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奴膀胱高H调教憋尿*同学的小嫩菊

分类: 短文
1,938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但还是小声道:你说你小子这么大,弄的这么舒服,以后让我怎么活啊!

田小峰终于知道了,哈哈大笑起来。婶,你是这件事情啊,那怕什么,以后你想要了,随时叫我不就可以了吗?

叶玉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不可以,以后不能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看着叶玉淑那矜持的样子,田小峰越是爱恋,毕竟每个男人都喜欢纯洁一点的女人吗?

望着叶玉淑这曼妙的身躯,田小峰才刚刚冷却下来的心,马上又涌动了起来,当即爬上了叶玉淑的身上!

你要干嘛?叶玉淑见田小峰上来,连忙阻拦道!

田小峰邪笑道:婶,我还想要!

不不行!叶玉淑虽然不是第一次,可还是头一次碰到田小峰这大鹏鸟,刚才一次激烈运动,现在两腿之间还有点点疼痛,这田小峰又要来,哪里受得了!

可还未等她阻拦,只觉那秘处一阵充实,啊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手不由自主的紧紧缠住了田小峰!

一二一二

田小峰又开始奋力的耸动了起来!

不要不要叶玉淑连连娇叫着,可双手却是紧紧的抱住田小峰,听过去确实别有一番情趣!

梅开二度,要比第一次来的时间还要长,足足过了一个半小时,才伴随着叶玉淑那凌厉的叫声之中,田小峰忍不住呻吟一声,奋力的飞入叶玉淑的最深处!

哦哦

叶玉淑长长呻吟一身,整个人松软在了床上!

田小峰这才依依不舍的从叶玉淑的身上下来,轻抚着叶玉淑的身子,笑道:玉淑婶,舒服吗?

叶玉淑现在根本就没有力气回答田小峰的话,只是扭头瞪了田小峰一眼,不在说话,静静的躺着享受这激情过后的余韵!

见叶玉淑没有理自己,田小峰也没自找没趣,点燃一根烟,美美的靠在床头吸起来,想着这两天的艳遇,心中一阵美滋滋的!

先有林桂芳跟张翠兰两人,再又来自己的表嫂,现在又弄到了自己多年以来的梦中女神!

快哉,快哉

叶玉淑村里面十大美人之首,还真不是盖的,不仅仅是她的美貌,更是她的品德上,一直有着淑女之称,这让田小峰心中更加满足!望着旁边叶玉淑那白皙的肌肤,田小峰真想就在这里过了!

可毕竟这是不现实的事情,见差不多要到晚饭的时间了,田小峰依依不舍的摸了摸叶玉淑,在她耳边轻语道:婶,我就回家了!

恩!叶玉淑还沉醉在刚才的激情之中,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答田小峰的话了!

田小峰看了看叶玉淑那美白的双峰,笑了笑又道:婶,那明天我怕再来啊!

恩!叶玉淑点了点头,突然才回神过来,连忙道:不不行,田小峰我们以后不能这样了!

田小峰确实笑了笑没有回答叶玉淑的话,穿好衣物离开了,待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笑道:婶,我明天再来啊!

不行!叶玉淑话还没有说完,田小峰就没影了,望着田小峰离去的背影,叶玉淑心中一阵苦笑:我这么做对得起刘忠吗?对得起孩子吗?心中暗暗道不行,以后绝对不能在跟田小峰发生这种事情了,可转念一想,自己忘得了吗?忘得了跟田小峰之间那激情吗?

虽然叶玉淑有那几分报复刘忠的意思,可贞洁的她始终还是过不了自己心中那道坎,几天下来,叶玉淑一直都在内疚之中,甚至都不敢出门,她怕,怕遇见田小峰!

而田小峰本来第二天要来叶玉淑的,但田小峰也没有真来,她虽然想着叶玉淑,但他更想着叶玉淑来找自己,就没有去找叶玉淑!

而三天时间下来,叶玉淑没有来找自己,林桂芳却先急了,这林桂芳自从上次摸了田小峰那里之后,脑袋里面就一直想着,田小峰说的那句话,会来找自己的!

可都几天过去了,田小峰一点动静都没有,每次来自己店里面买东西,林桂芳很想问问田小峰,可惜都有人!

正好这中午时间,大多人都休息了,只有林桂芳一人在店里面,而闲人田小峰正巧遇到没烟!

桂芳婶,来包烟!田小峰掏出钱递给林桂芳,可见林桂芳却没有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喂!桂芳婶,看什么呢?拿包烟啊!

哼!林桂芳斜眼望着田小峰道:你小子给我装,继续给我装!

我装什么了我!田小峰被弄的莫名其妙,不爽道:快,给我包烟,犯瘾着呢?

林桂芳见田小峰还凶起来,心中一股火气跟着上来,从柜台上拿出一包烟,砸向田小峰,大骂道:你小子兔崽子有种,把老娘玩出火了,就他妈给我装傻是吧!

