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丝袜调教*绑住双腿玩弄被迫

分类: 短文
1,590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我的目光逐渐往下,瞥向了她因为刚生完孩子,而略显丰腴的身材。

苏老师全名叫苏婉儿,是我们村的公办教师,因为邻居一家人常年在城里打工,这套屋子便被她租了下来。

整个大院里头就住着我们两户人家,因为农村条件简陋,所以共用一个浴室和厕所。

前不久,苏老师去了城里待产,刚生完孩子便急匆匆地回来了。

这是个年轻负责的女老师,一来是想着在农村坐月子清静点,二来也是怕学生遇到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问她。

知道苏老师要回来住的时候,我提前几天便偷偷在浴室的墙上挖了一个小洞,又用废报纸塞了进去。

我兴奋地吁了一口气,看的越发仔细起来。

苏老师已经开始往身上抹起了沐浴露,她调整了个姿势,竟然正面对着墙洞。。

我眼睛都快看直了,兴奋地快要流鼻血了。

农村条件简陋,浴室里头有盏昏黄的小灯,可外面却是漆黑一片,她根本不知道我正在偷看她。

我兴奋地颤抖起来,不知不觉得有了感觉。

长这么大,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

虽然之前村里的女人们经常当我的面给孩子喂孩子,甚至还有当着我面在苞米地里解手的。

不过因为我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所以变成了一个瞎子,即便她们再怎么放的开,我也啥都瞧不见。

十岁那年,我就跟着村里的一个老中医学习按摩,整整学了十年。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一个星期前,我的眼睛突然好了。

不过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就在我眼睛恢复正常的第二天,村里的顾大嫂便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喂孩子,我当时就看受不了了。

这个时候我想到的一直住在我家隔壁的苏婉儿。

苏婉儿才二十八岁,她老公是镇子上的公务员。

听村里那些光棍说,苏婉儿不仅长的年轻漂亮,身材更是好的没边,可惜我从没见过。

这次听说苏婉儿要回来坐月子,我忍不住动了邪念。

我紧紧地趴在墙洞上,发现苏婉儿全身上下打满了沐浴露,开始用双手不断搓动。

看了好久,见苏婉儿差不多快洗完了,我害怕被发现,正准备溜走。

可就在这时,我却忍不住停下脚步,眼睛瞪得更大了。

苏婉儿洗完后,并没有急着穿衣服,反而是将右手放在小腹之上。

在我不解的目光中,只见她的小手竟然逐渐往下

第2章

看到这一幕,我的眼睛猛地瞪大。

她因为生孩子,应该快一年没有和老公亲热了,难道是因为长期

此时此刻,我真想不顾一切地冲进去帮帮她。

哇!哇!

就在我准备大饱眼福之时,隔壁屋突然响起婴儿的啼哭声。

苏婉儿原本还想进一步动作,听到儿子的哭声顿时急了,火烧火燎地穿起衣服来。

我被吓了一跳,这要是被抓到了可就完了,赶紧撒丫子就跑。

我跑回自己家,装作漫不经心地坐在门口,直到苏婉儿急急忙忙地冲进她家门口,我才松了口气。

苏婉儿的身材可真好啊!

虽然已为人母,但腰肢还是纤细如常,特别是傲人的上围,稍微看看,便能令人浮想联翩。

如果能和她好一次,真是少活十年都愿意。

小伟子!小伟子!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隔壁屋突然传来苏婉儿的声音。

我叫杨伟,自从瞎了之后,父母都相继离家出走了,只留下我和这栋老房子,村里人都叫我小伟子。

听到叫唤,我心头一热,便跌跌撞撞地冲到了苏婉儿家。

走进卧室一看,我的鼻血都差点流下来。

只见苏婉儿白色的衬衫高高掀起,一个可爱的婴儿,正在津津有味地喝着。

我忍不住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苏老师,发生什么事了?

我故意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若无其事地问道。

可过了很久,苏婉儿都没有答话。

顺着她的目光一瞧,发现她正死死地盯着我。

因为是夏天,我只穿了条大裤衩。

刚才偷看苏婉儿洗澡,弄的我血脉喷张。

我虽然年纪不大,可身体十分的强壮,恐怕村里没有几个男人比得上。

苏婉儿目瞪口呆地盯着我,眼神竟然有些迷离。

苏老师!苏老师!

