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占有欲强肉多H_舌头伸进菊

分类: 短文
1,505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原本就薄薄的雪纺吊带衫紧紧贴在她的娇躯之上,勾勒出迷人的轮廓。

甚至隐隐约约的,还能透过薄衫看到里面那件浅粉色的蕾丝边性感玩意儿。

修车的杜老三起身,结果后背恰好贴在了余薇那里,那种感觉,直让他心头荡漾

杜老三今年40岁,是条光棍儿,唯一的伴侣就是那辆陪他跑黑车的普桑。

这女人真带劲,要是能和她发生一点什么,特娘的,想想都美得冒泡!他心中幻想了起来。

杜老三,你到底能修好这车吗?要是修不好,我和你没完。

他在歪歪呢,身后就传来余薇充满情绪的抱怨声,先是嫌弃杜老三的破车不好,后又质疑杜老三修车到底能不能行。

本就连郁闷带恼火的,又被余薇抱怨一顿,杜老三心里顿时冒了邪火。

这大雨天的又在个盘山道上,要是把余薇这个性感少妇往车上一弄,然后那个一番

卧槽,那感觉,绝对嗨爆了!

他曾经也有老婆,而且长得很标致,但因为跟人动手打成了重伤害,所以他被判刑入狱十年,老婆也就卷着家当跟人跑了。

这事杜老三不怪前妻,只怪自己当年莽撞冒失,所以出狱后的他开始规规矩矩地生活,弄了辆二手普桑干起了黑车司机。

起初这活儿干的还挺顺利,但直至那次遇到了性感大美女余薇,他就开始倒霉了。

那也是个下雨天,他开车在路上找客人,突然发现街头站着个漂亮少妇。

那雨中打伞如同街头靓丽风景的少妇很美,真的很美,那种美是肚子里墨水匮乏的杜老三根本无法形容的。

尤其是这女人眉眼间那种淡淡的妖媚感,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在看封神榜里的妲己似的,都是绝世妖孽。

于是他开车迎了上去,准备询问漂亮少妇是否打车。

询问过后,他就见到了漂亮少妇眼神中的鄙夷,想来是是她坐这辆破普桑实在太过有失身份,但她终究还是迫于雨势上了车。

上车之后的她就开始了横挑鼻子竖挑眼,嫌弃座位硬、嫌弃靠背不舒服、嫌弃后排空间狭窄甚至连座套的花色她都嫌弃碍眼。

杜老三一忍再忍的实在忍不住了,不禁怼道:爱坐不坐,不坐下去,哪惯你这么多臭毛病!

没成想,这一句话可就点燃炸药桶了,漂亮少妇又是拍视频又是搞威胁,扬言要到交运和交管两个部门去揭发他这个黑车司机。

当黑车司机拢共才挣几个钱,哪够这些部门挨个罚款啊?况且杜老三还指望这活儿生存呢,于是只好低下头来好言好语的赔礼道歉。

这一低头,可就算是被那个名叫余薇的漂亮少妇给抓着小辫了。

今天喊他去乡下拉她妈,明天喊他拉着她爸去医院看病,用起他来就跟用黄瓜似的那么顺手。

关键用完还不给钱,且一言不合就威胁着拿视频去揭发,这让杜老三特别恼火可又没有任何办法。

这不,今天余薇又想学车,惦记着杜老三的车跟教练车都是普桑,于是就把他拉来当起了私人教练。

当私人教练也就罢了,关键还把车憋死启动不着了,于是才有了先前那一幕。

将自己的车子鼓捣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具体毛病,这让杜老三连郁闷带恼火加上火,他还真想趁机对这美少妇做点什么。

但是十年的牢狱生活,他觉得这事还是仅限于想想就好。

可放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性感少妇不干点什么,他又实在觉得亏心。

于是思来想去的,他心里有了主意。

看着紧贴在余薇身上的吊带衫,杜老三暗暗吞了口唾沫,然后他装作老老实实的说道:行,肯定行,火花塞进水了,我得找你借样东西把它吸干净。

余薇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似有不悦,但还是说道:借什么?

盯着余薇那里,杜老三貌似赧然的说道:女人专有的带海绵的那个玩意儿。

余薇当时就不干了,火冒三丈,甚至脸上隐隐还泛起了羞红,这玩意儿是什么,她能不清楚?

这可以是包裹女人重要部位的东西,能随便给一个男人?

你这个老流氓,老无赖,你根本就是想耍流氓,我要去报警抓你!

余薇气急败坏的怒斥着,杜老三连忙作出合理解释。

你别误会,我真不是那种人。我是可以用座椅布套或抹布把火花塞擦干净,但是这些东西会掉一些细毛,粘在火花塞上放进发动机里工作会引发起火自燃的,可那个玩意儿不一样,它里面的海绵能吸水,还不掉毛

一通看似合情合理的胡诌八扯,直把余薇扯懵了,但她还是有些犹豫。

于是杜老三又下了猛药,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只不过天色渐渐黑了,要是修不好车,可能咱们俩就得在车里过夜了。

余薇不想脱下那玩意儿递给面前这个低贱的中年黑车司机,可是她更不想真的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电话信号都没有的路旁车上跟他过夜。

所以思来想去的计较过后,她羞怒地瞪了杜老三一眼,兀自上了车。

不许偷看!!!

