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踩在aj上亲你吗|放肆地探进超短裙

分类: 社会事件
723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作为年轻小伙子,天生好奇心比较重一些,他略一犹豫,就奔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了。

老孙家的瓜地在山坡下,有一段路还挺陡,他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灰布褂子的女人倒在了山坡下,不时地叫着。

李全宝一愣,仔细一看上路的痕迹,立刻有些慌神儿,糟了,这是摔下去了,他顾不上自己得安慰,赶紧顺着山路,直接溜了下去。

咦,是张张姐,你这是怎么了?

李全宝到了山坡下才发现,原来是老孙头的老婆张雪,老孙头要是活到今年得有五十一二了,八年前,他娶了家里贫穷的张雪,那时候,张雪才十九岁,可是好日子没过多久,两年多前,老孙头在地里干活儿时,突然一头栽倒,再也没醒过来。

张雪也被一些好事儿的人说成了克夫相,说实话,以李全宝的眼光看来,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张雪,恰恰是个旺夫相,老孙头死,应该是晚上操劳多了,身子太虚导致的暴毙,跟人家张雪有什么关系?

这些讯息在李全宝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注意到,张雪的腿上的那条黑布裤子已经撕开了一块,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和一条两寸多长的血口子。

张雪见是李全宝,脸有点红,身子往后挪了挪,脸色苍白,说:小宝,帮帮我,我腿,腿好疼。

李全宝点点头,看了一眼张雪,说:我要看看伤口,张姐,你忍着点。

张雪抿着嘴唇,点了点头,或许是害怕,她甚至闭上了眼睛。

看着张雪那鲜红的小嘴唇,李全宝突然有一种亲一口的冲动,突然冒出这想法让他吓了一跳,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轻轻把张雪的裤管撕开,可能是用力有点大,一下子撕到了膝盖上面,本来就宽松的裤子,一下子向下滑落。

白,雪白,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下面,连青色的经脉都清清楚楚的映出来。

李全宝咽了口唾沫,颤抖着伸出了手,张雪的皮肤很细腻,有些凉,他的手颤了一下,张雪也颤抖了一下,嗯了一声。

李全宝赶紧抬头去看,发现张雪竟然还闭着眼,那漂亮的脸蛋上,竟漂着两朵红晕。

他低下头,托起了张旭的小腿,一番检查,发现张雪扭了脚,然后在腿骨出划了一道大口子,流了不少血。

张姐,没

检查完,刚要跟张雪报平安,李全宝的眼神就直了,他的角度,正好可以从宽松的裤管,一直看到深处,那里,似乎有一角粉红色,而且,在黑色裤子的衬托下,张雪的腿,更白了。

啊?小宝,小宝?

张雪困惑的叫了一声,还好,从她的角度,看不到李全宝的视线,不过,她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就想收回腿,这一动不要紧,腿一疼,身子一软,就要摔到。

李全宝的肩头扛着一条腿,身子探出去,半压着张雪的身子,然后一只手搂着张雪的腰,脑袋凑到了张雪的胸前,张雪仰着头,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舒服还是痛苦

这姿势的确有些难受,而且,他的头无意中碰到了张雪的胸部,软软的那叫一个舒服,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要不是他还有一丝理智,把自己那野兽般的冲动压制下去,肯定会出大事儿。

好香呀!

李全宝闻着张雪身上的味道,心中感叹了一声。

你,你起来!

张雪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一只手撑着草地,另一只手推着李全宝,李全宝脸一红,干咳了一声,赶紧把张雪松开。

他站起来,顿了一下,让张雪等一等,就四处转悠着去采了一些草药,过了十多分钟,李全宝光着膀子回来了,他把褂子脱了,在溪水里洗了洗,这是要给张雪擦伤口。

几分钟后,张雪有些感动的看着李全宝,她的腿终于是包扎好了,就是撕开的裤管看起来让人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些了。

李全宝轻轻把张雪扶了起来,然后在地上走动了几下,一开始,张雪还皱着眉头,一会儿后,估计是没那么疼了,眉头才舒展开来。

小宝,谢谢你。

李全宝摆摆手,说:张姐,看你说的,不用放在心上。

张雪神色复杂,轻轻叹了口气。

小宝,以后你叫我雪姐,好不好?

面对张雪那炽热的眼神,李全宝先是愣了愣,然后点点头。

雪姐!

呼吸着张雪身上的香味,李全宝呼吸急促,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然而这时候,张雪的腿似乎一软,身子歪了一下,李全宝下意识的扶住她的腰,可另一只手,却无意间摸在了张雪那浑圆挺翘的臀部上

张雪可是守身如玉好久,身子相当敏感,她只觉得一股浓重的男人气味扑面而来,让她立刻面色潮红,心跳如雷,身子发软,就倒在李全宝的怀里。

小,小宝,你,你别,别这样。

张雪是个好女人,她虽然没啥力气,也赶紧挣扎起来,眼里更是有了泪水,显然,李全宝虽然不是故意的,她也委屈。

李全宝心中一荡,赶紧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了一步,张雪感到那浓郁的男性气息离她而去,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不过心中似乎还是有些失望和空虚,脸变的更红了。

那个,雪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李全宝微微弯着腰,没办法,如果他站直了,那里的凶恶模样就太明显了。

张雪看着劈着腿,弯着腰,却很快离开的李全宝,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

李全宝自然不知道张雪那种复杂和矛盾的心情,他这时候,就想赶快离开这里,虽然他表面上没有什么太多失态的地方,但是,他脑子里,却不时地闪过刚才那一幅幅画面,挥之不去。

好一会儿后,李全宝看到了刘秀梅家门前,这才吐出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始想着等会儿遇到刘秀梅该咋说,这妮子似乎和自己有些不对付啊。

一边想一边走,冷不丁的,他撞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然后听到一声惊叫

相关资源:
  •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小短文,单亲发生了性关系口述
    2021-7-2418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交换真实历程绝对真实
    2021-7-231
  •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我真的只是村长,宝贝做的你舒服吗我厉不厉害
    2021-7-2216
  •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跳蛋总裁惩罚一天不许尿bl,sm膀胱注水 憋尿 惩罚
    2021-7-216
  •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耽美虐文,主人左右开弓打耳光奴
    2021-7-2010
  •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被享用的男人风弄,小东西你里面好湿好紧
    2021-7-1915
  •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在车上啊喔噢宝贝使劲噢,两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1-7-1815
  • 在车上做,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在车上做,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2021-7-188
  • 嫡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揉豆豆身体一直抖是高潮吗
    嫡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揉豆豆身体一直抖是高潮吗
    2021-7-176
  • 蹂躏者,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蹂躏者,用手指扣的她嗷嗷叫
    2021-7-169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