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吸咬奶头感觉:鲤鱼乡啊吸出来

分类: 短文
1,907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在附近工厂里找了个库管的工作,这天清点完货物,回家时,路过工厂的女澡堂,听到里面有哗哗的水声,就好奇的走了过去。

也不知是谁,把女澡堂的墙上给凿出了一个窟窿,以前老刘路过,还看见过有人趴那里偷看,他也总想试试,但一直没敢。

今天看着天已经有些黑,周围也没什么人,就心痒难耐趴了上去。

咕噜!

只看了一眼,老刘就直咽唾沫,在里面洗澡的居然是厂花苏晓雯。

这小娘们儿虽然才十八岁,身材就异常丰满,胸大就不说了,尤其是那条水蛇腰和包在牛仔裤里的挺翘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

再加上她身上独有的少女气质,简直就是童颜巨乳,清纯与性感共存的尤物,每次见到她,多少次都幻想着,能扒下牛仔裤一探究竟。

但苏晓雯她二叔苏海却把她看的极紧,别说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就是多看几眼,苏海都恨不得把人杀了。

老刘觉得苏海这种方法,其实是错的,不单对苏晓雯没什么好处,反而害了她,弄得这丫头十八了,还和小女孩似得,对男人没有一点防备。

只要稍稍用点手段,应该就能手到擒来,只可惜老刘一直有贼心没贼胆,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撞见了。

透过那个窟窿,可以清晰地看见,苏晓雯已经脱光了衣服,正赤裸着身子站在花洒下,冲洗着她洁白的身子。

水雾中,那对发育较好的身形让人眼馋不已,恨不得抱住啃几口。

老刘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又吞咽了一口唾沫,这时苏晓雯已经洗完了上面,手开始往下挪,老刘的目光紧紧地跟着。

只见苏晓雯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的赘肉,水一路流下来,缓缓滑落,掉在地上。

只可惜,苏晓雯这会儿对着老刘,有些地方他却看不到,这让他多少有些遗憾。

就在老刘微微叹息了一声后,苏晓雯却好似感受到了他的想法似得,忽然转过身来,面向了他,手掌擦了些沐浴露,微微下蹲,开始清洗着让老刘心驰神往的地方。

它在苏晓雯的指间若隐若现,竟是那般的美丽诱人,老刘激动的浑身一抖,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某个地方慢慢苏醒,雄赳赳气昂昂的抬起头。

老刘的眼睛都看直了,他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却没敢付之行动,只能不争气的自己动起手来,就在老刘刚想准备干点坏事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下意识回过头,差点魂都给吓没了。

只见他身后站着一个人,正是苏晓雯她二叔,苏海。

我、我不是故意的老刘浑身一抖,差点当场就交代了。

苏海低头看到老刘的反应,撇了撇嘴说道:刘叔,看的过瘾吧?

老刘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苏海却又笑了笑问道:光看有什么意思,让你睡一次怎么样?

啥?老刘以为自己听错了。

第二章

短暂的愣神之后,老刘就急忙摇头:这个,不敢,不敢的苏老弟,我今天只是路过,好奇才看了一眼,真没别的意思,你别生气

老刘哪里敢相信苏海的话啊,虎毒还不食子呢,何况是人,苏海虽然看起来好像是认真的,但老刘觉得这一定是反话。

这时,苏晓雯在里面喊道:二叔,把我的衣服帮我拿进来。

老刘尴尬地对着苏海笑了笑:苏老弟,你去送衣服吧,我先回家了,改天我请你喝酒赔罪

老刘正想走,却被苏海一把抓住了,老刘差点就跪下,苏海却说:刘叔,我也不为难你,我说的是认真的,没和你开玩笑,你要是不信,现在就可以进去

说着把手里的一个装衣服的手提袋递给了老刘。

老刘傻眼了。

这是啥意思啊?

