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天天含着睡:欲乱情迷之老旺

分类: 短文
1,739 人气 / 0 评论 / 2020-4-18 发布
Author:

1

三年前,我还生活在狭窄的街头。那条路很旧,房大部分是低矮的二层。我租住在这条街东边的第二栋房子

那一年的秋天,住在隔壁的人理发店。理发店老板看见一个不高的人拖着一头长发

搬家的时候,我才以为自己有一个理发的女人。第二天下午,她的店里又胖又短发,倒是挺可爱的。男孩一冲出来,就被一个理发女郎进了房间

我对新搬来的理发店很感兴趣,但只是观看。不迩李发女忙忙忙忙,打扫卫生时乱扔了几次垃圾,见了邻居笑着点点头。我对面那个房子的主人只有她一个人,看到她扔垃圾就搭话。“新搬来了吗?”

“哦,对了。”理发女扭头一笑

理发女走了以后,他看了几遍就转身家了。

黄昏时分,理发女拉上窗帘,关掉电灯,骑着驴出了门。

2.

到了三昼夜,她从外面带了许多桔子,带着男孩的邻居们跑来,分给了大家。“从家里摘来的,吃过新鲜的东西有空到小店坐

坐。

邻居们接过橘子后,都上前询问各处。例如,从哪里搬来、老家在哪里、店铺的租金是多少等。她笑着用简洁的回答回来了。

对面2楼的主人收下橘子后,走进理发店四处扫视,但巴拉克又问道

当然,送橙子后,她遇到邻居自然就排水了。

理发店新开张生意不好,理发店大多在开店。东家借剪子,西家借锤有时候我要把我前面那个男房东送一下的沙发。当然,她也我家借了个户外晾衣架,衣服晒了一下。

再过几天,大家都对新来的这个理发女郎感到很新奇了。

3.

过了几天理发店也做了一些生意,还是冷清

又过了几天,妻子对我说:她必须去理发他。说不过二十人就不成。回家后,她又对我说,铺子虽小,倒很干净。你头发长了,有空你去理发吧。

我一直在理发很谨慎,怕她是新手,我根本没有理出我想要的发型,于是摇了摇头。

怎么不去,理个发就行了?妻子不高兴。

那天下午,我去发了一次,她的长指甲挠破了我的头皮。以后我再也没有在那儿理发了。

又过了半个月。理发店的生意依旧冷清。

一天上午,对面卖汉堡的女的跑过来小声对我们说:“这个理发的,是跑出来的哎。一个人带着孩子。”

妻子一惊,忙问道:“离婚了?”

“没。昨天上过来买汉堡的,闲聊的。我问她,老公怎么不来帮你她说老公爱喝酒,还打她。一气之下,她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又跑出来了你看到她儿子没有,天天早晨上学,都是她送去的。”

妻子啧啧嘴,道:“哎呀,这样挺可怜的。苦命的女人啊。”

卖汉堡的女的又说:“对啊,一个人开店,还要带着孩子,还要接送。真不容易。”

闲话完后,妻子对我说:“哎,女人嫁人,就相当于第二次投胎。嫁的好,就会脱胎换骨,嫁的不好,便是一生受苦。”

我苦笑了一下,道:“不用拐弯教育人。”

偶尔黄昏,我能听到她儿子在店里看《熊出没》,笑的是前俯后仰。偶尔晚上,我能听到理发女对她儿子的咆哮声。偶尔早上,我能听到她对儿子的叮嘱。

她儿子虎头虎脑的,但经常会挂着鼻涕。鼻涕下来了,他又会刺啦一声吸了回去。他很爱看动画片。黄昏时,她妈妈在后面房间做饭时,他便在前面看动画片。偶尔,我家方儿也会跟过去,和他一起盯着电视看。

有一回,方儿看的都不愿意回家。我只好站在门外去叫唤。可方儿看在兴头上不愿意回来。我拉着方儿,没想到那男孩拉着方儿道:“别走,陪我看完这集。”

刚好,理发女出来了,道:“哎,对。亮亮,这是老师。你下次不懂的,要问他啊。”

亮亮一听,连忙耸了一下肩,嘴巴里挤出了一个字,哦。

从那以后,亮亮一见到我就有点怯生生的样子。我心想,我又不教你,用得着害怕嘛?

