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调教 自己摸_我被男友吸出奶水

分类: 社会事件
752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可今天还是第一次看见!

莱姨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神情很局促。

莱姨,你要我帮你干什么?

我不好多问,只好装的非常认真。

那个,那个它卡住了你帮我拽出来好吗?

莱姨不好意思地看向自己两腿中间,有一半的茄子已经进入了

偶买噶

行。

我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然后走过去蹲下。

莱姨,你往下坐坐。我小声地说。

她臀部向下滑,两腿间的茄子离我更近了。

裙子可以撩起来一点吗?

我不敢看她,大胆地提出要求。

她不说话,但是全都照做了。

雪白软嫩的大腿根露出来,夹杂着一片

赵立你快闭上眼,你还小阿姨对不住你

莱姨拍了拍我的手,声音带着歉意。

我赶紧闭上眼,心里却在想,觉得我还小,就偷看我?还把我当成那个的对象?

虽然我年纪小,但我那里可不小!

阿姨,我要开始了啊,如果不舒服的话你就忍着点。

我紧紧闭着眼,小手朝她那里滑过去。

我故意乱摸了一顿,感觉手指尖沾满了东西。

别乱找,在这呢。

她可能被我摸得难受,直接抓住我的手按在茄子上。

我抓着茄子,稍微转动了一下。

这茄子并不是很粗,而且表面很光滑,不像是能卡主的样子,我猜,她可能是按捺不住了,故意找个由头刺激我。

阿姨,我动了哦

我沙哑着声音说。

嗯~

莱姨竟然发出一声娇喘。

接下来,随着我的动作,她不断地发出猫叫的声音,听得我一阵酥麻。

伴随她最后一声娇吟,我把茄子抽了出来,其实一点都不费劲。

好了,谢谢你赵立

莱姨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

那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我赶紧站起身来,生怕她会尴尬。

等会。

莱姨也跟着站起身,竟然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腰。

她的丰满抵在我后背,一下下的摩擦着,她的小手也不安分的伸进了我的短袖,从上到下一通乱摸。

阿姨,你这是干什么

我装作很惊慌失措的样子,其实内心却忍不住窃喜。

终于来了是吗?

赵立,阿姨身材怎么样?

她小脸埋在我后背,使劲吸取我的味道。

很,很好。我使劲点了点头。

那你想不想得到我?她直接了当地问。

啊?

我惊讶出声,这不会是在做梦吧?她竟然主动地问出口了!

我还在错愕中,她直接从后面转移到我前面,将卫生间的门咔哒一声锁上,接着朝我吻了过来。

双唇被她的柔软封印,她伸出舌尖拼命地挑逗我。

我还是个纯情少男啊,哪里经受得住!

况且我对莱姨也早就想入非非,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的高耸。

我没有经验,只好想着小片里男人的动作,一圈圈打转地挑逗着她。

嗯~啊~

轻吟声从她嘴里溜出来。

好半晌,我才松开她,嘴里都是芳甜。

臭小子,你是不是早就跟女人睡过了。

她锤了锤我胸口,像个害羞的小姑娘。

没,我是第一次莱姨我

我火热的小老弟已经快绷不住了,急需要释放。

我知道,阿姨也想要你~不过,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她伸出手指,滑过我的胸膛。

你说。

别说一个了,就算一百个我也愿意。

你昨晚,是不是看我那个了?

她魅了我一眼,眼角带着娇羞,更加迷人了。

莱姨,我可不是故意的,你声音太大了

我紧紧抱着她的腰,把小老弟贴在她那里。

讨厌鬼!还不都是你,让阿姨寂寞难耐,走,现在就是你赎罪的时候了~

莱姨拽着我的衣领,把我揪到了她的房间。

脱了衣服躺上去,剩下的,交给我~

她转身走到柜子前,拿出刚才买的蕾丝小衣,果然是为我准备的!

换衣服的时候,她还想背对着我,但我及时叫停,让她转了过来。

我们马上要那个了,提前看看怎么了?

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臭小子!