我只感觉脸上一片燥热,但表面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喊了她两声。

啊!

直到此时,苏婉儿才回过神来。

只见她一张雪白的俏脸突然变得通红一片,嗫嚅了半天才小声说道:

小小伟子我我那里疼的厉害……

那里是哪里?

我愣了一下,脱口而出道。

唰!

苏婉儿的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纠结了好久,她才低声说道:

就就是喂孩子的地方

啊?

我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认真地说道:

这样啊,我听师父说,要是不及时去看医生,恐怕会有什么后遗症!

那可怎么办!

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急的,苏婉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这村子里的赤脚大夫只能治些小毛病,现在去医院恐怕来不及了!

其实涨并不是大问题,是哺乳期的正常反应,只是看着苏婉儿,我鬼使神差地就胡说八道起来。

对了!小伟子,你不是跟着老中医学过按摩吗?

苏婉儿听我提起师父,突然眼前一亮,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可是很快,她的俏脸蛋儿便涨的通红,出现纠结之色。

苏老师,你该不会是想要我帮你按吧?看着她这副挣扎的神情,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心里也忍不住浮现一个邪恶的想法….

第3章

苏婉儿俏脸一红,一双大眼睛含羞带怯,站在原地有些犹豫不决。

苏老师,咱们这孤男寡女的不太好,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我表情严肃,连忙说道。

其实我恨不得立马帮苏婉儿,可还是故意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就是怕她发现我早有预谋。

说着,我急急忙忙便往院子门口走。

等等…

没想到,苏婉儿却站在原地,半天没有挪动脚步,哭着说道:

这里离县城这么远,我我怕撑不到那个时候…

纠结了半天,苏婉儿似乎下定决心。

可能是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她终于放下了女人的矜持和羞涩。

师父确实教过我。

我停下了脚步,故作为难地说道:

可咱们毕竟男女有别唉算了,医者父母心,苏老师我先帮你检查一下。

我一边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一边走回到苏婉儿身边。

苏婉儿似乎彻底放下了戒备。

可能是她认为我是个盲人,不会产生什么邪念。

此时此刻,她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将刚吃饱的孩子放回摇篮里头,苏婉儿便坐在了床上。

我的心里如同百爪挠心,强行克制内心的激动,用颤抖地声音说道:

苏苏老师你先把衣服掀开。

苏婉儿穿的是宽松的睡衣,而且为了方便喂孩子,里面什么都没穿。

听了我的话,苏婉儿的脸红的更加厉害了。可能是想到我什么都看不见,这才有些释然,便顺从地掀起了衣服。

苏婉儿似乎并不有察觉什么异样,反而由于过于紧张,连声催促道:

小伟子,你能不能快点…

哦!好好

我木讷地点头应着,双手却已经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我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全身上下都酥酥麻麻起来。

不过我不敢停留在一个地方,怕引起怀疑,便东捏一下,西摸一下。

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受到了刺激,苏婉儿竟然低声唤了起来。

我也并不纯粹是占便宜,对于按摩我的确算得上熟能生巧。

过了几分钟,我终于找到她涨的根本原因了。

原来是喂孩子的时候,孩子太过用力,让她左胸出现了肿块,这才堵住了。

苏老师,我要用力了,等会应该就没事了。

我低声说了一句,接着便用力在她肿块的位置按了一下。

苏婉儿的声音大了几分,因为疼痛,她的眉头紧紧皱着,眼角含着晶莹剔透的泪珠。

她整个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在灯光的照射下,简直让心生怜爱。

我围绕着她的肿块,不断用力,很快,肿块便越来越小。

小伟子,再加把劲。

过了十几分钟,苏婉儿脸上的痛苦之色已经被愉悦给取而代之。

她一边低吟着,一边让我继续用力,甚至于看向我的神色都开始火热起来….

第4章

眼见如此,我心里一阵激动,连忙加大力度,继续按了起来。

啊!

