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头吻小核颤抖紧致|含着粗大花液湿润

分类: 短文
1,946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香汗淋漓,头发贴在脸上,虽是徐娘半老但是却很有韵味。

通过绝佳的角度,叶小宝可以看到一对东西就在眼前晃悠。

叶小宝忽然发现自己有点晕,一时间愣住了!

你还傻愣着干吗?快点整啊,时间不多了。张寡妇扯着嗓子大声地催促。

叶小宝从愣神中被骂醒,终于用尽力气朝后用力一拽。

我的个亲娘咧

或许用力太大,叶小宝一屁股墩坐在地上。

出来了,出来了

张寡妇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从叶小宝的手上夺过了一个肉呼呼的东西,然后放在了一旁的草窝里,脸上乐开了花。

张寡妇的两团朝手上轻轻一触,那滑弹的感觉实在让叶小宝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嗷嗷

刚刚被接生出来的那头粉嫩小猪嚎了一嗓子,就拱到母猪肚皮低下吃奶去了。

不过,当叶小宝看到那一窝肉呼呼小猪抢着喝奶的时候,还是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

他一抹汗说道:二妮婶,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别叫我了。我是个医生,又不是兽医,没那闲工夫给你的老母猪接生。

小宝兄弟,你这是哪里的话。人的命是命,母猪的命就不是命了?

张寡妇洗了手之后,抬了起来去挽头发,动作撩人。

人跟猪,那能一样吗?叶小宝装模作样地喝水,但是眼睛却贼溜溜地乱瞄。

张寡妇这个人,是真的很诱人,难怪村里好多人对她想入非非呢!

似是知道这小子安的心思,张寡妇故意手掌一滑,那衬衫莫名露出半边肩膀。

噗嗤

叶小宝一口水就像是水箭一样飚了出去,脸色涨红了起来。

这个勾人的寡妇,简直是要人命啊!

伸手抓过一个造型古朴的木质药箱,叶小宝连招呼都没有来得及打,就急匆匆地朝院子外面跑。

小宝,你跑什么?钱还没给你呐张寡妇在背后喊道。

不用了,这钱留给你的母猪买点营养品吧,坐月子得吃点好的。叶小宝做贼似地落荒而逃。

看到叶小宝那样子,张寡妇咯咯咯直笑。

她面有得色地把胸一挺,笑骂道:老母猪做什么月子?这傻小子

随后,她看了一眼那一窝粉嫩的小猪仔,喜不自禁住道:看不出来,傻小子接生倒是有一套,这一窝猪崽子要是伺候好了,那俺家秀秀的学费就不用愁了!

出了张寡妇家的院子,叶小宝跑了好远之后,这才停下脚来。

妈的,这个妖精真够勾人的,难怪克死了她家的老汉。叶小宝啐了一口。

随后他又一脸悲愤地自语道:好歹老子也算是玄手医门九十六代传人,竟然沦落到给一头老母猪接生,真是悲哀!

一边说着,叶小宝一边闷闷不乐地踢着石子,朝村外走去。

现在梦中情人秀秀不在村里,叶小宝觉得干啥都没精神,做啥都没力气。

秀秀就是张寡妇家的闺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十分漂亮。一年前,她接到了排名全国前三的上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大家都说秀秀是鸡窝飞出的金凤凰,也说死鬼秦老汉祖坟冒青烟了。

但是,叶小宝明白,他跟梦中情人秀秀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他是一名村医,自打跟着师傅以来,从小到大都没走出过芦花村。如果没什么作为,他恐怕连个媳妇都找不到。

师傅老神棍曾经说过了,他要是想出去也行,必须要治满一百个病人。

当村医以来,我不过才治了八十一个病人,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又不算。只要再治好十八个病人,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去看秀秀了。

叶小宝欢快地踢着小石子,一路走到了村外的苞米地,感觉有一阵尿意袭来。

他左右看了一眼没人,就直接钻进了苞米地,解开裤子就是一泡热尿。

撒完尿之后,就在他系裤绳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因为从小被师傅逼着练功,所以叶小宝的视力跟听力异于常人。他一下子就辨认出了,这是有人在说话。

而且还是一男和一女!