你田小峰被突然砸了一下,正想要开骂,可看到你林桂芳那波涛汹涌的双峰,突然想起了什么!敢情是这林桂芳发春了!

这几天时间,自己刚上了方芳表嫂,又得到了自己的玉淑婶,还真确实没有去想林桂芳。

现在田小峰算是明白了,走前一步轻笑道:桂芳婶,你是不是发春了!

你他娘的才发春呢?林桂芳正在火头上,听田小峰这么说立马骂道!

好,好,没有没有!田小峰倒是不生气,嬉笑着道:桂芳婶,没有,那我就走了!

不留,滚吧!林桂芳没好气的说道!

好,那走了!田小峰看了看林桂芳,摇了摇头笑了一声,就往门外走去!

林桂芳好歹也是村里面十大美女之一,要想偷个男人还不是一招就来,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忘不了田小峰那大鹏鸟!本来还想着田小峰这小处男铁定不会走,可见到田小峰还真的走了,顿时急的跺了跺脚,喝道:你小兔崽子还真走啊!给我回来

刚刚迈出门口的田小峰哈哈大笑了起来,走回店里面看着林桂芳调笑道:桂芳婶,这不是你让我走的吗?怎么又让我回来了!

哼!林桂芳冷哼一声,白眼道:你小子就得了便宜在卖乖吧!

田小峰见林桂芳服软,哈哈大笑一声,也没有在打算调戏她,走了柜台从林桂芳身后搂住了她!

桂芳婶,想要吗?田小峰说着,手也没有安分着,开始在林桂芳的身上磨蹭起来!

恩!林桂芳点了点头,翻过身摸着田小峰,娇声道:知道人家想要,还折磨人家!

看着林桂芳这堂堂村长夫人一副小女人样,田小峰胸口的火跟着涌了上来,手快速的往林桂芳的身.下摸去!

桂芳婶,这是尿了吗,这么湿!田小峰刚摸了一下,就感觉一阵湿漉漉的的,还以为是尿,连忙放开了林桂芳!

可这又哪里是尿啊,是林桂芳这浪货从田小峰进来时候就一直想着那事情,底下滑水了。

林桂芳见到田小峰激动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娇怒道:还不都怪你,一直惹人家,弄的滑水了!快点来啦!

对于滑水田小峰多少知道一点,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林桂芳竟然有这么多水,这连裤头都给湿透了!

田小峰疑惑的看着林桂芳:桂芳婶,你这真不是尿!

不是啦,快点,我要林桂芳说着就主动的往田小峰怀里面扑去!

田小峰还是有点不相信,用手试探了下,黏糊糊的,这才相信是林桂芳的水,心中暗叹道:***,这女人怎么又这么多水啊!同时双手又开始在林桂芳的身上游动起来!

林桂芳连整条裤子都快差不多湿透了,自然不会满足于田小峰的手摸,搭着田小峰的裤头娇哼着:快快点!

田小峰那裤头就被林桂芳解开了,同时林桂芳快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翘着大腿趴在那椅子上,叫道:田小峰,快点,婶等不及了!

望着林桂芳摇晃着的大白腚,田小峰心中也是一股怒火,就要提枪而上,而看到门外还开着,经过上次事情,田小峰多了分心眼,连忙走过去把门关上!

林桂芳见田小峰离开立马大叫道:田小峰,你要去哪里啊!

关了门,田小峰心中宽松,走回来,望着满脸妩媚的林桂芳还在摇晃着她那大白腚,啪嗒忍不住一巴掌在上面拍了一下,邪笑道:桂芳婶,你就这么等不及了!

是是!林桂芳完全没有感觉那疼痛,连连点头着转过身一手抓着田小峰那就往自己那去。快点,婶求你了!

跟方芳跟叶玉淑,田小峰还没有体验过这姿势,本能的想要翻林桂芳身过来,而林桂芳已经抓住直接往后面步入了!

那一股闷声的水响,伴随着林桂芳一声娇叫,田小峰只觉一股电流涌入全身,那一箭透底的滋味,更是别具一番!

田小峰此刻才知道,原来这样也行,双手环绕上林桂芳的身躯,开始耸动起来,弄的小凳子吱呀吱呀的直叫着,当然还伴随着林桂芳那一阵阵**的叫声!

最后伴随着林桂芳那一身凌厉的叫声,田小峰紧紧的抓住了林桂芳那巨大的双峰,奋力的顶了进去!

平日里极爱干净的林桂芳,现在光溜溜着身子也不顾地上脏,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田小峰倒是好体力,颇为满意的坐在了刚才那吱吱呀呀一直叫的椅子上,习惯性的点上一根烟,美美的吸起来!

良久之后,林桂芳才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田小峰那货,心有余悸道:田小峰,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那是必须必的!田小峰很是自豪的晃了晃那笑道:怎么样,桂芳婶,爽吧!"

