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被惩罚狠打花蒂*花液湿润灌满怀孕

分类: 社会事件
815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转身直接走下床,其实是我不想配合她,看着她主动并一脸享受的样子,让我感觉非常的不爽。

老婆不回答我的问题,更让我感觉莫名的烦躁,更加确认了她肯定出/轨了。

老婆哦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跟着下了床,帮我去找衣服。

老婆光着身子,完美的身材尽显无疑,让人忍不住望过去。

她身上一道道的淤青指印,看来我昨天下手还挺重的,心里多少有一些歉意,我自认为我是一个有良知,懂怜香惜玉的男人。

我走上前搂了搂老婆,低声说了一句,辛苦了,我自己来就行。

老公只要你舒服,就好,你是这个家的支柱,没了你,我们就没有家了。老婆对我甜甜一笑,抱着我的腰身低喃道。

我嗯了一声,我很想问老婆,即然这么在乎我,为什么还出/轨,不过想了想,她肯定会撒谎,我心底叹息一声,感觉索然无味,没有再说什么。

我心里其实很希望,老婆能够对我坦白,或许我会给她一次机会。

我渐渐的不愿意直接去质问她,因为她会撒谎,我也不想一次一次的去争执,所以我选择了沉默,要么她坦白,要么我找到她出/轨的证据,到时候转身就走。

老婆简单做了一些早餐,我吃了饭去了学校,今天她休息所以告诉我,她要在家补一觉,我嗯了一声,嘱托她锁好门就走出了家门。

下了楼,突然门卫老王叫住了我。

我笑着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咧着老黄牙瞅着劣质的烟,笑着问我老婆有没有在家?

我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悦,问他有什么事情。

老王告诉我,老婆曾打过物业的电话,说是找个修下水道的,他刚好懂得通下水道,到时候随便给他一点烟钱就好,绝对比请的那些人便宜多了。

我告诉他已经修好了,望着老王满脸懊悔猛抽了两口烟,那一嘴的发黄的牙齿,我就感觉非常的恶心,直觉告诉我,他根本不是为了那几个钱,而是为了见我的老婆。

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如果不是我早晨刚好碰到,老王会不会直接上楼,万一老婆开了门,我一想到她在电梯的表现,她估计都不敢吭声和反抗。

我看到对面的老王,已经快五十多了,还没有娶媳妇,过去感觉他还挺亲切,突然望着他一脸懊恼的神情,满脸的褶子和大黄牙,我就有些愤怒。

怪不得每次我和老婆出去,老王都表现的很热情和亲切,有时候还主动帮我老婆拎着米油。

我忍不住有些担心,老婆会不会被老王占便宜了,一想到老王穿着好似几年没洗的衣服。

离得近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酸臭味,我无法想象柔弱的老婆,有没有被这个半辈子没有碰过女人的混蛋给占了便宜。

我沉着脸直接警告老王,以后没事不要打听我老婆,要不然我投诉到物业处,让他丢了工作。

老王满脸尴尬的连连摆了摆手,嘴里说着误会了,误会了,就头也不回的跑回了门卫处。

我不知道,这番警告有没有作用。

我上了公交车后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不要乱开门,特别是门卫处的老王,老婆问我为什么,我就不耐烦的告诉她,记得不要开门。

当老婆应承下来后,我才挂了电话,我想到昨天那个被她标注成赵丽莎的高大鹏,就急忙翻找微信通讯录,想要找到舒雅的微信,让她接下来多注意一下这个人的通讯记录。

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舒雅的微信,我才想到昨天加的匆忙,忘记备注了,我通过聊天框的加入信息找到了一个疑似舒雅的微信。

她的头像是一个米老鼠,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舒雅,我的微信上有很多学生还有一些过去的大学同学和学校领导,万一搞错人了,可就麻烦了。

我点开舒雅的朋友圈,发现我竟然被屏蔽了。

我有点纳闷,我发了一个信息过去,问她是不是舒雅,过了一会也没有人回,我暗暗庆幸,还好刚刚没有直接问她。

我最后得到一个结论,要么舒雅删了我,要么就是屏蔽我观看朋友圈。

我用另外一个老家的手机号,又申请了一个微信,这个号,一直没有舍得丢,大多数就是给父母通个电话,加上月租费也不高,就留着了。

我把那几个疑似舒雅的微信,重新加上。

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我也下了公交车,突然两个微信同时响了,我先拿出经常用的那个微信,看到舒雅回我信息了,这才想到早晨都有晨读,那个时候是不能玩手机的。

我皱了皱眉看着那个微信号,是那个屏蔽我观看朋友圈的微信,我让她打开朋友圈,其实我想确定一下她是不是舒雅。

不过她扭捏了半天,就是不愿意打开。

我最后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让她发个语音,只要能确定是她本人就行,最后舒雅发了语音,我听声音像是在厕所里,因为旁边还能听到淅淅沥沥的声音。

我神色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一声,交代她注意下那个叫高大鹏的通讯记录,就把手机揣回口袋里,走进了办公室。

