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

分类: 短文
1,295 人气 / 0 评论 / 2020-4-18 发布
Author:

我撑着小船,跨越大海去见你,却发现自己的梦里,星滚烫,你已经是我的人生理想

我叫兰清梦,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超级普通的孩,扔在人堆里找都找不到那种。初三的年纪,十四五岁,同班的女孩学会护肤化妆,打扮自己,只有我每天梳着一个万年马尾,早上像猫一样地抹把脸就去上学了。

我觉得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挥霍,十字开头的年纪要用知识来充实自己。我秉承着这样的观念,学习成绩常常在年组排第一第二,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很自卑,除了学习成绩我简直一无是处。

初三的某一天,我闺蜜车飒飒突然跟我说:“你知道星辰下周要参加篮球赛吗,到时候一起去看。”

我向来对运动不感兴趣,也不认识栾星辰,我眼皮都没抬一下地看着英语书:“栾星辰是谁啊,到时候再说吧。”

车飒飒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满脸惊讶地问:“你不认识初三九班栾星辰?”

我对她大惊小怪的样子见怪不怪,她就是一个妥妥的花少女,我嘟囔一句:“不认识。”

她摇摇头叹了口气,像是在宣布我无可救药:“兰清梦啊兰清梦,你白白在青越一中待两年多,竟然不知道栾星辰。”

“我认识他我又不能考清华。”

飒飒看我这无所谓的样子,直接把我的头扭到和她面对面。

我被迫看着她手舞足蹈的大加赞赏:“梦梦,你都不知道他长得好看,那皮肤像奶油一样白皙,惊起一滩鸥鹭,那眼睛好像深邃的大海,眉目已成诗三百,最重要的是他可高了,一米八多吧,还有腹肌……”

“得得得,你这样的文采用来写作文吧!”我听浑身起鸡皮疙瘩。

车飒飒顿了一秒钟,然后拉起我的手,穿过一群互相弹脑瓜崩的男生,跑到走廊另一头的初三九班。

站在班级门的对面,伸长脖子踮起脚,我在想我似乎只有记笔记的时候会这样。

九班的教室里已经有几个男生发现了我们的存在,他们嘻嘻地用手指着飒飒和我,我脸上有点挂不住,怕他们说闲话,于是拉着车飒飒的胳膊就要走。

突然,飒飒惊喜地说:“那个,我看到了!靠窗户第三排!”

我瞥了一眼,其实就是想看看有没有车飒飒口中说的那么英俊,就那么一眼,我的目光就粘在他上了

皮肤真的是白白的,五官有棱有角,我记得当时大概是他旁边的男生和他说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他低头一笑惊艳时光温柔极了,好像一杯温水从我的心脏浇下来。

我恍惚看到他好像看

我一眼,我立刻拽着飒飒飞奔,跑的时候,耳边荡着风声和车飒飒的“好看吧,是不是很帅”。

自打这事发生,我更加自卑,如果他是偶像剧的男主角我就是个平平无奇的群演,连个镜头都没有的那种。

可能是对感情这方面比较迟钝和被动,可能是认为自己只是看中了他的颜值,我也没想着接近他,或者和他朋友什么的,一切照常。

篮球赛,车飒飒非要拉着我去看,我之所以不想去,是怕看到栾星辰彻底沉醉,从而走上不好好学习,天天白日梦的不归路,可到最后还是被车飒飒和另外两个姐妹八抬大轿架过去了

到了现场,我看到呜呜糟糟的篮球场围着一堆同学我和她们说:“你们去看吧!”然后坐在主席台旁边的台阶上看化学方程式。

后来我的目光就被一声一声的喝彩吸引过去了,我站在主席台上面,篮球场的情况能看得很清楚,我记得车飒飒之前跟我说他的号码是6号,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的视线从来就没离开过6号。

那场比赛,他似乎很拼命,甚至和所有人脸上表情都不一样,他拽起红色的球服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他拍着篮球像水流一样避开所有的石头,一直向前跑,然后我就听到声声唏嘘,篮球砸到了球框上,弹到地面,比赛落幕

他用矿泉水给自己从头到脚浇了一通,我眼看着他特落魄,像丢了魂一样地往我这个方向走,赶紧从主席台上下来坐在台阶上低头佯装看书

我用余光看见,他在眼前缓缓晃过。

紧接着车飒飒从篮球场像风一样地朝我飞奔过来:“兰清梦!!”

