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衣服,吻我胸*疯狂喷水抽搐受不了白浆

分类: 短文
1,869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起身像是要出门。看见叶清苓,他脸色一变: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有事打电话吗?

妈妈快不行了。叶清苓幽幽地说。

叶鹏远神色一怔,心不在焉地整理了一下袖扣。

叶清苓死死地盯着他:刚刚医生通知我找到了肾源,只要凑齐手术费,马上就可以做手术。

叶鹏远皱眉,声音微冷:要多少?

五十万。

叶鹏远沉默了一会儿。五十万他拿得出来,但也不是小钱,万一被家里那个发现

他叹口气,拍拍叶清苓的肩:你也知道你妈管的紧,你你先回去,我想想办法。

叶清苓看着懦弱无情的父亲,拳头紧握,小脸因为生气涨的通红:我妈只有一个,薛丽娜就是个小三,不是我妈。

我亲妈是陪你走过风雨的槽糠之妻,为你生儿育女吃苦受罪几十年,你逼她离婚逼他净身出户也就算了,现在她生病了在病房里躺着,我走投无路来找你,你居然因为要顾及家里那个登堂入室的小三,对妈妈见死不救!

叶清苓,丽娜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说话呢!叶鹏远听到亲生女儿这么说,即生气又羞愧。

我也没说不给,你先回去,我想想办法,晚一点给你转过去!

叶清苓怔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信他。可是妈妈病了那么久,家里的钱全花光了,自己上学根本没有收入来源,不找他又找谁呢?

虽然恨他抛弃了自己和母亲,可他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没拿到钱,只得到一句空口承诺,叶清苓惶然无助,想在这里等叶鹏远回来。等了几个小时也没见他回公司,估计今天是不回来了。

叶清苓绝望的走到电梯门口,按了向下的键,电梯却停在1楼不上来。她正在犹豫要不要走楼梯,电梯终于动了。

她松了口气,继续等。

电梯很快到达,门一打开,里面传来叶鹏远的声音:贺总,这边请!

叶清苓看过去,见叶鹏远诚惶诚恐、卑躬屈膝地伸手挡着电梯门,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三件式西装,身材颀长、表情冷酷,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

叶清苓吓得往旁边一让,撞在了墙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男人霎时看了过来,冷酷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她害怕得心怦怦直跳那眼神太吓人了,像要吃了她似的。

只一秒,男人收回眼,头也不回地往办公室走去。

叶鹏远等大家走了才从电梯里出来,看见叶清苓一愣:你怎么还在这里?

叶清苓气不打一处来:我等你拿钱!

我现在忙!忙完就打给你!叶鹏远不悦地瞪了她一眼,马上堆起笑脸朝前走,贺总

贺璘睿回头,深沉的目光从叶清苓背上扫过,直到她进了电梯,才看向叶鹏远。

叶鹏远点头哈腰,把他请进办公室。

贺璘睿这次被请来是考察叶鹏远的公司,看是不是要对他投资。

叶鹏远三番四次被拒见,好不容易请来了这尊神,对贺璘睿来公司视察相当重视。

贺璘睿的爷爷是青江省曾经的一把手,就算退休了,影响力和各方面的关系仍在。贺璘睿本人也是全程数一数二的富商。只要得到贺璘睿的投资,那不只是得到钱,对叶氏的发展壮大也是至关重要。

贺总,你看,这是按照贵公司投资部的要求准备的额资料,您过目。叶鹏远拿出一叠文件,笑眯眯地摆在贺璘睿面前。

第2章 带上

贺璘睿伸出手,轻轻翻开。

这些资料他早就了解过了,甚至比这份资料上的更详实。叶鹏远给他看的东西肯定是扬长避短,但他自己调查的却是长短都有。

他粗略翻了两下,将文件合上,慢悠悠地道:叶总

爸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穿着漂亮的年轻女人跑了进来。

贺璘睿微微皱眉,但因背对门口,女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的助理坐在旁边,看见他的反应,忍不住心里一咯噔:坏了!

叶鹏远没看出贺璘睿的不悦,抬起头教训门口的女人:这么冒冒失失的干什么?没看到有贵客吗?!

叶雅菲知道叶鹏远不是真心骂自己,只是做给贺璘睿看。贺璘睿什么身份?拉到他的投资都不算钓鱼,只有她上了他的床、甚至嫁入贺家

父女俩在这件事上的想法完全一致,于是叶雅菲假装认错:对不起爸爸,我不知道

有事晚点说!叶鹏远摆摆手。

叶雅菲嗯了一声,小心翼翼地看着贺璘睿:是贺总吗?