莱姨害羞地瞥了我一眼,在我面前换上那一套。

薄薄的蕾丝小衣根本包裹不住她的汹涌,但是我喜欢。

丁字裤的两根绳也是摆设,她白花花的肌肤露在外面,更使人心痒难耐。

她走过来,主动坐在我腰间。

轻点它要是坏了,你怎么舒服?

我突然很不要脸地调起情来。

阿姨可不舍得,还等着它让我好好舒服舒服呢。

说着,莱姨身子逐渐下趴

她脱掉我的牛仔裤,脱掉我的短袖,只剩下一个黑裤子。

看着她沉醉的样子,我忍不住问,大不大?

大,不大的话,你怎么会有机会躺在这?

她朝我坏笑,看来早就看过我了!

那就快点来

我催促了一句,因为在她换衣服的那一刻,我就快坚持不住了。

着什么急,我们玩个游戏。

莱姨很不想轻易放过我,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一瓶精油,涂在了我的皮肤上。

然后,她的双手在我身上来回活动着

从上到下,没有一处遗漏。

莱姨,我快不行了。

我扯住她的丁字裤,想要直接翻身农奴把歌唱。

她也很配合我,顺势倒下。

赵立,一定要温柔点哦阿姨怕疼

莱姨,你真好看。我发自内心地夸了莱姨一句,此时在我看来,莱姨真的就像小姑娘一样,年轻又害羞。

一听我这么夸她,莱姨更开心了,女人哪个不想被夸年轻漂亮呢,女人都吃这一套,哈哈!不过我倒是真心夸她的,没有夸张,也许是在情欲的支撑下吧,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总之,起码在这会儿我看来,莱姨真的是很美的。

莱姨抚摸着我的肩膀,我揉着她那柔软的头发,我们互相抚摸,都开心无比。

亲爱的,你真好。莱姨说道。

哪里好?我故意用下流的语气问她。

莱姨当然知道我什么意思,她撒娇道:讨厌~你真讨厌~

哈哈!真的讨厌吗?那我走了哦?我故意说道。

别,别走!莱姨狠狠把我拽住。

就在我们两个一边调情一边进入主题时,不成想关键时刻,莱姨家的防盗门当当当地响起来!

我心里骂了一声我日!心想谁他妈地搅老子好事啊?莱姨也低喘一声,叹了口气,我知道她和我一样不爽,但毕竟我们是偷摸着的,这又是她家,所以,她眼神里露出紧张和害怕,这时我也慌乱起来,万一是她儿子曾林回来了可怎么办?我和莱姨的事如果被他发现我还怎么做人?他还不恨我一辈子?

我赶紧穿上衣服,莱姨也立刻慌乱地开始穿衣服,一边向门口的方向喊着:来了,来了,谁啊这是?

可门口方向并无人回应,防盗门仍被当当当地乱砸一气。

这不是曾林,我能判断出来,如果是曾林回来他不会这样砸自己家门的。

我和莱姨都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我飞速地整理床铺,不想被来人看出什么,莱姨紧张不已地一边整理她的头发一边眼神示意我坐到沙发上,让我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

我当然会意,快速整理好床铺后,我就坐到了沙发上,顺手拿起旁边一本作文书看起来。

别敲了,别敲了,来了,来了莱姨边说边走向门口,然后把门打开。

但打开门后,莱姨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对方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大白天的在家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呢?这么久都不开门,嗯?我向门口看了一眼,原来是个长相还不错的女孩子,只不过她一身潮衣打扮,头上还梳着脏脏辫,一看就是混社会的那种女孩。

雪念,你来了啊?你这孩子总是胡说八道,什么叫我在家鬼鬼祟祟了?我怎么鬼鬼祟祟了?刚你敲门时我正在厨房做饭呢,手上都是油,总得把油手洗了才能来开门吧,你说是不是?莱姨陪着小心跟对方解释,当然了,她撒得这谎一般人都能听得出来。

行了,少废话,你爱干什么干什么,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关心,我来是来要我爸的赔偿金的,赶紧拿钱来!女孩子根本不理莱姨这一套,直接说明来意。

莱姨尴尬地笑了笑,这时,女孩子开始在屋子里乱转,她把莱姨家的几个房间包括厕所和厨房全都转了个遍,走到莱姨卧室时,她当然看到了我!