苏海没和他废话,把衣服塞进了他的怀中,就拉着他来到女澡堂门口,拉开门,一把将他推了进去。

苏晓雯正拿着一块毛巾擦着身体,那双峰翘臀,妙曼的身材,在老刘面前显露无疑,如此静距离观瞧,老刘都看傻了。

而苏晓雯也发现了老刘,澡堂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来,顿时将她吓了一跳,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地,发育姣好的身体都紧贴着地面,都给挤得变了形。

晓雯,你没事吧?老刘忙跑了过来。

刘爷爷我没事,只是摔了一跤苏晓雯红着脸背对着老刘,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胸,另一只手托着地面,挣扎着想要爬起。

结果试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反而因为撅着屁股,身子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老刘面前。

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扶你吧。老刘把装衣服的塑料袋,放到地上,一只抓着苏晓雯的手,另一只手从苏晓雯的腰间伸过,揽住她的腋下,将她扶了起来。

当他的手碰触到苏晓雯光滑的好似没有毛孔般的细腻皮肤,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好似在做梦一样。

尤其是无意中划过苏晓雯的双峰,那种柔软又饱满的触感,让他刚受了苏海惊吓的小兄弟再次肃然起敬。

苏晓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虽然不太明白那是什么,却好似被一道电流击中了,让她感觉双腿酥麻,身体也要有些发软,紧紧地靠在了老刘的身上。

这一下,差点把老刘乐坏了,正想多感受一下,苏晓雯却挣扎着站起,脸都红到了脖子,她虽然对男女之事不太懂得,可这是第一次赤身裸体暴露在除二叔之外的男人面前,还是娇羞不已,忙说道:刘爷爷,我没事,你怎么进来了,我二叔呢?

你二叔有事,让我给你送衣服老刘说道。

哦!那你出去吧,我要穿衣服了苏晓雯自幼是苏海一手带大的,因而她从来不在二叔面前避讳自己的身体。一听老刘说是二叔让他来的,又见老刘是长辈,便放松了警惕,除了觉得不好意思之外,并未多想。

第三章

屁股摔疼了吧?老刘看到苏晓雯屁股上被摔红了一块,便伸手过去揉了揉,苏晓雯的皮肤嫩的如同婴儿,还带着淡淡沐浴液的清香,手摸过去,微微一用力,手指就陷入了肉里,那挺翘的臀部上传来的弹性,让老刘爱不释手。

刘爷爷,我自己来就好了,你、你出去吧老刘的手揉捏在苏晓雯的屁股上,她的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老刘那手上似乎带着电流,那种轻微的酥麻感,似乎能牵动她内心深处的渴望,这种感觉让她心里生出了几分不舍来。

不过,羞耻心还是让她忍不住推了推老刘的手。

好了,快点穿衣服,准备回家。苏海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了过来。

苏海的话,唤醒了老刘的理智,他忙收起了色心,恋恋不舍地将手从苏晓雯的屁股上挪开,干笑了一声:那刘爷爷出去了,晓雯你小心一点,别再摔倒了

哦,好,我知道了,谢谢刘爷爷苏晓雯背对着老刘,红着脸点了点头。

老刘怕苏海揍他,不敢再久留,一本正经地走出了澡堂。

老刘走后,苏晓雯感觉自己下面有点难受,心头顿时生出了几分异样,想起方才老刘的动作,脸一红,忙擦了擦,开始穿衣服

走出澡堂,老刘的魂都似乎留在了里面,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怔怔发呆,苏晓雯那饱满的胸部,玲珑有致的身材,和挺翘的屁股,依旧牵动着他每一根神经。

老刘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苏海的手却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怎么样,刘叔?摸得很舒服吧?

