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奶头送到H_陌陌一千块约了一个女的

分类: 社会事件
596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要不那老东西还以为我没叫你呢!看了眼苏羽屋里拉上的窗帘,李翠花眼里带着八卦,像是猜到啥了一样,这大下午的,你拉个窗帘作甚?

这不中午给村头小学的周老师刚看完病,回来累的,就躺炕上睡了会儿。太阳晒的,就把窗帘拉上了呗。苏羽滴水不漏地回答着。

不过心里却是在咒骂,他娘的,这个老娘们眼珠子还真毒!

哟?就你小子还能看病?吹吧你就!那你也给婶子看看,我有啥病没?苏羽能看病的事儿,赵二黑并没有给这个老娘们说,所以他也就不知道,这才满脸不信地说道。

瞟了她一眼,苏羽没安好心地说道:你啊?你没啥大毛病,就是那活儿水太少,跟个盐碱地似的,每次都疼。

滚滚滚!你个小混球,尽拿老娘开荤腥!当心老娘夹死你!这一针扎在羞人处,李翠花当下有些挂不住了,我先往回走,你后头跟上!

老娘们,我还治不了你了?眼见李翠花脸上挂不住的往外走去,苏羽得意的一笑。

那行,翠花婶子,那你先往回走,我去穿件像样的衣裳,一会儿给我爷爷上个坟去。

看着李翠花走远了,苏羽这才转身赶紧进了屋里。这会儿赵雯已经把衣服穿好了,心慌的坐在炕沿上不知所措呢。

那老娘们走了,别担心了。那啥,你别担心,那病不用开刀,晚些个我开好药方给你送去,抓几副中药吃就上半个月就不碍事儿了。

随手抓了件衣服,苏羽转身说道:这会儿先别出去,万一被那老娘们发现了就不好了。

说完,苏羽生怕那老娘们再杀个回马枪,赶紧推门出去了。只留下赵雯一个人,坐在炕沿上发呆。

这会儿她的心里,那可真是各种心思都有,纠结的很。刚刚她差一点就背叛了那个当兵的男人,这让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守妇道了。但即便是这会儿,那片好不容易出水的盐碱地还水汪汪的,那股渴望的感觉还没退下去呢。

说实话,对这个男人,其实她是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对方差不多也一样。两个人完全是两家大人一手包办的婚姻,就拍照片的那天见了一回,然后就是结婚当天了,结婚后没到一星期这男人就被派去出国了。

这两年多了,总共也没打上十个电话,每次都是连一分钟的话都说不上。完全就是那种凑合过日子,没啥真感情的婚姻。

思索了好久,赵雯倒是也没啥愧疚的感觉了。连个女人最基本的需要都不能满足,算什么男人。既然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当我不存在,那我也就当你不存在吧!

明天我要回镇上开会,晚上十点,等你。

留下这么一张字条,过了一会儿,把房门锁好,赵雯这才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苏羽的三面红的破砖房。

苏羽啊,你小子总算是来了。让你来吃个饭还得你婶子去请。来,快坐吧,尝尝你赵叔的手艺!看着苏羽进门,村长赵二黑系着围裙,像个大厨一样站在门口笑着说道。

在他眼里,苏羽这个后生,就和他自己家的孩子差不多,一直以来对这个没爹没娘的娃儿也是挺照顾的,所以也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而苏羽,也是把赵二黑真的当自家长辈的,所以说话啥的,从来也不跟他客气,那嘴是要多毒就有多毒。

两人坐下,赵二黑说道,我说小子,你接下来有啥打算?这老苏头给你规定的两年守孝期没几个月也就到了。

一点也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夹起块肉放在嘴里,苏羽懒洋洋的说道:啥打算?没啥打算,出去打工呗。总不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混吃等死吧。

那想好去哪儿打工了没?吃着肉,赵二黑问道。

还没想好,哪儿挣钱多走哪儿,哪儿姑娘多走哪儿呗!

