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粗大在她下面进出_嗜糖如命(H)

分类: 社会事件
393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9 发布
Author:

表面强装镇定道:这我怎么知道,当老师工资应该还可以吧。

  说你老实你还真老实。就他那点破工资养家糊口都不够还有钱给孩子请奶妈?这么跟你说吧,他的钱来得都不干净,平时介绍女学生去一些私密场所做兼职。

  私密场所?

  我有点蒙,但直觉已经告诉自己陈寿干的绝对是见不得人的事儿,也难怪他会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来我想到了昨晚的场景,心跳加快。

  你可别跟我装傻,就是让女学生去做援交呗,自己从中间赚点黑心钱。娟姐说得平淡,你要真着急要钱,这是最快的渠道。

  娟姐,你别那我开玩笑了,我是有家庭的人,不可能出卖身体

  别误会,我是让你给人当奶妈不是要做到底。这有钱人怪癖多,有些就喜欢喝人奶,回味婴儿时期,咱们都称这个是奶油,好东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我

  我这儿正好有个客户着急要人,你就当帮帮我,刚好你还能拿钱,两全其美。娟姐趁热打铁道。

  可这要是被我老公知道了,我这不好交代。我有些犹豫,迟迟不敢答应下来。

  放心,你只需要过去把人喂饱了,拿钱就行。不会被发现。咱就这么说好了,我把房间号和时间发给你,回头你直接过去。

  说完,娟姐挂断电话,把地址发了过来。

  我一看竟然就是今天下午在和悦酒店,刚好今天老公说他要去跑工程,晚上会晚点回来。纠结很久之后,我还是老老实实收拾东西出门,来到了和悦酒店2303。

  第一个奶油客户是一位姓李的老板,大概四十来岁,一开门就盯着我胸部看。

  奶妈?李先生问我。

  嗯。我被他炽热的视线看得不好意思,低着头。

  快,快进来吧。

  他抓着我胳膊把我拉了进去,视线依旧热切地落在我身上,尽管我低着头,也能感受到他那种略带饥渴的目光…

  你到床上坐会儿,我想洗个澡,或者你要洗吗?

  不、我不用!我吓得赶紧摇头,这点防备心必须要有。

  没事,别担心,我会遵守规则,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情。只是我这刚从外地回来,浑身都是灰尘,必须冲个澡才能舒服。李先生笑笑道。

  那您去洗吧。

  李先生进去之间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仿佛在看一盘即将开动的美味晚餐。

  我没想到还要耽误时间,又不好意思阻拦,忐忑不安地坐在床沿上,不敢坐得太上去。浴室传来水声,透过毛玻璃门我能够看到里面晃动的影子,一想到这是个陌生人在自己一墙之隔的地方什么都没穿,我的心脏就咚咚跳个不停。

  可以开始了。十来分钟之后,李先生裹着浴袍出来,胸口敞开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两千块钱。

  把钱收下,我知道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能得罪了娟姐的老客户,但羞耻感让我无法轻易敞开心扉,解开内衣的动作也慢得可怜。

  我来帮你脱。看我拖拖拉拉,李先生直接把我按倒在了床上。

  说着,他掀开我的衣服,露出被内衣包裹着的丰满,因为涨奶,我那儿比以前大了不少,胸罩显得有点勒,那一抹浑圆被挤在布料包裹的外面。那一瞬间,李先生的眼神变了,贪婪地盯着那里看。

  他像是在抚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隔着内衣将大手覆盖在我的浑圆上轻轻揉弄。

  嗯

  意识到自己发出闷哼,我赶紧捂住嘴。

  看来你也很喜欢被我揉。

  李先生一笑,我不争气地红了脸,耳根子都在发热,小声否认道:我没有。

  对方看破不说破,在隔着揉了几下后终于把手伸进去,那瞬间,粗暴的触感引得我浑身一颤,差点没忍住又叫出来。

  那里太敏感了,只要被人一碰,就会流出黏黏的汁液。

  李先生似乎挺惊喜,故意把手抬到我眼前,晃了晃上头白花花的东西,略带得意道:你看看,这是你的奶,我刚碰你一下,就弄得满手都是,你尝尝味道。

  我害羞地偏过头道:太腥了。

  看我不肯,李先生自己把掌心的奶给舔掉,略带兴奋道:怎么会,明明是香甜的味道。

  此时我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浑身僵硬在床上,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内心早已崩溃时:他怎么可以这么享受地吃我的奶?