不、不老刘被吓了一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苏海没有理会老刘这怪异的举动,直接说道:刘叔,现在信我的话了吧?走,去我家谈

老刘还是有些没弄清楚状况,就被苏海强拉硬拽的拖回了家,起先老刘觉得苏海肯定想敲诈自己,心惊胆颤的。

可到了苏海家里,对方非但没有威胁他,反而是取出了酒,让苏晓雯给炒了两个小菜,拉着他喝上了,这让老刘不禁蒙了。

几杯酒下肚,只听苏海说道:刘叔,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侄女可以给你睡,但是你的答应帮我办一件事

啥事?老刘瞪大了眼睛。

睡了许江的老婆。苏海咬牙切齿的说道。

啥?老刘有些没反应过来,许江就是这家工厂的厂长,原配早离了,现在娶的老婆叫方雨,比他小二十多岁,听说以前还是个模特,那身段样貌,一看就是个妖精。

如果不是方雨不怎么来厂子,厂花的名头也落不到苏晓雯的头上。

刘叔,不瞒你说,我和许江有仇,我的命根子就是被他给废了的,这仇不报,我咽不下这口气,厂子里许江就对你最放心,每次接他老婆,都是让你去,只有你有机会,只要你能给许江戴了绿帽子,我侄女你随便睡,老子他妈豁出去了

苏海猛地灌了一口酒,眼睛都有些红。

第四章

老刘早听说苏海和许江有过节,据说当年许江给苏海戴了绿帽子,苏海知道后,找到许江家里闹事,结果被许江找人打了一顿,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苏海的老婆好多年前就得病死了,这事老刘也只当故事听了,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听了苏海的话,老刘表示很同情,却没敢立刻答应下来。

如果方雨给他睡,别说还搭在一个苏晓雯了,就是没有苏晓雯,他也乐的屁颠屁颠的,可方雨哪里是那么好睡的?

如果能睡他早就睡了,还用得着到苏海找他?

老刘很想一口回绝,但眼睛瞟向正在厨房忙里的苏晓雯,心里又犹豫了。

苏晓雯这会儿还在厨房忙碌着,一边做菜,还一边哼着歌,从老刘这里看去,看清晰地看见那苗条匀称的身材。

此时,她已换上了一件衣领宽松的卡通T恤,借着洒落的夕阳,在她转身之际,能若有若无地看到身形,曼妙的身姿傲人的身段,这让老刘不由得又想入非非。

尤其是苏晓雯弯腰时,又让老刘回忆起浴室里的场景,如果能得到苏晓雯,那感觉应该很是美妙吧。

这样想着,他又有了反应。

苏海看了老刘一眼,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介意,又说道:刘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些你不用管,我自有办法,我要的只是你能够配合,如果你能点头,我侄女就是你的了

两人说到这里,苏晓雯正好端着刚出锅的菜走了过来,苏海便闭上了嘴。

老刘又朝苏晓雯看了一眼,不禁感叹,这丫头发育的实在太好了。

苏晓雯上身的尺寸着实惊人,应该是没有穿内衣的缘故,随着她迈动着修长玉腿,饱满的胸脯微微颤动着,吸引着老刘的目光,它顶在T恤上,诱人无比。

老刘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心跳都加快了。

苏晓雯将菜放到桌上,抬起玉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胸,俏脸微微发红,避过了老刘,悄声对苏海说道:二叔,我胸口疼,好像刚才摔坏了,你帮我看看吧。

苏海看向了老刘:让你刘爷爷给你看看

二叔,这怎么行苏晓雯的脸更红了。

苏海沉着脸说道:害什么羞,你刘爷爷以前学过中医,看女人的病,最拿手了

苏晓雯见二叔似乎生气了,便红着脸不敢说话了。

苏海看向老刘,等待着他的回答。

老刘知道,只要自己去给苏晓雯看病就等于答应了苏海,他有些想拒绝,但看到苏晓雯乖巧样,心里不由得的痒痒起来。

苏晓雯此刻低着头,红着脸,那脸蛋又水灵又可爱,一双眼眸子如泓清,抿嘴的时候还有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虽算不上美若天仙,但此刻落在老刘的眼中,却比天仙还美,老刘根本挡不住这具年轻身体的诱惑。

