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以前很爱他前任,前男友联系自己想啪啪

分类: 短文
1,890 人气 / 0 评论 / 2020-3-26 发布
Author:

抬脚踹翻挡道的桌子,杀气腾腾的奔向院门。

杨欣则如获大赦,惊慌失措的躲进里屋。

来人是村东头的王二嫂。

见是个女人,罗成辉的怒火消散大半,之前被邪气催发的迷糊劲也褪了些。

调整好情绪,刚想问明来意,就看王二嫂往后一蹦,哎呀!我说罗大哥!就算现在是大半夜,你也不能耍流氓啊!

罗成辉顺着她的目光往腰下一瞧,才发现那东西还直挺挺的顶在裤裆外面,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丢人丢大发了!

罗成辉想将那东西塞回去,可兴致一起,体积实在太大,根本就没办法从拉链缝里退回。

情急之下,只好转身解开裤腰,终于才整理妥当。

再面对王二嫂,罗成辉发现那女人神色依旧如常,但眼中时不时会有些难以捕捉的细微光彩在跳动。

罗成辉以为她是嘲笑,便没好气的说,二嫂,三更半夜不好好睡觉,来有什么事?

王二嫂掩嘴一笑,随即抛出个媚眼,罗大哥,那你想不想好好睡觉啊?

睡觉两个字,她还特意加重了音调。

罗成辉心思一动,这王二嫂是村里出了名的狐媚婆子,三十五六的年纪,看起来却跟二十几岁的女人差不多,估计没少被男人滋润。

她玩起一语双关的文字游戏,难不成是想那什么?

罗成辉舔舔嘴唇,没回答。

寒暄几句,王二嫂见罗成辉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就拿了自己落在酒席上的东西回家去了。

罗成辉关掉院里的灯进屋躺下,隔壁传来动静。

黄明超好像醒酒了,又跟杨欣做起了运动,而且相当剧烈,阵阵地动山摇的声响被墙壁放大,变得更为明显。

罗成辉缩进被窝,仍旧能听得清清楚楚。

杨欣咿咿呀呀的叫声特别诱人,断断续续的,跟猫爪子一样,轻轻挠在罗成辉心窝子里,让他睡意全无。

他有点后悔,刚才就该把王二嫂拉到地里爽一把,发泄发泄这十几年积攒下来的**。

可转念一想,自己好歹是当爹的人,怎么能干出这种龌蹉事?

时间稍纵即逝。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到九月初学校开学了。

杨欣穿着最喜欢的那身黑色套装,昂首挺胸跨进镇小学教师办公室。

见她来,屋里角落的男人抬头笑道,杨老师来啦?喜事临门果然春风满面,比之前漂亮不少啊!

杨欣不好意思的说,郑主任,让您见笑了。

她总觉得郑主任此刻的眼神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第6章

跟杨欣打招呼的男人叫郑钧,仰仗上面的关系,这家伙名为镇小学的教导主任,实际是二把手。除了校长,他就是老大。

郑钧垂涎杨欣的美色很久,碍于老师的身份,和学校这个特殊的环境,从没敢做出任何越矩的行为。

但那天在婚礼上,见到穿着大红喜服的杨欣面带桃花以后,他一下就心痒难耐,开始筹划一个极其邪恶的阴谋。

今天只是开学典礼和报名,完事以后同学和大部分老师都走了。

杨欣向来认真负责,还在办公室核对每个学生的家庭作业完成情况。

郑钧确定办公室没了其他人,便轻轻关上门,端了杯凉茶递到杨欣桌上。

杨老师,喝茶。看把你热得,都冒汗了。

郑钧说着,还想碰杨欣的额头,结果被躲开了。

杨欣整理好文件,才抬头笑道,谢谢郑主任!正好渴了,一上午都没沾水。

她端起玻璃杯一饮而尽,仰头露出的脖颈,看得郑钧差点流口水。

郑钧似笑非笑的说,杨老师,你们班可是全校成绩最好的班级。今年升职称的名额,你很有希望得到哦!