虽然我尽力做出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但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想我脸上的慌张应该被她看了出来。

果然,她对着我撇了撇嘴角,鼻子里冷哼一声:切~

你好,我叫赵立,是曾林的好朋友。我做自我介绍说,虽然她有可能已经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我该装还是得装,我总不能主动承认自己刚刚跟莱姨做过那种羞羞事吧?虽然是想做但未遂。

这时,莱姨赶紧冲进了卧室,朝女孩一笑,跟她介绍我说:雪念,这孩子叫赵立,是曾林最好的朋友,他来找曾林玩,结果曾林有事出去了,我让他在家里等,一会儿曾林就回来了,他俩从小就要好,我总不能让他白跑一趟不是?

然后她又给我介绍女孩:赵立,这是雪念,我亲侄女,我弟弟的女儿。

哦,是吗?我再次冲着来雪念笑了笑。

莱姨脸上透着尴尬,她也在极力掩饰着。

我也陪着笑,然后不再说话,重新坐回沙发,拿起刚才那本作文书装作认真看起来。

就在这谎话快成真的时候,我瞥了莱雪念一眼,只见她正盯着床上一个东西看,我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OMG!那是我的内裤!

刚才穿衣服时太慌张,竟然忘记穿内裤了!

怪不得我感觉身上怪怪的,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一样,原来是直接把长裤子套身上了

不过,莱姨倒是没注意到莱雪念的眼神,莱雪念也没纠缠这事,她只是又不屑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然后就转过身冲莱姨说:行了行了,你家里有什么客人我不关心,我只关心我的钱,我爸的钱,我家的钱,你凭什么私吞我家的钱,给我拿出来!

莱雪念一心要钱,怪不得没纠缠我和莱姨之间的见不得人的那种事,这样也好,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否则,如果她真走过去拿我的内裤在我和莱姨眼前晃一圈的话,那我和莱姨的谎话可就真的圆不过去了,那丢人就丢大发了!

莱姨继续跟莱雪念陪着笑脸,说:你这闺女,又说这个,我哪里有钱啊?其实我以前是骗你的,我怕你心里不舒服,没安全感,就撒了个谎说你爸爸留下一笔赔偿金,说等你长大了给你,我那都是善意的谎言啊!

得得得,你可拉倒吧!谎言?我看你现在说的才是谎言吧!少废话,快把我爸的钱交出来!莱雪念说着就开始动手了,当然她不会对莱姨动手,她再怎么样也还不会伸手打莱姨,但她对莱姨的家动手了!她随手抄起一个凳子就朝地板砖上砸下来,那声音咣当一声特别刺耳。

你别砸,别砸呀莱姨仍旧陪着好话。

莱雪念走出莱姨的卧室,向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随手抄起什么东西就往地上砸,走到客厅里,她又砸了好几样东西,比如花瓶,电视遥控器,沙发上的靠垫,还有凳子等等很多东西,总之她是手里拿起什么看也不看就直接往地上砸。

莱姨劝不下来,这个时候这个家里就我一个男人,虽然我还未成年,还只是个男孩,虽然我也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只是一个客人,但我还是得做个男子汉的样子吧,我冲进客厅,对莱雪念说:别砸了!

我这一声吼把莱雪念和莱姨同时吓住了,她们都转过来看我,我清了清嗓子:咳咳,为我这男子汉的架势心里还有点小得意,我对莱雪念说:你听着,虽然我不知道你和莱姨在争执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再怎么说你是莱姨的亲侄女,莱姨是你亲姑姑,你这一进亲姑姑家就砸,摔,你这像话吗?

我眼睛余光瞥见莱姨冲着我露出感激的表情。

莱雪念不砸了,但我开始冲我来了!得,谁让我多管闲事呢!莱雪念放下手里的东西,朝我走过来,走到我身边后,她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是什么人?你算哪根葱?你他妈懂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指挥人?

