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怀念前任活好/忘羡第一次肉在第几章

分类: 社会事件
706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另一只手摁着鸡肉,哪还有手指戳她屁股?

难道是爹爹那里

肉就是这样切的,会了吧傻丫头?赶紧生火去。

不等苏小纯开口,老苏屁股一缩,与她拉开距离,然后把她推到一旁,装着若无其事的切起肉来。

可裆部却耸起的一个鼓囊囊的小帐篷,非常的明显,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见状,苏小纯好奇得很,于是一边生火一边问,爹爹,为啥你那里会时不时隆起呢?

听到这话,老苏手上一哆嗦,差点把手切了,拧头看了一眼苏小纯,刚好迎上她好奇的目光,心里不免一阵发虚,连忙转过头。

你这丫头,为啥对这事儿这么好奇?

小纯想知道嘛。

老苏在心中无奈一叹,那你要记好了,这是因为生理上的反应,这种反应是没办法控制的,明白了吧?

听到这话,苏小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本来还想继续追问,但老苏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直接岔开话题。

把米淘了去。

又蒸米饭吃吗爹爹?

咋了,你不愿意吃?

苏小纯立马摇了摇头,有肉有米饭不是家里来客人了才能吃吗?

老苏被她这话逗乐了,傻丫头,你手都割破了,爹爹给你做好吃的补补,你还不乐意了?

听到这话,苏小纯顿时甜笑一声,咋可能不乐意呢,小纯巴不得天天这样吃呢。

一顿午饭,在父女两人有说有笑中逐渐做好。

但当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苏小纯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裆部划过。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爹爹那部位先是高高耸起,把裤衩子都顶起一个大帐篷。

随后在自己脚丫子抚弄下,竟流了那种白色粘滑的液体,便忍不住问道:为啥爹爹昨晚那里会流出那种东西呢?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苏一愣,不知道该咋说,只好笑着摇了摇头,问那么多干啥?赶紧吃饭,鸡肉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可苏小纯实在好奇的紧,听到这话后,忍不住伸脚探到老苏的裤裆,想要将那白色的液体再弄出来。

老苏顿时浑身一颤,筷子吧嗒一下掉到桌上,双眼瞪得滚圆,就想出声呵斥,可是当他看到苏小纯时,到了嘴边的话却咽了下去。

只见苏小纯一脸好奇,双眼清澈又纯真,毫无任何邪意。

并且看都不看他一眼,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裤裆,白嫩的脚丫子隔着裤子来回抚弄着。

红润的樱桃小嘴紧紧的抿在一起,弯眉微皱,好像赌气似得要把他的精华像昨晚那样,用脚丫子弄出来。

见状,老苏张了张嘴,但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一来是因为自己女儿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完全是白纸一张,二来他被这么一弄,也很舒服。

出于这种心理之下,老苏没有出声呵斥,更没有阻止,反而鬼使神差的配合起苏小纯的抚弄。

嗯越来越粗了,爹爹这会儿是不是非常难受呢?

想到这里,苏小纯抬头看去,只见自己老爹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不吃也不动。

坐在那里,双眼紧闭,腰板挺的笔直,双腿大大的分开,好像在配合着她。

爹爹是不是又难受了?小纯要不要弄快一点?

听到这话,老苏飞快睁眼看了她一下,又闭上眼睛,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但却一言不发。

这傻丫头,是要把老爹玩死啊!

对于苏小纯的懵懂,老苏其实很想教导她,但他发现,自己又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如果小纯真的完全懂了,会不会就和自己关系疏远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真的不愿意这么快就让小纯疏远自己,毕竟,这可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啊。

老苏在胡思乱想,而苏小纯也在浮想联翩,她现在正是懵懂的年龄,再加上老苏说的比较隐晦,越发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爹爹,你那里越来越粗了,那东西是不是快要流出来了?

听到这话,老苏在心中无奈一叹,刚想着该咋回答,就听院门外响起一道女声。

苏大哥在家不?

是王秋兰,她来干啥?

突然传来的声音,老苏吓了一跳,刚准备让苏小纯缩回脚,她就立马收了回去,同时低头扒起饭菜来。

见状,老苏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就想起身去迎王秋兰,但低头一看自己高高耸起的帐篷,连扭动了几下,使那处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这才应声。

在家呢,是秋兰妹子不?进来吧,院门没关。

说完,院门吱呀一声推开,王秋兰提着一个陶罐子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件灰色的紧身无袖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娇躯,彰显得更加完美。

特别是胸前那一对儿挺拔高耸的柔软,比起侄媳妇张雅婷丝毫不弱。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微微有些下垂,除了这些,完全就是一个成熟美艳的熟妇,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随着走动,蜂腰带动着肥臀,两片硕大的柔软有节奏的来回颤悠晃动着,看得老苏几乎移不开目光。

一张姣好的俏脸,并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相反还多了些许特有的韵味,配上一对狐媚眼,看得人心里发痒。

秋兰妹子来了,快起来吃饭。

老苏坐着没动,因为他一旦站起来,好不容易掩饰的那处就会非常明显的显露出来。

倒是苏小纯,立马站了起来,乖巧的叫了一声婶子。

看来我来得够巧的,正好赶上你们家吃饭,哟,不错呀,大米饭加鸡肉,苏大哥,你这是有啥大喜事呢?