爽,爽!林桂芳满足的点头道:你小子可算让老娘尝到了真正的滋味!

女人都喜欢别人夸自己漂亮,而男人都喜欢女人说自己强,这田小峰也不例外,享受的搂过林桂芳。桂芳婶,怎么以前村长都没有让你爽过吗?

他,哼,还是别提了!能弄三下就不错了!林桂芳一想到刘福全那一二三就完事的速度,心中救治一阵恼火!

听刘福全这方面不行,田小峰心中更加满足,他刘福全不是村长吗?天天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个纸老虎罢了!

对林桂芳毕竟毕竟没有对叶玉淑那份情感,甚至连自己那表嫂都比不上,田小峰就没想着梅开二度,而且加上此处确实不是久留之地,一根烟完,田小峰就穿戴好准备离开!

桂芳婶,那我就先走了!

林桂芳现在满足了,虽然她心里面很想再来一次,可身子吃不消,刚才被田小峰那剧烈的冲击着,现在还痛着,就也没有留田小峰!点头道:恩,去吧!去吧!以后常来店里玩啊!

田小峰当然知道这玩的意思,不就是玩她吗?想到堂堂村长夫人败在自己手上,心中就是一阵得意,没有回答林桂芳的话,收起柜台上刚刚自己拿出来的钱,大摇大摆的就走了!

这全身都满足的林桂芳自然没有阻拦田小峰拿钱走,只是望着田小峰离去的背影,暗自思量着,刘福全哪天晚上不在家,让田小峰来好好快活一次!

日了13,还白得一包烟,又逢着乌云天气,那太阳全躲在了云后,阴凉阴凉的,田小峰心中一阵畅快,哼着小曲悠闲的散步在村道上。

喂,三叔干嘛呢?田小峰走着正巧见到刘长根的堂兄刘长青走来,热情的叫道!

哦,是峰子啊!刘长青可没见过田小峰嘴巴这么甜过了,愣了下,狐疑的看了田小峰一眼,晃了晃手里面的几根木条子,这不是李子快要成熟了吗?怕被大雨给糟蹋了,弄几个条子绑上,结实点,不怕风吹!

哦,哦!田小峰点了点头,掏出一根烟递给刘长青:三叔,那你去忙吧!我也回家看看我家的李子树弄了没!

刘长青接过香烟,挥了挥手道:恩,去吧去吧!

恩!田小峰点了头就走!

刘长青见田小峰走远,看了看手里面的香烟,暗骂道:这混小子今天这是咋了,见鬼!

当然田小峰那也只不过嘴上说说罢了,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去帮忙弄什么条子绑树,回到家见刘长根跟张秀花还没有回来!也没多想,直接回房间,打开那一台破旧的黑白电视!

90年代初,手机还没有出现,但彩色电视机,影碟机什么倒是出来了,但那也是有钱人家的玩意!这土岭村田小峰这样的家庭,有一台黑白电视机,那算是不错的了!

田小峰看了一下电视,见都是广告,不由气恼道:妈的,广告广告,没完没了了吗?

田小峰火的正想关掉电视,突然一条广告跳了出来,一位田小峰道不上名的漂亮女明星手里面拿着一包什么东西正吃着!

田小峰见到这漂亮明星,没舍得关掉,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那漂亮明星,脸都差没贴到电视屏幕上!

广奥梅,就是这么的美味!女明星那樱桃小嘴蠕动着,突然摆了摆身姿,拿起手里面那一包东西,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接着女明星就消失了,都是这什么广奥梅的广告,怎么美味,如何的美味,田小峰气的想砸电视!而就在此刻脑海里面突然一股想法冒了出来!

这广奥梅不就是梅子吗?

自己这土岭村不是也有人种吗?可那梅子一百斤也只不过十几块钱罢了,可这一包田小峰记得好像林桂芳那店里面就有卖,一包要好几块钱呢?还没几个!

这俗话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土岭村这土旮旯之地没啥好,就是山多,出门望去就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大山!

而李子更是土岭村本土特产,每年各家各户加起来少说也能产出几万担来,可是这几万担的李子并没有给土岭村带来多大的利益!更多的是给那些收购商,还有那买李子去卖的人赚去了!

田小峰看着电视里的广告,这心里面就有了想法,你说这什么广奥梅的他不是也只不过是一个梅子吗?人家凭啥就能够请明星广告还上电视呢?

凭良心说,这土岭村的李子肯定不输给那什么广奥梅的,只可惜缺乏的是一条销路罢了,缺少了一个品牌,缺少了一个包装!

这要是弄出个加工厂在这土岭村,在弄个品牌,那这李子的价钱不就是翻了好几倍吗?

田小峰心中暗想着,自己这原料是不缺了,秘方那更不缺了,就单单每年张秀花腌制的那些李干都比那什么广奥梅的要强的多了!