我下意识抬头,眼睛情不自禁地向栾星辰瞄了一眼,却和他四目相对。

我心头一震,当即戏精上身,咧开嘴角张开双臂迎接车飒飒,一副忽视栾星辰的模样,其实在平时我根本没对闺蜜这样的热情如火。

他没说什么在我的余光中沉重地踱走了

初三下学期的第一次月考结束,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给我看看电脑上全年组大榜的文档。

我像往常一样,从第一名兰清梦向下扫着。

我听到旁边办公桌的初三九班班主任说:“进步好大啊,上学期期末年组多少?一百三十多名吧,这次排到了年组十八….

…”

我感叹了一下,进步这么大,得付出多少努力啊,我下意识直接看到第十八名,对应的名字赫然出现“栾星辰”三个字

我侧头看了看他,他正和他班班主任笑着点头,眼神到我这又不着痕迹的飘了回去。

我懵了一秒钟,第六感认为这事和我有关,又在一瞬间打消这个想法,暗暗地骂自己怎么这么自作多情呢。

后来我去办公室问问题总能遇见他,事情太过巧合让我感到害怕,导致我不敢去办公室问问题,老师一宣布下课,我就把老师拦在讲台上。

中考试,我看到他的排名排到年组前十,我竟然一点紧张感也没有,为他暗暗高兴。

毕业之前的日子总是数着过的,却转瞬即逝,两位数开头是五,开头是四……再然后就可以用十以内的数来计算。

八月末,我步入高中,开学的那天,我看到高一三班的名单上有“兰清梦”,也有“栾星辰”。

内心雀跃地在站在原地,笑容可能都僵在脸上了。我又看了一眼,的确是他的名字。

当我滋滋地看名单时,我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诶,你是青越中学一班的兰清梦吗?”

我转身看,是栾星辰,在那一瞬间心跳加速,幻想中的自己已经冒着粉红泡泡了,但我强装镇定地点点头。

“我之前是九班的,你对我有印象不?”

“有印象啊,可多女生喜欢你了。”

这话从我嘴里秃噜出来就后悔了,听着他好像很沾花惹草一样,显现出我好像也特别虎。

他在那一瞬间也有点尴尬:“走,去那排队报道吧。”

我点点头,在他前面走的飞快,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系统,我低头看影子,他飞快地跟着。他的话在我耳边响起:“可能喜欢我的人是有点多吧,但是你也挺出名的。”

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出名了:“我?怎么会呢。”

他说:“光我知道的,就有三个,奥,不是,是四个。”

我又懵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我完全不知道有人喜欢我,我随口问:“都有谁啊?”

“二班洪杰,三班苏子昂,七班陆超,还有一个……我忘了。”

“啊。”我摸了摸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知道我,我还是很开心的。

接下来的高一上学期都过得很平淡,偶尔发作业恰好发到我的时候和我说两句话,他的学习成绩也一直排在前头,男孩子嘛,理科脑子的

确名不虚传,数学时而超过我,我也就打着问数学题的名号去问他,他总是乐此不疲地给我解答。

和他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是一个课间,我正埋头写作业,讲台和身后都乱哄哄的,秦澈在讲台擦黑板,韩博在我身后哈哈大笑。

我没有太注意他们的事,但实在是很吵,我站起身,打算去清净的地方看会书,结果在站起来的那一刻,我看到前方飞来一个黑板擦,没等我反应过来,黑板擦已经重重地砸到我的鼻子上。

我的眼前黑了一下,鼻子开始流出液体,我下意识摸一下,发现是血。

没事吧……?”讲台前面刚才还手舞足蹈的秦澈问道

韩博站在我后面,差不多也知道我被砸到了,他拍拍我的肩膀刚想说话,我就看到栾星辰抄起他桌子上的一本书朝着秦澈就扔过去:“你们俩有病啊,要闹出去闹!”

秦澈没敢说话,韩博说:“星辰,消消气,不是故意的。”

我也被吓到了,突如其来的黑板擦,他突如其来的发飙,我站在那用手捂着鼻子,也没想着抬头用纸擦一擦。

他没理韩博,拿了旁边不知道是谁的一卷纸,直奔我来:“走,去医务室。”

我说:“不用不用,马上就好了。”

结果还是被他拽着,踉踉跄跄地走到医务室,到医务室门口的时候,我把纸团从鼻子里拔出来,血已经凝固了。

我说:“你看吧,我都好了。”

他的眉头舒展了一些:“鼻子还疼不疼?”

我摇摇头。

他上下打量着我:“你这校服……”

我低头看,校服已经被我弄得不成样子,好像刚从凶杀案现场逃出来。

然后他就把他的校服脱了下来,硬给我穿上,他的校服很大,松松垮垮,好像把我套在了中间。

那天晚上他给我发消息问我:“鼻子有没有不舒服,头有没有痛啊?”

