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蹭蹭不进去,就两下:家翁的粗长全文阅读

分类: 短文
614 人气 / 0 评论 / 2020-4-18 发布
Author:

1

直到李伟独自站在山顶时才知道,生与死的距离从脚下一直到坟墓像荒原。

带来了两瓶酒。一瓶是一个温暖的坟墓,另一瓶是盛几杯自己未醉的杯。冷飕飕的寒风不知怎么刮到了望山陡峭的悬崖边上。走不了几步,就到了深渊里,他步履蹒跚,几乎要把全身水平掉下去了。雪道未到,浓密的雪花在天空飞舞,衣领在他的眼角时不时地掠过。他伸手抓着其中一件苦闷,掌上一件事,像孩子一样呆呆地呆看了很久,才恍然大悟岁月的残酷

彼此年龄不饶人,花样年华,身边的一切似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孤零零地沉浸在自己40年前留下的迷宫里,反复重复着自己还是个少年的梦想,始终没有摆脱出来。

去吧。我听到一声呼唤他,他只要迈出一步就会感到心情舒畅。也许虽然老了,魔鬼诱惑,容易迷惑,他慢慢地迈出那一步早要过得很艰难的所有欲望,就很容易折断了。他料想,这样一心想完了,决没有办法头。

当他张开双脚离开地面的一刹那,放松得像飘在云层上一样。我觉得他一直在固执。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突然知道了许多事情世上存在的网前人或山,三个人的生死簿藏执着神殿一起为了摆脱尘世的痛苦而已。他信,寻,失望。空荡荡的望山除了他在40年前设置在山腰的墓外,花草和树木都非常枯萎,还留下了严冬的痕迹

一步错,步步错如果不是在当时无意中碰到落在地上的燕子,结果会不会发生变化呢?如果一切都结束了,那就没办法了——

朝日新闻》,这次终于到我你说了,再见。

再见,我永远…懒惰。

印象里似乎很久没有下过这样大的雪。苍苍茫茫笼罩了整个平城,像是要努力追赶什么,大朵大朵的雪花下得又快又,放眼望去,整个天地顷刻间就像点亮的白昼。

李微然想不明白,为何他恍惚中竟来到了这里,身体轻飘飘的,脑中唯一的记忆便是他落下悬崖,失去知觉的那一幕。难不成,是鬼差看他前世造孽太多,便将他放逐到这陌生地方来赎罪么。

呼啸的冬风像个顽皮的妖怪,把路边的雪渣滓通通吹到了天上戏耍,最后还不甚甘心地故意落在行人温热的颈畔,引来一声声哆哆嗦嗦的怪叫。一条如长龙般的队伍弯弯曲曲地排列在山道上,从望山的山脚下一直蜿蜒到接近半山腰的地方,人群在大雪中跺着脚不耐地等待,远处人头攒动的高处隐约可见寺庙砖黄色的一角飞檐,一路上悬挂于树梢的大红灯笼庆祝着一年一度的庙会,牵引着人们将手中的福袋平安送到寺庙中,许下对于未来好的愿望

冗长的队伍以龟速向前行进,李微然自如地穿过所有人群,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不远处的半山腰上,积雪不如山脚那么厚重,有几个扎着羊角辫的娃娃嬉笑着打起了雪仗,其中有一张笑脸让李微然停住了目光那是个十分瘦小的男孩身上御寒的冬袄上落满了细碎的雪花,一张略显脏兮兮的小脸却笑得宛如春日一样灿烂。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个头再小一些的孩,她看着空中来回飞舞的雪团不住地蹦跳着叫好,双颊被寒风吹得通红。

李微然发呆时,一个巨大的雪团因为用劲过大,倏然朝他站立的方向飞了过来。他下意识侧过身体,做好了防御的姿势遗憾这颗雪团只是堪堪穿过他透明的身体,便完整地落在了另一堆积雪上。一时间,他只觉得索然无味,便转身离开。

