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肉肉的文章400: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

分类: 短文
952 人气 / 0 评论 / 2020-4-18 发布
Author:

宣平12年,江雪向上级告礼,门牌费最高。江胜祥的名字在京城广为传诵,一时景色无二字

朱明山的家口都迁走了,除了一个地方外就走了。

刚开始,降雪还没换好衣服,就进了一间小木屋,他脸色松弛,不粗糙,脸上开了一道裂缝。他笑着,像只停了银雪,轻轻摸了摸床头的小盒,眼泪就流出来了

看我可当上了丞相

五年前。

秋意漫漫,周明山到处都是红叶。

“哪里哪里,我儿子不过是运气好……”一群妇人在一起,叽叽喳喳说着话,江雪的娘绽开一张有些老皱的脸,摆着手,嘴里说着客气话,可脸上的神情却能让人看出其中的欣喜。也是,十几年前江家落败,江雪的爹悄然死在大牢之中,江雪的娘毅然背井离乡带着刚刚七岁的江雪一路乞讨,江雪那孩子也勤恳踏实,秋闱之时中了解元,前来道贺之人络绎不绝。

我看啊,江雪那孩子一看就有状元郎的命数……”一个穿戴整洁的年轻妇人在江雪的娘耳边说着,咯咯直笑,“你啊,要有个状元儿子了……”

“净瞎说……”江雪的娘也是捂嘴一笑

“江雪那孩子白净,说不定还能当个皇亲国戚呢……”

“你们可别排揎我们娘儿俩了……”

门外嘈杂的声音让屋中的江雪有些无奈,可没办法,谁让母亲喜欢呢。

他抚了抚有些涨涨的额头,继续看着书。

荧荧惊魂未定地躲在一棵枫树之下,原本精致的眉眼也皱在一起,唇色苍白,整个人小小的缩在红枫之中,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这周明山太可怕了!

她就是摘了一个小小的果子,竟然惹得蝙蝠精一直穷追不舍

待到夜晚毫无生息的时候,她蹑手蹑脚走出原来藏身的地方,大大地出了一口气。转身,却正好撞上一男子的胸。她登时愣了一愣,转瞬就放开嗓子要尖声大喊。

一只修长的手捂着她的嘴,将她寸寸逼退。

“闭嘴,会招惹精怪!”一道冷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荧荧忍不住想笑。

半晌,那只手放开了她的嘴巴。荧荧整了整衣襟,好整以暇地看着男子,微微压低了声音:“我就是精怪……”说着,她纤细的指尖像是着了火,散发出一阵微微的幽光,她还装作吓人模样,呲牙咧嘴。

终于看清了男子的脸,一双眼睛沉静如水,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样子

她有些恼羞成怒地跑掉了

鹅黄色的衣衫纷飞,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呸,什么蝴蝶,荧荧边跑边想,我明明是一只萤火虫,才不是什么花架子蝴蝶呢。

过了些时日,江雪便带着轻薄的行李踏上了进京的道路。

会试在来年的春季,如果不早些赶路,只怕再冷些,就不好走了。江大娘再不舍也没有办法,泪眼汪汪地看着江雪青色的衣衫消失在视线里。

“出来吧。”江雪冷清目光微微一瞥。

我不是故意跟着你的,我知晓你要去京城,我也要去京城寻亲的……”荧荧穿着素白的长裙,小脸低着,有些羞涩地摆弄着手指

荧荧真是去京城寻亲的。织娘说她的爹爹是京城的大官。

那你跟着我……”江雪沉静的眼中含着嘲讽

还不是我找不到路……”荧荧扭捏着,低声说道

“嗯?”

