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俩月见面老公跟疯了一样_两瓣湿肉嫩乎乎

分类: 社会事件
570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给姐治病有雪梨吃!

得到了楚晨的点头,王玥琪放心的把自己的身体都露了出来,指了指那点红心。

吸这里,把毒和血吸出来!吸出来姐就不疼了。

好,给姐吸!楚晨大叫了一句,王玥琪立马瞪大了眼睛捂住了他的嘴巴,还扭过头警醒的看着四周,好像是生怕有人一样。

也对,现在毕竟是在野外,虽然这里人少,不代表没人会来。

就好比王玥琪,楚晨。

趁着她走神的空挡,楚晨直接低头在她的伤口处狠狠的吸了一口。

呃!

也许是他来的突然,也许是太过于用力,让她吃痛了,王玥琪不可抑制的轻吟了一句,带着无尽的媚意。

恩王玥琪躺在地上,垂着眼眸看楚晨,媚眼如丝的模样让他看了忍不住起了某种冲动。

他下腹的变化敏感的王玥琪自然也发现了,顿时满脸羞红,好像昨天的那种刺激感刚刚才发生过一样。

楚晨没有抬起头,还是用力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王玥琪虽然是嘴上说着他用的力气太大,可是身体上却没有丝毫的抗拒,甚至还把楚晨的头往自己的身上用力按,好像是希望他更加粗暴的对待似的。

她是个很敏感的女人,动情的时候身体都会迅速的笼罩上一层淡淡的粉红色,映在绿色的草地上的时候,活生生像是一朵盛开的花儿一般,漂亮极了。

现在这朵美丽的花儿正如同接受者风雨的摧残一般,飘飘摇摇的,眼中带泪,让人有一种想要更加用力摧残的想法。

王玥琪把楚晨的头死死的抱在怀里,只让他在一小方天地中活动,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身前。

渐渐地,她红肿的伤口已经吸不出来水了,出来的都是鲜红的血。

楚晨看了一眼,约摸着差不多了,就慢慢的转移到了一边。

由于嘴里面还有血,楚晨故意找了个空挡把自己的头抬了起来,吐出了一口血水,皱着眉毛很嫌弃的样子,唔好难喝

王玥琪顿时哭笑不得,用身下衣服随便的擦了擦身上的血迹之后,就翻过了身体,把楚晨压在了身下。

当然,这也得有楚晨的暗中配合,不然她一个女人,哪里来的力气可以把楚晨翻过去呢?

小晨,你喜欢姐吗?王玥琪笑着问。

楚晨半真半假的说:喜欢最喜欢姐的大雪梨!

听到楚晨这样的话,王玥琪一下子就笑了,摸了摸他的头,笑话他的诚恳。

那姐就让你吃大雪梨!

说着,王玥琪倾下了身体,双手扶着自己身前的其中一团,往楚晨的嘴里面塞。

她并不觉得自己放荡,只是太寂寞了而已,就算是心里面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但是看着楚晨的时候,理智总是会败给身体原始的渴望。

她没有办法,也不想纠结,索性就顺其自然了。

楚晨虽然没有许多这方面的经验,但是颇有无师自通的风范,不管什么活,都能让人觉得很舒服。

恩好舒服!

王玥琪闭着眼睛,微微张着樱桃小口,露出了一小部分贝齿。

老公她的每一句话最后的一个字的音调都是上扬的,听起来颇有些挑逗的意味,至少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听的话,不亚于最烈的情药。

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有两个男人的对话传了过来。

这山药草药不少呢,据说有一种草药吃了壮阳哈哈哈

那你可多吃点,你家婆娘看起来就是很厉害的主啊!

哈哈哈去你的

两个人谈话的声音从远处慢慢的到了近处,好像就在两个人的不远处。

王玥琪的身体自听到了声音之后就猛然的顿了一下,不光是她,就连楚晨的心里也是一咯噔,为了防止王玥琪察觉出自己并不是傻子的事情,所以他才装作表现很平静的样子,嘴上的动作还在继续。

恩别

王玥琪也不敢大声叫了,只是很克制的轻吟了一下,声音很小很小,几乎是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

