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惩罚不让喷/进入美妇的直肠

分类: 短文
1,996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这时候隔壁的一个大哥告诉我,他认识个招女婿的,据说那女的长的贼漂亮,身材棒的和明星似的,就是爱好有点独特。

我这一琢磨,长的漂亮还能招不到女婿,多半是个噱头,不是残疾,就是老妇女。

但现在那些放高利贷的那都是很角色,钱还不上那可是真要人命,郊外被挖肾丢掉的尸体最近好几个。

我也怕死,这命都要没有了,还管她什么爱好,是人是鬼我也认了。

一想到咱下辈子可能要和一个中年老妇女,心里不禁一哆嗦。

犹豫片刻,我还是按照纸条上的号码打了过去,毕竟是个人,都怕死。

喂……你好。

行了,我知道了,是应聘的对吧,名字报一下?电话那头声音有点清冷,听上去年纪应该不大。

我是叶尘……

应聘的话,晚上七点,到市区红月酒吧,有人在那接应。说完这句话,电话就挂了,没给我一点机会多说。

这种被人蔑视的感觉,我打从心里感觉耻辱,硬送上门的女婿,在我们这里是一辈子抬不起头。

拿起旁边的二锅头,仰着脖子往里面灌,白酒的辛辣混着我的眼泪,直往心里咽。

这种被自己亲生父母丢弃的感觉,滋味真的不好受,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心上就像被挖掉了一块肉,揪心的疼。

我不知道爸妈还不会不会回来,自己还有没有未来,放下酒瓶,我知道这些都只能自己去面对。

酒吧离这边大概有二十多公里,看看时间,我现在赶过去只能打车了。

赶紧一路小跑到路口,我们这是郊区,等了三十来分钟才等到一个车。

刚下车,只看到一个类似工厂装修的房子。

没看到电视上酒吧的那种招牌,只有一条小路口。

我吸了个口,眼看着,时间马上要过了,打算先过去问问酒吧入口。

刚走到小巷口,一声刺耳的救命声就在耳朵边响起。

还伴随着呜咽的哭喊。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明面上看着是工厂小巷,里面却是一条长廊,三个大汉正拖着一个年轻女人,往拉里面拽,女人的嘴巴被衣服堵住了,一头秀发散开。

有些暗沉的灯光下面,能看到女人一张小巧的瓜子脸,身上的黑丝,白衬衫一件被拉扯变形,破了个洞,满面的春光,看的我挪不开眼。

都说酒吧捡尸,喝醉的女人被拉出强行开房,但是这女人明显反抗激烈,总觉得哪里不对。

虽然画面有些刺激,但身为一个新时代好青年,这种刺激的事,真要让我来做,心里那关过不去。

我在后面偷偷的跟了过去,看着他们进了一个小房间,抬眼一看,门口上写着女厕所。

一个大汉突然回头,发现了我,眼神一下子就变了,哪来的吊丝,再乱瞅,眼睛给你挖了,滚……!

我已经报警了,你们要再想干点啥,自己掂量着。我故作有底气的说道。

我艹你!其中一个男的冲了过来,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把我踢翻在地。

另外的几个人笑了笑,有恃无恐,慢慢的撕扯女人的衣服。

我抱着头没还手,一边余光看到女人被双手锁住按在地上,短裙被掀起,只剩一条底裤。

女人嘴巴被堵住,一脸恐惧,绝望的眼睛,不停的落泪。

我能看到他的目光,里面有一丝愧疚,她是看我被打,心理过意不去吗?

我叶尘这辈子有个赌钱不管我的人渣父母,后来不上学,跑去打架混社会,从小到大就从来没人关心过我,看到我的都是满脸嫌弃,各种鄙视。

妈的,我要还是个男人,今天我就不能怂!

一把抱住踹我的那条腿,我在地上一个打滚,用力一扯,打我的那个男人被我摔倒在地。

我赶忙狠狠的扑过去,拉起他的衣服,锁住他脖子,狠狠的往地面撞,让你他妈的踹我!