贺璘睿站起身,对叶鹏远道:这份资料跟我之前调查的有出入,容我考虑考虑。

叶鹏远脸色一变:贺总,这这一定是下面的人准备资料不尽心,你要是有什么疑问,我亲自给你讲解!

不用,我还有事,下次再聊。贺璘睿走出办公室,正眼也没给叶雅菲一个,叶雅菲不禁暗暗咬牙,觉得自己这么漂亮受到忽视很没脸。

贺璘睿上了车,闭上眼捏了捏眉心。

助理一见,关心地问:贺总身体不舒服?

没有!贺璘睿坐直身体,拿起笔记本电脑翻开,去查一查电梯外撞见的那个小鹿一样的女人。

助理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马上付诸行动。

叶鹏远瘫坐在办公椅上,面如死灰地盯着面前的文件,百思不得其解:贺璘睿怎么突然就走了?是真的不满这份资料,还是不满雅菲的出现?

传说贺璘睿身边是女人不少,但是女人,谁会嫌多?雅菲长得漂亮,他以为贺璘睿至少会和雅菲玩玩吧?只要有了开头,雅菲自然有手段留到最后。可是,贺璘睿居然对雅菲完全不感冒!

叶鹏远叹口气,看样子美人计是没用了

突然,桌上的电话响起。

他接起来:喂?

叶总。话筒里传来男人沉稳的声音。

贺总!叶鹏远惊得整个人跳了起来。

贺璘睿淡淡地问:投资的事还需要多加考虑,但也不是不可能,叶总稍安勿躁。

这叶鹏远喜不自胜,贺总的安排,自然是最好的,那晚上有幸约叶总一起吃个饭,我再好好把公司的情况跟叶总汇报下!

好!电话这头不多说一句话,听不出喜怒。

好好好叶鹏远不敢相信这么爽快就约到饭局了,贺璘睿刚刚走得那么决绝,怎么突然就变了?不过只要能搭上贺璘睿这条线,他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

贺璘睿一笑,突然转了话题:听说叶总除了那位叫叶雅菲的大女儿,还有一位叫叶清苓的小女儿?

叶鹏远一愣,瞬间明白了什么:是刚刚在电梯外面她不小心冲撞了贺总,真对不起!看样子贺璘睿查过了,不然不会这么问。

那晚上把她也带上一起吃饭吧。贺璘睿说,我挺喜欢她的。

第3章 倒酒

叶鹏远怔了片刻,急忙答应。

贺璘睿的喜欢,自然别有含义。他是男人,怎么会不明白?贺璘睿连正眼都不瞧雅菲,谁知道会一眼看上清苓。

不过这种情况,谁都知道贺璘睿只是图新鲜,想玩一玩而已。

他真的要牺牲清苓吗?以清苓的性格恐怕是不愿意,挂上电话,叶鹏远发了一会儿呆,心里有了主意。

他马上给叶清苓打电话:钱我给你准备好了,晚上一起吃顿饭吧,我们父女俩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叶清苓正在家做晚饭,闻言说:我晚上还要去照顾妈妈,饭就不吃了吧。

清苓!叶鹏远沉下声音,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爸爸,你就只知道问我要钱,一顿饭还不陪我吃了?

叶清苓一怔,心里翻江倒海,委屈、愤怒各种情绪纷至沓来。

很久后,她平静下来:好不过,钱算我借的,包括之前的那些,我全都记下来了,将来我工作挣钱了会还你。

叶鹏远喘了喘粗气:我马上让司机去接你。

挂了电话,叶清苓将切了一半的菜分装好、用保鲜膜封起来放进冰箱里,解下围裙,去换衣服。

过了二十分钟,司机来了。

上车后,她闭眼靠在座椅上,不知开了多远,车停了下来。她以为到了,下车却被司机带进一家时尚沙龙。

做什么?她问。

司机说:院长订的餐厅需要穿正装,特意嘱咐我带小姐过来打理一下。

清苓看着自己的穿着,是很朴素,本来就着急没什么闲心,没想到跟自己父亲吃饭还要打扮,心里很窝火。不过为了妈妈的手术费,她忍了!

