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磨豆腐吟*张开嘴接男友的尿

分类: 短文
1,722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陈小顺一把掀开垂到地上的床单。

这下面居然是空的!真是天助我也!

铺在床上的床单很大,正好锤在地上,床下被遮的严严实实的,下面又没有东西,虽然有点挤,但藏两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陈小顺赶紧拽着赵小芳一头扎进床底下,然后小声道:过会打雷你千万别出声,实在不行就咬我!

赵小芳赶紧点了点头,然后紧紧抱住陈小顺,生怕露出一点马脚。

很快,脚步声便来到了屋子里,两人好像对这个小屋相当熟悉似的,两人打情骂俏的便来到了卧室里。

村书记得有五十多岁了,典型的地中海发型,挺着大肚子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更像是个刚步入四十的中年人一样。

王梅刚三十出头,正是虎狼之年,穿的非常火辣,凹凸有致,化着浓艳的妆,看上去倒更像是城里红灯区的女人。

王梅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陈小顺只听到她不断的喘着粗气,显然村书记已经上手了。

对了,你给我说的事我已经办妥了,婷婷同意嫁给你家那个光棍老大了,我给你说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你谈下来的。

王梅喘着粗气对村书记说道。

什么?不过这个徐婷婷不是陈小顺的姘头吗?

村书记有些兴奋的说道。

啊你轻点,疼死我了!

王梅娇嗔了一句,随后道:这你就放心吧,那个穷小子我们家婷婷根本看不上。

陈小顺听到这话满脑子直接炸锅了,难怪最近徐婷婷对自己爱搭不理了,原来是攀上村书记家的大儿子了,居然还是她表嫂给搞的!

陈小顺当时气血上脑,就想撸起袖子出来把这对狗男女揍一顿,但却被一旁的赵小芳阻止了。

赵小芳拼命的摇头示意,用口型说了一个字:忍。

陈小顺强压满腔的怒火。

老子倒要看看,这对狗男女还会说出什么事。

不错不错,你的事办成了,那我也给你带个喜讯。

村书记猥琐的道:陈小顺那个穷小子他娘不是给他留下一个门头房嘛,明天我就去把这个门头给搞回来送给你。

真的?!

王梅显然有些兴奋,浪叫了一声后道:那可太好了,我做梦都想开家店,这下可好了。

说完,两个人便开始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准备酣战一番。

这俩人可正想做好事呢,可把床底下的陈小顺给气的不轻。

干他姥姥的!

陈小顺心中暗暗的臭骂了一句。

没想到这对狗男女居然在处心积虑的对付自己,这他妈还要不要人活了?

陈小顺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刚想出去弄死这两个王八蛋,但怀里的赵小芳抱得更紧了。

赵小芳身上的香气直冲陈小顺的鼻尖,这才让陈小顺慢慢冷静了下来,只不过下面却愈发的冲动了。

倒不光是因为怀里有个美人紧贴着自己,这一整天了陈小顺几乎都快习惯了,而是床上已经开始有些晃动了。

床单之间的缝隙刚好让陈小顺看清楚一双小巧的脚,紧接着小脚便抬了上去。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还急头白脸的呢,没见过女人咋的,能不能轻一点?

王梅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村书记淫笑一声:小贱货,我今天就弄得你床都下不去!

第6章

村书记舔了舔嘴唇,一只手狠狠捏着王梅的两团雪白,另一只手则直接勇闯深山老林了:你是多久没被耕田了?怎么反应这么大?

王梅娇哼一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个天天在外面打工,都好几个月没回来了,你又一直没空看我,我不憋着能咋办嘛。

说罢,王梅居然伸手把两只腿掰开,这一下直接让村书记直接脸红脖子粗的,有些恶狠狠的喘着粗气说道:我告诉你啊,这田呢要是太久没耕种那就废了,今天我就好好给你翻翻地!

慢慢来,老娘太久没经人事了,你要是给我弄疼了怎么办?