  不等我反应,李先生再次俯身在我身上耕耘,粗糙的大手覆盖在我那儿,弄地我浑身发热,只能紧紧地抓着床单。

  别弄了我有气无力道。

  我这是给你疏通,待会儿喝起来才畅快。别怕。李先生另一只手也不甘寂寞,语气贪婪地赞叹,你的胸长得真好看,我搞这么多次,都没搞到这么漂亮的,光是弄一弄就流出来了,还沾得我满手都是。

  根本承受不住触感和语言的双重刺激,我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嗓音,身体却越发骚动,随着李先生的动作,我夹紧了双腿,胸膛情不自禁地往上挺起,像是想要摆脱这份刺激,又像是主动把自己送到他面前。

  

  

  他的呼吸变粗了,热气撒在我的胸口,滚烫得很。

  我的神志也随着他的动作渐渐飘远。

  嗯~

  一声又一声的暧昧声响从我嘴里传出去,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身下双腿交叠在一起轻轻摩擦,想要缓解那儿的空虚。

  太舒服了!

  李先生不愧是老顾客,不论是嘴上还是手上的技巧都非常棒,每个被他碰到的地方都会产生一股电流和酥麻感。

  滋滋滋

  见我情动,李先生故意吸出声音来,水声滋滋,他也激动不已,大口大口喝着。

  好喝。借着间隙,他一边感慨,一边问道,喜欢我这样吗?

  喜不、不喜欢。我及时清醒,可身体却忍不住往他身边蹭。

  真的不喜欢?

  我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着点头。

  没有被吸食的那边丰满渴望被吮吸,于是我故意挺起右边胸口,李先生收到暗示,坏笑一声整个人压在我身上,而我也感受到了有个不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大腿内侧。

  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一块是多么的滚烫,我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差点呆住。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浴袍,全身都没有任何遮挡,身下的大东西自然也就直接抵在我的大腿根部,唯一的阻隔,是我的牛仔裤。

  李先生像是没注意到这一点,专心在吸奶,像个孩子一样又舔又咬,每一下都吸得很用力,偶尔会有点痛却又带着酥麻感,让我也越发情动。

  好舒服

  我挺起胸,身体微微离开床面,那份酥麻从胸口传遍全身,双腿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悄然流了出来。

  几分钟之后,李先生终于放过我的柔软,但事情不是结束反而更进一步,双手在我的腰上游走,发出感慨的叹息,眼神像是要把我拆解入肚。

  李、李先生,咱们不是说好了只是喝奶么我按住他的手,声音微微颤抖起来。

  来都来了,别装矜持了,啊,我知道了,你是嫌钱少是不是?这里是一千块钱,平时都可以出去买个漂亮妹妹一晚了,你收下。

  说着,他把钱放在我的枕边。

  金钱和道德的冲击让我陷入纠结,可男人却不会犹豫,猛地拉着我往下拖。忽然被吓了一跳,刚刚尖叫完就感觉到鼻间传来一阵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味,我睁开眼一看,竟然是他高高翘起的东西抵在我的鼻子上。

  一股浓烈的檀腥味钻入我的鼻子。

  这个姿势还有眼前大得让人不敢相信的天哪!我的脸不断充血,越来越红。

  快点张嘴,钱都拿了,快点。说着,李先生把东西往我嘴边送,顶端碰到了我的嘴唇,我尝到一股淡淡的咸味儿。

  这种事情,我给老公都没做过,实在没法对一个陌生男人做,我湿了眼眶,恳求道:我不会可不可以不要?

