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属性的女生有什么特点_噗呲噗呲不要

分类: 短文
831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嫂子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心头顿时一阵狂喜,伸手就把那个粉色的小裤子拿在了手中。

注意身体啊。桃花害羞的说声就要走。

刘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突然间伸出手拉住了桃花的手腕,顺势往自己怀里一带。

桃花瞬间倒在了刘伟的怀里,不偏不倚正好贴着他那儿,一下子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嫂子,陪陪我好吗?被嫂子那么一弄,刘伟几乎已经迷失了自己,大手直接从桃花的领口处钻了进去。

刘伟突然间这么对自己,桃花一时间大脑空白一片,刚刚洗过澡的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那感觉顿时让她一颤

小伟,你混蛋!桃花抬手一个巴掌打在了刘伟的脸上。

这一巴掌也把刘伟给打醒了,当下不由得惊慌失措,嫂子,我.对不起啊,嫂子。

小伟,我可是你嫂子,你怎么能做出这种牲口一般的事儿来?

嫂子,对不起,你给我你的裤子,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呢

见刘伟这么说,桃花心中的气才小了很多,小伟,嫂子怎么能喜欢你呢?嫂子只是怕你染上乱七八糟的病,所以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嫂子,我错了。

以后千万别这样了,不然嫂子可跟你翻脸了。

我知道了。

说完桃花走了出去。

嫂子是过来人,男女之间的事儿肯定懂得比我多,打雷的夜晚,她应该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后来她什么也没有说,今天又送我她的小裤子让我难道她真的只是出于一个嫂子的好心吗?

躺在床上刘伟好一阵胡思乱想。

半夜的时候他被尿憋醒了上厕所,可是在经过嫂子窗前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一阵时断时续的呼吸声。

仔细一听那分明是嫂子的声音,既有压抑,还有舒爽

当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刘伟浑身的血液腾地一下燃烧起来了。

屋内的窗帘留着一道小缝儿,他忍不住的朝里面望去,借着皎洁的月光,就见嫂子侧身躺着,身子微微的佝偻着,双手在身上游走

嫂子,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啊?

回到屋子里,刘伟失眠了

一连两天刘伟闷在家里,可是想来想去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弄到钱。

桃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天实在烦闷,刘伟就想出去买瓶酒喝点儿解解愁。

谁知道经过柳金岭家胡同口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嫂子桃花,和村长柳金岭两个人边走边说,说着说着柳金岭居然直接伸手,在嫂子桃花身上上摸了一把。

桃花不情不愿的瞪了柳金岭一眼,柳金岭却是嘿嘿的猥琐一笑,接着两个人进了柳金岭的家门。

妈的,别人说的嫂子有老铁,不会就是柳金岭这个王八蛋草的吧?

想起村子里的那些闲言碎语,刘伟不由心中火起,当即快步追了上去,脑海中满是面如黑炭的柳金岭,将雪白的嫂子压在身下的情形。

王八蛋草的!

刘伟大步流星的来到了柳金岭的家门前,一推门这才发现大门已经在里面插上了。

砰砰砰!

砰砰砰!

刘伟挥动着拳头用力的砸了起了大门。

时间不大就听院子里传来柳金岭有些恼怒的声音,谁啊?

开门!刘伟吼道。

柳金岭打开门见是刘伟,怒道:大白天的你发什么疯?

刘伟见柳金岭衣衫不整,尤其是腰带耷拉着,明显一副匆忙中没有系好的样子,心中更是宛如自己被戴了绿帽一般的愤怒,也顾不得得罪不得罪柳金岭了,怒问道:我嫂子呢?

第7章

尿性!找你嫂子不在你家找,来我家干什么?柳金岭哼句。

你少装,我方才分明看见我嫂子来你家了。

柳金岭眼睛一棱,我说你小子有病吧!是不是没事儿找事儿?

你起开!刘伟说声就想往里闯。

柳金岭一把拉住了刘伟,你小子想怎么样?

在没在,看看不就知道了?刘伟嚷道。

柳金岭把腰一叉,马勒戈壁的,看来你小子是不进去看一眼不相信是吧?

是!

那要是没人咋办?

你说咋办就咋办!刘伟说话掷地有声,

好,要是找不到你嫂子,你就给我家当牛做马干三天活儿。

那我要是找到了怎么办?