村书记听到这话哼哼道:小贱货,都这样了你告诉我慢慢来?

滚蛋,老娘问你,你这回完事了,回家老婆让你交税你怎么办?

王梅话都说不全了,但还是问了这么一嘴。

交税?交个屁!

村书记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王梅冷笑道:怎么了一下子这么大火?我可是听说你老婆刘苗苗当年可是村花级别的存在,要不是你费尽心思在王丰收那里抢过来,恐怕现在她才是陈小顺的娘了吧?

王丰收是陈小顺的亲爹,听到这话陈小顺直接愣住了。

别提这个,一提老子就来气,刚结婚那天晚上老子等了一天,直接弄了,结果啥都没发生,他奶奶的,让王丰收开了个先河!老子早就不搭理那个破鞋了,要不是因为四个孩子,老子早把她扔远了,生完老三之后老子就直接把她赶到另一个屋了!

听到这里陈小顺差点没忍住叫出声。

自己爹居然和刘苗苗当年好过?难怪从很久以前刘苗苗就对自己好的不行,原来是这么个情况啊!

抱着陈小顺的赵小芳也是懵逼了,这个消息简直太劲爆了,自己的婆婆的第一次居然是陈小顺的爹拿的?

这下两个人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更骇人的消息传了出来。

王梅说道:哟,听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王丰收进去是不是和你有关?

这下原本满脸淫笑的村书记顿时拉下了脸,骂道:放屁,我哪敢干这种事,纯粹是王丰收自己作死,证据确凿我能做什么手脚?你又是从哪听说的?!

王梅刚刚还在享受,现在被村书记吓的花容失色,连忙道: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以后绝对不提了。

这话可让床底下的陈小顺听了个真切,他暗暗攥紧了拳头,虽然村书记矢口否认,但是显然自己爹进局子和他脱不了干系!

无风不起浪,好久之前陈小顺可就听别人提起过这件事!

就在这时候,床上那惊天动地的大战一触即发,村书记直起了腰,显然是要长驱直入了。

王梅被撩拨的都快不行了,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个老鬼刚刚那么急,现在怎么又磨洋工了?老娘都快憋死了!

这一会村书记的手就基本没停下来,本来就憋了几个月的王梅哪里忍得住。

村书记收起阴沉的脸,哈哈笑道:小婊子终于忍不住了吧?行,满足你!

只听噗通一声,床开始有节奏的激烈晃动了起来。

这床上面是春色满园,两个人快活无边,但是床底下的两个人可是苦哈哈的不行。

这床本来就不结实,这么胖的村书记在上面跟个虫子似的蠕动搞不好有塌下来的风险。

更主要的是这碰撞的声音更是让床下的一男一女简直快炸了。

还是个童子鸡的陈小顺可着实有点忍不住了,从小到大他就有YY过这种事情,现在这种事发生在自己旁边,这让陈小顺根本把持不住。

此时陈小顺真想探出个脑袋,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进行鱼水之欢的。

在陈小顺怀里的赵小芳也是更加的难受,之前的厕所风波就让赵小芳没能发泄出来,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赵小芳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很快,上面的两个人愈发的激烈,陈小顺跟赵小芳紧紧抱在一起,心思也开始浮动了,特别的想要。

但是这是不现实的,两人还根本不敢大喘气,这让陈小顺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陈小顺还能勉强控制住自己,但是一旁的赵小芳被这种意乱情迷的气氛搞得有点迷失了。

赵小芳满脑子都是两个人翻江倒海的样子,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

赵小芳眼前,陈小顺和自己像床上那两个人一样翻腾。

就在这种幻觉下,赵小芳的手不自觉的朝着陈小顺的那物摸索过去,紧紧的攥住。

我去

陈小顺正在拼命压制自己,哪曾想旁边的赵小芳动起手来了,这不是逼自己破戒么?!