老刘深吸了一口气,妈的能睡了这样的美人,死也值了,死就死吧,他说着站了起来,看着苏晓雯,露出了笑容:既然你二叔都这样说了,那刘爷爷就给你看看

第五章

听老刘这样说,苏海没有任何反应。

苏晓雯扭捏了一下,缓慢地撩起衣服。

咕噜!老刘用力地咽下一口口水。

苏海却没什么反应,不过,他早已经是半个太监了,有反应就奇怪了。

刘、刘爷爷苏晓雯红着脸,娇羞不已,声音如蚊子一般,轻轻地指了指自己左边的胸,小声说了句,就是这里疼

老刘瞪大了双眼,盯着那白嫩的一片,只见苏晓雯左边那胸上红了大半,一看就是摔着了,不过,并不严重,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伤的有些重,这个得舒经活血才行

怎么舒经活血啊?苏晓雯低声问了一句。

这个老刘现在还有些捉摸不准苏海的心态,看了他一眼。

苏海点了一支烟,站起来道:晓雯,你让刘爷爷给你好好治,二叔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哦苏晓雯低着头答应了一声。

苏海站起身往外走,走出了几步,又停下脚步,对老刘说道:刘叔,记着我说过的话。

说罢,不等老刘回话,就走了出去。

咣当!

关门声响起,老刘再也忍耐不住,伸手就抓住了苏晓雯前面,看着那让他魂牵梦绕的东西,俯下身去,一股属于少女的体香传入鼻息。

呀苏晓雯惊呼了一声,慌乱地后退了一步,被老刘这么一刺激,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胸口直接传递开来,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将把衣服撩了下来,刘爷爷,你这是

老刘本想扑上去,可看到苏晓雯好似有些害怕,他便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万一把苏晓雯吓着就麻烦了,忙按捺住急躁的心情,轻声道:这是在活血,不用害怕

苏晓雯惊疑不定,轻声道:可、可是,那感觉好奇怪啊

你太紧张了,放松一点就好了,走咱们到你房间去,你躺下来,刘爷爷给你活血老刘没敢勉强小姑娘,而是用商量的语气。

或许是老刘和蔼的神态,让苏晓雯放下了心来,也或许是因为苏海的交代,苏晓雯倒是没有想太多,点了点头,带着老刘进了卧室。

老刘憋的快炸了,却不得不强忍着,跟在苏晓雯的身后,走进了卧室中。

当苏晓雯躺在床上,老刘便急不可耐地抓住了她的T恤下摆往上撩去,不过,他没敢太快,动作很轻缓。

苏晓雯的身体紧绷着,显得有些紧张,却并未阻拦老刘。

随着老刘的动作,终于,苏晓雯傲人的上身,又一次露了出来

第六章

眼前这一片白嫩,不单饱满鲜嫩,最关键的还挺立,充满弹性,便是躺着,胸型也十分完美,跟那些上了年龄的女人完全不同。

那些上了年纪的女人,虽然也有不少大的出奇的,但是,如果躺下来,基本就变了形状,看着毫无美感,根本没法和苏晓雯相比。

老刘舔了舔嘴唇,这次他没敢急躁,而是先将手放到了那边雪白上,轻声说道:晓雯,别紧张,刘爷爷给你活血

嗯苏晓雯低声答应了一句,羞得不敢看老刘。

老刘轻轻握着手里的雪白,感觉舒爽的魂都差点没了,眼睛一定不动地盯着,手开始缓慢地搓揉起来。

苏晓雯起先身体紧绷着,之前她自己揉的时候,胸还是很疼的,老刘的手放上来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老刘的手有些粗糙,深怕老刘会弄疼她。

