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和锦觅bl囚禁锁链|含好不许吐h

分类: 社会事件
707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我感觉背上火辣辣的疼,睁开朦胧的睡眼,眼前的一幕差点没惊掉我的下巴?

这是哪? 挣扎着起身,我四下逡巡,一望无际的大海,茂密无垠的原始丛林,这是荒岛? 我拍了拍有些断片的脑袋,才想起自己是遭遇了空难。 妈的,命真大啊! 身体除了有些酸疼之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只是手机和钱包不知道掉哪儿了,只剩下一个ZIPPO打火机。 有人吗? 我整理了下情绪,冲着四周呼喊,只惊起了林中的飞鸟。 以前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看那鲁滨逊漂流记了,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做一回鲁滨逊,救援也不知道何时能到来,肚子里传来一阵饥饿感,我必须先想办法活下去。这太阳可真毒啊! 抬头望了望天空,我跑到了海边往身上捞了些海水,一回头却发现有个女人跌跌撞撞地往我这边走,披头散发的,跟个女鬼似的,吓得我差点跳进来。 卧槽!你谁啊? 水水 那女人嘤咛了几声,一头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我一看形势不对,忙跑了过去,她整个人趴在沙滩上,ol制服裙后面裂开了一条大口子,透出紫色蕾丝的小丁裤,春光无限,上身的小衬衫,滑落在肩头,大片的美背暴露在空气中,惹人垂涎。 她的背影,好面熟啊。 我赶忙将她翻转了过来,揽在了怀里,白色小衬衫的扣子崩掉了一颗,胸前那对峰峦呼之欲出,我狂咽了几口唾沫,娘的,这简直是引人犯罪啊。 撩开发丝,当我看清楚她的脸,整个人不由地浑身一震。 这这不是米娜吗? 她是我女友公司的女总裁,年纪轻轻就坐拥十几亿的大集团,为人高冷傲娇,我常听女友在我面前说她的坏话,说她不近男色,就是拉拉,可她那眼神却出卖了她。 有句话叫羡慕嫉妒恨,大概是女友的心理。 因为我经常去公司接女友下班,所以见过她几次,然后,她就成了我每日每夜幻想的对象,即便跟女友亲热的时候,脑海里也是她的影子。 老子不是在做梦吧? 我掐了自己一把,贼鸡儿疼,应该是真的,这么说,我真和这个美女总裁一起流落荒岛了? 说来也是悲催,我一个发看见我女友潘莲跟一个秃顶男人进了酒店,后来我跟踪了几日,发现那小贱人果然有问题,我甚至花了半年的工资请了私家侦探,这才调查清楚那个秃顶男是他们公司的客户,这次女友公司团建,他也会去,所以我就混了进来,没想到还遭遇了空难。 哼!但愿那对狗男女已经淹死海里喂鱼了! 垂眸一瞧那娇滴滴的女总裁,我心里又大喜,这可太刺激了啊!孤男寡女的,大家都是年轻人,指不定以后能发生点什么呢。 想到这里,我就抑制不住身体里的火热,口干舌燥,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救醒她。 瞧她的样子,应该是缺水过度了。 海水倒是有,可那玩意根本就不能喝啊,我环顾四周,目光很快定格在一片椰林上。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将女总裁给背了起来,放在了树下阴凉处,我对着一颗比较细的椰树狂踹了两脚,可椰树只是轻微颤抖了两下,上面的椰子纹丝不动。 奶奶的!呸呸 往掌心吐了几口唾沫,我抓着树干就爬了起来,老子以前当过几年兵,后来复员了在送外卖,可在军队里养成的习惯,身体锻炼一刻也没落下,爬个椰树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小意思。 很快我摘了好几颗椰子,下树后,去海边找了块礁石,把椰子给砸开,喂给米娜喝,可她眉头皱地紧紧的,嘴巴根本就不张,椰汁全从嘴角流了下来,顺着洁白的天鹅颈,落入了那一道深邃的沟壑中。 这个场面,简直太刺激了! 我体内的原始兽性出现了萌动,这儿又没事,我要是把她给办了,也 叶凡你想什么呢? 我在内心里狠狠地鄙夷了自己一把,老子虽然穷,但从来都是行得正坐得端,怎么能干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下了心中的邪火,我灵光一闪,自己喝了一口椰汁,准备用嘴过渡给她。 