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强行榨精小说|男人撕掉女美衣服亲吻胸视频

分类: 短文
332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这一下,却也让他暗爽了半天!

你爷爷的,这玩意儿可真软和。

难怪村里那么有媳妇儿的男人总是喜欢摸自己媳妇儿的这地儿,原来摸起来感觉这么舒坦

恩一声轻哼从王静的琼鼻之中哼出,被男人的手碰到自己敏感的地方,她也忍不住有了一丝感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呐喊。

听到这么一声轻哼,陈兴仿佛得到了鼓励似的,手上的劲道也稍微加大了一些,仿佛是想要把王静给捏爆炸了似的。

你你轻点儿!

陈兴还没跟女人有过啥关系,这般毛手毛脚的动作让王静忍不住柳眉轻皱,小声的啐了一声。

嘿嘿,第一次,力度把握的不是太好,静儿,那个,我我能挠进去不?陈兴笑嘿嘿地道歉起来,那贼溜溜的眼珠子却直愣愣地盯在王静那雪白的沟壑里头。

虽然隔着衣服摸起来挺舒服的,但是没有那种零距离的接触,还是让他心里有些不满足。

王静此刻也似乎有些动情了,她本来性子就有些放荡,被陈兴这么一碰,也早就有些受不了了,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缓缓地闭上了眸子,似乎是在等待着男人的临幸

见王静这副任君采撷的模样,陈兴的心下不由大喜,也不说话,悄悄把手往裙子领口塞,想要伸到里面,完完全全地摸摸那地儿

大手轻轻地探了进去,感觉到男人火热大手触碰到自己的身子,王静忍不住身子一颤,身子也似乎没有了力气,屁股直接靠在了身后的桌子上,双手死死地抓住了桌子边,她怕自己忍不住大声地喊出来,这要是被外面的姚婶子给听到了,那还不知道村里人会咋传呢。

静儿,你这里可真好摸。

看着王静面红耳赤的诱人模样,陈兴早就血脉贲张了起来,恨不能立刻就把眼前这个长的好看的骚妮子给推倒要了。

王静此刻早就已经陷入到了情欲之中,根本没注意到陈兴的动作和眼神,陈兴也发现了这点,他眼珠子一闪,朝王静下边儿看去,一只手也轻轻地朝着下方滑去

你爷爷的,这妮子看来是真的想要跟我好啊,既然这样,那还怕啥?!

本来陈兴还以为王静说要跟自己好是耍自己的,可是现在这么一看,哪里还有假啊?

他嘿嘿一笑,手也老实不客气地往下伸去

啊不要。

王静的手抓住陈兴已经挪到她屁股蛋子上的手,发出一声娇吟,可是此刻陈兴早就已经眼红了,哪里还会管王静,手使劲儿的这么一捏

哎哟,你别啊

被男人的手这么一捏,王静立刻呐喊不已,想要阻止陈兴的手也早就没力气,任由陈兴在自己的身上施为。

静儿,舒服不?

陈兴见王静的呼吸急促起来,忍不住凑到她红润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笑嘿嘿地问了起来。

王静缓缓地睁开眸子,看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眼,眼神复杂,最终还还是没有违背自己的内心,轻轻地点了点头。

瞧见王静居然认可自己,陈兴仿佛打了鸡血似的,更加的兴奋起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就能够得到王静这么好看的小妮子的认可!

静儿,我要让你更舒服,以后都让你舒服!

说着,陈兴的手直接朝着王静那最为神秘的地方探了过去

别别这样,陈兴,别

王静虽然想要阻止陈兴的动作,可是当陈兴的手触碰到那地方的时候,她彻底的沦陷了,双腿一阵酸软,双手紧紧地抱住了陈兴。

静儿,你你趴着。

陈兴此刻也难受的要命,自家兄弟早就吃不消了。

趴着干啥?王静有些疑惑地问道,她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却还是照着陈兴说的去做了,双手撑在桌子上,扭过头一脸疑惑地看向陈兴。

陈兴尴尬一笑,我我想从后面进去。

其实陈兴还是一个瓜蛋子,根本没和婆娘干过那事儿,但他见过村里的大黑都是这么从后面倒腾小花的,而且他还是个兽医,对畜生配种的事儿也门清。

看着王静趴在那边,撩起了裙子露出那粉色带有蕾丝边的小裤,陈兴激动地浑身都颤抖不已了起来。

你爷爷的,以后小爷我再也不用被村里那些狗曰的笑话了,也可以做个真爷们了!

