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女主下面夹东西的污文:第一次那啥怎么做详细

分类: 短文
744 人气 / 0 评论 / 2020-4-18 发布
Author:

1、

小村里熙熙攘攘没有风。

远处的田野一片金黄,那里的风大得可以用肉眼看到。

黄昏的小镇格外热闹,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间。这时,村里的人们出来享受凉爽的风。大树下,湖边,边,一条小巷的入口处,坐满了人。孩子更来劲了,穿着背心,短裤光着身子在村里溜达,玩捉迷藏永远玩不腻。

小镇一到晚上就有很多卖西瓜的人,外地来的西瓜摊贩排成一条街,叫卖声此起彼伏。

想买西瓜的人很多,有的人刚买来,看见老板,切成一块,放进嘴里,又凉快又甜,满嘴都是红色的西瓜汁,嘴角都溢出来了,乐滋滋的。还有的回到自家院子里,把西瓜装进桶里,用绳子系起来,井水满了,西瓜就会冰凉甜美

村子里静悄悄的。

当落生初入此地,气氛似乎并不平静,欢欣鼓舞,仿佛还活着一样。

落生的母亲带着落生去了一间有院子的小屋,小屋由于建造时间较长,看起来有些破旧,但装修并不疏忽。这个小镇上的房屋是习惯摆放的,整洁有特色。

院子里有一口井,落生过去一看,井壁与井下分界。乐山的视线里井水涂得黑油油的,他很想尝尝。

妈妈,请帮帮我

落生迫于无奈,放弃

先喝井水,并帮助母亲。

当他们收拾房子布置东西时,天已经黑了。弯月高挂,满天星斗,小镇夜不点灯也明

母亲说要给落生的孩子煮面条吃。两人坐在饭桌上。

妈妈突然说:“落生,我们以后在这生活吧。”

。”半生连续吃了面条。

害怕有趣吗?”

不怕。

乐生妈妈笑了起来,也动手扒拉筷子吃面,边吃边说:“妈妈明天给你学校办入学手续,现在过来这边,条件肯定不如以前的好,但是没关系,我们乐生这么聪明,到哪里都很厉害的。”

“嗯。”

乐生不关心学校的条件到底有多差,她关心院子里那口井,一直想喝那井里的水。

妈妈带着她去学校,办各种手续的时候她也想着那口井,并想着,等下回去就要求妈妈拉一桶井水给她喝。

妈妈还要去教学楼的另外一边递交资料,乐生不想去,就说到楼下等她。她蹲在地上,把脸埋在膝盖里,她常常这样做,潜意识里觉得这样很舒服

“喂!”有一个声音在乐生身边响起,乐生抬头去看,瞧见了一个逆光站着的少年,少年很高的样子,蹲在地上的乐生竟瞧不清他的脸,但少年身上的蓝白色校服告知了她他的身份,也是这个学校的人。

乐生站起来,这才发现少年是真的很高,她竟不及他的肩膀高,也看清了少年的长相剑眉星目,鼻梁挺,嘴巴薄,小平头,长得好看

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少年咧着嘴问。

很快就是了。”乐生答,她觉得少年笑起来也很好看。

“看起来这么小,初中毕业了嘛?”少年还是刚刚那副嬉笑的模样

“高二。”

“啧啧,高二哪个班?”少年眼里有光,但乐生瞧的不真实

不知道。”乐生确实不知道。

“啧,”少年觉得新奇,又觉得无趣,道:“城里来的,果然不一样。”

说罢便朝着后山方向走了,一点也不是要去上课的样子,更像是,逃课

少年走的时候带走了一阵风。

乐生维持刚刚的姿势站着,思考着少年说的那句“城里来的,果然不一样”是什么意思,他以为她是大城市来的?她确实是从一线城市过来的,那果然不一样呢,哪里不一样?不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2、

回到小屋的乐生还是没有喝到井里的水。乐生妈妈又去了一趟当地的政府,需要办理落户手续,乐生不想去,心里挂念着院子里的井水,乐生妈妈只好让她先回了家。

乐生又趴在井边往井里看,那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依旧清晰,随着井水的涌动,分界线有些地方高了点,乐生瞧的认真,丝毫没有发现院子外墙已经站了一个人。