有了这些,那自己何不就在村里面弄个加工厂出来呢?自己收购掉村里面的李子弄出个样子来在外卖出去,一包十个一包卖一块,那几万担的李子自己还不就赚发了!

田小峰看着门外对山头那些李子,好像变成了一颗颗金子往自己这边滚来!

峰哥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一道叫声打断了田小峰的白日梦!

谁呢!田小峰正想出去,谢良那矮个子就冲了进来,见到田小峰就道:峰哥,快,快,你干爹在山上跟来干起来了!

什么!田小峰听到这话,全身打了一个激灵,眉毛往上一扬。哪个!是哪个混蛋敢动我干爹!

谢良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就在村口玩听人说的,我这不也没看到吗?

说,在哪里!田小峰咬了咬牙道,他还真不相信自己在土岭村还混着呢?竟然有人敢动自己家人。

就在龙头山那边!谢良心里面同样是一股气愤,他在村里面明摆的是跟着田小峰混的,这下有人如果动田小峰的家人,那还不是一样不给自己面子!

龙头山!好,好田小峰冷哼一声:良子,走,去看看到底是哪个***这么大胆!

恩!走!谢良跟在田小峰后面,走出了房间,只往龙头山奔去,走到门外出,两人都没忘记从旁边柴火堆上拾起一根顺手的木棍!

龙头上,并不高,只不过全村人的房子都是依靠着这龙头上排开的,有风水之论,这龙头山乃是土岭村的龙脉,这才有了这么一个名字!

也正是有着龙脉之说,这山上就有了那一条规定,不许造坟墓,不许乱挖,而且属于公家所有!

可这么大的一块山头放着那十足是个浪费,几年前全村人商量着就各自分了那一小亩来,种树的种树,种李子的种李子,只要不挖坟墓,不耕水田就没事!因为水田怕冲了这风水!

这不陈长根的一小片就种上了那么几颗李子树,正巧隔壁那几块也都种着李子。今天几家又凑巧的都来绑李子,这就撞在了一起!

谢依远,何则惠,何宏光闲下来都是同村的就坐到了一起抽烟打屁,聊着聊着这不就聊到了田小峰身上,说田小峰那货不行!

陈长根正在李子树下忙活,几人没看见他,可他却听到了那几人说的话,听到那谢依远说田小峰那货不行,陈长根就急了!当即从李子树下跳了起来,提着手里的木条子,喝道:谢依远,我日你娘的,你说谁的不行,我看你***才不行呢?

三人刚才倒是没有看到陈长根,都被陈长根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

带头人谢依远看了眼陈长跟,连忙走前,递过烟赔笑道:陈哥,我那不是瞎说的吗?别介,别介!

何则惠跟何宏光两人也连忙跟着道:对啊,长根啊,这不是闲聊吗?

闲聊!陈长根听他们这么说,心中就更不爽了,甩掉谢依远递来的香烟,冷哼道:***,闲聊就聊啥不好,凭什么说田小峰不行呢?

谢依远这香烟被陈长根甩掉,心中也不爽了,歪着脑袋道:陈哥,不就是个玩笑吗?你至于吗?

玩笑尼玛啊!陈长根骂道:你娘的这么不说你自己那货不行!

谢依远这连连被陈长根骂娘着,那火气也跟着上来了,怒道:陈长根,我***叫你一声哥,是看你年龄大的份上,又是同村的,你***也别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咋啦,想打架吗?陈长根毫不示弱的拉了拉胳膊袖子。谢依远,劳资***今天就把自己当个人物咱了,你有本事再给我说一遍看看,我不把你弄死!

说了又咋地了!谢依远瞪瞪眼睛。那田小峰就是个废物,是个太监,我他妈说错了吗?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怎么还不能让人说了吗?

你***还真敢说!陈长根见谢依远还真又说,手中的木条子瞬时就举了起来!

何则惠跟何宏光两人都是实诚人,一见陈长根这架势,连忙上前拉住了他。

长根啊,那不都是开玩笑吗?算了,算了!何则惠劝说道!

对啊,算了,算了!何宏光也连忙开口劝说道!

哼,算了,不可能!"陈长根咬着牙道:谢依远,你***有本事给我滚过来,单挑!

谢依远这年龄只不过三十出头,比起陈长根要年轻多了,这年轻人的火气本来就旺盛,他哪里受得住陈长根这般挑衅,顿时也火了,吼道:咋了,劳资就说那田小峰是个太监,你***不爽来啊!

陈长根顿时爆喝一声,提着木条快速的往谢依远冲了过去,何则惠跟何宏光两人见到陈长根那跟牛眼般的眼睛倒是被吓了一跳,没来得及拦!

啪嗒一声,陈长根那手里面的木条子正敲在了谢依远的身上,这奋力的一棍下去,滋味可不好受!