亮亮不怎么串门,当然,方儿邀请他的时候,他也是只到了我的门口,然后转身便跑回家了,有点像老鼠见了猫一般。

但,每次听到我妻子在教子弹钢琴时,他便远远地站着,头往门里探着,似乎,他对钢琴很感兴趣。

一天黄昏,他放完学回来,见方儿在弹琴,便溜了过来,用手指在琴键上按了一个又一个,接着就是一通乱按。

方儿见状,大哭,他这才一溜烟又跑了

没几天,理发女就过来跟我们闲聊了,说亮亮的专注力不好,想让妻子教他钢琴。妻子道:“那先试课吧,看看是否喜欢,是否坐得住。”

第一次试课,亮亮全程都在紧张眼睛都不敢抬一下。但他倒也乖巧,该认读的认读,该弹的弹。一下课,他便一溜烟跑了。

第二天上午,理发女又来了,说,亮亮回家就说喜欢你的课,要学钢琴。然后,数了数学费便交给了妻子。

临走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严格要求。

妻子点点头。

在正式上课的时候,只要妻子大声一点,亮亮双肩一耸,便一动不动了,像是在等待教鞭的落下似的。

只可惜,亮亮的接受能力太弱,教起来实在费力。妻子退了几次学费,理发女坚决不受,说,别的老师都打他骂他,只有你不他不骂他。他喜欢你的课,就继续学吧。

无奈,妻子只好继续教下去。

渐渐的,理发店里的生意好了一些。但来往的大多是男的。

上午的时候,来了一两个客人进店,理发女大都是拉下了卷闸门。大约四十分钟后,卷闸门才开,客人才走。

当然,下午的也会有。到了晚上的,也会有这样的情况

这是对面汉堡店的女的过来告诉我们的。

妻子道:“该不会是‘那个’的吧。”

卖汉堡的女的道:“百分百的了。”

一天黄昏,我正在楼上文章,突然听到了楼下吵吵闹闹的。我觉得奇怪,便下了楼。当我下楼的时候,一辆警车正停在了理发店的门口。从车子上下来了几个警察,然后拉着一个中年男子叽里呱啦地说什么话。那中年男子还想挣脱,指着理发女,大声说着什么话,估计是一些骂人的脏话吧。

理发女披头散发的,袖子撕开了些,指着中年男子嘶吼着,声音都沙哑了。才一会儿,警车周围围着很多人,严严实实的。声音比较吵闹,根本听不到什么。

见方儿也想往前凑,我便抱着他上楼了。

一连几天,理发女都没有做生意了。

卖汉堡的女的又过来跟我们说:“上次那个男的因为少给钱了,她不同意。然后,那个男的就扯了她头发。理发女就报警了。哎。”说完叹了口气:“做什么不好,偏要做这个。对孩子影响多不好。”

卖汉堡的男的打趣道:“这行来钱快啊。我要是不卖汉堡啊,我也干这个了。这是人家的自由。”

卖汉堡的女的一听,骂了句:“自由你妈的自由。不要脸。要不,你也去干这个?”

卖汉堡的男的咧着嘴笑道:“你把我看好了。说不定,我晚上就去。”

卖汉堡的女的拖了个鞋子就扔了过去,嘴巴里骂骂咧咧的,回自己的里了

十一

过了几天,理发女的又开门做生意了。

卖汉堡的女的又来说:“有一个高高的瘦瘦的男子,天天来光顾哎。指不定是长期的。”

卖汉堡的男的道:“还不好啊。天天来买汉堡吃。咱们的生意也变好了。”

卖汉堡的女的说道:“我还看见他们九点多双双出门,然后又双双回到理发店里。”

卖汉堡的男的说:“估计是请的保镖的吧。消费了不给钱或少给钱,可以有人出面了。省得警察跑来跑去的。”

卖汉堡的女的又道:“听人家说,这个男的老婆被打跑了。到现在都是单身女儿出嫁一年了。也是个无业游民。就怕这女的被骗了。”

卖汉堡的男的说:“说不准是真爱呢。”

卖汉堡的女的道:“都几十岁的人了,还真爱真爱的。做她这行的,会有真爱的吗?”