趴了一会儿,乐生决定靠自己喝到井里的水,她起身去看周围,没有绳子没有桶。她跑进屋子里,一会儿拿了个塑料桶出来,对着井比了一下,觉得大小差不多,又跑了进去,大概是找了一会儿,却空着手出来了,额头上挂着些许细汗。

乐生抓着桶,脸上尽是喝不到井水的失落。

墙外那人也站不住了,一个翻身轻松跃进了院子,是那个在学校里跟她说话的少年。

“喂,你是不是想喝井水?”小平头在夕阳里闪着光,少年一如既往嬉笑模样。

乐生点了点头。

“笨死了,知道拿个桶也不知道拿个绳子。”少年撇嘴。

“没有绳子。”

少年突然迈开脚步往晾着被单走去,扯下被单,看着乐生说:“啧,你们城里人果然迂腐。谁说只有绳子能绑的?”

少年拿过乐生手中的桶,被单刷刷两下在钢圈上打了个结,少年扯了扯看紧不紧,便把桶往井里一放,噗通一声,是桶碰着井水的声音。

少年一只脚搭在井圈上,目视井里,手里摇晃着,让桶侧身进水,不消一瞬,他就提了半桶井水上来。

少年将水放在乐生面前那一刻,乐生的心里被填的满满的,只是一个陌生的少年,为她提了一桶井水。

少年扬着头,说:“看见没?”

看见了,而且看的很清楚。

乐生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愣了一下后撇着嘴说:“东深。”

东深吗?这名字可真好听

我叫乐生。”乐生笑了起来。然后她用手在桶里舀了一手水,井水进入口中,冰凉清甜,把夏天的酷署都消散了几分。

好喝。”乐生对着东深低低的笑,眼里的光却怎么也藏不住

东深将目光从乐生身上移开,看向远处的夕阳,说:“这有什么,把西瓜放在井里冰上几个小时,那味道才叫好呢!”

乐生记住了东深的话,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她都在想着把西瓜放井里的事,一如原来她特别想喝井水一般。

乐生惦记着的事情,总是一直记着。

3、

乐生去学校好几天了,一开始她的到来,引起了学校一些同学的注意,大城市里来的,长得小巧好看,皮肤白,身形纤细,只是不太说话

高年级的也来看她,但经过她几天的不闻声响之后,大家就都传闻这位大城市来的生可能有自闭症,于是一些想追求她的男生也自动打退堂鼓了,女生则是早就拉好阵营的,对于她的到来心里多少都有不舒服,于是也与乐生距离甚远。

但乐生关注的是,她来学校的这些天,都没有见到过东深。

而课程枯燥,乐生忍不住本子上涂涂画画起来,不消一会,一只活灵活现的西瓜就跃然纸上,有了西瓜后,又有了井,桶,绳子。

今天回去要买西瓜。乐生想。

一辆装满西瓜的板车摊位前,老板操着一口方言式普通话跟乐生介绍西瓜,乐生没买过西瓜,不知道该怎么挑。

“一看就是没买过西瓜的人。”东深在乐生旁边站定,手却不老实的先去敲打西瓜。

乐生对着他笑,她又见着他了呢。

东深不乐意了,道:“笑什么,我说你们城里人怎么什么都不!”

“那你怎么什么都会?”乐生几乎没有思考就说出了句话

东深嘴角咧到最大,得意的说:“那当然了,谁会像你们城里人那么笨!”

东深敲敲打打终于抱出了一颗形状不是很圆的西瓜,对乐生说:“这个甜,买这个。”

乐生掏钱递给老板接过西瓜,东深就要走,乐生叫住他,说:“我想把西瓜放井里泡。”

许是乐生抱着西瓜的模样有些滑稽,东深忍不住笑了,他伸手去拿乐生的西瓜,道:“走吧,城里人。”

乐生说:“你要叫我乐生。”

“行,走吧,城里人乐生!”