听到这话,杨欣喜出望外。

教师的职称如果能提一级,那工资待遇和平时的福利会好很多。

如果真能提职称的话,黄明超的压力会小些,生孩子的计划也能更早提上日程。

本来她觉得,以自己浅显的资历,很难有这样的机会,谁知郑主任居然说她很有希望。

于是杨欣连忙起身致谢。

谁知,郑钧突然面露难色,摆摆手话锋一转,但是啊,你也知道,咱们学校有很多资历老、口碑好的金牌老师,跟他们比起来,你的竞争力弱了不少呢。

说完,他就眼巴巴的望着杨欣。

杨欣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这郑主任平日就贪图小利,这次难不成是在暗示想拿好处?

凭实力提职称,可以。如果靠旁门左道,杨欣心里不踏实。

但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要说杨欣一点都不动心,那肯定是自己骗自己。

想好以后,杨欣赔笑说,主任,这个事儿我觉得咱们可以详细谈谈,正好我觉得该请您吃个饭,感谢您平时的关照,您看哪天方便?

郑钧皱着眉头,装模作样的思索几秒,老是吃啊喝啊的,对健康没什么好处,我看还是算了吧。

看他这样,杨欣琢磨着,估计他是看不上一顿饭,还想多要。

以现在家里的条件,实在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提职称的机会多半得泡汤了。

谁知,郑钧忽然坏笑起来,杨老师,你真不明白我想要什么吗?

说这话的时候,郑钧的两只狗眼还在杨欣身上瞟来瞟去,尤其扫到杨欣胸脯的时候,那目光简直比饿狼还饥渴。

这家伙有什么目的,已经昭然若揭。

杨欣感觉受到羞辱,心中莫名愤慨,当即怒视郑钧,郑主任!你不要太过分!信不信我去教育局告你!

郑钧阴笑着指向门口,去呀,我看你能拿我怎么着。

杨欣忍住拿被子砸他脑袋的冲动,旋即动身要出办公室,可刚刚迈出一步便噗通摔倒在地。

她这才发现,手脚忽然都软得像没了骨头。

杨欣又惊又怕,还没想明白其中缘由,就见郑钧目露yin光,咽着唾沫靠了过来。

第7章

郑钧的风流韵事,杨欣早有耳闻。

对于作风有问题的男人,她从来不会走得太近。

此时郑钧逐渐逼近,杨欣下意识就想躲闪,身子却不听使唤,几次撑住地面都失败了。

眼见美人儿毫无反抗能力,成了煮熟的鸭子,郑钧仍旧犹豫片刻,才哆嗦着抓向杨欣的胸前。

他早就留意到,杨欣的身材无比丰满,现在真切感受到,才发现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宏伟。

郑钧激动万分,一边大力抓揉一边说,杨老师,你可让我想死了。

被人侵犯,杨欣羞愤难当,奈何无法反抗,只得破口大骂,郑钧!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郑钧抹了把口水,直接开始撕扯杨欣的衣裳,美人儿,你越喊,哥哥越兴奋。快让哥哥瞧瞧,你这东西到底有多少斤两

刚才杨欣喝的那杯茶,被他提前下了催情药。

那药是他托熟人从泰国搞回来的,药效异常猛烈,是个女人都扛不住。甭管你性格多刚烈,三分钟以后保准主动索欢。

郑钧不担心杨欣会反抗,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脱下袜子塞住杨欣的嘴。

杨欣激烈的痛骂,随即变成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身上衬衫的扣子噗嗤两下被拽得尽数绷开,带蕾丝边的粉色内衣,和难以遮掩的傲人胸脯,就那么亮晃晃的暴露在陌生人眼前。

杨欣泪如泉涌,想到刚刚结婚就要被人玷污贞洁,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可根本动弹不得。

更令她羞愤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意识居然模糊起来,无论怎样理清思绪,脑子总会随着男人指尖的触碰,而联想到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上去。

这是郑钧已经解开她内衣,埋头在她毫无遮掩的胸前疯狂舔舐。

其间还嘟囔道,好好爽你男人不顶事全学校都知道,肯定肯定把你饿坏了吧?别别着急,哥哥哥哥让你上天

眼下在劫难逃,杨欣只能任由男人肆掠,心中不断呐喊着,我不是dang妇,我不是贱人,我是被迫的。

可郑钧掀起她裙子,卸下她最后的防备时却惊喜道,乖乖,原来你已经准备好啦?哥哥这就来了!