米总,对不起了,我也是为了救你 将她扶了起来,我迎唇而上,撬开那对娇嫩的唇瓣,将椰汁全部给渡了过去,她似乎恢复了一点知觉,娇躯微微震颤了一下,而我却是另外一番享受。 极品就是极品,连嘴巴里都这么香。 完事,我又喝了一口椰汁,继续过渡,可到了一半,她突然睁开了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知为何,我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这个旋律。 啪! 紧接着,一声脆响,米娜狠狠地扇了我一耳光。 臭流氓,你在干嘛? 她的嘴角还残留着乳白色的椰汁,头发乱糟糟的,衣衫不整,很容易让人幻想。 咳咳,你刚才昏迷了,我救你呢 闭嘴!离我远点! 她下意识地起身,面露警惕之色,满脸厌恶地看着我,可身子一软,又趴在了沙地上,疼得倒吸凉气。 你脚扭了,别乱动啊,不然会产生二次伤害的 滚!不要你管! 她颐指气使地瞪着我,恨不得将我给吃了,说实话,那眼神竟让我一个大男人,有些发憷。 难道这就是上位者的气势吗? 她挣扎了老半天,一次又一次的摔倒,疼得眼泪汪汪的,最后只能放弃,用手撑着地面往后挪动,靠在一颗椰树上。 喂,把那个椰子给我 她突然道。 我有些震惊地打量着她,这姑娘没毛病吧?当我是谁啊,有求于人,还这么理直气壮?刚才那一巴掌到现在还疼呢,我顿时心里有些火了。 你爸妈没教你要自食其力吗? 你米娜神情怨毒地瞪着,忽而,得意一笑,能为我服务,是你的荣幸。 抱歉,这种荣幸,我还真享受不来。 你个混蛋,竟然忤逆我?你给我滚啊!

哦。我面无表情地起身,抱了两颗椰子转身就走,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就走了,自求多福吧。 无论你心里有多强大,可当你救了人,得到的却是辱骂时,心理多少有点落差,你是女总裁又如何?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就算要饭也要不到你家门前,干嘛要受你的气?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出了十几米,米娜终于急了,怒不可遏地冲我大喊,喂,你给我回来! 我懒得搭理她,自顾自地往前走,就在这时,我听见身后一声尖叫。 啊 那声音特别刺耳,我紧忙扔了椰子,拔腿就往往回跑,倒地一看,米娜愣生生地坐在原地,瑟瑟发抖,一双美眸瞥着胸口,战战兢兢。 呦,原来是有一只不开眼的大青虫,落到了不该落的位置了。 哈哈哈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很想笑,然后就捧腹大笑了起来。 这可气坏了米娜,她死死地瞪着我,似是择人而噬的猛兽,混蛋,你笑什么啊?快帮我拿出来啊。 抱歉,我好像没这个义务吧? 老天还真是公平,先前你打了我,现在就遭报应了。 那啥,这虫子不咬人,但你那地方又舒适又暖和,估计它会留下来产个卵啥的,拜拜了您! 哼!不吓吓你,难消我心疼之恨! 啊它开始往里钻了 我刚没走出去几步,她就又尖叫了起来,那样子,跟见了鬼似的。 那你让它钻呗。 我给你钱,我给你钱还不行吗? 抱歉,在这种地方,钱有什么用呢? 那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帮我?米娜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连说话都带着颤音,这些白富美就是脆弱,一只虫子也能吓成这样。 很简单,求我呗。第2章 其实我想趁机占点便宜的,不过那也太猥琐了,反正,看着高冷傲娇的女总裁央求我,那也挺爽的。 你好无耻! 这怎么就无耻了?我伸了个懒腰,你快点啊,我可没什么耐心,反正你我非亲非故,我干嘛要帮你呢?万一那只虫子有毒呢? 呵呵!我心里暗爽,老子就不信了,吓不住你个小娘皮。 米娜委屈地简直要哭了,美眸中多了一层雾气,她死死盯着我,咬牙切齿道,我求你 求我干嘛?我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抓抓虫。 往哪抓? 往米娜气急败坏地瞪着我,混蛋,你玩够了没?从一上飞机,我就看见你的眼神在各种女人乱瞄,没想到看你一表人才的,竟然这么猥琐,你干嘛不去死啊? 好嘛,原来我在她心中是这么形象,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欣赏一下美丽的女人,有错吗? 不说是吧?那我走了。 