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用毛笔玩的小说/第一次把胸喂给男朋友

分类: 短文
1,402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雪梅嫂,还没呢

张雪梅有意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要是不及时处理的话,自己的小命都可能不保,顿时又咬着嘴唇忍住了。

她本来是来山上挖点草药的,却在小解的时候被一条毒青蛇给咬了。

偏偏还是咬在自己的屁股上。

估计是刚才小解的时候根本没看清,淋到了灌木里的毒青蛇身上。

大山里的毒青蛇剧毒无比,要是不尽快处理,她可能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举目望去,整个山脚下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张雪梅遇到了在这附近放牛的赵狗蛋。

虽然赵狗蛋是山头村出了名的傻子,可现在张雪梅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偏过头看着俯身的男人,张雪梅俏脸羞红的同时,芳心也是一阵颤动。

嘤狗蛋你要不是傻子多好啊

张雪梅感觉自己的意识有点模糊了,不知是毒蛇发作了还是内心的渴望被挑动了。

可要是赵狗蛋不是傻子的话,张雪梅还真不敢让他给自己吸毒呢

赵狗蛋又抬起头,俊朗的脸上露出痴呆的笑意说道:嘿嘿雪梅嫂,你皮肤真白,跟马丽婶家的豆腐一样

张雪梅看到男人冲着自己傻笑,说整张俏脸更是羞红如血。

张雪梅伸手在张狗蛋的头上摩挲了一下,说道:傻狗蛋,胡说什么呢快点帮嫂子把毒吸出来吧,嫂子头有点晕

赵狗蛋吃吃一笑,点了点头,两只手抓着女人的身子,又把头低了下去。

只是低下头的一瞬间,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张狗蛋的眼底深处有一抹狡黠的光芒闪过。

赵狗蛋原名赵涛生,母亲刘雅在他出生的时候就难产走了。

父亲赵涛是村里唯一的一个老师。

只可惜在赵狗蛋五岁那年,村里的学校发生了一次泥石流,他父亲赵涛为了救那些孩子,最终没能逃出来

也是从那之后,大受刺激的赵涛生,在一场感冒发烧中变成了痴傻儿。

这些年来,村里人也都习惯了他痴傻的样子。

村头的鳏寡老人刘老汉,生前给还他取了个野名:赵狗蛋。

在众人眼中,赵狗蛋基本能够认人,说话也说不了长话,只能讲一些短句。

只是因为他父亲赵涛的缘故,村里人感恩。

这些年,也都对赵狗蛋很不错。

算起来,赵狗蛋可算是山头村里第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人。

可是在去年的时候,赵狗蛋的痴呆症就好了。

不过赵狗蛋有着自己的打算,并没有将自己的病情告诉村里的其他人。

就连他最亲密的田瑶嫂子都没说。

因为这关系到他的一些小秘密。

当傻子多好,村里好多漂亮媳妇和黄花大闺女连在河边洗澡都不会躲着自己。

赵狗蛋吃吃一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目光落在了面前白嫩的身子上。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给雪梅嫂把毒吸干净才好。

要说张雪梅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年仅二十三岁,嫁到山头村不到两年时间,丈夫陈二柱就因为一次上山打猎,再也没回来了。

张雪梅也就成了山头村有名的俏寡妇。

雪梅嫂和田瑶嫂同样是寡妇的遭遇,让赵狗蛋对她也很同情。

这时,赵狗蛋突然停下了动作,指着女人痴傻的笑道:雪梅嫂,毒血流到这里了我帮你吸出来

哎呀!别啊嗯!