他双手捧着王静那浑圆的屁股蛋子,仿佛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爆炸了似的。

你你快点儿,还等啥呢?

王静那早已经被陈兴折腾的难受到不行,可是却迟迟不见陈兴进来,这让她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好,好,我这就来

第二章

王静摇晃着雪白的丰臀,听着背后陈兴说这就来,这就来,可印象中被填满的感觉却一直都没到来。

她秀眉一挑,心下已有了几分不耐烦,转过头来轻声说道:你到底

可是这话还没说完,王静就瞪大了美目,整个人都是愣住了,这?!

低下头来一看,陈兴那货果然如传说中那样大的惊人,几乎和普通人的手臂差不多尺寸,可是大归大,他那货子却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整个都是焉的,软不拉搭蹭在自己的屁股上,就是进不去

陈兴也是急啊,汗水都快流出来了,千盼万盼,好不容易盼到要成为真正的男人了,可自家兄弟却在这关键时候出了岔子

那诱人的丛林就在眼前,可陈兴的玩意儿就是硬朗不起来,耷拉在外头咋也弄不进去

眼瞅着王静都转过身来了,他生怕自己那地儿的情况被王静看见,连忙把手遮了过去,想要挡住王静的视线

可王静早就已经看见了,此刻挡也来不及了,只见她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眉宇之间还带着几分嫌弃地说:陈兴,你不会真的不行吧?

以前村里一些长舌妇说陈兴这么大年龄没结婚,是那地儿不成,这本是那些女人们开玩笑的话,此刻却被王静拿来当了真。

陈兴心下是又气又恨又无奈,他哪里知道关键时候,自己会出这毛病啊,看到王静这模样,他恨不得狠狠把她按在桌上使劲儿倒腾,可底下的玩意儿就是不给面子,依旧软不拉搭垂在那儿

王静脸色一沉,伸手把陈兴给推开,理了理衣服,满脸嫌弃地说:姚婶子也真是,咋的介绍你这么个不成事儿的东西!

陈兴心下恼怒,却又实在不知道咋解释,只得无奈地说:静儿,不是的,我我第一次,是因为紧张

可是王静听也不听陈兴的话,把裙子往下面一扯,遮住了美丽的风光,转身一把就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姚婶子原本正在大厅里等呢,一见到王静气冲冲地跑出院子,心头不由急了,嘴里嚷着:哎呀,这是咋了,咋说走就走呢,小静,你等等

说着姚婶子一路跟着追了出去,却不曾想脚下一个打滑,一下子屁股着地摔了一跤

这一幕正好被收拾好了裤子出来的陈兴看见,他咬了咬牙,看了眼头也不回渐渐走远了的王静,一下子捏紧了拳头!

你爷爷的,老子刚刚是紧张才不成的,等以后老子行了,非得折腾得你死去活来!

眼见姚婶子摔在地上一时半会起不来,陈兴心下担忧,连忙过去把她扶了起来,轻声问了句:姚婶子,你没事儿吧?

姚婶子原名叫姚芳,想当年也是村里头出了名的美女,虽然已经三十来岁,但是身材皮肤却都保养得很不错,特别是那丰臀,又翘又大。

陈兴扶着姚芳起来的时候,手正好碰着了姚芳那肥美的屁股蛋子,那份惊人的弹性和柔软,让他心头也是不由暗呼一声舒坦

要是能和这女人来上一次,那滋味儿也不知道多舒坦呢

姚芳此刻小脸上倒是带着几分慌张,轻轻摇了摇头无奈说:小兴,婶子没事儿哎哟

正说着,她忽然身子一晃,连忙扶着旁边斑驳的墙壁,叫唤了一声。

陈兴眉头微皱:婶子,你疼得厉害么?看着姚芳秀眉微蹙,俏脸上带着几分痛楚之色,陈兴的心里也是一阵气恼,你爷爷的,都怪王静那个臭婆娘!

他低头扫了眼姚婶子的屁股蛋子,心下却也明白是啥情况,肯定是磕到了尾椎骨上!