我我是曾林的朋友,刚才不是给你做介绍了吗?我既然是曾林的朋友,就是这个家的客人,现在曾林不在家,我就是莱姨的儿子,家里有事了我得管,不对吗?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跟自己说要镇定,不要紧张,就装作这女孩子来之前我跟莱姨什么都没有。

女孩子冲着我再次不屑地冷哼一声,又用同样不屑的眼神瞥了莱姨一眼,看得出她似乎对我和莱姨之间的事情心知肚明,不过,有一点我得感谢她,莱姨也得感谢她,那就是她并没戳穿我和莱姨,起码当面没戳穿,给我们留了面子。

客人?既然是客人,就少他妈多管闲事!莱雪念吼道。

你这一句弄的我也无话可说了。

这时,莱雪念又冲莱姨闹起来,她走到莱姨身边,伸出手朝她肩膀上一拍,吼道:一句话,给不给钱?不给钱我就去法院告你!你私吞我家的钱,我要让你赔钱,还要让你蹲监狱!

莱姨对莱雪念态度还是非常好的,毕竟她是长辈,对方是她亲侄女,对她来说还是个孩子,虽然这个孩子非常不懂事。

莱姨把莱雪念的手从肩膀上拿下来,非和蔼地对她说:雪念,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亲姑姑,你爸早年离婚,后来你爸爸又出车祸去世,把你丢给我,我一个人把你带大不容易,现在你长大了,你不感恩也就算了,怎么还找我讨起债来了?我跟你说了根本就没那笔钱,那是我当初为了哄你高兴骗你的,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但莱姨的苦口婆心并得不到莱雪念的谅解。

莱雪念又开始砸起来,这次她拿起一把凳子朝玻璃茶几摔去!

不过幸好,那茶几挺结实的,并没被凳子砸碎,凳子滚落到一边,倒把地板砖给砸了个小坑。

雪念,你不能这样!你整天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不学好,就学到了这些是吗?你知道我看到你变成这样有多痛心吗?莱姨继续说着。

少给我来这一套!快拿钱来!不拿钱今天我就不走了,我跟你干到底!莱雪念根本不理会莱姨,不和她讲理,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不给钱就休想消停!

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我就和莱姨在做那种事,莱雪念早看出来了,我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但她没拆穿我们,我心里对她还有点感激,所以,这会儿我也不敢再指责她什么了,万一把她激怒了她把我和莱姨的事当面拆穿,那我和莱姨两个人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莱姨看着莱雪念的行为真是又急又气,可莱雪念根本不听她的话,下一步只见莱雪念要砸电视机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凳子就要朝液晶电视机砸去了,莱姨这才喊了一声:住手!雪念,我给你拿钱!

雪念一听到拿钱两个字这才住了手,她把小凳子放下来,得意地一笑。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莱姨也不容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抚养儿子就够累的了,却原来还有这个侄女,这种不但不感恩反而来胡闹的祖宗!

莱姨摇着头叹着气朝她卧室走去,这时,我看了眼莱雪念,她竟然抛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那样子似乎是在说还好钱要到手了,否则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说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她这眼神里含义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再看她,毕竟我心虚,我低下头不再做声。

片刻后,莱姨拿着钱出来了,她把钱递到莱雪念手里说:这是五千块钱,你先拿去花吧。

莱雪念拿到钱,又冲着我和莱姨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而看着这满屋子被砸地混乱不堪的家具,莱姨叹了口气,我看到她眼里有泪花涌现出来了。

眼下的情况,我只能和莱姨一起收拾家了,我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因不想让外面邻居看笑话,关上门后,我就开始收拾屋子,毕竟我是个男人,精力好,而莱姨显然是累了,她坐到沙发上开始哭起来。

我收拾了一会儿后,来到莱姨身边,我也不知道该劝她什么好,可能在她看来我也是个小孩子,我说的话也没什么说服力吧,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就从桌上拿起纸抽递给她,让她擦眼泪。

我起身继续收拾屋子,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然后去卫生间拿了笤帚和簸箕,把屋子打扫一遍,把垃圾装好,然后又拿了拖把,把屋子全部墩了一遍。

都收拾好后,我又来到莱姨身边,莱姨已经不哭了,她说:谢谢,谢谢你赵立,你真是个好孩子。

这时我注意到莱姨的眼睛朝我裤裆部位看了一眼,也许她是无意的,但我一下子就怎么说呢,其实这时我已经没了那种想法,毕竟莱姨家里发生这种事,我哪里还能有那种想法呢,不过我在心里笑了一声,跟自己说:我当然是个好孩子了,不然怎么会陪你做那种事呢,嘿嘿。