我也不跟她废话,那臭脾气都是给人惯得,如果之前没有那一巴掌,你跟我客客气气的,另当别说,这种态度,哼!傻瓜才会救你! 你她终究是选择了低头,喃喃道,好,我说,往这儿抓。 她指了指自己那道白皙的沟壑。 我顿时回过头,笑眯眯凑到了跟前,嘿嘿,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啊,别回头再骂我。 好!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就是太天真了,才会相信她的鬼话,就在我的手抓着虫脱离她胸口的那一刹那,米娜又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 混蛋!你干嘛多捏两下? 我: 什么叫多捏两下?抓虫的过程中,难免会有接触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当我没脾气是吧? 我愤愤地站起身,目光一凛,米娜顿时吓得双手抱胸,护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警告道,你想干嘛?我可跟你讲啊,你要是敢非礼我,等救援队一来,我就报警,让你坐牢,你可想清楚了 呵,幼稚! 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度的,连续挨了两巴掌,我现在真一点儿也不想理她了,重新抱起了那两颗椰子,我在海边一阵搜寻,看到那儿有块大型礁石,中间镂空,形成了一个溶洞,大概是四五平米的样子,正好可以用来当做庇护所。 我进去检查了一番,没什么危险,于是到林子周边捡了些柴火,生了一堆火,空难后4时是最佳救援时间,我弄点烟出去,要是附近有路过的飞机或者船只也能发现我们。 接着,我便敲开了椰子,连喝带吃,肚子里总算是好受了点,可终究不是主食,这玩意吃多了容易拉肚子,我又是饭量比较大的人。 得去找点肉啊。 从溶洞里出来的时候,我看见米娜一个人呆呆在那坐着,听起来像是在小声的抽泣,我是最见不得女人哭的,可这个关头,我过去也讨不到好处,反而会被骂一顿,何必呢? 想了想,还是算了。 我就海边搜寻,海浪倒是冲上来一些小鱼小虾,不过这么大的太阳,早就臭了,对了,螃蟹啊,礁石带那儿肯定是有螃蟹的。 果然,我一通搜寻后,找到了好几只招潮蟹,这儿的招潮蟹个头特大,都能比得上大闸蟹了。 我找了块石头,把它给碰碎了,断裂那面正好可以拿来当石刀用,撬开招潮蟹的盖子,处理掉内脏,再拿回海边洗干净了,我就直接串起来,架在火上烤了。 不一会儿,肉香四溢,馋得我直咽口水,刚想捧起来吃,不经意回眸,却发现一双圆溜溜的美眸眼巴巴地看着我,一脸的渴望之色。 卧槽!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过来。米娜吞了口唾沫,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招潮蟹。 难道是刚才烤螃蟹的时候太认真了?完全没注意到她移动啊,不行,这毛病一定得改,回头要是遇到敌人,我可能早就没命了。 哦。 我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啃起了螃蟹,眼角的余光瞥见米娜面露失落之色,不过更多的是愤怒。 你,你难道就不打算给我吃点吗? 瞧这话问得奇怪了,好像我不给她吃,就犯了什么人道主义错误似的。 我为什么要给你吃啊?我冷笑着反问。 因为米娜有些迟疑,憋了老半天才道,因为我是女人,男人应该照顾女人。 呵呵,怕是对男人有什么误会吧?我笑了笑,男人应该照顾的是自己的女人,你是我的女人吗? 你 她再次哑口无言,气呼呼地瞪着我,看着了老半天,突然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直接动手抢了。 喂,你好歹也是个总裁,至于这样吗? 米娜一愣,你认识我? 见过你几次,我叫叶凡,我女朋友就是你们公司的。 听到这话,米娜瞬间来了底气,冷笑道,那你还不给我肉吃?不怕回头我炒你女朋友鱿鱼? 我嘿嘿一笑,让她随便炒,最好再能给她弄个经济犯罪的由头,进去蹲几年,反正吧,对于那种贱人,我现在没一点儿的同情之心。 你这人真歹毒!米娜道。 我故意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威胁她说我就是歹毒了,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小心我霸王硬上弓,米娜被我吓得不轻,警惕地又躲开了我,一瘸一拐地挪到了洞口,一个人可怜巴巴地坐在那儿,耷拉着脑袋,愁眉不展。 