难道有人偷苞米?

叶小宝蹑手蹑脚地顺着声音寻去,然后悄悄地拨开了苞米叶子,探出了脑袋。

当他看到面前的景象的时候,忍不住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老大。

原来,就在他身前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一男一女纠缠在了一起。

卧槽!男的是村长刘大柱嘛!那女的不是村里有名的少妇王春花嘛?这两人勾搭到一块去了?叶小宝有点惊讶,然后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这种免费学习的机会,他当然不能错过!

不过,刘大柱可不是那种能力持久的人,刚捣鼓了两下就没动静了。

王春花兴致缺缺,埋怨了一句:村长,你今天是咋地了?还没上道呢,就交了子弹?

刘大柱嘿嘿一笑,道:遇到你这浪蹄子,老子哪里能控制得住?

随后他翻到在一边,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根香烟,点燃之后美滋滋地抽了起来。

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指尖在刘大柱的肥腻肚子上划拉了两下,王春花说道:村长,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有准信了吗?

他说道:你放心吧,这次村里搞万亩良田的整改,我肯定把张寡妇家的那两亩田弄给你。那两块田靠近水库,是上好的田,别人做梦都想要。

就知道你最有本事了。王春花乐不可支地说道。

这件事情,你可不要走漏了风声,张寡妇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别让她知道是我这样弄的。刘大柱不放心地提醒。

王春花轻蔑一笑,说道:张寡妇这个臭寡妇,以为女儿上了大学就尾巴上天了。这次我抢了她的田,看她还嚣张的起来

这事你还是低调一点,让她知道是我这么弄,估计非得找我大闹天宫不可。刘大柱一边穿裤子一边说道:我还有事,回头再跟你说。

刘大柱刚刚提好裤子,便发现了不远处有双眼睛贼兮兮地看着这边。

他立即面色一沉,大声喝道:妈勒个巴子,谁在那偷看?

2

第2章:林瑶

叶小宝暗道不好,赶紧鞋底抹油开溜!

刘大柱一眼就看出了叶小宝的身影,拔腿就追了出去。

可是刘大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哪里是叶小宝这个年轻小伙子的对手,瞬间就被甩的一大截距离。

跑了一阵之后,刘大柱终于放弃,气喘吁吁地扶着大腿喘气,身上冒着虚汗。

这时,王春花也追了过来,面露忧色地问道:村长,刚才是谁啊?

是叶小宝这个混小子!刘大柱咬牙切齿说道。

那他有没有看见,咱俩王春华脸色很不自然。

八成是看见了。刘大柱皱眉说道。

那可咋办啊?我家男人回来还不削了我?王春花吓的瑟瑟发抖。

虽然王春花男人那方面能力不行,但却是个非常壮实的汉子,在工地上打工,扛两三百斤东西也能健步如飞。

要是他知道了家里的丑事,还不得把王春花给活活打死?

别怕,这小子应该不敢把这事给说出去!刘大柱自信满满地说道。

为啥?王春花还是不放心。

你难道忘记了?这野小子跟老神棍都是外乡人,住的房子也是村里的。他要是敢说出去,就不怕我把他赶走?

刘大柱阴冷说道:下午我就去敲打敲打他,让他闭嘴!

说完,他就背着手,昂首阔步地走了。

一连跑出了三里地,叶小宝确定没危险了,这才停了下来。

跟刘大柱不一样的是,叶小宝气喘均匀,甚至连汗都没出。

这一切,得益于叶小宝那个死鬼师傅从小到大对他的折磨。

叶小宝从小就被逼着修炼一门叫做《十二锦缎》的秘术。

根据师傅的说法是,只要把《十二锦缎》练到最顶层,那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医尽世间不死人。

那时候叶小宝年小不懂事,觉得这句口号很牛逼。只是,当他走上这条不归路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修炼这门秘术的过程,简直宛若地狱!

他到现在还庆幸自己还活着,而没被他师傅给折磨死。

《十二锦缎》是被他给练到第六层了,还有三层到达大圆满。

可问题是,师父不让自己出村,医术牛逼,武功高强有毛用啊!