谢依远顿时也火了,骂了一句:**,陈长根这是你自己找死的!提起旁边的扁担,就往陈长根杀来!

何则惠跟何宏光一看架势不对了,连忙商量着一人留着劝,一人下山叫来人来帮忙!

虽然谢依远跟陈长根两人体型相差不远,可谢依远人家毕竟年轻,陈长根有哪里干的过谢依远,被他扁担拍中,当即滚在了地上!

田小峰跟谢良两人上来,正好见到这一幕,田小峰大吼一声:我干你娘的!抓着手里面的木棍就往谢依远冲去!

田小峰干起架来,那可是不要命的主,这下见自己干爹被打,心中山洪暴发,双眼瞪着,飞扑而去犹如一头凶猛的野兽般!

谢依远被这突如其来的田小峰,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没有躲过田小峰峰一击,啪嗒田小峰手里的木棍正准谢依远的肩头!

谢依远疼的整张脸都扭曲在了一起,但并没有害怕,毕竟都是年轻人,气盛好强,反而因为这一棍被激起了火气,怒吼道:好啊,好啊,父子一起来!**你娘的!

田小峰打架向来是不多话的,压根就无视谢依远,直接抡起木棍又往他的脑袋上砸去,谢依远知道田小峰狠,可没有想到这小子这么狠,这下才有点了怕,连忙往后退去!倒是避过了田小峰这一棍!

噗咚

可他忽略了还有一个人,谢良,谢良刚好到了谢依远的身后,同样狠角色的他,直接一棍往谢依远的脑袋砸去!

那清脆的一声响,谢依远只觉的脑袋一阵晕乎,双脚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

呸!谢良踢了踢倒在地上的谢依远一脚,还吐了一口口水。尼玛,连峰哥爹都敢打,反了你!

田小峰见谢依远被打趴下,还有谢良招呼着,就没有上前,而是来到了陈长根旁边,扶起了他。

干爹,你没事吧!

陈长根在田小峰的搀扶之下,吃力的爬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

哼!田小峰见陈长根没事也放心了下来,扭头看了谢依远一眼,冷哼一声道:干爹,你等着,我去干死那小子!

算了,算了!陈长根知道田小峰那脾气,这过去还真的有可能干死谢依远,连忙拉住了他。峰儿,这毕竟是乡里乡亲的,没必要闹太大!

而此刻,山下刚才去叫人的何则惠带着几个人嚷嚷着也伤来了,刚才那留下来拉架的何宏光早就被田小峰跟谢良这么残暴的样子吓坏了,躲得远远的,见到村民人,才探出脑袋来,往那些人奔去!

来的人,大多都是自己村的,没有外人,而那带头的就是村长刘福全,刘福全走来,摆了摆他那架势,一副有模有样的官腔。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长根见刘福全来了,连忙甩开田小峰的手,迎上前道:呵呵,没事,没事,村长这大热天的你怎么上来了!

唉!还不是因为你们的事情!刘福全白了陈长根一眼,走到了谢依远面前:依远,没事吧!

有事个屁!谢依远还没有说话,站着的谢良就先开口道:挨了一棍而已!

去,去!刘福全瞪了谢良一眼:没大没小的,还说没事,没看都流血了吗?

村长你要为我做主啊!谢依远本来还不敢说话,现在见到刘福全立马哭诉了起来:你看这都被打流血了!

田小峰一听这谢依远还先告状起来,顿时骂道:你娘的,流血,你刚才打我干爹的时候怎么不说!

我哪里打了!谢依远反驳道:你干爹又哪里有伤了!

干!田小峰提了提胳膊袖子:你小样的又欠抽了是吧!

村长,你看,你看这混小子又要动手!

好啦,别吵了!刘福全大叫一声,看了看两人,摇头道:都是乡里乡亲的有什么好吵的!

别拿村长不当官,这刘福全在村里面还是有点威信的,就算田小峰这混世魔王,听到他的话也安分了下来!

刘福全见两方终于停止了争吵,摇了摇头道:好了,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吧,谢依远你先说!

恩!谢依远听到刘福全的话,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眉毛扬了扬道:村长,就我跟则惠还有宏光聊天的时候,说了田小峰什么的,那陈长根听到就跟我干了起来!而田小峰跟谢良这两犊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见我就打。

恩,恩!刘福全点了点头,转向陈长根问道:长根啊,他到底说了什么,这乡里乡亲的至于打架吗?

哼!陈长根冷哼道:说什么,你问问谢依远这***他说什么!

说了什么你呢?依远!刘福全转头问道!

我我谢依远害怕的看了田小峰一眼,可又看看这么多人在,还有刘福全这村长在,胆子就大了几分。村长,我就是说了田小峰那家伙不行!

什么!

田小峰一听这话就怒道:谢依远,你娘的,你那货才不行呢?

好了,好了,话还没有说完,你激动什么!刘福全见田小峰又要上前,顿时喝道!