“是乐生。”

“好吧,乐生,可以走了吧。”

“嗯。”

东深帮乐生把西瓜放进井里就走了,乐生搬了个小矮凳就坐在井边看着,东深说两个小时井水就能将西瓜冰个透凉。

乐生妈妈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乐生一瞬不瞬的盯着井,忙走过去,抑制住声音的颤抖,轻声说:“乐生,怎么在这里坐着呢?”手轻轻的放在乐生手上

乐生说:“妈妈,井里有西瓜。”

“怎么会有西瓜?”乐生妈妈诧异。

乐生笑了起来,眉眼弯弯,道:“我买的,西瓜放在井里泡两个小时会更甜。”她把东深的话重复说了一遍

乐生妈妈松了一口气,又擦觉不对,问:“你自己把西瓜放进去的吗?”

“不是,是东深放的。”

“东深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吗?”

“嗯。”乐生答完便不再说话了,继续盯着井看。

乐生妈妈倒是挺惊讶乐生这么快就交到了朋友,但乐生看起来很开心,说来,她真很久没见到乐生这么开心了。

当乐生把冰冻的西瓜送进嘴里的时候,她在心里想东深,清甜的味道让整个人也清爽了很多,乐生妈妈都连连称赞西瓜好吃好甜。

因为那是东深挑的啊。乐生笑了。

4、

小镇的学校快要放暑假了,放完暑假,就升高三了。但学校里的人都在为放假欢呼雀跃,一点没有即将步入重要一年的紧张

乐生平时很少看见东深,但关于东深的话她会听。东深在小镇的学校是一个很有名的人,但他的出名,是因为逃课旷课还有打架。

据说和奶奶在一起,经常逃课去县城,有人说是去县城的网吧游戏有人说去打架,还有人说他是去兼职,因为他奶奶病了。

乐生在本子上画出东深的模样,她想念东深了呢!

在放假的前一天乐生在学校见到了东深,他靠在栏杆上,跟几个男孩子在打闹,一个男孩将胳膊架在东深肩膀上,打趣的说:“诶东深,苟富贵 勿相忘啊,走了之后可别忘了哥几个啊!”

东深拍掉架在他肩膀上的胳膊,道:“去你的,滚开!”

另一个男孩说:“东深,哥几个真的没想到第一个从咱们小镇里出去的竟然是你,你也忒不厚道,现在才告诉我们你的情况。”

东深嗤笑一声正要说什么,却看见了向他走来的乐生,这姑娘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平常他跟这帮人在一块的时候可没人敢这么走过来。

“东深。”清亮的声音惹得所有人都看向乐生,但乐生眼里只装着东深。

“是你啊,城里人。”东深笑着说。

乐生皱了皱眉头,她不喜欢东深叫她城里人。

几个男孩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却被东深赶了走,躲在另一个角落观摩这边的情况。

东深道:“城里人,放假了去干嘛,回你们城里吗?”

不回。”乐生道。

东深又道:“那可不巧,我要去城里。”

“怎的要去城里?”乐生不明白,东深左一个城里人又一个城里人的喊她,明明该是讨厌城里的。

“去认亲。”东深点燃了一根烟。

“哦。”乐生道。

“哦什么,我去城里之后就不回来了。”东深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着乐生说了这些,那几个男孩都还是刚刚才知道的。

乐生盯着自己的看了很久,才抬头对东深说:“城里不好玩。”

东深灭掉烟,丢到地上,用脚踩了踩,道:“我又不是去玩。”

我带我奶奶去治病。”

“诶你还没见过我奶奶吧,要不带你去见见她老人好了……”

5、

乐生被东深带回了奶奶家,她才发现,她跟东深家隔得不远,她跟东深奶奶也是见过的,在湖边。

当时她在湖边散步,遇见一个奶奶后两人虽不认识也边走边聊,奶奶跟她说了很多,那时她在想东深,却不知奶奶说的也是东深,如果知道,那她一定会听的比谁都认真。

不消说东深奶奶也是记得乐生的,开口

便道:“你这姑娘我记得,我说长这么漂亮,原来是东深的朋友啊。”