不等女人阻止,赵狗蛋顿时把头低了下去。

第2章:我们不一样

一想到自己身体被除了老公之外的男人亲了,张雪梅便心如火烧一般。

张雪梅伸出小手拼命抵着男人的头,却奈何身中蛇毒,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

其实张雪梅身上的蛇毒早就被吸出来了,只要自己再给她配一副草药,过两天就什么事都没了。

只是好不容易能和村里的俏寡妇这么亲近,赵狗蛋可不想浪费这种良机。

赵狗蛋抬起头,傻笑道:雪梅嫂你的身体和我的不一样你看我的

张雪梅看到赵狗蛋往自己的拉链摸索,顿时急的连耳朵都红了。

这傻狗蛋不会是知道想女人了吧

张雪梅内心忐忑羞涩的同时,眼角却忍不住的扫了过去。

可是这一扫,却是舍不得移开眼了。

张雪梅俏脸通红,连娇俏的耳朵根都红透了,脑袋一震眩晕,也不知是真的因为蛇毒还是被刺激冲昏了头。

赵狗蛋看到女人的娇羞,顿时知道时机成熟了。

只见赵狗蛋流着哈喇子,一脸痴相的说:雪梅嫂你看,我的是这样的,我们不一样

男人的话还是断断续续,只能说几个字的短句,显得很吃力的样子。

当了十三年的痴傻儿,赵狗蛋几乎连演都不需要演,外人根本看不出丝毫异样。

他还是那个一如既往的傻子。

啊呀!狗蛋,快把裤子拉上去

被赵狗蛋这么一碰,张雪梅顿时有了反应。

她守了两年的寡,要说没有需求,那肯定是假的。

只是陈二柱还在的时候,是村里有名的猎户,整个村能赶得上他的还真没几个。

所以张雪梅对别的男人,都有些看不上。

可是现在她看到赵狗蛋,却也是被他的资本,撩的动了情。

这个男人除了傻一点,其实哪都比二柱强!

看着张雪梅脸色的变化,赵狗蛋知道她有想法了,于是想着趁热打铁,顿时面红耳赤的往她身上拱去,一边拱还一边说:雪梅嫂我难受你看我,是不是也中毒了。

说着,赵狗蛋的身子便直接贴在了女人身后,两只手也故意不老实的在她身上乱碰了起来。

第3章:牛拱了菜园

啊狗蛋你,你别乱动!

被赵狗蛋突然袭击,张雪梅顿时手忙脚乱。

她本来心里还有抗拒的,可赵狗蛋却是弄的她浑身燥热。

雪梅嫂,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也中毒了。

赵狗蛋一边怪叫着,一边继续贴着张雪梅的身体。

很快,张雪梅便控制不住了,不再去推开赵狗蛋,内心的火苗也在他一次次的袭击下,被点燃。

张雪梅媚眼如丝,转过俏脸看着男人,檀口轻吐:嗯啊傻狗蛋嫂子也帮一帮你吧

赵狗蛋吃吃的笑着说道:好啊好啊,雪梅嫂,你帮我!

张雪梅此时内心还是有着一丝微弱的挣扎。

不过转念一想,赵狗蛋反正都是傻子,也不会有人知道!

张雪梅的内心打定了主意,细腰更是摆动了几下。

赵狗蛋嘴角的痴笑越发明显了,也扭着身子,想要更进一步,却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别看赵狗蛋本钱雄厚,但十八岁了却还是个童子之身。

十八岁的赵狗蛋对男女之事满怀了憧憬,却又苦于没有实战的机会。

这次能帮张雪梅吸蛇毒,在赵狗蛋看来,简直是老天爷赐的机会!

张雪梅干脆转过身子,看着赵狗蛋说道:冤家,真是笨啊,嫂子帮你。

赵狗蛋,嘴角流着涎水说道:雪梅嫂,帮帮狗蛋。

张雪梅抚了一下鬓角的秀发,涨红着俏脸,吐气如兰。

赵狗蛋感受到一股热气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一个颤粟,感觉从未有过的美妙。

张雪梅,轻喘一声说道:傻狗蛋,你可不能不能和别人说不然嫂子都没法做人了

赵狗蛋早就等不及了。

一个劲的点头,傻笑着说道:不说,狗蛋不说,嫂子帮我狗蛋不说。

最后,女人的俏脸低了下去。

第4章:李春娥

可就在这个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喊叫声。

天杀的赵狗蛋你家的牛把我的菜全拱了!

女人的声音在山脚下传荡开来,显得很是刺耳。

张雪梅当下一惊,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站了起来对着跪在地上的赵狗蛋说道:哎呀!有人过来了!狗蛋快!你快起来!

女人自己也赶紧把裤子提了起来。

哎呀!