好,好,你说,你说!田小峰不爽的摆了摆手!

刘福全看了眼田小峰,无奈的摇了摇又问道:谢依远,你为什么无缘无故的乱说人家啊!

我哪有啊!谢依远无辜道:村长,这是村里面人都知道好不好!

知道你妹哦!田小峰又骂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丫的又是怎么知道的!

谢依远看着田小峰激动的样子,暗笑道,想必这家伙确实是那东西不行,要不然干嘛那么激动!想想这好端端的男人,那个不行是多么可悲啊,谢依远被打的心里面就多了一份慰藉!

笑了笑道:田小峰啊,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说的,你就承认吧!

承认!田小峰想到这几天连上好几个女人,其中还有刘福全的老婆,竟然还有人说自己不行,不由的大笑道:谢依远啊谢依远,你说我的不行,那你敢不敢把你的老婆给我试一试!

田小峰,你谢依远一听到这话,顿时急眼道:田小峰,你小子嘴巴把我放干净一点!

田小峰斜着脸看着谢依远生气的样子,笑道:谢依远,你不是说我的不行,怎么就不敢了呢?

刘福全一听这都乱了,连忙打断道:唉!唉!说什么呢?田小峰,你干嘛又扯到人家老婆身上了!

哈哈田小峰笑道:村长,那谢依远不是说我的不行吗?我就先证明给他看看!

田小峰说着,顿了顿又道:谢依远,怎么敢不敢,只要你老婆给我试一下,我要是日不成的话,从今以后我田小峰就当你的一条狗,随便你呼唤。怎么样!

这这

谢依远听到这话明显疑虑了起来,田小峰的那货不行,自己可不是听一个说过,而且说的那个真!

田小峰看到谢依远的疑虑又笑道:谢依远,说怎么样,给个痛快话!不敢的话以后就少在乱嚼舌根,还有乖乖的给我干爹道歉!

什么道歉!谢依远听到这话顿时不干了,自己这被人打了,还要向人道歉,看了看田小峰裤下一眼,咬了咬道:好,田小峰我就跟你赌了,只要你能行,我就让我老婆给你

哈哈哈哈哈

谢依远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旁边的众人大笑了起来,谢依远也明显意识到自己的错了,连忙收住了嘴!

哈哈!田小峰大笑着转向众人道:大家都听到了,我的要是行,这谢依远老婆就给我日啊!

谢依远也连忙跳出来道:恩,大家也给我做个证,这田小峰要是不行的话,那以后这小子就要当我的一条狗!

刘福全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把他给忽略了,顿时不爽道:好了,好了,这成何体统啊,谢依远你有什么保证说人家田小峰不行,人家要是可以的话,你还真把老婆给人家日啊!而且就算不行,这么多人面前,让你老婆脱掉裤子,你面子上挂的住啊!

谢依远一听这话,顿时感觉到一阵尴尬,低了低头,没在说话!

刘福全转头又对田小峰道:你,田小峰,这乡里乡亲的,谢依远的老婆,你好歹也要叫一声嫂子,什么日不日的!

田小峰现在根本就不缺女人,也只不过想想跟谢依远玩玩罢了,听刘福全这么说,也就没了那个兴致笑了笑道:村长,这不是谢依远愿意吗?

好了,好了,反正两人都没什么大碍,都散了,去干活把!刘福全摇了摇头:以后少整这种事情,有损我们土岭村形象!

村长,那我这被打了,就算了!

算了,不然你还能怎么样!刘福全瞪了谢依远一眼:你难道还真的那么想让你婆娘出来试一试田小峰那行不行啊!

没,没有!谢依远听这么说,顿时没了脾气,只是心中那个委屈自己都说不清了!

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大家也就笑笑过去了,可谢依远心中却是很不甘,自己这被打了不说,还落下这么一个笑柄!

妈的,田小峰吗?晚饭回家路上,谢依远嘴里面还暗暗的念叨着:田小峰,你给我记住了,我要让你知道我谢依远也不是好惹的!

对,对,你谢依远不是好惹的!谢依远还没有走回自己家,就见到自己婆娘,曹雪玲正看着自己!

老婆,咋了!谢依远看到曹雪玲生气的模样,连忙迎了上去。老婆,是谁惹你生气了!

哼,谁!曹雪玲冷哼一声道:谢依远啊谢依远,你有本事啊,说把老婆给人家睡,就给人家睡啊!

她怎么会知道的!谢依远听到曹雪玲竟然知道了这事,顿时一阵脑大,连忙赔笑道:老婆,我那不是知道田小峰那家伙不行吗?所以

田小峰那不行,那不行你就让我给人家睡啊!曹雪玲说着就拉过谢依远的耳朵骂道:谢依远,你有点脑子好不好!