吗的你说不看我就不看啊?

········

第2章:不是故意的

········

余薇上车后,杜老三打着雨伞在外面,利用雨伞遮盖着脑袋,但一双贼眼却透过伞下望向了车内。

雨水跟车玻璃贴膜模糊了一定的视野,但他依旧能看个大概。

这时候性感少妇余薇正掀开吊带衫,露出了小蛮腰。

这娘们儿的皮肤真白嫩,就跟婴儿肌肤似的,而且腰身上没有半点赘肉。

杜老三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琢磨着要是能从后面扶住这样的小蛮腰,做点什么事情,那该有多舒服!

他歪歪的同时,他注意到余薇的吊带衫也越掀越高,最终露出了那地方。

纵然那地方被粉色的那玩意儿遮掩,却也依旧暴露出了最上方惊人诱惑的白皙,尤其是在那玩意儿的聚拢下,事业线深不见底,让他大为兴奋。

当看到余薇的一双白皙小嫩手绕到身后时,杜老三都紧张的不敢眨眼了,惟恐错过了接下来那种美妙风景。

但可恨的是,余薇也个性感少妇也太谨慎了,竟然躺倒在了座椅上。

这样一来,前排座椅恰好就挡住了杜老三的视线,这把他给急的啊

当余薇再坐起身来时,吊带衫已经重新掩盖了她娇媚的身体,再难见曼妙。

杜老三很是失望,白谋划了一顿,最终就落一女人的贴身玩意儿。

余薇敲打车窗,杜老三上前,然后车窗放下,那玩意儿在羞恼的目光中被递了出来。

接过那玩意儿,其上还有属于余薇娇躯的余温,温热而斥满诱惑。

这是件浅粉色系玩意儿,白色蕾丝花边在上面勾勒出了荷花样的图案,幻想穿在余薇身上后,应该就如同两朵荷花托着,极尽诱惑。

车窗重新升了上去,余薇坐在车内扭头向一旁,看起来很是羞人。

这更好,趁她不注意,杜老三将带有余薇娇躯余温的玩意儿捧到鼻前,深深嗅了一下。

我的天,那种碰触在鼻尖的温润、那种醉人的芬芳,简直是迷的他神魂出窍。

很过瘾,真的很过瘾,杜老三感觉这相当的刺激!

在这种刺激下,他渐渐的想要更多。

于是他脑筋一转又敲打起了车窗,余薇大美女,你得下来继续帮我打伞,不然我安装的时候雨水滴进发动机的缸体里,咱就白忙活了!

这是个正儿八经的理由,余薇纵然有万千的不情愿却也没办法,她只能下车。

而在她下车的第一时间,杜老三就见识到了她那里的波澜壮阔。

真大啊!

薄透的白色吊带衫已经被雨水打湿,此刻因为没有了那玩意儿的缘故,正紧紧贴合在余薇的那里,将其曼妙彻底勾勒出来。

那种惊人的白,那种醉人的嫩,简直要让久旱的杜老三窜鼻血!

余薇显然注意到了杜老三迷离的目光,她顿时大羞恼,拿玉臂掩住的同时恨恨催促着他赶紧去修车,并再次以揭发他这个黑车司机而要挟,警告他规矩点。

没办法,杜老三只好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挪开。

来到车前头,掀起前机盖的杜老三继续修车,而余薇则心不甘情不愿的为他撑伞。

只是今天风雨交加,裹挟着雨势的大风导致余薇没拿住伞,以至于倾盆大雨全浇落在发动机上了。

杜老三正愁没理由解释为拿了这位大美女的贴身小玩意儿却修不好车呢,这下倒有理由了。

他扭转过头愤愤瞪视着余薇,直把余薇瞪的不敢迎视他目光。

你瞪什么瞪啊,我又不是故意的!

虽然话吼的凶,但底气却没有几分,显然余薇也知道自己理亏。

进水了,没法修了,只能拖去汽修厂拆发动机。

没好气的嘟哝过后,杜老三就上了车。

上车不多会儿,余薇也跟着上车了,伞都刮跑了,她总不能在雨里淋着。

不多会儿,后排传来了余薇的询问,询问眼下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手机又没信号,这条盘山道很少有来车,等吧!

回答过后,杜老三就通过后视镜看到了余薇不甘心的掏出了手机,各种姿势各种角度的找信号,但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失败了。

不过她那一通的忙活,倒也让杜老三看到了不少曼妙好风光。

于是他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心思,故意把车内灯的保险拔了。

眼下天还勉强亮着,可再过不多会儿就该彻底黑下来了,到时候车内乌漆嘛黑的,余薇这个漂亮的美少妇,还敢自己坐在后排?