却没想到,老刘搓揉起来,却异常的温柔,根本就不疼,还很舒服,这让她放心了不少,感觉老刘应该真的学过中医,不然的话,怎么会把人揉的这么舒服,几乎忘记了疼痛

这样想着,她逐渐地放松了身体。

老刘见苏晓雯不那么紧张了,便又向前靠近了一些,轻声说道:晓雯,刘爷爷给你活血,如果你感觉有什么异样,你别紧张,这是正常的

嗯,谢谢刘爷爷苏晓雯回道。

老刘看着苏晓雯紧闭着的双眼上那修长的睫毛,心里乐了,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姑娘,得到了苏晓雯的同意,他便开始肆意妄为。

嗯啊

苏晓雯不自觉地就从口中发出了轻微的声音,她似乎觉得这种声音有些羞耻,急忙咬嘴了嘴唇,不敢再吱声。

可是胸口那酥酥麻麻还有些痒痒的感觉,让她几乎忍受不了了,甚至这种感觉已经朝着全身扩散,最后汇聚在了一点,苏晓雯不由得夹紧了腿,她觉得自己肯定有问题了。

但是老刘不说话,她也不敢出声,又过了一会儿,那种感觉好舒服,又好难受,苏晓雯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忙抱住了老刘的头:刘爷爷,不,不行了,我感觉好难过,我是不是伤的很重?是不是得病了?

老刘心里一紧,怀疑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太大,又吓着这小丫头了,忙问道:晓雯,你哪里难受?告诉刘爷爷,有病可别瞒着

苏晓雯脸色羞红,缓慢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双腿之间

第七章

可能是伤了,这个麻烦了,弄不好,可能会要命的老刘知道这小丫头是动情了,却并不声张,反而一脸凝重地说道。

果然,他这副模样,让苏晓雯紧张起来,苏晓雯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被老刘一唬,就六神无主了,急忙问道:刘爷爷,那可怎么办啊?

你先别着急,让刘爷爷看看再说老刘一本正经地说道。

怎、怎么看啊

你先把裤子脱掉老刘看着苏晓雯扭捏的模样,怕她害羞不肯脱,还补了一句,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拖得久了,怕是就不好治了

苏晓雯不疑有他,只是羞的不行,想了想,一咬牙道:好,刘爷爷,我脱说着,她扭扭捏捏地开始脱牛仔裤,脱到一半,老刘看到她竟然把内裤留了下来,忙道,这个也要脱

苏晓雯咬了咬嘴唇,又把内裤一起脱了下来,随后,就羞得捂住了自己的下身。

老刘看着眼前这双洁白如玉的玉腿,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这两条腿修长圆润,腿型堪称完美。

这会儿老刘才注意到这丫头的脚很小,脚趾如同十个晶莹透剔的贝壳俏皮可爱,因为羞涩的关系,苏晓雯的双腿并拢着,还用手挡着。

即便如此,却已让他血脉膨胀,难以忍受,差点忍不住就扑上去,不过,老刘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急躁,于是便说道:晓雯,你这样捂着,刘爷爷怎么看病啊,你的手拿开

苏晓雯缓慢地把手拿开,又捂在了自己的脸上,但双腿依旧并拢着。

晓雯,把腿分开,刘爷爷还是看不见老刘将手放在了苏晓雯的膝盖上,苏晓雯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将双腿分开

她觉得自己快羞死了,心怦怦直跳,想着此刻老刘正盯着她下面看,那种异样的感觉愈发强烈了起来。

手不由得就就解开了裤腰带,苏晓雯却突然惊呼出声:刘爷爷,那、那是什么

老刘一愣,却见苏晓雯正惊慌地指着他那根大家伙,随即眼珠一转道:你其实早就病了,只是一直没发作,这次摔伤,把病给引出来了,老爷爷正准备发功给你治病

苏晓雯有些诧异,没想到老刘还会功法,她和二叔一起洗过澡,自然也见过男人的那东西,但她二叔的那根东西,永远都是小小的,从来没有变这么大过,一时之间,竟然信了

不过,看着老刘那大家伙,她还是有些害怕,忍不住问道:刘爷爷,你要怎么治?