换而言之,叶小宝就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鸟!

放下药箱之后,叶小宝坐在路边休息,考虑着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张寡妇。

一方面,他这几年承蒙张寡妇照顾,这才没饿死。另外一方面,张寡妇指不定还要当他的丈母娘,以后都是一家人。

不过,那刘大柱也不是个善茬。在芦花村这个地方,村长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却跟土皇帝一样管用,谁都得听他的话。

就在他思忖的时候,羊肠小道传来了脚步声。

叶小宝还当是村长那个家伙追来了,赶紧抬头看了一眼。他这才发现迎面走来的并不是村长而是一个姑娘。

叶小宝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

因为这个姑娘长的太漂亮了!

姑娘身高一米六八,穿着一身黑色的碎花裙,身材凹凸有致。

她一头青丝随意地披散在肩膀上,蛾眉螓首,一双大眼睛明亮的好似会说话,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樱桃小口,下巴尖尖,使得整个五官都立体了起来。

我靠,这个女的长的跟秀秀差不多漂亮!

叶小宝擦了一下口水,简直都要看呆了。

他在农村待了这么多年,哪里见过长的这么漂亮的美女?

林瑶看到一脸痴呆相的叶小宝,内心掠过一丝不适,还当自己碰到了色狼,赶紧低着头闪躲到了一边。

只是,这条羊肠小道坑坑洼洼,她一个没注意,一脚竟然踩到了深坑。她的脚瞬间扭到,然后整个人直接摔倒了下去。

这一下摔的肯定不轻,因为林瑶的眼泪都在眼眶了。要不是她顾忌有人在,恐怕直接就哭出声来了。

她起身一看,脚腕位置一片淤青,肿的就跟馒头似地。手指轻轻碰上去,那钻心的疼痛使得她忍不住嘶嘶地倒吸凉气。

叶小宝赶紧上前问道:美女,你没事吧?

林瑶怨恨地看了他一眼,心想我这样子哪里像是没事的?

出于一名医生的本能,叶小宝自然而然地看到了林瑶那肿成馒头一样的脚踝,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我帮你看一下。

叶小宝说话间,就朝林瑶的脚踝去。

你干什么?

林瑶以为叶小宝要耍流氓,赶紧吓的要收回脚。

只是,叶小宝比她的速度还快,一只手抓住了林瑶的脚踝,沉声说道:我是医生,你如果不想这条脚废了的话,就听我的。

你是医生?林瑶瞬间不动了。

那是当然,我是芦花村最有名也是最厉害的医生,叶小宝。叶小宝自得地说道。

其实,芦花村也只有他这一个赤脚医生,任他怎么吹都是对的。

为了验证自己说的话,叶小宝把那个古朴的药箱摆在旁边,然后说道:这个东西,能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嗯!

林瑶的声音细不可闻,脚边虽然还是疼痛难忍,但是这家伙的手摸着脚踝,那种怪异的感觉,让她一个大姑娘有点害羞。

叶小宝大义凛然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把我看成医生。在医生的眼里,只有病人,你听明白了吗?

嗯。林瑶依旧害羞地点了点头。

嘱托完这些,叶小宝这才摸着林瑶的脚踝,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还别说,这个女的长的漂亮,那皮肤也是相当的白。

因为对方的脚踝抬高,所以黑色长裙自然就朝后退去,顺着叶小宝的角度,无意中瞥到了对方的大腿,竟然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

我靠,想不到这女的竟然穿的是粉色的!

叶小宝感觉浑身燥热,差点喷出了鼻血。

刚刚他在苞米地才看到村长那一幕活色生香的画面,现在就有这么个漂亮绝顶的姑娘露出了底裤。

生活咋就这么美好呢?

3

第3章:俺们就是一家人

林瑶发现叶小宝眼神直勾勾地,面色很是凝重,还当自己的脚踝上的很严重。

她带着哭腔问道:我的脚伤的是不是很严重?