啊啊

疼疼!谢依远鬼叫着,连忙求饶道:老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曹雪玲一想到那些人说的,心中就是一肚子气,现在看到谢依远这窝囊样,心中更是气,哗啦大哭了起来:唉,我怎么就找了一个这么窝囊的男人啊,还让不让我活啊!

这么一闹,谢依远晚上肯定是没好日过了,而田小峰这边却是有说有笑,请了刘福全,还有谢良两人到家里吃饭!

村长,来我敬你!今天事情这要好好谢谢你啊!陈长根拿起酒杯向刘福全敬去,他心里面欣慰啊,欣慰有田小峰这么一个好干儿子,今天要不是有田小峰上去,陈长根他绝对要吃亏了!高兴着就是一杯酒接着一杯酒!

刘福全很满意陈长根的这频频敬酒,很享受的端起酒杯,拿着那一副官腔笑道:唉!其实也怪那谢依远傻,哪里有说自己老婆给别人睡的!

刘福全笑着突然转头看向田小峰轻声道:田小峰,你那东西是不是真的不行啊!

正在吃东西的田小峰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村长,你听谁说的呢?我那怎么不行呢?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刘福全点了点头转身拍了拍田小峰的肩膀道:恩恩,你要是真不行的也不要怕,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会治好的!

田小峰听刘福全这话,顿时不爽起来,这刘福全明显也是以为自己那不行,可转念一向,他的老婆自己都弄过,这别人怎么说就怎么说咯,这样不是自己不是更容易让自己偷女人!

这么一想,田小峰心里面就通了,笑道:村长,来,不说这些了,我敬你一杯!

好,好!刘福全微眯着眼睛端起酒一饮而尽!

这一场酒,刘福全跟陈长根两人都醉了!田小峰倒是喝的不多,谢良更是干脆一杯都没喝,按他的话说,这跟刘福全喝没劲。

张秀花看着趴在桌上的醉猫刘福全,摇了摇头道:唉!田小峰,你快点帮他送回去吧!看的就烦!

好叻!田小峰干脆的点了点头,就跟着谢良两人架着刘福全往他家去!

倒是张秀花郁闷了,这平常叫田小峰本事情从来没有这么干脆过,现在是怎么了,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结果来,想到那天见到田小峰的不同,念叨道:看来这田小峰是真长大了!

其实田小峰又哪里真心送刘福全的,他只是想送刘福全回家,顺便找找林桂芳,这喝了几杯酒,那兴致就高!

好了,良子,这么迟了,你就先回去吧!田小峰接过刘福全道!

峰哥,这谢良看着醉得不省人事刘福全疑虑道!

叫你回你就回,啰嗦啥!田小峰顿时拉下脸来,谢良一看,立马点了点头:好吧,峰哥,那我就先回去了!

恩,快去,快去!田小峰摆了摆手,见谢良走远,这才架起刘福全往他家走去!

温饱思淫欲,这酒一喝更是促发了兴趣的爆发,想着林桂芳那肥臀,田小峰还没有走到林桂芳家,那货就顶起了大帐篷!

妈的,先消停一下不行吗?田小峰憋的难受,大骂一句,可这东西又岂能是你想控制住就能控制的,你越是不想,它还越是起劲!

憋的田小峰那叫个难受,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去,可偏偏手里面还扶着一个烂酒鬼,想快都快不了!田小峰都快喷火了,总算是到了林桂芳家门口!

这林桂芳关店,洗好澡,正躺在床铺上回味着今天跟田小峰那激情的一发,想的全身都有点冒汗,真希望现在田小峰能来在激情一次!

桂芳婶,快点开门!田小峰一到林桂芳门前,就大力拍打起门来!

房内的林桂芳被这吓了一跳,听着外面的喊声,林桂芳心中是又惊又喜,暗道:妈妈的,这么晚了,这田小峰还真敢来啊!真够大胆的,我这是开还是不开呢?开刘福全回来怎么办!可这不开

林桂芳摸了摸自己那竟然又出水了!

桂芳婶,干嘛呢?快点开门啊!都快喷火的田小峰,见房内许久没动静,又大力的拍打了起来!

妈的,这鬼犊子真是冤家啊!林桂芳想自己要是不开门的话,田小峰恐怕一个晚上都会在敲门,咬了咬牙,开了门,探出脑袋道:田小峰,都这么迟了,你干嘛呢?

干你啊,干嘛?田小峰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直接推开门,拉着刘福全就往那房间的床上一扔!

这是

林桂芳见到田小峰竟然拉着刘福全,倒是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啊这是!田小峰可不管,扔下刘福全,就转身抱住了林桂芳。桂芳婶,来吧,我想要你!

林桂芳虽然骚,虽然浪,可她可没有那胆量啊,见自己老公还在床上睡着呢?连忙推搡道:田小峰不行啊,刘福全,在在呢?