杨欣不敢再看着郑钧,赶紧扭头望向墙壁。

她的双腿被弯曲,举起,紧接着,便感觉到某个坚硬又陌生的物体,抵到她最私密的地方。

杨欣想起刚刚成为自己丈夫的黄明超,想起好不容易把她拉扯大的罗成辉,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和郑钧有了苟且,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杨欣的心情跌落谷底,绝望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结结实实的把她挤在当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东西。

她不再挣扎,连心里的反抗都放弃了。

片刻之后,随着郑钧两声低吼,杨欣的身子一阵颤栗,眼泪顿时如短线的珠子般不停滚落,将旁边的地面沾湿大片。

郑钧架起杨欣的双腿,伸手在她胸前乱摸,放心吧美人儿,我不会亏待你的。

说吧,便闭嘴不言,挺腰开始狂风暴雨的冲锋。

第8章

十几分钟以后,办公室里传出郑钧濒死般的怒吼。

他满身大汗的挪开,斜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美人儿,你真是个极品。

说着,又在杨欣的大腿和翘臀上捏了两把。

杨欣抽泣不停,艰难翻过身,背对着郑钧,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模样。

她恨这个杀千刀的男人,毁了她原本充满希望的生活,毁了她二十年来坚守的贞操。

但她更恨的却是自己。

起初,对于郑钧的侵犯,杨欣是打心眼里抵触的。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隐藏了两年的那份最原始的欲望,被彻彻底底的激发了出来。

她清楚的记得,刚才被郑钧按在办公桌上从后面来的时候,她感觉灵魂冲天而上,飘至云霄,体验到从未尝试过的极致爽快。

而从她口中发出的叫喊,也是身体对于愉悦感受的真实反应。

她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原本就是个的人,只不过平时想装清高,装着装着连自己都信了。

见杨欣既不出声也不动弹,郑钧明白她还在生气。

于是就贴过去软言细语一阵安慰,谁知接触几次以后,小肚子下面又起了反应,便不管杨欣死活,就地来了第二轮。

回家以后,杨欣躺在床上彻夜难眠。

农村里,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传来传去口径都会统一成女人不检点。

人言可畏,杨欣明白其中厉害,所以特别害怕。

黄明超三天两头不在家,自然没察觉媳妇的异样。

但罗成辉养了杨欣十几年,很快便发现自己闺女有心事。甚至可以说,她这两天都有些心神不宁,随时失魂落魄的。

这天晚饭后,罗成辉敲门进杨欣房间。

杨欣抱着膝盖缩在床头角落发呆,见罗成辉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罗成辉心酸得紧,更加确定这妮子遇到事儿了,便靠过去轻抚她头发,小欣,有什么困难跟爹说,爹帮你。

杨欣半天才回过神,爹,我是不是个坏女人?

罗成辉连忙摆手,当然不是!小欣,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爹,爹去给你要个说法!

见罗成辉义愤填膺的模样,眼睛里都快喷出火了,杨欣突然鼻子发酸,呛得哇一声扑进罗成辉怀里痛哭起来。

她一个劲儿的流眼泪,任凭罗成辉怎么问也不回答。

罗成辉实在没辙,就紧紧搂住她,想着现在不说就别逼她,等过两天她想说了,再处理问题也不迟。

未成想,杨欣抽泣时耸动的双肩,带动鼓胀的胸脯也上下起伏,时不时会蹭到罗成辉的胸口。

罗成辉脑海里邪念丛生,本想推开杨欣以冷静下来,又担心这时候她神经脆弱,会想得太多,便有些左右为难。

犹豫间却无意瞥见,杨欣低垂的睡衣领口,露出大片白嫩的肌肤,和令人心跳加速的挺拔峰峦。

罗成辉嗓子开始冒烟,裤裆里也渐渐不老实。

他玩玩想不到,杨欣居然没穿内衣!