所幸的是,两个人的说话声音又渐渐的变远了,似乎是已经往别的地方走了。

纵使有惊无险,两个人的兴致也已经被吓走了一大半。

王玥琪虽然想立刻让楚晨和她办事,但是如果被发现了就是得不偿失了。

自己在村里面是医生,是有知识的人,若是被人家知道趁着丈夫外出打工的时候和一个傻子做了那种事情,所有人都会以为是自己不贞,就连那个傻子也可以被传成是被迫的。

那样的话,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如此想着,王玥琪就伏在楚晨的耳边,像是安慰着小孩子一样的说:今天多亏有小晨帮医生解毒,为了谢谢小晨,今晚你来姐家,姐还给你吃大雪梨,不光如此,还给你更多好吃的东西。

这话落到了楚晨的耳朵里,心中更是一阵冷笑。

这不就是明晃晃的邀约吗?让自己今晚去她家做什么事情,是个人都能想出来。

好嘻嘻小晨还要吃医生的大雪梨,大雪梨好吃!楚晨傻乎乎的笑着。

王玥琪起身把自己的衣服都穿整齐了,背着自己的背篓就走了,看起来像是要下山了。

当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楚晨脸上的傻笑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楚晨接着自己没有做完的事情,祭祀完了父母之后,又在分头前坐了会,才默默的起了身。

看着篮子里的两个寿桃形状的馒头,楚晨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馒头放到了坟头前。

爹娘,这是你们的儿媳妇孝敬你们的。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没人的时候,他的走路姿势都是很正常的,直到走到了可以见到人的地方,才让自己的走路姿势重新回归成了傻子楚晨的姿势。

一蹦一跳的模样,好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傻子似的。

走到村头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秦思慧手里面抓着一把瓜子和邻居的几个婆娘嘻嘻哈哈的不知道聊些什么,看着笑得还蛮开心。

她穿着黑色上衣,把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黑色的裙子,带着薄纱,让她的腿更加的朦胧具有美感。

楚晨微微停顿了一下,低下头,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都是傻笑了,他甩着手中的竹篮,一蹦一跳的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

快到走到的时候其实秦思慧也注意到了,只是不想当着外人的面去理会楚晨这个傻子罢了。

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啪!

这边聊天的女人们都吓了一跳,连忙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只见楚晨停在那里,脚旁边散落着一地的陶瓷碎片,看起来像是盘子。

再看楚曦,本来雷打不动的傻笑现在已经是快要哭了。

呜呜

秦思慧抓着一把瓜子走了过去,问:咋了小晨?怎么看起来快哭了呢?

盘,盘楚晨指着地面上的碎片,欲哭无泪,手舞足蹈,看起来特别的慌张的样子。

盘子?你说的是盘子吗?秦思慧也跟着指了指地面,好笑的问道,一个盘子你慌什么?

嫂子,嫂子会生气

秦思慧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一顿,一个想法快速的在自己的心中形成了。

今天那个死鬼不在家,去县城要工资去了,要晚上才会回来,现在要是能把楚晨这个傻子带到家里,指不定可以把昨天没做完的事做完呢!

如此想着,秦思慧故意清了清嗓子,用很严肃的语气和楚晨说:你嫂子要是知道了你把盘子打碎了会生气的,怎么办才好?

楚晨听了心中冷笑一声想吓老子?

且不说嫂子会不会心疼盘子,就算是心疼盘子,她那样的性子,也绝对不会对他发火的!

虽然心中是这样想的,楚晨面上还是很配合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不嫂子不要打我!呜呜不要。

瞧着这个傻子的样子,后面看热闹的大娘们也是一阵失笑。

她们在笑着,楚晨就这样哭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过了一会,总算有个‘好心肠’的提醒:这下子该咋办呢?

不如秦思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你跟我去家里,我给你拿一个盘子,你带回家,你嫂子就不会生气了。

这话一说出口,楚晨立马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了。

怎么这年头,女人都喜欢把一个傻子引诱回家?就算是寂寞,也不用如此吧。

好!好!楚晨立马装作破涕而笑的样子,对着秦思慧蹦着拍手,把一个傻子骨子里的傻劲演绎的淋漓尽致。

一听到秦思慧突然对一个傻子这么好,其他的娘们也都是在笑话,只是都是说几句就过去了,然后自己去聊天。

毕竟,也没人会相信一个傻子和一个知识分子之前会发生什么事情,在她们看来,顶多就是秦思慧突然善心大发,心疼这个没爹媚娘的傻子罢了。

一路跟着秦思慧,她的脚步越来越快,快到她家的时候,她几乎都是小跑着的,看起来特别的急迫。

虽然心中觉得可笑,但是楚晨还是一蹦一跳的跟上了秦思慧,一路上都很老实的没有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几乎是同一时间的,楚晨刚走进门,秦思慧就转过身碰上了门。

楚晨装作好奇的说:姐你要干什么?

