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出名的男妓店|女人叫鸭真实故事口述

分类: 短文
1,471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就是那小子,找个茬,下手重点。

你就瞧好吧!牛光虎顺手端起一瓶酒,走向叶成的方向。

叶成正在跟陈落雪瞎聊,浑然不知已经被人盯上了。

牛光虎本来想找叶成的茬,看清陈落雪的容貌后,狠咽下一口口水,双眼放着精光,一屁股坐到了陈落雪的另一侧,大大咧咧说道:小姐,能请你喝杯酒吗?

叶成暗道:果然像陈落雪这种极品御姐,在酒吧肯定有人主动搭讪。

他刚想阻拦,陈落雪和声细语回绝道:我从不跟陌生男人喝酒。

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咱不就不是陌生人了。牛光虎点手让服务生拿来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自顾倒上一杯酒,推到了陈落雪面前。

陈落雪冷言冷语道:像你这种见到漂亮女人恨不得立马把她推上床的臭男人,我见得多了,别浪费我给小男朋友谈情的时间,滚!

叶成看着陈落雪冰寒的侧脸,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霸气侧露啊!

牛光虎哈哈大笑,轻蔑的说道:够味,哥最喜欢把你这种装清高的骚娘们弄上床,一万一宿够不够?

一万有点少啊?陈落雪端起了酒杯。

还给我装,你要是处儿,哥豁出去花个几十万替你**,可惜

没等牛光虎把话说完,陈落雪快速抖手,连酒带杯子整个扔到了他的脸上。

叶成越听越不像话,冷不丁站起,抡起酒瓶,砸到牛光虎的脑袋上。

啪!酒瓶砸碎,红酒四溅。叶成斥鼻道:让你丫装,我姐是你能随便调戏的。

牛光虎被一酒瓶砸得晕头转向,秃瓢一样的脑袋上血迹斑斑。他做梦也没想到,本来是想来教训叶成的,反而被叶成给打了。

草!他腾站起身,抡起掌头,野蛮的打向叶成。

拳头刚落到一半,叶成伸手如鹰爪一般死死抓住了牛光虎的手腕,阴冷的说道:你嘴巴吃屎了吧,臭气熏天!

紧接着一声脆响,他的右手结结实实扇在了牛光虎的大脸蛋子上,留下五道清晰的手指印。

牛光虎疼得呲牙咧嘴,一双大眼珠子死死的瞪着叶成,挥动另外一只胳膊就是一拳。

叶成轻易躲过袭来的拳头,抬腿狠狠的一脚踹在牛光虎的大肚子上,将他踹倒在地。

不远处,抱着看好戏的王中强见牛光虎吃了亏,大喊道:保安呢,都他妈死哪去了,虎哥被打了。

叶成顺着呼喊声看了过去,马上认出了是在火车上被他扇耳光的家伙,不由的冷笑道:原来是你小子挑出来的事。

呼啦!四周的酒桌站起七八个青年男子,拎着酒瓶、凳子纷纷围拢上来。四周的客人见势不妙,怕引火上身,都躲得远远的。

酒吧的音乐嘎然而止,刚才还朦胧黑暗的大厅瞬间变亮。不少不知情的男女被这突然如白昼般的光亮刺得睁不开眼睛,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纷纷看向出事的方向。

二楼趴在栏杆上的一名中年男子对着对讲机吩咐一声,巡逻的一群黑衣保安也围拢上来。

陈落雪看这么多人冲了上来,愧疚的说道:叶成,是姐连累你了。

我叫你一声姐,就是真心把你当姐来看待,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叶成拉起陈落雪的手,笑道,紧跟着我,别被人趁机揩油了。

第8章 护花使者

陈落雪反手攥紧叶成的手,你还笑得出来,别被人打成猪头了。

牛光虎乱滚带爬躲人群中,怒气冲冲的呼喊道:关门,别让这对狗男女跑了。

酒吧里一阵响动,然后酒吧大门被关上,还有三四名黑衣保安守在了门口。

一名黄毛小子照着叶成的脑袋,扔出了手中的啤酒瓶。叶成跨前一步,轻描淡写的伸手,稳稳的把呼啸而来的酒瓶给接在手里。

叶成一脸微笑的盯着牛光虎,让开!这件事儿我不和你们计较。

围拢在四周的人群中传来哄堂大笑,好像听到了天下最冷的笑话,如看白痴般看着叶成: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牛皮吹成喇叭花。

牛光虎愤怒的咆哮道:给我打!