我说公子风度翩翩,器宇不凡,芝兰玉树,貌比潘安……”荧荧看着江雪有些含笑的眉眼,又仔细想了想,“……骨骼、清奇,蕙质兰心……”

江雪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

nbsp; 荧荧不理解地看着江雪,只在心里暗自嘀咕:蜘蛛姐姐人心海底针,怎么这个男子也变脸变得这样快,她不是一直在夸他吗……

“跟着,少说话。”江雪看着她懵懂的样子,暗暗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走,扬声说道。

来了!江雪公子真是蕙质兰心!”娇娇俏俏的声音响起来。

“闭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江雪,你看找到了什么……一只雀儿!”

“拿开。”

“江雪!”

天气越来越寒冷,没走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

江雪带着荧荧到了一间破旧的寺庙里,暂时歇脚。

“这里冷,这个衣服你将就盖着,我去拾些木柴……”江雪从行李里拿出一件薄衫,递给有些困倦的荧荧。

荧荧拿过衣服,顺带着拉过江雪,坐在一角努力睁着大大的眼睛,颠三倒四地对江雪说:“我有,你挨我近一些……”

“……”江雪僵直着身子,可是奈何荧荧的力气实在是大,他无奈地看着荧荧一首拉着他,另一只手微微举起,泛起些些的幽光,整个人直接栽倒在他身上

熟睡女孩子身上微微的暖香从四面八方钻入他的鼻腔里,荧荧像只小小的带着香气的暖炉,他只要微微靠近就可以汲取她身上的热量……与香气。

“荧荧?”江雪微微推开她,可以看到女孩白皙光洁的额头。

女孩像只猫儿一样,又抱着他的腰,窝在了他的怀中。

呸,什么猫儿,荧荧睡梦中想,我明明是一只萤火虫啊,才不是什么猫

儿呢。

江雪叹了口气,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两人终于到了京城。

“你爹府邸何处?”江雪看着有些懵的荧荧,她穿着嫩粉色裙子,一点也不冷的样子。

荧荧咬了咬指头,歪着脑袋想了想:“我要仔细想想……好像是何府……”

“好。”江雪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何府修得气派极了,两座大石狮子静静坐在门前,张牙舞爪的。

荧荧暗暗做了一个鬼脸。

何老爷看着荧荧的脸,登时脸色就发了青。荧荧被赶了出来。

“江雪,他们不要我……”荧荧看着一直在府外等着的江雪瞬间委屈得眼泪掉了下来,“他们还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说我就是假冒的!我才不是呢……娘已经死了……我就是想要个爹爹……”

江雪伸出手擦干她的眼泪,什么话也没有说,用盘缠租了小屋子。

他们不要,我要。

江雪住了下来,每天开始仔仔细细读着书。

荧荧闲了下来,也不敢去打扰他,有时候静静地看着他,她可以看到江雪的眼中闪烁着光芒,她不太懂,更多的时候,她会变成小小的萤火虫在京城到处飞。

她看见过小小的乞儿在路边抢食吃,见过赌鬼醉汉殴打他们的妻儿,见过独眼老母亲为孩子缝制旧衣,见过王公贵族的奢靡排场……荧荧见过了太多太多的黑暗,她闭了闭眼睛,好像有些明白了他眼中的光芒。

“江雪,今天隔壁的阿婆给了我两斤豆腐,我买了鱼还炖了汤……咱们以后要好好对阿婆呀……”荧荧笑弯了眼睛,自己津津有味地吃着白菜帮子。

江雪看了一眼荧荧,端起饭碗静静地吃着饭,掩住嘴角的笑意。

春天在荧荧的盼望中姗姗来迟。

考试前几日要住在书院里,荧荧为他收拾好了衣衫包裹,穿着嫩绿色的绸衣,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江雪,千万要穿好衣服,我提前去过了,书院那里特别冷……而且要日日吃饱了,没我做好吃也要多吃一些……平时别熬夜看书呀,那里的蜡烛没有咱们家的亮,仔细着眼睛……”

“好。”江雪有些无奈地拍拍荧荧的头。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考中的,”荧荧有些羞赧地低下头说,“……我在家等你。”