这话是听得厨房里的李翠花一阵乐呵,心想,这小子他娘的真是个小色皮。

年轻就是好啊!说的没错,这回出去,一定要找个漂亮媳妇,给你爹把香火续上。其实赵二黑心里想的是,如果自己能在年轻点,那该有多好!一定要出去睡他十了八个女人去!

虽然我也没见过我那死鬼老爹长啥样,不过这漂亮媳妇是一定要找的!而且要多找几个!一个洗衣服,一个做饭,一个揉脚,一个捶背的!

你小子还真是牛啊!这高中上到狗肚子了哈哈,咱国家的法律,那是一夫一妻制,只能找一个媳妇的。赵二黑一边给苏羽把酒倒上,一边笑着说道。

端起口52度的老白干直接干掉,苏羽笑着说道:那就不结婚呗,先找几个玩玩!

对了,要不这样吧,过几个月你二哥从城里回来,不行到时候让他给工头说说,你也到那个建筑工地去干活算了。看着苏羽若的样子,赵二黑说道。

哪个二哥?你是说二愣子啊,就你那个小时候被我打的满地打转转的鼻涕虫。还真没想到,二愣子这会儿还当上工头了,一点都不像个鼻涕虫了嘛!

这让赵二黑是满头黑线,二愣子可是他儿子啊。这小子当着别人老子说把人打的满地打转转,还真他娘的牛!

不过这倒也是事实,二愣子叫做赵雷,虽然比苏羽大四岁,但从小就比较瘦弱,哪能是天天让老苏头敲打的苏羽的对手呢?

小时候可真是没少被苏羽收拾,每次都打的鼻青脸肿的哭着回家的。不过这二年多在外面打工,倒是越来越壮实了。

但要说在这村里苏羽和谁关系最好,那还真就是二愣子!这俩小子,从小到大,基本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越长越大,这感情也就越来越像亲兄弟了。

去了能当工头不?要是去了能当工头,使唤别人干活,那我就去!

听着苏羽这话,赵二黑噗的一下笑了,嘴里的酒差点没呛到嗓子眼儿去,咳咳你小子还真能想!建筑公司又不是他开的,你哪能去了就当上工头呢!这咋说也得干上一年,看人老板能看得上你人不。看上了,说不定就给你个工头当当了!

哦,那就算了,等二愣子啥时候当老板了,我再去找他!

一看这也是个走一步看一步的主儿,况且他也知道苏羽从来都不是个没主见的人,所以赵二黑也就没再说啥。俩人也就一边碰杯一边吃饭了。

这一吃就吃到了天黑了,酒足饭饱了,苏羽这才想起来,今儿还有正事没办呢。顺手把赵二黑那会儿给的中华烟往口袋一装,拎起桌子边的老白干,就往村东边的坟地走去。

老家伙,我来看你了!今儿请你喝酒!跪在爷爷的坟前磕了几个响头,苏羽拿起手中的老白干有些微醉的说道。

把整瓶老白干往墓碑前一浇,苏羽歪着身子靠在爷爷的墓碑前,聊天似的絮絮叨叨地说道:老家伙,我告诉你啊,今儿我十八了!我十八了!以后不用你养活了,我来养活你!可是你个老东西,为啥不多活几年啊!

今天,是苏羽十八岁的生日,是他成年的时候。往年,老头子在的时候,家里虽然不是特别富裕,但过生日的时候总是会给他热热闹闹的过上一回,买个新衣裳啥的。

可是自从老头子去世后,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别说生日,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教我的那些功夫,我已经练到第四层了,比你还高!今儿起,我也能动女人了,而且以后绝对比你个老东西动的多!怎么样,羡慕吧?羡慕你倒是起来啊,你倒是别死啊!

