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_健身教练要了我一整晚

分类: 短文
1,759 人气 / 0 评论 / 2020-3-31 发布
Author:

老许不免心动了。

莫一菲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许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一菲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许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一菲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许让莫一菲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一菲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许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一菲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许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一菲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许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

老许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一菲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许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一菲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许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老许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莫一菲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许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莫一菲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老许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一菲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许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许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一菲被老许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第二章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许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一菲眨着大眼睛问。

老许盯着莫一菲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许指着她的胸脯。

莫一菲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一菲简直对老许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许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脱了衣服看吗?莫一菲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许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莫一菲惊慌失措。

老许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一菲见老许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许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老许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一菲哪儿知道老许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许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一菲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许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许揉着胸脯,莫一菲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许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一菲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许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莫一菲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许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一菲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许吓唬住的莫一菲,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许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一菲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第三章

老许紧盯着莫一菲的胸前,迫不及待的,两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一菲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许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红樱桃,简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许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一菲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涨涨的呢?老许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一菲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许揉搓着莫一菲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一菲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许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一菲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许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一菲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许医生。

莫一菲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许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许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欲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变换着形状。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许医生?

莫一菲那里当然最敏感了,连忙夹住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许其实是想吻莫一菲,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一菲又闭着眼,老许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一菲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许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许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许连哄带骗。

莫一菲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第四章

老许直接轻咬着莫一菲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许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一菲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一菲隔着衣服,感受到老许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许有点心虚,松开了莫一菲。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一菲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许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一菲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许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

老许敢肯定,莫一菲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一菲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许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

当然是要脱了内裤。老许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莫一菲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许这样说,莫一菲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一菲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许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许催了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一菲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许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一菲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一菲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许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一菲,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许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莫一菲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第五章

老许装模作样的,为了不让莫一菲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点润滑油一样的东西,涂抹在了莫一菲的两腿间,用手轻轻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着,缓缓的,感受这年轻美女的身子。

嗯,好痒呀,许医生,你越弄我越痒了,怎么回事嘛。莫一菲夹紧了双腿。

这是正常的反应,是在排毒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

老许喘着粗气,激动的手发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满足,他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的不行了,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一菲欢爱,他需要发泄。

这两年憋的太久了,实在是很难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一菲的身子里,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不行,许医生,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更痒了。

莫一菲身子发抖,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她满面羞红,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

忍着点,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许真担心她叫出来,让村里人听见了,那还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估计要把老许给扒皮抽筋呢。

莫一菲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许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浑身软绵绵的,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

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居然按住了老许的手,夹紧了腿磨蹭起来。

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老许知道,莫一菲被自己弄的动情了。

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嗯,啊,许医生,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毒排出来了吗。莫一菲紧张的问。

老许想了想,说道:还差一些,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着,背对着我,把眼睛闭上,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就行了。

老许搂着她的小蛮腰,心里暗喜,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

莫一菲点点头,翻过身来,爬在了床沿上,两腿夹在一起,翘臀对着老许,然后闭着眼。

好了,许医生,你可以开始了。

老许心砰砰跳,莫一菲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浑圆的屁股,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都关好了,他这才过来,轻轻的搂着莫一菲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胸。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缓缓的在后面,磨蹭着莫一菲的两腿间,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

啊,好热,好烫,许医生你在干什么呀?

莫一菲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了看,发现老许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老许也有点担心,赶快捂着,这时候,要是莫一菲说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一菲也是正要大叫呢,老许灵机一动,立刻捂着她的嘴巴。

第六章

别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

莫一菲立刻推开他的手。

为了我,许医生,什么意思呀。

你难道不知道,为了给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这里,都肿了,你没发现吗?

老许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一菲看,假装问心无愧。

莫一菲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一菲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细软,像老许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被老许这样忽悠,她居然认同了。

哎呀,对不起许医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办?你会不会也死了。莫一菲眨着单纯的大眼睛。

当然了,我这要是不排毒,我也会死的,哎。老许假装很难过。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一菲问。

这个,恐怕需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老许开始循循善诱,他知道莫一菲被骗着了。

你说,许医生你帮了我,我应该回报你的。莫一菲立刻说道。

有个办法,非常见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毒,轻轻的咬着它,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恐怕不合适,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

老许说完故作悲伤,捂着额头,坐下来叹气。

莫一菲一听,很快说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没人救了,许医生我帮你就是了。

老许没想到莫一菲居然同意了,他刚要说什么,莫一菲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

但是莫一菲显然没有经验,而且老许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

老许连忙扶着,让她用手握住,教她该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一菲再次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朝老许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

当莫一菲含着老许的那东西后,老许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如同电流一样,从她那温软的小嘴里传遍了他的全身。

很湿滑很舒服,虽然她没什么经验,牙齿弄的他有点疼,但是特别的刺激。

老许看着她被塞满的小嘴,爱抚的捧着她漂亮的脸蛋,伸手在她的酥胸上揉搓起来,他自己快乐的哼出来了,闭着眼很享受。

许医生,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莫一菲吸允了一会儿后,发现老许那里还是粗大肿胀的,她有点急了,轻轻的吐出来了。

没,没有,很好,你可以继续呀。老许很享受这种乐趣。

人家嘴巴都酸了,可你也没有好啊,是不是没什么用,我根本不会,都怪我笨。莫一菲居然自责起来。

老许本来就是欲火焚身的,被她这样用嘴弄了会儿,他越发的想得到莫一菲了。

望着她两腿间,那粉嫩的地带,含苞待放,他很想去做她第一个男人。

那个,你也别急,其实吧,还有个办法,不过你可能会有点疼,不过,这个办法呢,可以让我们俩都康复好起来,我也不会肿了,你那里也不会痒了。

老许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好呀,那你不早说呢,该怎么做呢?

莫一菲很开心。

是这样的,我这东西,要放在你的身体里。老许说道。

这样呀,那怎么放进去,你这太大了,放我哪里?莫一菲感到很不解。

本文《许大医生》

Tags:
4 + 赞
相关资源:
  • 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 – 别吃我的奶受不了了
    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 – 别吃我的奶受不了了
    2021-3-211
  • 把腿张开惩罚h冰块 – 被带到仓库糟蹋
    把腿张开惩罚h冰块 – 被带到仓库糟蹋
    2021-3-114
  • 岳两女共夫,两个女人争棒的战争
    岳两女共夫,两个女人争棒的战争
    2021-2-2818
  • 巨乳家族催眠 –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巨乳家族催眠 –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2021-2-2717
  • 你我色 – 女主会撩有肉公路文
    你我色 – 女主会撩有肉公路文
    2021-2-2615
  • 我的妹妹是公主三级七日情 – 旅游时和爸爸睡一块
    我的妹妹是公主三级七日情 – 旅游时和爸爸睡一块
    2021-2-252
  • 岳母家的偷窥孔 – 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岳母家的偷窥孔 – 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2021-2-242
  • 女配娇软绝色妻子和女人一起享受性高潮 – 小宝贝太紧了放轻松
    女配娇软绝色妻子和女人一起享受性高潮 – 小宝贝太紧了放轻松
    2021-2-239
  • 堵住白浊肚子涨起来再进去一点再深一点点 – 与美丽的妈妈偷情
    堵住白浊肚子涨起来再进去一点再深一点点 – 与美丽的妈妈偷情
    2021-2-225
  • 不可以太深了千百次鲁没皮了 – 宿舍里的淫班花
    不可以太深了千百次鲁没皮了 – 宿舍里的淫班花
    2021-2-219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