找到了,老子这个村长就不干了行吧?

一言为定!刘伟推开柳金岭就要进去。

先是摸嫂子,然后大白天插上大门,现在又百般阻扰不让进去,刘伟认定百分百嫂子和柳金岭有问题。

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背后传来了桃花的声音,小伟,你吵吵什么呢?

回头一看,就见嫂子拎着两袋子菜,站在王麻子家的门口,刘伟傻了。

我明明看见嫂子进了柳金岭家,可是怎么她却从王麻子家的小超市里出来了?难道我看花眼了?

妈的,你嫂子在哪里?柳金岭顿时骂道。

嫂子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俏脸一红,忙跟柳金岭赔不是:村长,对不起啊,小伟岁数小,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好话说了一箩筐,柳金岭这才算是不和刘伟计较了,刘伟,方才咱们的赌约还算数不?

算!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放个屁砸个坑!刘伟说道,虽然得干几天活,但是这结果远比捉到嫂子,和柳金岭胡来要好太多了。

小伟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那么冲动呢?柳金岭可是村长,别说一般人了,就是支书孟满仓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呢。

名没有报成,到了家里,桃花好一阵数落。

刘伟哼声,有什么啊,不就是个破村长吗?再让我看见他占你便宜我弄死他!

占我便宜?桃花一愣。

我看见他摸你了

桃花脸色一红,有些难受的说道:小伟,我不想被他摸,可是嫂子也不是没办法吗?先别说柳金岭是村长,单是他们柳家那么多兄弟哥们儿的,你说我要是在街上跟他翻脸的话.

我倒是没事儿,大不了嫁到别的村子去,可是你呢?你可是还要在这个村子里待

说着说着桃花的美目中竟然蒙上了一层水汽儿,看在眼里,刘伟痛在心里。

嫂子之所以忍气吞声,完全是为了他。

唉,嫂子,真是苦了你了

今天我去找柳金岭,是为了咱家核桃树的事儿,原本村子里分给咱家的几百棵核桃树结果特别多,质量也很好,可是今年重分以后的,唉桃花叹声。

刘伟心中涌动着一股火,的确,他们在村子里是独门小户,再加上父母早亡,哥哥早死,一个女人不被人欺负才怪。

嫂子,这事儿归书记孟满仓管吧?我这就去找他,也太欺负人了!

小伟,你找也没用,咱们村的规矩就是三年一调整,今年该换着种了。而且今天我找柳金岭,并不是为了核桃树的事儿,而是想跟着他老婆去山上采药。桃花又道。

这个事儿刘伟倒是听柳悠悠说过,柳悠悠在县城里的一家制药公司上班,这家公司常年收购中草药。

因为山上到处是草药,所以,她就让柳金岭的老婆杨小凤,和她的母亲栗小彤专门负责组织人采草药。

这采药也不累,但是一天下来可得有一百来块的收入呢。很多人都想去,但是都得经过杨小凤点头才行。

那柳金岭同意你去了没有?

杨小凤没在家,村长说等她老婆回来帮我问问,唉,被你这么一折腾,这事儿搞不好就悬了。桃花叹声。

刘伟也觉得嫂子说的有道理,自己这么一闹,柳金岭要是答应才怪。

而且怕是自己要竞选治保主任的事儿也会殃及,当下有些后悔的说道:嫂子,要不我去给柳金岭认个错?

算了,小伟,我们虽然穷,但是要穷的有骨气,实在不行我就去村支书孟满仓老婆家的工艺品厂打工。眼看着你这么大了,嫂子得赶紧多挣点钱给你娶老婆啊,不然怎么对得起你哥。

刘伟心里温暖的同时暗暗攥紧了拳头,嫂子,怎么说我现在也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以后你不要那么辛苦了,我向你保证,以后这个家我一定会挑起大梁的。

小伟,有你这句话,嫂子就放心了。桃花满意的点点头。

第二天刘伟就去村长柳金岭家干活了,除了兑现自己的诺言,他也想让柳金岭,知道自己已经认错了的态度,毕竟自己还要竞选治保主任呢。

第8章

村长柳金岭给的活儿,是让他去他家玉米地里锄草,当兵两年,他别的没落下,落了一个结实的身子骨,所以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原本三天的活儿,刘伟半天就干了一半,眼看到了中午,汗流浃背的他也觉得有些累了,在地头上喝了两口水,便点燃一根烟想休息一会儿。