想着自己好不容易长大了,能孝顺爷爷了,可是爷爷却离自己而去了,即便是再坚强的他,也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哭了起来。

你说你个老东西!不好好的活着干啥啊!我白吃了你那么多年的闲饭,你倒是起来啊!起来也赖着我啊!让我给你再洗洗脚,让我给你再捶捶背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哭累了,也或许是酒劲儿上来了,苏羽噗通一下倒在了墓碑前,呼呼大睡了起来。而且睡的十分安心,就好像小时候躺在爷爷腿上那样

山里没有狼,也没有啥伤人的畜生,老头子教给他的功夫,也在身体里流动着刚烈的真气,使得阴寒邪气无法侵入体内,所以这一晚上,苏羽睡的十分安心

第二天晌午,一阵马达声响起,村西头的北湖边,一艘小型游艇开了过来。

哟?这是哪个有眼色的乡巴佬,知道老子要来这北湖玩,特意给老子准备好了鱼竿鱼饵啊!看着岸边上横放着个鱼竿和网兜之类的简易渔具,游艇上的一个长毛年轻人大笑着说道。

六子,把游艇停边上,咱哥几个也来钓个鱼耍耍!对着游艇上其余三人说着,长毛一个脚踩在游艇边上,准备往岸上跳呢。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套渔具,在整个小溪村,乃至附近的几个村里根本没人敢动,因为这是小霸王苏羽的。

这里是苏羽和苏老头专属的钓鱼点儿,鱼竿也是苏老头亲手给做的,有着苏羽太多的回忆。因为前两天苏羽有急事儿,这才没有往回家拿鱼竿。所以,谁打这鱼竿的主意,那指定是要挨打的!

游艇往边上一停,那长毛噌的一下就跳上了岸,伸手抓起鱼竿,装模作样的往岸边一站,嗖的一下把鱼线鱼漂向着水面甩去!

给老子把鱼竿放下!

恰好此时,苏羽刚刚从坟头那儿爬起来,想起鱼竿还没拿回家,就往岸边走。这刚走到这儿,就看着一个长毛拿着自己的鱼竿,当下是气愤的大喝一声。

哟?哪儿来的乡下小子,哪儿孩子多哪儿玩泥巴去,别在这儿打扰刘少钓鱼!长毛身后的一个黄毛青年嚣张的说道。

玩你妈!我最后说一遍,把老子的鱼竿放下!看也没看那有些江湖气的黄毛,苏羽盯着长毛说道。

你他妈还来劲了是不?看样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凯子,六子,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乡巴佬!站起身来,将鱼竿往地上一扔,长毛青年冷声吼道。

如果乖乖的把鱼竿放下的话,或许苏羽还不至于和这几个城里来的孙子计较,但现在,承载着昔日记忆的鱼竿被摔,绝对是不死不休了!今儿不把这几个孙子拆零了,他就不是小霸王苏羽了!

眼中带着怒火,只见苏羽脚下猛地一蹬,嗖的一下就冲向了长毛青年,在其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一个大耳光子啪的一声就扇了过去!

你他娘的说谁乡巴佬呢?有种再说一遍?!

啪!

又是一个耳光子甩了过去,直接把长毛给打懵了。

这下可把黄毛惹火了,顿时一个箭步向前,挥着拳头就冲了过来,妈的!你个乡巴佬,竟敢打刘少!老子今天废了你!

剩下的两个人,也赶紧冲到游艇上拿了棍子,直接冲了过来。

刘少?哪门子的少爷,哪家的少爷?!老子打的就是你!看着被摔在地上的鱼竿,苏羽二话不说,又是几个耳光子扇了过去,直接把长毛扇成了猪头,扑通一头戳在了地上。

然后转身一拳打出,一点余地也没留,直接把个黄毛一拳打到湖里去了!

这一拳,看的后面那个短发男和胖子,直接呆掉了,手里拎着棍子,也不知是冲上来还是不冲上来的好,只能隔着老远打嘴仗了。

你个兔崽子,居然敢动手打刘少!你知道他爸是谁不,明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拿着棍子,胖子嚣张的吼道。

老子管球他爸是哪只长毛王八呢!跟老子有求的关系!吃不了兜着走?老子今天正好没吃饭,来来来,兜着走个试试?