  不是都生过孩子了吗还这么青涩,不过在床上我也喜欢慢慢来,不着急。今天咱们就中规中矩做。

  见我实在不愿意,李先生放弃让我用嘴服务,而是将我的裤子脱掉。

  不、不行!我猛地推开他,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但抵不过他力气大,还没站起来就被甩回床上,震荡之间,李先生整个人压上来,将我的双腿分开。

  双腿暴露在外,凉凉的空气让我不禁起了层鸡皮疙瘩,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本能地夹紧了双腿,却无意间将他的手夹在大腿根内侧。李先生嘿嘿一笑,在我嫩肉上掐了掐道:小丫头可算是开窍了,快点让我爽爽。

  李先生用另一只手在我的小腹揉了揉,我嘤咛一声,受不住刺激无意识松开腿,便给了他可乘之机,他双手合力,直接脱下我的内裤,露出神秘地带。

  他是个中老手,又知道我是第一次出来接生意,所以很乐意跟我慢慢耗时间,做一些调情的动作,充分调动我的情绪….

  好舒服有什么东西从身下钻了出来。

  李先生见我得趣,更加卖力地揉弄。

  我忍不住发出诱人的抗拒与申吟,可是身体却没有半点反抗的力气,只有双手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抓着雇主的肩膀,对着他张开双腿,闭上眼反而能更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炽热在我的下面试探。

  我要来了!说着,李先生一个挺腰。

  咚咚咚

  恰巧这个时候有人疯狂敲门,吓得我俩够呛。

  李成你个老不死的,王八蛋,给我滚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给老娘开门!

  我去,她怎么来了。

  李先生顾不得那么多,立即套好衣服,带着公文包冲出去,把中年女人拦在屋外。我怕被人捉奸,也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身体保护起来。

  老婆老婆,你误会了。

  这有什么好误会,你滚开,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敢勾引老娘的女人!

  没人,里面真的没人,走吧,咱们回家。李先生把人强行推走。

  听见外面没动静了,我才敢站起来把衣服穿好。

  我把钱装好,心虚地从房间出来,确认走廊没人才一口气冲出酒店,下面黏糊糊的,内裤黏得很紧很不舒服,可我顾不得这么多,一心要远离这里,只能忍耐着身体的不适,加快脚步。

  就在我准备到路边打车的时候,却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从和悦酒店并肩走出来

  一男一女正有说有笑地走出来,我呆立在原地,受到轰炸的脑袋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那不是我的老公向强和陈寿的老婆张玉萍吗!

  今天公司有事,让我跑工程,晚上不回来吃饭。

  老公的话在我耳边响起,可那个口口声声说着公司有事的人,此时此刻却跟别的女人一起从酒店出来,并且这个女人还是我认识的张姐

  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等意识到事情不妙想要追上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先后上车离开了。

  脚步停在半路,我眼睁睁看着那辆黑色轿车离我远去。

  一定是我想多了,肯定是我想多了!

  自我欺骗带来的安慰微不足道,我哆哆嗦嗦拿出手机给老公打电话过去,结果对方没接,我崩溃到快哭了,站在路边不知所措。

  欸…我说你还走不走?出租司机不耐烦地喊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回过神来,我赶紧坐上车。

  回到家里我仍旧心神不宁,偏偏老公一直不接电话,我就只能一个人胡思乱想在家里干等。

  晚上九点,老公终于回来,听见门口换鞋的动静,我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随后说道:老公,你回来了啊?

  嗯,累死了。说完这句话,他便往屋里走去。

  老公,你认识张姐吗?就是我去兼职的陈老师的老婆,张玉萍。我赶紧走到他身边道。

  没听过这个名字怎么了?

  没什么。我低下头,过了很久之后又忍不住问,你之前怎么都不接我电话?