张雪梅刚想走,却感觉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顿时向前面倒去。

赵狗蛋一把扶住女人的腰肢,顿时感觉一阵舒服,手上微微加了力道,傻笑道:雪梅嫂,你小心,别摔着,嘿嘿

女人不由整个身子更软了,几乎都快伏在赵狗蛋的头上了。

啊!你们张雪梅,你这个不要脸的寡妇,竟然勾搭傻子这时,大柳树的另一个方向传来一道女人的惊呼声。

与此同时,一个身材傲人的中年美妇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赵狗蛋正光着屁股蛋扶着张雪梅站起来,背对着中年美妇。

而张雪梅伏在赵狗蛋身上,虽然穿好了裤子,却显得有些衣冠不整。

赵狗蛋心说这可遭了。

要是让女人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自己倒没事,可雪梅嫂子一定会受人冷眼的。

张雪梅似乎也有点不知所措,咬着嘴唇看着中年美妇说道:春娥姐,我没有我没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时李春娥的另一只手指着张雪梅说道:赵狗蛋的裤子都被你扒下来了,还说不是我想的那样?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二柱才走了两年,你就勾搭一个傻子!

赵狗蛋这下可忍不住了,但是他却时刻都提醒着自己,现在自己是个傻子。

春娥婶,雪梅嫂,蛇毒,我吸蛇毒。赵狗蛋也不提裤子,就这么扶着张雪梅转过身子,指着不远处一条被砸死了的小青蛇,痴痴地说道。

要不是之前机灵,把那条蛇打死了,估计这下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其实要给张雪梅配一副草药,也要用到这条青色小蛇身上的东西才行。

赵狗蛋这么一说,张雪梅顿时也反应了过来,急切的说道:春娥姐,我进山采药,被这条蛇咬了一口,是狗蛋帮我把毒吸出来的,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要相信我。

张雪梅越说声音越小,不知是没有底气还是毒素还未除尽。

不过此时的李春娥的注意力显然不在张雪梅的话上。

此刻李春娥一双凤目紧紧盯着赵狗蛋的身子,小嘴张着,足够放下一颗鸡蛋了。

半响,李春娥惊呼一声:傻狗蛋吃什么长大的!

第5章: 约定赔罪

李春娥的反应,让赵狗蛋很是满意。

傻狗蛋还不把裤子提起来,尽让别人看笑话。一旁的张雪梅好似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去一般,两只手从赵狗蛋身后帮他把裤子提了起来。

赵狗蛋傻笑着,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李春娥似乎还不打算就这么放两人离开,一把拉着赵狗蛋说道:狗蛋啊,你帮雪梅嫂子吸蛇毒,怎么还把裤子给脱了呢!还有你的牛把我家的菜园全拱坏了,我可要回去和你田瑶嫂好好说道说道!

这时,张雪梅又楞住了。

对啊,赵狗蛋帮自己吸蛇毒,裤子脱了怎么也解释不过去的

自己和赵狗蛋的事情要是被李春娥说给了田瑶姐听,那自己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赵狗蛋可看出了李春娥的想法,这个女人仗着老公赵大猛是村里生产大队的队长,平时没少欺负村里的寡妇小媳妇。

但是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尽快让雪梅嫂子脱身。

看着李春娥拽着自己的手,赵狗蛋脸上露出痴痴的笑,一把就从身后抱住了李春娥。

赵狗蛋的两只大手在女人身上胡乱抓着,皱着眉头说道:春娥婶,不要说,田瑶嫂,生气,不要说

李春娥一听就知道赵狗蛋是怕自己去田瑶那里告状,惹得田瑶不高兴。

没想到这个傻子倒还挺会心疼他那个表嫂的李春娥心中这般想着,身前却不断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哎呀你这个傻狗蛋你抓婶子干什么快放手哦!

不放,春娥婶不说,我就放。

好好哦婶子不说不说就是了!

得到女人的答应,赵狗蛋这才松开抱着李春娥身前的双手。

这傻狗蛋的本钱真是吓人李春娥刚刚身体都在颤抖,心里有些不明的滋味。

要不是看到旁边还有张雪梅在,李春娥都快要忍不住主动抱上去了。

一想到自家赵大猛,李春娥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别看赵大猛名字取得生猛,可中看不中用。

久而久之,李春娥便越发的忍耐不住了。

春娥姐,狗蛋也是为了救我才让牛拱了你家的菜园的,赶明儿我备点东西给他,亲自上你家赔罪行不?

这时,一旁的张雪梅连忙拉着赵狗蛋的另一只手说道。

张雪梅一看两人这姿势,再一看李春娥的样子,哪会不知道李春娥心里的想法。

自己和狗蛋的好事被李春娥坏了,现在她又想来捷足先登,哪有那么好的事?