这个时候,我其实已经心软了,可米娜去突然跟我道歉了。 对不起,之前是我的错,你救了我,我不应该那么对你 呦呵,新鲜了,你该不是想吃肉,故意的吧? 爱信不信! 米娜的性子特别倔强,把我这么一打趣,竟然站起来想要离开,可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被脚下的柴火给绊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就趴在了我的背上。 我只感觉,两坨挤压着我的背包,触感美妙,可面前是一堆火啊,摔下去非得烫伤不可,情急之下,我一脚蹬到了侧面的礁石上,借助这个力道,我们侧翻出去,好巧不巧,来了个对趴。 此刻,正面相对,我们俩就跟在沙滩上亲热的小情侣似的,保持着尴尬的体位 啊混蛋 可这种美好没持续三秒钟,米娜就抡圆了巴掌朝我扇来,可这一次,我早就有了防备,连忙翻身夺过,她扑了空,气得直吹鼻子。 喂,你就不能温柔点吗?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啊。 管你什么事?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本来就褴褛的衬衫,现在已经完全从两个肩头滑落,那一幕盛景,简直闪瞎了我的眼。 你眼睛往哪看呢? 嘿嘿,吃螃蟹。 这一次,我变聪明了,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有了螃蟹吃,她也不闹了,跟个饿死鬼似的,狼吞虎咽,大快朵颐。 美女就是美女啊,吃饭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我跟个花痴似的,静静看着她,米娜白了我一眼,厌恶地转过身去,就在这时,不远处那林子里传来一阵奢靡的叫声。 是个人都知道那是在干嘛,米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愤愤地起身,冲着那林子喊:大白天的,还要脸吗? 可那俩人根本就没有在意我的话,反而更加激烈了,这时候,我突然觉得那女人的声音很熟悉,似乎是我女友? 好你个贱人! 我当下气呼呼地冲了上去,这一次,老子一定要抓个现行!第3章 米娜一看我我跑了,急得在后面惊声尖叫,可她因为脚还扭伤着,也没能跟上来。 我去去就来。 她为什么叫呢?估计有很大程度是怕我丢下她跑路了,这女人别看着一副高冷的样子,可终究是个女人,所有就有女人固有的特点。 这些想法,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而我真正的关注点,其实在那一声声浪叫上,我们所在的地方,距离林子边缘大概有两百米,等我跑到一半的时候,那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这可就悲剧了,我迟疑了片刻,仔细回忆着当时听到声音的具体方向,再度摸了过去,可到那儿一根毛也没发现。 难道是因为发现了我,所以跑了? 一想到可能是我女朋友潘莲,我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不信邪地又在附近找了找,一无所获后,我悻悻然地回去了。 怎么样?是谁啊?米娜好奇地问道。 没影了。我无精打采地坐在火堆旁,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潘莲跟那什么秃顶男人承欢的场景,越想越心塞。 那么短的时间,他们到底能跑哪去呢? 哎,你说会不会是猴子之类的东西啊?米娜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毕竟,自然界千奇百怪,有些动物搞出来的声音,确实跟人挺像的。 或许吧。我无奈苦笑了一声,将剩下的招潮蟹全都给烤熟了,等到饿了,就可以随便吃了。 要说米娜到底是纵横商界的人,察言观色这一套,反正练得是炉火纯青,我已经极力地在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波动了,还是被她给看出来了。 你似乎有什么心事? 没什么。我直接了当地否认道,我可不愿意内心那点小九九被人看了笑话,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时候,我要跟另一个女人控诉我女友是如何坏,人家只能当我是渣男。 