中午放学后,老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要不要回来吃饭。

我不想来回赶车太麻烦,就让她自己吃。

我在食堂吃过饭后,在办公室休息,突然舒雅给我打过来电话,然后让我看微信。

不大一会,我收到一个照片,是高大鹏的通话记录,有两分钟,而给他打电话的手机号码,我非常熟悉,竟然是老婆的。

老婆主动给高大鹏,打的电话。

我看了一眼通讯记录,老婆刚挂了我的电话,就给这个高大鹏打了。

难道老婆给我打电话,只是一个幌子,最根本的目的,只是确认我是不是要回家,更方便她去约会那个高大鹏。

我一想到老婆的这个目的,脸色就是铁青一片,我收拾好公文包,转身直接出了办公室,打了一辆车直奔家里。

我心急如火的冲回家,我担心老婆会和那个高大鹏,在属于我的床上就直接搞起来。

我的内心很矛盾,我很希望到家后,老婆只是在做家务,又希望真让我抓到她出/轨的证据。

我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匆忙给了钱,我脸色难看,推开车门就想冲回家。

突然一道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听到老王在喊老婆的名字。

他想干什么?

我抬头看过去,老婆走出小区门口,那个门卫老王匆忙迎过来,笑的满脸褶皱都开了,我这个时候竟然长出了一口气,最起码老婆没有和那个高大鹏在我家里做那种事。

我转念一想,现在刚好下午一点半,老婆应该吃过午饭了,这个时间出去做什么?她今天休息,而且看她的穿着也不像去上班,更像是为了约会。

难道老婆是担心家里不安全,所以才特意打扮一下,为了怕我突然回去更是提前打电话,探了我口风。

我望着老婆满脸笑意的脸庞,那一双眼睛水蒙蒙的好似透着一抹喜悦的神情,离多远都能感受到她的魅力。

她为了出门,打扮得很漂亮,一袭裁剪得体的连衣裙,在两腿之间做了斜开叉,显得风格清爽中透着浓浓的女人味。

两条修长的美腿显现出来,在浅薄的黑丝裤袜的衬托下,绷紧的裙子中一抹黑,越发的撩人心弦。

门卫老王望向老婆背影的眼神,一副赤/裸裸想要占有的冲动,她的身材太完美了,几乎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有冲动。

老婆走出小区后,没有坐公交车和出租车,我有些诧异,慢慢的跟在后面。

老婆走到离小区有段距离的隐蔽的路口,突然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我皱了皱眉,老婆应该是叫那个高大鹏来接她。

没过多久,我看到一辆奥迪车停靠在老婆的身旁,她笑着上了车,我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在俯身帮她扣安全带。

老婆竟然欣然接受,两个人还笑着说着话,看来不是第一次偷偷约会了。

可惜隔得太远,我看不清楚那家伙的样子。

我脸色瞬间一沉,心里凉飕飕的,她走这么远原来是怕人知道。

我想到那个混蛋帮老婆扣安全带的时候,肯定在偷看她的胸部,我恨不得冲上去把她给揪出来。

我望着奥迪车开始启动,我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里。

师傅,跟上那辆车。我急忙指了指道。

小伙子又是你啊,挺巧的。师傅认出了我刚下车,不过他看我脸色不好,没有再说什么。

师傅麻烦你跟紧了。我没想到这么巧,刚下了车,又被我拦到了同辆车。

我没心情和师傅闲聊,拿出了手机拨打老婆的电话,我其实很希望她能主动的向我解释,我不断的拨打他的电话,想要看她怎么说。

电话拨过去,我隐约看到前面奥迪副驾驶座上的老婆接了电话,还示意驾驶座上的男人不要说话,她没想到我在后面的出租车上,把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

电话接通,我强忍住心里的愤怒,语气平淡的问她在哪里的?

在家睡觉的,昨天有点累了,老公你在哪里的?那边怎么有车响。老婆电话里回答道。

我脸色有些难看,老婆果然一直在撒谎,我一想到她当着那个男人的面,竟然谎称在家睡觉,来骗自己的丈夫。

如果老婆和对方不熟悉,会坐在后排,而现在她坐在副驾驶,又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说她在家睡觉,两人的关系很可能已经非常的亲密。

我一想到老婆坐在副驾驶,穿着那条紧绷性/感开叉很高的裙子,坐在驾驶座的男的只要稍微一瞥,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以他们俩的关系,很可能那个男人一手开车,另外空出来的手正在用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或者更甚者,那手已经摸进了她的大腿里面。