本来昨晚的生日就很凄凉,很想念老头子,这今天老头子亲手做的鱼竿就被人给摔地上了,苏羽不火才怪!

你个小畜生,刘少他爸是刘富川,你再敢动一下,让你蹲大狱去!喝了好多水,好不容易才从湖里冒出头,黄毛立刻嚣张的喊道。

老子管球他驴富川猪富川呢,动了老子的东西,就该打!说着,苏羽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扇在了刚刚艰难的爬起身来的刘少脸上,把这货一个巴掌打的转了好几圈!

看着自己的老大又挨打了,胖子和短发男知道不打是不行了,大吼一声壮胆,举着棍子一顿乱甩的冲着苏羽就冲了过来!

啊!!!

啊你妈!给老子滚!

听着那怂人壮胆,苏羽直接一巴掌扇在那胖子的脸上,然后顺手将其胳膊往过一抓,顺势往下一拉。

也不知手上怎么变换了一下,直接就把胖子的胳膊给拆了!至于那短发男则是刚冲到身前也被苏羽一把抓住,直接拆了胳膊!

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折了折了,他妈的折了!

疼死了,啊!

直到这两人被拆了胳膊哭爹喊娘的跌坐在地上,那个叫做刘少的长毛这才从那一巴掌转圈中停了下来。

跌跌撞撞的扶在湖边的柳树上,使劲的摇着头,怒火中烧的吼道:你妈个B!你个畜生居然敢打老子!你等着,给老子等着!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你妈比的挨打还没挨够是不?给老子滚!冷声怒吼着,苏羽抬手又是两巴掌扇了过去!

啪!啪!

这第二巴掌,直接把长毛扇飞到湖里了!

砰砰!又是两脚,刚才被拆了胳膊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胖子和短发男,也是直接被踢到了湖里!

老头子说过一句话,男人就是要血性,谁惹你了,就该教训!但这打人,也是有方法的,打了他,还得让人看不出来,验不出伤!

这对身为中医的苏羽来说,根本没有一点难度。

所以在踢这两个人下湖的时候,苏羽已经暗中将两人的胳膊给震了回去,方才的脱臼,其实已经接上了。不过估计那胳膊想要动,估计至少也得半个月后了!

说起来,那黄毛,估计是最可怜的了。刚才从水里冒了个头,嚣张的喊了一句,转眼就见胖子嗖的一声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的直接砸在这货头上,又把他给砸水里去了!

好一阵子,这几个倒霉蛋才从水里爬了上来,快速的推着那个被叫做刘少的上了游艇,生怕再挨打,赶紧开着游艇往北湖中心跑了。

等游艇跑的离岸边很远很远了,那个被打成猪头的刘少这才再次嚣张了起来。

小王八蛋!给老子等着!老子弄死你!

没有说话,苏羽直接抬起一脚,将地上的一条死鱼一脚踢出,不偏不倚,砰地一声正好砸在了那个叫做刘少的长毛的脑门上!

这尼玛要是扔石头那还了得?非得把人砸死不可!大惊之下,几个龟孙子片刻都不敢停留,油门加到底,驾着快艇逃了,片刻之后连个影儿都没了。

草泥马,几个王八蛋,老子管你是啥狗屁的少爷,敢动老子的东西,来一次打你一次!将地上的鱼竿拾起,仔细地擦拭着上面的灰尘,苏羽愤愤地骂道。

就在苏羽重新坐在岸边不知是钓鱼还是回忆的时候,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过来似的。

与此同时,树林里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女人声音:苏秀才你在吗?

听那大气不敢出的样子,估计是偷偷摸摸来的,怕被别人发现似的。

秀儿姐?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秀儿,因为她已经纠缠了苏羽三四个月了,这声音苏羽也听了三四个月了,所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整个小溪村,苏羽经常会去的地方,估计秀儿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偷偷摸摸的来找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猫着腰蹲在小树林里,四下张望着,确定远处没人之后,秀儿这才接着说道:你你能进来一下不?

