啊,去床上感觉到身下被滚烫抵住,孙苗苗慌忙制止。

老林嘿嘿一笑,扣着孙苗苗的腰,笑得无比淫邪:怎么,你不喜欢站着吗?

孙苗苗意乱情迷的仰起头:我我喜欢在床上,那、那样可以进的更深

好!那咱们就去床上!老林说着,立刻将她抱了起来,丢到了旁边宽大的席梦思床上。

孙苗苗只觉得身子一轻,身体刚陷入柔软的席梦思,老林就重重的压了上来。

她心里既紧张又期待,不知道老林粗大的玩意儿,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感觉。

老林没有怜香惜玉,他知道像孙苗苗这种长期空虚寂寞的少妇,需要的绝对不是那种温水煮青蛙似地温情,或者那种按部就班的细嚼慢咽。

唯有狂风暴雨,风起云涌的激|情,才能填补她内心真正的空虚。

所以,老林将她死死压在身下,直接掰开孙苗苗的腿冲进去。

突然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破锣似的中年男人的嗓音响起。

苗苗,你在家么?快开门!

孙苗苗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啊,是王强,他怎么来了!

老林正准备继续,孙苗苗的一句王强来了,就猛地夹紧双腿,将他一把推开。

老林吓得差点蹦起来,他不过是个小水电工,要是被正主抓到,估计连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

老林赶紧起身,穿上衣服,还一边说:孙小姐,你愣着干嘛?赶紧穿衣服啊!

突然,老林猛地想到,现在的孙苗苗余韵未消,肯定会被看出猫腻,又赶紧补充一句:赶紧去厕所冲马桶,等会儿他要是问起你来,你就说是在上厕所!

而此时,门外的王强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苗苗,你在干嘛啊,怎么还不来给我开门?

孙苗苗不禁暗赞老林机智,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朝外喊道:来啦来啦!别急!

说话的同时,孙苗苗不忘走进洗手间,按下马桶的抽水按钮,冲出水后,她这才扭着腰去开门。

打开门后,见王强在门口站着,孙苗苗顿时媚眼如丝地嗔道:你不是有钥匙吗?怎么还要我来开门?

走得急,忘记带了,宝贝儿,你想我了没?我可想死你了王强淫笑着一把搂住孙苗苗就亲。

王强虽然已经到了中年,身体也被酒色掏空了,但一看到娇媚的孙苗苗,还是忍不住心头火热。

孙苗苗没料到王强会一进门就急色,没来得及躲闪,胸|前的柔软就被一只大手掌握住,身下的禁地也已经被王强的另一只手侵入。

Tags:
19 + 赞
相关资源: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