  你还意思说,今天下午我跟客户开会正忙,你一直打电话来。我以为挂了你一个你就能懂我不方便接电话了,谁知道你打了三四个来,这个单子对我月末考核很重要,我哪里敢接你电话?老公瞥了我一眼,神色明显有些无奈。

  老公我知道错了,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本来是满肚子怨念,在听到老公的抱怨之后,我立即觉得自己做错了,赶紧低着头靠到他身边,还略带撒娇地说了几句。

  我就是这样,每次都先低头先认错,心里明明还有很多想法,当着别人的面儿却又说不出口。

  行了,多大点事儿,以后别再这样就行。我去洗个澡。老公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进了浴室。

  回到卧室,我躺在床上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心里的不安被无限放大,可因为相信老公是个好人,不会背叛我们的婚姻,便又矛盾地安慰自己绝对不可能。

  纠结中,我听见老公上床的动静,翻身主动缠上去道:老公,好不容易宝宝不在,咱们要不要

  别了,我今天有点累。老公亲了我一下,神色疲倦。

  我想不到更好的分散注意力的方法,越是不安越想拉着他陪我,于是主动揽住他的脖子,在被窝里触碰他的下面,故意撒娇道:老公~人家想要嘛~

  好,你说的。

  说完,他翻身将我压在身下

  我鲜少在床上表现主动,难得豁出去一次,谁知道老公却并不给力,草草结束一次之后,他就躺在窗边呼呼大睡,这让我更加不安。

  要知道以前都是他总缠着我要个不停,晚上基本要凌晨才能真正休息,而这一次,他兴致缺缺像是在应付我,把我的情致吊在一半不上不下,浑身难受,他在旁边睡得正憨。

  他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做过了,所以才这么没激情,时间也短了?

  疑惑和猜忌在我心里扩散开,黑暗中我盯着老公看了很久才睡过去。

  他可能是真的累了,以至于第二天早上比平时起得晚了些,我照常起来收拾家务,给他准备早餐,不断找事情分散注意力,只要一停下来,我就会想起昨天下午看到的场景。

  啊,还有衣服没洗。我想起昨晚老公换下来的衣服还扔在浴室里,就匆忙跑过去准备把它洗了。

  拿起衣服,一根栗色长发吸引了我的视线,我把头发慢慢从衣服上扯出来,起码有四十厘米长,而我为了方便,头发早就剪短刚刚过肩膀,这头发是谁的?

  想起头天在酒店看到的场景,我心惊不已,拿着老公的脏衣服冲到卧室。

  老公,你醒醒,我有事问你。

  老公睡得正香被我吵醒,迷迷糊糊睁开眼,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道:别闹,让我再睡会儿。

  我看他翻身又要睡过去,一把抓住被子,谁知道被子扯开我看到了他背上的抓痕,两边对称!

  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流,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这么脆弱的人。

  看着老公后背上的抓痕,作为已婚妇女,我比谁都清楚那是怎么来的,我站在床边,手里还机械性地拉着被子一角。

  你干什么!我还要再睡会儿。老公还没意识到我发现了什么,嘟嘟囔囔要把被子抢回去。

  你背上的东西是谁抓的?我紧紧抓着被子,不让他抢回去。

  老公脸色一变,似乎猛然想起点什么,随手抽起一件衣服套上,跑下床要跟我解释,但我此刻已经没有理智,一把将他推开,歇斯底里地喊:你现在不要碰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老婆你先别哭啊,咱们有话好好说。 被我阵仗吓到,说的时候,老公还有意避开了我的眼神。

  你少装傻,我都看见了,你肯定是在外面有人我哭得快要喘不上气,被背叛的难过压住全部希望,此刻甚至在想这个家要是散了该怎么办。

  我倾注全部心血才有现在小而温馨的家庭,一直以为虽然我和老公日子过得不算富足,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不怕外界的压力,把生活过得幸福。

  可是现在,眼前所有的迹象都在表明,我的老公并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老实人,我的一切希冀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哭着看向老公,我浑身都在发抖,等待着他能给我一个交代。

  你是在怀疑我?