卖汉堡的男的道:“浪子回头金不换,你怎么就知道人家男的不是真爱人家?”

卖汉堡的女的一听,瞪大了眼:“我自然不知道,你应该知道?”

两个人又斗了一番嘴才走。

十二

果然,那个瘦瘦的男的便住在理发店里了。

白天或晚上,店里有生意了,那个瘦瘦的男的便离开了。要么骑自行车出去,要么到汉堡店里买汉堡,要么就是看卖汉堡的男的

打红警游戏

一天晚上,那瘦瘦的男的又去买汉堡了。那卖汉堡的男的问道:“你这爽西爽哎。还是免费的。而且,她还赚钱给你花。还有,半路捡了个儿子。”

那瘦瘦的男的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道:“谁说的,买菜的钱偶尔我也付。”

卖汉堡的男的又逗道:“亮亮跟你叫爸吗?”

瘦瘦的男的摸了鼻子,咧着嘴,笑了,道:“你个卖汉堡的,怎么这么坏。”接着,理发店的卷闸门一开,待客人走了后,那瘦瘦的男的提着个汉堡和奶茶便一溜烟钻进理发店了。

买汉堡的男的后来说:“这男的跑的比贼还快。”

十三

亮亮的确是笨极了。请原谅我用“笨”这个字眼。她放在托管里写作业,只呆了几天,托管老板便退费给理发女了。

理发女领着亮亮又跑过来,找到我,说:“朱老师,亮亮你收不?听说你教的挺好。”

我迟疑了一下,道:“他又被老师骂了?”

“还骂呢,作业都撕了,要重写。特别作文,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你就教教他看图说话吧随便你怎么教。”

我挠挠头,还在犹豫。理发女便回去,拿了作文本过来,道:“我只一个孩子,还不让我省心,你就先教教他吧。求求你了。”

我吸了口气,点了头。

没想到,一篇看图写话,他整整写了三个小时,直接让我想

十四

大概半个月后的一天早晨,我听到理发店里吵吵闹闹的。

我开了门一看,理发女正在把那个瘦瘦的男的往外推。那瘦瘦的男的脸红脖子粗的,骂骂咧咧。见有行人路过,便低了点头。

而理发女却大声道:“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还嫌弃这嫌弃那的。你还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我就问,你有什么资格?”亮亮见状,吓得哇哇大哭。邻里街坊的都陆续凑过来,那瘦瘦的男的便扭着头走了。

之后,理发女叫了一辆三轮车,让亮亮去上学,自己关了门,也走出大街了。

卖汉堡的女的道:“你瞧瞧,你这男的,有什么出息,就是个骗子。这女的真傻。上了一回当,还能上两回?不睁开眼睛看看男的是什么货色?”

卖汉堡的男的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卖汉堡的女的道:“这世道哦,真是的,哎,越来越难了。连我们卖汉堡的都难了。”

卖汉堡的男的道:“过几天,这男的还会回来的。”

十五

下午两点钟,理发女回来了。只是,回来后就关了门了。

大概三点钟,门口来了一个中年矮男子,脸红扑扑的,抽着烟,站在我隔壁喊。理发女也不回应。那男的又转到楼后面喊。理发女还没回。那男的又折

回来,又一通乱喊,还踹了门。

邻里的几个听了都出来,站在门口看。那男的还不走,又乱喊。理发女从楼上推了窗帘,骂了一句,那男的也骂骂咧咧的,具体骂什么也没听清。

后来,理发店的女的开了门,拿了一把菜刀出来。那男的见状,嗖的一下,便跑了。跑得比孙子还快。

十六

卖汉堡的男的猜的没错。不几天,那个瘦瘦的男的又回来了。

卖汉堡的男的砸砸嘴,道:“他们十指相扣来买汉堡了,这回绝对是真爱了。”

卖汉堡的女的道:“哎呦呦,这女的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哦。”

卖汉堡的男的道:“有男人撑着,到底比没有的强。”