“好……”

&nbs

p; 荧荧自打江雪入了书院,她就变成了萤火虫。

何府。

“何大人,那个名叫江雪的考生有几分才学,可是……性子太过傲慢,只怕日后不能为七皇子所用啊……”一道男声这样说着,“……依我看,那个名叫柳安的就不错……人也聪明,而且家里有些势力,这样的人扶植起来必能是七皇子的一大助力啊……”

“有理有理……老夫这边安排……”另一道男声响起来。

荧荧听着,便觉得有些疲倦。

这世道本就不公,可是为什么有些人就是可以面不改色地轻易否定他人的前途命运

可是……这前途由谁说了算还不一定呢。

江雪自了家便没有了荧荧的踪迹,只留下了一封信:“江雪,我知晓最大的官便是丞相,家里实在太……穷,等你成为了丞相那日,我便回来了。”最后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她的字写得歪歪斜斜,江雪可以想到她写着字的时候那个笨拙的样子。

想着想着,眼底晕了一层笑意。

他知道她在意的向来不是这个,她说了会回来自然会回来的。

会试成绩出来之时,众人愣了一愣。

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江雪竟是一名的“会员”,而原本一直以才学出众的柳安名落孙山。

与此同时,一件大事也传了开来。

何府走水了!

那火焰直冲云霄皇帝震惊,派了京兆尹来灭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

江雪只是看了看何府,转过身。

沉静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许久过后,他走了。

地上留下淡淡的一片湿印。

做了丞相的江雪做了一个梦,梦里他遇到了一个叫荧荧的叽叽喳喳的少女,她总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叫他惹他不快,而且还喜欢笑,两只眼睛都会弯成小小的月牙,她最喜欢做的菜是鲫鱼豆腐汤,但是她总喜欢看着他吃,自己就喜欢啃白菜帮子,他们一起住在一个小木屋里,那姑娘经常偷偷看他,眼中闪着光芒一样。

后来那姑娘走了。

江雪猛地醒过来,他看了看窗外,脑海中忽然想起第一次见那个女孩的样子,她穿着鹅黄色的裙子,从树上摘了一个果子,却像只小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他本来无事出来散心,却一把拉过她伸出大手捂着她的嘴。

一阵阵属于女孩子的暖香袭来。

他有些微微晕眩:“闭嘴,会招惹精怪……”

可是那个姑娘指尖微亮,弯着眉眼,灿烂地笑起来:“……我就是精怪。”

那束光照亮了她的脸,她笑着的模样让他的心突突地跳。

他想着想着拍了拍脑袋,女孩子的脸渐渐模糊。

对了,她……叫什么来着。

宣德三十年,江雪丞相薨,江丞相一生廉洁,百姓大恸,默悲三日。

清明,不惑之年的江念看着碑上的字,心下黯然。

当年,江雪从路边捡了他回去,认真教养

世人皆说,江雪丞相心怀天下百姓,却不近半分女色,但他知道,他把他所有的爱意都给了一个他自己都忘了名字的女子

夜将至,他又抹了抹碑上的灰尘,黯然离去。

简陋平凡的墓碑上刻着“父亲江雪之墓”,他旁边的另一个上刻着“母亲江雪之妻”。

没有名讳。

一只小小的萤火虫的飞过来,在碑上轻轻点了点。

宣平12年,江雪向上级告礼,门牌费最高。江胜祥的名字在京城广为传诵,一时景色无二字。

朱明山的家口都迁走了,除了一个地方外就走了。

刚开始,降雪还没换好衣服,就进了一间小木屋,他脸色松弛,不粗糙,脸上裂开了一道裂缝。他笑着,像只停了银雪,轻轻地摸了摸床头的小盒子,眼泪就流出来了。

一看我可当上了丞相。

五年前。

秋意漫漫,周明山到处都是红叶。

“哪里哪里,我儿子不过是运气好……”一群妇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说着话,江雪的娘绽开一张有些老皱的脸,摆着手,嘴里说着客气话,可脸上的神情却能让人看出其中的欣喜。也是,十几年前江家落败,江雪的爹悄然死在大牢之中,江雪的娘毅然背井离乡带着刚刚七岁的江雪一路乞讨,江雪那孩子也勤恳踏实,秋闱之时中了解元,前来道贺之人络绎不绝。