往回走了有片刻,是女孩格格不入的哭声惊扰了他。李微然回过头,看见妇人将女孩一把拉到跟前,对着方才开怀大笑的男孩声色俱厉地教训起来。那声音不大,却还是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在处处喜庆的场面里,听起来竟是不出的刺人。

“说,是不是你故意害茵茵丢了福袋?你这个灾星,不许再跟过来,还不快回去!”男孩一张沾满雪花的脸愣了一会,渐渐敛去了笑容,他顾不得去擦脸上的残雪,转身要走的步子又因为妇人一声断喝,僵硬地停住了。

把你的福袋拿来!找不到妹妹的,就不回来。”李微然看着妇人劈手就夺过男孩手里握着的大红色福袋,眼底是比这冰雪还冷上三分的厌恶。男孩从头到尾没有争辩,只在福袋被抢走的刹那,眼神里才流露出深深的难过

李微然没想到撞见这样一幕,不知为何,心头忽然涌起一阵酸涩和担忧不自觉地随着那男孩的身影而去。男孩在路人踩过的雪地里埋头找了多久他就陪着他看了有多久,直到那双手被雪冻得通红,连低头默默擦眼泪时都在瑟瑟发抖。

妈妈。”李微然听见轻轻唤了一声,接收到一片沉默时,他低头用粗糙的衣料去擦眼眶里一点点涌起

的泪水,孰料眼泪越擦越多。

欢声笑语从不远处传来,人们从寺庙里走出,脸上大多带着得偿所愿的满足。他们尽兴而来,尽兴而归,一心朝圣,却无人顾及那个丢失在雪地里,被风雪吞没的瘦小身影。

很想伸出手去拥抱这个孩子,神识却在那一刻陷入迷乱的颠倒。

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耳畔响起剧烈的争吵。好半天,李微然才适应屋里有些昏暗的光线,顺带也看清了,背对他站立的,那个年轻男孩的身影。因为距离很近,吵闹声便显得分外真实

我真是造了孽,才有你这么浑的儿子!没学历,没本事,闯祸打架的本事倒是不小,我看你怎么高中毕业…”地板上是被撕碎成雪花状的试卷,那人气得不轻,身影似乎都在颤抖

随你的便,我要出门了。”冷淡的声音听起来竟莫名熟悉,李微然的脑袋更痛了,看着那人背起背包欲往外走,门打开瞬间,耳畔传来玻璃杯碎裂的尖锐声音,与此同时是声调高高扬起的一声暴喝:“今天你敢走出这个家门一步,就别回来了!”那个身影站在门边,脚步顿住了。身后传来女人焦灼的哀求:“微然,听妈的话,快给你爸认个错道个歉,别倔了…”

句话像夏日的一声惊雷,在李微然脑中猛地爆炸开来,他看着十八岁的自己没有留恋地拉开家门,还负气地用力摔了摔门板。印象中,那段重叠的记忆就在此时,有如倾泻而出的喷泉,骤然席卷了他的意识,一时分不清哪些是真实,哪些是虚幻。

背着空荡荡的包,走得干脆决然。不知过了多久,他兜兜转转竟来到了望山脚下。冥冥中,脚步像受到什么驱使似的。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爬到了半山腰,来到了一座庙宇前。他在庙前驻足了很久,似乎在思索到底要不要进去,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羞惭和敬畏俱有之。到底是年轻,他看着正跪在佛像前的一道陌生身影,选择等那人离去。

这一他却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他看着自己在庙前来回踱步,像在强自忍着内心烦躁,眼风时不时扫过那道仿佛被定住的背影。十八岁的他迫不得已,如今的他却没必要再压抑着自己的好奇心。他轻飘飘地来到那人身边,侧头瞄了一眼那人手中正摇晃着的一小筒签。很快,被力道带起的一支签“啪”地一声落在了地上,他看着那人安静地拾起,盯着上面的两个大字发怔。

过了一会,他又重新将其放回了筒中,再次摇晃起来,像不知疲倦。而那支签像缠上了魔障,一次又一次跌落在地面,出现在他的眼前。过了很久,他终于陷入了久久的沉默,李微然从那人的眼神中读出了深浅不明的忧伤,像窗外的月光,带着无法消散的冰凉。