叶小宝这才被拉回三魂七魄,讪讪笑道:不严重,只是骨折而已。

骨折还不严重?林瑶有点哭笑不得。

别的不敢吹,这些跌打损伤在我面前只是小儿科。叶小宝得意洋洋。

看他得意的样子,林瑶就觉得这年轻的家伙有点不靠谱。

那你快给我治吧。林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好的,不过我必须要先给你把骨头给正位了再说。

说话间,叶小宝陡然伸手朝林瑶的胸部去。

林瑶被彻底吓懵了,大声道:你想干什么啊!

就是这个机会!

叶小宝按着林瑶的脚踝,就这么一推一送。

咔吧

林瑶的脚踝位置传来剧痛,随后这脚掌就没那么痛了。

你的骨头我给你接上去了,不过这些淤血必须要散掉,不然对你的健康没好处。叶小宝轻松地说道。

林瑶觉得有些愧疚,就在刚才她还以为叶小宝要占她的便宜,没想到人家只是用这个方法来帮自己治脚。

嗯,一切都按你说的去做吧。林瑶的声音细不可闻。

其实,她开始慢慢相信叶小宝的医术了。

你等下!

打开了那个木制药箱之后,叶小宝从里面取出了一根银针。

这银针跟市面上卖的银针不同,长度足足有二十来公分,而且宛若牛毛一样细,针尖闪烁着寒光。

捏着银针,叶小宝说道:我给你扎针把淤血放出来,过程有可能会像蚂蚁咬一样疼,你忍着点。

好的,我没事。林瑶点了点头。

因为天太热,所以林瑶的鼻尖有点汗,那青丝贴在脸上。而且,两人离的那么近,就好像是刚刚野合过一样。

拿起银针之后,叶小宝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地,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是玄手医门第九十六代的传人,师傅老神棍的毕生绝学倾囊相授。在老神棍死之前就说过,如果叶小宝好生领悟,未来的成就会不可限量。

且不说老神棍的话有几分可信,但是叶小宝的医术那可是挑不出任何毛病来的。

咻!

林瑶只感觉脚腕位置有微微地刺痛,一根银针就扎了进去。

有米粒大的黑血,顺着她脚脖子位置流淌了出来。

随后,叶小宝捏着林瑶的脚脖子,开始慢慢地轻按了起来。他的动作很轻柔,却很有章法。

林瑶只感觉脚脖子有酥酥·麻麻的感觉,因为平生第一次跟男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所以心里有些许地怪异。

而叶小宝的手法很是舒·服,让她忍不住轻轻地声吟出声来。

这一声叫,差点没把叶小宝给吓坏。

怎么了?很疼吗?叶小宝赶紧问道。

不是林瑶的脸跟吃醉了酒一样红,说道:我忍着点,你放心治吧。

叶小宝不疑有他,继续开始按摩。

林瑶为了控制住自己不叫出声来,贝齿轻咬住自己的嘴唇,发出了类似小野猫那样的呜咽。

她既是害羞,又是舒·服,复杂的情绪之下,竟然有了感觉。

好了,你试试看,还能不能走。叶小宝松开手说道。

这声音把林瑶从云端拉回了现实,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看了一眼,发现脚踝位置的淤肿已经消的七七八八了,还有那淤青也消掉了大半。

站起来之后,林瑶尝试着走了两步,发现除了有一丁点的疼痛之外,几乎一点儿影响都没有了。

你的医术好厉害啊,俺的脚竟然好了!林瑶瞪大了眼睛,微微有些兴奋。

都说了,我的医术可不是开玩笑的。叶小宝哈哈大笑,然后递了一个小药瓶给她,说道:这是我自制的跌打损伤药,你记得每天都涂抹一下,一个星期之后,包你的脚能健步如飞,而且不留下任何的伤疤。

这一点,真是说到林瑶的心坎里去了。

女人天性爱美,不分高低贵贱。如果当真脚上留下疤痕的话,那林瑶的美就会大大折扣。

真的太谢谢你了,这个多少钱?我给你钱!林瑶作势要掏钱。

叶小宝随意地挥了挥手:不用了,美女免费。

一句美女,让林瑶心里比喝了蜜还甜,不过仍然坚持道:那不行,医生看病怎么能不收钱呢?