李春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行,不过我可先说好了必须狗蛋亲自过来,不然这事可没完。

李春娥也知道现在有张雪梅在,她肯定是做不成其他事情,临走的时候,李春娥背着张雪梅,手在赵狗蛋身上狠狠摸了一把,低声着说道:冤家到时候,你得好好赔我。

在说赔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第6章:回家

赵狗蛋脸上的傻笑更甚了,他挠了挠头说道:赔,我好好赔,春娥婶。

待得李春娥走了之后,张雪梅这才上前两步轻啐了一口:不要脸的女人,都有老公了还到处勾搭男人。

赵狗蛋这时伸出手,一把按在张雪梅的身后,吃吃笑道:雪梅嫂,你的毒,还没好,我给你吸

张雪梅顿时惊呼一声,挣扎了一下说道:你个傻狗蛋竟然知道想女人了

她知道自己的蛇毒差不多除去了,狗蛋这么说,肯定是对刚才那种感觉上瘾了。

张雪梅一只小手搭在赵狗蛋的肩膀上,俏脸都快贴在男人的肩膀上了,明天你好好在家等我,嫂子带点东西来找你。这回你家的牛把李春娥家的菜园拱了,要是让赵大猛知道了,怕不是又要刁难你们叔婶两个

张雪梅平日里和赵狗蛋的表嫂田瑶关系一直不错。

两人都是山头村的大美人,而且都是寡妇,彼此都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赵狗蛋早已经不傻,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

两人一起找到了赵狗蛋的牛,赵狗蛋也从牛背上的框子里抓了一些草药,然后将那条打死的青蛇掏出蛇胆,和几味草药放在一个布袋里。

赵狗蛋将布袋递给了张雪梅,傻笑着说道:雪梅嫂,给你,喝,毒就好。

张雪梅一看狗蛋熟稔的配药手法,顿时也惊了一声道:呀!傻狗蛋你竟然还会配药呢?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赵狗蛋不慌不忙,脸上还是那副痴傻的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刘老汉,刘老汉,嘿嘿

原来是村头刘老汉教你的,也是你在他那里生活了那么久,肯定看到了不少门道,嫂子就信你一回。

张雪梅一听狗蛋说是刘老汉,顿时心中的疑虑消散了大半。

据说村头刘老汉的祖先是康熙皇帝的御医呢,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山头村这么多年,谁家有什么大病小灾的,都去刘老汉那里拿药,保证药到病除。

比镇里那些穿白大褂,拿着各种针针管管的医生强多了。

在田瑶的丈夫赵刚死之前,早就是孤儿的赵狗蛋就一直被村头刘老汉收养着。

想来这些年就是耳濡目染,赵狗蛋也能看懂一点东西。

赵狗蛋虽然痴傻,但并不是完全的没有思维能力,只是有一点痴呆低智罢了,很多东西看多了还是会明白的。

现在刘老汉死了,山头村正愁着没有村医。

如果赵狗蛋会配药,这倒是个意外的好事情。

不过张雪梅知道,赵狗蛋是个傻子,这种事情暂时还不能说出去,自己可以先尝试一下这副药有没有作用再说。

两人在快到村头的时候分开走了,赵狗蛋牵着牛一路往村子里最偏僻的角落走去。

那里有一座孤零零的一层土胚房,就是他和田瑶嫂一起住的地方。

以前痴傻症没好就算了,如今病好了,赵狗蛋说什么也要让一直照顾着自己的田瑶嫂过上幸福的生活。

哞!

赵狗蛋将牛拴在了土胚房一旁搭起来的简易棚子里,忽然听到里屋,传来一阵诱人的声音。

赵狗蛋连忙来到房子的一侧,伏着身子趴在土胚房的窗户往里面看去。

此时,在房间里正有一道娇小的身影在水浴池外往身上浇泼着清水。

正是他嫂子田瑶在洗澡。

更让赵狗蛋心跳加快,血脉喷张的是,田瑶一只手在往身上浇着水,另外一只手,却是

第7章:洗澡

这一幕,让赵狗蛋惊呆了,他其实已经看到过很多次田瑶的身体了,之前傻的时候,田瑶换衣服都不带回避他的。

可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田这样的场景。

只一眼,就已经让他整个人极为兴奋,快要爆炸一般。

赵狗蛋吞了吞唾沫,双眼目光变得炙热,他恨不得立马冲进去。

正当赵狗蛋看的热血沸腾时,牛却叫了起来。

狗蛋是你吗?你回来了呀!听到水牛叫声的田瑶立刻睁开了眼,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这一看,她就立刻发现了正趴在窗沿看着自己的小叔子。

呀!傻狗蛋你杵在那干什么?吓死嫂子了!四目相对,田瑶俏脸顿时一红,连忙收手拉过一旁的毛巾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尝试这样,竟然就被小叔子给发现了。

还好自己小叔子是个傻子,不然这要是传出来,那自己还怎么做人?