陈兴是个兽医,但是人身上的骨头内脏他却也知晓一些,跌打骨痛这些小毛病也是能治的。

所以陈兴连忙伸手把姚芳的身子给扶住:婶子,我帮你看看,可能只是尾椎骨碰着了,我给你揉揉就好。说罢,他也是伸手扶着姚芳去了里间卧房,一路上嗅着姚芳身上的迷人味道,陈兴的心头也是不由一阵热乎。

你爷爷的,姚婶子身上可真是香啊,要是能跟姚婶子那啥的话

一想到这儿,陈兴下头的家伙似乎又开始发热了起来。

扶着姚婶子坐到了床头,陈兴低下头来悄悄打量了一番,见姚婶子穿的是那种包臀短裙,白净的腿上还裹了一层丝质长袜。

只不过她伤着的位置在屁股上,要给她看看骨头伤的咋样,可必须得把裙子脱了才成

陈兴收回视线,连忙一本正经地说:婶子,你趴床头,我给你揉揉

听到这话,姚芳点了点头,她也着实疼得有些厉害,缓缓背过身去,趴在了床上,嘴里却轻声说:小兴,你不是兽医么,咋还会给人治病呢?

看着姚芳那诱人的屁股蛋子,吴荣心下暗暗犯热,脸上却不动声色:婶子,我家传的接骨和推拿手法在人身上也能用呢,不过你得把裙子脱了才成

听到这话,姚芳的脸色一红,暗地里一阵害羞,要把裙子脱了?她虽然比陈兴大了不少,而且也结过婚了,可是就这么在男人面前脱了裙子,那也太

姚芳心底一时间有些为难,但是屁股上又实在疼得厉害,她也怕自己摔出了啥毛病,只得背过手来,自己把包臀短裙边上的拉链拉开,将下半截的裙摆掀到了腰上

裙子一掀起,那里头的诱人风景立马就展现了出来,姚芳穿着的是那种连体的长袜,袜子把里头白色的小裤都给一起包裹住了,看上去一阵诱人

只是把裙子掀起,姚芳就已经羞得不行,脸庞跟着了火似的一阵发红,她悄悄探回头来一看,却发现陈兴一双眸子正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屁股,那模样,就像是要吃了自己似的

她心里没来由地一慌,下面那地儿也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陈陈兴他,难不成对自己也有想法?

心头正胡思乱想呢,忽然听到背后传来陈兴的声音:姚婶子,我,我这按摩手法,得贴着肉才成呢,你的袜子和小裤都得脱了才行。

第三章

听见这话,姚芳的脸顿时就变得更红了几分。

连袜子和小裤都要脱,那不是要光着屁股对着陈兴了?再咋说,陈兴可都是一个男人啊,难不成他想

而且听说陈兴那家伙可是大的吓人,姚芳的心跳一下子加速,脑子里仿佛出现了陈兴趴到自己背上疯狂的样子

不过还没等她多想,身后陈兴却已经伸出了手,摸到了她的小裤和连体丝质长袜的边缘

陈兴的手扯住那小裤和连体丝质长袜,缓缓将其褪了下来,嘴里又说:姚婶子,你摔着的地方是在尾椎骨,这事儿可大可小,要是伤着了坐骨神经可就坏了,我先给你按按,你看有没有感觉

说着他手上微微用力,一下子便将小裤和丝质长袜扯到了腿根处,那雪白的丰臀瞬间就暴露在了陈兴的面前,他一抬眼就看到了那神秘的丛林

陈兴暗暗吞了口唾沫,这样美不胜收的一幕,顿时让他本能就产生了反应。

不过他心知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连忙挪回了视线,一双眼睛放到了姚婶子的屁股上面接近腰的位置,在那地儿,此刻正有一块淤青呢

果然是碰着尾椎骨了,陈兴的手缓缓朝着姚芳的屁股上伸了过去,在那淤青的边上轻轻一摁

啊就听见一声似哭似笑的诱人叫唤陡然从姚婶子的嘴里传了出来

那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似的,带着女人特有的柔柔嗓音,听上去让陈兴的心底都是微微一颤

姚婶子,你有感觉么?陈兴奇怪问道?