真的不用了,美女。我帮你看病,又没有啥损失。这药膏是我采的天然草药,又没啥本钱。叶小宝收拾着药箱说道。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刚才我都看到你底裤,算当成利息了。

林瑶不免为刚才自己的想法赶到有些自惭形秽,人家多有医德啊,而我却还把人看成了流氓,这也太对不住人家了。

她心里过意不去说道:你好,我叫林瑶,是大禹村的,我欠你一个人情。

俺叫叶小宝。

叶小宝想起什么似地问道:大禹村离这可不近啊,你来这干吗啊?

我是来跑亲戚的。林瑶也不隐瞒。

跑亲戚?咱们芦花村的?叶小宝好奇问道。

嗯,我是来看张文喜的。

林瑶走到一边,把刚才摔在一旁的几样补品给拿了起来,仔细地抹去上面的浮灰。

张文喜?就是那个老光棍?叶小宝忽然想起来了。

没错,就是他。他是俺大舅,俺娘是嫁到大禹村的。林瑶羞涩一笑。

这么巧,既然你娘是芦花村的,那以后俺们就是一家人了。叶小宝笑的那叫一个大尾巴狼。

林瑶想不通,这哪跟哪?怎么就成了一家人了呢?

既然你也去芦花村,那我也顺路,一块走吧。叶小宝背起了药箱。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了芦花村。

没想到大槐树的底下,有一大群人窝在那边,就连田都不去种了,大锹、镰刀那些农用具随便摆在一边,一个个伸长脖子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好奇怪哦,你们芦花村的人都不用下田种地的吗?林瑶好奇地问道。

4

第4章:江湖骗子

叶小宝也觉得奇怪,芦花村的村民们平时都挺忙的,怎么今天这么闲?

为了搞清楚情况,叶小宝跟林瑶两人挤了进去,发现人群当中正站着一个道士。

要说此人是道士,却一点没有仙风道骨的样子,头发乱糟糟地扎成了一个发髻,獐头鼠目,眼窝深陷,身体也骨瘦如柴,大夏天地还罩着一身脏兮兮的八卦紫金袍。

在他的脚边,摆着一根脏兮兮的桃木剑,还有一个看不清楚是铁还是银质的碗。

无论从眼神到表情还是其他方面,这个道士就契合落魄两个字。

想不到芦花村还有道士的出现,叶小宝顿时来了兴致,环抱着双臂在一边旁观。

那道士一言不发,拿起了桃木剑一阵瞎逼晃悠。随后,他掏出了一张鬼画符的符箓,朝天上一扔。

那张符箓,竟然凭空燃烧了起来,蔚蓝色的火焰好似鬼火。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妖魔鬼怪剑斩清!

道士又是练舞一气,却博得了满堂喝彩。

在那帮村人看来,这个道士简直是天神下凡,肯定是拥有法力的得道大仙!

叶小宝也是嗤笑了一声,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想不到在这个年代还有人拿出来玩。

不消说,那符箓上一定是撒了磷粉,温度这么高,很容易就燃烧起来。

当然,他也没有戳破这个道士的把戏,想要看看这道士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那道士舞动一阵之后,然后收剑大声说道:无量天尊贫道青山道人无意路过此地,遇见贵村妖气横行,特一并斩除!这些压箱底的丹药可是道观祖上传下的传家宝,拥有大机缘造化,可助大家远离魑魅鬼怪。

说完,他从腰上解开一块黑布摊在地上,里面有不少的跟玻璃珠般大小的药丸状东西。

这些丹药,经过仙人开光,有病能治病,没病可保健康平安,长寿多福!青山道人说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芦花村的村民,大多数都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思想守旧还骗封建迷信。

特别在他们见识过青山道人的能力之后,有些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毕竟,有病治病没病增寿这一点还是非常吸引人的。

看到林瑶也是一脸兴奋好奇的样子,叶小宝忍不住撇了撇嘴。

老神棍曾经对他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如果谁这样说,一定是个门外汉。

药石之术是针对各种病理演化来的,有时候多一分少一分都会对病患的病情有很大的影响,不可能存在包治百病的药。

这家伙宣称一颗药丸就能有如此神奇的功效,那基本上可以断定此人就是江湖骗子了。

此时,村口的张大娘忍不住问道:这些药真的有那么神奇?