人是根本看不到他的,含着泪水的目光便毫无保留地落进了李微然的眼里他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那个在雪中落泪的孩子。他转过身,恍惚中看见自己仓促地跑了进来,没料到脚下的门槛过高,他收刹不及,生生撞上了那人干瘦的脊背。

那人手里满满当当的一筒签,在剧烈摇晃中,独独散落了一支在地上。李微然看着自己捡起那支签,上头写着“大凶”两个字,神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于是偷偷地将签快速地放入签筒中,俯身对那人说着抱歉。

那人只是笑了笑,说没事。但那时的他,眼中却满含说不出的情绪。兴许是因了这件事,他看着自己主动向其示好,两人当夜便在望山庙外的凉亭上长久地攀谈。那时的他,不知道缘起于此,而他竟和那人在往后的岁月中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

那一声轻描淡写的阿懈,当时他只是轻轻唤了一句,却记了那么多年。

有人梦里低低地哭着,李微然觉得虚空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虚弱,他想睁开眼去看看那张哭泣的脸,但一无所获。许久以后,逐渐清明的视线里隐隐透出一片昏暗,有黯淡的光照在巷口,那里贴着墙壁的一角,站着一个低声哭泣的女孩。

“三中的,不想死的话,你们赶紧滚开。”李微然听到那是自己的声音,在懊恼那时不自量力的同时,也看到了躲在一混混背后,女孩熟悉的一张脸,那是他们五中有名的校花。大概每个少年都曾经有过俗气的英雄梦,期待着心仪女孩眼中崇拜的光芒。但他忘了逞一时口舌之快后,需要承担怎样的后果

“哟呵,以一打五,够有勇气。”为首凶神恶煞的头子放弃包围圈,举着手里的棍棒,晃荡着走到了他的跟前。还未反应过来,一记重击已经在眨眼间打向了他的腿,他一下被打趴在地,其余四人见势便火速围拢,上前就是一阵疯狂殴打。李微然拼尽全力也才堪堪放倒背后袭击的一人肚子接二连三挨了几拳,嘴角不由得渗出了鲜血。

站在墙角的女孩早已看得目瞪口呆,好一

会儿才抹去眼泪,跑去附近的派出所报警。李微然在浑浊的意识中还是松了一口气,没注意到迎头袭来的那一击。

“砰”地一声,棒球杆被打得向内凹陷,李微然听到自己发出了从未有过的一声惨叫,随之眼泪便很没有志气地轻易掉落。

“阿懈!”那人没来得及做出任何表情,便已经倒在了地上,鲜红的液体自他的脑部缓缓向外涌动。时间似乎在那一刻停滞了,不知是谁惊恐地喊了一声“快跑!”方才还凶暴的一帮人顿时作鸟兽散,消失在巷口。

李微然看不清当时自己脸上的表情,只看着自己伸出手,缓缓将阿懈抱起来,往外走去。巷口的灯光照亮了他那张毫无血色,惨白的脸。他看着自己又一次露出那种神情,那种带着无从安慰的歉疚,深到极处自责的神情,在第一次见到阿懈,撞翻那筒签开始,就被他深深地藏了起来。

他原本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将这个秘密永远地留在心底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潇洒地活下去。但这一次,命运还是没有放过他,他看着阿懈苍白到失去生机的睡颜,心却像坠入了无底深渊,再无转圜的余地。

李微然闭上眼,最后看到的景象,是他摘下了胸口挂着的那块玉佩小心翼翼地戴在了昏睡着的那人的颈上。

四次睁开眼的时候,李微然推开一扇门,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自己,旁边是昏迷中的阿懈。他缓缓来到阿懈身边,细细打量阿懈沉睡中的倦容。他和自己差不多高,却有着比自己更为细瘦的四肢。他有着细细长长的眼睛,笑起来总能够驱散所有忧郁的阴霾。只是他很少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李微然伸出手,像真的能够触摸到他一样,想抚平他皱起的眉头。