哦。 她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救援队啥时候能来。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啊,毕竟飞机失事,可是国际大事,当初马航失事的时候,我国、美国、越南、澳大利亚、日本这些国家都有出动力量去寻找。 不过一想起马航,我就心里直发憷,现在是2018年啊,四年来,还没找到呢,别回头我们运气差,成了第二个马航,那可就悲催了。 我们俩之间也没共同话题,就那么干坐着,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我临时起意,问她潘莲这个人在你们公司怎么样啊? 潘莲?米娜显得有些疑惑。 就是我女友啊。 米娜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对不起,公司几千号人,我还真记不清了。 得咧!您贵人多忘事。 好不容易扯起了话题,就这么了结了,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天快黑了,米娜是干不了活的,我让她守着火堆,自个儿又去林子里弄了些柴火,不然晚上没得烧了。 在这种地方,有火才有安全感。 临近天黑的时候,我总算是弄了足够多的柴火,篝火熊熊燃烧,月光的映衬下,米娜那张绝美的俏脸愈发的动人,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开始在她的身上打转,她很机敏,忙护住了胸口,斜眼瞪了我一眼。 叶凡,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猥琐? 咳咳我尴尬地收回了目光,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嘿嘿 米娜没好气冷哼了一声,显然不想与我多费唇舌,缓缓地靠在了岩壁上小憩了起来,临睡,还不忘警告我不要乱来,否则,她就算一头撞死在礁石上,也不会让我得逞的。 好烈的女子啊,我喜欢! 不经意回眸,我突然看到远处有两个黑影徐徐朝我们靠近,出于本能警戒意识,我赶忙躲进了溶洞,米娜被吓了我一条,不快地道:喂,那么大地方,你往后身上挤算怎么回事啊? 嘘! 我指了指黑影前来的地方,米娜顿时害怕了捂住了嘴,怯生生地躲到了我身后,我手里摸起了一块石头,紧张地盯着那两人,只觉得身后的米娜在瑟瑟发抖。 过了没多久,那两个黑影已经到了我们十米之外的地方,我觉得不能再等,猛地跳了出去,大吼道:什么东西? 两个黑影看到我也是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男声道:兄弟,别动手啊,我们也是落难者。 郝建?你是郝总?我身后的米娜突然喊了一声。 那个男人一愣,火速跑到了前方,在火光的照射下,我才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大腹便便,典型的地中海发型,身上穿着一件破烂的蓝色衬衫,下面就剩一条花底大裤衩了。 哎呦,这不是米总吗? 这两人认识? 米娜看到熟人也是心情大好,笑得跟个花儿似的,太好了,你居然也活着。 真是的,对这个肥猪一样的男人笑得那么开心,却对我这个救命恩人,板着脸,充满了戒备。 快别提了,都是泪啊。他故作高深地叹了口气,突然问道,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这儿有螃蟹,快吃吧。 米娜根本就没问我,直接把两个招潮蟹给了那什么郝总,那家伙跟饿死鬼似的,几分钟就给吃了个精光,意犹未尽的望着米娜,还有吗? 有呢。这傻姑娘不知道哪根筋有问题,竟然将剩下的两个都给了她,这时,我注意到剩下那个人影,畏畏缩缩地一直不敢近前。 哎,你也过来啊。米娜喊了一声。 当那个人影走到火光中的时候,我惊得差点下巴没掉下来,小莲?你也活着? 是我,凡哥。她苦涩地笑了笑,似乎对我也在这架飞机上并不感到意外,难道她事先知道? 目前证据不明,我也不好说她什么,米娜是个热心肠,一看到是女人,激动地不行,赶忙将潘莲给拉了过来,你是叶凡的女朋友啊?也是我公司的人?似乎有点印象了。 米米总好。 潘莲恭敬地跟米娜打了个招呼,就在这时,她肚子里响起了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咕噜噜 都一天了,肯定是饿了。 