可是我刚一用力,苏婉儿却连声痛呼起来。

我双手一阵哆嗦,立马又减小了力道。

可能是刺激没有刚才那样强烈了,苏婉儿原本火热迷醉的眼睛逐渐回过神来。

此刻,她整张脸如同杜鹃泣血,从里红到外,应该是想到刚才自己说了大胆的话而感到羞耻。

刚才那种感觉,真的让人回味无穷。

我继续在她胸口按着,可是却故意避开了身上的穴道。

很快,十几分钟过去了,苏婉儿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肿胀起来。

好…好痛!

就在这时,苏婉儿突然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苏老师?

我低下头,装作疑惑地问道。

小伟子,怎么疼的比刚才更厉害了?

苏婉儿躺在床上,不断地扭动着身子,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着转儿。

苏老师,你情况比较严重,普通按摩恐怕不起作用了,如果不赶紧排出来

说到这儿,我故意停了下来,露出一脸凝重的表情,心跳却莫名加快。

不排出来,会怎么样?

听了我的话,苏婉儿露出了惶恐之色。

严重的话,可能会引起炎症,搞不好还要动手术呢

动手术?

苏婉儿猛地睁大眼睛,脸上写满了恐惧。

下一刻,她突然攥紧我的手,带着哭腔哀求道:

小伟子,你帮帮姐,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苏婉儿还很年轻,又有老公孩子,一听到这种情况,瞬间便被吓傻了。

感受着她手上的温度,我不由一阵心猿意马。

苏老师,你别急,我再试试!

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将手伸了上去。

这种触感让我全身都颤抖起来,看着苏婉儿那副无助的样子,我心底的火焰越烧越旺。

此时此刻,我突然出现一个强烈的想法:要了她!

装模作样地又按了几下,我突然停了下来。

小伟子,怎么停下来了?

苏婉儿强忍着痛楚,惴惴不安地问道。

苏老师,只是单纯的按摩起不了多少作用的。

我无奈地摊了摊手,心跳地却更加厉害了。

那那怎么办?

苏婉儿已经彻底被吓傻了,仓惶无措地看着我。

苏老师,要…要不我帮你排出来?

看着苏婉儿,我双眼一阵火热,忍不住暗自咽了口口水…

第5章

苏老师,你别多心,按摩现在没用,为今之计,必须要吸出来才行!

看苏婉儿愣在那儿,我赶忙解释起来。

眼看到嘴的鸭子,可千万不能让她给飞走了。

小伟子,我知道你没那想法,可可是

苏婉儿说着说着,整张脸已经从里红到外,后面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要不我还是帮你叫救护车吧,不过一来一回怎么也得一个小时,时间长了恐怕

我话只说了一半,然后便起身,装作要出去打电话。

算了小伟子,还是你帮我一下吧…

我刚走到门口,苏婉儿却下定了决心。

她的脸因为痛苦惨白如纸,可说完这句话,两颊却爬上了两朵红云。

说完,苏婉儿十分紧张地闭上了眼睛,任我予取予求。

我走回床边,心里也大感意外,原本以为要大费周章,没想到那么轻易便让她就范了。

两眼死死地盯住她,我鼻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苏老师,情况紧急,我一定会尽力帮你治好的!

我义正言辞地说着,可心底却早已按捺不住。

见她不说话,我直接趴在床头,对准角度后,便低下了头……

我刚一碰到,她全身上下便过电般的抽搐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我并没有急着开始,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然要好好珍惜。

我学了十年中医按摩,这种情况其实随便按两下就能解决,可是我刚才故意没有帮她疏通,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

还还没有出来吗?

苏老师,你别着急,马上就好了。

见时候差不多了,我慢慢将手伸上去,在她的关键穴位上按了几下。

伴随着一阵低吟,苏婉儿的肿胀很快消了下去,她的脸上也有了几分血色。

此时此刻,我突然涌现出一种成就感。

学了十年的中医按摩,这种小问题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

若不是为了享受一会,我才懒得这么麻烦。

下一刻,苏婉儿竟然伸出白藕般的双臂,一把抱住我的头。

与此同时,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竟然在我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起来

Tags:
10 + 赞
相关资源:
  •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喜气洋洋小金莲,邻居金莲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2021-6-162
  •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欧美变态口味重另类:妈妈的桃花源妈妈二婚黑人
    2021-6-154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