两个小时后,她到达吃饭的地方,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

这是一家会员制的私人会所,司机带她走到门口,报了叶鹏远的名字,马上有服务生来领路。

司机不能再进去了,叶清苓一个人跟在服务生身后,看着周围奢华的一切,心里惴惴不安。

周围的空调开得很大,她觉得肩膀发凉,想伸手捂一下。但那种动作太不雅观了,她只能忍着。

走进叶鹏远所在的包间,她发现那里不只叶鹏远,还有一个男人,是下午在公司碰到的那个。

她心里咯噔一下,有不好的预感,迟疑地看着叶鹏远:爸

叶鹏远急忙站起来,笑道:你来了,快过来。

她吓了一跳,因为叶鹏远的笑容里居然有讨好的成分!这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就在这时,贺璘睿看了过来,懒散的双眼闪过一抹精光。

叶鹏远将她拉到桌子前,催促道:这是贺氏集团的总裁,快叫贺总。

她僵立在原地,僵硬地道:贺、贺总。

贺璘睿似笑非笑地打量她。

她穿着浅紫色的抹胸小礼服,头发堆叠在一边,画着干净又完美的妆容。向下一瞄,她精致的锁骨裸露在外,一条闪光的水晶项链垂在胸前,招摇地吸引着人的视线。

不错的打扮,他满意地勾唇,对叶鹏远说:不错!。像是在说叶远鹏汇报的公司情况不错,又像是在说叶清苓这个人不错。

好!叶鹏远一喜,对清苓说,给贺总倒一下酒!

清苓防备地看了他一眼,犹豫地拿起红酒瓶,缓缓地倒进贺璘睿面前的高脚杯里。倒完后,发现他在看着自己,她僵硬地说:贺总请用。然后放下酒瓶就想走。

第4章 感谢

贺璘睿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身边坐下。

她吓了一跳,正要出声,他另一只手捏住她下巴,拇指轻抚过她的唇,说:我不喜欢擦口红的女人。

清苓吓得不行,急忙挣脱他跑到叶鹏远身边:爸

贺璘睿端起酒,淡淡地瞄了她一眼。

叶鹏远将她按在座位上,说:贺总和你开玩笑的。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先吃。

不清苓想拉住他,但他已经飞快地走了。

清苓惶然地坐在椅子上,偌大的包厢里,只有她和贺璘睿。

她紧张地站起来:对不起贺总,我还有事

坐下吃饭吧!贺璘睿没有动,端起她给自己倒的那杯酒,慢悠悠地品着,声音平淡但是不容抗拒。

叶清苓看见叶鹏远离开了会所,顿时怒火中烧,心里明白自己亲爹为了生意把她把她当作讨好工具了。

她心里一阵恶寒,心里暗骂:叶鹏远,你这个人渣!

她本想离开,但是就这么走,叶远鹏肯定不会给她钱,没有钱妈妈的手术就得一拖再托,好不容易等到有了匹配的肾源,绝不能不救妈妈。

既然叶远鹏无情靠不住,她还能继续指望他么!她要任由自己被当作交易的工具,让叶远鹏得到好处?

身边气定神闲优雅喝酒的男人,叶远鹏那么卑躬屈膝的讨好他,他肯定很有钱,只要他喜欢自己,妈妈的手术费就有希望借到的。

而且!叶远鹏在求这个男人投资,她一定不会让叶远鹏如愿以偿!

机会就摆在眼前,于是她小声开口:贺总你喜欢我吗?

喜欢!贺璘睿发笑,没想到这个小鹿一样的女人这么直接。

我妈妈生病了,需要钱,我想请贺总帮我?叶清苓美丽的眼睛里泛着泪光,像星星一样闪烁。

需要多少?贺璘睿问。

50万我会还给你的!叶清苓知道第一次见面就问人借50万有点贪婪,但是没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反正她已经给自己标了价,做好了等价补偿的准备。

我可以给你钱,不过,你怎么感谢我?贺璘睿脸上带笑,觉得这个面色涨红,内敛倔强的小鹿很可爱!

叶清苓一愣,没想到这么容易这个男人就答应了,她感激的望着他,认真思索:怎么感谢。

突然,她凑过去,柔软的唇凑上去,在贺璘睿的唇上亲亲一点,因为不会接吻,还学着电视剧里一样认真的贺璘睿的唇上咬了一口。

本来气定神闲的贺璘睿被突如其来的感谢吻怔住了,眼睛不自觉瞪住了,内心被这小鹿一样可爱的女人咬的很痒。

他从来不是委屈自己欲望的人,对喜欢的东西他就够直接了,没想到这个女人比他还直接。

第5章 读书

你这个感谢我很满意!贺璘睿舔了舔唇,感觉被这么一吻,很香甜,还想要。明天我就安排你妈妈手术,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的女人不应该操心钱这种事情。

叶清苓有点懵,她没想到一个吻就可以解决50万,顺利帮妈妈做手术,他还说他是她的女人。

两个人用晚餐,叶清苓不自觉的跟在贺璘睿身后,上车后,贺璘睿问:你几岁?