田瑶暗暗庆幸,心里便也放开了。

赵狗蛋傻笑着,嘴角流出了一丝涎水说道:姐姐,洗澡好看,狗蛋也要洗,洗澡好看,狗蛋要和姐姐一起洗。

田瑶一听自己的小叔子叫自己姐姐,还说要和自己一起洗,顿时羞红了脸。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小叔子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也没计较那么多了。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心里想着,田瑶便打开了洗澡堂的门。

看到门打开,赵狗蛋心里一喜,立刻便傻呵呵的跑了进去,紧贴着田瑶,然后用水淋湿自己。

田瑶一看小叔子身上满是灰尘的衣服和汗臭味,俏脸更是红润了,心也跳了更快。

尤其是赵狗蛋紧紧的贴着她,那股独有的男人气息,冲击的田瑶一阵心头狂跳。

姐姐,姐姐你可真美。我在我们村都没见过比你更好的女人。

赵狗蛋一边往自己身上浇水一边傻乎乎的说道,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田瑶被毛巾裹着的身躯。

虽然赵狗蛋是个傻子,可是被他这么一夸,田瑶心里也是很高兴。

看你一身的臭汗,快脱了吧,嫂子帮你洗澡。田瑶强忍着因为小叔子身上的男人味而悸动的心思,一边帮赵狗蛋脱去外衣。

顿时间,赵狗蛋健朗匀称的上身暴露了出来。

一身古铜色的皮肤,恰到好处的肌肉,再加上赵狗蛋本就长着一张好看的外表,若非他脑子有些问题的话,怕会是村里所有女人的克星。

田瑶心中想着,要不是因为小叔子是个傻子,这十里八乡的俏媳妇大闺女那个不想和他在一起?

想着这些,田瑶的手慢慢伸向赵狗蛋的裤腰。

啪嗒!

哎呀!

因为没注意,在拉下赵狗蛋的裤腰时,田瑶顿时惊叫了一声。

这这怎么会这么吓人

第8章:帮忙

虽然不是第一次帮小叔子洗澡了,可以前也没太注意赵狗蛋的那方面。

没想到竟然已经这么大变化了。

田瑶的丈夫赵刚已经死了三年了,还是死在了婚礼洞房上。

从那之后,她就背负上了克夫命的骂名。

可是只有田瑶自己知道,丈夫赵刚是因为第一次和自己干那事,一时太过激动,一口气没续上来,这才断了气的。

田瑶知道自己的身子对男人的诱惑力,可越是如此,她平日里越是穿的保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到小叔子身体,田瑶只感觉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田瑶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好奇还是害怕。

赵狗蛋的身体让她感到害怕,可自己又忍不住要去看。

男人的本钱可以这么雄厚的吗?为什么丈夫赵刚一半都比不上田瑶心里嘀咕着,俏脸越发红润,小手忍不住就伸了过去。

啊!姐姐洗澡舒服。

田瑶的玉手刚一触碰,赵狗蛋便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

他这一怪叫,顿时就让田瑶脸色通红,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狗蛋你,你快转过身去,嫂子帮你擦背吧。

田瑶赶忙将赵狗蛋的身子转过去,拿起一旁狗蛋的毛巾,开始帮赵狗蛋搓洗后背。

然而脑子里却全都是刚才那一触碰之下的感觉。

田瑶胡思乱想着,同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异样的不舒服。

就好似自己心爱的东西迟早要拱手让人一样。

赵狗蛋早已被撩拨的心里一团火,哪里能忍受得了就这么安逸下去。

赵狗蛋一转身,直接一把抱住田瑶,身子扭动,皱着眉头说道:姐姐,我这里,好难受,我好难受,帮帮我!

感受着突如其来的男人气息,

Tags:
14 + 赞
相关资源:
  •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老公揉女的胸摸下面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老公揉女的胸摸下面
    2021-5-1411
  • 乱伦之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乱伦之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2021-5-1410
  •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2021-5-138
  •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5-1211
  •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2021-5-116
  •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1-5-102
  •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5-918
  •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2021-5-86
  •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1-5-818
  •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2021-5-7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