“我看啊,江雪那孩子一看就有当状元郎的命数……”一个穿戴整洁的年轻妇人在江雪的娘耳边说着,咯咯直笑,“你啊,要有个状元儿子了……”

“净瞎说……”江雪的娘也是捂嘴一笑。

“江雪那孩子白净,说不定还能当个皇亲国戚呢……”

“你们可别排揎我们娘儿俩了……”

门外嘈杂的声音让屋中的江雪有些无奈,可没办法,谁让母亲喜欢呢。

他抚了抚有些涨涨的额头,继续看着书。

荧荧惊魂未定地躲在一棵枫树之下,原本精致的眉眼也皱在一起,唇色苍白,整个人小小的缩在红枫之中,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这周明山太可怕了

她就是摘了一个小小的果子,竟然惹得蝙蝠精一直穷追不舍。

待到夜晚毫无生息的时候,她蹑手蹑脚走出原来藏身的地方,大大地出了一口气。转身,却正好撞上一个男子的胸。她登时愣了一愣,转瞬就放开嗓子要尖声大喊。

一只修长的手捂着她的嘴,将她寸寸逼退。

“闭嘴,会招惹精怪!”一道冷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荧荧忍不住想笑。

半晌,那只手放开了她的嘴巴。荧荧整了整衣襟,好整以暇地看着男子,微微压低了声音:“我就是精怪……”说着,她纤细的指尖像是着了火,散发出一阵微微的幽光,她还装作要吓人的模样,呲牙咧嘴。

她终于看清了男子的脸,一双眼睛沉静如水,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样子。

她有些恼羞成怒地跑掉了。

鹅黄色的衣衫纷飞,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呸,什么蝴蝶,荧荧边跑边想,我明明是一只萤火虫,才不是什么花架子蝴蝶呢。

过了些时日,江雪便带着轻薄的行李踏上了进京的道路。

会试在来年的春季,如果不早些赶路,只怕再冷些,就不好走了。江大娘再不舍也没有办法,泪眼汪汪地看着江雪青色的衣衫消失在视线里。

“出来吧。”江雪冷清的目光微微一瞥。

“我不是故意跟着你的,我知晓你要去京城,我也要去京城寻亲的……”荧荧穿着素白的长裙,小脸低着,有些羞涩地摆弄着手指。

荧荧真是去京城寻亲的。织娘说她的爹爹是京城的大官。

“那你跟着我……”江雪沉静的眼中含着嘲讽。

“还不是我找不到路……”荧荧扭捏着,低声说道。

“嗯?”

“我说,公子风度翩翩,器宇不凡,芝兰玉树,貌比潘安……”荧荧看着江雪有些含笑的眉眼,又仔细想了想,“……骨骼、清奇,蕙质兰心……”

江雪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荧荧不理解地看着江雪,只在心里暗自嘀咕:蜘蛛姐姐说女人心海底针,怎么这个男子也变脸变得这样快,她不是一直在夸他吗……

“跟着,少说话。”江雪看着她懵懂的样子,暗暗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走,扬声说道。

“来了!江雪公子真是蕙质兰心!”娇娇俏俏的声音响起来。

“闭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江雪,你看我找到了什么……一只雀儿!”

“拿开。”

“江雪!”

