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让男人有感觉|亲爱的慢一点深一点

分类: 社会事件
1,554 人气 / 0 评论 / 2020-3-20 发布
Author:

想着今晚谁来我也不会开。

转身一把抱起刘月婷,她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朝我勾魂的抛了个媚眼。

我哪里还忍得住,抱着她就进了屋

第二天我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帮刘月婷做了早饭,打了洗脸水。

这可把她感动坏了,说就算她去世的老公也没这么伺候她,还说要是她年轻几岁,肯定要和三妞争着当我媳妇。

我朝她坏笑了一声说,你现在不就是我媳妇吗?

刘月婷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语气有些吃味。

你有了三妞,怕是嫌弃我人老珠黄喽。

我刚想说不会,但是听见三妞这个名字,忽然想起来,今天好像就是周六,她约我去赶集来着,还说我要是没去,就一辈子不理我了。

赶集出发都是清早,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来不及了。

前两天才知道三妞的心意,这就放了她的鸽子,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拍门的声音,还有马雪怒气冲冲的喊声。

张二狗,你个王八蛋,给我滚出来。

这声音快把我吓尿了,急忙和刘月婷穿上衣服,反复确认两人看起来没啥问题,才出去开了门。

门外的马雪满脸的阴霾,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

我也知道自己理亏,急忙赔笑着说。

雪儿啊,我正准备出去找你呢,你咋就来了?

我一边说话,一边用身子挡住了大门。

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好意思说你正准备出门?

马雪说完,伸手用力推开了我,朝屋子里走去。

看到她要进屋,我瞬间慌了。

你干嘛去?

马雪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就你这破屋子,我看看不行啊?

说着就推开了房门,我急忙跟了进去,就看见刘月婷一脸尴尬地坐在炕上。

月婷嫂子,你怎么在这?

显然没想到屋里有人,马雪也有点吃惊。

刘月婷小脸微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眼看我俩才好了一次,事情就要暴露了,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上前一步,横在了两人中间,看着马雪的眼睛说。

雪儿你别想多,是我想娶你当媳妇,为了让你爸看得起我,让月婷嫂子帮我点事做做。

马雪听到这话,脸立马红到了耳朵根,啐了我一口。

谁要嫁给你当媳妇,不要脸。

我咧嘴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你就别装了,要是不喜欢我,你老粘着我干嘛?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爸放心的把你交给我。

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羞,马雪的脸更红了,低着头根本不敢看我,上前抱住了刘月婷的胳膊,拉着她边往外走边说。

嫂子你怎么和他一伙的

刘月婷任由她拖着,临走前回头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低头一看,马雪带来的篮子忘记拿走了,急忙招呼她进来拿。

那是给你买的新衣服,你身上那件都穿了几年了,还有,勤洗澡,你身上臭死了,大坏蛋。

马雪丢下这句话就拉着刘月婷跑走了。

我打开篮子,看着里面崭新的黑色布衣,不禁感慨,有媳妇真是好啊。

马雪专门过来给我送衣服了,她的心意这么直白我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可想要娶她的话,必须要她爸马富贵点头才行。

可要马富贵点头,那真是千难万难了,不然马雪的大姐马春也不会在前段时间才出嫁。

要知道马雪的二哥马雷儿子都快一岁了,按乡下的规矩女儿超过二十岁还不出嫁父母是十分着急的,可马富贵一点也不急,让二十岁的马春在家里足足待了两年,才在前不久嫁给了临村大屯村首富的儿子。

而我拿什么娶马雪呢?

我现在还只有十六岁,是个未成年,不能同村里那些成年的人外出务工。而养父王瘸子的木工,由于他死得早,我就学了点皮毛,并不怎么会,让养父那些家活什都在家里发霉了。

看他们能不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想了半天,我发现自己只会瞎混,于是从炕下的暗格里拿出些钱,向村头的小卖部走去。

村头的小卖部是村长儿子马雷开的,由于马雷在镇上务工,一般在里面守店的不是他媳妇丁香就是丁香的婆婆陈冬梅。

来到村头小卖部门口,我向店里面扫了扫,发现是丁香嫂子在守店,丁香嫂子在没有嫁给马雷之前可是临村远近闻名的俏女人,那脸蛋、那身段让不知道多少人想娶回家。

我之前还在乡里读初中时,被铁柱拉着逃课去偷看过她洗澡,由于那次铁柱那家伙一个不小心摔倒了,我们两不仅什么也没看到,还被丁香家的狗追了一路。

后来丁香嫁给马雷之后,那傲人的胸围又涨了一圈,让村头小卖部的生意好上不少,许多村里的男人有事没事就往小卖部里跑。

可马雷的火爆脾气,再加上马富贵村长的权势,那些往小卖部跑的男人们只能过过干瘾,谁也不敢对丁香做点什么。

而做为河口村著名混子的我,自然是想经常往村头的小卖部跑,看看丁香嫂子这个俏女人以及那傲人的上围。

可由于马雪经常粘着我的关系,丁香嫂子感觉自己是我的长辈一般,经常看到我到处瞎混就把我拉到墙角一通教育,这让我心里虽然喜欢偷瞄她的好身材,可经常是对她敬而远之,去小卖部的次数自然是很少的。

进了店里,我叫了一声丁香嫂子,让她给我拿包两块钱的烟。

丁香嫂子看了我一眼之后,说。

二狗,你又不学好,买烟干嘛?