砰!砰!砰!

男人的脸被我在地上面几次撞下来,牙齿不知道断了多少颗,满嘴的血,混在脸上,往外喷。

女人胸前只剩最后一丝遮挡,胸前的皮肤白的和雪一样,看上去就爽滑有弹性,摸一把怕是要销魂。

另外一边的几个男人,正准备进行最后一步,突然听到自己小弟的惨叫。

小子,敢动我的人。男人从腰间抽起一根甩棍朝我扑了过来。

我下身一沉,等这个家伙到面前,猛地侧身,甩棍打在我的肩膀上,疼的我直咧嘴,我顺势扣住他的手腕,一个过肩摔,把他的甩棍抢了过来,照着他的嘴巴就是一棍子下去。

一地碎牙加上满嘴巴的血。

男人捂着嘴,疼的在地上打滚。

其他几个人怕是没想到我这么狠,吓的楞在原地。

灯光下我脸色有点扭曲,看着发愣的几人,冷声道:不想死的,还不快滚!

那几个小弟,明显就是胆子被吓破了,一下子没遇到过这么狠的,一听我发话,拖着两个伤员赶紧连滚带爬跑路了。

我转身扶起倒在地上的女人,此时她的衣衫半烂,诱人的部位若隐若现,我吞了口唾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双手僵硬,眼神一眨也不眨。

那女人好像被我吓到了,低垂着头,窸窸窣窣的将身上能遮的部位遮好。

我赶忙将她扶起来,再盯着看,我和刚才那群人有什么区别?

真是可惜!刚刚我要是再晚点动手就好了,我心里暗暗的想到。

你等一下…我转身欲走的时候女人叫住了我。

有什么事吗?我挠挠头。

你…女人脸色一下子红了。

过了好久,她说出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

你,想不想睡我?

第二章

话一出口,我感觉全身的血液有点不受控制的往一个地方流去。

是我听错了,还是这个女人口音有问题?

难道是我落伍了,现在城里人都兴这个?我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完全不知说什么好,脑子里却把画面脑补了个通透!

女人咬咬牙,一把抓住我的手,拽着我就向旁边的女厕所拖去。

我目瞪口呆,真会玩啊!

大晚上,乌漆嘛黑,女厕所,美少女,这谁能顶得住?

那女人好像也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把我拉到厕所的一个隔间之后就低下头一言不发。

隔间很小,女人身上传来的香味直冲脑海,可是我却像是呆住了一般,任由这种折磨施加我身。

许久不见我动作,女人似乎生气了,粗暴的把我按在墙上,开始解我的衣衫,她的双手柔柔的,挠的我直痒痒,我一个转身把她按在墙上。

她的身体很柔软,更难得的是弹性极好,我从没见过这么完美的身躯,像是珍视一件艺术品般,可是正在我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撕裂的衣衫。

我,我不能这样!我退后一步,心里思索我和那群流氓的区别。

女子有些烦了,撅起屁股,磨叽什么?这是我对你的刚才举动的谢礼?

随即她小声嘀咕,什么宁愿便宜别人也不便宜那个混蛋!

我还是没有动作,像我这样无人关心的人,更在乎别人的感受,虽然我没听清她后面的话,但我想她肯定是一时糊涂。

你?你不会不行吧!女子转过身,鄙夷的看着我的下体。

一股怒火直冲我的脑海,卧槽,哪个男人能承受一个美女这样的挑衅?

像失了智一般,一个挺身就穿了个通透…

想不到的是,这女人竟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狭小的隔间变换了不少的姿势。

正在兴头上的时候,一个电话突然想起。

女人竖起手指示意安静。

喂,姐。

电话那头传来年轻女子的声音。

你在哪?妈不是说你已经在路上了吗,这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来?话语中有些怒气。

啊…女孩突然叫了一声,不满的瞪了我一下,啊,我这边有朋友在路上碰到了,我没过去…

我举起双手示意情不自禁。

欣欣,你怎么了,怎么声音怪怪的?电话那头很敏感。

没事,没事,我玩游戏呢,今晚不过去了,直接回家,你玩你的!