听到这话,老苏嘿笑一声,妹子,你这话说的,没啥大喜事就不能吃点好吃的了?

说完,看了一眼苏小纯,我家这傻丫头昨天切菜把手切了,流了些血,我就杀了只鸡给她补补身子。

苏小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兰姨,坐,我给你盛饭去。

王秋兰笑着点了点头,紧挨着老苏坐下,同时将陶罐子放到桌上,看了一眼在灶房忙着盛饭的苏小纯,揭开陶罐盖。

苏大哥,你昨天那么辛苦,我特意炖了腊猪蹄,装了一罐猪蹄汤,来给你补补身子。

说完,冲老苏抛了一个媚眼儿。

老苏嘿嘿一笑,连连点头,同时目光放肆的在王秋兰身上游走起来。

这时,苏小纯端了一碗白米饭走出灶房,一听有猪蹄汤喝,立马放下碗,兰姨,你先吃着,我去弄汤。

说着,抱起陶罐子,再次走进厨房,小脸尽是开心的表情。

见状,老苏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一听有好吃的就高兴坏了,真没出息。

小纯还是个孩子嘛,要那么多出息干啥。

娇嗔的白了老苏一眼,王秋兰眼波流转,暗送秋波,反正苏大哥很有出息,这点我可是知道的,特别是昨天过后,我可是深有体会呀。

听到这话,再看王秋兰媚态百出,老苏不由心中一荡,那是自然,老哥虽然上年纪了,可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嘛,宝刀未老。

不但干农活那是一把好手,耕地也是非常在行的,并且很持久,不像其他庄稼汉,没耕一会就不行了。

王秋兰顿时娇笑一声,这个我知道,老哥耕地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就在这时,苏小纯端着鸡汤走了出来,爹爹,兰姨,喝鸡汤。

小纯这孩子真乖,苏大哥以后有福气了。

说完,王秋兰很是随意的在老苏大腿上拍了拍,然后看着苏小纯,快吃热喝,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谢谢兰姨。

苏小纯乖巧的点点头,端起鸡汤,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见状,王秋兰搭在老苏腿上的手猛然向上滑去,一下盖在鼓囊囊的裆部。

妹子

苏大哥,你也别愣着啊,快喝呀。

说着,小手微微用力,捏了捏火热的那处。

顿时,那火热的粗大感,让她心神荡漾,虽然有些疑惑为啥老苏一下子就有反应了,但还是忍不住用掌心抚弄游走起来。

这骚寡妇,胆儿可真大呀!

暗道一声,老苏装模作样的端起碗,将鸡汤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虽然对王秋兰大胆的动作感到很惊讶,但他也很享受。

特别是此时自己的女儿还在一旁,这种感觉就跟偷腥一样。

心理上的刺激以及生理上的感受,双重打击之下,让老苏立马有了反应。

那让王秋兰欲仙欲死的超大尺寸逐渐苏醒,隐隐有昂首挺立的姿态。

察觉到老苏的反应后,王秋兰抿嘴一笑,苏大哥,鸡汤做得咋样?还合你胃口吧?

听到这话,老苏只能嘿笑着说,好,简直是老汉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鸡汤。

王秋兰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探在老苏两腿之间的小手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抚弄得愈加飞快。

但表面上两人都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老苏正常吃饭,王秋兰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嘴。

又有肉吃,又有鸡汤喝,苏小纯高兴的不得了,压根儿就没发现自己老爹和王寡妇之间的小动作。

因为是大热天,老苏下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大短裤,在王秋兰小手的扶抚弄下,那处早已膨胀。

直接将裤裆顶起来了一个高高的小帐篷,很是显眼。

幸好苏小纯是坐在对面,再加上有饭桌遮挡,这一切并没有被她发现。

弄了一会儿,王秋兰似乎并不满足于此,竟很是大胆的将一只小手顺着老苏的裤管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攀。

就在老苏浑身一颤时,王秋兰小手已经灵活的拨开他的裤衩,毫无阻隔的伸到里面,一把握住那火热的坚挺。

好一个骚娘们,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难道就不怕小纯发现?

想到这里,老苏转头向王秋兰看去,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

但没想到王秋兰却冲他抛了一个媚眼儿,娇媚一笑,苏大哥,如果你喜欢喝妹子熬的鸡汤,往后我就多送点儿过来。

听到这话,老苏干笑两声,那多不好意思啊,妹子又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咋能天天杀鸡熬汤送来给老哥喝呢。

说完,看着一脸媚态的王秋兰,老苏心中一热,顺势放下碗筷,一只手搭在她的腿上,慢慢游走起来。

王秋兰反应很直接,二话没说又向老苏靠了靠,方便他能更好的揩油。

同时装模作样的说,那有啥的,只要苏大哥喜欢喝,妹子杀两只鸡又少不了啥。

嘿嘿,那就好,不过这平白无故吃/人嘴短呀,要是以后妹子你有个头疼脑热尽管来找哥,哥免费给你看。

王秋兰眼波流转,娇笑一声,苏大哥,瞧你这话说的,和我还计较啥?