我说:“你干嘛那么战战兢兢,就是鼻子出了点血而已。”

他大概停顿了有一分钟,发过来一句哈哈。

我寻思着,这是要去学习的节奏了。

我把手机锁屏,手机在下一秒亮了。

“你记得那次篮球赛嘛?”

我看到这一串字,不知道他为什么拐到这件事情上来,我说:“记得呀,我去看了。”

“那次篮球赛,二班的洪杰跟我说,如果我们队输了,他就跟你表白。”

“啊?他为什么跟你说啊。”

“因为我喜欢你呀。”

就这么七个字,映入我的眼帘,我幸福得差点昏倒。在那一秒钟里想了好多好多,原来他那么努力学习,都是为了能和我去一所高中啊。

我手一抖,发了个空格出去。

惊吓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呀,我感觉被雷劈了一下,手忙脚乱地打算撤回。

然后他发了

一条巨长的信息,占满了我整个屏幕。

他说:“初二的一次体考,我认识了你,当时你手里拿着一根皮筋扎头发。不知道是不是阳光为你添加了色彩,发须飘扬的你,我觉得特别好看。后来我打到你,是常常排在第一名的兰清梦。

之前我也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我对学习成绩一直没有那么上心,也就没有那么关注你,直到那次偶然看见你,我在想,是什么样的女孩能那么清新自然啊。

我非常自卑,你什么都特别好,长的漂亮声音好听人缘好,学习成绩排在第一位,你的英语演讲我看了,你在元旦晚会上是主持人,你代表学校去参加团代会。

而我,什么都暗淡无光,学习成绩排在中间,篮球也不是特别出彩,会弹几首钢琴曲,仅仅是几首而已。我觉得自己差极了。

那次篮球赛,洪杰跟我说,如果我们队输了,他就要跟你表白。于是我那一场拼尽全力地去比赛,却还是输了,我看到你坐在台阶上,以为你在等他,更难过了

这件事情之后,我问过二班的朋友,朋友说没听说洪杰和你表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就很轻松。

我为了能和你去一所高中,我拼命学习,我频繁地去办公室问题,只是为了可以偶遇,看你一眼。可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再也没去了。

知道和你去了一个班级,我更开心了,开心的要飞上天了。

我文采也不好,第一次给女生写东西,也就是简简单单的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我喜欢你三年了,希望你可以知道一下,没有回应也好。”

我的右手手指滑动着屏幕,左手掐了下自己的大腿,感到不真实

我不知道我初三的时候对他是不是喜欢,但他竟然在初二的时候就喜欢我,乱七八糟的想法马上从脑袋里蹦出来,好像各种水果爆炸开来。

“今天还是没有忍住,其实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写好了。”

我感觉整只手都不是自己的了,手指僵硬地打字:“我不知道女生这时候应该说什么。”

半晌,他回:“同意扣一,不同意的话……我就追你。”

我心脏狂跳:“111,剩下的明天说吧,晚安。”

我关掉聊天界面,亲了电脑一下,正当此时,我妈走进来,看到我的嘴贴在电脑屏幕上。

“你干嘛呢你?”老妈端着一杯牛奶打开我的房门,看见我这个举动,眼睛都直了。

我仰天大笑:“我弄会了一道数学题!”

“怎么办,生个姑娘是智障。”老妈把牛奶放到桌子上,丢下这句话走了。

我一口气喝光牛奶,跳到床上钻进被子,感觉脑子里炸开了花,整个人在云上飘,软绵绵的。大概,遇到他,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栾星辰,二十六画,他是我喜欢的男孩子,也是我的男朋友

喜欢的人恰好喜欢自己,就是世界最浪漫的事情了。

相关资源:
  •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2020-10-312
  • 轮校花H文-好紧张湿好大
    轮校花H文-好紧张湿好大
    2020-10-298
  •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2020-10-2811
  •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2020-10-2719
  •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2020-10-260
  • 将军不要嘛-我要进来了呦
    将军不要嘛-我要进来了呦
    2020-10-255
  • 那一夜老公疯狂的要了我-开车文很污
    那一夜老公疯狂的要了我-开车文很污
    2020-10-204
  • 快一点律动啊我要-兄妹小黄文
    快一点律动啊我要-兄妹小黄文
    2020-10-1913
  • 老师你下面太大了我不能-医生小黄文
    老师你下面太大了我不能-医生小黄文
    2020-10-193
  • H文污到湿-闺蜜男友平平把我爽上
    H文污到湿-闺蜜男友平平把我爽上
    2020-10-18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