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喷潮合集 magnet:美熟妇服侍吞吐

分类: 短文
711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我没有躲闪,只是死死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得意的笑,刀锋抵住了我的唇角,我双唇微微颤抖。

为什么我遇到的总是这样的亡命之徒。

?本来你老公求我来弄你的时候,我还挺高兴,现在既然你这么不识趣,我不如现在就杀了你!

?刀锋划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在此刻,门外我听到林峰的声音!

林叔,算了。

卧室里灯光忽然亮了起来,我看到站在门外的林峰,我感觉眼前这个人熟悉又陌生。

只感觉心里猛的一阵刺痛。

算了是什么意思?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呵,搞笑至极。

林峰,是不是我咬牙瞪视着这个男人。

七年相恋三载同床,我不敢相信他竟然做出这等事来。

可是看到眼前男人颓唐的模样,我忽然想起刚结婚时的日子,将要出口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站起身,理了理凌乱的长发和睡衣,默默从衣柜中拿出一只健身包来,一件件往里面装起衣裤来。

林峰依旧站在卧室的门口,没有要阻止我的意思,也没有任何解释,直到我收拾好东西,穿上衣服拎着包从他身边走过。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灼热而熟悉的手掌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浑身一颤,强忍着仿佛被毒蛇缠上一般恶心感,抬头注视着他的眼睛。

工地那边材料出了些问题,我要出门几天。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很好,没有颤抖,也没有情绪。

林峰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脸却凑了上来,湿热的呼吸喷吐的在我脸上,带着淡淡的酒气。

我猛地偏过头,将手臂抽出来,从他身边挤过,装出一副坚强的模样,拎着手上那只没多少重量的包走出了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家。

哐。

沉重的防盗门在我身后合上,隔断了门后男人隐约的啜泣。

我拎着包漫无目的地走在凌晨空旷的街道上,心里空空的,似乎还带着点钝痛。

我甚至有些期待这时候从那些小巷子黑暗的角落里冲出一个人来,就这样强了我,或者杀了我也是可以的。

可笑的是,这一夜却异常安静。

豆浆,油条,盐茶蛋

早餐车的大喇叭将我从出神的状态惊醒,我这才觉得浑身发寒,一双脚更是酸痛的不像自己的。

小姐,不买不要挡我生意嘛!小贩不耐烦地冲我吼道。我能感受到他打量的目光,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我伸手将风衣的领翻了起来,试图挡住路人探究的目光,埋着头快步走开了。

开房。我胡乱走进了一家昏暗的小旅馆,将身份证扔在柜台上。

哦。暗哑的声音带着一股怪异的腐臭气息从柜台后面飘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柜台后面钻出个肥硕肮脏的老头子来,咧着一嘴黑黄的烂牙冲着我不怀好意的笑着,让人恶心至极。

我心里升起换家店的念头,可门外熙熙攘攘的人流却更叫人害怕。尤其是那早餐车的喇叭,阴魂不散的纠缠着我。我点点头,几乎是抢得从那老头子手里拿过了钥匙,冲上了楼。

将繁华与喧闹关在门外后,我终于冷静了些。

这房间也太差了。

和柜台里的老头一样,泛黄的墙纸已经剥落了大半,露出脏得看不出模样的墙漆,看上去还有些湿黏的样子。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糟糕的旅馆,仿佛沾一下就能得病一样。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

脏?好像我又有多弄净似的?

想想这两天里发生的事,我只觉得这样一个破旧肮脏的小旅馆倒成了最适合我的地方。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床铺上一倒。

呵,想不到这么个破地方,床却挺舒服的。

这是我昏睡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

可是我却没看到,床尾那头的电视柜上方,忽然开出一个小口来,一只眼睛贪婪地凑了上去。

我睡得并不太安稳,梦里林峰前一秒还是刚结婚时候英俊阳刚的模样,下一秒就换成了林叔面露不怀好意的模样。

甚至这旅店的老板都出现在我的梦里,泛着血丝的眼睛宛如跗骨之蛆,叫人无所遁形。

还有林叔,我无论怎么跑都逃不过他挑拨的手指和那抵在下身的硬挺。

唔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难耐地扭了扭身子。

这天气未免也太热了些吧。我下意识地撩开被子,身上的衣服更是被我扯开了大半。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墙壁里传来,隐约还听得见说话的声音。