醉成那样了,怕个鸟!田小峰可不管这些,说着就扑向林桂芳,使劲的在她的身上乱啃着,弄的林桂芳是又羞又怕,可身上那美味确实真真实实的,嘴里面憋着不出声,隐隐约约发着那轻哼,更加诱人!

桂芳婶,脱掉吧!田小峰摸了摸林桂芳的神秘之地,咬了咬她耳垂轻声唤道!

恩!林桂芳本来就需要,现在被田小峰这么一顿乱啃,早就迷离了,轻轻点了点头,任由田小峰在自己身上折腾!

田小峰早就忍受了这么长时间,也就没有在拖拉,拉掉林桂芳的库子,同时之间也快速的解除掉全部束缚,提着一直被人说不行的大鹏鸟就上阵!

林桂芳再次接受到这猛烈的攻击,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随即见到刘福全还躺在床上,立马闭上了嘴!

可随着田小峰的运动,林桂芳根本就无法忍住,连连叫道:田小峰,轻点,轻点!

田小峰喝了酒,又哪里顾得及那么多,每一枪都是准准的,后劲十足往前冲去,无奈之下林桂芳只能咬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恩恩哼哼的闷叫着,声音不大,却好像更有一丝韵味!令田小峰更加享受,翻过林桂芳让她趴在床上!

林桂芳看着床上的丈夫,连忙摇首道:不不行!

可她那里又拗得过田小峰,田小峰直接翻过林桂芳让她趴着,顺势就往那身后攻入,啊林桂芳全身一震,双手连忙按住床上!

床瞬时跟着田小峰的运动摇动了起来,还能看到刘福全这醉猫在床上一摇一摆的,时不时刘福全嘴里面说着梦话,都把两人那么一吓!

可好在并没有醒来,田小峰又在劲头上就忘乎所有了,林桂芳在田小峰的猛烈攻击下,从刚开始的害羞,害怕,现在却异常的兴奋起来,特别是看着刘福全的脸,更是病态般的兴奋,好像这几年来,刘福全满足不了自己的怨气都在这一刻泄了!

喝了酒这事就来的特别猛,足足两个小时,林桂芳都不知道求饶了多少次,最终在林桂芳几乎都快昏厥过去的一声大喊,田小峰才喷了!

林桂芳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虽然全身提不起一丝劲,可全身却异常的舒服,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向田小峰那大鹏鸟,轻笑道:田小峰,你说你怎么这么猛啊!

呵呵!田小峰这解决完看到床上的刘福全才知道后怕,你说这刘福全要是突然醒过来怎么办!干笑一声道:桂芳婶,不说了,这村长要是醒来看见不好!

林桂芳这激情的都忘记了自己老公还在旁边,听到田小峰的话,才想起,扭头看了酣睡的刘福全一眼,点头道:恩,田小峰,你快走吧!

恩!田小峰这下也怕刘福全醒来,迅速的穿起衣服,跟林桂芳说了一声,就快速的闪出了房间!

田小峰走了,林桂芳看着床铺上刘福全摇了摇头道:刘福全啊刘福全,你这个死人,老婆就在旁边被人弄了都不知道,唉!

林桂芳虽然怨恨刘福全没用,可两人毕竟是夫妻,林桂芳还是帮刘福全简单擦拭了一下,自己才去洗澡!

先有自己表嫂,在有叶玉淑,又到林桂芳,这村里面的十大美人,自己几天时间就上了三个!田小峰心里面说不出的舒畅,可女人归女人,田小峰并没有忘记自己心里面那办工厂,弄李子的大计划!

早饭时间,田小峰看了看陈长根,又看了看张秀花,想着这件事情要该怎么样跟他们说,他知道虽然自己想的很不错,也绝对能赚钱,可要是真弄那可是要花上一大笔钱啊,这钱还得靠陈长根支持!

土岭整个村都不富裕,田小峰虽然不知道陈长根到底有多少存钱,但田小峰很清楚陈长根这平日里要供自己那妹妹念高中,还要养家,肯定也没多少!

想起自己那妹妹,陈雨,有出息,考上自己县的重点高中,这一个月回不来一次,但田小峰知道陈雨那日后肯定是要念大学的,要比自己有出息!

而念大学可是要花不少钱的!

田小峰自己吊儿郎当罢了,可对于她这个妹妹,陈雨,田小峰确是看的很重,想着她将来念大学,还需要钱,在想想陈长根这么多年也不容易,田小峰还是没好意思开口要钱!

倒是陈长根见到田小峰心不在焉的样子,问道:峰儿,有事吗?怎么心不在焉的!

Tags:
4 + 赞
相关资源:
  •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老公揉女的胸摸下面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老公揉女的胸摸下面
    2021-5-1411
  • 乱伦之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乱伦之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2021-5-1410
  •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2021-5-138
  •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5-1211
  •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2021-5-116
  •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1-5-102
  •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5-918
  •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2021-5-86
  •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1-5-818
  •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2021-5-7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