越想越兴奋,杜老三开始暗暗期待黑夜的到来。

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天彻底黑了,而余薇的表现,也越来越紧张。

能不能开灯啊,我、我、我怕黑

········

第3章:他是好人

········

杜老三很痛快地按下了开关,车内灯也理所当然的没亮。

当他表示车内灯坏掉后,余薇气急败坏的抱怨着这是辆超级破车。

可抱怨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她对黑暗的恐惧中,于是她渐渐沉默,畏缩在车后排座椅上,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杜老三能猜到余薇的恐惧,于是再起心思,他说突然问道:什么声音?

余薇仔细凝听,除了风的呼啸和雨点的拍击,她没有听到其他声音。

没有啊?

不对,肯定有声音,赶紧把车门落锁!

杜老三笃定的凝重,让余薇心里有些发慌,连忙按下车锁,又询问怎么了。

杜老三说,我记得之前在网上看了条传闻,说是前年后面那座山上有两个女孩被人杀了分尸埋藏起来,之后这条路上就经常发生诡异的车祸,都说遇到两个女孩,一个没有头,一个只有上半身,喊着还她们的命来

你别说了,别说了!

后座传来了余薇惊慌的尖叫声,那刺耳的尖叫声中斥满了恐惧。

幽黑的夜晚,凄惨的女鬼,这果然是女人最害怕的东西!

这时候,杜老三甚至都能听到身后传来牙齿打颤的声音。

通过后视镜,他能隐约看到余薇这时候正双臂紧抱着她那双蜷缩起的玉腿,甚至连裙下曝露出的风光都顾及不到了。

但很可惜的是,驾驶室内幽暗,根本看不清楚内里的美好。

杜老三隐隐有些失望,但他今晚还想要得到更多,所以他继续作为。

边假模假式的道着歉,表示自己不该说这个,边将两瓶未开瓶的矿泉水递给余薇,示意她喝口水压压惊。

想来余薇也确实是吓怕了,竟然接连把两瓶矿泉水都干了个底朝天。

杜老三脸上泛起了得意的笑容:外面暴风雨夜一片漆黑,我看你喝这么多水过会儿憋尿了怎么办!

又在车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后,后座的余薇开始坐不住了,几次望向窗外,又几次被窗外的黑夜所打败。

杜老三多坏啊,竟然吹起了口哨,还美其名曰‘吹首歌让你放松放松心情’。

这给余薇气的啊,恨不能脱下高跟鞋来敲他脑袋!

又煎熬了小半个小时,余薇彻底熬不住了,想下车又怕黑,不下车又不能在车里解决,于是纠结再三,她羞涩的开口问道:杜哥,你能不能陪我下去一下?

杜哥,这温柔的小腔调,这腻人的小称呼,之前不还是‘你、你’的吗?

对于余薇态度的转变,杜老三心里特别受用,但这可不是他所期待的。

他所期待的是近距离观赏下余薇娇躯的迷魂性感,于是他装傻询问余薇有什么事。

余薇很羞人可小腹处更急人,她只能红着脸低声说道:我想方便,我怕黑。

这正是杜老三心中求之不得事情,他痛快答应下来,并且表示会背对着她。

余薇心里松快了不少,同时也为之前对杜老三的态度而感觉到愧疚。

此刻她觉得,杜老三真的是个好人,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可确实对女性特别尊重,而且没有任何坏心思。

两人下车,余薇面对着车头,而杜老三则十分守规矩的背对着她。

余薇回头看了眼背对她为她撑伞的杜老三,愈发觉得这确实是个老实人。

然后,她就迫不及待的掀开短裙,褪掉了双腿上的薄透丝袜,连同那小玩意儿也褪掉,蹲在了地上,暗自催促着自己赶紧解决完这件尴尬的事情。

可越想快越解决不出来,这让她心里特别特别的着急。

人家杜老三就不着急,始终背对着余薇,不过趁余薇不注意后,他竟然岔开腿弯下腰,然后把目光望向了背对着她的余薇。

这时候余薇的绝美的风景彻底暴露在杜老三的视线中。

他期待着看到更多属于余薇这个美艳少妇的娇媚,于是他更加竭力的弯腰。

但很可惜的是,由于光线实在太过晦暗,根本看不清楚,这让他相当遗憾。

不过遗憾之余他也想到了新的办法,没法亲手去触碰那美好,那就适度的撩一撩过过瘾也好。

于是他调整伞面倾斜度,恰好让雨水落下,砸在了余薇小蛮腰之下的那美好之上。

‘啪嗒’、‘啪嗒’

一滴滴水珠的落下,砸在余薇身上回馈出来细微的声响。

与此同时杜老三也注意到,这些落下的水珠,正顺着余薇的身躯往下流动

Tags:
7 + 赞
相关资源: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 沦为黑人的泄欲工具,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沦为黑人的泄欲工具,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2021-6-6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