天气越来越寒冷,没走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

江雪带着荧荧到了一间破旧的寺庙里,暂时歇脚。

“这里冷,这个衣服你将就盖着,我去拾些木柴……”江雪从行李里拿出一件薄衫,递给有些困倦的荧荧。

荧荧拿过衣服,顺带着拉过江雪,坐在一角努力睁着大大的眼睛,颠三倒四地对江雪说:“我有,你挨我近一些……”

“……”江雪僵直着身子,可是奈何荧荧的力气实在是大,他无奈地看着荧荧一首拉着他,另一只手微微举起,泛起些些的幽光,整个人直接栽倒在他身上。

熟睡的女孩子身上微微的暖香从四面八方钻入他的鼻腔里,荧荧像只小小的带着香气的暖炉,他只要微微靠近就可以汲取她身上的热量……与香气。

“荧荧?”江雪微微推开她,可以看到女孩白皙光洁的额头。

女孩像只猫儿一样,又抱着他的腰,窝在了他的怀中。

呸,什么猫儿,荧荧睡梦中想,我明明是一只萤火虫啊,才不是什么猫儿呢。

江雪叹了口气,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两人终于到了京城。

“你爹府邸何处?”江雪看着有些懵的荧荧,她穿着嫩粉色的裙子,一点也不冷的样子。

荧荧咬了咬指头,歪着脑袋想了想:“我要仔细想想……好像是何府……”

“好。”江雪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何府修得气派极了,两座大石狮子静静坐在门前,张牙舞爪的。

荧荧暗暗做了一个鬼脸。

何老爷看着荧荧的脸,登时脸色就发了青。荧荧被赶了出来。

“江雪,他们不要我……”荧荧看着一直在府外等着的江雪瞬间委屈得眼泪掉了下来,“他们还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说我就是假冒的!我才不是呢……娘已经死了……我就是想要个爹爹……”

江雪伸出手擦干她的眼泪,什么话也没有说,用盘缠租了小屋子。

他们不要,我要。

江雪住了下来,每天开始仔仔细细读着书。

荧荧闲了下来,也不敢去打扰他,有时候静静地看着他,她可以看到江雪的眼中闪烁着光芒,她不太懂,更多的时候,她会变成小小的萤火虫在京城到处飞。

她看见过小小的乞儿在路边抢食吃,见过赌鬼醉汉殴打他们的妻儿,见过独眼的老母亲为孩子缝制旧衣,见过王公贵族的奢靡排场……荧荧见过了太多太多的黑暗,她闭了闭眼睛,好像有些明白了他眼中的光芒。

“江雪,今天隔壁的阿婆给了我两斤豆腐,我买了鱼还炖了汤……咱们以后要好好对阿婆呀……”荧荧笑弯了眼睛,自己津津有味地吃着白菜帮子。

江雪看了一眼荧荧,端起饭碗静静地吃着饭,掩住嘴角的笑意。

春天在荧荧的盼望中姗姗来迟。

考试前几日要住在书院里,荧荧为他收拾好了衣衫包裹,穿着嫩绿色的绸衣,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江雪,千万要穿好衣服,我提前去过了,书院那里特别冷……而且要日日吃饱了,没我做的好吃也要多吃一些……平时别熬夜看书呀,那里的蜡烛没有咱们家的亮,仔细着眼睛……”

“好。”江雪有些无奈地拍拍荧荧的头。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考中的,”荧荧有些羞赧地低下头说,“……我在家里等你。”

“好……”

荧荧自打江雪入了书院,她就变成了萤火虫。

何府。

“何大人,那个名叫江雪的考生有几分才学,可是……性子太过傲慢,只怕日后不能为七皇子所用啊……”一道男声这样说着,“……依我看,那个名叫柳安的就不错……人也聪明,而且家里有些势力,这样的人扶植起来必能是七皇子的一大助力啊……”