我脸色铁青,心里很愤怒。

一想到老婆今天特意穿着的黑丝裤袜,我突然心里一惊,想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

上一次老婆被突然叫走去加班,隔天在商场里我看到了秦主任,我心里就断定她那天裤袜被抠破,沾染上男人的污秽,是那个秦主任。

现在想一想,她那天很可能是谎称加班,把我扔在餐厅,出去约会的对象,是这个高大鹏,而不是秦主任。

如果不是舒雅的帮忙,调取了她的通话记录,我到现在估计还蒙在鼓里,认为那天和她发生关系的肯定是秦主任。

现在想想,那天晚上的男人应该就是他,今天的奥迪车主,高大鹏。

而高大鹏和那个短信男有过频繁的通话记录,我不敢再往下想去。

我的心一片冰冷,越往下想,我越是感觉老婆和短信男早就有过关系,而高大鹏只是第二个接手的罢了。

难道她是短信男介绍给高大鹏的,玩过老婆身体的人不止是短信男,还有这个高大鹏。

我一想到她在我面前如此的羞涩,清纯,而在外面竟然不止和两个男人发生过关系,搞不好还是一起,我的心就犹如刀搅的一样,疼的让我无法呼吸。

我没有心情说话,在电话里说了一声没事,就挂了。

小伙子,你老婆可是集合了万千男人的幻想与一身啊,不过听我一声劝,女人如果不忠了,就趁早离开,要不然你就完全放开,在外面也养个小老婆,大家各玩各的,如果你内心放不开,那个事会把你折磨疯的。中年司机有些感叹道。

你见过我老婆?我皱了皱眉道。

刚刚上了奥迪车的应该是你老婆吧,我刚刚还想超车去接你老婆的,没想到她在等那辆奥迪车。中年司机嘿嘿一笑。

我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还要靠他,我肯定立即下车。

看得出来中年司机对老婆也非常的感兴趣,说到老婆的时候,从他的语气中透着兴奋,我心里非常的不爽。

一想到门卫的老王,出租车司机,在心里肯定都在幻想着她。

她的穿着从背后看确实惊心动魄,黑丝修长的双腿,是那么的修长,踩着高跟鞋后更是凹凸有致充满着浓郁的女人味。

我一想到那天晚上的被扣破的裤袜,就忍不住浮现出坐在主驾驶座的高大鹏。

他的样子我没有见过,不过我脑海里却浮现出类似秦主任以及隔壁老王,出租车司机的模样,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在后面侵犯老婆,而她求饶又配合的场景。

这样浮现出来的场景,让我的脑子快要炸了。

兄弟,他们停车了。中年司机开口道。

我急忙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前方奥迪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酒店旁,我心里一寒,偷/情都这么小心翼翼,怪不得我一直没有发现。

我付了车钱就把司机打发走了。

小伙子这个送给你了,或许有用。中年司机随手递给我一个扳手,我看了一眼确实需要,正打算掏钱,司机挥了挥手,开车直接走了。

我把扳手放进包里,快步走进了这个酒店里,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先一步到了前台那里,扬了扬包装作一脸焦急的样子。

美女你好,刚刚进去的两个人包忘记了,我是他们的司机,里面有重要的文件,你看他们在哪个房间,我要尽快送过去。

我装作着急的样子,并描绘了一下老婆的长相,对于那个男人我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只能尽可能的说起老婆的模样。

我不知道老婆在哪个房间,只能通过前台。

我担心前台会打电话过去求证一下,不过我明显过虑了,前台只是扫了我一眼,加上对老婆记的很清楚,就告诉我806,并顺手指了指,告诉我去那边坐电梯。

我道了一声谢,快步上了电梯,在电梯里我的心跳得非常快,心里很复杂,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捉奸,没想到我也有今天,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到了八楼以后,我很快找到了806,我强忍着一脚踹开的冲动,先把手机调成振动模式,然后打开了照相机功能。

我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凑近门口的位置,我就能听到隐约间的女人呻/吟的声音,我的心像是被刀搅了,疼的让我几乎要窒息。

我不敢在门口徘徊太久,我怕保安突然上来,到时候就前功尽弃。我只有一次机会,担心会搞错。

我先拨打了一下手机号,尽管我隐约间听到的粗重的呼吸声,确定很大可能是老婆发出的。

我电话拨过去,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接通。

喂,老公有什么事情吗?老婆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和散漫,好似用力过猛之后,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心中一寒,一想到她和高大鹏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地摊上扔的到处都是她的衣服,她一手接电话的时候,身上还被高大鹏压着,使得她说话都慵懒无力。

听到老婆的声音,我的心沉到了谷底,因为她的声音正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

我眼眶内露出悔恨和愤怒,脑子一瞬间嗡嗡的作响,心疼的止不住,忍不住粗重的喘息了几下,才让自己的心情得以平复了一下。

我想到那天晚上老婆被捅破的裤袜,而她今天又穿了一件同样款式的,肯定是高大鹏有那个嗜好,而她像是一个玩偶一样,欣然的配合。

我无法想象,那是一个神秘场景。

Tags:
8 + 赞
相关资源:
  •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一张小嘴吃两大巨龙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一张小嘴吃两大巨龙
    2021-7-271
  • 裙子里面是野兽,真实的交换经历 全篇完
    裙子里面是野兽,真实的交换经历 全篇完
    2021-7-263
  • 少妇吞精双飞,3人p真爽
    少妇吞精双飞,3人p真爽
    2021-7-256
  •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2021-7-2418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2021-7-231
  •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2021-7-2216
  •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2021-7-216
  •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2021-7-2010
  •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2021-7-1915
  •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1-7-1815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