我扭头看向死秃顶,他大口大口地啃着一只螃蟹,剩下那一只还紧紧地攥在手里,生怕谁抢了似的。 给我一个。 我伸出了手,这货斜眼瞪了我一眼,转过了身去,骂骂咧咧的,什么玩意儿?你说给我就给啊,滚一边去!臭屌丝! 你骂谁呢?我登时就火了。 骂你呢!怎么的了?死秃顶噌一下站了起来,满手油腻地指着我,瞧你那股子寒酸气,在外面你要是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早找人修理你了,不识抬举,滚! 好嚣张啊!不愧是有钱人。 我再问你一遍,给不给? 给你麻痹! 砰! 不由分说,我一脚就踹在他的小腹上,这货就是脓包,没有一点抵抗力,顿时起不来了,趴在了地上哀嚎骂娘,我冲过去骑在他的身上,抡起了拳头照着他那肥脸就砸,狗日的,你修理谁呢?我叫你狂!叫你狂! 两人女人吓得惊声尖叫,米娜突然一瘸一拐地跑上来把我给推开,扶起了那秃顶,叶凡,你怎么这么野蛮啊?动不动就打人。 是啊,米总。死秃顶找到了靠山,颐指气使地瞪着我,你这么跟这种下等人待在一起啊,垃圾玩意儿,要不是老子没吃饱,早就干翻你了。 快给他道歉。米娜板着一张脸道。 我死死盯着她,冷笑道:呵呵,做梦吧。 捡起被我打掉的那个螃蟹,我跑去海边清洗了下,递给了潘莲,她痴痴地看着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谢谢,谢谢你凡哥,还是你对我好。 我回头瞥了眼米娜,她这才意识到了什么,那张俏脸顿时变得通红,那死秃顶也是个人精,当下起身,跑到了潘莲身边,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 抱歉啊,小莲,我刚才实在是太饿了,一时没有顾忌到你 潘莲笑呵呵摇了摇头,将螃蟹分了半个出来,递给了他,没关系,反正我也吃不了,您再吃点。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 郝建得意洋洋看着我,跟示威似的,那样子气得差点没爆炸了,我辛辛苦苦为人家出头,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这么一个下场。 潘莲跟这个贱男肯定有一腿。 米娜看到我即将要爆发的样子,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道,跟我过来下,我有话跟你说。 她在前面一瘸一拐的,我跟在后面看着那完美的身材,不断地咽着口水,最终来到了海边。 她就那么站在海边,撩了撩自己的衣服,我头脑一热,这小娘皮叫我出来该不会是要来一发吗?

Tags:
11 + 赞
相关资源:
  •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一张小嘴吃两大巨龙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一张小嘴吃两大巨龙
    2021-7-271
  • 裙子里面是野兽,真实的交换经历 全篇完
    裙子里面是野兽,真实的交换经历 全篇完
    2021-7-263
  • 少妇吞精双飞,3人p真爽
    少妇吞精双飞,3人p真爽
    2021-7-256
  •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2021-7-2418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2021-7-231
  •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2021-7-2216
  •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2021-7-216
  •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2021-7-2010
  •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2021-7-1915
  •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1-7-1815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