我笑了笑。

给铁柱和大奎他们买的,那几个家伙嘴馋,说我和丁香嫂子关系硬,能便宜一点。

嘴馋?丁香嫂子一听,那买些糖过去好了。

丁香嫂子说着不去拿烟,而是转身弯腰去抓了一大把糖。

这一转身,一个圆圆白白的大腚对着我,由于现在天气很热,丁香嫂子穿得不多,让我看到了深深的一条股沟,这一下就让刚偿了女人滋味的我着急上火,下面支起了帐篷。

哗啦啦!

丁香嫂子将一大把糖放在了柜台上,对着愣神的我说。

这把糖算是一块钱好了,拿去吧!

香嫂子!

我从愣神中恢复过来,苦着脸说。

大奎可是刚结婚的大人了,我拿着糖过去给他们吃不好吧!

丁香嫂子白了我一眼。

有什么不好的,那个大奎虽然结婚了,可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屁孩。

我一脸哀求的表情,看着丁香嫂子。

求求你啦,丁香嫂子,给我包烟,我发誓下次不抽了。

我自然是不想拿着糖把我的那些狐朋狗友给召集到村尾的桥头,这会让他们笑掉我的大牙。

真的?丁香嫂子一听,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真的!我马上一脸正气的回答。

我决定下次看到丁香嫂子在看店的时候不过来买烟了,要等到冬梅婶看店的时候再过来,要是冬梅婶的话,就不会阻止我这些了。

就在丁香嫂子刚准备答应我时,突然从店后面的一个小屋传来哇、哇、哇婴儿啼哭的声音。

丁香嫂子连忙转身从店后面的小屋里抱出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小男孩不到一岁,还不会说话,呜、呜、呜的哭着,不知道是为什么。

小宝别哭、小宝别哭

丁香嫂子一边拍打着小男孩的后背,一边说。

我只能在一旁干等着,让丁香嫂子把马小宝这个小家伙给哄得不哭了再说。

可马小宝那个小家伙不知道怎么了,任丁香嫂子怎么哄,连唱歌也不行,还是哭,最后丁香嫂子只得解开自己的上衣,一把塞进了那小家伙的嘴里。

小家伙被丁香嫂子一堵,马上就不哭了,并且立刻眉开眼笑的,双手乱抓起来,似乎想握住一般。

好白啊!

丁香嫂子喂奶的这一幕被一旁的我全部看到了,我被丁香嫂子那雪白的如木瓜形态般的奶子给深深吸引住了,下边刚恢复正常的帐篷又立刻支了起来,并且更大了。

丁香嫂子可比月婷嫂子的大多了、白多了,这让我恨不得自己立刻成为马小宝那个小家伙

就在我想入菲菲的时候,丁香嫂子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侧了侧身,把自己暴露在外面的身子给挡住了,并扫了我一眼,特别是我支起的大帐篷说。

二狗,你个小流氓,看啥呢?

看木瓜呢!

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丁香嫂子脸色微红,快速说。

你,你还想不想要烟了!

别、别,香嫂子,我刚才是无心的,我错了还不好吗!

看丁香嫂子有一些怒了,我连忙道歉。

拿去吧!

丁香嫂子弯腰拿了一包二块钱的烟递给了我。

我接过烟时,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一把丁香嫂子白白、滑滑的小手。

丁香嫂子的右手像被电打了一般,一缩,小脸更红了,狠瞪了我一眼。

被丁香嫂子一瞪,我眼睛一转,小声的说。

香嫂子,你好白啊!

话一说完,我就往小卖部外跑,而丁香嫂子似乎听出了我说的白字的一语又关,吼道。

二狗,你别跑,看我不打死你!

相关资源:
  • 母子乱论,大炕上农村岳让我弄她
    母子乱论,大炕上农村岳让我弄她
    2021-8-50
  • 乱论小说,祖女三代共侍一夫小说
    乱论小说,祖女三代共侍一夫小说
    2021-8-515
  • 撕掉美女衣,吸住小核到抽搐
    撕掉美女衣,吸住小核到抽搐
    2021-8-420
  • 黑黑的肥岳全文免费阅读,宝贝告诉我够不够粗
    黑黑的肥岳全文免费阅读,宝贝告诉我够不够粗
    2021-8-310
  • 房中性事,花蒂痉挛颤抖
    房中性事,花蒂痉挛颤抖
    2021-8-217
  • 国产午睡沙发被弄醒完整版,男友用手指进去特别爽
    国产午睡沙发被弄醒完整版,男友用手指进去特别爽
    2021-8-12
  • 呻吟声,医生不行这里不可以
    呻吟声,医生不行这里不可以
    2021-7-3118
  • 催眠音乐,男生和女生的插曲
    催眠音乐,男生和女生的插曲
    2021-7-3015
  • 蛇交配,感受到我的了么宝贝
    蛇交配,感受到我的了么宝贝
    2021-7-299
  • 东北大坑姨夫和娘,手指按压着敏感湿润布料
    东北大坑姨夫和娘,手指按压着敏感湿润布料
    2021-7-287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