清苓看了他一眼,结结巴巴地说:十十八。

才十八?还在读书?

清苓像小鹿一样哆哆嗦嗦地摇头。

正是读书的年纪,怎么不读书?贺璘睿声音温润。

她只觉得紧张:妈妈妈妈生病没、没钱了,还要照顾她说完,她紧紧地咬着下唇,她想克服内心的紧张。

他伸手捏住她下巴,将她的脸扳过去:别咬,都咬破了。说完倾身吻住她。

他将她重重地压在了座椅上,叶清苓本能的想要推开他,但被吻的全身发软动弹不得,于是半推半就的迎合。

不久,车停下来,他拉着叶清苓的手下车。

叶清苓抬眼看到一栋别墅,顿时双腿发软。

贺璘睿干脆将她打横抱起,叶清苓伸手推着他胸口,却使不出力气。

不要紧张,我没那么可怕。贺璘睿笑着看着她说。

上了楼,走进自己的卧室,轻轻的把叶清苓放在床的中间,然后,开始脱衣服

贺璘睿在心里嘲笑自己: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勾的他按耐不住,过去,没有谁能让他这么急切的想要。

叶清苓瑟缩地抱着双臂,身体不自觉的像床的另一端靠去,她有点怕

贺璘睿看着她一点点挪过去,声音柔和说道:你不用勉强,不想就跟我说,没关系的。

不,我,我只是害怕。叶清苓声音颤抖,带着一点讨好的微笑凑上去搂住贺璘睿的脖子,纤长白皙的双腿缠住他的腰,我没有做过,可能做的不好,是这样吗?。

叶清苓紧闭的双眼,有点微微的颤抖,嘴唇轻轻地碰到贺璘睿的脸庞,她的呼吸打在贺璘睿的脸庞上。

贺璘睿的身体也不自觉地紧绷,你还真是个妖精啊。

他感受着叶清苓不算成熟的调戏,终于贺璘睿忍不住这个节奏,一把抱过叶清苓,两人倒上床上。

啊感觉到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摸,越来越粗暴,嗤啦一声撕破了她的礼服。

她感觉胸前一凉,急忙用手挡住。

他掐住她的下颚,猛地吻过去。

啊清苓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有痛,又有陌生的颤栗。

在床上,他从来都是凶兽般的男人,不知道温柔是什么。

她求了很久,慢慢地没了力气,只剩下呜咽的哭声。最后,她的身体也开始慢慢享受这种快感,这种感觉让叶清苓感到陌生,又有那么一丝愉快。

她不知道他持续了多久,当他再次低吼着瘫倒在她身上,她已经完全累趴了。

他喘息了几分钟,爬起来,退开。

下了床,他缓步走到床头,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

他眨了眨眼,手微微颤了颤,低头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几秒钟的停顿,又放开,头也不回地走向浴室。

清苓仍然躺在床上,激烈过后她全无意思,这种事情,痛苦过后她的身体居然在享受。她觉得自己很不争气,很放荡,对自己生气。

几分钟后,他走出来,不着寸缕,浑身上下挂满水珠,只拿了一张毛巾擦拭头发。

第6章 难过

贺璘睿一把将叶清苓抱起来,将她放在早已放好水的浴缸里,好好洗澡,如果还想再来一次,你也可以选择不洗。

清苓颤了一下,害羞又害怕你出去,我马上洗。

你有十分钟时间。贺璘睿摸了摸叶清苓的头,然后离开了浴室,还顺手将浴室的门也关上了。

安静下来的叶清苓觉得浑身都痛,但比不过心上的痛。在母亲正需要救助的时候,她的亲生父亲居然把她当作利益交换的工具,卖了她!

泡在浴缸里,她崩溃地哭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按住她的头,将她拉起来:洗干净了?

她望着他,满身恐惧。

再给你五分钟!说完,他走了出去。

五分钟?

她慌乱的拿起沐浴露,以最快的速度洗干净。走出浴室,见他坐在床上。他直视着她,冷酷地说:过来!

她慢慢走过去。他将她拉到自己腿间,放下她护卫的双手,缓缓拉开她的浴巾。

他还要吗?