哎哟,这妞

我直觉有些不对,努力想睁开眼睛,眼皮却重得像座小山似的。

水蜜桃一样那尖儿还是粉的呢

断断续续的话语飘进我耳朵里头,我试图理解那当中的意思,昏沉的脑袋却怎么也集中不了。

嘘小心

墙里的声音低了下去,空气中泛着一股甜腻的香气,我昏昏沉沉的只觉得身上更热了。

那热气在我身体里乱拱乱撞,带着酥痒的感觉,终于汇聚到我的小腹和花心处

手机呜呜的振动声让我猛地清醒过来,这才发觉自己居然又在睡梦里发春了,感受到股间熟悉的湿滑,我只觉得羞耻异常。

我泄愤似的抓起手机,正想扔出去,眼角却瞥见一条略带熟悉的信息。

小婊子,收债了。

是林叔。

昨夜的事让我差点把这恶魔给忘了。

我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茫然地想着。

要不要去赴约呢?

反正我的婚姻也毁了,那个曾经温暖的家和英俊的老公仿佛都是假的。剥开了,和这家小旅馆没什么区别,早就腐坏发臭烂到骨子里去了。

好,你在哪?

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飘了出去,远远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轻巧的在手机上敲出几个字,发送出去。又慢条斯理的换上了一件异常暴露的小礼服。

那裙子刚刚能裹住我饱满滚圆的臀部,领口开得叫人一眼能透过我的深沟看到平坦的小腹,我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这么件衣服带了出来。

大概如林叔所说,我真的是个婊子吧?我看见自己冷冷地笑着,双手温柔地抚过那丰满成熟的身体,终于拎起包走出了旅馆。

这就不住了啊?

我把钥匙还给前台的老头,他满是血丝的小眼睛贪婪地打量着我的深谷,那场景仿佛之前梦见的一般。

不住了。我冲着那烂肉似的老头妩媚地笑了起来,还仿佛不经意的挺了挺雪白。满意地看着一片白雪果冻般晃荡在老头鼻尖前头,看得他两眼发愣。

欢迎下次再来哈!老头目送我走出旅店,留恋地在后头喊道。

嚯。林叔见到我这幅野鸡般模样也难得的惊讶起来。

下一秒他大步踏上前来,一手接过我手中的健身包,另一手在我腰间一带将我揽进怀里。

小婊子,你穿成这样,不怕路上就让人给上了?他凑到我耳边哑着嗓子问道,那只环在我腰间大手熟练的往下一滑在我臀上轻轻重重揉捏起来。

还是说你就是想让人上了你?嗯?林叔一边拿言语挑拨着我,一边将我往旁边的小巷子带。

唔。我心里早已没了顾忌,这会儿被他揉两下便只觉得脚下发绵,一股热流从花径深处涌了出来。

林叔见我这副眉目含春的样子诧异的挑了挑眉,虽说之前他便发现我身子敏感之极,不过眼下这样子也太过了些。

不过这送上门来的美肉,他可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林叔一手抓着我的臀肉,三步并做两步将我拉进巷子里,也不顾这青天白日的,巷子外头车水马龙,那手便已经熟门熟路的掏向我的裙底。

小婊子,你今天劲儿有点大啊。林叔这一掏立刻便发觉我的内裤早已湿了一大片,顿时乐了起来。

他将我压在墙上,粗大的手指隔着内裤便往我的花径里头直掏,裤头被他这番动作绷得紧紧的,直往我那门缝里头勒,磨得我一阵心痒。

唔~啊~我玉颈一扬,忍不住叫出声,你,你轻着些弄~

这话音一出,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愣了一下,这绵软浪荡的口气,真的是我吗?