女子快速挂了电话,扶住我的身躯,对我怒目而视!

你干什么?故意的是不是?

我咧了咧嘴,腰间传来的疼痛真让人怀疑扭男人腰肋这件事是无师自通。

意外!意外!

哼,快点!马上我就要回去了。女人又摆出先前的姿势。

一阵剧烈的喘息之后,整个世界忽然变得安静了。

这,又脏又烂,这还怎么穿啊?女人小声的抱怨。

失误,没来的及拿到一边。做错了事就要认罚,我低下头开始整理。

好在现在天是黑的,整理过后,虽然破烂,但是已经无伤大雅。

我走了,以后就忘了这件事吧!女人低下头,做贼一般的跑了出去。

喂!我追出去,总感觉要说点什么,你,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迟疑了一下,杨欣欣!

门外的冷风让我清醒过来,我终于意识到,我到底来这是干什么的。

那个……

女孩突然抱住头,我不听,我不听,你就当做了梦好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呆住了,终于把话说个完整,我是想问那个,红月酒吧在什么地方?

女孩愣住了,气恼的跺跺脚,还以为他要…

前面就是,这是后门!你这个笨蛋!女孩红着脸闯进了黑暗中。

就好像一阵风,如梦似幻。

一切都跟做梦一样。

冷风吹过,身子哆嗦了一下,我这才发现我的衣服都还乱糟糟的,这里可是女厕所,千万别被人当成是变态了。

正当我连忙整理衣服想出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衣服居然还有些血迹。刚刚我不记得我受伤了呀?

我擦?

那个女人,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第一次居然就这么疯,这体质也太好了吧?

连忙将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故作正经的从女厕所走出去,话说原来这里就是红月酒吧啊,真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呢。

通过那一条通道,走到了前面酒吧里面,这里面却是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这个地方,一片宁静,恬淡,空气中流淌着轻微的音乐。

心里面稍微有些苦恼,我超时的时间好像有点长,之前那个女人说过,过时不候,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冲动真是魔鬼啊!

就在我有些垂头丧气,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尘?

我下意识的转身,在靠窗的位置,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制服套装的性感女人正高举双手。

这就是那个招上门女婿的女人吗?

过来吧,没看错,就是你了,我叫杨欣怡。女人看了我一眼,眼光又飘向窗外。

杨欣怡?今天好像和姓杨的杠上了啊!

第三章

杨欣欣,杨欣怡?

两个人都姓杨,我今天跟姓杨的还真有缘分。

这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当中一闪而逝,旋即目光落在了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上,这一看把我愣住了。

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还要找上门女婿,有钱人的眼都瞎了?

实际上,在来这里之前,我曾经设想过,找上门女婿的那个女人,无非是样貌糟糕,或者说是脾气糟糕,可是实际上,这两种猜想我完全没从对面的女人身上看到。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可能遇到了这个城市最美的两个女人。

杨欣欣,俏皮当中带着一些可爱青涩。

而眼前这个女人,身上则是散发着妩媚成熟。

一身干练的制服套装,黑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裙摆下面一双形状优美的小腿,黑色高跟凉鞋更是为她增分不少。

至于那一张脸,更是勾魂摄魄,粉色的樱唇,明亮的眸子,小巧的琼鼻,细腻的皮肤,在这个女人身上,你找不到任何的缺点,她简直就是造物主的宠儿。

当我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我想我终于明白前面几个丈夫,为什么会死了。

这是一个身材很高挑,丰腴的女人,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妩媚和成熟的气息。

是个人都受不了这种诱惑!

我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安的走过去。

坐下吧,站着像什么样子?杨欣怡轻轻敲着桌子,语气像是西伯利亚的寒风。

我有些拘束的坐了下来,可能是刚刚发泄完毕,我此时只是有些奇怪,她咋知道我就是叶尘?