  我也不想怀疑你,但是你怎么解释?上面的长头发是谁的?我的头发可没这么长!说的时候,我崩溃大哭,还一把将他的衣服扔在了他脸上:

  老公接住衣服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从容,过来压着我的肩膀道:老婆,乖,你先别哭,我给你解释,这些我都可以解释。

  你还想怎么找借口?衣服上的女人长发,背上的抓痕,还有你昨天下午去了悦和酒店越说越痛心,我的声音渐渐低下来。

  老公揽着我的肩膀,把我按在床边坐好,抽张纸给我擦眼泪,我冷着脸别开头,不让他碰我。

  看你,眼睛都哭红了。老公叹息一声,语气温柔得能掐出水来,我背上有什么?我就记得昨天去了石材厂一趟,背后一直很痒,昨晚洗澡的时候就多抓了几下。至于头发,可能是昨天同事差点摔倒我扶她的时候沾上的,我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老婆你相信我好不好?

  老公,你说的是真的吗?听他这么说话,我心里一酸,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腕,语气不自觉变成了恳求。

  当然是真的,老婆这么好,我这么舍得出去乱搞让你伤心?老公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亲,态度虔诚。

  可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女人的直觉在心里咆哮。

  我又问:我昨天明明看见你和张姐从悦和酒店一起出来,你真的没去?

  张姐?老公皱眉想了想,我说你昨晚怎么突然问我认不认识她,你老师的老婆,我怎么可能认识,还有悦和酒店,我昨天公司工厂两头跑,根本没去过酒店。老婆,倒是你,你去那里干什么?

  我刚好路过,看到那两个人特别像你眼看老公问到我的痛处,我慌忙避开这个话题。

  唉,一定是你最近太累眼睛花了,我不认识你说的张姐,更没可能跟她去酒店。老婆,我上班快迟到了,先走一步,你别哭了啊。

  老公出门前又摸了摸我的额头,丝毫看不出破绽。

  应该是我想太多了吧。

  我安慰自己可能是最近精神压力太大才会对老公疑神疑鬼,收拾收拾情绪,把老公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清洗。

  婆婆把宝宝带过去待几天,我才终于有精力把家里彻彻底底打扫一遍,又把一部分钱拿出去存进银行卡里,怕老公问起这笔钱是哪里来的。

  中午接到我妈的电话,我知道她是来催钱的,不情不愿接听电话。

  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你钱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不是说好三天,我、再给我点时间。我捏着银行卡,里面只有一万三,是我仅有的私房钱。

  你怎么这么不中用,赶紧把钱弄好。说出这句话,我妈明显有些不高兴。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忍着泪意联系上娟姐,想问问她能不能再给我个单子接。

  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流,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这么脆弱的人。

  看着老公后背上的抓痕,作为已婚妇女,我比谁都清楚那是怎么来的,我站在床边,手里还机械性地拉着被子一角。

  你干什么!我还要再睡会儿。老公还没意识到我发现了什么,嘟嘟囔囔要把被子抢回去。

  你背上的东西是谁抓的?我紧紧抓着被子,不让他抢回去。

  老公脸色一变,似乎猛然想起点什么,随手抽起一件衣服套上,跑下床要跟我解释,但我此刻已经没有理智,一把将他推开,歇斯底里地喊:你现在不要碰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老婆你先别哭啊,咱们有话好好说。 被我阵仗吓到,说的时候,老公还有意避开了我的眼神。

  你少装傻,我都看见了,你肯定是在外面有人我哭得快要喘不上气,被背叛的难过压住全部希望,此刻甚至在想这个家要是散了该怎么办。

  我倾注全部心血才有现在小而温馨的家庭,一直以为虽然我和老公日子过得不算富足,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不怕外界的压力,把生活过得幸福。

  可是现在,眼前所有的迹象都在表明,我的老公并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老实人,我的一切希冀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哭着看向老公,我浑身都在发抖,等待着他能给我一个交代。

  你是在怀疑我?