我很累了她带着哭腔说。

但他还是扯落了她的浴巾,看着她身上密密麻麻的印记。

下次我会温柔点。贺璘睿拿着药膏,轻轻的给叶清苓涂抹着。

叶清苓,这一刻仿佛觉得,贺璘睿像在对待自己深爱的女人一般温柔,她有点惊讶,也有点不知所措。

最后,他亲了下叶清苓的额头,他满意地笑了一下,起身往外走,你今晚就睡这里。

叶清苓心里一颤,在她心里,她和贺璘睿不过是交易关系,只不过之前是她父亲想卖她得到好处,她不想被他利用。

她抓住这个机会,用自己的初夜换了自己迫切需要的50万用于妈妈的手术费。

她和贺璘睿在刚才的激烈云雨后,就该银货两讫,再不往来。

叶清苓站起来,想要离开,突然要和一个男人一起睡,她不习惯,也很排斥。

走了一步,她脑子一晕,差点栽倒。但她很快站直,揉了揉太阳穴,往门口走。

我要回家她转身走到屋子正中央,捡起自己的裙子,将浴巾扯落

不是,我她心惊,出经人事的她哪里还能承受第二次。赶紧摇头,要走的想法放弃。

她吓了一跳,用衣服遮住自己,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想睡觉。

你不想跟我睡?贺璘睿问。

看来还是没够?贺璘睿何等聪明的男人,瞬间就明白这个女人跟他完事后就想跟他撇清关系,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心里却已经怒到了极点。

从来只有他完事之后仍别人,哪有别人把他用完扔掉的道理!

我没有!清苓下意识地否认。

但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在撒谎。她害怕地后退,双腿发软,我我没有睡衣

他点头:我也没有那就别穿吧。

清苓呆呆地望着他,他伸手在她锁骨上摸了一下,惊得她跳起来。

上床去,别惹我生气。他像哄小孩的语气说道。

清苓蹲下身,松开礼服,捡起浴巾裹在身上,迟疑地走到床边,上了床。

被套上还残留着情欲的气息,令她一阵作呕。但她忍下了,必须忍下!她闭上眼,睫毛因为害怕而颤抖。

片刻后,贺璘睿在旁边躺下,她浑身僵硬。

贺璘睿嗤笑一声,没理她。

她很累,很快就睡着了,但是噩梦连连。

第二天醒来,天已经大亮。她坐在床上,看着陌生的房间和地上散落的衣物,整个人羞愤欲死。

厕所传来水声,她知道是贺璘睿在里面,她很不自在。

门喀拉一声打开,贺璘睿走出来。

清苓看过去,见他腰上裹着浴巾,上半身裸露在外。

第7章 偶遇

他握着一块浴巾,正在擦头发,水顺着发梢滴在胸口,顺着他的肌肉流下去

看到这样的场景,莫名地,她害怕起来。

把药吃了。贺璘睿说。

药?什么药?清苓怔怔地望着他。

他看了一眼床头,她顺着他看过去,见床头柜上摆着一盒药,还有一杯水。她颤抖地拿起来,看到几个扎眼的字:事后紧急避孕

贺璘睿想,这个女人还小,现在生孩子对她不好。

清苓慢慢地穿好衣服下楼,每走一步,都感觉私处隐隐作痛。想到昨晚的狂风暴雨,她真想杀了自己!

楼下客厅里站着一个保安。她无措地站了一会儿,想起妈妈还在医院,马上朝大门走去。

总裁有交代,叶小姐你醒了,就带您去医院。!保安敬畏的说道。

快,快带我去。叶清苓马上缓过神。

一到医院,她就往徐可薇的病房跑,但病床上根本没有徐可薇的身影。

却没想到见到了贺璘睿,她愣了一下,回头问:我妈呢?

在无菌病房。贺璘睿说,上午刚做了手术,很成功。

Tags:
4 + 赞
相关资源:
  •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高h纯肉自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5-1211
  •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
    2021-5-116
  •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波推飞机毒龙钻,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1-5-102
  •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色女生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5-918
  •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bg h文 总裁修长的手指在花缝中滑动
    2021-5-86
  •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1-5-818
  •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 你的下面嫩神秘的爱液
    2021-5-73
  • 后妈比我大三岁 美女被下药玩身体
    后妈比我大三岁 美女被下药玩身体
    2021-5-69
  • 一次难忘的经历 校园性故事老师真紧
    一次难忘的经历 校园性故事老师真紧
    2021-5-58
  • 乱爱之美 性俱乐部夹的太紧了不要
    乱爱之美 性俱乐部夹的太紧了不要
    2021-5-40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