你已经超时了快一个小时了。杨欣怡瞪着我,冷冰冰的说道,看得出来她对于这种不遵守约定时间的事情相当不满。

心里面有些慌张,我连忙解释说这边路偏,刚到城市里面,路不熟,耽搁了!

庆幸的是杨欣怡更像是例行式的盘问,并没有多做纠缠。

你的情况,我昨天调查了一下,你叫叶尘,十八岁,高中辍学,父母都是赌鬼,欠下了一百万的高利贷,你现在应该被催债的逼迫的走投无路了吧?

一边说着,一边在桌子上放了一个资料袋,我看的清楚,上面贴了我的照片。

一晚上就把我的家底给调查的清清楚楚,我像个裸体的人被摆在橱柜窗口。心里哇凉哇凉的。这女人好可怕。

我就直说了,你应该是为了那一百万来的吧?杨欣怡冲着我问道。

我抿抿嘴,点了点头。

杨欣怡发出了轻微的冷哼,她最看不起那些为钱活着的人。

你跟我,做一个交易。

交易?我愣住了。

没错,就是交易,原本你做上门女婿,生了儿子,一百万到手。

我点头,这本来就是介绍人说的话。

可是实际上这一百万并不是那么好拿,没有人能够保证自己一定能生下儿子!

这话没错,生儿生女,纯粹看运气。

杨欣怡继续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跟我做一个交易,你做我名义上的丈夫,我给你钱。

啥?

我一下子没有弄清楚杨欣怡是啥意思。

杨欣怡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简单来说我们两个有夫妻之名但却没有夫妻之实,你真以为我会让你这种人碰我的身子?。

但是这样的话,怎么生儿子?我瞪大了眼睛,因为先前说的是有儿子才给钱。

杨欣怡的脸色更难看,所以说,现在是我们之间的交易。

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每个月我会给你一万元,我不让你碰,我家里给的钱你就不要想了。

一万块?的确是不少了,但是相比较身上背负的高利贷,依旧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啊。

杨欣怡继续说道:当然,不仅仅只有这些,如果你能帮我隐瞒上半年的时间,我给你十万元奖金,如果能瞒上一年的话,我给你二十万,如果你能帮我隐瞒两年,你欠下的高利贷,我给你还清,怎么样?

咕咚喉头微微蠕动了一下,我吞下了一口口水。

这的确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交易,而且相对于这样一个漂亮女人招上门女婿,杨欣怡的话更令人信服一些。

看来这个杨欣怡应该是很讨厌男人,不愿意结婚,但是家里又有需求,不想让男人触碰自己,所以才会选择跟我进行交易。

你很讨厌男人?我问道。

杨欣怡冷哼了一声:当然,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苦笑一声,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太好过啊!

怎么样,考虑一下?实际上你没有考虑的余地,如果你不同意的话,等待你的就是那些高利贷催债的人了,他们有什么手段,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吧。杨欣怡冷笑着,小口的抿着鸡尾酒,似是已胜券在握。

她已经将我所有的一切,摸了个一干二净。

我没得选择!我瘫坐在椅子上,有些意兴阑珊。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我从来没有如此切实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我现在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我站了起来,说道。

不用了,家里什么都有,从今天起,你要记住自己的职责。一边说着,杨欣怡站了起来,叫来了服务员结账。

我确定没有眼花,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刚刚喝的那杯酒抵得上我一个月的工资

结完账之后,杨欣怡像是解决掉一桩心事一般,脚步变得轻快起来。

人穷会有什么表现?当一辆车头有着天使雕像的车停在你的面前,你就会下意识的避让,你知道自己碰不起。

杨欣怡从窗口露出头,上车!