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拎着篮子走进了玉米地,在翠绿色的玉米叶的衬托下下,碎花短裙下两条修长的大白腿。

再看女人的脸,柳叶弯眉,杏眼含春,粉面桃腮,唇若豆蔻,模样不能说倾国倾城,但倾倒十里八村的男人们绝对没问题。

女人正是柳金岭的老婆杨小凤,杨小凤钻进玉米地,远远地望见了敞着怀,露着结实胸膛的刘伟,一颗芳心不由砰砰直跳。

没想到几年不见,这小子不仅模样长得俊,而且身材也这么好,这要是和他

想着居然有了反应。

哎呀,我想什么呢。

杨小凤晃晃头,问刘伟道:小伟,干了多少了?

刘伟抬头看见杨小凤,呼吸不由为之一窒,半年多没见,这个娘们儿居然愈发的水灵白嫩了。

望着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刘伟心中涌动着一股子冲动,不过嘴上却道:哟,我说哪里来个大美女啊,原来是嫂子啊,看样子干了得有一半了吧。

哟哟哟!不仅小嘴儿挺能说,而且还挺能干的啊。杨小凤乐开了花,说着话她已经来到了刘伟的跟前,顿时一股子香气钻进了刘伟的鼻孔。

刘伟心头为之一荡,想着村子的那些男人说睡上杨小凤一次减寿十年都愿意的话,心中不由暗骂:这帮牲口真尼玛没出息,换做是老子,减寿二十年都愿意。

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最坏不过嫂子。

尤其是农村那帮小娘们儿,特别喜欢逗弄毛头小子玩,所以在刘伟当兵前,杨小凤没少逗弄他。

但是现在的刘伟,已经不是当年说句骚话,就会脸红的纯情小男孩了。

所以笑道,嫂子,这有什么,年轻嘛也就是有把子力气,其实在床上我更厉害。

哼?就你这小身板?杨小凤美目一翻哼道。

刘伟摩拳擦掌道,嫂子,正好这玉米地里没人儿,要不我们试试?

得了吧,还用试啊,怕是没一个回合,你就得摊在这里了。

两个人又逗了一会儿,杨小凤说道,这也到中午了,跟嫂子回家吃饭吧,吃完饭再接着干。嫂子可是给你准备了驴肉大饼,还有啤酒的。

按照村子里的规矩,一般要是有人去给谁家帮工,这家人都是要管饭的,所以刘伟也没客气,就跟着杨小凤回了家。

柳金岭因为陪乡里的领导吃饭去了所以没在家,吃饭的时候杨小凤对他格外的殷勤,来,小伟多吃点儿驴肉,这玩意儿大补。

说着给刘伟夹了一大块驴肉。

刘伟坏坏一笑,嫂子,有句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可盗的,你不会是

什么?杨小凤一愣,接着便明白了刘伟的言外之意。

抬手用筷子轻敲了一下刘伟的脑门儿,你个坏小子居然敢吃嫂子的豆腐,信不信我告诉我家金岭?

我吃饭,我吃饭。刘伟笑嘻嘻的忙道。

虽然杨小凤这么说,但是样子摆明了是开玩笑的,这让刘伟突然间有了个想法。

如果我要是能勾搭上这小娘们儿的话,相信她一定能帮助我搞定柳金岭的,如果能得到村长的支持,那我的胜算就大多了。

不过很快这个念头就消失了,因为毕竟杨小凤是村长的老婆,动动嘴还行,要是真的想,那简直就是想玩儿火啊。

酒足饭饱之后,刘伟又抽了根烟,便跟杨小凤说要去地里干活。

着什么急啊,这么热的天儿,歇会儿再去,对了,嫂子给你摘几个桃子带着,一会儿干活渴了的时候吃。杨小凤说道。

他们家的院子里长着一个大桃树,此时枝丫上满是红彤彤的,色泽诱人的大桃子。

杨小凤找了一个高凳子放在树下,对刘伟说道:小伟,来,你给嫂子扶着。

说着她上了高凳子,刘伟扶着凳子,不经意的一抬头,正好看见了杨小凤裙摆内的风光。

随着她摘桃子的动作,看的刘伟口干舌燥,恨不能立马抱住杨小凤的小腰。

小伟,你看这个桃子,又红又大,肯定又甜水儿又多。来,拿着。杨小凤伸手摘了个大桃子啧啧赞叹道。

刘伟接过桃子看了一眼,又看向了杨小凤裙底里面,越看越像手中的蜜桃

此时杨小凤又伸手去摘另一个熟透的桃子,因为那个桃子比较高,她便踮起了脚尖儿,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一个没站稳尖叫一声摔了下来。