我这种想法没有表露出来,因为莱姨现在正在伤心,我不能跟她开这种玩笑。

接下来,莱姨跟我讲了讲莱雪念的事,她告诉我说,莱雪念的爸爸也就是莱姨的亲弟弟当年和莱雪念的爸爸早早就离了婚,莱雪念的妈妈有了外遇,跟别人跑了,然后把莱雪念留给了他,然后,他独自一人抚养女儿,可没想到,祸不单行,莱雪念的爸爸后来竟然出了车祸,死了,这下子,就把莱雪念给她这个莱雪念唯一的亲人,亲姑姑抚养了。

莱雪念小时候总是在家里哭,说要找爸爸找妈妈,后来莱姨为了安慰她,就编出个谎话说,虽然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但他们都很爱你,他们给你留了一笔钱,那是你爸爸出车祸的赔偿金,很大一笔钱,想等你长大后给你出国留学用。

莱雪念又开始砸起来,这次她拿起一把凳子朝玻璃茶几摔去!

不过幸好,那茶几挺结实的,并没被凳子砸碎,凳子滚落到一边,倒把地板砖给砸了个小坑。

雪念,你不能这样!你整天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不学好,就学到了这些是吗?你知道我看到你变成这样有多痛心吗?莱姨继续说着。

少给我来这一套!快拿钱来!不拿钱今天我就不走了,我跟你干到底!莱雪念根本不理会莱姨,不和她讲理,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不给钱就休想消停!

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我就和莱姨在做那种事,莱雪念早看出来了,我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但她没拆穿我们,我心里对她还有点感激,所以,这会儿我也不敢再指责她什么了,万一把她激怒了她把我和莱姨的事当面拆穿,那我和莱姨两个人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莱姨看着莱雪念的行为真是又急又气,可莱雪念根本不听她的话,下一步只见莱雪念要砸电视机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凳子就要朝液晶电视机砸去了,莱姨这才喊了一声:住手!雪念,我给你拿钱!

雪念一听到拿钱两个字这才住了手,她把小凳子放下来,得意地一笑。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莱姨也不容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抚养儿子就够累的了,却原来还有这个侄女,这种不但不感恩反而来胡闹的祖宗!

莱姨摇着头叹着气朝她卧室走去,这时,我看了眼莱雪念,她竟然抛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那样子似乎是在说还好钱要到手了,否则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说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她这眼神里含义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再看她,毕竟我心虚,我低下头不再做声。

片刻后,莱姨拿着钱出来了,她把钱递到莱雪念手里说:这是五千块钱,你先拿去花吧。

莱雪念拿到钱,又冲着我和莱姨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Tags:
2 + 赞
相关资源:
  • 肉h禁忌高潮 美女走过光吹裙子
    肉h禁忌高潮 美女走过光吹裙子
    2021-5-1311
  • 性爱好者 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性爱好者 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2021-5-1312
  • 女人脱裤头 两根一起进去好紧好涨
    女人脱裤头 两根一起进去好紧好涨
    2021-5-1114
  • 性小故事,从背后抱住手伸进衬衫里
    性小故事,从背后抱住手伸进衬衫里
    2021-5-1020
  • 美女18p 伸进去摸老妇的毛
    美女18p 伸进去摸老妇的毛
    2021-5-914
  • huangse小说 搞定女人夹的太紧了H
    huangse小说 搞定女人夹的太紧了H
    2021-5-80
  • 带色的小说 sm文章虐乳打耳光
    带色的小说 sm文章虐乳打耳光
    2021-5-718
  • 国产美女下药迷倒闺蜜男友交配图
    国产美女下药迷倒闺蜜男友交配图
    2021-5-65
  •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sm经历外甥的好大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sm经历外甥的好大
    2021-5-512
  • 白洁张敏美红闺房乱爱 宝贝你摸摸 好硬 涨
    白洁张敏美红闺房乱爱 宝贝你摸摸 好硬 涨
    2021-5-412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