老刘道:怎么治和你说了,你也不太懂,你只要躺着别动就行老刘说着,就把自己那东西靠了上去。

苏晓雯只觉得身体更加的难受和奇怪了,她不由得发出了声,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刘爷爷,我好难受

刘爷爷现在就给你治,一会儿就不难受了,还会很舒服,不过,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些疼,你忍着点老刘说着,双手抓住了苏晓雯的腰

那个、苏老弟,张会计和你也有仇吗?老刘疑惑地问了一句。

苏海似乎预料到了老刘会有此一问,淡淡地说道:没仇,不过他是许江的狗,我看不惯他,咱不是要睡了方雨吗?方雨比较难上手,先拿他媳妇练练手

咳咳老刘干咳了两声,在他看来,不管是方雨还是孙倩倩,都他妈挺难上手的,平日里两个人如果能有一个给他睡,他做梦都能笑醒了。

怎么话到了苏海这里,就变得好像挥之即来一般。

苏海瞅了老刘一眼:刘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我可能随便找个人就让你去睡,这里面有些事你不知道

老刘忙问道:啥事,苏老弟你说说

苏海道:张会计前两年不是出过车祸吗?你听说了吗?

老刘点头。

那他出车祸把下面那玩意儿砸废了,你知道吗?苏海又问。

老刘很是诧异,这事他都不知道,苏海是怎么知道的?

苏海看老刘的反应,就知道他并不知道这件事,于是又说道:当时把他抬到医院的人刚好有我,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我算一个,你想那孙倩倩年纪轻轻,就守了活寡,肯定有需要,上手是不是容易些?

真有这事?老刘瞪大了眼睛。

苏海道:刘叔,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

可是,即便这样,也不是说睡就睡的啊,人家能看上我一个老头子吗?老刘说道。

苏海笑了笑:这你就不用管了,我早安排好了。

啥意思?老刘一头雾水。

苏海解释道:最近张会计要替许江出去要账,但张会计怕他偷人,就想让我去帮他盯着点,他知道我是个废人,所以对我没什么戒心,不过,我拒绝了,向他推荐了你

推荐了我?老刘一脸惊讶。

苏海又笑道:我和他说了,你年纪大了,那面那东西已经起不来了,而且,你们又是远亲,所以,他很放心,估计用不了两天,他就会去找你,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老刘有些哭笑不得,半晌才摇头道:看来,你早就盯上我了。

现在说这些没用,行了,天不早了,刘叔我就不留你了。苏海起身送客。

老刘摇着头离开了苏海的家,一路上都一头雾水,感觉今天的事和做梦似得,回到家里,掏出钥匙开了门,正要进门,突然双眼被人从身后给捂住了,同时一个捏着嗓子的声音说道:猜猜我是谁

老张你都他妈多大年纪了,你还玩这个老刘以为是邻居家的张老头,习惯性地一把就朝着身后那人的裤裆抓去。

老刘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是女人!

与此同时,他身后那人,急忙松开了捂在他眼睛上的手,发出了一声惊叫

老刘听到这声音,急忙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微微发红的脸,同时还传来了一声娇笑:刘叔,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急色的人

这女人老刘认识,名字叫王娇,刚三十多岁,脸蛋长得算不得特别漂亮,但又一股子骚魅劲,尤其是身材,前凸后翘,她平时穿的又清凉,厂子里的人没少看着她流口水。

但没有人敢碰她。

因为她老公陈六是许江养的打手,前两年替许江办事,把人打了个半死,警察都来了好几次,也没抓到人,听说是暗地里被许江安排他跑路了。

尽管陈六已经不在厂子里了,但那可是出了名的狠人,谁敢招惹他的婆娘,万一他哪天回来,还不被打断三条腿?