本能的她朝刘伟抓了过来,结果正好扑到了刘伟的怀里。

刘伟下意识的连接带抱,这一下两手正好抱在了杨小凤的翘臀上,更让刘伟受不了的是压在胸前的两块酥软。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杨小凤紧紧的抱着刘伟的肩膀,喘着粗气。

刘伟问道:嫂子,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杨小凤稳了稳心神,也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一张俏脸红扑扑的。

她用手理了理有些纷乱的秀发,小伟,你赶紧放我下来。

刘伟下意识的就把手松开了,没成想杨小凤虽然说让刘伟松开,但是她还没有找到平衡点,所以刘伟这一松手,她直接朝地上摔去。

哎呀!

刘伟见此忙又去抓杨小凤,与此同时杨小凤也是下意识的抓向了他。

结果好巧不巧的是,刘伟扯住了也杨小凤裙子的一侧,她的裙子是那种带扣子的,这一扯顿时崩开了三颗扣子。

刘伟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杨小凤里面居然什么也没穿。

而更要命的是,惊慌之下杨小凤乱抓,居然把刘伟也给带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两个人一起朝地上倒去。

扑通一声,杨小凤在上,刘伟在下两个人倒在了地上。

虽然后背生疼,但刘伟感觉身上肉呼呼,软绵绵的,那感觉真是爽翻了。

不过更尴尬的还是在下面,两个人如此肌肤相亲,刘伟开始兴奋,有了男人该有的反应。

刘伟正在不知所措直接,杨小凤却有些垂涎的来了句,小伟,本钱不小啊,这么大个,怕是都赶上老结巴家那头大黑驴了吧?

嫂子,你快下去,不然我起不来。

起不来?你这不是早起来了吗?杨小凤语气十分暧昧,说着她竟然还晃了晃身子。

肌肤相亲,刘伟差点儿叫出声来。

妈蛋,这小娘们儿摆明在勾引我啊,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就真的有机会搞定柳金岭了。

虽然这是给村长戴绿帽子,但自古富贵险中求.

想到这里,刘伟看向杨小凤对的目光顿时火热了起来,大手伸了出去,杨小凤也身体一软,一双手快速的扒着衣服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声音,接着就听小超市王麻子说话的声音,村长,你这又是上哪里喝酒去了?把你那好烟给抽根儿呗。

刘伟顿时慌了。

两人摔倒了没事儿,可是此时杨小凤的裙子都被扯开了,这要是被柳金岭看见,那可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柳金岭的摩托车把上挂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两条软云,这烟是张五河送的,他的儿子张强也想竞选治保主任,所以便打算走柳金岭这个村长的门路。

王麻子这人捡便宜就占,看见村长带着两条软云,两眼立马就直了,所以要烟抽。

尿性!你超市里那么多烟,还来老子这里蹭烟抽,你好意思?柳金岭骂道。

王麻子笑嘻嘻的说道:村长,我的烟是用来卖的,你的烟是有人送的,这能一样吗?

滚蛋!

院子里刘伟和杨小凤听到外面的动静全部傻了,此时杨小凤还压在他的身上。

完犊子了,这个咋整?

杨小凤一阵心虚,情急之间她连忙站了起来,低声说道:小伟,你赶紧躲躲,不然要是被他看见我们这样子,一定会拿刀剁了你的!

那嫂子我躲到哪里去啊?刘伟真的慌了,这要是被柳金岭看见他们两个这副样子,怕是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杨小凤左右瞅瞅,望见院子里的山药窖时眼睛不由一亮,你先去山药窖里躲躲,等我找个理由将他支开你再走。

刘伟不敢耽误,急忙顺着山药窖里的梯子爬了下去。

窖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刘伟打开手机一看,不由有些惊讶。

窖里面满是各种好烟和好酒,显然都是有人求柳金岭办事儿给他送的礼。

上面,杨小凤着急忙慌的将那个高凳子横放在了桃树下的地上,然后一坐,接着将裙子还没扯坏的另外两个纽扣也解开了,胸前的美妙顿时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等她刚拿起扇子,假装在树下乘凉的时候,柳金岭推着摩托进了院门。

见杨小凤这副样子,柳金岭扫了一眼她的胸前,大白天的你干嘛?