叶成无奈的摇摇头,真是老虎不发威,真把我当软柿子了。

牛光虎一声吩咐,立刻有两名急于立功表现的家伙拎着凳子,冲了上来,不由分说劈头盖脸砸向叶成。

砰!叶成甩手,酒瓶好似长着眼睛的飞镖般砸中了一名男子的膝盖。酒瓶爆裂,那家伙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眼看着另外一个家伙的凳子砸到眼前,叶成猛然抬起胳膊。只听咔吧一声,叶成的胳膊没事,椅子却断成了两截。

凳子是实木制成,承受三百来斤绝对没问题,被叶成一胳膊撞烂,顿时镇住了其他跃跃欲试的家伙,刚才还对叶成冷嘲热讽的人们也都傻眼了。

周围吹口哨、尖叫的叫好声此起彼伏,真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捣乱分子。

抡凳子砸叶成的男子看看凳子,又看看叶成,嘴角不断抽搐起来,转身就想跑,结果被叶成飞起一脚,踹了个狗啃屎。

陈落雪温柔的给叶成揉揉胳膊,心疼的问道:弟弟,你没事吧?

叶成摇摇头,拍拍胸脯道:没事,我可是练过金钟罩铁布衫童子功,坚挺着呢,一把破凳子还伤不了我。

陈落雪妩媚的白了一眼叶成,娇笑道:你就吹吧,小心牛皮给吹破了。

叶成心知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冷眼扫过众人,威武的喝道:现在让开一条路,我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是他自己,肯定不会废话连篇,先干翻这群认为人多势众的家伙。但此时身边有陈落雪,他可要履行护花使者的职责,不想大美女受到半点伤害。

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叶成现在吃的住的都是陈落雪的,再不保护好她的安全,天理不容啊!

牛光虎面沉似水,咬牙道:你们一起上,抓住这小子的兄弟赏金一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刚被叶成镇住的家伙们又蠢蠢欲动起来,五六个人一起扑了过去。

跟紧我,保护好自己。叶成左手抓紧陈落雪,目光凌厉,如下山的猛虎般冲入人群中。

他不断转动身形,照顾陈落雪的同时拳脚频频出击。没两分钟,冲上来的五六人都**翻在地。不是给他的铁拳击中要害,便是被他的脚踢膝撞。

看热闹的人一片哗然,看上去这哥们不高不壮,猛得一塌糊涂啊。难怪刚才口出狂言,原来是个练家子。

陈落雪跟着叶成来回移动,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狠揍欲轻薄自己的色魔的青年,心里一阵窃喜。

自从那次噩梦般的遭遇之后,她一直练习跆拳道。虽然不怎么厉害,但对上个成年男子也可以应付。现在这种情形下,又不用她出手,轻松的跟着叶成躲避就行。

十多名保安加上两三名牛光虎的小弟蜂涌而上,这些家伙也到懂得怜香惜玉,没人攻击陈落雪,而是胡乱打向叶成,场面极其混乱。惨叫声,咣当的响动声,打斗声,响作一团,比菜市场还要热闹。

王中强悄悄躲入人群中,打通了一个电话:怡情酒吧有人闹事,赶紧出警。

啊!混乱之中,不知哪个小子打了陈落雪一拳。好在打的是背部,不算严重,陈落雪向前扑身,两团弹性十足紧紧压在叶成身上,顿时变形。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成可无心享受温香满怀,单手环住陈落雪的纤腰,稳住她的身形。

敢打我姐!叶成寒着脸,环视一圈,拳头攥得嘎吱吱作响。之前的打斗,他并认真对待,但此时真的怒了刚才谁打的我姐,主动站出来。

人群中一名贼眉鼠眼的家伙,下意识后退小半步。

叶成嘴角挂起狞笑,如一头扑食的恶狼般跃出,一个大踏步用肩头撞开挡路的一名小喽啰,伸手抓住贼眉鼠眼家伙的脖领子,单手拎小鸡子般将他举起。

大哥,我是无意的。这家伙手脚乱蹬,连连求饶。

叶成另外一只手抓住此人的肩膀,如抡动大棒子般抡起这家伙,砸倒一片人,撤身返回陈落雪身边:姐,你说吧怎么处置这小子?