那青山道人一看有人搭理自己,登时声情并茂地说道:无量天尊本座可以对太上老君发誓,此药真的有这样的效果。

那你这药怎么卖的啊?张大娘彻底动心了。

不贵,不贵,一颗药也就三千八而已。青山道人狮子大开口。

听到这话,叶小宝跟四周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虽然现在惠农政策下来之后,农民的生活改善了许多,但是一年到头不过也就苦个三四千罢了。

这小小的一颗药丸,却要农民一年的工资,也有点太夸张了吧?

青山道人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笑着说道:无量寿佛,这个价钱跟健康比起来其实一点儿也不算贵。这样吧,我是初来贵地,意在造福一方百姓。这药只收一千块钱本钱。如果有效果,大家帮忙宣传宣传!

一千块钱的话,虽然也算贵,但是跟三千块钱比起来还是便宜了不少。

这个张大娘多年来一直被老寒腿所困,而且她不太相信叶小宝这个年轻医生,一直都是找土办法治,但却没啥效果。

现在听到青山道人说有这样的灵丹妙药,心里就开始有点痒痒的了。

那好,不过你得保证这药有效果!

张大娘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间拿出一块手帕。这块手帕左三层右三层,看得出来是平时贴身保管的。

看到张大娘掏钱的姿势,青山道人的眼睛一亮,不过立即拍着胸脯说道:大娘你放心,贫道举头三尺有神灵,怎么会骗人呢?

说完,他就要伸手去接张大娘好不容易凑齐的一千块钱,却被一只手顺道将那钱给拿了去。

你谁啊?干吗要捣乱?

青山道人眉头一皱,看着面前还带着一丝稚气的叶小宝。

别管我是谁,你骗一个老大娘的钱,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叶小宝似笑非笑地说道。

说完,他把钱又塞给了张大娘,说道:张大娘,你真是老糊涂了,这是你好不容易攒下来的棺材本,就这么交给别人手上?我都说了,你要是有病就可以来找我,直接给你免费!

张大娘嘴唇翕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眼神有些闪躲。

那青山道人顿时脸色垮了下来,沉声说道:无量天尊,小伙子你说话得有真凭实据,你怎么就认为我是在骗人?

叶小宝笑了起来:骗人的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在骗人。你聪明的地方是懂得利用村民文化程度低,还套着道士的这层皮。但是,你不聪明的地方是出门没看黄历,碰到了我。

这番自信的言论一出,村里几个大叔登时不乐意了。

小宝,别瞎捣乱

对啊,人家道长这卖的是仙丹,你别瞎搀和。

林瑶挺替叶小宝不平衡的,这帮人也看不清楚局势,这个世界上哪有仙丹这种事情的呀?

不过,叶小宝这个举动,却是惹了芦花村大多数人的不满了。

笑话,你一个毛头小子,没见过什么世面,怎么懂得我这仙丹的奥妙所在?青山道人冷哼一声。

仙丹?叶小宝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全部都是用蜡封起来的一些草汁罢了,你就不怕把人给吃死?

青山道人面色一变,身体颤了颤。

撞了邪了!

这小子怎么知道这些药丸是用蜜蜡仿制的?

难道,撞到行家了?

5

第5章:破玻璃珠

你别捣乱!青山道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他这是被撞破了行骗的伎俩,有些恼羞成怒。

我没捣乱,这里是芦花村,而我是医生。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所谓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只有对症下的药,才是所谓的灵药!叶小宝一字一顿说着,神情肃穆无比。

你再说废话,我就揍你。青山道人终于露出了真实面目。

揍我?好啊你可以试试看。叶小宝笑眯眯说道。

那个青山道人看到叶小宝不过只是个瘦弱的半大孩子,所以根本不鸟他,只是继续吆喝。

但是,叶小宝哪里容忍一个骗子在这里招摇撞骗?

他伸手轻轻一探,便将青山道人的那几张符录摘到了手中。

你想干吗?青山道人勃然大怒。

你们不是想看道术么?我表演一个给你们看!