“有理有理……老夫这边安排……”另一道男声响起来。

荧荧听着,便觉得有些疲倦。

这世道本就不公,可是为什么有些人就是可以面不改色地轻易否定他人的前途命运。

可是……这前途由谁说了算还不一定呢。

江雪自回了家便没有了荧荧的踪迹,只留下了一封信:“江雪,我知晓最大的官便是丞相,家里实在太……穷,等你成为了丞相那日,我便回来了。”最后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她的字写得歪歪斜斜,江雪可以想到她写着字的时候那个笨拙的样子。

想着想着,眼底晕了一层笑意。

他知道她在意的向来不是这个,她说了会回来自然会回来的。

会试成绩出来之时,众人愣了一愣。

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江雪竟是第一名的“会员”,而原本一直以才学出众的柳安名落孙山。

与此同时,一件大事也传了开来。

何府走水了!

那火焰直冲云霄,皇帝震惊,派了京兆尹来灭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

江雪只是看了看何府,转过身。

沉静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许久过后,他走了。

地上留下淡淡的一片湿印。

做了丞相的江雪做了一个梦,梦里他遇到了一个叫荧荧的叽叽喳喳的少女,她总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叫他惹他不快,而且还喜欢笑,两只眼睛都会弯成小小的月牙,她最喜欢做的菜是鲫鱼豆腐汤,但是她总喜欢看着他吃,自己就喜欢啃白菜帮子,他们一起住在一个小木屋里,那姑娘经常偷偷看他,眼中闪着光芒一样。

后来那姑娘走了。

江雪猛地醒过来,他看了看窗外,脑海中忽然想起第一次见那个女孩的样子,她穿着鹅黄色的裙子,从树上摘了一个果子,却像只小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他本来无事出来散心,却一把拉过她伸出大手捂着她的嘴。

一阵阵属于女孩子的暖香袭来。

他有些微微晕眩:“闭嘴,会招惹精怪……”

可是那个姑娘指尖微亮,弯着眉眼,灿烂地笑起来:“……我就是精怪。”

那束光照亮了她的脸,她笑着的模样让他的心突突地跳。

他想着想着拍了拍脑袋,女孩子的脸渐渐模糊。

对了,她……叫什么来着。

宣德三十年,江雪丞相薨,江丞相一生廉洁,百姓大恸,默悲三日。

清明,不惑之年的江念看着碑上的字,心下黯然。

当年,江雪从路边捡了他回去,认真教养。

世人皆说,江雪丞相心怀天下百姓,却不近半分女色,但他知道,他把他所有的爱意都给了一个他自己都忘了名字的女子。

夜将至,他又抹了抹碑上的灰尘,黯然离去。

简陋平凡的墓碑上刻着“父亲江雪之墓”,他旁边

的另一个上刻着“母亲江雪之妻”。

没有名讳。

一只小小的萤火虫的飞过来,在碑上轻轻点了点。

相关资源:
  • 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女主涨奶时男主帮吸的
    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女主涨奶时男主帮吸的
    2020-4-184
  • 男友把我奶头掏出来:乖叫出来别忍着叫出来
    男友把我奶头掏出来:乖叫出来别忍着叫出来
    2020-4-180
  •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短乱俗小说500篇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短乱俗小说500篇
    2020-4-1818
  •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小说:高考和儿子有了关系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小说:高考和儿子有了关系
    2020-4-1812
  • 把她摁在厨房做:有没有与爸爸做过的
    把她摁在厨房做:有没有与爸爸做过的
    2020-4-1815
  • 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2020-4-188
  • 和男朋友过夜任他摸:男人睡完你后还想睡你
    和男朋友过夜任他摸:男人睡完你后还想睡你
    2020-4-1820
  • 老子爽够了就放过你:B和B为啥长得不一样
    老子爽够了就放过你:B和B为啥长得不一样
    2020-4-1811
  •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公路文糙汉文有肉女强男强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公路文糙汉文有肉女强男强
    2020-4-1820
  • 女女互慰吃奶互揉:游泳教练几巴真大
    女女互慰吃奶互揉:游泳教练几巴真大
    2020-4-186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