贼眉鼠眼的家伙哭丧着脸,哀求道:姑奶奶,饶了我吧!

让你打我。陈落雪挥动白皙的拳头,一个小勾拳打在这家伙的小肚子上:让你也知道知道姐的厉害。

贼眉鼠眼的家伙演戏似的惨叫一声,非常夸张,还直翻白眼,把叶成逗乐了。

陈落雪拍拍手,心满意足道:我也出气了,饶了他吧!

走你!叶成一手抓住这家伙的脖领子,一手抓住他的腰带,顺势将他扔入对面的人群中。

人群如潮水般拥挤着散开,也没人上去接应,贼眉鼠眼的家伙呈大字型摔倒在地,嗷嗷乱叫起来。

怎么还想玩?叶成如电的双目射出两道寒光,冷冷的盯向牛光虎。

见识到叶成猛地一塌糊涂之后,无人再敢上前一步。

牛光虎头皮一阵发麻,就好像被狩猎的饿狼盯上一般。这里是他的场子,点头认栽面子丢大了。他隐讳的目光看向人群,当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后,压制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道:沈三,这小子交给你了,把他给我废了。

小胡子沈三中等身材,稍微有些瘦弱。他分开人群,站定在叶成三米外,抱拳道:小兄弟厉害,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在下沈三,不知兄弟如何称号?

叶成!

沈三道:叶兄弟,今天这事纯属误会,双方各退一步,就此揭过。我请兄弟喝酒,赏个脸交个朋友,怎么样?

叶成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事情算两清,酒嘛下次再喝,我们赶着回去。

欢迎叶兄弟常来酒吧玩,我请你喝酒。沈三闪身,把去路让开。

连牛光虎手下最能打的沈三都变相服软,更没人再敢阻拦叶成,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开门!砸门声响起,有保安慌忙打开酒吧门,四名身穿警服,头戴大檐帽的警察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名身材肥胖,大肚翩翩的警察冷冷的扫视一圈酒吧:有人报警,声称这里有不法分子打架滋事。谁是酒吧的负责人?出来说明下情况。

牛光虎走出人群,满脸陪笑道:我是这里的小老板!他手指叶成道:警察同志,故意打架滋事的就是这小子,打伤了酒吧十几名工作人员,包括我,我要告他。

胖子警官轻蔑的看了一眼叶成,当看到他身边的陈落雪后,眼神立马明亮起来:把他铐起来,带所有涉案人员回警察局调查。

一名年轻的警察从腰间取下手铐,走到叶成面前。叶成凌厉的目光狠狠瞪向这名警察,吓得他手一哆嗦。

胖子警察蛮横的说道:还想反抗,再给他加上一条试图袭击警务人员的罪名。

陈落雪心里后悔,不该放任叶成在酒吧闹事,这下把警察招来麻烦了。她轻轻拽了下叶成的衣服,弟弟,别反抗,袭警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成伸出双手,十分配合的被拷上。