真想我轻些?林叔这会儿早已扔掉了包,腾出手将我那两颗沉甸甸的蜜桃从领口掏了出来。

会,会被人看到的!我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嘴上抗拒着说到,却觉得更多的热流顺着花径直往外淌。

呵呵,连当个婊子都学不会吗?林叔根本不理我说了些什么,反而伸手啪啪往我那蜜桃上甩了两巴掌,顿时激起千万重浪。

贴这玩意儿做什么,你这桃尖儿那么漂亮,藏起来太浪费了。林叔一边说一边将我那蜜桃顶上的两枚胶贴撕了下来,扔在地上。

你!我只带了一副,待会出去会叫人看出来的。我有些急了,想着到时候自己穿成这副模样走在街上,雪白前还凸起两个硬硬的豆子来,便羞得面泛桃花。

哈哈,你都穿成这样了,还怕人瞧?还真是婊子的牌坊啊。林叔乐了起来,一边轻轻撕咬着我的耳廓一边嘲笑道。

小婊子,你看看你下头湿的。他一边说一边抽出在我裙底掏摸了半天儿的手指。

这么浪的身子,天天守着那么个软蛋真是可惜了。

林叔将手指凑到我鼻尖前头,一股甜腻的味道从他指上传来,我仿佛受到蛊惑一般,檀口一张竟然将那沾满粘液的手指含住。

林叔眼睛一亮,也没说什么,全神贯注看着我。

不过他揉着我那对蜜桃的手更重了,呼吸也是,我能感到他沉重的呼吸拂动着我耳畔的发丝。

这一瞬间我忽然有些想笑,一种莫名其妙仿佛赢了什么的愉悦感从心底升起。

原来这个男人也不是面上那么凶恶的嘛,以往都是我被他撩拨动了欲念,这会儿也轮到他了啊。

我如同恶作剧得逞的孩子,心里乐滋滋的。

可惜,眼前的男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他猛地抽出手,还不待我反应,两手一齐往我裙下狠狠一拉一扯,便在我的低呼声中,将我的内裤撕了下来。

小婊子,你想玩,我就陪你玩玩。

他一把抓住我的两只手腕,讲它们牢牢固定在我的头顶,另一只手飞快的掀起我的裙摆,两指手指一并,不由分说捅进了我湿滑的花径,一顿搅动后,往外一钩,凶狠地掏挖起来。

呀~唔~我一时没忍住叫了起来,才叫了半声,就被他凑上来用唇将我后半截尖叫堵了回去,变作呜呜的呻吟。

他的吻和他的人一样凶狠,他的舌头不由分说撬开了我的牙关探了进来。

他的手指更是如同有魔力一般,越动越快,仿佛要把我的灵魂都从花径里头掏将出来,我甚至没有发现他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我的手腕,只如同一个布娃娃一般,随他摆弄,在欲海当中沉沉浮浮。

我忍不住再次尖叫起来,浑身绷得紧紧的半晌,我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整个人也再次瘫软,如同没了骨头一般,挂在林叔臂弯里。

呵呵,小婊子,你大白天的,在室外被人玩到吹水了。林叔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想起。你刚才那个全身抽搐的样子,我都怕你就这么给爽死了。

高潮带来的晕眩渐渐褪去,我缓缓回过神来。

释放了一番欲望,我也清醒了些,这时只觉得难以言说的羞耻感漫上来。

我在弄什么?居然就这么来找这个恶魔,还随他这样玩弄自己?

如果之前还可以说是被迫的,这会儿我只觉得半点借口也寻不出来,眼圈顿时红了。

呵。你让人下药了。林叔的声音将我从自厌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我茫然的看着他,不太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从家里过来的吧?你这种大小姐,没事儿别学人家出来瞎晃。被人下了春药都不知道。林叔见我脚没那么软了,便放开手,蹲到一边,在我的包里翻找起来。

哈。果然是那个老虫的旅馆。他从包里找到了什么,冲我晃了晃。

银色的金属光泽划过我的视野,是个U盘,我包里什么时候放了这东西?