陈小顺努力将手搭在赵小芳的肩膀上晃了晃,想让她清醒一下,但现在的陈小顺哪还有力气使劲,根本唤不醒已经神志不清的赵小芳。

陈小顺无奈,只能把嘴放到赵小芳的耳边,细声道:芳姐,快住手,被发现就不好了!

哪曾想自己这么一弄仿佛打开了赵小芳身体的开关一样,她居然开始有些翻白眼了!

完蛋

陈小顺知道自己这下知道彻底阻止不了赵小芳了。

快我实在受不了了,小野你快救救我,不然我就要死了

赵小芳实在是忍不住了,紧紧地抱住陈小顺,不断的在陈小顺的耳边吹气,仿佛要一口吞了陈小顺一样。

陈小顺真是快疯了,那上身的柔软在自己胸口处摩擦!

为了防止发出什么声响让床上面的狗男女听到,陈小顺强忍住心中的渴望,岿然不动。

你你快点啊小野,姐姐已经快死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此时的赵小芳差点没急死,不断的朝下窜,陈小顺两眼一瞪,仿佛浑身触电一样!

陈小顺捂住赵小芳的嘴,示意她不要再出声了,如果声音再大点,上面两个人绝对能听得到!

但陈小顺的另一只手还是不自觉的慢慢朝着赵小芳的裙子里钻去。

就在这时,一直在震颤的木床突然发出嘎吱的一声怪响,好像那床就要被上面的战斗压塌了相仿。赵小芳吓的惊叫一声,但这样的惊叫完全会被上面王梅的浪叫淹没掉。陈小顺也吓得把手从赵小芳的下面缩回来。

这床坍塌了怎么办这张破床能承受上面的激烈战斗吗尤其是村支书孟武的180斤的大肉坨子,在女人身上的每一次噼啪都是力量十足的,这张床真的随时岌岌可危。

陈小顺突然想出去了,他急忙趴到赵小芳的耳边,小声说道:说不定床会坍塌的,我要出去终止他们,我一个人出去,你不要动,只要他们没发现你,我们就都没事的,你千万不要动啊!

但赵小芳却似乎是不想让他出去,手臂紧紧地缠住他的身躯,眼神里是灼热的渴望。

陈小顺还是残忍地把她的手臂分开了,一窜身就从床下钻出来。

床上正翻云覆雨进入癫狂状态的两个人当然没发觉床下的动静。陈小顺整理一下衣着,从地上站起来,先是用手机咔咔咔的拍了一阵照片,又录了一段视频,然后大叫道:呸,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跑这里来打炮来了,我要把你们的丑事告诉村里人,告诉你们的家里人!

床上两个正颠鸾倒凤的人,被这个从天而降的人吓住了,王梅惊叫一声就把身上的村支书推下去了。村支书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陈小顺和他手里的手机,顿时,他的那根家伙也吓萎了,垂在胯间了。

村支书孟武见来者是陈小顺,开始镇定自己,问道:陈小顺,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就哼了一声说:什么叫冒出来的我是从正门走进来的,我是来这里避雨的,却倒霉遇见你们干这种事儿!

村支书从惊恐到恼羞,从恼羞又变成恼火,他板着脸说道:小子,你还想管闲事吗我们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她又不是你家的女人,你管得着吗

陈小顺见孟武竟然动硬的了,心里暗暗发狠,赶紧捡起村支书和王梅脱在地上的衣服,说道:村支书,你真的敢不在意你有老婆,王梅有男人,你们这样约炮不仅是道德败坏,还是违法的行为,你还是村干部,我要是捅到上面去,你真的吃得消还有啊,如果王大山知道你把他的老婆给草了,还不找你拼命

孟武眼角的肌肉抽动了两下,但马上挤出一丝笑意来,说:小顺啊,别冲动,别冲动,有话好说!

Tags:
19 + 赞
相关资源: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 沦为黑人的泄欲工具,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沦为黑人的泄欲工具,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2021-6-6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