  我也不想怀疑你,但是你怎么解释?上面的长头发是谁的?我的头发可没这么长!说的时候,我崩溃大哭,还一把将他的衣服扔在了他脸上:

  老公接住衣服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从容,过来压着我的肩膀道:老婆,乖,你先别哭,我给你解释,这些我都可以解释。

  你还想怎么找借口?衣服上的女人长发,背上的抓痕,还有你昨天下午去了悦和酒店越说越痛心,我的声音渐渐低下来。

  老公揽着我的肩膀,把我按在床边坐好,抽张纸给我擦眼泪,我冷着脸别开头,不让他碰我。

  看你,眼睛都哭红了。老公叹息一声,语气温柔得能掐出水来,我背上有什么?我就记得昨天去了石材厂一趟,背后一直很痒,昨晚洗澡的时候就多抓了几下。至于头发,可能是昨天同事差点摔倒我扶她的时候沾上的,我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老婆你相信我好不好?

  老公,你说的是真的吗?听他这么说话,我心里一酸,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腕,语气不自觉变成了恳求。

  当然是真的,老婆这么好,我这么舍得出去乱搞让你伤心?老公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亲,态度虔诚。

  可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女人的直觉在心里咆哮。

  我又问:我昨天明明看见你和张姐从悦和酒店一起出来,你真的没去?

  张姐?老公皱眉想了想,我说你昨晚怎么突然问我认不认识她,你老师的老婆,我怎么可能认识,还有悦和酒店,我昨天公司工厂两头跑,根本没去过酒店。老婆,倒是你,你去那里干什么?

  我刚好路过,看到那两个人特别像你眼看老公问到我的痛处,我慌忙避开这个话题。

  唉,一定是你最近太累眼睛花了,我不认识你说的张姐,更没可能跟她去酒店。老婆,我上班快迟到了,先走一步,你别哭了啊。

  老公出门前又摸了摸我的额头,丝毫看不出破绽。

  应该是我想太多了吧。

  我安慰自己可能是最近精神压力太大才会对老公疑神疑鬼,收拾收拾情绪,把老公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清洗。

  婆婆把宝宝带过去待几天,我才终于有精力把家里彻彻底底打扫一遍,又把一部分钱拿出去存进银行卡里,怕老公问起这笔钱是哪里来的。

  中午接到我妈的电话,我知道她是来催钱的,不情不愿接听电话。

  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你钱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不是说好三天,我、再给我点时间。我捏着银行卡,里面只有一万三,是我仅有的私房钱。

  你怎么这么不中用,赶紧把钱弄好。说出这句话,我妈明显有些不高兴。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忍着泪意联系上娟姐,想问问她能不能再给我个单子接。

  唔唔唔!

  被陈寿捂着嘴,我根本发不出像样的音节来,用尽全力去挣扎,却抵不过陈寿的力气。

  他从后面一只手捂着我嘴,一只手抱着我的腰把我禁锢再他怀里的同时把我往主卧拖,意识到危险来临,我慌忙抓住门框,手指扣在上面不敢松懈。

  对我而言,那不是卧室的门,反而是一张要吃人的血盆大口,只要被陈寿拖进去,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恐惧爬满了心头,呼吸又不畅快,我很快被憋红了脸,拼着最后一口气不肯妥协。

  呵呵!

  陈寿靠在我耳边轻笑,风轻云淡地说:别挣扎了,你要是不配合,我就在这里把你办了,反正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客厅更刺激,你说是不是?

  说着,陈寿还不忘吹了扣热气,气息撒在我后脖子那边,让我瞬间起了层鸡皮疙瘩。

  我知道他这个禽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心中犹豫:要是他真的就在客厅不,这也太疯狂了!