第9章

罗成辉暗中提醒自己,干闺女不知道受了什么委屈,正是难过的时候,千万不能有那方面的想法。

可越是回避,他的思绪就老是往那方面飘,视线也总会朝杨欣松垮垮的胸襟里瞧。

杨欣挽住他胳膊,靠在他肩上,鸣鸣的吸着鼻子。

罗成辉拍她肩膀安慰说,小欣,有爹在呢。你记着,不管在外面遇到什么,只要回家就是安全的。

听了罗成辉的话,杨欣心中的酸楚终于减轻一些。

她明白,就算全世界都对她露出獠牙,罗成辉这个后爹也会散开胸怀,将她紧紧护在心窝。

罗成辉也不愿意乘人之危,尤其这人是他闺女。

只是杨欣胸口里若隐若现的春光,诱惑实在太强烈,让他根本没办法装作没看见。

杨欣断断续续的抽泣,衣服里丰满的肉体便不断跟罗成辉的胳膊触碰。

那地方既柔软又充满弹性,世间任何物体都无法比拟,罗成辉甚至能隐约感觉出,其上的某个挺立的细小颗粒。

罗成辉挪动pi股,往旁边躲了躲。

再这么下去,他真怕会忍不住,干出人神共愤的事情。

这本是出于保护的意图,杨欣却会错了意,当即撅着小嘴说,爹,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很烦人对不对?

罗成辉想解释,杨欣打断他,我知道我就不是个灾星,妈不要我,你也不想要我了

说着,她的鼻翼便扇动起来,红肿的双眼更显得人憔悴。

罗成辉没辙,只得再度靠近,将她搂进怀里好生安慰,跟哄小孩儿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欣哭得累了,趴在罗成辉大腿上睡得很因为是跪趴的姿势,她领口的衣襟完全洞开,原本隐藏于其中的完美酮体,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罗成辉眼前。

被这诱人景象刺激,罗成辉裤裆里突突直喷火,那东西跟烧红的铁棍子一样撑得奇痒无比。

犹豫片刻,终于忍不住了。

他试探性的喊杨欣名字,连着叫几声,那丫头都没有反应,看样子刚才伤神太久,睡得比较沉。

罗成辉屏住呼吸,大手绕过杨欣的肩膀,哆哆嗦嗦的往她洞开的胸襟里探入。

手腕被衣服完全遮住以后,罗成辉忽然颤栗了一下。

他害怕把杨欣弄醒,连手指都不敢动弹,只是拿掌心轻轻在杨欣宏伟的丰满上来回磨蹭。

就这样蹭了两分钟,杨欣仍旧呼吸均匀,没有要睁眼的迹象。

罗成辉欲火中烧,胆子也变大了,瞬间将五指一合,回忆着当年跟杨欣妈妈亲热的情景,揉捏着手中的大馒头。

按照罗成辉的初衷,砰砰闺女的胸,他就得鸣金收兵。

可人性的弱点就是欲壑难填。

把玩几下以后,罗成辉竟然生出更进一步的念头。

他趁着杨欣没有知觉,勾住她睡衣两侧的肩带,缓缓将其往下褪去。

布料顺着杨欣光滑又白嫩的肌肤,往她腰间滑去。

终于,随着睡衣冲破某种障碍的猛烈滑动,杨欣胸口白得耀眼的丰满,便颤颤巍巍的晃荡在身子下面。

我的乖乖!