虽然长这么漂亮跟是东深朋友没什么必然的联系,但乐生还是很开心,因为奶奶是东深的奶奶。

奶奶留乐生下吃饭,乐生回去跟妈妈说了一下便留下了,一桌子好吃的饭菜,东深吃的不亦悦乎,乐生平时吃的少,今日也愣是吃一大碗。

吃完饭东深带乐生去屋顶上坐着看星星。

乐生说:“小镇的星星很亮,比灯光好看,城里没有星星,霓虹灯到处都是;小镇的井水很甜,冰西瓜也很好吃,城里都是自来水,还要煮开才能吃,西瓜放冰箱里,但没有放井里好吃。”

东深笑了,说:“认识你这么久你还是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啊!”

“因为我喜欢东深啊。”乐生不轻不重的说。

突如其来的告白差点让东深从屋顶上滚下去,他有些好笑的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乐生不说话了,东深也没有继续问,两人就这么安静的眺望远方,夏日晚上的风,不若白天燥热,带着一丝凉,缓缓拂过脸颊,带起一丝丝情悸。

东深不知道的是,乐生是不完整的乐生,一年前乐生爸爸生病去世之后,乐生便患上了自闭症,时常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乐生妈妈敲破门也不能让她从房间走出来

后来乐生妈妈带她去做心里治疗,她不肯乖乖配合拒绝吃药,但乐生妈妈还是坚持要治疗,一个反抗一个坚持,一年的时间反反复复如此。

直到一个早晨醒来,乐生消停了,换来的是一个乖巧听话不说话的乐生。

过了两个月后,乐生对妈妈说:“妈妈,我们离开这里吧。”

乐生妈妈这才来到了小镇,乐生的外婆曾在这里居住过。

但乐生多庆幸她离开了城里来到这个小镇,在这里遇见了东深。

乐生不知道的是,东深其实在乐生刚来小镇的时候他就见过她了。

东深是小镇的消息通,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知道的,他看见小小个的乐生跟在妈妈的后面,像个没有灵魂的人。

后来在学校碰见乐生,他原是要逃课去帮李二叔家里修灶,看着乐生把自己埋起来的样子忍不住走过去搭话,走近了看才发现乐生长的很好看,个头虽小,但很匀称。

与她搭话,她也像是灵魂脱窍一般漫不经心。是经过她家院子那一次他才发现她原来是有灵魂的,她望着井里的水很久,最后拿了个桶却没有绳子,东深几乎没想就翻墙进她家院子了。

乐生喝井水时的神情,看过一次就不会忘。

井水事件之后乐生对他的态度转变了很多,她似乎很信任他他说什么,她都信。

但东深得离开小镇,奶奶病了,小镇的医生对奶奶的病无能为力,唯有到城里。

东深的爸爸以奶奶为筹码,让他不不离开小镇,小镇谁不知道,奶奶就是东深的命呢!

东深想,可惜风早相见不巧。

6、

放假后,乐生再也没见过东深。

可惜风早相见不巧。

相关资源:
  •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强行征服丰满人妻
    2020-10-312
  • 轮校花H文-好紧张湿好大
    轮校花H文-好紧张湿好大
    2020-10-298
  •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2020-10-2811
  •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2020-10-2719
  •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2020-10-260
  • 将军不要嘛-我要进来了呦
    将军不要嘛-我要进来了呦
    2020-10-255
  • 那一夜老公疯狂的要了我-开车文很污
    那一夜老公疯狂的要了我-开车文很污
    2020-10-204
  • 快一点律动啊我要-兄妹小黄文
    快一点律动啊我要-兄妹小黄文
    2020-10-1913
  • 老师你下面太大了我不能-医生小黄文
    老师你下面太大了我不能-医生小黄文
    2020-10-193
  • H文污到湿-闺蜜男友平平把我爽上
    H文污到湿-闺蜜男友平平把我爽上
    2020-10-18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