我心里惊呆了,想到今天还有饭局,恐慌的看了看周围,一把抢过林叔手上的U盘,抓了抓衣服口跑了出去。

我匆匆忙忙的赶到饭店,抬头一看,林叔居然坐在对面一直盯着我,目光隐晦地带着几分透视般的打量,仿佛一寸一寸扒开了我衣服,丈量了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我脸颊烧得通红,拼命地低下头想要躲避这个视线。

可是林叔的目光太热烈了,如同火烧一般,让我想要装作没看见都不可能。

林峰慢慢喝醉了,头颅一歪一歪得看上去马上就要倒在桌子上一样。

随着林峰喝得越来越醉,林叔的目光越来越露骨,侵略性的视线往我身上扫描。

老公我有点害怕,我慢慢的坐过去,下意识推了推林峰,我真有点担心,万一他真得醉得不省人事,林叔会不会对我图谋不轨。

可林峰已经喝得烂醉如泥,恐怕都不知道我是谁了。

反而我这个举动更加助长了林叔,他吹了口口哨,意味深长地道:媛媛,看样子小峰醉得不轻啊!

他这话带了点暗示性。

我不知为何,脸突然红了。

是啊,醉得不轻,就算发生点什么声响肯定也不会听到。

察觉到我在想什么,我连忙反应过来,真是的,我怎么能够抱有这样的念头。

可刚才那刺激的想法却仿佛扎根在我脑海里一般。

啪嗒!林叔手上的筷子应声而落:我去捡筷子。他说着,低头钻进了桌子。

我下意识闭紧了双腿,糟糕,今天穿的是超短裤,一蹲下去就会露出小内内那种,我想着坐着也不会被发现。

可要是从下往上看,里面的风光可就暴露无遗了。

黑色的,蕾丝,媛媛,你可真性感。我听到了林叔调侃的声音。

我仿佛能感觉到林叔热辣的目光在盯着我的下面。

那一层薄薄的内裤根本不能遮挡什么,更何况,我发现,我湿了。

一旦湿了,那里可就是透明的了。

突然,林叔伸出手指碰了一下我大腿边缘,就差一点就接近内裤处了。

我浑身僵硬,只觉得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林叔的手指蔓延开来。

刺激,刺激得我浑身紧绷。

我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林峰,他喝得太醉了,已经趴在了桌子上,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

媛媛桌子下又传来了林叔的声音。

别动。我忍不住低头对桌子里警告了一声,可林叔非但不听,反而更加变本加厉。

林叔的手指布满了老茧,在我大腿上摩挲着,细小的颗粒感引起了我的阵阵颤栗,何况又是女人大腿这么敏感的地方。

我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泛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那一小块肌肤被摩挲得发热,滚烫得仿佛要烧起来了一半。

就那么一小簇火苗,从大腿根一步一步烧到了心里。

在那手指伸进内裤的时候,这团火一下子蹿到了全身。

别,不要我很慌乱,没想到他会突然把手指伸进来。

林峰可还坐在旁边呢,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可是林叔根本不管这些,他大胆地用粗砾的指腹揉搓着我的那块软肉。

完了,被发现了。

果然,我听到了林叔的闷笑声,带着不怀好意:媛媛,你湿了。

这一下我脸涨得通红,还是被发现了。

林叔的手指十分有力,玩弄着蚌肉,偶尔一夹,有时候还往外面一扯。

我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刚好把他的手夹住。

可是林叔被我这么一夹反而气恼了,手上的动作更大了。

不,不要,林叔这一下扯得我生疼,我忍不住痛呼出声,连连求饶。

林叔这么恶劣的性子,怎么可能会管我的请求?

反正我越痛呼,他越扯得用力。

媛媛,你就别装了,你看你有多舒服呀,我这一手活可好了,保证让你舒服。林叔一边说着,果然如他所言,手上的花样越来越多,就连力度也拿捏得很稳。

我整个身体弓了起来,两腿也分得开开的,感觉所有刺激的感官都在那一处蚌肉处集合。

我能感觉到那里越来越湿润,像我这样敏感的身体,根本禁不住这样的玩弄。

媛媛,你身体的水实在是太多了。林叔惊呼一声,突然抽出了手指。

Tags:
2 + 赞
相关资源:
  •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老公揉女的胸摸下面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老公揉女的胸摸下面
    2021-5-1411
  • 乱伦之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乱伦之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2021-5-1410
  •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2021-5-138
  •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5-1211
  •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2021-5-116
  •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1-5-102
  •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5-918
  •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2021-5-86
  •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1-5-818
  •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2021-5-7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