他们两口子在我们门口来来回回地说着,这时,亮亮踢着腿走过。

了一会儿,卖汉堡的女的又道:“那个亮亮不学了吧。”

我摇摇头,道:“还学,很吃力。”

卖汉堡的女的又道:“我看现在又学跆拳道了。估计是害怕被其他孩子欺负吧。”

刚说没多久,亮亮又朝天踢着腿,好像是跆拳道的动作

十七

第二年春,亮亮还在学钢琴,当然,也在学看图说话

理发女和那个男的依旧十指相扣,来到汉堡店里买汉堡。偶尔,三口也会到汉堡店里吃。

这完全出乎了卖汉堡的女的意料。

又过了些时日,理发女依旧做着那生意,偶尔理理发。那个瘦瘦的男的见有生意了,便一头钻进汉堡店,打起游戏来。

只是,理发店的生意越来越差。

还没撑到六月份,理发女过来跟我们说,房东要涨他们家的房租了,一下子涨了三千。问我们有没有涨。

我们说,最近要搞拆迁,也涨了些,不多,涨了五百。

她又说:“理发店本来生意就不好,现在又涨价,真是越来越难了。”

又过了许久,她把钢琴的学费补了上,又很歉疚地说:“不好意思了。这一年多亏了你们,对待亮亮那么好。我们打算去河南了。”

妻子听了,一愣,道:“去河南了?去那边干嘛?”

“送亮亮上少林寺练武。我们实在管不了他的学习。吃住在武校,我们也省点心。反正这边也快拆了。我们到那边开理发店。”

我听了,刚想说那里会很苦的,教练打人的,但转念一想,别人已经决定的事,说了也是无益。只是,看了亮亮无聊地踢着脚下散落的石子,不由地有点失落,说不出来的一种失落。

十八

很快,理发店的卷闸门上便贴了店面转让四个大字。

贴了有半个月了,都没人问津,也没有几单生意。

暑假一放,理发女就把店里的东西搬走了,当然,东西是和那个瘦瘦的男的一起搬的。具体搬到哪里,估计是那个男的家里的吧。因为,我看到理发女已经戴了戒指了。

我想,他们一定是真爱吧。

我祝福着亮亮,希望木讷的他不要挨很多顿揍。虽然,我的祝福可能一点效用都没有。

当然,我也祝福理发女能够幸福,至于生意吗,真不知道该不该祝她生意兴隆了。

尾声

今天下午,我路过这曾经住的地方时,心中不由地生出很多感慨。这里已经全都拆了,曾经生活在这个街道的,再也寻不到踪迹。

一切都变的那么快。

这个国度里,除了你的姓名和你所处在的制度不变,其他都在悄然改变。而改变最快的,就是人心了。只不过,我不知道改变的方向

方儿从废墟中捡到了几个麻将出来,都已经枯黄了的,有冬、梅、竹、菊春,没有幺鸡。

相关推荐: 中式按摩背部按摩_第章乞丐上

只是看到床单上一篇白色污渍,还散发着难闻的腥味,林馨月顿时脸红起来,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想到自己公公都这么大年纪火气还那么尤其是今天在洗手间看到他他那里可是比王炜的大多了我究竟在想什么啊!我怎么变成了这样的女人?林馨月害羞的拍拍脸,喊道:爸,没有啊!林馨月猛地…

相关资源:
  •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2020-10-312
  • 轮校花H文-好紧张湿好大
    轮校花H文-好紧张湿好大
    2020-10-298
  •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2020-10-2811
  •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2020-10-2719
  •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2020-10-260
  • 将军不要嘛-我要进来了呦
    将军不要嘛-我要进来了呦
    2020-10-255
  • 那一夜老公疯狂的要了我-开车文很污
    那一夜老公疯狂的要了我-开车文很污
    2020-10-204
  • 快一点律动啊我要-兄妹小黄文
    快一点律动啊我要-兄妹小黄文
    2020-10-1913
  • 老师你下面太大了我不能-医生小黄文
    老师你下面太大了我不能-医生小黄文
    2020-10-193
  • H文污到湿-闺蜜男友平平把我爽上
    H文污到湿-闺蜜男友平平把我爽上
    2020-10-18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