叶小宝装模作样地拿着符咒上下摆动,口中还念念有词。

林瑶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这个家伙可真逗,装起神棍来还是有几分意思的。

感觉到符咒上面的温度开始有些提高之后,叶小宝动作潇洒地将符咒给扔了出去,口中大喊一声:呔妖孽还不快快现形?

几张符录瞬间在空中燃烧了起来,冒着蓝莹莹的火苗。

露出这一手之后,惹得芦花村的那群大叔大娘一个个惊呼了起来。

小宝,你咋这么厉害了?

看不出来啊,小宝你跟着老神棍后面几年,还真学了本事?

对啊小宝太牛了!

叶小宝无奈地摇了摇头,摊手说道:你们可看清楚了,符箓上面撒的是磷粉,燃点不高。这可不是什么神术。上次乡里有人下来宣传科学,你们咋就听不进去呢?都散了吧!

围观的那群村民一窝蜂地散开,拿了各自的农具下田去了。

被叶小宝戳破了骗术,那青山道人面色尴尬,悄悄摸摸地收拾东西,准备脚底抹油开溜。

他的这点小把戏,自然被叶小宝给识破了。

站住!叶小宝冷哼了一声,你这就想走了?

要不然你想怎么样?青山道人扭过头,目露凶光说道:小子,你坏我好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算你奶奶个腿!你这坑蒙拐骗也算是好事?叶小宝火冒三丈。

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道爷的厉害。

青山道人眼中射出森然的冷光,手持桃木剑朝叶小宝的胸口刺了过去。

别看这桃木剑是木制的,假如戳到人的身上也是非常疼的。

你小心林瑶捂住了嘴巴不敢看。

谁曾想到,叶小宝只是轻轻地把身体一横,便躲了过去。

紧接着,叶小宝探出手掌,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青山道人的手掌,手腕微微用力。

啊呦青山道人惨呼一声。

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被铁钳夹住,动弹不得。

松开,你赶紧松开

青山道人不复刚才的嚣张,疼的连嘴皮子都在哆嗦,手掌位置已经开始青紫,一张脸憋的通红。

我为什么要松开?叶小宝嗤笑了一声。

贫道错了,贫道错了青山道人哪里顾什么形象,能保住手那才是真的。

他哪里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竟然有这么大的手劲,手都快要被捏碎了!

光说错怎么行呢?叶小宝扭头说道:林瑶,你有手机吗?赶紧打电话报警!

一听到报警二字,青山道人的脸都快吓绿了,大声吼道:别报警,报警我就得吃牢饭!

那关我什么事情?叶小宝撇了撇嘴。

青山道人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下,说道:小兄弟,你先放手。只要你不报警,我有一物赠你。

又想玩你那骗人的伎俩?叶小宝根本不信他,催促林瑶报警。

当青山道人看到林瑶掏出一个粉红的小米手机,登时吓的说道:真的,贫道可以对佛祖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看到他眼神不像是说假话,叶小宝狐疑道:什么东西?

你先把手松开!

叶小宝也不怕他逃得出去,所以松开了手。

刚刚收手之后,青山道人就可劲地甩了甩手。他的右手此刻肿的跟馒头似地,还隐隐作痛。

别装模作样的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拿出来吧!叶小宝斜睨了他一眼。

那青山道人叹息了一声,这才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是那种木质的,平平无奇,甚至有些丑陋。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叶小宝出手很快,一下子就从青山道人把这个盒子给夺了过来。

Tags:
1 + 赞
相关资源:
  •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夜夜承欢难下榻:学长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2021-6-143
  •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暴露的妻子好湿好想要,弄得我喷了
    2021-6-1311
  •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深情总裁宠不停,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6-127
  •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对坐体位,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2021-6-1115
  •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我是单亲妈妈一到晚上就想要,侧入体位
    2021-6-107
  •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儿子裸睡抱着我遗精了
    2021-6-101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他让我潮喷的经历
    2021-6-917
  •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我和爷爷一起上妈妈,和父母交换一天的感受
    2021-6-816
  •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宝贝就想欺负你,变态潮喷失禁大喷水
    2021-6-70
  • 沦为黑人的泄欲工具,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沦为黑人的泄欲工具,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2021-6-6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