三名警察押着叶成和陈落雪,走上酒吧外停着的警车上。

这时,王中强才显身,来到胖子警察近前:刘光辉,闹事的小子曾得罪过我,到局子里给我狠狠教训他。

刘光辉主动递上一颗烟,谄媚的讨好道:请强哥放心,到了警察局我有的是手段收拾不法分子。

没多久一辆警车和一辆金杯车来到了警察局,两名警察跟押罪犯似的押着叶成走下车。再看陈落雪的待遇明显比叶成高出两个档次,既没有带手铐,也没有被人押着。

敢打我姐!叶成寒着脸,环视一圈,拳头攥得嘎吱吱作响。之前的打斗,他并认真对待,但此时真的怒了刚才谁打的我姐,主动站出来。

人群中一名贼眉鼠眼的家伙,下意识后退小半步。

叶成嘴角挂起狞笑,如一头扑食的恶狼般跃出,一个大踏步用肩头撞开挡路的一名小喽啰,伸手抓住贼眉鼠眼家伙的脖领子,单手拎小鸡子般将他举起。

大哥,我是无意的。这家伙手脚乱蹬,连连求饶。

叶成另外一只手抓住此人的肩膀,如抡动大棒子般抡起这家伙,砸倒一片人,撤身返回陈落雪身边:姐,你说吧怎么处置这小子?

贼眉鼠眼的家伙哭丧着脸,哀求道:姑奶奶,饶了我吧!

让你打我。陈落雪挥动白皙的拳头,一个小勾拳打在这家伙的小肚子上:让你也知道知道姐的厉害。

贼眉鼠眼的家伙演戏似的惨叫一声,非常夸张,还直翻白眼,把叶成逗乐了。

陈落雪拍拍手,心满意足道:我也出气了,饶了他吧!

走你!叶成一手抓住这家伙的脖领子,一手抓住他的腰带,顺势将他扔入对面的人群中。

人群如潮水般拥挤着散开,也没人上去接应,贼眉鼠眼的家伙呈大字型摔倒在地,嗷嗷乱叫起来。

怎么还想玩?叶成如电的双目射出两道寒光,冷冷的盯向牛光虎。

见识到叶成猛地一塌糊涂之后,无人再敢上前一步。

牛光虎头皮一阵发麻,就好像被狩猎的饿狼盯上一般。这里是他的场子,点头认栽面子丢大了。他隐讳的目光看向人群,当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后,压制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道:沈三,这小子交给你了,把他给我废了。

小胡子沈三中等身材,稍微有些瘦弱。他分开人群,站定在叶成三米外,抱拳道:小兄弟厉害,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在下沈三,不知兄弟如何称号?

叶成!

沈三道:叶兄弟,今天这事纯属误会,双方各退一步,就此揭过。我请兄弟喝酒,赏个脸交个朋友,怎么样?

叶成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事情算两清,酒嘛下次再喝,我们赶着回去。

欢迎叶兄弟常来酒吧玩,我请你喝酒。沈三闪身,把去路让开。

连牛光虎手下最能打的沈三都变相服软,更没人再敢阻拦叶成,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开门!砸门声响起,有保安慌忙打开酒吧门,四名身穿警服,头戴大檐帽的警察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名身材肥胖,大肚翩翩的警察冷冷的扫视一圈酒吧:有人报警,声称这里有不法分子打架滋事。谁是酒吧的负责人?出来说明下情况。

牛光虎走出人群,满脸陪笑道:我是这里的小老板!他手指叶成道:警察同志,故意打架滋事的就是这小子,打伤了酒吧十几名工作人员,包括我,我要告他。

胖子警官轻蔑的看了一眼叶成,当看到他身边的陈落雪后,眼神立马明亮起来:把他铐起来,带所有涉案人员回警察局调查。

一名年轻的警察从腰间取下手铐,走到叶成面前。叶成凌厉的目光狠狠瞪向这名警察,吓得他手一哆嗦。

胖子警察蛮横的说道:还想反抗,再给他加上一条试图袭击警务人员的罪名。

陈落雪心里后悔,不该放任叶成在酒吧闹事,这下把警察招来麻烦了。她轻轻拽了下叶成的衣服,弟弟,别反抗,袭警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成伸出双手,十分配合的被拷上。