秦思慧这才反应了过来,一脸的尴尬。

我去给你那盘子,别急。

说着,秦思慧就转身去了厨房,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中竟然还真拿着一个盘子,不过和自己家的花纹不一样,只是简单的白色盘子,上面还有一层灰,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刨出来糊弄楚晨的。

楚晨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扑了过去像是抱着宝贝一样的抱着盘子,还煞有其事的拍着它,傻笑着道:嘿嘿盘,盘有了

他在这边高兴着,而秦思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一边,从柜子下面不知道拉出了一个什么东西铺在地上,定眼一看,是一个紫色的毯子。

接着她神秘兮兮的对着楚晨招了招手,说:你过来。

过去之后,她又接着说:姐去换个衣服,你在这里等姐,一会帮姐一个忙!

说着,她就转身回了房间,动作很快,好像是生怕楚晨跑了一样。

过了一分钟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下了裙子,而是穿上了一身紧身衣。

紧身衣是黑色的,看起来很薄,紧紧的贴合在她的身上,就连她身下的形状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是桃心状的!

这是应该是瑜伽服,楚晨之前无意中从她们家的窗户看到过一次,她趴在地上把身体摆成各种奇怪的形状。

楚晨不动声色咽了口唾沫,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傻笑。

她走了过来,坐在地上,对着楚晨挥手。

姐要做运动了,只是姐还不熟练,你可帮帮姐吗?扶着姐。

她明明很熟练,哪里还需要让人扶着?无非就是找个理由让楚晨摸摸她的身体罢了。

楚晨自然是要答应的,白送上门来的便宜,不要白不要啊!

得到了点头,秦思慧也安心了,稳住了呼吸,慢慢的摆出了一个姿势。

她趴在垫子上,双腿向下完成m型,上半身撞开贴到地上,这个姿势特别像那个时候的姿势。

楚晨不动声色的咽了口唾沫,慢慢靠近了秦思慧,表现出一脸迷茫的样子。

秦老师,我该怎么做?楚晨歪着头问。

秦思慧没有改变自己的姿势,只是扭过了头,看着楚晨说道:你就扶着嫂子就可以了。

说着,她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手背到后面去抓住了自己的一只脚,另外一只脚单脚站立,另一只手往前伸着,整个身体只有那一只脚作为支点。

平时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都是很稳当的,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却开始变得摇摇晃晃了。

哎呀!秦思慧一声惊呼。

话音刚落,她的身体就不可控制的往楚晨这边倒了过来,楚晨自然是下意识的接住,手还不自觉的在她的腰上抚摸了一把。

秦老师没事吧?

都摔到他的怀里了,秦思慧索性不动了,就呆在他的怀里来回的蹭着,表情迷离,媚眼如丝的看着楚晨。

小晨,你帮帮嫂子可以吗?

怎么帮秦老师?楚晨故意问。

他想看看秦思慧这一次会怎么主动地邀请自己。

不得不说,看着一个女人如此的渴望自己的样子,心中还是会有成就感。

你就摸摸嫂子嫂子身上很疼,你摸摸就好了。

说着,秦思慧直接拉起了楚晨的手,在自己的小腹上面轻轻的揉搓着。

楚晨的手有点粗糙,隔着薄薄的衣服,摩擦着的时候,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好像还有点热。

他也发现了,秦思慧里面是真空的,什么没有穿。

她半眯着眼睛,粉唇轻启,一句句的轻吟从她的口中发出,很是魅惑人。

摸了一会之后,秦思慧睁开了眼睛,看着楚晨还是一知半解的表情,直接狠下心,站在原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一副曼妙的躯体就这样展现在自己的眼前,楚晨很快的就起了反应。

秦思慧第一时间看到了,心中很是激动,想着时机终于是来了。

小晨,你躺下秦思慧拉着楚晨的手,让他在瑜伽垫上面躺下,楚晨也是很顺从的躺下了。

脱下之后,秦思慧直接跨坐到了楚晨的腿上,伸手拉下了楚晨的裤子。

欲望蓬勃而出,创进了秦思慧的眼睛。

秦思慧再次看到这个东西,心动的不得了,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就摆好了姿势坐了上去。

太久没有这样了,灵魂被填满的感觉,恨不得让她现在立刻升天。

她自己坐在上面动,楚晨也不反抗,就那样看着秦思慧,眼中有新奇,还有着别样的奇妙感情。

过了十来分钟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力气了,趴在楚晨的身上,腿直抽搐,表情似乎飘飘欲仙。

她是舒服了,但是楚晨的兴致才刚来,怎会如她的愿?