不过,还真有那胆大的,老刘无意中就撞见了一回王娇和厂子里一个年轻后生偷腥,这事他本打算假装没看见,但王娇却发现了他,已经悄悄地缠了他好几次了。

老刘知道王娇准备如何封住他的嘴,不让他乱说,可老刘也怕陈六啊,万一被陈六知道自己睡了他老婆,自己还有命吗?

因此,老刘一直假装不懂她的意思,却没想到,这王娇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来家里堵他了。

可偏偏自己还好死不死的摸到她那里,今天这事不好办了。

王娇见老刘发愣,脸上笑颜如花:刘叔,刚才还那么急色,人家下面都现在人家觉得有些难受,赶紧帮帮人家啊

说着,她就拽开门,把老刘给推进了家里。

一进门,王娇就赶紧关上了门,那张狐媚脸蛋上泛起潮红,充满了颜色的眼神在老刘的身上来回扫了几眼,吐出小舌舔了舔嘴唇,一副饥渴的模样,看着老刘,两只眼睛都在发光。

老刘顿时觉得有些头疼,这是引狼入室了,他不由得瞅了王娇一眼。

这王娇不单长得狐媚诱人,今日穿的也是诱惑暴露。

她此刻他的身上穿了一条蓝色蕾丝边睡裙,里面完全是真空状态,领口又低,胸前那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呼之欲出

她凑到近前,眼眸微波流转,吐着热气,伸出一根手指在老刘的胸口来回滑动:刘叔,你摸了人家那里,就要对人家负责

老刘鼻孔里满是王娇身上的脂粉味,这他妈真是要命了,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要是被人撞见,就算自己说和她什么事也有,也没人会信吧?

一时之间,老刘有些骑虎难下了。

王娇本来只是打算跟老刘来一次,好堵住他的嘴,但是当她触摸到老刘那根东西的时候,突然发现老刘的本钱竟然很不错。

这让她有一种突然捡到钱的感觉,好似得了意外之喜。

王娇本就是一个那方面需求很强的女人,自从陈六跑路之后,就更是空虚的厉害,要不然她也不会壮着胆子跟别人偷情了。

要知道陈六打起她来,可是往死里打的,说不怕,那是假的,否则她也不至于用出卖自己身体的方法来讨好老刘这个老头。

但这会儿触摸着老刘,竟然让她来了感觉,轻轻在老刘的大腿上蹭了几下。

这个女人

老刘倒吸一口冷气,胸口隔着单薄的衣服,能感受到王娇那柔软的程度。

从苏晓雯那里还没有释放,一下子被王娇勾了起来,老刘眼里渐渐出喷出了一团火焰

老刘忍不住就要将王娇摁住吃掉,突然他理智又占据了上风,要是真跟王娇做了,那就不是堵不堵嘴的问题了,就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要是东窗事发,他也脱不了身,陈六非弄死他不可。

想到这里,老刘将王娇推开,干笑道:时间不晚了,你还是快回去吧。

刘叔你可是要想清楚了,现在这屋子里就咱们两个,要是我现在喊一嗓子,说你调戏我,你猜别人会相信谁?后果你应该明白陈六回来了,你承担的起吗?

王娇脸色难看,她的姿色和技术,哪个男的不是求着她,可却在老刘这里多次碰壁,也直接将话说明白了。

你!老刘恼怒不已,居然被一个女人威胁,可王娇说的不假,让老刘陷入了两难之地。

毕竟陈六可不是好惹的,弄不好身败名裂不说,还可能有性命之忧

所以你就乖乖的跟人家享受今晚吧。王娇看有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妖艳到极点。

Tags:
15 + 赞
相关资源:
  •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2021-5-138
  •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5-1211
  •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2021-5-116
  •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1-5-102
  •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5-918
  •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2021-5-86
  •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1-5-818
  •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2021-5-73
  • 后妈比我大三岁 美女被下药玩身体
    后妈比我大三岁 美女被下药玩身体
    2021-5-69
  • 一次难忘的经历 校园性故事老师真紧
    一次难忘的经历 校园性故事老师真紧
    2021-5-58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