三名警察押着叶成和陈落雪,走上酒吧外停着的警车上。

这时,王中强才显身,来到胖子警察近前:刘光辉,闹事的小子曾得罪过我,到局子里给我狠狠教训他。

刘光辉主动递上一颗烟,谄媚的讨好道:请强哥放心,到了警察局我有的是手段收拾不法分子。

没多久一辆警车和一辆金杯车来到了警察局,两名警察跟押罪犯似的押着叶成走下车。再看陈落雪的待遇明显比叶成高出两个档次,既没有带手铐,也没有被人押着。

图书状态:【上架状态】

一名机灵的犯人转身跑到牢门前,用力敲到着铁窗,嚷嚷道:打人了,警察快来。

喊了半天,牢房外什么动静也没有。刘光辉已经给看守牢房的警察打过招呼,今晚无论牢房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外面的警察听到喊声,跟没听到一样,该干啥继续干啥,充耳未闻。

彪子咬牙道:孙老四,你别喊了,我认栽!他心里将警察的十八辈祖宗挨个问候一遍,还让我好好照顾这家伙,分明是让这小子来虐我啊,真他妈的日了。

算你识相!叶成记恨王霸虎和故意整他警察,对彪子谈不上恨,只是看这家伙飞扬跋扈的样子不顺眼,教训两下出出气就得,没必要发狠。他缓缓抬起脚,悠哉悠哉的坐到了彪子的床铺上。

彪子最佩服武力值猛地一塌糊涂的男人,对叶成彻底服气。他小心翼翼了吐了一口血水,爬起身,还算有些骨气不卑不亢的说道:兄弟,我彪子佩服你,以后你就是牢房的老大,你说一我绝对不说二。

他回身对一众犯人喊道:一个个没眼力价儿的,还不快来见过老大。

老大,好!六名犯人一起喊道,然后讨好似的点头哈腰,一一来到叶成面前自我介绍。还有人递上烟,给叶成点上,生怕怠慢了这位牢房新老大,以后没好果子吃。

叶成可不想在监狱蹲几年,浪费大好的青春。他吸了一口烟,吐出个潇洒的烟圈:其实哥不做老大很多年了。

听到牢房几声求救之后便没了声音,刘光辉奸诈一笑,转身走入另外一间审讯室,室内只有陈落雪一个人。刘光辉自顾点上一颗烟,翘起二郎腿,色眯眯的看着陈落雪,上一眼下一眼,恨不得扒光陈落雪的衣服,仔细欣赏一番。

陈落雪寒着俏脸,极其厌恶的瞪了一眼前恶心的胖子。

刘光辉慢悠悠的说道:跟你一起被抓进来的叶成已经交待了打架经过,足以构成严重的刑事犯罪,判个三五年不成问题。

陈落雪心中一紧,真怕叶成因为她入狱,争辩道:叶成打架是我指使的,我是主犯,有什么罪行我全承担下来,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里是警察局,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刘光辉肆无忌惮的目光在陈落雪全身上下游走,还有他打伤了十几个人,赔偿费没有二十万,受害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陈落雪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再厌恶这胖子也得忍着问道:能不能跟光头商量下,这事私了?

就等你这句话呢,刘光辉不怀好意的笑道:我认识被叶成殴打的酒吧老板,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所有的事情我替你摆平,保证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还可以让叶成少判两年。

陈落雪警惕着问道:什么条件?

刘光辉炙热的眼神似乎要把陈落雪吃了,迫不及待的说道:只要你答应做我一个月的情人!

呸!陈落雪狠狠吐了一口吐沫,愤怒的喊道:真是披着警服的大癞蛤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真恶心死人。

刘光辉非但没生气,反而嬉笑起来贞洁烈女啊,我喜欢!给你一晚上的考虑时间,是你和你朋友的自由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他大笑着,离开审讯室。

叶成,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陈落雪心里难受,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考虑让叶成免除牢狱之灾的办法。

片刻后,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表姐,你还没睡呢?

正准备睡。电话那头冷冰冰的问道:小雪,你怎么了?听语气不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Tags:
12 + 赞
相关资源:
  •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2021-5-138
  •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5-1211
  •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2021-5-116
  •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1-5-102
  •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5-918
  •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2021-5-86
  •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1-5-818
  •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2021-5-73
  • 后妈比我大三岁 美女被下药玩身体
    后妈比我大三岁 美女被下药玩身体
    2021-5-69
  • 一次难忘的经历 校园性故事老师真紧
    一次难忘的经历 校园性故事老师真紧
    2021-5-58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