他伸出手抱着秦思慧的身体,一用力,两个人一起翻转了过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的,他开始了自己的运动。

秦思慧本来已经没有什么劲头了,被他的动作一刺激,竟然又是娇喘连连,才过了十几分钟,就眯着眼,看着像是昏了过去了。

楚晨才不管这些,只顾着动自己的,等到了快释放的时候,他抽身而出。

整理好了自己之后,他把盘子放到了竹篮中,一蹦一跳的回家去了,丝毫不管秦思慧那副模样的躺在自己家的地上。

回到了家里,白晓雪看着楚晨递过来的盘子,问了一句。

这是谁给你的?原来的盘子呢?

碎了碎了嘿嘿秦老师给的

楚晨虽然说话不清楚,但是白晓雪和他朝夕相处,就算他说的话再颠三倒四,她也是差不多能够明白的。

原来是她给的,回头还得谢谢她了白晓雪嘀嘀咕咕的提着篮子回到了厨房。

而楚晨就爬到了平房顶上,坐在屋檐上,看着那座山的方向久久不语。

晚上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王玥琪好像还让自己去她家来着。

要是平时的话自己就去了,但是今天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

或许是因为日子特殊,或许是因为已经释放过了,整个晚上他都没有表情的躺在床上看着房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白晓雪抱着小侄子去了秦思慧家,而楚晨就自己在大街上玩。

接力邻居看到了楚晨都会打招呼,只不过都是嘲笑似的,像是为了逗自己一笑似的。

楚晨早已经习惯了,也没有异常,和从前一样傻乎乎的打了个招呼之后,跑到了村头的杏子林去摘杏儿了。

这个季节的杏儿还没有长成熟,果子青黄不接的,一般人看了都觉得酸,但是楚晨却非常的喜欢吃。

原因就是前几年村里的孩子欺负他让他吃酸杏,一开始他也不喜欢,到后来也就习惯了,甚至还喜欢上了这种酸涩的感觉。

楚晨摘了几个果子之后,就坐在树杈上啃。

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了,楚晨也是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

突然,树下面传来了一个清亮的女声。

你好!

这个村里人们见面问好的方式都是笑骂,怎么可能会说你好。

楚晨好奇了,于是低头往下看,这一看,就微微的愣住了。

树下站着一个女人。

棕色的长卷发,白色长款雪纺连衣裙加上黑色的西装外搭,还有一双尖头高跟鞋,只不过上面已经沾满了泥,她的旁边竖着两个很大的行李箱。

这充满违和感的装扮都没有那张脸更能然楚晨惊讶。

她长得很白,肤色清透,眼睛是细长的丹凤眼,画着眼线,眼睫毛长长卷卷,看起来很精致。鼻子很小巧,嘴巴嘟嘟的,化得妆很淡,整张脸看起来魅惑中带着那么点青春和优雅。

毫无疑问的,这是个漂亮的女人。

楚晨一时之间不由得看呆了,因为他活了十八年,从未看见过如此干净漂亮的女人。

Tags:
13 + 赞
相关资源:
  •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狂野女秘不承欢,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2021-6-145
  •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暴露成狂喷白浆,我离婚后姐姐给我一次
    2021-6-133
  •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穿着暴露血脉喷张流,使劲别停就是哪里舒服好舒
    2021-6-136
  •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白丝被弄得娇喘不停,啊用力啊好深啊H
    2021-6-1218
  •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粗大黑头紫进出
    2021-6-1113
  • 后背体位,黑人粗硬进入过程 视频
    后背体位,黑人粗硬进入过程 视频
    2021-6-1113
  • 两对夫妻旅游住标间互换传教士体位
    两对夫妻旅游住标间互换传教士体位
    2021-6-107
  • 激光脱毛害了我,刺激下面尿喷出来视频
    激光脱毛害了我,刺激下面尿喷出来视频
    2021-6-914
  • 浣肠小说,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浣肠小说,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2021-6-818
  •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哦我要喷了忍不住了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哦我要喷了忍不住了
    2021-6-71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