姚芳咬着嘴唇,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她咋可能会没感觉啊,她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被男人碰过了,此刻被陈兴那双手按着自己的屁股边上,那种刺激,几乎让她下头顿时就有了感觉

有感觉就好,看来没有大碍,揉一揉应该就没啥事儿了,陈兴稍稍放了心,这才伸手按照家里祖传的按摩手法在姚芳的伤处按了起来

姚芳的皮肤保养得很好,腰间没有赘肉,揉上去滑滑的,很是舒坦,只是随着陈兴这么按下去,姚芳的身子却渐渐颤抖了起来,嘴里竟也是渐渐发出一声声抑制不住的低吟

初时陈兴倒还没在意,到了后来,甚至连她的腿都微微扭动了起来,那叫唤声更是渐渐大了许多

这下子,陈兴终于是忍不住轻声问:姚婶子,你咋了?

不问倒还好,这一问,姚芳的脸都快烧了起来,心头更是暗暗无奈,本来被陈兴的手按着那地儿,她就有一些异样的感觉了,再加上陈兴用的手法又很奇怪,那手上有一股很强烈的热气,一个劲儿地往她身子里钻

原本屁股上的疼痛一点都没了,腿也不麻了,可是那小肚子里却一阵热乎,那是一种又痒又麻的难受滋味

姚芳已经三十来岁年纪了,她家男人又在外做生意,一年到头都回不了一次家,那种事儿更是好久都没做过了,此刻被陈兴这么一按,那里头是一阵酸麻,恨不得现在就找个男人好好享受一下

可是这些话她又不好意思跟陈兴提,嘴里只能说:有点痒

好死不死,陈兴却偏偏又是问:哪里痒啊,我帮你挠挠

姚芳无奈,扭了扭屁股蛋子:算算了,小兴,婶子没事儿了,别,别按了

听到这话,陈兴方才缓缓收回了手,看看姚芳的腿确实已经能动了,那屁股上的淤青也消了很多,看样子应该确实没啥大碍,这才替她把袜子和小裤给提上

只是当他给姚芳穿那小裤的时候,陈兴却发现姚芳的下头好像隐隐有一团水渍,不由又是奇怪问:婶子,你你咋尿裤子了呢?

姚芳心头没好气地骂了句,愣小子!

她自然知道陈兴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不知道这些事儿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飞快把裙子给拉了下去,遮住了自己的屁股,缓缓坐正了身子。

她的脸上带着几分红晕,迎着陈兴满是疑惑的眼神,心头终究是一动,这个小子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年轻气盛,那玩意儿指不定多厉害呢,要是能和他

一起了这个念头,姚芳的心底就跟猫抓似的,轻声问道:你真想知道?

陈兴挠了挠头,暗地里却也着实觉得奇怪,难不成,是因为刚刚摔了一跤,真把坐骨神经给伤了?所以导致的小便失禁?

可为啥姚婶子的表情这么奇怪,像是害羞,又像是有些兴奋呢?

陈兴搞不明白,不过也还是点了点头。

看到这一幕,姚芳的心下更是激动:你个傻小子,连这都不知道,那那是可是话说到一半,以往的一些旧观念又在作祟,她却实在说不出口了,连忙转开话题说:哎,这以后再说,你和王静是咋回事儿啊,她咋突然气冲冲地就跑了呢?

一说起这事儿,陈兴是满肚子的气愤和无奈。

自己那货子临到了关键时候,却忽然出现毛病,这事儿,又咋跟姚婶子说呢。

姚芳看出了陈兴的无奈,不由奇怪问:小兴,到底咋了,是王静嫌弃你条件不好么,还是不满意你的工作?

陈兴摇了摇头:都都不是

姚芳奇了:那是为啥?

陈兴无奈,犹豫良久,终于是咬牙说:我婶子,我说出来你别笑话我,我从来没和女人干过那事儿,那时候跟她我不会折腾

一听到这话,姚芳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一双美目也是瞪大了起来:啥?

但是看到陈兴那低着脑袋,满脸无奈的模样,姚芳的心忽然一跳,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小兴,要不要不婶子教你?

这话一出,陈兴一下子就抬起了头来,满脸的错愕

第四章

听见这话,陈兴心下陡然一跳,只感觉一股火顿时就从下头那地儿升腾了起来。

啥?!姚婶子要教教我?

教我干那事儿,难不成,她愿意和自己

陈兴的视线渐渐挪到了姚婶子那高耸的鼓囊和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之上,像姚婶子这样结过婚的女人,身上的美自然和王静不同,虽然少了几分青涩,却多出了几分成熟气息。

对于陈兴这个从没折腾过的瓜蛋子而言,姚婶子这样的女人才更加迷人,想想要是真能和姚婶子折腾的话,那滋味儿

陈兴一吞唾沫,走上前一步,就探手朝着姚婶子的鼓囊摸了去:婶子,你你要教我干那事儿么?