这天儿真是热死老娘了。杨小凤一脸热的受不了的神色。

柳金岭放好摩托车,拿下车把上的两条烟,等我把烟放窖里去,一会儿老子上来好好地要你一次,看你还说热不热。

杨小凤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要知道刘伟可在下面藏着呢。

此时杨小凤又伸手去摘另一个熟透的桃子,因为那个桃子比较高,她便踮起了脚尖儿,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一个没站稳尖叫一声摔了下来。

本能的她朝刘伟抓了过来,结果正好扑到了刘伟的怀里。

刘伟下意识的连接带抱,这一下两手正好抱在了杨小凤的翘臀上,更让刘伟受不了的是压在胸前的两块酥软。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杨小凤紧紧的抱着刘伟的肩膀,喘着粗气。

刘伟问道:嫂子,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杨小凤稳了稳心神,也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一张俏脸红扑扑的。

她用手理了理有些纷乱的秀发,小伟,你赶紧放我下来。

刘伟下意识的就把手松开了,没成想杨小凤虽然说让刘伟松开,但是她还没有找到平衡点,所以刘伟这一松手,她直接朝地上摔去。

哎呀!

刘伟见此忙又去抓杨小凤,与此同时杨小凤也是下意识的抓向了他。

结果好巧不巧的是,刘伟扯住了也杨小凤裙子的一侧,她的裙子是那种带扣子的,这一扯顿时崩开了三颗扣子。

刘伟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杨小凤里面居然什么也没穿。

而更要命的是,惊慌之下杨小凤乱抓,居然把刘伟也给带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两个人一起朝地上倒去。

扑通一声,杨小凤在上,刘伟在下两个人倒在了地上。

虽然后背生疼,但刘伟感觉身上肉呼呼,软绵绵的,那感觉真是爽翻了。

不过更尴尬的还是在下面,两个人如此肌肤相亲,刘伟开始兴奋,有了男人该有的反应。

刘伟正在不知所措直接,杨小凤却有些垂涎的来了句,小伟,本钱不小啊,这么大个,怕是都赶上老结巴家那头大黑驴了吧?

嫂子,你快下去,不然我起不来。

起不来?你这不是早起来了吗?杨小凤语气十分暧昧,说着她竟然还晃了晃身子。

肌肤相亲,刘伟差点儿叫出声来。

妈蛋,这小娘们儿摆明在勾引我啊,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就真的有机会搞定柳金岭了。

虽然这是给村长戴绿帽子,但自古富贵险中求.

想到这里,刘伟看向杨小凤对的目光顿时火热了起来,大手伸了出去,杨小凤也身体一软,一双手快速的扒着衣服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声音,接着就听小超市王麻子说话的声音,村长,你这又是上哪里喝酒去了?把你那好烟给抽根儿呗。

刘伟顿时慌了。

两人摔倒了没事儿,可是此时杨小凤的裙子都被扯开了,这要是被柳金岭看见,那可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柳金岭的摩托车把上挂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两条软云,这烟是张五河送的,他的儿子张强也想竞选治保主任,所以便打算走柳金岭这个村长的门路。

王麻子这人捡便宜就占,看见村长带着两条软云,两眼立马就直了,所以要烟抽。

尿性!你超市里那么多烟,还来老子这里蹭烟抽,你好意思?柳金岭骂道。

王麻子笑嘻嘻的说道:村长,我的烟是用来卖的,你的烟是有人送的,这能一样吗?

滚蛋!

院子里刘伟和杨小凤听到外面的动静全部傻了,此时杨小凤还压在他的身上。

完犊子了,这个咋整?

杨小凤一阵心虚,情急之间她连忙站了起来,低声说道:小伟,你赶紧躲躲,不然要是被他看见我们这样子,一定会拿刀剁了你的!