  就在我犹豫的当头,陈寿猛地一用力,双手揽着我的腰把我甩进主卧,晕头转向之间,我被扔到了床上。

  陈寿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眼神贪婪地锁定在我身上,一步步朝我靠近。

  看着他眼里冒出来的光,我心惊胆战地说:别这样求你了,别这样对我!

  楚楚,别害怕嘛,老师还能吃了你不成?陈寿完全化身衣冠禽兽,脸上的笑惊悚得很。

  我吓得紧缩一团。

  老师,放过我,放过我。

  放过你?别开玩笑了。陈寿一只手摸上我的胸,我不自觉地抖了抖,怕到了极点,又听他紧接着说,你要是真的不想跟我做,在明知道我对你有那方面想法的情况下,怎么还坚持来我家?楚楚,你就承认吧,你喜欢被我摸,也喜欢我对你这样。

  陈寿一副自以为很了解我的样子,我气得不行,心里大喊着我不是这样的女人!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胸口的空了一下,但很快那种感觉就消失了,我尽量拉开跟陈寿的距离,昂着头对他说:我是过来辞职的,等张姐明天把工资结算,我再也不会过来。

  什么!

  一听这话,陈寿瞬间变了脸色,恐怕他是真的没想到我会因此辞职,但很快他就恢复了从容,冷笑着说:想辞职?没那么容易,除非你不想要这段时间的工资,只要我不想给,你一分钱都拿不到。那你要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我慌张道:就算你不给我工钱,我也要辞职!这里我待不下去了,你别想缠着我不放。

  我豁出去了,那些钱对我来说的确很重要,我宁愿去当给别人奶妈也不想再多面对陈寿一秒,陈寿这样假惺惺的人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陈寿板着脸,忽然抓住我衣摆。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吓得大力挣扎,但是抵不过他的力量,衣服被掀起来,因为刚刚给安安喂奶我还没把胸罩扣上,这会儿直接被他推到了脖子上,胸部彻底暴露在他眼前。

  我扭动身体想挣脱,陈寿眼疾手快压住我肩膀,还用双腿压在我的大腿上,整个人把我覆盖住。

  陈寿银笑着说:楚楚,好歹咱们师生一场,你怎么能对老师这么绝情呢?你看看你这么漂亮,奶水也多,都溢出来了,多浪费,老师这就来帮你接住。

  说着,他俯身一口含住我的左边,刚刚喂过孩子的地方畅通得很,一股热流流出身体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颤,身体卸了大半的力气。

  心里再不愿意,身体却不争气,我气我自己又羞得说不出话来。

  啧陈寿故意吸出声音。

  我伸出手隔在他和我胸口之间,却软绵绵起不到什么阻挡作用,反而显得欲迎还拒。

  陈寿吃了几口,心情似乎好了很多,收起之前的剑拔弩张,用舌头在丰乳上舔一口,笑着说:还是你的味道好,你上辈子是奶牛吧,我没见过哪个女的像你这么多奶水。

  噌的一下红了脸,我气急败坏地说:亏你还是当老师的

  说起老师,我有个好东西,你要不要看看?

  说着,陈寿慢吞吞拿出手机播放一段视屏。

  老师不要

  女人娇媚的声音传出来,我浑身僵硬住,不可置信地看向他:这?

  怎么样,好看吗?

  陈寿故意把手机屏幕对着我,上面赫然是上次去宾馆的录像!

  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提前就在宾馆安装了摄像头,就等着我自投罗网。

  我太天真了,以为只要遵从他的命令,就可以从他的魔掌中逃脱,却不想陈寿贪得无厌,根本从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我,反而一步步设下圈套等着我往里面跳。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快停止流动了,一股凉意从脚下直冲头顶,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只能呆呆看着手机屏幕。

  不知道陈寿到底经过了怎样的处理,画面上只能看到我一个人的脸和毫无遮拦的上半身,就算看到他,只是一个后脑勺趴在我胸口津津有味吸食,不知情的人根本认不出来那是陈寿。

  而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的表情,明明嘴上说着不要,脸上却写着娇羞和隐隐的享受,单单只看这一段录像,只会让人觉得我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

  过了十几秒我才反应过来眼前发生了什么,想伸手去抓手机,谁知道陈寿早有准备,一把将手机收回去,笑着问我:怎么样,我拍得好不好看?