这真是我第一次坐这么高档的轿车,我感觉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好像放在什么地方都是一种过错。不过心里面却升起奇怪的感觉,好像坐在了车上我也变成了什么大人物。

车子在城市里面娴熟的穿来穿去,最终来到了市区一处豪华别墅群的位置,停在了一个别墅的门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市里面的房价均价应该都在两万多吧,市中心的位置,貌似得五万以上,在这种地方,居然有一栋三层独幢别墅这家人,究竟多有钱啊。

看这面积,一层至少四五百平吧,还带着花园这一套房子,得要多少钱?

将车子挺好,杨欣怡看我在旁边不知所措:走吧,进去见我妈,表现好一点儿,别给我丢人。

我感觉自己的掌心当中都是汗水,僵硬的点了点头,我估摸着杨欣怡的母亲对女儿都如此威逼,肯定是不好相处的类型。

门被打开,放眼过去,宽敞的客厅当中豪华的沙发最引人注目,沙发上面只有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电视。

看起来像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美妇人,肌肤细腻,雍容华贵,模样跟杨欣怡有几分相似,简单的黑色纱裙之下,勾勒着一副完美的身材。

杨欣怡竟然还有一个姐姐?

想到杨欣怡要我表现好一点,我紧忙款步上前:那个,你你好,我叫叶尘,您是欣怡的姐姐吧

姐姐?

那个女人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笑的花枝乱颤。

旁边杨欣怡有些气恼的瞪了我一眼:瞎说什么呢,快叫妈!

妈?我当时就傻眼了,真的假的,这俩人说是双胞胎都有人信。

呵呵,小伙子挺会说话嘛,我看起来有那么年轻嘛?杨欣怡的母亲,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挠着头,满脸的尴尬:那个,我真以为你们是姐妹。

嘴巴真甜。女人微笑着,不经意的恭维总是让人很舒心,更何况哪个女人不希望被人夸年轻呢?

对了妈,欣欣回来了吗?杨欣怡坐在沙发:欣欣说她和朋友一块,没跟我一块儿,回来了吗?

回来了,在上面洗澡呢。女人随口回答道。

欣欣?

今天真是凑巧啊,不仅遇见的两个女孩都姓杨,还有一个重名了!

杨欣欣,我一个激灵,不会是一个人吧?

就在我傻愣着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间从楼上传来,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子,穿着一套单薄的白色丝质睡衣,像纯美的天使一样从楼上走了下来,看起来好像刚刚洗过澡,手里面抓着一条雪白的毛巾,正在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

姐,把姐夫带回来了吗,我来给你掌掌眼,看看怎么样?一边说着,女人一边冲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两个人的视线,在这个时候重叠。

那一瞬间,我的身子僵硬了。

至于那个女孩儿,手里面的毛巾直接掉在了楼梯上。

是你?

杨欣欣?

第四章

那一刹那间,我和杨欣欣两个人全都愣住了,互相注视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不敢置信。

杨欣欣甚至连自己用来擦头发的毛巾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

杨欣欣那个女孩儿,居然是杨欣怡的妹妹?就是我小姨子了?

我是要做杨欣怡的上门女婿的,可是就在跟杨欣怡见面之前,我居然先和小姨子有了进一步的关系?

杨欣怡很敏感,一双狐疑的大眼睛在我和杨欣欣之间看来看去。

你们,认识?

我张了张嘴巴,刚想要说话,就在这时候,楼梯上的杨欣欣却先一步打断了我的话,原本充满了震惊的脸庞,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种害羞的表情。

真没想到,这就是未来的姐夫呢,还真是有缘啊

我在路上的时候,遇到了几个流氓缠着我。杨欣欣眼眸中带着笑意,多亏了姐夫了,将那三个流氓给打跑了,不然的话,我就麻烦了。

Tags:
3 + 赞
相关资源:
  •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老公揉女的胸摸下面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老公揉女的胸摸下面
    2021-5-1411
  • 乱伦之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乱伦之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2021-5-1410
  •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换妻经历 肉丝高跟高H之浪货用力夹
    2021-5-138
  •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5-1211
  •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2021-5-116
  •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1-5-102
  •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5-918
  •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2021-5-86
  •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1-5-818
  •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2021-5-73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