那嫂子我躲到哪里去啊?刘伟真的慌了,这要是被柳金岭看见他们两个这副样子,怕是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杨小凤左右瞅瞅,望见院子里的山药窖时眼睛不由一亮,你先去山药窖里躲躲,等我找个理由将他支开你再走。

刘伟不敢耽误,急忙顺着山药窖里的梯子爬了下去。

窖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刘伟打开手机一看,不由有些惊讶。

窖里面满是各种好烟和好酒,显然都是有人求柳金岭办事儿给他送的礼。

上面,杨小凤着急忙慌的将那个高凳子横放在了桃树下的地上,然后一坐,接着将裙子还没扯坏的另外两个纽扣也解开了,胸前的美妙顿时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等她刚拿起扇子,假装在树下乘凉的时候,柳金岭推着摩托进了院门。

见杨小凤这副样子,柳金岭扫了一眼她的胸前,大白天的你干嘛?

这天儿真是热死老娘了。杨小凤一脸热的受不了的神色。

柳金岭放好摩托车,拿下车把上的两条烟,等我把烟放窖里去,一会儿老子上来好好地要你一次,看你还说热不热。

杨小凤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要知道刘伟可在下面藏着呢。

去柳金岭家的玉米地里的路上,他有些兴奋。

妈的,现在我已经掌握了柳金岭和王麻子老婆的秘密,以后柳金岭要是敢再难为我和嫂子,我就给他捅出去。

哎呀,不对!

突然间刘伟又想到,昨天他明明看见嫂子桃花进了柳金岭家,可是一转眼嫂子却从王麻子家出来了。

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可是现在看来,嫂子桃花有很大可能是从这条密道出去的。

妈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嫂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他决定无论如何,晚上回家也得找嫂子问个清楚。

小伟,歇会儿再干。油绿的玉米地里,刘伟正在锄草,杨小凤手里拎着个袋子走了进来。

刘伟回头望去,就见杨小凤上身穿着一件低胸短袖,下身一条超短的浅色小短裙,联想到方才他们两口子在桃树下的情景,不由怦然心动,嫂子,你来了。

快把锄头放下,抽根烟歇会儿。杨小凤笑着从袋子里拿出一条软云递给刘伟。

刘伟接过来打开拿出一盒,然后将剩下的递给杨小凤,可谁知道杨小凤却说,都是给你的。

一条软云至少两百多,刘伟心头一跳,这娘们儿不会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吧?

为了更加确定一下,接下来的话题他故意的向暧昧的方向引了过去,谢谢嫂子,对了,村长没有发现我吧?

没有,幸亏嫂子聪明,及时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嫂子身上。杨小凤既心有余悸,又有些得意的说道。

刘伟嘿嘿一笑,嫂子,我说你们两口子在院子里,就不怕别人看见啊。

杨小凤俏脸微微一红,用手戳了刘伟的脑门儿一下,大门都锁上了,谁能看见啊,除非你这个小坏蛋头偷着看了。哼,你一定偷看了对不对?

柔嫩的手指戳在脑门儿刘伟的心顿时一热,胆子也不由大了许多,嫂子,我倒是想看,可是有心无胆啊。

说着瞥了一眼她那低胸的衣服。

突然间一股难以遏制的力量自小腹腾起,刘伟有了强烈的反应。

杨小凤盯着刘伟惊讶的说道:哇喔,真惊人。

说着居然伸手过去,嘴里还嗔道:还说没偷看,你看看你自己。

没想到杨小凤居然下手了,这让刘伟很兴奋,但又有些害怕,嫂子,我真的没偷看,你赶紧松手,不然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就完了。

咯咯,这么深的玉米地谁能看见?杨小凤娇笑两声,小伟,有女朋友了没?

Tags:
9 + 赞
相关资源:
  •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1-5-102
  •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5-918
  •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2021-5-86
  •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1-5-818
  •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2021-5-73
  • 后妈比我大三岁 美女被下药玩身体
    后妈比我大三岁 美女被下药玩身体
    2021-5-69
  • 一次难忘的经历 校园性故事老师真紧
    一次难忘的经历 校园性故事老师真紧
    2021-5-58
  • 乱爱之美 性俱乐部夹的太紧了不要
    乱爱之美 性俱乐部夹的太紧了不要
    2021-5-40
  • 闺房爱乱 学校男生下课把我做了
    闺房爱乱 学校男生下课把我做了
    2021-5-420
  • 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 粗大浓稠硕大噗嗤噗嗤h
    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 粗大浓稠硕大噗嗤噗嗤h
    2021-5-31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