罗成辉看得眼睛发直,几乎忘了接下来该干什么。

第10章

之前的十几年,罗成辉从未想过要找个老婆。

他不确定,后妈是不是会对杨欣好,为了干闺女能过得轻松,只能委屈自己。

可他毕竟是个男人。

但凡是个男人,就无法抗拒杨欣这样的尤物。

更不用说,罗成辉还是个禁欲十几年的男人。如果把他浪费的精元都收集起来,估计能装满一口大水缸子。

罗成辉的念头越来越邪恶,甚至开始琢磨,要不要朝杨欣的内裤里面进发。

就这么一走神,手上力道没控制住,重了些,杨欣便打了个激罗成辉以为她醒了,吓得跟石雕似的定住,大气都不敢喘。

他在心里喊着,完了完了完了,闺女的睡衣都给脱了,根本没有解释的余地,待会儿闺女要怪罪起来,恐怕只有以死谢罪了。

谁知,杨欣依旧未睁眼,只是轻轻扭动几下,用胸前凸出的小点在罗成辉的手掌心里摩擦。

微微晃动着,杨欣的呼吸逐渐浓重,时不时还会咬咬下唇,似乎特别享受。

罗成辉不明就里,下意识配合她的动作,加重手上的力道,旋即便发现杨欣嘤咛起来。

其实杨欣早就醒了,也发现罗成辉很不规矩,在吃她豆腐。

可她此刻心里乱糟糟的,根本理不清思绪。

几次要将罗成辉推开,行动的当口又突然想起,上次罗成辉裤裆里那东西带给她的震惊。

尤其在被郑钧那畜生占便宜以后,杨欣纵然愤怒,纵然悲励,对男人的渴望却不知不觉被勾起。

所以她只有闭着眼,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从名份上讲,罗成辉是她爹,两个人要真发生点什么,单单村里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她淹死,更别提其他。

要是从血缘上讲,罗成辉跟她完全没有关系,如果没有跟黄明超结婚,她嫁给罗成辉也是合理合法的。

随着罗成辉不紧不慢的挑逗,杨欣感觉他的大手掌仿佛是块炙热的岩石,将自己的肌肤点燃。

那看不见的火焰汹涌澎湃,一波波的顺着神经扩散开去,最后汇聚到小腹下面,冲得她阵阵发晕。

杨欣紧咬住嘴唇,最终也没忍住,断续闷哼出声。

见杨欣低喘诱人,白嫩的皮肤渐渐变粉,跟个熟透的桃子一样到了最佳的采摘时机,罗成辉顿时按捺不住了。

他喉咙里似乎卡了根鱼刺卡,非要立刻干点什么,才能缓解那种不上不下的,让人极为不适的难受。

他已经不满足于把玩干闺女丰满的胸脯。

贴着杨欣滑嫩的肌肤,罗成辉的大手沿着她肚皮缓缓下滑,朝着女人最后一道防线进发。

罗成辉甚至怀疑时间静止了,不过挪动巴掌远的距离,当中间隔却像好几天一样漫长。

他的手溜到哪里,杨欣那里的肌肉便忽然收紧,跟被针扎了似罗成辉能明显察觉出干闺女的反应,但他没有多余心思考虑,

干闺女是不是醒过来了。

他犹豫两秒,最后做了一次思想斗争,终于还是勾起杨欣内裤的蕾丝边,轻轻将手探了进去。

本文《欣甘堕落》

Tags:
8 + 赞
相关资源:
  • 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 – 别吃我的奶受不了了
    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 – 别吃我的奶受不了了
    2021-3-211
  • 把腿张开惩罚h冰块 – 被带到仓库糟蹋
    把腿张开惩罚h冰块 – 被带到仓库糟蹋
    2021-3-114
  • 岳两女共夫,两个女人争棒的战争
    岳两女共夫,两个女人争棒的战争
    2021-2-2818
  • 巨乳家族催眠 –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巨乳家族催眠 –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2021-2-2717
  • 你我色 – 女主会撩有肉公路文
    你我色 – 女主会撩有肉公路文
    2021-2-2615
  • 我的妹妹是公主三级七日情 – 旅游时和爸爸睡一块
    我的妹妹是公主三级七日情 – 旅游时和爸爸睡一块
    2021-2-252
  • 岳母家的偷窥孔 – 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岳母家的偷窥孔 – 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2021-2-242
  • 女配娇软绝色妻子和女人一起享受性高潮 – 小宝贝太紧了放轻松
    女配娇软绝色妻子和女人一起享受性高潮 – 小宝贝太紧了放轻松
    2021-2-239
  • 堵住白浊肚子涨起来再进去一点再深一点点 – 与美丽的妈妈偷情
    堵住白浊肚子涨起来再进去一点再深一点点 – 与美丽的妈妈偷情
    2021-2-225
  • 不可以太深了千百次鲁没皮了 – 宿舍里的淫班花
    不可以太深了千百次鲁没皮了 – 宿舍里的淫班花
    2021-2-219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