看到陈兴那色急的模样,姚芳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伸手把陈兴探来的手给拍开,红着脸轻笑着说:那不然还能教你啥事儿在这儿不成,你下午不是还有事儿要干嘛,待会儿晚上来婶子家,婶子给你留门

说罢,姚芳起身理了理衣服,见陈兴一脸的兴奋和色急,也是不由无奈笑笑,凑了过去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待会儿晚上婶子啥都教你,现在青天白日的,被人看见不好呢

姚婶子笑起来,那眼角弯弯,实在诱人,陈兴也是连忙一点头,送了姚婶子出门离开

送姚芳回去的时候,旁边邻居陈寡妇和一帮女的坐在一起择菜,嘴里叽叽喳喳,也不知在说谁的闲话。

看见陈兴和姚芳俩人,那陈寡妇小嘴一勾,笑着喊道:芳芳,你成天张罗着给人陈兴介绍媳妇儿,别哪天把你自己给介绍了出去

陈姐你又胡说,陈兴那地儿不成的呢,就是芳芳给了他,他也折腾不了,除非拿其他东西

说到这儿,周围的一帮择菜的女人也是哈哈笑作一团。

可姚芳还以为她们听见了刚刚自己的叫声,红着脸啐了句:胡说啥!便也不要陈兴再送,自己回了家去

陈兴这边正好被戳到了痛楚,一阵气恼,转过头冲着陈寡妇一群女人喝了声:你们男人才不成呢!

他心头更是不由暗暗忿忿,他娘的,刚刚那都是意外,等老子找到原因了,非得把你们这些女人一个个折腾得半死不活不成!

不过,看看远去的姚婶子,陈兴的心头又有些复杂,万一自己跟姚婶子那啥的时候,又跟刚刚那样那可咋办啊

他无奈摇了摇头,看看天色,已经快到下午了,他转身锁了家门,径直就奔张狗子家去了

陈兴是兽医,祖上传的手艺,他爹妈虽然都是外来人,但是毕竟手艺好,再加上有姚婶子帮衬,名声倒也渐渐打了出去,百丰村里几乎家家户户牲畜出了毛病都是找陈兴看的。

虽然一次下来也就三五十块钱,但是只要一天能接个一两单生意,糊口吃饭也是没问题的。

张狗子是在村口开茶馆的,说是茶馆,其实就是打牌赌博的地方,远近两三个村子,也就他一家,这些年可赚了不少钱。

所以他家媳妇儿倒也学起了城里的那些富太太一样,养起了宠物狗,听说四五千一条呢,叫啥柯基,稀罕得跟啥似的,有一点小毛病就要找陈兴治,这不,今早又说她家的狗蹿稀,让陈兴去看看呢。

不过张狗子家家底殷实,给钱倒也大方,每次下来都有至少五十块呢,所以陈兴倒也乐意,到了张狗子家,陈兴伸手用力敲了敲他家那大铁门,发出一阵咚咚地闷响。

这张狗子有了钱,就连自家的门都和别家不一样,乡下院子门一般都是普通铜门或者木门,只有张狗子家是不锈钢的防盗门,外头还有两个铜环招子,据说是门有两耳,旺财。

看着那大门,陈兴的心头也是不由感慨,啥时候小爷发财了也整个防盗门,还搞他娘的两尊石狮子在门口。

心里头正想着这些事儿,可左等右等,防盗门却都不见开,陈兴不由奇怪了,又是用力敲了几下,喊了一嗓子:翠花嫂子,你在家么?

这一下,里头倒是有人答应了,防盗门也是从里头打开,露出了门后的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乌黑的头发,吊带的连衣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的气质

只是,此刻的她脸色却有些古怪,一只手偷偷撑着小肚子,嘴里颤声说:来了进,进屋吧

说着,她便转身朝着屋里走去,只是那屁股也不扭,反而并拢了双腿,像是中间夹着啥似的

看到这一幕,陈兴的眼睛里也是闪过了一抹疑惑之色

Tags:
13 + 赞
相关资源:
  •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2021-6-162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