干啥,又要让我给你治病啊?到嘴的肉不吃,那绝对是要遭雷劈的,所以苏羽也就没客气,直接起身进了小树林。

这连续两次都被人打扰了,这告别处男计划到现在都没实现,现在送上门的肉,不吃还愣着?可是当走进小树林后,苏羽瞬间就没这个心思了。

因为这会儿的秀儿,简直太凄惨了,太可怜了。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的,那原本清秀的脸直接让人打的不像样子了,比包子还包子!这会儿鼻子还流血着呢。

秀儿姐,你这是咋了?王二柱那畜生又打你了?

听着苏羽的关心,秀儿双眼泪汪汪的,再也没止住,哗啦一下全流了出来,也不管其他了,委屈的直接趴在苏羽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但就算是哭,她也不敢大声哭,只能小声的抽泣着,因为要是让人发现的话,传到那个三秒货的耳朵里,回家绝对又是一顿暴打。

这种事儿,苏羽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以前就听村里人说王二柱打爹骂妈打老婆是出了名的,但自从秀儿开始缠着让他帮忙治病之后,苏羽已经到了一种见怪不怪的地步了。

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秀儿那张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漂亮脸蛋,基本就没好过。

昨天山坡上的时候,还是因为王二柱那个三秒货打麻将赢了点钱,这才好心的没在秀儿的脸上留下新伤。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在这个法制落后的小山村里,男人打媳妇,被看成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了。就算退一万步讲,他苏羽就算是想帮也不敢帮,光这吐沫芯子都能把他淹死。

当然,这事儿他是不怕,小霸王一个,谁来打谁,但这么一来只要秀儿一回家,那不死也得被打残了。

所以一直一来,苏羽也只能是顺手帮她治疗一下脸上的伤痕,尽量的让快点消肿,不留下啥疤痕。其他的,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凭啥打俺,凭啥啊!俺自从嫁进他们家,啥活都是俺来干,把他爹妈看的比俺爹妈都重,端屎端尿的伺候着,他凭啥打俺!家里那几亩地,一直都是俺在种,粮食下来了他拿去卖钱,一分钱不给家里给,全拿去赌了,我说啥了?生不出孩子是我的错么!他凭啥打俺呜呜呜

趴在苏羽的肩头,秀儿越哭越伤心,把这些年来的委屈一股脑的全都哭了出来。也不知哭了多久,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缓缓抬起头来,秀儿眼中闪烁着一抹与从前的逆来顺受完全不同的坚毅,闪动着那对大眼睛望着苏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带俺走!俺要离开这个地方!

呃这让苏羽顿时头大了,虽说自己可能以后会离开这里,但再怎么着也不能带着别人的媳妇一起走啊。

不行就离婚么,这小溪村这么多男人,你咋就找上我了呢?苏羽有些想不明白了。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不怕那个驴的,也是这唯一的一个看着像好人的!眼中闪烁着泪光,秀儿坚定地说道。

这话顿时让苏羽一愣,面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好人呃昨儿我都差点把你给睡了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嘀咕。

虽然苏羽是这片的一霸,但拐带别人媳妇这种事儿他还真做不出来。但看着秀儿那满脸的伤和委屈的眼泪,他又真的是不忍心拒绝,只好说道。

Tags:
7 + 赞
相关资源:
  •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2021-6-1914
  •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2021-6-1814
  •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2021-6-172
  • 苍月女战士,撅起屁股叫的再浪一点
    苍月女战士,撅起屁股叫的再浪一点
    2021-6-161
  • poronovideos变态极限,和儿子住宾馆然后就儿子需要就从后面做
    poronovideos变态极限,和儿子住宾馆然后就儿子需要就从后面做
    2021-6-1519
  •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2021-6-145
  •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2021-6-133
  •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2021-6-136
  •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2021-6-1218
  •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2021-6-111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