确实不用计较,他都把王秋兰压在身下疯狂输出了,两人好的就差没穿一条裤子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王秋兰和老苏两人互相在对方的身上到处游走抚弄。

特别是王秋兰,胆子大的不得了,仿佛将苏小纯当成了空气。

一只小手在老苏两腿之间不断的抚弄揉捏,甚至还来回上下套弄,爽得老苏两眼忍不住直翻。

看着身旁这美艳的俏寡妇,老苏再也不想忍耐,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原本只是在王秋兰美腿上来回游走抚摸的大手,逐来到了她的大腿根儿,然后稍稍往上一看,直接盖在了两腿之间那鼓囊囊的小坟包上!

要害被袭,王秋兰忍不住嘤咛一声,娇躯更是轻轻颤抖了下。

而正是她这声嘤咛,引起了苏小纯的注意。

抬眼看去,不由眉头微皱,爹爹怎么和秋兰婶子坐的这么近,他们两个不热吗?

疑惑之下,不禁出声发问,婶子,你和我爹坐这么近不热吗?

听到这话,老苏和王秋兰的动作齐齐一停,连忙分开了一些。

有吗?你这孩子,赶紧吃你的饭!

老苏训斥了一句,大手也不敢再作乱,可王秋兰却没有收敛,小手依旧盖在他两腿之间,捂住火热不愿松手。

这骚娘们儿,真要命啊!

害怕被苏小纯发现,老苏没敢乱动,可是王秋兰却不打算放过他。

三摸四不摸,把老苏撩抜得欲火高涨,只觉得小腹处有一团邪火蹭蹭往上涨,瞬间烧遍全身。

心中不由一荡,老苏忍不住再次将大手探了过去,直接盖在王秋兰两腿之间抚摸起来。

不大一会,王秋兰脸色逐渐潮红,一对杏眼水汪汪的,身子更是时不时扭动一下。

眉宇之间透出三分春情,七分陶醉,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享受。

老苏也是一样,被她小手抚弄得很是舒服,虽没有真枪实弹来的爽,但在这种环境下却刺激得他格外兴奋。

不知不觉,两人再次紧挨在一块。

就在老苏准备再进一分时,王秋兰突然娇喘一声。

婶子,你咋了?爹爹,你咋又和我婶子坐的这么近?不嫌热的慌吗?

说完,苏小纯疑惑的看着王秋兰,婶子,你脸咋这么红呢?

然后又看向老苏,爹爹,你快给我婶子瞧瞧,看她是不是生病了,刚才我还听见叫她唤了声呢。

听到这话,老苏干笑两声,没啥事,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呢,你婶子脸红是因为热的。

热的?那你还和我婶子坐这么近?

见苏小纯一脸疑惑,王秋兰就知道和老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于是整了整衣衫,径直起身,苏大哥,我晚点再来拿罐子,你和小纯赶紧吃,妹子就不打扰了。

说完,别有深意的冲老苏抛了一个媚眼儿,扭着肥臀离开了。

爹爹,你咋不送送我婶子呢?

见自己老爹根本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苏小纯不满的嘟囔了句。

老苏只得干笑两声,没说什么,低头扒起饭菜来。

起身相送?他现在这种状态一旦站起来,那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匆匆瞥了一眼自己的胯下,再回想起王秋兰刚才走时看向他的眼神,老苏心中不免为之一热。

这骚寡妇,欲望可真强啊,才过去一天的功夫就又想要了,不愧是守寡了这么些年,估计早都憋坏了!

Tags:
6 + 赞
相关资源:
  • 老汉胯下的女学生,含苞待宠 读读
    老汉胯下的女学生,含苞待宠 读读
    2021-6-2517
  • 舔足游戏,儿子睡前会跟我亲密
    舔足游戏,儿子睡前会跟我亲密
    2021-6-242
  • 前女友黑化日常,和朋友做了不该做的事
    前女友黑化日常,和朋友做了不该做的事
    2021-6-2316
  • 野外强奷淑女在线播放,吊大的说一下什么梗
    野外强奷淑女在线播放,吊大的说一下什么梗
    2021-6-223
  • 淑女的欲望,少妇做爰13p
    淑女的欲望,少妇做爰13p
    2021-6-2211
  •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和儿子住单人间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和儿子住单人间
    2021-6-2115
  • 催眠生活,吃她两腿中间的小豆豆
    催眠生活,吃她两腿中间的小豆豆
    2021-6-209
  •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浅情人不知,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
    2021-6-1914
  •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女生憋尿憋到尿裤子,啊 cao死你个浪货
    2021-6-1814
  •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情侣昵称好湿 还舒服,我想㖭你腿间的花
    2021-6-172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