  还给我!

  陈寿挑眉:好啊,那你以后随叫随到,我叫你做什么你都必须配合,要不然我就把这个录像发给你老公,让他看看你是个多浪的女人。

  我不是,这、这不是我。我已然崩溃,红了眼睛。

  陈寿看威胁起了效果,便把手机放好,故作温情抱住我,一只手还不忘在我的胸上抚摸作祟,带着笑意说:但凡见过你的人,都能看出视频里的女人就是你,不过你放心,老师不会轻易把视频给别人看,这都是看你的表现。

  他总喜欢把老师挂在嘴边,好像侵犯胁迫自己的学生,能够给他带来更多变态的满足感。

  我吓坏了,浑身止不住抖,想不到电视剧里发生的情节会再自己身上真实发生,威胁我的人偏偏还是曾经尊敬的老师。

  见我不说话,陈寿抓着我的下巴,逼迫我转头看向他。

  他说:以前没发现,你哭起来还挺好看,是不是很绝望?我就喜欢看到你现在这幅要哭不哭的样子,特有成就感。

  变态我的声音小得跟蚊子一样,红着眼对他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再骂啊,越骂越痛快,看看你自己在一个变态的手里是多么享受。楚楚,你的奶水流出来了,全在我手心,黏得很呼一口热气钻进我耳朵,带来一股快意。

  嗯~

  我咬着下唇,不让更多令人害羞的声音从嘴里溢出来,注意力却控制不住被陈寿牵着跑,身上每一寸被他碰过的肌肤都滚烫泛红,那股热意从身体深处散发出来,根本压制不住。

  陈寿的兽欲被激发出来,听见我骂他反而很开心,在我胸上作祟的手更加用力揉搓,把嫩肉挤成各种形状,时而又揪住顶端上的葡萄,用指甲在上面的小孔剐蹭。

  我抗拒地抓住他的手腕,说:住手,我不要!

  嘶~话还没说完,陈寿手上用力,我疼得到抽一口冷气,疼痛拉回了一丝理智,我挣扎得更厉害,可陈寿总能化解我的动作,两三分钟过去,我仍然被压在他身下动弹不得。

Tags:
2 + 赞
相关资源:
  • 肉h禁忌高潮 美女走过光吹裙子
    肉h禁忌高潮 美女走过光吹裙子
    2021-5-1311
  • 性爱好者 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性爱好者 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2021-5-1312
  • 女人脱裤头 两根一起进去好紧好涨
    女人脱裤头 两根一起进去好紧好涨
    2021-5-1114
  • 性小故事,从背后抱住手伸进衬衫里
    性小故事,从背后抱住手伸进衬衫里
    2021-5-1020
  • 美女18p 伸进去摸老妇的毛
    美女18p 伸进去摸老妇的毛
    2021-5-914
  • huangse小说 搞定女人夹的太紧了H
    huangse小说 搞定女人夹的太紧了H
    2021-5-80
  • 带色的小说 sm文章虐乳打耳光
    带色的小说 sm文章虐乳打耳光
    2021-5-718
  • 国产美女下药迷倒闺蜜男友交配图
    国产美女下药迷倒闺蜜男友交配图
    2021-5-65
  •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sm经历外甥的好大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sm经历外甥的好大
    2021-5-512
  • 白洁张敏美红闺房乱爱 宝贝你摸摸 好硬 涨
    白洁张敏美红闺房乱爱 宝贝你摸摸 好硬 涨
    2021-5-412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