阿懈却在这时醒来。他睁开眼,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神情有片刻的慌乱。他起身,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李微然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还在沉睡的自己,毫不犹豫地随

着他的身影追了出去。他边走边深深地喘气,脑袋又开始疼痛起来,他缓缓地,蹲坐在墙角,意识变得昏昏沉沉。

李微然却清晰地看见,路过的行人见阿懈没有动静,缓缓地伸出手,朝他的颈畔探去。他在拉扯动作恢复了一点意识,低头见到胸口挂着的玉佩时,沉默了几秒,便开始拼命地反抗。许是伤得太重,他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在胸口紧紧缠绕的那根线断裂之前,他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直直地倒了下去。

李微然眼睁睁看着他倒在自己面前明知徒劳无功,却还是忍不住大声呼唤他的名字,希望他能清醒过来。但没有用的,没有用了。他只能悲哀地看着自己狂奔着来到阿懈的身旁,眼泪止不住地流。

“阿懈,你醒醒,阿懈…”这情景刺激了李微然,他早就明白阿懈的死其实与他无关,那支象征着不详的厄运签,最先将它藏起来的人,不是他,而是阿懈。但明白又能如何呢,他的脸上依然写满泪水,像当年一样绝望

他转过身不愿再看,闭眼的时候脑海里再次闪过在冰天雪地里,幼时的阿懈露出的笑颜。他很想再看到他那样的笑容,但终究还是看不到了。

最后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李微然看见了眼前被风吹起的暗黄色衣角。他站在悬崖边,手里的酒壶已空,看着远处的僧人缓缓朝他走来,身后随之平地而起一座宏伟异常的神庙。

原来望山的传说,竟是真的。

我已了了你的愿,你身已死,合该离开。”李微然苦笑了一下,哑声问道:“如果当初我没有见到那支签,是不是如今结局就会改写,阿懈…他就不会死。”

这是生死劫,凡人碰上了,永远在劫难逃。”僧人叹了口气,“只是你或许不知道,在这场劫数里,受劫的人并非他,而是你。”

李微然顾自笑了笑,笑容里无限悲凉。

他仿佛看见阿懈一边流泪,一边笑着对他说:“微然,自私的人其实是我。明明知道

你于我的情谊出自于歉疚,却还是执着地放任自己,不愿失去尘世里唯一的一点温暖。从小被生母抛弃,就这样冰冷地过一辈子,直到见到你的那一刻,我才懂得了何为不甘。”

一步错,步步错。如果真的到了结局无法更改的时候,那么请允许我向你道出这最后一声再见——

微然,再见。

再见了,我永远的……微然。

相关推荐: 攻控制受的所有排泄:剖姚兰柔软的小肚子

让我闭上眼睛。我的心很激动,这表明她有可能成为我的炮友我的手指又回到原位了。力量像马达一样加速。孔乔的声音逐渐从低沉中放大。她不敢喊得太大声,试图保持沉默。这样,非常挑衅。我也在那里醒来,搭了一个大帐篷我想改变它。孔乔非常叛逆:绝对不行你不感受吗?它比…

相关资源:
  •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2020-10-312
  • 轮校花H文-好紧张湿好大
    轮校花H文-好紧张湿好大
    2020-10-298
  •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2020-10-2811
  •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2020-10-2719
  •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2020-10-260
  • 将军不要嘛-我要进来了呦
    将军不要嘛-我要进来了呦
    2020-10-255
  • 那一夜老公疯狂的要了我-开车文很污
    那一夜老公疯狂的要了我-开车文很污
    2020-10-204
  • 快一点律动啊我要-兄妹小黄文
    快一点律动啊我要-兄妹小黄文
    2020-10-1913
  • 老师你下面太大了我不能-医生小黄文
    老师你下面太大了我不能-医生小黄文
    2020-10-193
  • H文污到湿-闺蜜男友平平把我爽上
    H文污到湿-闺蜜男友平平把我爽上
    2020-10-18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